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慕先生,别来无恙】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20 8:25:31 来源:网络 [ ]

小说:慕先生,别来无恙

第1章相遇
“您等会好吗?我就快到。163生活网对的,我己经在路上了请您再等我一下下好吗?”在某大学高校的大二教学楼的楼道里,兰玖神色焦急语气急切,步伐乍一看忙碌而匆忙。
  一个踏空,兰玖和手机惯性的向前抛去同时文件夹里的文件也向上空抛去,那白花花的文件散开一定散开,飘飘然落下。
  我去!
  她想要做出任何反应任何应急动作已经来不及,她眼睁睁看着脸离地面越来越近,心里哀嚎却无能为力。
  突然,一只宽大而略带薄茧的手拉住了她的手臂,然后她感觉那手轻轻的一拉就把她拉了回来顺带还撞进了他的怀中,然后男子的手理所当然的手放在了兰玖的腰间。
  淡淡的古龙香水,扑鼻而来,
  兰玖慢慢抬起头想要说谢谢,但男子的容颜却让她目瞪口呆,脑子当机。
  该男子肤色白皙,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如刀刻般俊美,犹如希腊太阳神阿波罗一样,幽暗深邃的桃花眼上挑显得狂野不羁、邪魅性感;淡粉色的性感薄唇,此时立体而俊美的脸上挂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惹人遐想却让兰玖感觉到了那如高高在上的气息。
  兰玖在打量男子的同时,男子的眼神,也犹如帝皇一般打量着只够他肩膀高的女子。【慕先生,别来无恙】小说在线阅读
  一头波浪般的秀发随风飞舞,如月的凤眉,一双杏眼美眸此时含情脉脉,挺秀的琼鼻,香腮微晕,吐气如兰的樱,鹅蛋脸颊甚是美艳,吹弹可破的肌肤如霜如雪,身姿娇小,一如出水的洛神。
  四目相对,火花飞溅。
  兰玖挣扎着想离开,眼前这样的男子绝对不是她可以招惹的,但男子放在她腰间的手却纹丝不动。
  欲擒故纵的把戏。
  突然“蹦”的一声衬衫的两颗扣子衬衫中里脱离,本来上面的扣子就一个没有扣,如今又掉了二个。
  她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她不应该因为这衬衫便宜而买的。黑心的奸商啊!无良的奸商啊!
  慕子渊听到声音,循声望去入目就是一个香艳,一场视觉盛宴。来自163shenghuo.com那引犯罪场面令他心中讽刺:又是一个来勾引人、钓凯子的拜金女。
  慕子渊厌恶的想要推开兰玖却先一步把他推离,“滚开,死登徒子。”兰玖恼羞成怒伸手就要朝慕子渊脸上打去。
  啍!慕子渊见状立即抓住伸过来的玉手,看了一眼还是使尽力气要打他脸的女人然后连人带手把她甩在一边。随后他嫌恶却很优雅地拍拍那双洁白如王而修长的手,看着被自已甩到一边刚刚稳住身形又迅速拽紧衣衫护住胸的兰玖,嘴角勾出一个不屑的弧度。
  “不是为了勾引我吗?还遮那么严实干什么?不然,你是想自己再脱一遍衣服?”声音性感而富有磁性,犹如大提琴拉出般的声音令人陶醉,但说出的话却着实让兰玖上火。
  “哈!你脑洞开大了吧!”这男长的人模狗样的,怎么这话就那么恶劣、欠揍呢?真是空有一副好皮囊啊!暴,暴殄天物啊!勾引他,送给她她都不要。原文163shenghuo.com
  于是,兰玖也学着慕子渊的样子把双手拍拍,一脸嫌弃的样子。
  不知死活!一点智商都没有的蠢女人也配来勾引他?笑话。慕子渊依旧我行我素的想。
  话音刚落,一股强大的低气压就朝着兰玖袭来,兰玖娇小的身子渐渐笼罩在慕子渊高大的影子里面。
  慕子渊冷笑地看着兰玖,一步一步逼进。周围安静得可怕,只听得到心跳声和他的脚步声。
  兰玖站在原地,目不转睛的看着越来越近的慕子渊,脸色毫不畏惧,一脸你可以拿我怎么样的表情。来自163shenghuo.com
  他站定在距离兰玖只有十厘米的前方,男性特有的气息,呼在了她的脸上,暖暖的,痒痒的。
  慕子渊伸出修长的手指钳住兰玖光洁的下巴。“蠢女人,这次放过你。以后,别岀现在我的眼前。蠢货!”那语气,宛如高高在上的帝王对卑微奴隶的呵斥和警告。
  毫不怜惜。
  语不惊人死不休。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兰玖目瞪着他。天啊!放过她?勾引他?她蠢?妈的,这人眼晴长在头顶上吗?脑袋不带出门吗?她怎么他了?兰玖气结。
  慕子渊把兰玖的下巴捏得生疼,淡红色的指印悄然晕开。
  她皱眉叮着慕子渊,“请你放开老娘的下巴!”但眼前之人充耳不闻的模样让兰玖立即拿出她的看家本领。
  一分钟的时间,两人已过了不下十招,最后一招的时候,慕子渊把兰玖按在墙壁上,一脸不屑。
  他看着兰玖气鼓鼓的脸,松手,优雅的后退几步继而伸手做了一个差劲的手势之后潇洒转身上楼。
  兰玖缓过劲来看着优雅上楼梯的男子,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嫌她脏还摸她下巴?嫌她脏还和她打架?嫌她蠢还和她说话?这人到底什么品种?
  几秒钟过后,她低头看着满地的文件和上身己经扣干全开的衬衫,心里气得直咬牙。在无奈和情急之下,她只得快速冲进旁边的洗手间,所以并没有听到后面的一句话。
  “总裁,您来了。”
  再出来时,兰玖已经把大泼浪的卷发放下,还剩下三个扣子的衬衫被反回来穿在上身乍一看上去,清新而又娇媚,再加上露出了被长发遮住却若隐若玖的光洁后背。
  她快速收拾好地上的一切,赶紧离开。
  此时慕子渊在校长办公室的走廊上惬意地看着风景。突然,一个勾人的背影闯进了他的视线。
  “总裁,韩校长一直在提您,想让您进去。”后面传来明特助明昀的声音。
  慕子渊点点头,脚却不曾移动,眼睛一直看着那个背影消失的方向。
  
第2章酒吧遭侮辱
大城市的夜景很美:车流如银河一般美丽、霓红灯闪烁加上旋转的摩天轮简直是美到了极致;商场里的商品陈列多人流也多,好不繁华,当真是像极了郭沫若在《天上的街市》诗里所描绘的那样。
  但如此美的景色兰玖却无暇观赏,因为她得去赶场子。
  她缺钱,真的很缺钱。
  兰玖至今孤单一人,没有任何的亲人。大学的费用对她来说本来就挺高的再加上今年读大三,更的费用等着她交。
  这个社会是看背景是看背景的社会,那么学校也是一个看背景的学校。大学差不多也是社会的缩影吧!
  欲色洒吧。
  各种颜色的镁光灯闪来闪去,劲爆的金属摇滚音乐,兴奋到极致的打碟DJ,舞池和舞台上摇摆勾人的舞姿无一不显示着这个酒吧的热闹。
  兰玖一身超短的露脐装,她的脸上化着浓浓的烟熏妆,这让她瞬间从学校的清纯女生变成了夜店里的妩媚女郎,再加上头顶上一只兔耳朵头箍却又无端给妩媚增添了几分俏皮。兰玖,就是一个游走于清纯和性感之间的美女。
  她手中端着托盘穿梭在人群中,上面放着价值不匪的酒瓶的托盘。在此期间总会有一些惹人厌的咸猪手,但她选择忍,只要不太过分她忍得住。
  她不可以发彪,不然学费就没有了。兰玖在心中告诫自己。
  兰玖走上三楼打开了VlP包厢甲。包厢里弥漫着烟味其中还夹杂着点点情欲的味道。她打量着四周的装潢,用金碧辉煌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啊!
  万恶的资本家啊啊啊啊!兰玖在心里诽腹。
  兰玖收回心神蹲下低头恭敬地把酒开好放在玻璃桌上起身刚要转身离开这个〝黄金包厢〞却被一个老男人拉住了她雪白的葇荑。
  “先生,请问你还有什么事吗?”兰玖扬起甜甜的笑容问。靠!这个老男人,长得贼眉鼠眼的也好意思来打我的主意,死色鬼!
  兰玖心里骂却不敢大力呼气。
  这里的人她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可是还不等她有任何动作就被那个老男人用力一扯坐在了大腿上,老男人旁边的女郎扁着嘴又妒忌的看了一眼兰玖便不情不愿的坐远了一点。兰玖下一秒就要起身却被那个老男人按得更紧了,随后便是包厢其他人讨论的声音。
  兰玖如坐针毡。
  “哟,吴总原来好这口啊――”
  “哪是啊!肯定是看这妞长的美呗!你看那腰身,勾人的很呢?”
  ……
  兰玖听着他们的话一股羞耻感立马涌上心头,于是她使劲蹬地一声站起来抬脚往被称为吴总的那个老男人肚子踢去。
  吴总从沙发滚了下来,玻璃制品碎了一地。
  吴总捂在地上直打滚。
  包厢顿时大乱,只有坐在单人沙发上的一个男子饶有兴味地看着这一切。
  “这个死臭婊子,贱人,敢打老子看我怎么收拾你!”吴总说完爬起来伸手就要抓兰玖。
  兰玖本来心里那个悔啊,但是一听到这话兰玖瞬间就觉得应该多踢几脚才行。
  现场越来越乱。
  “吴总,可别失了你的身份。”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让整个包厢安静了下来。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他慵懒地用手撑着脑袋,蓄著一头短发,白衬衫的领口开到了第二个扣子露出了白皙的锁骨,衬衫袖口卷到手臂中间,敛滟的桃花眼上挑魅惑深邃有神,鼻梁高挺,嘴唇薄而性感,犹如上帝手下巧夺天工的作品。
  好一个惊世男子。
  兰玖在惊叹男子容颜的同时也气疯了,这不就是那个今天下午在楼梯口遇到的男人吗?
  男子透过众人似笑非笑地看着兰玖,此时她就像是一个收起了爪子的猫,也好,这样百变的性格玩起来才会更有趣。
  兰玖至始至终有一个预感,他不会是给她解围的,这上流人从来就不会轻易罢休的。
  “嘿嘿嘿嘿!慕总说得是,说得是。”吴总赶紧赔笑,冷汗直流,搞得犯错的人好像是他一样。“那就看在慕总的份上就不跟这个不识抬举的市井小民计较了。”吴总看不懂慕子渊的表情,只得赌一把,揣测一二了。
  兰玖听完这句话不知为何松了一口气,但慕子渊下一句却让她从天堂跌到了地狱。
  “怎么能说是看在我的份上呢?我的面子哪有那么大?”慕子渊说完故作思考,句子谦虚可是语气却带着不容置喙的霸气。
  一会儿他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一样说:“你身为一个公司的总经理也不能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个人觉得吧!让这位小姐坐下来陪你喝杯酒不就结了吗?”说完以后高高在上的看着她。
  兰玖听完以后别开眼,恨不得骂他们个狗血淋头,但奈何身份不如人只好做罢。
  吴总乃至在场数人都以为慕子渊是护着这位猖狂的女子的,没想到还有后续。
  现在慕子渊的意思就是不想管了。
  吴总这个老男人当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他笑得猥琐的搓搓双手继而伸出咸猪手硬拉着兰玖坐回了沙发上。
  兰玖想,他妈的城里人真会玩。兰玖侧看着若无其事的罪魁祸首,心里火气又蹭蹭往上冒。求你?做梦吧!
  在思绪万千之间,吴总已经把酒递到了她的唇边。
  兰玖回神鬼使神差地接过酒杯。
  吴总看着瞬间乖巧了许多的兰玖,肆无忌惮的拿住了她抓着酒杯的手,这摸摸,那摸摸活脱脱一个三年没见过女人的样子。
  “小美女啊!这杯酒你可千万要喝啊!喝了有好处不喝,不然后果你懂的哦!”吴总用手摸着那张嘴也是停不下来。
  兰玖听着吴总的声音差点就吐了。
  慕子渊伸手拿了一杯酒轻轻抿了一口,一边面无表情的看着好戏一边享受着身边妖娆女郎的服侍,好不惬意,一副你来求我我就帮你的表情。
  兰玖看得简直是火气蹭蹭往上冒,倔脾气也随着火气往上升。
  她深呼吸一口气看了一眼笑得恶心的吴总,然后视死如归般拿过那杯酒仰头喝下,那豪爽的样子直接让慕子渊黑了脸。
  还没有第一个会落下他面子的人,她是第一个,但也会是最后一个。
  真是给脸不要脸!
  辛辣味充斥着喉咙和胃,无处可逃。
  兰玖只顾着难受丝毫没有发现几滴酒沿着皮肤的小痕流下,消失在那看不见的“深渊狭谷”。
  近距离坐在她旁边的吴总眼晴都看直了,情不自禁地从钱包中掏出几十张百元大抄塞进兰玖的胸衣里去,那肥手有意无意摩擦看那柔软敏感的胸部。
  钱刚放去,吴总的手还未拿出来兰玖就站了起来。
  兰玖摇摇晃晃的稳住身形,瞪着吴总,不言语。
  “这出戏你演得可真是有趣啊!来这欲色不都是来买的吗?你觉得你的把戏很有趣?嗯?”单人沙发上的慕子渊淡淡出声,但语气却带着鄙视和不屑。
  死性不改!
  她看着生活在上流社会的慕子渊,他宛若天人自已就要卑微如泥吗?“先生说笑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可以先走吗?”兰玖脸笑肉不笑。
  慕子渊用左手撑着脑袋,低头把玩着空空的酒杯,不语。
  没有人可以猜到他在想什么?
  包厢里静,静得连针掉下去都听得见。
  等待果然是一种煎熬。她感觉现在就像被扼着喉咙的女奴,眼前的慕子渊就是掌握着生杀予夺的帝王。
  兰玖冷汗直流。
  气压直线下降。
  “真无趣。”终于大boss说话了。他丝毫没有感觉到他强大的气场给在场人带来多大的压力。
  兰玖麻木听着慕子渊的话,不作任何反映。
  慕子渊没有听到预想中的开门声,他眼皮也没抬起来慕子渊随意摆手示意让身边的女郎走开,淡淡却极其有威慑力,他随即看了一眼红着眼眶的兰玖,语气冷淡的说:“不走?想留下来一起玩?”
  玩字,一语双关。
  慕子渊说完的下一秒兰玖立即打开包厢的门离开。
  兰玖刚下到一楼便被经理叫到了办公室。
  “我自认为我没有错,为什么还要我明天去道歉?经理请问你拿什么理由说服我?”经理办公室里传出了兰玖不满的声音。
  “因为我们得吃饭,而你需要工资不是吗?”经理淡淡的声音却直接切中了要害。是的,他说对了,但是,如今那又如何呢?道歉吗?绝对是不可能的。
  兰玖立刻表明了态度。
  “你装什么清高,你来到这里你觉得还会有什么尊严,清白吗?小姐,你醒醒吧!你这种姿色来我们酒吧,听我的肯定红个半边天,那么钱当然就不是问题。”经理有些‘苦口婆心了’的劝告在兰玖听来那简直就是干起了古代老鸨的勾当。
  “那我不干了可以吧!你们爱怎滴就怎滴,老娘不陪你们玩了。”兰玖扯下衣服上的胸牌甩在办公桌面上,然后又把那个老男人塞在她胸衣上的钱甩在经理脸上,帅气转身离开。
  
第3章我怀念和我想念的
当天晚上,兰玖是浑身湿透回到小窝的。
  她刚踏上楼梯,就看见身上还穿着白大卦、蹲在楼梯口的明水清。
  “清清姐?”兰玖走上前试探性叫了一声。
  蹲着的明水清缓慢抬起头,无助地看着兰玖。
  明水清最喜欢摆弄的头发此时糟乱打结,姣好的面容憔悴暗淡,往曰平静无波的双眸此时盛满了绝望无助和忧伤,唇瓣干裂得犹如老老的松树皮,健康的小麦色肌肤变得蜡黄。
  “玖玖――”
  明水清用略带哭腔的语气叫道,声音沙哑。
  兰玖把明水清领进屋后又给她到了一杯水递到明水清手中,然后很没有形象地坐在茶几上,关切地询问:“清清姐,还好吗?”
  明水清把杯子捧在手中,眼眶微红,“玖玖――”她先是叫了一声,突然就癫狂的歇斯底里大叫,给人一种天要塌下来的感觉。
  “我真的要崩溃了,我应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玖玖,你告诉我方法啊?我该怎么做?”泪水肆虐,声音嘶哑。
  她看着处于崩溃边缘的明水清,心里咯噔一下,呆呆立在原地,血液倒流,全身发抖而冰冷。
  这个场景她好像回到了曾经的昨天。
  夜,越来越深,乌云也越来越厚重,重得遮住了原本就暗淡无光的弯月。
  最后,她不知道她是怎么把叶水清安抚好让其睡下的,也不知道她现在应该怎么办?
  她现在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但是她哪里又忍心看着明水清为了她妈妈的手术费而日夜不停的奔波呢?她并不是圣女,她帮她,不仅是因为明水请是真心待她之人更因为一个承诺。
  一夜无眠。
  翌曰清晨,正在往买早餐路上就接到了电话,是已经打过电话来的韩校长。
  “校长,你再通融通融几天好吗?学费我是一定会交给你的。”兰玖低声下气的说着。
  “你昨天也说了这句话。”手机里头,粗嘎的男声带着毫不掩饰的质疑。
  兰玖想笑,他口中的昨天其实就是昨天晚上的啊!
  “校长,求求你。”如此骄傲的兰玖竟然用了求字。“好,谢谢校长。”
  不久,兰玖挂掉电话,无力瘫坐在地上,欲哭无泪。
  手术费,快要到期的房租费,学费,这些费用全都压在了兰玖身上。
  很重,重得她喘不过气来。
  突然兰玖强力挤出一个笑脸,自己给自己打气。“兰玖,坚强一点,这点困难怎么可以难得住你呢?你可是无敌的啊!”
  再次回到小窝还未来得及进门就遇到了包租婆。
  一阵唠叨之后兰玖就进去了,没有明水清的影子。兰玖丢下早餐就要出去手机却响了。
  “玖玖,别担心,我去上班了,我不会想不开的。明水清。”
  夏天是越来越热了,知了总是在树枝上高歌想借此来缓解热气。
  人热心却冷得可以。
  在某大学高校的大教室里,此时的兰玖素颜朝天,亳无形象地趴在桌子上拿着作业本乱涂乱画。
  她一身正经的校服穿在身上显出几分清纯朝气蓬勃的味道。
  此时的兰玖把书立起来偷偷吃起了夏日必备良药――冰淇淋。
  她是不喜欢学习却偏要呆在学校的那种学生。
  兰玖把冰淇淋吃完之后重重的把书放下,然后十分烦燥地抓了抓头发。
  工作,她现在应该去那里找工作,如此繁重的费用他要去哪里找!
  刚一下课兰玖便要冲出教室门却被韩小瑞拉住了手。
  兰玖回头看着韩小瑞,她是属于一种惊艳美,她像个华丽到极致的芭比娃娃,让人惊艳无比,金色的发丝像瀑布一般缕缕滑过她的脸庞,令人心动柔软。
  兰玖低头用眼神示意韩小瑞把手放开有什么事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
  韩小瑞尴尬的放开手,勾起一个无害的笑容,说:“我知道你没有工作了,我有个朋友开了甜品店你要不要去那里打工啊?”还未走的其他学生点头称赞。
  “然后,你想的目的?”兰玖从不相信天下会有免费的午餐。
  “兰同学,我知道你现在需要一份工作,我可以帮你的。欲色那个销金窟你根本就不合适,那种地方不是我们这种学生呆的。”韩小瑞继续说着,一点都没有注意到周围同学对兰玖异样的眼光和小声的议论声。
  “哇噻!没想到她竟然在欲色上班哎!真的是难以想象兰玖竟然会去那种地方。”
  “你都读大学了难道不知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句话吗?”
  “好恶心。”
  “你们在这里嚼什么舌根啊!”
  ……
  有人褒,有人贬,也有人中立。
  韩小瑞一听,脸色立即如变色龙一般变来变去,她看着兰玖不好的脸色眼眶微红,她马上回头对着那些窃窃私语的同学说:“你们不要这样说好不好?兰玖肯定是有难言之隐的。”随后她又回头用希冀的语气问兰玖,“兰玖是这样的对不对?”
  兰玖冷哼一声,不说话。
  许多同学一听韩小瑞的话便作鸟兽状散去,不管怎样也得卖校长一个面子不是?是的,你们没有猜错,韩小瑞是校长的掌上明珠。
  兰玖不说话,她只是看着渐渐少人的教室,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意。她收回视线淡淡看著韩小瑞那双无害的眼睛,说:“影响力还真大。是不是看到这个结果让你很满意?我们两个人不熟,所以别让我看着你都觉得讨厌可以吧!”
  兰玖说完这句话拽起桌上的背包向教室门口走去。
  人渣她有遇到,没想到今年遇到的特别多。
  韩小瑞今天这些话可不是无意中说出来的,心机婊。在豪门中,有谁到现在还会是一副小白兔的模样呢?只能说,韩小瑞的手段不一般呢?
  韩小瑞,这次不跟你计较可下次就不一定了。
  “兰玖,我真的想帮你,如果你不想去冷饮店,那你今天晚上到城西的那个路口等我,我想我可以帮得上你。”韩小瑞低着头小声说,语气尽是不死心的味道。
  虽是小声却一字不落地收到了兰玖的耳朵里。
  韩小瑞看着渐行渐远的背影,她逆光而行,金黄色的太阳笼罩着她,咋一看上去宛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韩小瑞不得不承认兰玖的出色。
  忽然韩小瑞勾起一个得意的笑容,再出色又怎么样?没有人疼照样是一根草而已还是一棵被人抛弃的草。
  “表哥,我想去看你打球。”韩小瑞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用甜甜的声音说。
  “来吧!”
  “小玖,今天我们队打兰玖赛你要来看吗?”冷饮店的某个卡座里,兰玖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惬意地吃着红豆刨冰。
  “不去了,学长加油哦。小玖可是很看好你的哦。”兰玖放下刨冰勺子说,不等对方说些什么便挂断了电话。
  兰玖有些怀念的看着四周,以前,她的对面座位有一名男子把冰淇淋那个甜甜圈给她吃;以前,有一名男子总会把她嘴角残留的奶油拭掉;以前,有一名男子总会很温柔而突溺的把菜单让她点个够,而如今她是可以随便点了可是那个人呢?他在哪?他现在在哪?
  ‘玖儿,你喜欢的甜甜圈,给你。’
  ‘玖儿,看你这个吃相,吃得嘴边全都是。’
  ‘玖儿,今天我发工资了哦!所以东西随便点,可不许替我省钱哦!’
  那些话语如今仍在耳边响起。
  兰玖想着想着不自禁伏在了桌子上,无声哭泣。
  玖儿真的好想你也很需要你,可是你在那里?
  “小玖,还好吗?”是刚才电话里的那个声音。
  兰玖在垂泪中猛然抬头。是叶硕,叶学长。
  他留着很短的头发,俊俏的脸上长着一双又黑又亮的眼睛,鼻梁高高的,煞是有一种亲和力。叶硕如今一身球服,想来是中途溜掉了吧!他给兰玖的感觉是一个很阳光的大男孩,此时温柔的眼眸此刻担忧的望着满是泪痕的兰玖。
  兰玖立刻擦干眼泪,扬起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学长?你怎么来了?”
  

慕先生,别来无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慕先生 或 别来无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想买正规的水晶灯产品,就到这里来!!

    在21世纪的今天,水晶灯市场不断扩大,源于人们对生活美的追求,各种精美的水晶灯应适而生,水晶灯应由K9水晶材料制作的。在中国影响广泛,在世界各国有着悠久的历史,美好的品质,外表明亮,闪闪发光,晶莹剔透而成为人们的喜爱之品!水晶灯饰起源于欧洲十七世纪中叶,“洛可”期。当时欧洲人对华丽璀璨的物品及装饰尤其向往追求,水晶灯饰便应运而生,并大受欢迎。其实在十六世纪初“文艺复兴”﹤公元1500-1650﹥时期,已经有水晶灯饰的历史记载。然而,当时的水晶灯饰是金属灯架,挂配天然水晶/石英垂饰、燃点蜡烛的照明

  • 书法家胡德全向灾区捐赠十万元建材(甘肃天水麦积新闻)

    视频中的释文,天水话很不太好懂八月七号,桥南家居建材城商户,晓湖诗书画苑创办者,天水中青年诗人书法家晓湖先生向甘肃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区捐赠了价值十万元的物资,舟曲民政局负责人现场见证义举并赠送锦旗。去年八月八号,一场特大山洪泥石流将美丽的藏乡-江南舟曲无情的撕裂,顷刻之间,曾经的家园被夷为平地,曾经的亲人阴阳两隔,满目的疮痍和悲惨的场景令人难忘。当时泥石流发生以后,牵动着亿万人的心,八月九号以后,我怀着无限悲痛的心情写下了一首慷慨激昂的诗歌-舟曲,流泪的八七。其中有两句是,你们有十三亿的后盾,你

  • 曲沃开展第二届“全域旅游晋都行-六区四园文化旅游系列活动月”观摩预演活动

    山西省曲沃县第二届“全域旅游晋都行——六区四园文化旅游系列活动月”将于4月28日正式拉开帷幕。4月24、25两日,曲沃县委书记郭惠勇、县委副书记县长吴滨带领县四大班子领导及各乡镇、县直各部门负责人深入曲沃县16个景区、景点开展了观摩预演活动,认真检阅各景区的接待服务和活动组织情况。临汾市旅发委、侯马市部分老干部、各界新闻媒体记者、摄影家等特邀嘉宾也齐聚曲沃,见证曲沃之变、感受曲沃之美。四月的曲沃,春和景明、生机勃勃,曲沃的四月,如火如荼、蒸蒸日上。去年以来,曲沃县大力开展了“120大会战”,特别

  • 一年可分六节之气,一天也可以分六节

    一年有十二月,一天有十二个时辰,古代的纪法,都采用十二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来表示。用圆形图来表达,会显得更加清楚。两分两至已定,四季可分。冬至对应一天中,基本是午夜时分;夏至对应一天中,基本是在在中午时分。这样子,我们就不难理解夏季是一年之中最热的季节了,相当于一天之中最热的时间段,很有意思吧,这就是时空的自相似性。如果一个物体自我相似,表示它和它本身的一部分完全或是几乎相似。若说一个曲线自我相似,即每部分的曲线有一小块和它相似。自然界中有很多东西有自我相似性质

  • 未得三业善相,看见佛现身,乃至给你摩顶,都是诳惑诈伪不实的|梦老讲占察

    梦参老和尚地藏占察入净土道场“善男子!若欲得知清净相者;始从修行,过七日后,当应日日于晨朝旦,以第二轮相,具安手中,频三掷之。若身口意皆纯善者,名得清净。”第二轮按纯善者都是红的,不论轻重,也有的人小红,有的人深红,这就是身、口、意都清净了,纯善业了。不论大善小善都是红的,要得掷三回没有恶,就是一点点黑的没有。那就是白玉无瑕了。在这个时候求生极乐世界,绝对能生。佛在世的时候,在俱舍论阿含经里说证阿罗汉就是持戒清净这个业。在家没受比丘戒,即使受戒还是有犯的,就靠这种忏悔把罪都忏了就得戒了,但这是绝

  • 此女眉眼儿像林黛玉,口齿伶俐,却因得罪王夫人被赶出贾府

    红楼梦中的贾府,是个绝对的是非名利场,来来往往,没有几个不为功名利禄而劳累奔波。人与人之间没有绝对的平等,只有绝对的上下级关系。即便是辣手无情的王熙凤,在贾母健在时可以无视邢夫人的存在,而当贾母撒手人寰,也不得不屈尊于邢夫人这个正儿八经的婆婆面前,低三下四,威风丧尽。大观园中,就有这么一个女子,她虽然是丫鬟出身,长得却也风流灵巧,眉眼儿有点像林黛玉,口齿伶俐,针线活尤好。这个人是谁,相比大家也想清楚,她就是,贾宝玉房里的四个大丫鬟之一的晴雯。晴雯原是赖大家用银子买的,因见贾母喜欢,赖嬷嬷就把她孝

  • 宝珀五十噚系列5015D-1140-52B

    感谢您的观看,我是腕表刻度.发货全部为市面最顶级版本,严格的品质,完美的售后,给您最安全的保障,诚信商家绝不欺诈。如果你是复刻表爱好者了解更多手表知识百度搜索腕表刻度.腕表刻度。专注腕表,爱生活,爱手表!

  • 杨大侠:一统江湖大侠梦,满城打捞少女心|搞笑

    杨大侠:一统江湖大侠梦,满城打捞少女心|搞笑绿眉绿眼泸州山,心旷神怡住四川。巴山楚水恋爱地,二十三年还单身。长恨此身非我有,爱情之箭射不灵。一统江湖大侠梦,满城打捞少女心。杨大侠剧照资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