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美人长殇】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20 9:02:2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美人长殇

第一章 降生
  浅如风扶着八月怀胎的妻子来到深山老林中的一处茅屋前,说到:“薰儿,日后这就是我们的家了,难为你陪我这没用的人吃苦了。163生活网
    墨琳薰摇摇头,用丝娟擦去他额头上的汗珠温柔的说:“别这样说,只要我们一家子平平安安的就足够了。”
    “小华过两天就能赶上我们了,我们先把屋子整理一下。”
    “嗯。”
    两个月后,到了大雪纷飞的季节,山林里一片雪白覆盖,纯洁的似乎这世界只剩下这一种颜色。而山林深处的茅屋里,传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喊声。痛!好痛!
    经过三个时辰的努力,墨琳薰终于平安产下一名女婴。浅如风喜极而泣,给了产婆一些银两就打发了她去。【美人长殇】小说在线阅读
    浅如风一进屋子就看见虚弱的惨白了一张脸的妻子正满脸幸福的看着女儿笑。一张美艳绝色的脸此刻张扬着母性的柔和。
    见他进来,墨琳薰连忙唤到:“夫君快来看,我们的女儿”
    浅如风轻手轻脚的坐到床边,俯下身拥住母女俩笑着说:“嗯,很可爱,长大后一定像你一样美。”
    墨琳薰微微红了脸,嗔了他一眼,说到:“取个名字吧?”
    浅如风凝视着这个他视如生命的女子,心里颇为感慨。她一身才情,满腹经纶却因自己埋没在这荒郊野地之中,让他于心何忍?
    他轻轻吻了一下她的眼睛说:“薰儿来取可好?”
    女子星辰般灿烂的眸刹那间亮了起来,语气娇憨到:“当真?”
    “自然!”他挑眉到。
    女子的脸色因兴奋红润了些许,微微嘟起的红唇颇有撒娇的味道:“我早就想好了,若是女儿就叫她浅青霜,夫君你意下如何?”
    她说的,他怎么可能觉得不好?当下就点头宠溺的说:“当然好,你说的怎么可能不好?”
    墨琳薰皱起眉,一脸的不舒心:“夫君你这明显是敷衍啊!”
    “哈哈!哪有?为夫当真觉得薰儿取的名字好听啊。”
    两人正调笑间,门口走进以为十五六岁模样的男孩,搓着冻红的脸颊,笑的一脸灿烂冲到床前。163生活网
    浅如风微微一笑,问到:“产婆可安全送出去了?”
    小华一脸骄傲的拍着胸脯说:“放心吧师父,我可特地绕了远路,小心着呢。”他眨巴着眼睛盯着襁褓中的女婴问到:“师父师娘,师妹的名字可取了?”
    墨琳薰一看他就知道他打的什么心思,不由得调侃到:“你呀,让你背的《春秋》背完了吗?”
    小华憋屈地看着她,目光幽怨:“师娘,那《春秋》实在太难了,我才看了半个月呢,哪儿有那么快啊?”
    浅如风握着拳头赏了他一颗糖炒栗子说到:“你小子!别贫了,你师妹的名字已经取好了,叫浅青霜。”
    “这么好听的名字肯定不是师父取的,是师娘取的吧?”小华撇撇嘴到。
    浅如风疑惑:“怎么?我就取不出这样的名字?”
    “哼,师父整日就会暴力镇压,这样温柔的名字怎么可能是你取的?”话音一落,他便跳开三米之外,“我去给师娘熬点鸡汤去。”
    “嘿!你小子!有种别跑啊!”浅如风气笑了,这混小子,近来可愈发无法无天了,连师父都敢戏弄了。
    床上的墨琳薰憋着笑,忍得肚子都痛了。
    这里一家子其乐融融,而山林外的皇城城门正酝酿着一场屠杀。版权163shenghuo.com
    产婆被送下山后,拦了一辆马车,才刚到城门,就被一群官兵围住。不过是个寻常人家的老妇人,哪里见过这般场面?还以为自己犯了什么事儿,登时吓得差点儿晕过去。
    正当她跪在地上颤颤巍巍时,一双流云金丝靴出现在视线内,冷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官府查案,只要你配合,我们绝不为难你。”
    产婆哆哆嗦嗦的抬起头,偷偷瞄了一眼,是个英俊的年轻男人。当下就点头,恭敬的说:“是是是,老妇人一定配合官爷。”
    雪还在密密麻麻的飘着,携着渗人的寒意落在这片大地上,这个冬天似乎特别冷。
    男人一身粗布衣衫,却掩盖不住那通身的高贵气质,对面是亦是个男子,锦衣玉袍,英俊的面容上布满阴云。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而他身后是四排穿着胄甲的士兵。
    “如风,把薰儿给我。”
    “俗话道:朋友妻不可欺。闻落枫,你这样的宵小之辈也可觊觎我的薰儿么?”
    “浅如风!别逞口舌之快了。今日你难逃一死,还想拖累薰儿么?”
    “哈哈!”浅如风仰天大笑,尽是嘲讽,“闻落枫啊闻落枫,这种话你也能说出口么?”
    “浅如风!你别不知好歹!薰儿跟着你流浪了两年之久,吃了多少苦?如今你还想让她陪着你送死吗?”闻落枫的脸上写满了恨意和嫉妒。
    浅如风不屑的看着他道:“闻落枫,当年我和薰儿情投意合,你非要从中作梗,更是在我外出之时欲强迫于她。看在你我同窗三年的份上我饶你一命。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如今你还要来抢走她吗?”
    “哼,前朝余孽安可苟且?浅如风,如今的形势你还没明白吗?你还以为你能逃出生天吗?”
    浅如风闭上眼睛,淡然道:“从你们进来的那一刻,我就再没有想过逃走。我累了,不想在躲躲藏藏的活下去了。今日,就做个了断吧。”
    同窗三年,他们无话不谈,彼此熟悉得就像真正的兄弟一般。可是没想到浅如风竟然是前朝太子的遗孤。这个惊天秘密他本想永远埋藏在心里,保住好兄弟的一条性命。如果那天没有遇到惊为天人的她,也许现在他们已经同朝为官了。
    “闻落枫,我不可能让你找到薰儿的,现在拿起你的剑,我们做个了断吧!”浅如风猛然睁开眼,右手迅速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目光犀利的盯着他。
    闻落枫目光一沉,意识到了他的决心,不禁有些黯然:“如风,果真要如此?”
    “还会有别的选择吗?”
    话音刚落,长剑猛然掀起地上一层白雪,铺天盖地的朝闻落枫而去。
    闻落枫神色一凛,急忙施展轻功才堪堪避过。脚步刚站稳,那一袭粗衫已到眼前,连忙抬剑去挡。
    这边两人打的如火如荼,茅屋后的一处隐蔽洞穴内,墨琳薰抱着女儿心急不已。小华在旁边走来走去,是不是挑起天然藤蔓聚成的帘子看看战况。
    软剑瞬间发力绕指成钢,直刺眼前的男人,却被他侧身避过,而他手腕一拧,剑锋划过浅如风的腰侧,瞬间血流如注。
    浅如风闪到一边,捂着腰侧,紧紧皱着的眉看得出他已经力不从心了。该死!内伤还没好,该怎么办?怎么拖住他?
    这边,浅如风正高速运转着头脑思忖对策,墨琳薰已经没有耐心再等了。
    她把女儿交给小华,解下身上刻着“浅”字的玉佩挂在女儿脖子上后,对小华说:“小华,带着师妹好好待在这里,千万不能出去!等外面一切平静后,立刻带着她远走高飞再也不要回来,听明白了吗?”
    小华听出了她的意思,当下阻拦到:“师娘你不能出去!师父让我好好保护你和师妹,我不能让你去送死!”
    “小华,你师父是撑不住的,闻落枫找不到我是不会罢休的。夫君之前重伤未愈,定然不能应付他,我怎么可能安心在此等他?”
    “不会的,师父天下无敌,一定会平安回来的。就算师父真的……那师父也一定希望师娘和师妹能好好活着,师娘你不能去!”
    墨琳薰见他如此执拗,二话不说直接点了他的穴道,将他拖到角落,再用干草盖住他的身体。一切布置好后,她才看向他布满焦急的脸,苦涩一笑:“小华,从你跟着我们起,就没过过几天好日子,跟我们四处逃亡,如今还被连累。是师父和师娘对不起你。如今师娘唯一能做的,就是保住你的命。请你看在师徒一场的份上,将青霜好好抚养长大,不要告诉她我们的死因,不要让她报仇。你们都要好好的活下去。”
    小华被点了穴道,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里又急又恨,豆大的泪珠哗啦啦的往下滚。
    墨琳薰亦是红了眼眶,强忍着说:“你的穴道一个时辰后会自行解开,青霜亦是。一个时辰,应该足够了。记住,活下去!”
    她说完,提起剑头也不回的踏出了洞穴。
  
第二章 火海
  当那个不施粉黛依然能美得不可方物的妙人儿出现在眼前时,闻落枫眼中只剩下了无尽的痴迷。他尽力的克制住自己的激动,可声音还是抑制不住的颤抖:“薰儿……你,过得好吗?”
    墨琳薰对他的话恍若未闻,看都不看他一眼径直走到浅如风身边,扶起他问道:“夫君,你怎么样了?”
    浅如风见她出来不由得心急如焚,一个转身将她护在怀中,怒气冲冲的问道:“你出来做什么?这里有多危险你不知道吗?”
    墨琳薰淡淡一笑,用额头轻轻蹭着他的下巴,小声说:“别担心,他们都很好,我不出来,闻落枫不会放过他们的。”
    “薰儿你……”浅如风实在不知道还说什么好,他怎么会不清楚她的心思?只是舍不得她陪着自己送死罢了。
    叹了口气,他无奈的笑笑:“好,也许这样是最好的结局了。”
    在一旁的闻落枫铁青着脸色,见他们耳鬓厮磨,心中妒火翻腾,理智几乎被烧的一干二净,怒吼道:“你们两个,够了!”
    墨琳薰扶着浅如风站起来,冷冷的看着闻落枫,讥讽道:“闻落枫,废话不必多说了,你不就是想要我和如风的性命么?来吧,看看你的本事!”
    闻落枫紧紧攥着拳头,不甘道:“薰儿,你知道我是爱你的,我不想伤害你!跟我回去,我会保护你的,墨将军也很想你。”
    墨琳薰听到他提起自己的父亲,神情一怔,有些悲从中来。浅如风于心不忍,叹了口气,将她揽在怀里拍了拍肩。
    墨琳薰靠在他肩头摇了摇头,示意他自己没事,微笑着说:“我说过了,我不后悔。”
    浅如风叹息,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墨琳薰看向闻落枫道:“别废话了,我不可能回去的。回去了会有什么下场,你当我不知道么?闻落枫你忘了我吧,我爱的只有如风。”
    “薰儿你!”闻落枫气急败坏,却又不知如何是好。一想到圣上的命令,他只好忍痛下令到:“众将士听令!”
    “在!”身后四排整齐的士兵齐声答到。
    “圣上有令,浅氏余孽格杀勿论,活捉墨大小姐!”
    “得令!”
    一声令下,两方人马厮杀起来,浅如风移形一闪截住了闻落枫,墨琳薰则是一招天女散花迅速抹了几个士兵的脖子。
    一时间,本就地方不大的山林充斥着哀嚎和兵器相交的声音。
    浅如风重伤未愈,墨琳薰又刚生完孩子不久,还在月子里。两人越打越吃力,渐渐落了下风。
    闻落枫腾空一脚,将浅如风踹飞三米开外,顿时口吐鲜血,瘫软在地。
    在不远处和士兵打斗的墨琳薰见状,心里一紧,聚起七成内力使出天女散花,将近旁的几个士兵逼退,一个幻影移形冲到浅如风身边,抱着他急道:“夫君!”
    闻落枫趁机将墨琳薰拉到自己身边,紧紧扣着她。长剑一挑,直逼浅如风的咽喉。
    墨琳薰的心瞬间如同被一只大手紧紧揪住,一边挣扎一边冲闻落枫怒吼:“混蛋!你松开我!闻落枫你要是敢动如风一根毫毛,我墨琳薰就算是下了地狱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闻言,闻落枫的脸色愈发冰冷难看,握着剑的手关节泛白。
    浅如风捂着胸口站起来,朝墨琳薰伸出手温柔一笑:“薰儿过来,为夫绝对不会放开你的手了。”
    墨琳薰破涕为笑,猛地甩开闻落枫的手就要朝他的怀抱如扑过去。死,也要死在一起。
    眼看就要触碰到那人的手,腰间突然拦出一个阻力,身体就被带到了一个宽大的怀里扣住,动弹不得。
    浅如风冷下脸,斜昵着闻落枫:“放开薰儿,他是我的妻子!”
    “呵!浅如风,薰儿我是不会给你的,受死吧!”说罢,长剑一刺,穿透他的胸膛,再拔出来。
    浅如风身上立刻多出了一个洞,鲜血汩汩流出。身体再也支撑不住,靠着近旁的一棵树,缓缓滑倒地上,鲜血染红了地上的白,显得那样妖冶,触目惊心。
    “不要——”墨琳薰崩溃地大喊,“闻落枫我杀了你!”
    她运起全部内力,迸发出的气势逼的闻落枫节节败退。一片雪白中,她一头及腰如瀑墨发飞扬着,仿佛是被雪净化了一般,迅速的从上往下变白,而那对堪称世间绝笔的璀璨墨瞳也在渡上诡异的血红。
    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浅如风,看到她几近走火入魔的癫狂姿态,心痛至极,虚弱的唤道:“薰儿不可以……不要,咳咳……不要忘了我……”
    闻落枫大惊失色,不敢置信地呢喃着:“什么?!这不可能……不会的,怎么可能是……”
    雪越下越大,越下越急,四周突然刮起一股急速的旋流,生生将人脸颊划破。一群士兵被吹走了被吹走,被风刃划伤的划伤。而天地茫茫之间仿佛只剩下那美艳绝伦的清冷身姿在肆意疯狂着。
    闻落枫用内力勉强抵抗着,刚才打斗中他已经受伤不轻了,如今被墨琳薰这强悍的功力一逼,只怕不多时就要撑不住了。
    眼看墨琳薰突破在即,闻落枫以为自己今天定然是要交代在这里了,不甘与怨恨快要冲破心脏。
    墨琳薰只觉得身体的力量正在已一种可怕的速度猛增,那强悍的程度仿佛要撕裂她的身体,十分痛苦。可她已经完全不在乎了,默念着第九重心法,身体的能量高速运转。
    如风,对不起,对不起,我食言了……
    只差临门一步,墨琳薰突然感觉腹中一阵绞痛,体内的真气顿时乱作一团,丹田处疼痛不已。
    “啊——”女子仰天大喊,夹杂着无尽痛苦。
    不行!一定要撑住!就算救不了如风,也一定要将那群人消灭,她要保护她的女儿,保护小华。墨琳薰,撑住!
    “薰儿……不要再逼自己了……”此刻的浅如风只剩下一口气了。
    闻落枫不甘的怒吼道:“薰儿!你快停下!再这样下去你会没命的!”
    墨琳薰恍若未闻,素手在胸前变换了个姿势,竟是又逼了一成功力。此刻,她的身体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若不成功,那只能成仁,她没得选择,没得放弃。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那本该了无生气的男子,突然站了起来,猛地朝女子扑去,紧紧抱住了她,
    浅如风拼尽最后的力气,抱住墨琳薰,运起心法将她的内力往自己身上引。
    “薰儿……不要忘了我……你答应过我,要死……一起死……”
    墨琳薰的身体一僵硬,神智清醒了几分,刚想转身抱住男人,却感觉到身上的重量再慢慢减轻。
    “夫君!”她慌忙转身搂住他下滑的身体跌坐在地上,血红的瞳泪如泉涌,哽咽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会忘了你了,绝对不会的……”
    男人温柔的笑了笑,想抬手为她擦去眼泪,却发现一点儿力气也没有,最终心满意足的闭上了双眼。
    墨琳薰愣住了,颤抖着唤道:“夫君……”
    “啊——”一瞬间满头乌发成雪,原本的璀璨星瞳此刻成了空洞。
    闻落枫见状连忙跌跌撞撞的跑上前来,抓着墨琳薰的手就要把她拖起来。
    可是刚一用力,就好像触电一般,手掌发麻,闻落枫吃痛松开了她。
    墨琳薰紧紧抱着浅如风的尸体,默默地流着泪,轻声细语的在他耳边说:“夫君,慢些走,等薰儿来找你……来世,我们还做夫妻可好?”说着,竟放声大笑起来。
    闻落枫隐隐感到不对劲,只见墨琳薰身上突然迸发出异样的青色光芒,她要自爆?!
    闻落枫心头一紧,不顾会被炸死的危险,冲上去对着她的脖子就是一个手刀。
    墨琳薰没想到,自己竟然连和心爱的人死在一起都不可以。
    闻落枫见她晕了过去,才松了口气。弯腰将她抱起来,对剩下的士兵们说:“将死去的将士们抬回去,剩下的一把火烧了。”
    “是!”
    一个时辰到了,小华一解开穴道就抬着发麻的双腿冲出洞穴。看到的,却是被大火吞噬的茅屋,那个有过两个多月的美好记忆的地方。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了下来,他抱着婴儿的手紧了紧:“师父师娘,你们放心,我一定将师妹好好养大,终有一天一定会回来替你们报仇!”
    他没有注意到,怀中的小女婴此刻睁开了那对与母亲如出一辙的绝美墨瞳,瞳孔倒映着那片仿佛恶魔张开的大嘴的。
  
第三章 遗落
  带着墨琳薰回到皇城,已经是三天后的事了。三天里,墨琳薰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任凭闻落枫输了多少真气用了多少名药,依然不见她转醒。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已经化成雪白一片,原本美艳绝伦的面容也好像失去生气一般,惨白无比。
    闻落枫并没有将墨琳薰带回闻家或者墨家,而是将她安置在后山一处幽静的小院中。
    “大夫,她怎么样了?”
    郎中提她把了脉后,摸了一把白胡须,皱着眉很是忧心:“这位夫人才刚刚生产完,又在月子里受了重伤,而且胸中有郁结之气。恐怕是受激过度不愿醒来罢……”
    后面的,闻落枫一句都听不进去了,脑子里只剩下郎中说的“生产”一词。
    如同遭受了五雷轰顶一般,原本就铁青的脸色迅速染上一层灰白之色。他们……有孩子了……
    是了,他怎么忘了,以她的武功那区区几个士兵怎么可能应付不来?原本以为只是苦日子过久了身体不太好,原来是刚生产完。还有那个叫小华的男孩子也不在……
    “这位公子?老夫说的可行?”老郎中叫她不说话,就再问了一遍。
    闻落枫回过神,吩咐一旁的近身侍卫道:“就按大夫说的吧,临安你跟大夫去一趟。”
    老郎中走了,丫鬟端了盆热水来要给墨琳薰擦脸,却被闻落枫接了过去。
    轻轻抚摸着那张日思夜想的脸,闻落枫锐利的鹰眸中尽是铺天盖地的恨意与痛苦。
    为什么?薰儿,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明明同时遇见你,明明我对你更好,为什么你爱上的人是他?为什么你宁愿抛弃一切也要跟他远走高飞?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嫁给我?孩子,呵呵……
    一道戾光自眼底闪过,他勾起一抹残忍的笑容,喝令道:“林统领!”
    “在!”身后响起一个低沉的男声。
    “全力追杀浅如风遗孤,还有那个少年,杀无赦!”
    “得令!”
    带着尚未满月的浅青霜,小华一路躲躲藏藏,半个月后才逃出皇城境内。
    坐在郊外的一家茶棚里,小华用仅剩的几个铜板讨了碗茶水和米汤来。茶棚的老板是个年轻的小妇人,见他小小年纪就带着个小女娃,惊诧极了。
    但看到他笨手笨脚的样子,小妇人都替浅青霜捏了一把冷汗,连忙上前就要去抱。
    小华看她扑过来,吓得起身一闪,一双警惕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好像只要她一有动作就会扑上去跟她拼命一样。
    小妇人尴尬地说:“小友莫慌,我并没有恶意,只是看你为孩子的方式不对,想帮帮忙而已。”
    “果真?”小华疑惑地扫了她两眼。
    小妇人用力点了点头,再三保证。
    小华再三确认后,才敢小心翼翼地把孩子交给她。
    那妇人也是刚生完孩子几个月,还算有经验,小华一边看,一边在心里默默记下了那妇人的动作。
    “小友看着不过十五六的模样,这孩子是你的妹妹吧?”小妇人一边哄着女娃一边问小华。
    小华点点头:“是我妹妹。”
    “那你们爹娘呢?怎么就让你抱着妹妹出来了?”她见女娃不过堪堪满月,这十五六的小男孩怎么会抱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
    小华闻言,眼眶迅速红了一圈,声音哽咽道:“爹娘……爹娘都被贼寇杀了,我带着妹妹躲起来才逃过一劫。”
    小妇人惊呼:“怎么会这样?!”
    再仔细打量小华,白嫩的脸已经划伤了好几道口子,小手也生了冻疮。而怀中的女娃也好不到哪儿去,虽然没什么伤,却是脏兮兮的,嘴唇干裂,皮肤也很干燥。心里顿时心疼起这两个孩子来。
    “难为你们还能逃出来了,这孩子也真是命硬,和你颠沛流离竟然还能活下来。”说着,妇人抱着女娃的手有紧了几分。
    小华看着浅青霜颇为欣慰的点点头,他的小师妹很乖,一路上既不哭也不闹,除了有几次真的饿狠了才抽泣几声,好像知道此刻他们很危险一样,一点儿也不任性。他自己本来就笨手笨脚的,自己都照顾不好更别说是照顾还未满月的孩子了。若不是看过师娘带过几天孩子,恐怕师妹早就被他养死了。
    喂完了青霜,小华也歇息好了,谢过小妇人后,就打算抱着孩子走,没想到小妇人却说要收留他们。
    小华蹙眉,心里盘算着。自己已经身无分文,接下来的路还不知道要怎么走,寄人篱下或许不错,可是这处离皇城还是太近,万一墨氏狗贼找来,恐怕还要连累人家。
    思及此,他婉言拒绝道:“还是算了,多谢小嫂子好意,只是我和妹妹还得赶去江南舅家投奔,不便多扰。”哪儿有什么舅家……浅氏一族早已经被赶尽杀绝快20年了,就连浅如风这么唯一的遗孤都是被扔下悬崖大难不死活下来的。
    小妇人再三挽留,好言相劝道:“相遇即是缘,你看你妹妹已经再经不起折腾了,不如随我回去休养几日再赶路吧?”这么小的孩子如此艰苦让她于心何忍呐!
    小华想了想,还是看在小师妹的份上,同意了。
    七日之后……
    “小华,别忙了,先过来吃饭吧!”一处简陋的小院前站着一位朴素的妇人,她朝不远处田地忙活着的少年喊道。
    “诶!来了!”
    回到小院,小华把锄头放到角落里,到一旁的水池里舀了点儿水净手。
    一个粗矿的男人打着赤膊从屋里走出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小华,辛苦你了,要不是我手受了伤,也不用你帮我干活了。”
    小华憨厚一笑:“不碍事,是我要谢谢李大哥和李嫂子收留我和妹妹,给我俩一口饭吃。”
    “快别说这些了,先吃饭吧。”李嫂子摆好碗筷,笑道。
    浅青霜和家家夫妇的孩子刚吃饱了在屋里睡觉,李大哥李嫂子和小华则摆了桌子在院子吃。
    坐在饭桌上,小华一口一口地扒着碗里的饭,眉间的纠结显而易见。
    李嫂子是个细心的,夹了一筷子菜放到他碗里问道:“怎么了?可是干活累了没胃口?”
    李大哥见状,连忙说:“小华啊,明儿个就不用你去地里了,我的手啊也好的差不多了,你在家好好休息吧啊!”
    “不是的,李大哥李嫂子,”小华放下碗筷叹了口气,“我想,我该告辞了。在你们这儿打扰多日,小华心里过意不去。而且舅家还在等我们过去,我想……我想明天就像你们辞行。”
    “这……”李大哥李嫂子对视一眼,颇为意外。
    “兄弟啊,再多留几日吧?你看你们才休养几日,这么急匆匆的上路,恐怕不太好啊。”李大哥劝道。
    李嫂子也说:“是啊,多住几日不碍事的,也不用过意不去,你不是还有帮我们干活嘛。”
    “真的不能住了,我们留宿这么多日恐怕舅家要担心了。多谢你们好意,小华无以为报,待日后小华一定回来看你们。”说着,他就要给两夫妇下跪。
    李家夫妇两人大惊失色。连忙搀起他说:“使不得使不得。”
    李大哥叹了口气说:“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多留你了。你,一路保重吧。”
    “先吃饭吧,”李嫂子亦是满面愁容,“明天要赶路的话,今晚可得好好休息才是。”
    “嗯。”
    一顿晚饭,在三人心思各异中过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小华收拾了仅有的几件细软,又收了李家夫妇的一点儿心意,便抱着浅青霜上路了。
    才走了半个时辰左右,小华突然发现青霜脖子上的玉佩不见了。一惊之下,连忙返回寻找。
    寻了一路,都快到李家时才看见掉在地上的玉佩,他顿时松了口气,把玉佩又带回青霜身上。
    正打算继续赶路,突然听见不远处接连传来两声惨叫,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抱着青霜连忙朝声音来源处跑去。
    看着眼前的小院,小华顿住了脚步。目光紧紧盯着那扇门,红了眼眶。
    从院门走出几位穿着胄甲的士兵,小华打了个激灵立刻闪到草垛里躲了起来。待那些人走远后才出来,冲进小院。
    血,尸体……李大哥和李嫂子此刻倒在一滩血泊中,不远处还有个包在棉布里的婴儿,头颅被砍断丢在一旁。
    “墨氏狗贼!”小华咬牙切齿地看着眼前的景象,“简直惨无人道!”
  

美人长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美人长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国士无双》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国士无双》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国士无双目录预览:第1章快餐店里的打工大神第2章美女老板的邀请第3章中路打火女第4章我亲自送她上的飞机第1章快餐店里的打工大神输了游戏,你还有人生!看着电视画面里播放着DOTA全球国际邀请赛,TI4夺冠队伍双手高高捧起冠军神盾,享受着台下无数的鲜花和掌声,正在快餐店里洗地的青年发出了长长的叹息。DOTA已经不仅仅只是一款全球性的电竞项目,高额的奖金甚至一度超越了传统体育赛事,成为了各大新闻热议话题。“想不到今年的冠军居然会有3100万人民币,每个人

  • 《网游之天地浩劫》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网游之天地浩劫》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称:网游之天地浩劫目录预览:第1章送您一台高配第2章欢迎来到艾特兰斯大陆第3章隐藏任务:野蛮的公牛第4章超神的状态第1章送您一台高配公元2200年6月18日,地球、月球、火星上,三百亿人都在为即将到来的独立日做着准备。一百年前的6月19日,入侵地球的外星文明科达斯帝国被英勇无畏、团结一致的地球人打败了,人类将这一天命名为独立日。一百年后的今天,人类的脚步早就走出了地球,并在月球和火星上建立了庞大的地外殖民基地。“吴经理,明天就是独立日了,我那

  • 《鬼尊》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鬼尊》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书名:鬼尊目录预览:第1章地下室惊魂第2章做他的妻子第3章阴婚第4章:真实版午夜凶铃第1章地下室惊魂我走在落针可闻的地下室里,手里抱着老板说的72年红酒,正向着楼上走去。我叫佩芊芊,大学毕业,满腹希望的我,却在接连几次应聘中失败,学校里面学的东西,来到了这个社会居然一点都派不上用场。最终我妥协了,来到了这家不起眼的旅馆打工,虽然旅馆非常破旧,也没有几个客人,但是,工资,却很高,7000块钱一个月,还可以包食宿。这对于一直找不到工作的我,简直是一个天大的喜讯。

  • 《恋恋不忘》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恋恋不忘》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恋恋不忘目录预览:楔子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楔子今天不是个好日子,因为周彦召从外地回来了。进门的时候,他就坐在窗边等着谭惜。粼粼的海光映在他的侧脸上,衬得他神色很清淡,甚至还带有一丝儒雅。儒雅……想到这个词谭惜不禁打了个冷战。儒雅跟这个混蛋可没有半毛钱关系。“来之前怎么不跟我说一声?”走到周彦召身边,谭惜从后面抱住他。他不置一词,只是转过身,从怀里拿出一块瑰红色的玉石,戴在谭惜的脖子上。“喜欢吗?”他的声音磁性而温柔,犹如缓缓拉奏的低音提琴,“今天晚

  • 《试婚》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试婚》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试婚目录预览:001伤透离开002可怜的三003新婚之夜004骂她下贱001伤透离开H市,秦氏国际本该庄重的总裁办公室里,此刻正充斥着浓烈的酒气和情欲气味,尽显糜烂。宽大的办公桌前,一个妩媚的女人,正被抵在桌沿处,双腿紧紧的缠住男人的腰,酒红的卷发随着身体的动作,划出妖媚的弧度。叶以沫看着眼前的场面,唇角缓缓的扯出一抹弧度,笑得满心苦涩。在她的角度,虽然只能看到男人的侧脸,却仍是不难看出,那个正在女人身体里驰骋着的男人,就是她的老公。女人媚眼如丝般

  • 《御鬼师》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御鬼师》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御鬼师目录预览:第一章都市传说第二章迷雾重重第三章网络风暴第四章诡异照片第一章都市传说“夜幕下的御鬼师,会用双手,惩戒每一处黑暗。”————《都市传说》《都市传说》是我最喜欢的一本书,他讲述了一个类似蝙蝠侠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一名御鬼师。御鬼师,取阴间之鬼力,御之。他和他的鬼宠,惩戒着常人看不到的黑暗。这样的人物是虚无缥缈的,也是不真实的。可是,这本书所记载的十个案件,却是真实存在的。这十个案件,是以S市的十大悬案为蓝本,增加了御鬼师这样一个角

  • 《妃常得意之皇上嫁到》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妃常得意之皇上嫁到》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妃常得意之皇上嫁到目录预览:第001章谣传第002章重生第003章刺客第004章相救第001章谣传宣武十年,六月,上京城。近日上京城到处疯传着一个吓人的消息,知府大人家的二千金乔璎珞突然死而复生,性情大变,人人都怀疑她是被借尸还魂了。一大早菜市场就围着一堆人,在听着乔府的老妈子的儿媳妇她娘绘声绘色地说着那天发生的事情。“我那亲家母正准备帮二小姐穿寿衣,突然看见二小姐的手动了动,然后就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当时把我亲家母吓得快晕过去了,还以

  • 《紫金大道》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紫金大道》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称:紫金大道目录预览:第一章紫金大帝第二章青山碧水小石村第三章何谓灵修第四章强者之心第一章紫金大帝这是一方充满着力量的世界,即便是万里荒原也让人感受到了无穷无尽的厚重之感,没有丝毫生机不存的虚浮。这就是神界,一个力量至上,强者云集的世界,然而今天必定让未来之人铭记千万年。“轰隆隆......”一道巨响在天地间传开。从上空望去一个方圆数千万里的土黄色牢笼矗立在大地上。牢笼之中一位紫金光彩环绕,一身血铠面庞温和的男子悬浮在空中,静静地看着牢笼之外。刚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