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无删节偷香窃玉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9:29:4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偷香窃玉
第一章 大街上的奇遇

走在回姑姑家的路上,林晓枫有些迷茫和困惑,也有点儿小小的兴奋,他踢着脚下的一块小石头,边走边想,总算解脱了,以前,每次一上学就一个头两个大,总有硬着头皮的感觉,现在好了,他刚在学校惹了事,不想上学了,上学有个鸟用啊!那些大学毕业生,不还是找不到工作吗?

小石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踢丢了,他百无聊赖地继续往前走,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周围的风景,这里是郊区,人不多,树木茂密,初升的阳光正透过枝叶,洒落下来,照的地上一片斑驳。163生活网

这时,迎面走过来一个老头,这老头衣衫褴褛,走路都有些不利索了,手里拄着一根弯七扭八的拐杖,林晓枫想躲开他,因为他知道,现在的老头、老太太了不得,惹不起呀,你要把他撞倒了,好了,你完了,一准被扒一层皮,记得他看过一个段子,一个年轻人曾经看到一个老头摔倒,于是问这老头,“大伯,我可以扶你起来吗?首先声明,我是上班族,没钱!”

结果那老头先是咳嗽了两声,然后才慢悠悠地说,“小伙子,我还是再躺一会吧!”不是老人变坏,是坏人开始变老,林晓枫心说,我还是惹不起躲得起吧,有了这个想法,他躲得远远的,可是,有些事情,你想躲,却偏偏怎么也躲不开,林晓枫惊讶地发现,那个老头竟然直直地向自己走过来。

林晓枫心里猛然升腾起一种不好的预感,要坏醋!看来这是来找茬来了,林晓枫想转头往回跑,他心说大不了我跑路行吧,可是,他惊讶地看到,这时候的老头竟然健步如飞,猛地朝着他扑了过来。

林晓枫心中一凉,他心说完了完了,按照常人的思维,碰到一个老头已经够倒霉了,没想到,自己居然碰到的还是一个训练有素的老头,这还他妈往哪里躲啊,他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那一刻,他感到浑身无力,有点虚脱。

那个老头快步来到林晓枫的身边,嘿嘿一笑,林晓枫从老头的笑声里听出了得意与奸诈,还有一股子阴谋得逞的味道。林晓枫抬起头看着老头子,冷冷地打量着他。只见老头子脸上皱纹堆垒,层层叠叠,像是深秋里绽开的菊花一样,林晓枫心中暗骂,他心说你长得这么慈祥,怎么不干点慈祥的事儿呢,唉,算我倒霉!

他没想到,更倒霉的还在后面呢,他发现,自己不知道由于害怕还是什么原因,竟然动不了身子了。这是什么情况?林晓枫心中大骇,是这老头子会定身法,还是自己由于惊吓动不了了呢?林晓枫不由得心中一阵绝望,他心说怎么也不来个人呢,好救救我呀!

那老头看着林晓枫绝望的眼神,脸上的得意之色更加明显了,他上一眼下一眼左一眼右一眼地打量着林晓枫。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看罢多时,老头子点点头,抚了抚自己下巴下面已经打结的胡子,嘿嘿笑道,“嗯,不错,资质不错!”林晓枫心说讹诈还要看我的资质,真是太TM专业了吧,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呀!

此时此刻,他心中那是苦不堪言。他不知道老头接下来要对他怎么样,现在,他倒是盼着老头能讹诈他了,讹诈最起码拿钱能摆平,现在这种状况,自己没法动,跑又跑不了,那可真是恐惧,虽然林晓枫平时胆子特别肥,但这一刻,他感到了恐怖的滋味。

实际上,大胆的人不是不害怕,而是害怕指数还没达到能吓到他的程度。以往电视剧上的画面又在他的心头升起,这老头子,不会是打算割我的喉吧?要是这样,我可就惨了,血“噗”地一下子喷出来,瞬间流干,那是什么场景?

林晓枫感觉一会的功夫,自己的浑身上下已经湿透了,或许,自己的想象力过于丰富了?林晓枫虽然心中恐惧,但他的双眼还是死死盯着老头子的一举一动,既然没人来救援自己,就得自救,什么时候也不能放弃,除非,除非已经挂了!

他骇然地发现,那个老头开始掏口袋,老头的外套脏兮兮的,一左一右两个大口袋很明显地露在外面,里面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开始找刀子了吧?刀子锋利不锋利?林晓枫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还在想着刀子的问题,可真够操心的。

他紧张地盯着老头,老头子却不慌不忙,手伸进口袋里,也不看,只用手翻找着,林晓枫听到老头子的口袋里依稀传来哗啦哗啦的声音,这声音真是让人揪心啊!这是不是死亡的声音呢?林晓枫又开始胡思乱想了,当然,这也不能怪他,谁在那样的环境下,也会这样想的。

半天之后,只见老头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不大的塑料小瓶子来,老头子迎着光看了看,嘴里还说着这样的话,“唉,岁数大了,药这么多,别弄错了,弄错了就不好玩了!”

林晓枫心中的恐惧更甚了,他在心中把这老头子的祖宗八代问候了无数次,心头一万次草泥马跑过,但,这除了给自己一点儿心里安慰,一点儿作用也没有。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林晓枫心中暗骂,这老家伙,看来要先给自己吃药,吃你老母呀!他正想破口大骂,这时候他发现自己居然说不出话来了。那老头也不着急,慢悠悠地拧开瓶子盖,打开了瓶子,顿时,一股子恶臭传了过来。

林晓枫虽然腿不能跑,嘴不能说,但心理意识还很活跃,他心说这是什么东西这么臭啊,就是臭豆腐也比这种味道好闻一万倍,林晓枫从小到大,还没闻到过这么臭的东西呢,臭豆腐是他认识臭味的极限了,今天,算是开了眼了。

老头子伸出一个手指头,往瓶子里伸去,很快,一块黑乎乎的药膏被老头子肮脏的手指勾了上来,老头子手指粗糙,指关节像是枯树枝似的,在皮肤的纹路里,还有黑乎乎油腻一样的东西,他将手指头缓缓地凑到林晓枫的嘴边,林晓枫看的想要呕吐,想要挣扎,但,老头子的另一只手像是铁钳子一样,猛地抓住了林晓枫的下巴,得,这下子,就是想动也动不了。

第二章 奇臭无比

林晓枫有种想咬舌自尽的冲动,妈的,这也太、憋屈了吧、唉,他给气的没词了,理不屈词已穷。那老头的手指头靠近林晓枫的嘴边,猛地往他的嘴里一抹,林晓枫只觉得一股奇臭无比的气味充满自己的口腔,那种味道,估计就是他下辈子投胎做人的时候也忘不了,真他妈臭啊!臭的让人想死,对,就是这种感觉,就是死了也比闻这种味道好一千倍。

林晓枫感觉此时自己真是太悲催了,偏偏想死的时候还死不了,林晓枫想努力把它吐出来,我吐出来总行吧,可他随即骇然地发现,这种药膏状的东西竟然紧紧黏贴在他的口腔上,像一条蛇一样,“唰”地开始往下流动,根本吐不出来,林晓枫绝望地吐了一口气,一双眼睛瞪得溜圆,这时候,他恨不得一口把老头子咬死才能解了心头之恨。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但老头子很精明,人老奸,马老滑嘛,林晓枫发现,老头子涂抹完了,离开他一步左右的距离,心满意足地拧上了瓶盖,然后不紧不慢地将它重新装进自己的口袋里,之后,老头子脸上再次挂上了奸诈的笑容,他拍了拍林晓枫的肩膀,坏笑道,“小伙子,你吃了我的偷香窃玉粉儿,可要好自为之啊,走起!”

老头子说话还挺时髦,居然说了一句网络语言。“什么、什么,哎,我说老头子,你说什么偷香窃玉粉儿,这东西是干什么的?”林晓枫一着急之下,发现自己居然又能发声了,那老头子听到林晓枫的话,回过头来,满脸的皱纹突然绽放,朝着林晓枫嘘了一声,“乖哦,此乃天机,不可泄露!”

“乖你奶奶个天机!”林晓枫由于此前的受气,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老头子笑道:“小朋友,骂人是不对滴,要是再让我碰到你,要打屁屁的呀!”说完,老头子再也不搭理他,扬长而去。“哎,你等等,等等,我还有话问你呢!”但眨眼的功夫,老头子竟然不见了,这老头子不是鬼吧?要不然的话怎么走的这么快呢?

林晓枫掐着自己的喉咙,感觉自己刚才的经历就像是一场噩梦似的,他想再吐一次,将那些黑色的让人恶心的药膏吐出来,可是费了半天劲儿,只吐出一些吐沫和粘液,“我靠你八辈祖宗!”林晓枫努力无效之后,又是一声大骂。

半天之后,他发现自己居然又能动了,他一扣自己的嗓子眼,这是他想呕吐时候的一个绝招,此前,和朋友们拼酒,他喝了酒之后,就用这种方法将喝下去的酒再弄出来,此刻,他打算这么来一次,毕竟,刚才他全身动不了,现在,手指头能动了,现在的他才发觉,手指头可真是好东西啊。

可他呕吐了半天,脸都憋红了,只是吐了一地酸水。看来是白搭了,林晓枫站起身来,重新背起书包,即使不读书了,头可断,血可流,书包千万别弄丢!就是碰上再大的事儿,书包也不能丢!

因为书包里有他的各种宝贝,扑克牌、弹弓子之类的,不能丢是不能丢,但今天的事太郁闷了,他打算先回到姑姑家,林晓枫是这么想的,万一那个老头是个坏人,给他吃的毒药,他即将死去,怎么也得再临死之前,留下遗言,让亲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啊,以后要是报仇雪恨也得有对象不是,此刻,他心中烦躁之极,好想找个地方散散心,不是散心,他心中的想法,这时候最好是找点刺激的事儿做,好驱散心中的郁闷,要不然的话,太他妈屈辱了,有没有!

林晓枫背着书包,继续漫无目的的往前走,忽然,林晓枫看到不远处的路边有辆黑色的广本轿车,有些不寻常。无删节偷香窃玉免费阅读全文怎么个不寻常法呢,他发现,这辆车正在原地震动,换作别人,这么细微的震动不一定能够发现,但他林晓枫是谁呀,由于读书不怎么用功的原因,他的眼睛格外好使,夸张点说,就是火眼金睛,就差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再镀镀金了。

他的同学王小胖曾经曾夸张地调侃他,说他的眼睛就是半里地之外有两只蚊子在拥抱,他也能清清楚楚地看得到,何况,现在的问题不是蚊子,而是一辆轿车。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自己遇到了传说中的车摇晃,摇呀摇,摇到外婆桥,那是秋千,现在,这辆轿车摇晃什么呢?嗯,不行,我得看看去。林晓枫有着强大的好奇心,对这种事,百年不遇,当然要去看看,不看看岂不是亏大了,此时,他的心中,是那么的好奇,好奇的就像是一个什么不会都要问问,追根求底的好学生,古人说过,世事洞明皆学问!车子里的人,力气怎么这么大呢,平时都是吃什么,怎么训练这种功夫,到时候都要问问,边问边看,态度必须端正起来,林晓枫对学业不怎么感兴趣,但对这种事,他的兴趣很大,也很浓厚,林晓枫边走边想,嗯,我必须看看怎么回事,哥说不定马上就挂了,临挂之前,怎么也得认真做点事儿呀啊,要不然,哥这一辈子,没什么可圈可点的事情,就是见了阎王爷,也不好意思开口说话呀,没底气。想到这里,他脸上挂着淡淡的笑,靠近了这辆车子。

车窗玻璃都贴着膜,这膜真是太可恶了,外面的人几乎看不到里面,但里面的人能看清楚外面,外面的人,要想看清楚里面的人和事,不凑近了,还真看不到呢,林晓枫慢慢走近车子,做好了认真做学问的心理准备,一个古人说过,不能打无准备之仗嘛,要准备充分,毕竟,以往,学习的时候,他都是敷衍的,很潦草,一点儿也不认真,但现在,他决定改变,改变,从现在做起,哪怕下一秒自己就要挂掉。也不后悔,毕竟,自己曾经认真过,林晓枫用一只手伏在车上,一只手揣在裤兜李,满怀疑惑第朝里看去,这一看,他感到呼吸急促,车里面,一对男女正在激烈“战斗”在一起,林晓枫别的没看到,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女的在上面。无删节偷香窃玉免费阅读全文我靠,挺生猛耶,这是干什么!你们这样就能摇晃得动一辆轿车,我也是服了,不错不错,应该点个赞!说着话,还用手指头猛地在车窗玻璃上面一按,仿佛点赞一般。

第三章 识时务者为俊杰

林晓枫得意忘形,自言自语起来,还为人家点赞呢,你说你这不是没事闲的蛋疼吗?他这一说话,加上一激动,声音就大了些,那个女的最先看到了。

女的留着波浪的头型,随着下面的颠簸,头发全部披散下来,那个女的首先听到动静,拨开眼前的头发,朝外一看,一眼就看到了林晓枫,女的顿时发出一声尖叫。随着这声尖叫,她从男的身上猛地翻了下来。你说你翻下来不要紧,你慢着点啊,最起码的礼节,你得打声招呼吧,这下子,下面的男人发出一声惨叫,男人吃惊地抬起头来,正想骂这女人是不是被蝎子蛰了啥的,他再朝车窗外一看,毫无意外的,他也看到了林晓枫。这个小伙子,正傻不愣登的扒着车床饶有兴趣地往里看呢。“我靠,你特么看什么看,看你妈个头呀,回家看你妈去!”男子像是受伤的野兽,朝着车窗外的林晓枫张嘴骂了起来。此时此刻,自己的隐私被看破,他瞬间就将心中的愤怒完全发泄到林晓枫的身上。

他也明白,女人刚才之所以慌张,肯定是看到了这个小伙子的缘故,要不然,也不会这样惊慌失措。林晓枫平时最反感的,就是被人骂他的家人,这下他不干了,“你特么骂人干什么,我只是看看,只是路过,你咋这样没礼貌呢,我就看,你能咋地!”说完,他双手掐腰,把脖子一扬,做了个让他们继续的动作,眼睛却继续紧紧地盯着车厢内。

那个男的看样子三十几岁,见林晓枫这幅熊样,当即就急眼了,他爬起来,随手摸起来一个甩棍,拉开车门,就这么赤条条地下了车。出来之后,他“哗啦”一下将甩棍打开。

林晓枫吓了一大跳,我靠,不要脸的年年有,可就属今年多啊,不行,这家伙手里有甩棍,好汉不吃眼前亏,真要给我两下子,吃不了就得兜着走了,那我不研究了,不认真了还不行吗,林晓枫虽然倔强,但不不傻,也不是撞了南墙才回头的家伙,他机灵着呢。

他心说,我、我还是走吧,想到这里,林晓枫扭头就走!生命诚可贵,学问价更高,若为此死了,真是瞎胡闹啊!我还得省点力气,给家里人留下遗言呢。心底默默地吟诵了一首诗,算是为自己开脱,找回点面子,接着,电光石火之间,林晓枫像风一样,拔腿就跑!

“兔崽子,哪里走,想跑,门儿都没有,今天我要是不把你的腿砸瘸了,我就不姓王!”说着,他哗啦一下又甩了一下甩棍,像个恶鬼一样朝着林晓枫逃跑的方向,恶狠狠地扑了过来。

林晓枫一边跑,一边扭头一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心说我靠,今天看来碰到狠货了,不行,不能和他硬拼,留得青山在,就能继续在树荫下凉快!要是被这家伙打上两下子,那就吃嘛嘛不香了!不行,就是为了吃东西也得跑路,为了认真一次,被这个二货打上一下,万一成了残废,那不就坏醋了。

他拔腿就跑,后面那个男的的气哼哼在后面追,林晓枫一边跑一边回头看,脑子里还很纳闷,自己不就是打算看看车为什么摇晃吗,怎么这个男的这么无耻呢,还追自己,都说知耻者勇,这二货这么不知羞耻,怎么也这么勇猛呢?卧槽,尽信书不如无书啊,这家伙和自己的距离又拉近了,看来,他不打自己几棍子,出不了心中那口恶气呀!该,气死你个狗日的!可往哪里跑能躲开呢?林晓枫边跑边合计,寻找着脱身之计。

这时,林晓枫猛然听得有人说话,“哎呀,怎么回事这是?简直羞死人了!”随之还发出两声尖叫!林晓枫心说,我遇到危险了,你说你们瞎叫唤个什么劲儿啊?他往旁边一看,见惊叫的是两个古代装束的女子,两个女子一个红装一个绿服,都是发髻高挽,都是十八九岁年纪,明艳照人。

林晓枫心说,敢情碰到拍婚纱照的了,而且还是一对女同胞,怎么,女同,现在人们都宽容了,对于女同结婚,也能看得开了,就连外国一个女总统,还是女同呢,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个人爱好而已,取向不同罢了,林晓枫倒是挺想得开。

刚刚想到这里,再看时,那两个女子已经倏忽不见了踪影。林晓枫感到很纳闷,这两个女子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呢。飞了还是自己大白天撞鬼了?可周围除了几棵大树之外,再没其他东西,这两个女子难道真飞了不成?可这也太邪乎了吧?

又或者,是自己刚才吃了莫名其妙的药物,出现了幻觉?这么想着,他还是不敢停下来,这家伙,后面一个赤果果的神经病,还拿着武器,这要停下来,还有自己的好果子吃嘛!因此他撒脚如飞,拼命往前跑,可是尽管他拼了命,林晓枫还是无奈地发现一个残酷的现实,那个男的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这时候,林晓枫脑海中已经是一片空白,现在是什么也不敢想了,只是心无旁鹜地往前跑。这时,他“咚”地一声,撞在一个巨大的物体上面,林晓枫叫了一声,摔倒在地上。“妈的什么东西,竟然挡了小爷的道?”

林晓枫双手抱头,看着自己撞上去的这个十几个人叠加起来那么高的东西,他的一双眼睛不由得立即睁大了,卧槽,这不是一本书嘛,这是谁的书啊?简直是书爷爷,不对,是书祖宗,要不然的话,怎么这么大啊?

林晓枫发现自己面前,有一本巨大无比的书,自己正是由于撞到了它,这才摔倒在地上的。他正盯着书发呆呢,忽听背后传来一声爆喝,“臭小子,我看你往哪里走!”林晓枫一回头,见那个男的已经呼哧呼哧的追了过来,林晓枫猛地站起来,不行,他还要跑路,要是不跑路,就得挨揍啊,他猛地站起来,慌不择路,他有些急糊涂了,一头朝着眼前的书又撞了过去。

可是当他的身体刚触碰上书本,就听“嘭”的一声,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巨大的吸引力给细住了,那股吸引力像是海洋中的旋涡,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仿佛能吞噬万物一般。

第四章 想当群众演员

卧槽,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像是牛皮糖似的,林晓枫大惊失色,自己想跑却挣不脱,这要是被后面的追上了,还有好!他正在暗自焦急,忽觉自己的身子一轻,“忽”地一声,他的身子进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里面,他觉得眼前一黑……

话说那个赤着的男的追到眼前,发现林晓枫已经不见了,哎,这个该死的家伙去哪儿了,刚刚还在这儿呢,难道这个偷看自己车震的年轻人是个鬼?咋不见了呢?想到这里,他不由得一哆嗦。

这时就听有个女的的叫声传来,“王大强,你个臭不要脸的,他跑了就算了,你打算把人追到哪儿啊,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快他妈回来!”

“奥,好的!”听到女人骂自己,这个叫王大强的眼里的凶悍不见了,可能这时候也意识到自己还赤着身体呢,他立马换了一副口气,“好了,来了,来了,唉,我这还不是为你出口气嘛,你说咱在这里好好的,招谁惹谁了,竟然让他看到了你的那个,我真想把他暴打一顿!”

“行了行了,看了我无所谓,这不是那小子偷看了你我才着急的嘛!”“唉,别说啦别说了,丢人现眼的,快上车吧,那边有人来了!”一听有人来了,王大强慌忙跑着来到车子前面,上了车,开动车子,开车离去。

“死人,不穿衣服就开车!”王大强的背后,传来女人的一阵嗔骂声。王大强嬉皮笑脸的说,“嘿嘿,怕啥,我的东西,还有什么是你没见过的!”“你个死鬼,快走吧,丢人现眼的!”“哈哈哈,丢人吗?还有更丢人的,要不要我说一下!”

“王大强,去死!”女人又是一声怒骂!有些人就是贱,你要是不骂他,他浑身不舒服,王大强就是一个这样的货,听到女人骂他,浑身舒坦,像做了一次按摩。饶是如此,他最终还是将一件衣服拉在自己身边,挡住了自己的身子。

再说林晓枫,此时此刻的他感觉进了一个巨大的空间,他心说自己刚才不是撞到书上了吗?这不是一本书吗?怎么里面这么大的空间呢?书还有空间?这真是突破了他的想象,他皱着眉头,打算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他抬头迈步正往里走着,忽听一声断喝传来,“站住,干什么的?”

林晓枫一看,自己竟然被被两个穿着盔甲的武士拦住了,这两个武士丢穿着古代的盔甲,豹头环眼,威风凛凛,每人都是手拿长枪,长枪尽头,红缨像是火苗一样,其中一抖枪头,扑愣一声,枪上的红婴乱颤,把林晓枫吓了一跳,他猛地倒退了几步,结结巴巴地问那两个人,“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林晓枫十分害怕,一看两位武士打扮的士兵,盔明甲亮,长矛在手,看样子还想刺自己一下。林晓枫心说有你们这样的吗?好端端的,怎么出现了两个古装人呢,难道是在拍电影?

可是如果是拍电影,也不用拍的这么逼真吧,上了就打算刺自己一下,不知道杀人偿命?但如果不是拍电影,这又是干什么的,如何解释?

想到这里,林晓枫打算先问问,探探虚实,“请问,你们是在这里拍电影吗?群众演员一天多少钱?我正好有空?今天打算来客串一下你们这里的群众演员。那个大哥,你最好放下枪,怪吓人的!”林晓枫也不藏着掖着,直接问那两个大兵。

林晓枫现在不读书了,出校门的那一刻,他首先想到的是,先赚到第一桶金,然后在回到自己的老家,那座大山里面,让他的乡亲们都能富起来。

现在的他,在城里姑姑家寄宿,他越来越觉得,读书没什么用处,现在自己的文化程度就行了,再高了就浪费了,再说自己那个家庭也承担不起。现在都拼爹。

自己拼什么呢,只有拼自己了,父亲一辈子没有出过大山,能把他兄妹拉扯大,他已经十分感激。由于时时存在想挣钱的想法,反正现在自己又不读书了,不再是学生身份,所以,看到两个穿着古代装束的士兵,他才以为是群众演员,这才问他们一个月多少钱。

那两个士兵面面相觑,其中一个见林晓枫没什么恶意,撤回自己的长矛,一个劲儿的摇头,看样子好像听不懂他的话。林晓枫心说不就是让你们演大兵吗?装什么大瓣蒜啊?怎么,正宗的国语都听不懂了吗?

这时,旁边一个女的声音传来,“陆家、陆庭,这是小姐的客人,别难为客人,快让他进来吧!”林晓枫抬头一看,说话的是个小丫鬟打扮的人,穿着一身古装红衣服,看样子也就十三四岁,说话声音甜美,像是一朵含苞未放的野菊花,格外俏丽。

林晓枫闻言不由得一愣,自己啥时候成了她们家小姐的客人了?那两个士兵一听,神情立刻恭敬起来,赶紧躬身施礼,“先生,请!刚才不知道是我们家小姐的客人,请原谅!”

林晓枫说,“没事,不知者不怪嘛,哈哈哈!”边往里走林晓枫边胡思乱想,看这丫鬟都这么漂亮,她们家小姐还能差到哪里去?嘿嘿,这肯定是某个导演的女儿看中了自己,嗯,自己也十八岁了,每到夜里,总有些蠢蠢欲动,要是能挂上个导演的女儿,也不错嘛!

林晓枫这么想,这是出生牛犊不怕虎,做梦娶媳妇想好事呢,他要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不把他吓死也得吓得他落荒而逃。好在,无知者无畏,他朝着那个小丫鬟打扮的人大踏步走去,几步就来到那个小姑娘眼前。

林晓枫见这丫鬟打扮俏丽,像是春水一样柔媚,明眸皓齿,不笑不说话,心里对她挺有好感。他对这个小丫鬟感慨道,“哇塞,好漂亮的小妹妹呀,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对啦对啦,应该这么说,请问小姐芳名?”说完伸出手去,还打算和她握握手。

偷香窃玉》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偷香窃玉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灰度谍中谍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灰度谍中谍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灰度谍中谍005:掉进圈套“你只有告诉我们昨晚到底怎么回事,那两个人到底是干什么的,我们才能帮你,否则,我不敢保证你从这里出去没人不再追杀你”。警察见莫小鱼愣住了,以为击中了莫小鱼的软肋,可能就能撬开莫小鱼的嘴了。但是没想到莫小鱼抬头看了他们一眼,说道:“我胆子小,你们别吓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以为他们就是抓黑车的,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连他们是谁我都不知道”。警察很失望,此时,门口敲了敲门,一名警察示意里面审讯莫小鱼的警察出去。在这间审讯室

  • 小说弃妻入怀:老公别太宠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弃妻入怀:老公别太宠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弃妻入怀:老公别太宠第五章妖冶如曼陀罗的女人当她下定决心去勾引这个男人,那么她一定要成功!在席鹰年面前,这个浪荡妖冶的女人,如同盛夜里绽放着的曼陀罗,散发着毒液,却让人难以抗拒。沙发上,在夏以安说出那句无耻的话语之中,便被席鹰年粗鲁的压了上去。男人冰凉的吻落在女人性感的锁骨,夏以安的身体不由的轻颤着。头顶上悬挂的水晶吊灯,灼亮的刺着她的眼,她闭上眼,长长的睫毛跟着颤抖起来。她,就要成功了!“这么紧张?听说你生过孩子,是吗?”席鹰年的大手落在

  • 小说千金不换:豪门小蜜妻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千金不换:豪门小蜜妻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千金不换:豪门小蜜妻第5章如何相处(1)“我……”迟清清大脑险些当机,在这种情况之下,面对如此美景,男人不应该都是扑上来先啃一番再说吗?怎么顾斯年偏生就与其它男人不一样?她都如此显而易见的暗示了,却不见他有丝毫行动,而今天能跟他来参加聚会,也完全是她软磨硬泡得来的。她一路追随着他的脚步,在他身边待了整整四年,换来的始终只是他的冷漠疏离,客客气气,不论她付出什么,始终都无法融入眼前这个男人的生活里。“斯年,你不觉得这样说对我太不公平吗?明

  • 小说女监夜话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女监夜话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女监夜话第5章打流氓,爽!瑶馨的问题立马让我身体内外各种不舒服。“少来啊!”我一瞪眼,特么哪壶不开提哪壶,“老子没有女朋友,这辈子都不会找!”“是吗~~~”瑶馨拖长了音,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瞅得我浑身直发毛。我赶紧转移她的注意力,向前排努努嘴,“少废话,看到没,那小子要下车!”终点站,我让程瑶馨替我收拾那些堆得像小山般乱七八糟的行李,自己则装作不经意,遥遥跟在秃头龌龊男的身后。这家伙脚步倒挺快,特么就像上赶着投胎一样,低着头向前猛走。我有点儿犯愁

  • 小说夜,不要那么深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夜,不要那么深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夜,不要那么深第五章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出来找少爷的女人,像林小姐那么漂亮的,少之又少。如果那些富婆有男人陪,不那么寂寞的话,谁会出来找少爷呢?只是眼前的张姐,不管是她的长相还是身材,都超出了我的意料之内。估计她的年龄在五十岁左右,甚至要更老一些。她的体重更是到了极限,保守估计也得在二百斤以上,满脸的肥肉横飞。雀斑和麻子更是布满了张姐的整张脸,我进入408号房间的时候,她正咧着血盆大嘴看我。“呦,新来的吧?坐在我身边,对了

  • 小说BOSS的秘密宠妻法则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BOSS的秘密宠妻法则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BOSS的秘密宠妻法则005做人不能太无耻季蔚然却笑,很流氓的样子,“怎么了?”他状似无辜的看着她,手里一点也没闲着,修长的十指,弹钢琴一样捻过她身体的每个曲线。简清吟低呼一声,一把抓住了他的手,阻止了他的下一步动作,“季蔚然,做人不能太无耻。”她皱着好看的眉,微微有些喘气。“无耻?”他微笑着看着她,眼神却很冷,“我以为这是一个做情人的该尽的本分和义务。”情人。这两个字像一把利刃,刺穿了简清吟的胸膛。她努力的按压着自己的情绪。她告诉自己

  • 小说风华宠妃:皇叔易推倒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风华宠妃:皇叔易推倒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风华宠妃:皇叔易推倒第五章救你也不是不可以院子里响起慌乱的脚步声,就连白汀蓝都急匆匆的跑了出去。白芷菱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皱起眉头。要说白汀蓝真的关心方姨娘的死活那是不可能的,就算是装样子,这也未免太过了些。“王妃,不好了,方,方姨娘她,她流血了!”满月煞白着一张脸走进屋。流血?白芷菱坐直身子,事情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可事实证明,事情还真是她想的那样!方姨娘怀孕了,可是现在却动了胎气!满月被吓哭了,若是王爷怪罪下来,王妃就是闹到皇上那里也没有好

  • 小说医武桃仙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医武桃仙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医武桃仙第005章会诊小诊所,阁楼上。叶少川盘膝坐在床上,五心向天,双目似闭非闭,隐隐有流光闪烁,他的脸上神色平静,但渐渐的却浮现出一抹痛苦之色。可能是太过痛苦了,额头上竟然浮现出了密密麻麻的汗水,背后的衣衫都有些浸湿了,整个人如同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过了好半天,他才长吐了口气,神色再次恢复了平静,睁开眼睛,仿佛一道闪电掠过,黑暗的阁楼为之一亮。“任脉终于通了,伤势好了六成。”感受着体内的气息波动,叶少川脸上露出一抹苦笑,随即摇了摇头,从床上走了下来,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