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无删节冷宫傲妃:王爷请莫追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0:35:26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冷宫傲妃:王爷请莫追
第一章 大婚风波

战火连绵,百姓流离失所,天下一片混乱,这样的词似乎跟皇宫没有多大关系。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子车国,瑞丰十一年,皇太子宇文瑾辰大婚。举国欢庆,热闹似乎是每个人能疗伤的良药一般,人们对大红色的喜爱,仿佛高过了白骨皑皑的伤痛。

红灯笼、红丝带、红裙褥、红砖红墙,连宫女们都红着脸颊,在宫里忙忙碌碌,每个人脸上挂着喜色,不知道还以为是统统出嫁去呢。

可是,有句话说得好,凡事总免不了有人欢喜有人忧。这不,负责此次宴席宾客的永公公,站在庄璇宫大殿外一脸愁容,双手握在一起,颤抖个不停,四处打量着庄璇宫的布置,偶尔伸头去看门口,似乎在等什么人。

不多时,打外面急匆匆的跑进来一个小太监,见了永公公刚想行礼,却被他打断,急忙问道。

“可是有消息了?”

那小太监被永公公的表情吓了一跳,忙摇了摇头,不敢抬头看他。163生活网

永公公一瞬间没有站稳,差点跌坐在地上,还好那小太监眼疾手快忙接住了他。

完了完了!这皇太子大婚的日子,七皇子宇文简却不知去向,虽说平日里这七皇子就爱到处溜达,但是多派几个小太监还是能寻得到的,但是今日不知怎么的,却是如何也找不到!

永公公扶着柱子站了起身,回首示意小太监下去继续找。他只是想想炎贵妃的脸色,顿时小心脏就有些承受不住了,浑身吓出一阵冷汗。

薄暮初临,和着淡淡的金黄色,缓缓迎来了夜色。

永公公像一座望夫石一般,拉长了脑袋,在庄璇宫大殿外等消息,眼看着距离拜亲仪式越来越近,永公公再也坐不住了,忙喊来几个刚刚忙完的太监和宫女们,吩咐他们去各个宫殿和花园去寻找。

“今日,掘地三尺也要把七皇子找出来,否则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

听了这话,大家都匆匆忙忙的散开,小心翼翼的提着脑袋寻找七皇子去了。

没有人会想到七皇子去了哪里,更不会有人来白日嘈杂,夜晚冷清的浣衣局寻找。网站163shenghuo.com

往日里浣衣局到了夜晚寂静的可怕,但是今夜那细微的喘息声,在浣衣局旁边的花园,却持续了一夜。

夜色太浓重,隔着葱葱郁郁的树木深处,在一片花海里,夜色仿佛夹杂着香味,似一缕薄纱盖在少女洁白的藕臂上,发着诱惑的光芒。

衣衫慢慢被褪去,少女想要张口挣扎,却被一张温热的唇畔堵住,双手被钳制在头顶,越是扭动身体越显得愈发诱惑。

她想要挣扎却被身上的男人扣住手臂,粗重的喘息在她耳边发烫,她扭过头去,却被咬住了耳朵,不禁发出一声低吟,身上的男人似乎很满意般,嘴角勾起一丝魅惑的笑。

青丝在地面上散开,衬的皮肤愈发光滑洁白,像是珍珠的光泽,让人忍不住想要凑近了闻一闻味道,身上的男子眼中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终于落在了少女身上,随着一声嘤咛,一滴清泪流过脸颊,在月光下像一颗明珠,悄悄遗落在了漫长的夜里。

可是,少女知道他只是醉了,把自己当做是别人罢了,于是,她偷偷跑了。

后来,永公公找来时,只看到一院子的花被压倒了大半,一男子借着月光倚在一颗榕树上,迷醉着眼神,仿佛在回味着什么。163生活网他的衣服随便的挂在身上,脸上的红色还未完全褪去,而地上的几片破碎的裙踞,也仿佛在暗示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

第二章 大事不好

宫女太监们看到这番景象,自是心下了然,便开始窃窃私语起来。这可是他们大名鼎鼎的七皇子,说到什么出名?那便是风流!宫女们心里开始羡慕那个刚刚被宠幸的女子了,心里想着自己怎么没有那么好命呢?

饶是永公公见过大世面,忙干咳了一声,回头瞪了一眼八卦的宫女们,瞬间便没有了声音,这才作揖道,“七皇子,这大礼马上就要开始了,您看······”

宇文简喝了口酒,没有说话,又静静坐了许久,直到急的永公公冷汗都能浇盆花了,他才缓缓起身,离开了这人迹罕至的浣衣局。

永公公忙命人跟上,众人浩浩荡荡的离去,只留下那一地的狼藉和那悠悠难言的心事,在一阵风里无声的荡漾。

天空刚刚鱼肚白,折喜从昭阳殿刚回来,打老远便能听到沉重的叹息声,一阵一阵的,像是有无数怨念般,从屋子里散发出来。

一进门,就看到裹着被子缩在角落里,自言自语的孟萝倾。

“萝倾,大清早的你干嘛,昨晚见鬼了?”

听到有人叫我,我才缓缓回过神来,一看是好友折喜,就腾地一下从床上弹起,上前抱住了她。无删节冷宫傲妃:王爷请莫追免费阅读全文

“折喜,你可回来了。”

折喜见我如此激动,也是十分纳闷,平时这丫头也不这样粘人,今天怎么如此反常。

“丫头,才一夜没见就如此想我了?”

我抱着折喜不撒手,头枕在她的肩上,想起昨夜的事,不知该如何开口,虽然折喜是我最好的朋友,可是如此难以启齿的事,我张了张嘴,却终究没有说出口。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折喜把我拉开,狐疑的看了我一眼,双手握住我的肩膀。

我心虚的低下头,不敢看她的眼睛,手不经意的拉了拉领口,昨日的“痕迹”还在,我怕被看到,在最好的朋友面前我也说不出口。

“你哭过了?”折喜担心的问道,手抚上我的脸,想看看我的眼睛,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我头压得更低了,话在嘴边,马上就要脱口而出的时候,管事嬷嬷突然进来,说是七皇子派永公公来,昨晚发生了大事!

七皇子?昨晚?我的脑袋一下子炸了,瞬间面无血色,难道······昨晚的事被别人看到了?我该怎么办?宫女勾引皇子可是死罪!虽然说那件事并不是我主动的,但是若是被查出来,受罪的怕是只有我自己,他毕竟是个皇子,而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宫女罢了。版权163shenghuo.com

折喜看我半天未动,摇了摇我的肩膀。

“萝倾你发什么呆呢,还不赶快去永巷。”

我回过神来,脸色苍白的慢慢走到床边,让折喜先去,说要整理一下再过去。

折喜看了我一眼,而后转身离去,我呆坐了良久,却怎么也想不到方法,度过这个难关,难道我就这样获罪了吗?

来到大厅时,已经密密麻麻站满了人,宫女们都在交头接耳,一个个面含喜色,我纳闷的越过人群,径直朝着折喜的方向过去。

折喜看到我,一把把我拉了过去,好一顿臭骂。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我微微扯动了下嘴角,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不知道那永公公来永巷是为了何事,更何况昨夜刚经历了那种事,现在浑身还在酸痛,能保持正常的走姿已经实属不易了。

“萝倾,你脸色这么差,等下回去要好好休息啊。”折喜一脸担心的看着我,我勉强露出一个微笑,让她安心。

第三章 审问

不多时,永公公便领着几个宫女从门口走了进来,随行的还有皇后身边的红人刘嬷嬷,听说她是打小便跟着皇后的,在这皇宫里的地位可谓是举足轻重的。

刘嬷嬷现在人群的最前面,开始打量起各色宫女,刚刚还热闹非凡的场面,瞬间变得鸦雀无声,全都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咳咳……”起先开口说话的是永公公,他清了清嗓子继续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想问问昨日晚上大家都在哪里当值,可有半途离开?”

底下的宫女们面面相觑,不明白永公公问这话的意思。

我的心脏这时候仿佛提到了嗓子眼儿,果然是昨晚的事!

“萝倾,昨晚你是不是没有当值啊?”折喜突然开口问道。

我赶紧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示意她不要乱说话,折喜探究的看了我一眼,“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我……”我支支吾吾了半天,不知该如何开口。

这时,我身边的另一个宫女岳红桐突然举起我的一个胳膊大声喊道,“昨晚,她孟萝倾没有当值!”

齐刷刷的目光都转向了我这边,我楞在原地,紧张的心仿佛快要爆炸了。

“哦~”刘嬷嬷似乎来了兴趣,慢慢的走向我。

鞋子在地上摩擦的声音,每一下都好像击打在我的心上,越来越近,越来越大……

刘嬷嬷走到我身边时,停了下来,虽然我把头压的很低,但是还是能感觉到她打量的视线,环绕在我的身上,我开始有些瑟瑟发抖,心脏仿佛要跳到嗓子眼儿。

突然,她开口问道,“昨夜你没有当值?那是去了哪里?”

“……我……”我的脑子飞速的旋转,想要找个好去处搪塞过去。

“如果有一句假话,你们知道我的手段!”刘嬷嬷说得声音不大,但在我听来却是震耳欲聋。

完了完了,这下死定了!

“……”眼看刘嬷嬷就要走到我旁边,岳红桐却突然伸手扯着我的衣袖,把我拉到人群最前面。

“孟萝倾,你最好说实话,我知道你昨夜没有当值!”

我不可置信的看向岳红桐,昨夜的事连折喜我都没说,她又是如何知道?

此刻,所有人都用看好戏的眼神扫视着我,本身皇宫便是个人情极其冷漠之地,我咬了咬牙,突然抬头说道:“奴婢昨日确实没有当值。”

永公公一脸我就知道是你的样子,“那你昨夜去了哪里?”

“我前几日偶感风寒,昨日看到尚书阁没有其他事,便偷了懒,悄悄回了房间。”

说罢,赶紧跪了下去,心情忐忑的低着头。

刘嬷嬷的眼神冷冷的扫过我的后背。

“那你昨夜可曾见过七皇子?”

听到这个名字,我的脑袋突然一片空白,只是愣愣的摇了摇头。

“真的?”刘嬷嬷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我,似乎不那么相信。

正在我不知道如何是好时,突然折喜从人群里冲了出来,跪在地上,“奴婢可以为萝倾证明,昨日我回去时她确实在房里。”

我低着头紧张的看了看折喜一眼,心中甚是感动,这个时候也只有你肯出来帮我了。

永公公眼睛里有人看不懂的精光闪烁,转而他说审也审不出个所以然来,就和刘嬷嬷商量去别的宫女住所继续审问。

不多时,永公公他们便浩浩荡荡的离开了永巷,我心口的重担像是得到了释放,立刻瘫软在地,岳红桐鄙夷的低头瞪了我一眼,心里腹诽,肯定是做了亏心事,要是让我查出来,孟萝倾你死定了!

第四章 冷宫好友

岳红桐走后,我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去扶跪在身边的折喜,担心道:“折喜你没事吧,这次真的谢谢你!”

折喜似乎并没有开心的感觉,目光沉重的盯着我,“萝倾,你从早上开始就不对劲,昨夜你也根本没有回来,你昨晚究竟去做了什么,为什么要撒谎?”

原本我不愿意想起昨夜的事,被折喜这么一问,心中突然五味陈杂,瞬间红了眼睛,身体不住的颤抖。

“折喜……我不干净……了,我该怎么办?”我抱着折喜哭的撕心裂肺,不知过了多久,折喜抚了抚我的背,安慰着“没事啊没事……”

我擦干眼泪,感动的看向折喜,你是我这一辈子最重要的朋友,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让你出事,我在心里下定了决心。

折喜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我异常坚定的脸,“你这小丫头,是不是没有吃药,刚刚还哭的跟个泪人儿似的,怎么这会儿又像个饱经风霜的老人家了?”

我吸了吸鼻子,拉着她的胳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便向着尚书阁走去。

“我昨夜去了冷宫……”

思来想去我还是决定告诉折喜昨夜的事,却刚说了一半,却被她突然打断,她用手捂住我的嘴。

“我的小姑奶奶,你小声点!”

我和折喜还有苏昕月,三人是从小到大的发小,住在同一个镇子,感情好一同入了宫。昕月从小便是一个要强的女孩,自从她入了皇宫,没有一刻不在想着如何飞上枝头,她本身也长得极美,就像她的名字,像月亮一样皎洁无暇的女孩。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遇到了七皇子宇文简,只一眼便爱的不可自拔,后来因为长相美做了他的妾,却因为一件小事,便被罚到了浣衣局做宫女,没日没夜的工作,可苦坏了她。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也告诉自己,皇家人是自己无论如何也惹不得的,一旦沾染犹如坠入万丈深渊,叫不得死不得。我和折喜小心翼翼的做人,只想本本分分熬到出宫的日子,平平淡淡的生活。

而在尚书阁工作不但悠闲,不惹人注意,偶尔还能偷懒打诨,这对我来说简直是个再好不过的工作,有很多次升调的机会,我都主动放弃了。

“你怎么又去看她了,你不要命啦!”折喜听见我去找昕月自然是不高兴的,当初昕月非要做七皇子的妾,折喜可是最反对的,这对她来说就是种背叛。

我不由得叹了口气,看了看折喜,明明心里也担心她,却一直嘴硬。

“她过得不好。”

折喜先是一怔,而后讥讽道,“活该!当初就已经劝过她了,是她自己作的怨不得别人。”

我看她要动怒,便急忙哄她,别气坏了身子。

折喜转头看了看我,“你就是为了她才一夜未归?”

我心虚的点了点头,正想着要不要继续往下说。

折喜突然非常郑重的对我说,“萝倾,我不希望你变得跟昕月一样,忘了自己是谁!”

我的脑内一下炸了,眼神复杂的别过头去。

“我不希望你再跟皇家任何一人惹上关系,你也看到了昕月的下场,已经够了!”

我听了后,受了重大打击,虽然我知道折喜说得一切都是真的,可是昨夜的事还依旧历历在目,我已经惹上了麻烦。

看到我的不自然,折喜突然拍了下我的肩膀,“还好你昨夜是去了冷宫,并没有遇到七皇子,不然就凭你这颠倒众生的小脸儿,不早就把七皇子的魂儿给勾了去。”

冷宫傲妃:王爷请莫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冷宫傲妃 或 王爷请莫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被迫入豪门嫁痴傻丈夫,可直到家中死人我才知他装傻17年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竹水流禁止转载1.七娘洗澡的时候被董家大少爷董寒川撞见这事儿,也怨不得人家。幕天席地的湖水,谁人来不得?七娘并不是养在深闺的女子,虽然恼恨,倒也没觉得自己贞洁被毁,需要抹脖子上吊以证清白。但董寒川脑子有点不大灵光。额,通俗点说,他就是个傻子。他捡了七娘的衣服,把她当成下凡的七仙女,想要把她娶回家做娘子。七娘哄他不得,一掌劈晕他也忍心。谁知还未动手,董寒川忽然大声嚷嚷,引来了董家的人。被老夫人疼在心尖儿上的人胡乱走失,全家都出动来寻了。饶七娘脸皮再厚,也羞愤地躲在岩

  • 5岁时她被生母卖了换钱,17岁被富豪丈夫赎走,谁知迈入另一深渊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直木禁止转载我曾经深爱你,但如果你是樊笼,我宁愿脱掉一层皮也要舍弃你。1我没料到最后带着一个人和一个故事回成都。上海出差几天,弄得整个人精疲力尽,许多好友没抽出时间拜访,尚有剧本的事情烦忧,索性收拾行李,让助理订了票。宋堂不知打哪儿晓得了我忙碌之事,打来电话:“听说,你在为剧本的事情犯难吧?我倒有一个办法帮你。”“什么办法?”我心一动。很多人知道导演许洲并不是因为我有多么才华横溢,而是因为我所拍摄的电影皆改编自真实故事。我只拍存在的爱情往事。上半年花费大气力寻得一

  • 北漂租房心酸事:每天站外面1小时,只为蹭业主才有的门禁卡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烟二禁止转载“好巧啊,你也是A公司的员工?”吕霞抬头看了看和她年纪相仿的女人,迟疑着点点头。那张脸确实有点眼熟,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楼下某个部门的同事,好像姓赵来着。吕霞又想,到底是什么“出卖”了自己呢?直到目光瞥见手里拎着的无纺布袋——里面装着两个玻璃饭盒,她明白过来,布袋上那个硕大的、鲜红的、可笑的企业LOGO,它不仅是个很成功的广告,也是个不错的员工证明。她不动声色将无纺布袋往身后藏了藏,将新买的MK包包拨到身前,然后挺直脊梁,抬起下巴,微笑着对上同事关切的目

  • 和男友回山村老家完婚,大婚夜村里可怕习俗让我差点丧命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圆规不圆禁止转载1许悌杰的家乡偏远落后,这些罗燕早就知道,也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所以下了大巴车后,许悌杰领着她翻山涉水走了两个小时,她这个从来没下过乡的女孩依旧是毫无怨言。幸好,村子里的情况还不错。山间谷地,土质肥沃,几十栋木质房屋围绕着一条丈来宽的小溪零星分布,虽然古朴,倒也不至于破败。尤其是坐落在竹林深处的许悌杰家,更是出乎意料的高大宽敞,门口的一对红灯笼,如两只巨眼般高高悬挂着,威严肃穆。第一次见男朋友农村的父母,罗燕心中五味杂陈。她本已经做好被农村阿公阿婆刁

  • 做怀孕检查,回家发现家里另一份孕检报告:老公前任的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白露茫茫禁止转载坐在去往B城的长途大巴上,时静闭着眼睛。她真的很累,却怎么也睡不着,她想起昨晚收拾行李时,叶瑾走进卧室询问,她只是平静地说要出差,他点头出去,再没多话。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十天以前她已向编辑部递去辞呈,此去她不会再回到他与她一起生活了两年的家。她累了,是真的很累,她不再想要这个大家看起来美满的婚姻。这两年来,她知道他的心从不在她这里。他和她是青梅竹马,时静的父母在她两岁的时候出车祸身亡,从那时起,时静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而叶瑾的家就住在时静爷爷奶奶

  • 莆田灵川镇:鹧鸪寨画卷

    东南沿海的深秋,漫山遍野的草木,不甘凋零,依然倔强而自信地表达绿色的意志。桃金娘的叶面上蒙着一层薄薄的粉末,粉末并不能遮盖坚硬的绿色;枝头上没有采摘的小果子,克制地干瘪成黑褐色,但也彼此守望,决不堕落。因山峰高耸而没有必要特别高大张扬的松树,针叶拱卫的松果,披着鳞甲,把艰难苦恨的岁月深藏心中。松树掩护下的杜鹃,在这个季节里,却仍然绽放春天的笑容,轻声细语地向到此游览的人们,讲述鹧鸪寨的故事……这里是位于灵川镇何寨边上山头的鹧鸪寨。鹧鸪寨在当地人的口语中,多称鸟子寨。大约先人在采集狩猎的生产生活中

  • 经常这样回复你的女人,铁定对你动了情,不会“假”

    第一,总是询问你的意见,她会问“觉得我今天穿的美不美?”一旦得到了你的认可和赞美就会开心到不得了总是询问你的意见,她会问“觉得我今天穿的美不美?”一旦得到了你的认可和赞美就会开心到不得了。对你动了情的女人,她在乎更多的是男人的重视或者多看一眼。俗话说,女为悦己者容,在你的面前,她会很在意自己的打扮,她害怕你一点儿都不喜欢她的穿着打扮,甚至有些讨厌。女人最害怕的一件事情,就是吸引不到自己喜欢的男人的目光。所以,一个深爱你的女人,要做对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得到你更多的关注。第二,对你动了情的女人,希望自

  • 女人想你的四种程度, 请你对坐入位!

    女人爱你多少,就会想你多少,深深浅浅可以看出她到底多爱你。到底如何判断一个女人多想你,可以看她六种程度,请你对坐入位。1、想你如风,含蓄隐晦恋爱初期,可能刚交往,彼此爱得不热烈,女人想念如风,含蓄隐晦,明明心里牵挂,却又不愿意明目张胆,所以偶尔发些思念文字,外人看不出门道,你却心知肚明。她会关注你的生活,关注你的朋友圈,关注你的朋友,几乎每次微信聊天,她必然会回复,虽然所聊之事,顾左右而言他,却处处透露想念。她不会告诉你,我很想你,恋爱关系还没到那种程度。思念如风,悄然无息,却能让你感到她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