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无删节冷宫傲妃:王爷请莫追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0:35:26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冷宫傲妃:王爷请莫追
第一章 大婚风波

战火连绵,百姓流离失所,天下一片混乱,这样的词似乎跟皇宫没有多大关系。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子车国,瑞丰十一年,皇太子宇文瑾辰大婚。举国欢庆,热闹似乎是每个人能疗伤的良药一般,人们对大红色的喜爱,仿佛高过了白骨皑皑的伤痛。

红灯笼、红丝带、红裙褥、红砖红墙,连宫女们都红着脸颊,在宫里忙忙碌碌,每个人脸上挂着喜色,不知道还以为是统统出嫁去呢。

可是,有句话说得好,凡事总免不了有人欢喜有人忧。这不,负责此次宴席宾客的永公公,站在庄璇宫大殿外一脸愁容,双手握在一起,颤抖个不停,四处打量着庄璇宫的布置,偶尔伸头去看门口,似乎在等什么人。

不多时,打外面急匆匆的跑进来一个小太监,见了永公公刚想行礼,却被他打断,急忙问道。

“可是有消息了?”

那小太监被永公公的表情吓了一跳,忙摇了摇头,不敢抬头看他。163生活网

永公公一瞬间没有站稳,差点跌坐在地上,还好那小太监眼疾手快忙接住了他。

完了完了!这皇太子大婚的日子,七皇子宇文简却不知去向,虽说平日里这七皇子就爱到处溜达,但是多派几个小太监还是能寻得到的,但是今日不知怎么的,却是如何也找不到!

永公公扶着柱子站了起身,回首示意小太监下去继续找。他只是想想炎贵妃的脸色,顿时小心脏就有些承受不住了,浑身吓出一阵冷汗。

薄暮初临,和着淡淡的金黄色,缓缓迎来了夜色。

永公公像一座望夫石一般,拉长了脑袋,在庄璇宫大殿外等消息,眼看着距离拜亲仪式越来越近,永公公再也坐不住了,忙喊来几个刚刚忙完的太监和宫女们,吩咐他们去各个宫殿和花园去寻找。

“今日,掘地三尺也要把七皇子找出来,否则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

听了这话,大家都匆匆忙忙的散开,小心翼翼的提着脑袋寻找七皇子去了。

没有人会想到七皇子去了哪里,更不会有人来白日嘈杂,夜晚冷清的浣衣局寻找。无删节冷宫傲妃:王爷请莫追免费阅读全文

往日里浣衣局到了夜晚寂静的可怕,但是今夜那细微的喘息声,在浣衣局旁边的花园,却持续了一夜。

夜色太浓重,隔着葱葱郁郁的树木深处,在一片花海里,夜色仿佛夹杂着香味,似一缕薄纱盖在少女洁白的藕臂上,发着诱惑的光芒。

衣衫慢慢被褪去,少女想要张口挣扎,却被一张温热的唇畔堵住,双手被钳制在头顶,越是扭动身体越显得愈发诱惑。

她想要挣扎却被身上的男人扣住手臂,粗重的喘息在她耳边发烫,她扭过头去,却被咬住了耳朵,不禁发出一声低吟,身上的男人似乎很满意般,嘴角勾起一丝魅惑的笑。

青丝在地面上散开,衬的皮肤愈发光滑洁白,像是珍珠的光泽,让人忍不住想要凑近了闻一闻味道,身上的男子眼中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终于落在了少女身上,随着一声嘤咛,一滴清泪流过脸颊,在月光下像一颗明珠,悄悄遗落在了漫长的夜里。

可是,少女知道他只是醉了,把自己当做是别人罢了,于是,她偷偷跑了。

后来,永公公找来时,只看到一院子的花被压倒了大半,一男子借着月光倚在一颗榕树上,迷醉着眼神,仿佛在回味着什么。163生活网他的衣服随便的挂在身上,脸上的红色还未完全褪去,而地上的几片破碎的裙踞,也仿佛在暗示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

第二章 大事不好

宫女太监们看到这番景象,自是心下了然,便开始窃窃私语起来。这可是他们大名鼎鼎的七皇子,说到什么出名?那便是风流!宫女们心里开始羡慕那个刚刚被宠幸的女子了,心里想着自己怎么没有那么好命呢?

饶是永公公见过大世面,忙干咳了一声,回头瞪了一眼八卦的宫女们,瞬间便没有了声音,这才作揖道,“七皇子,这大礼马上就要开始了,您看······”

宇文简喝了口酒,没有说话,又静静坐了许久,直到急的永公公冷汗都能浇盆花了,他才缓缓起身,离开了这人迹罕至的浣衣局。

永公公忙命人跟上,众人浩浩荡荡的离去,只留下那一地的狼藉和那悠悠难言的心事,在一阵风里无声的荡漾。

天空刚刚鱼肚白,折喜从昭阳殿刚回来,打老远便能听到沉重的叹息声,一阵一阵的,像是有无数怨念般,从屋子里散发出来。

一进门,就看到裹着被子缩在角落里,自言自语的孟萝倾。

“萝倾,大清早的你干嘛,昨晚见鬼了?”

听到有人叫我,我才缓缓回过神来,一看是好友折喜,就腾地一下从床上弹起,上前抱住了她。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折喜,你可回来了。”

折喜见我如此激动,也是十分纳闷,平时这丫头也不这样粘人,今天怎么如此反常。

“丫头,才一夜没见就如此想我了?”

我抱着折喜不撒手,头枕在她的肩上,想起昨夜的事,不知该如何开口,虽然折喜是我最好的朋友,可是如此难以启齿的事,我张了张嘴,却终究没有说出口。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折喜把我拉开,狐疑的看了我一眼,双手握住我的肩膀。

我心虚的低下头,不敢看她的眼睛,手不经意的拉了拉领口,昨日的“痕迹”还在,我怕被看到,在最好的朋友面前我也说不出口。

“你哭过了?”折喜担心的问道,手抚上我的脸,想看看我的眼睛,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我头压得更低了,话在嘴边,马上就要脱口而出的时候,管事嬷嬷突然进来,说是七皇子派永公公来,昨晚发生了大事!

七皇子?昨晚?我的脑袋一下子炸了,瞬间面无血色,难道······昨晚的事被别人看到了?我该怎么办?宫女勾引皇子可是死罪!虽然说那件事并不是我主动的,但是若是被查出来,受罪的怕是只有我自己,他毕竟是个皇子,而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宫女罢了。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折喜看我半天未动,摇了摇我的肩膀。

“萝倾你发什么呆呢,还不赶快去永巷。”

我回过神来,脸色苍白的慢慢走到床边,让折喜先去,说要整理一下再过去。

折喜看了我一眼,而后转身离去,我呆坐了良久,却怎么也想不到方法,度过这个难关,难道我就这样获罪了吗?

来到大厅时,已经密密麻麻站满了人,宫女们都在交头接耳,一个个面含喜色,我纳闷的越过人群,径直朝着折喜的方向过去。

折喜看到我,一把把我拉了过去,好一顿臭骂。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我微微扯动了下嘴角,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不知道那永公公来永巷是为了何事,更何况昨夜刚经历了那种事,现在浑身还在酸痛,能保持正常的走姿已经实属不易了。

“萝倾,你脸色这么差,等下回去要好好休息啊。”折喜一脸担心的看着我,我勉强露出一个微笑,让她安心。

第三章 审问

不多时,永公公便领着几个宫女从门口走了进来,随行的还有皇后身边的红人刘嬷嬷,听说她是打小便跟着皇后的,在这皇宫里的地位可谓是举足轻重的。

刘嬷嬷现在人群的最前面,开始打量起各色宫女,刚刚还热闹非凡的场面,瞬间变得鸦雀无声,全都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咳咳……”起先开口说话的是永公公,他清了清嗓子继续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想问问昨日晚上大家都在哪里当值,可有半途离开?”

底下的宫女们面面相觑,不明白永公公问这话的意思。

我的心脏这时候仿佛提到了嗓子眼儿,果然是昨晚的事!

“萝倾,昨晚你是不是没有当值啊?”折喜突然开口问道。

我赶紧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示意她不要乱说话,折喜探究的看了我一眼,“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我……”我支支吾吾了半天,不知该如何开口。

这时,我身边的另一个宫女岳红桐突然举起我的一个胳膊大声喊道,“昨晚,她孟萝倾没有当值!”

齐刷刷的目光都转向了我这边,我楞在原地,紧张的心仿佛快要爆炸了。

“哦~”刘嬷嬷似乎来了兴趣,慢慢的走向我。

鞋子在地上摩擦的声音,每一下都好像击打在我的心上,越来越近,越来越大……

刘嬷嬷走到我身边时,停了下来,虽然我把头压的很低,但是还是能感觉到她打量的视线,环绕在我的身上,我开始有些瑟瑟发抖,心脏仿佛要跳到嗓子眼儿。

突然,她开口问道,“昨夜你没有当值?那是去了哪里?”

“……我……”我的脑子飞速的旋转,想要找个好去处搪塞过去。

“如果有一句假话,你们知道我的手段!”刘嬷嬷说得声音不大,但在我听来却是震耳欲聋。

完了完了,这下死定了!

“……”眼看刘嬷嬷就要走到我旁边,岳红桐却突然伸手扯着我的衣袖,把我拉到人群最前面。

“孟萝倾,你最好说实话,我知道你昨夜没有当值!”

我不可置信的看向岳红桐,昨夜的事连折喜我都没说,她又是如何知道?

此刻,所有人都用看好戏的眼神扫视着我,本身皇宫便是个人情极其冷漠之地,我咬了咬牙,突然抬头说道:“奴婢昨日确实没有当值。”

永公公一脸我就知道是你的样子,“那你昨夜去了哪里?”

“我前几日偶感风寒,昨日看到尚书阁没有其他事,便偷了懒,悄悄回了房间。”

说罢,赶紧跪了下去,心情忐忑的低着头。

刘嬷嬷的眼神冷冷的扫过我的后背。

“那你昨夜可曾见过七皇子?”

听到这个名字,我的脑袋突然一片空白,只是愣愣的摇了摇头。

“真的?”刘嬷嬷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我,似乎不那么相信。

正在我不知道如何是好时,突然折喜从人群里冲了出来,跪在地上,“奴婢可以为萝倾证明,昨日我回去时她确实在房里。”

我低着头紧张的看了看折喜一眼,心中甚是感动,这个时候也只有你肯出来帮我了。

永公公眼睛里有人看不懂的精光闪烁,转而他说审也审不出个所以然来,就和刘嬷嬷商量去别的宫女住所继续审问。

不多时,永公公他们便浩浩荡荡的离开了永巷,我心口的重担像是得到了释放,立刻瘫软在地,岳红桐鄙夷的低头瞪了我一眼,心里腹诽,肯定是做了亏心事,要是让我查出来,孟萝倾你死定了!

第四章 冷宫好友

岳红桐走后,我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去扶跪在身边的折喜,担心道:“折喜你没事吧,这次真的谢谢你!”

折喜似乎并没有开心的感觉,目光沉重的盯着我,“萝倾,你从早上开始就不对劲,昨夜你也根本没有回来,你昨晚究竟去做了什么,为什么要撒谎?”

原本我不愿意想起昨夜的事,被折喜这么一问,心中突然五味陈杂,瞬间红了眼睛,身体不住的颤抖。

“折喜……我不干净……了,我该怎么办?”我抱着折喜哭的撕心裂肺,不知过了多久,折喜抚了抚我的背,安慰着“没事啊没事……”

我擦干眼泪,感动的看向折喜,你是我这一辈子最重要的朋友,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让你出事,我在心里下定了决心。

折喜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我异常坚定的脸,“你这小丫头,是不是没有吃药,刚刚还哭的跟个泪人儿似的,怎么这会儿又像个饱经风霜的老人家了?”

我吸了吸鼻子,拉着她的胳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便向着尚书阁走去。

“我昨夜去了冷宫……”

思来想去我还是决定告诉折喜昨夜的事,却刚说了一半,却被她突然打断,她用手捂住我的嘴。

“我的小姑奶奶,你小声点!”

我和折喜还有苏昕月,三人是从小到大的发小,住在同一个镇子,感情好一同入了宫。昕月从小便是一个要强的女孩,自从她入了皇宫,没有一刻不在想着如何飞上枝头,她本身也长得极美,就像她的名字,像月亮一样皎洁无暇的女孩。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遇到了七皇子宇文简,只一眼便爱的不可自拔,后来因为长相美做了他的妾,却因为一件小事,便被罚到了浣衣局做宫女,没日没夜的工作,可苦坏了她。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也告诉自己,皇家人是自己无论如何也惹不得的,一旦沾染犹如坠入万丈深渊,叫不得死不得。我和折喜小心翼翼的做人,只想本本分分熬到出宫的日子,平平淡淡的生活。

而在尚书阁工作不但悠闲,不惹人注意,偶尔还能偷懒打诨,这对我来说简直是个再好不过的工作,有很多次升调的机会,我都主动放弃了。

“你怎么又去看她了,你不要命啦!”折喜听见我去找昕月自然是不高兴的,当初昕月非要做七皇子的妾,折喜可是最反对的,这对她来说就是种背叛。

我不由得叹了口气,看了看折喜,明明心里也担心她,却一直嘴硬。

“她过得不好。”

折喜先是一怔,而后讥讽道,“活该!当初就已经劝过她了,是她自己作的怨不得别人。”

我看她要动怒,便急忙哄她,别气坏了身子。

折喜转头看了看我,“你就是为了她才一夜未归?”

我心虚的点了点头,正想着要不要继续往下说。

折喜突然非常郑重的对我说,“萝倾,我不希望你变得跟昕月一样,忘了自己是谁!”

我的脑内一下炸了,眼神复杂的别过头去。

“我不希望你再跟皇家任何一人惹上关系,你也看到了昕月的下场,已经够了!”

我听了后,受了重大打击,虽然我知道折喜说得一切都是真的,可是昨夜的事还依旧历历在目,我已经惹上了麻烦。

看到我的不自然,折喜突然拍了下我的肩膀,“还好你昨夜是去了冷宫,并没有遇到七皇子,不然就凭你这颠倒众生的小脸儿,不早就把七皇子的魂儿给勾了去。”

冷宫傲妃:王爷请莫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冷宫傲妃 或 王爷请莫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桀骜不驯,强势唐少  5章(「005」冰冷少女(一))

    原标题:桀骜不驯,强势唐少5章(「005」冰冷少女(一))小说名:桀骜不驯,强势唐少「005」冰冷少女(一)终于逃离了“魔窟”,宋晓雯着实松了一口气。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的手还被唐小龙紧紧地攥着,不由得俏脸一红,小声说道:“唐小龙同学,你可以……可以把手松开了么……”“哦……”唐小龙有些尴尬地松开了手,刚才他还处于愤怒当中,拉住宋晓雯的手,仅仅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而已。宋晓雯擦了擦脸上残留的泪水,随即对唐小龙报以一个感激的笑容:“唐小龙同学,今天真是多亏你了。要不是你,恐怕我就……我就……”说着说

  • 南风过境,你过我心4章

    原标题:南风过境,你过我心4章小说名字:南风过境,你过我心第四章死在骆北川手里她也是幸福的听见容颜的话,骆北川神色骤然愈加冷峻,嗜血一般的眼神看着地上拼命道歉的女人,一步将她拉起来。顾南风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懊悔中,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一个劲儿的忏悔着,她对不起容妈,她们顾家都对不起容妈。“顾南风!你闭嘴!”骆北川双眼通红的看着她,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原来是这样,原来当年的真相是这样,她居然还敢口口声声说爱他,爱他?这样的爱让他恶心!“额……额……”顾南风脖子被紧紧卡住,感觉下一秒就会马上窒息而

  • 念念不忘4章

    原标题:念念不忘4章小说名称:念念不忘第4章季安宁流产了“没错,是我收了钱同意捐赠的,你知道为什么吗?”季安宁的脸突然放大靠近,陆明歌能直接看到她黑漆漆的瞳孔,无法聚焦、空洞洞的盯着自己。“因为,我要让你睁着眼看着我,是怎么拿回原本属于我的东西,另外,我的眼角膜只是暂时在你眼球上保管一段时间,你要小心的用哦。”轻柔却残忍的声音让陆明歌心里一痛,耳边就听见大门外传来的脚步声。她还没反应过来,手已经被季安宁大力抓住。“你干什么?”“我说想吃小笼包,向年哥就去给我排队买去了,你说如果他进门就看到你欺负

  • 顾先生入戏太深4章

    原标题:顾先生入戏太深4章小说名字:顾先生入戏太深第4章回忆侵心再叫她下楼,是为了吃午饭。顾辰熙坐在餐厅里,握着手机,神色凌然,在看到慕清歌从楼上下来的时候,男人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眼底的戾气一瞬即逝。换掉了工作服的慕清歌不知从哪里拿了他的衬衣,宽大的挂在她娇小的身体上,两条纤细的长腿露在外面,腿根几乎快要春光乍泄。他不自觉地皱起眉头,耐着性子对电话里的人温柔的说了一句:“好了,这是爷爷的意思,以后等其他机会吧。”顾辰熙的话音很沉,像是在对哄某个女孩子。慕清歌努努嘴,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看到他倏地

  • 愿以青春献流年4章

    原标题:愿以青春献流年4章小说:愿以青春献流年第4章:怀孕入狱前,齐腰的长发被一刀剪下,变成了齐耳短发,身上的衣服换下,变成了统一的囚服,当镣铐戴上的那一刻,我才明白,我的人生……真的完了……不管你以前多光鲜亮丽,到了这里,只剩下一串编号。编号1203就成了我的代号。“1203,以后你就住在这个房间。”我的身子被后面的人一推,便推进了眼前的宿舍内。这里就像是九十年代的高中宿舍一样,几平米的房间内,放着四个上下铺。加上我寝室内一共住着八个人。“慕青春?”忽然有人张口朝我问。我下意识的点点头,我刚有

  • 情薄凉,誓不再爱4章

    原标题:情薄凉,誓不再爱4章书名:情薄凉,誓不再爱第4章剖腹取子转眼已过数月。凤知微小腹隆起,再过数日,估计就要临盆。此期间她却再未见祁烨,这样也好,凤知微想。有身孕的人多是嗜睡,刚过午时,她便觉浑身乏累。“哐!!!”凤知微刚刚躺下,便听外室一阵声响,紧接一声冷彻骨髓的低呵。“屋子里伺候的宫人,全部给朕拉出去杖毙。”凤知微一惊顾不上其他,忙起身走出内室。殿中,矮凳倒在一旁,上好的木料断裂,露出狰狞的尖刺,她下意识的看向祁烨,见其神色怒不可遏,仿佛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凤知微不明就里,“怎么?”

  • 爱你,万缕千丝4章

    原标题:爱你,万缕千丝4章小说名:爱你,万缕千丝第四章别弄死她破旧的仓库。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多少拳头落在自己身上,温如意只能抱着脑袋承受着。可那些人根本不在乎她的哭喊。她哭出来喊出来,他们就打得更凶,更狠。“温诗诗——”她瘫软在地上,身上满是轻轻紫紫的痕迹,剧烈的喘息着,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亲姐姐,现在把她关在仓库里每天找人折磨她。“我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温诗诗抓起她的头发,一巴掌一巴掌的扇过去,娇嫩的脸立刻肿了起来。嘴里弥漫着血腥的味道,温如意趴在地上,一口唾沫吐了过去:“温诗诗,你不得好死!

  • 爱恨两茫茫4章

    原标题:爱恨两茫茫4章小说书名:爱恨两茫茫第四章你就这么喜欢诬陷别人被碎片割伤了的手,鲜血不停地往外冒。孟嫣捂着伤口,错愕的看着他们:“周子遇,不是我拽的她,她的腿根本就没事,不然你看!”孟嫣凑过去想要指正,周子遇却打掉她的手,正好打在伤口上,疼的孟嫣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你还在这干什么?”周子遇低吼:“你就这么喜欢诬陷别人,做小三?”“我不是小三……”她才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啊!孟嫣惊愕,因为失血过多,眼前的东西越来越恍惚,周子遇一脸嫌弃与厌恶的表情却越来越清晰。她神情呆滞,周子遇一脸心疼的看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