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无删节婚内征服:老公如狼似虎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4:53:03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婚内征服:老公如狼似虎
第1章:我们离婚吧

“嗡嗡嗡——”

寂静的房间内震动的声音格外响亮,苏婧迷迷糊糊的把床头柜上的电话拿了过来,在看到来电显示后几乎是下意识的点了接通。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她生怕自己稍迟一秒这个电话就会被挂断。

“喂。”她太过着急,声音也显得有些急促。

接通电话后她却莫名的紧张,明明对方看不见但还是忍不住把自己的头发梳理了一下。

“我今天会回去。”低沉的男声从话筒里传出。

苏婧的心不由的一震,她在愣了数秒钟后才紧张的开口,“那,那需要我做些什么吗?你有什么想吃的或是有什么需要我准……”

“不用了。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他声音冰冷的打断苏婧的话,语气完全不像是在和自己的妻子对话。

他是她的丈夫,但他从来对她都是这种态度,她已经习惯了。

“西决……”苏婧的手抚上自己的小腹,她咬了咬下唇还是决定告诉他,“我,我可能……”

“忙,挂了。”

紧接着是挂断电话后的忙音。

她握着电话,笑的苍凉将后半句话讲出:“我可能怀孕了。”

他们结婚三年,她和他的家人住在一起,而她的丈夫荣西决却一个人住在华庭的别墅区。他们结婚三年唯一一次的同房还是在一个多月以前,他那晚喝多了被人送回到荣家大宅,只怕他根本就不记得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吧。网站163shenghuo.com

苏婧越发觉得自己在这个家太过多余,但偏偏多余的她却怀孕了。

不知道她如果突然告诉他,她怀孕了他会有怎么样的反应?

苏婧摇摇头,逼迫自己不去想这些事情。荣西决对她怎样都没有关系,至少他已经娶了她,她也实现了从小的愿望嫁给了他,只要这样就可以了。

她从床上爬起来下了楼,开始准备早饭的食材,犹豫许久还是没忍住早早的就做了早餐,她害怕荣西决回来太早而她的早饭还没有做好。

她在厨房不停歇的忙了两个多小时,目送荣家的每一个人出门离开,可一直到了傍晚也不见荣西决回来。

她整理着餐桌,不时的往门口看去。

“苏婧啊,瞅什么呢?西决要回来了不成?”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林陶然睨了她一眼,说道。163生活网

“恩。”

苏婧漫不经心的回答引起林陶然的不悦:“你说说你这人,成天都不知道叫人。我虽然不是西决的亲妈,但你和我说话连个称呼都没有?”

苏婧压低了头继续收拾餐桌,她嫁进荣家三年和林陶然打交道最多,她每次挑她毛病的时候她都不讲话,等林陶然骂完也就过去了,如果她回嘴反而更没完没了了。

“我跟你说话呢,你哑巴了?”林陶然见苏婧不搭理自己立刻就把音量提高了几个分贝。

“你嫁进来三年,西决几乎不回来住,你自己就没有反省过到底是为了什么?”林陶然走近,上下打量着苏婧,厌恶的出声:“一无是处!如果荣西决不是为了攀附你们苏家的势利,你觉得荣西决会娶你?”

苏婧的手在身下握成了拳头,她强压下怒气并不打算理会林陶然。

屋子里的佣人都悄悄打量了一眼苏婧,满是同情的眼神。

苏婧不说话林陶然就更加有气势了,“你倒也真会装!平常都睡到中午才起床,怎么今天知道荣西决要回来了就开始装做贤妻了?”

苏婧秀眉微蹙依旧不答话。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

她怀孕这一事她谁也没有告诉,她想先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荣西决。最近也确实起床很晚,困得很,大概是怀了孕的原因吧。

“你啊,早晚有一天会被荣西决一脚踹开!荣西决不是你能驾驭得了的男人,你也不是什么好鸟,事实上你们俩还挺搭配。”

林陶然说完捂嘴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正在林陶然笑的开怀时,一旁的佣人却突然行了个佣人礼:“少爷,您回来了。”

林陶然在听到这句话后,霎时整个脸都变了色。

她缓缓转头看向门口,在看到站在门口的荣西决时整张脸由绿转白,紧接着快速的回神上了楼。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苏婧看了眼灰溜溜逃跑的林陶然一眼,这才向着站在门口的男人走来。

“回来了?累不累?饿不饿?”她走过去,主动帮他脱外套,这是她做妻子的本分,荣西决虽然基本不回家,可每次回家苏婧都会把他照顾的无微不至。

荣西决站在门口一动也不动,他面无表情让人看不出是喜是怒。

苏婧帮他脱外套,他这次也没有配合的抬手,虽然往日也不太喜欢他帮他,但也不会拒绝,可今日苏婧能感觉得到气氛有些怪。

“怎么了?”她微昂首看着他英俊非常的侧脸,小心翼翼的揣测他的心思:“太累了吗?上楼吧,我帮你把热水放好你泡个澡放松一下?”

他仍是没有答话,甚至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良久他才迈开步子往楼上走去:“回房间,我有话要对你说。”

苏婧望着荣西决的背影莫名的感到紧张,不知怎的她今天自从荣西决打给他电话之后就变得焦灼不安,与往日期盼他回家的紧张喜悦感完全不同。

苏婧在楼下踌躇许久,最后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了楼。

房门未关,他正站在落地窗前背对着她。

他身材颀长,面貌又完美到令人惊叹,这样一个完美的男人竟然是她丈夫?她时常会觉得这不真实,但又忍不住心里的雀跃和自豪感。

“西决,我专门给你留了点晚饭,你先吃点吧,都是你爱吃的。”她端着托盘走了进来。

荣西决在听到她的声音后快速转过身来,望着她那张眉清目秀的脸,道:“有一件事我考虑很久了,今天已经做好了决定。”

苏婧故意躲过他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笑着靠近:“还是先吃饭吧。”

她笑容里夹杂着一份尴尬,她想要躲开荣西决的话题。

他突然大步向她走来,沉稳的步伐中太过坚硬透漏出一丝怒气。

苏婧连忙把托盘放下,慌不择路的转身离开:“你先吃晚饭,我去给你倒杯水。”

她慌张的想要逃脱,他却不给她留有半点机会:“我们离婚吧。”

霎时间整个空间似乎都被凝固了,苏婧背对着荣西决毫无动作。

她站在原地愣了几秒钟之后,又假装没有听到快速往外走,“我去楼下拿点东西。”

第2章:遣散费

一出生苏婧才发现自己伪装的一点也不好,她就连声音都在颤抖,迈出去的步子却也跌跌撞撞的走不稳。

“离婚协议书也已经准备好了,该给你的我都会给你,算是补偿了你这三年的时间。”伴随着他声音的是那份协议书被放在了桌子上的声音。

苏婧想要抬脚离开,可她的脚跟好似连在了地上却怎么也抬不动腿。

她知道,不管她是装作没有听到还是安然的接受他都会和她离婚,他从来都是这样,只要是他下定了决心要做的事,那么就一定会做到。

三年前他突然来到苏家,态度坚定的说要娶她,她欣喜不已以为自己心心念念盼着的人难不成是看穿了她暗恋的心思,所以才要娶她不成?可在新婚第一天她才知道,原来他娶她不过是为了想要依靠苏家的势力迅速在A市崛起而已。

即使知道是这样的原因,但她也从来无怨无悔,她甘愿嫁给他,甘愿做他事业上的垫脚石。她曾经也有想过,等哪一天他足够强大了,他会不会和她离婚?她曾安慰自己会在这三年里和他产生感情,可他却连半点机会都不留给她,她更没想到他提出离婚的时间会这么早。

苏婧背对着他,良久才说道:“能,能在考虑……”

“我已经决定好了,你签字就行。”她一开口他就满脸不耐烦的打断,“一千万的遣散费,东城价值六百万的新房也给你。”

遣散费?

苏婧觉得可笑,但她还是不大相信荣西决会这样说。

她转过身,直视比她高了足足一头的男人说道:“遣散费?”

他们是雇佣关系吗?为什么要说是遣散费?用这个词未免也太悲哀了一点。

“结婚当天我就已经告诉了你我娶你的原因,这场婚姻本就是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现在这三年的雇佣费用我一次性给你,算是两清。”她面前高大而又英俊的男人直视她,一双深邃的黑眸仿佛能将人吸进去一般,说出的话冰冷无情,毫无温度。

“雇佣费用?”苏婧呢喃出声,募的她却笑了,“也是,我们本来就是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

她笑的让人疼惜,但荣西决却全然没有半点反应。

她一步步走向他,在他身旁的沙发里坐了下来,将那份合约拿在手中仔细的翻阅。

看到她正在仔细的翻阅离婚协议书,荣西决也松了口气坐了下来,“条约写的都很清楚,你还想要什么可以直接提出来,我在给你。”

感觉到他因为自己答应以后松了口气,苏婧唇角嘲弄的笑容更加深。

她没有答话,而是低下头把那几条给她财产的协议划掉,然后快速的签上自己的名字。

“遣散费就不用了,离婚协议书正式生效。”她笑着将那份协议推到他面前。

荣西决瞥了一眼被划掉的那几条财产分割,他眉梢微挑,完全没料到苏婧会什么都不要。

“你确定?”他不大相信的望着已经站起身的苏婧询问。

苏婧径直走到衣柜前,背对着他这才回答,“苏家还没有缺钱缺到这种地步,既然三年前我是心甘情愿的嫁给你,那么这笔遣散费我自然也是不会收的。”

如果她收了,那么他们之间的这三年不就真的成了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吗?

她不要,她宁愿放弃掉一切自我安慰的留一个三年夫妻情分而非雇佣关系。

荣西决坐在沙发里看着她收拾东西,没有在说什么。

她将柜子里的衣服都叠整齐了放进行李箱里,又把自己琐碎的一些小东西收好。

她的动作很慢,她故意这么慢,她还想要在这里多待一会儿。虽然这个房间几乎都是她一个人在住,但她住了三年了,从刚开始的不习惯到现在的喜欢,她对这里的一切都很舍不得。可即使她动作再怎么慢,也终究有收拾好的时候。

她拖着行李箱站起身,什么也没说甚至连看也不看他一眼便要转身离开。

“我送你吧。”一直等着她收拾的荣西决突然出声。

“不用了,坐车回家的钱我还是有的。”她故意说话讽刺他,每次她感到害怕的时候总是会竖起全身的刺来保护自己,可每次她也总会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

苏婧拖着行李箱下楼,行李箱很大她一个人抬起来很吃力,下楼乒乒乓乓的声响将荣家的人吸引出来。

“小婧这么晚了去哪呢?”荣凌穿着居家服从楼梯上探出半个身子询问。

苏婧昂首看向荣西决的父亲,扬起笑容道:“荣叔叔您快休息吧,不早了。”

“小婧啊你怎么了?你这是要去哪?”她喊得那一声荣叔叔让荣凌感到震惊,他连忙追下楼但却被林陶然给拦住了。

苏婧继续抬着自己的行李往楼下走。

三年前刚嫁进荣家的时候,她锻炼了很多次才把一声“爸”喊出口。整个荣家她和荣西决的父亲荣凌算是关系要好一点的,现在突然改了口离开,她还是有许多的不舍得。

苏婧艰难的走下楼,拖着行李在一众佣人疑惑的注视下离开。

坐在房间里的荣西决把刚才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但他面上却仍是没有半点动容。

原本就空的房间现在苏婧把她那些东西拿走了显得更是空落落的,望着偌大的房间荣西决却莫名的感到烦躁。

他原本以为苏婧会好一阵烦他,求他不要离婚,他为这事烦恼了许久,可谁成想她却是这么干脆。她这么干脆的一口答应,反而让他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感觉,那种感觉很奇怪,烦闷的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三年以来,他在这个房间待了不超过五个晚上。和苏婧更是没有发生任何性关系,他们甚至连见面都很少,但是为什么他现在没有觉得轻松,反而会想起新婚之夜他迫不得已和她一起睡在那张床上时的情形。为什么他会想起这三年里,苏婧在下班之余会赶到华庭别墅亲自为他打理房间。

荣西决越想越烦躁,但脑海里就是不断的有苏婧的身影闪过。

他急躁的站起身一脚踹在圆木桌上,可内心的那份悸动仍是没有消散。

苏婧回到苏家时已是深夜,整个苏家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已经睡下。

第3章:净身出户

她轻手轻脚的拖着行李上楼,但奈何楼梯实在太多她干脆就把行李丢在楼梯旁,独自一人上了楼。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她整个人都像泄了气的气球,完全没有半点力气。

她趴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脑海里不断闪现出这三年里在荣家生活的场景,更多的都是和荣西决有关。

小时候她被人推进水池,如果荣西决没有伸手救她的话,那么可能她也就不会喜欢上荣西决了吧,如果是这样的话或许她也就不会和荣西决结婚,那么也就不会有现在的事。

可一切都只是如果,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更糟糕的是她现在还怀孕了。

想到怀孕,苏婧的唇畔掀起嘲讽的笑。

如果她当时拿孩子做筹码求荣西决不离婚的话,只怕他会立刻拖着她去医院把孩子给打掉。

她还没有傻到会认为,一个对她毫无感情的人会因为还未出世的孩子,就继续以夫妻的名义和她生活下去。

荣西决不是会那样做的人,她也不想低贱到拿孩子绑住他,那样的生活未免太悲哀。

苏婧一夜无眠,直到天边泛起鱼肚白时她才半眯眸子浅睡了过去。

哐当——

清晨,她的房门被人突然推开,紧接着粗犷的男声在耳边响起:“你回来做什么?怎么带回来这么多行李?”

苏婧困得紧,根本不想睁开眼,她继续闭着眼睡觉回答父亲的问话,“恩,我和荣西决离婚了。”

苏远在愣了数秒钟之后,勃然大怒:“什么离婚了?怎么就离婚了?你给我滚起来说清楚!”

她身上的被子被苏远一把扯掉扔在了地上,感觉到凉意的苏婧立刻睁开眼睛看向来人。

“给我滚起来!我在楼下等你,马上给我下来!”苏远愤怒的大吼,说完也不等苏婧反应便下了楼,边走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的不停。

苏婧叹了口气,她料到会是这种情况。

她从床上爬起来,拿了一件薄外套披上后便下了楼。

父亲苏远,后妈林雅梨,还有同父异母的妹妹苏烟也都在场。

她还未走下楼梯,苏远就忍不住大骂了起来:“你说,你和荣西决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你们两个谁提出的离婚?”

苏婧只是低着头看路,还未来得及开口一旁的林雅梨就先出了声:“是啊,这之前也没有半点动静,怎么说离婚就离婚了?这也太突然了吧,突然的让人有些怀疑了。”

林雅梨的话让苏远也琢磨了起来,好一会儿后才开口,道:“是荣西决提出的离婚对不对?”他想到三年前荣西决来苏家提亲时,苏婧已经是迫不及待的求他让她嫁给她,那么苏婧就绝对不可能提出离婚,他看得出来女儿对荣西决的心思。

苏婧走下楼梯,站在一侧望着父亲这才回答,“是谁提出的离婚又有什么关系,反正现在已经是离了。”

苏婧望着父亲有些失望,她已经够伤心难过得了,为什么父亲不是先安慰她,反而是追问离婚的原因,这重要吗?对她来说一点也不重要。

苏远叹了口气,也不再说什么,突然他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连忙询问,“那财产呢?你们的财产是怎么分割的?荣西决和你结婚的这三年里事业可是蒸蒸日上,只怕现在手里的资产比我苏家还要多上几倍!”

提到荣西决在这三年里的成绩苏远便眯起眸子沉思了起来,算他没看错人,当年荣西要娶苏婧时他就觉得这个人一定大有所为,没想到荣西决远比他想象的本领还要大,仅仅三年不但在A市扎紧了脚跟,还把荣氏集团做到了最大,分公司都在国外开了好几个。

苏婧压低了头不答话,她的气势一下子就没有了。

坐在一旁的林雅梨母女对视一笑,苏烟更是笑的轻蔑,“姐姐,你该不会是净身出户吧?”

苏远在听到‘净身出户’几个字时,身躯一震,目光清冷的睨向苏婧,“是不是?”

“是的。”苏婧毫不避讳的看向父亲,点了点头。

苏远在得到苏婧的回答后,面无表情的直视她,数秒钟之后才勃然大怒,“你这个不孝女!你竟然净身出户!”

苏远气的‘腾’的一下站起身,一大步就迈到了苏婧的面前,“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荣家的事?不然你为什么会是净身出户?”

“他有给钱,是我自己不要的。”她直视父亲的一双寒眸,毫不畏惧,语气更是清冷无比。

她对这个家本就没有半点感情,父亲对她的质疑她也早已经习惯了,这个家里的人从来都是认为,她是卑贱的。

书院气的伸出手想要打苏婧,但最后还是忍住了,他压着怒气冷声询问,“给了多少?”

她不想和他们再多做纠缠,所以如实回答,“一千六百万。”

苏远怒不可遏,收回举高了的巴掌往后退了几步,毫无力气的跌坐在沙发里,“一千六百万?他打发要饭的?”

看到苏远这种态度,林雅梨连忙煽风点火,“荣氏集团现在780亿的价值,公司虽然还是属于荣家的,但荣西决的手里最少得有数十个亿,这些又都是在他们婚后赚来的,离了婚就得平分啊!一千六百万确实……”

林雅梨欲言又止,没有说出口的后半句话傻子也能对比得出来。

一旁的苏烟听得极其认真,她盘算许久后扯了扯林雅梨的手臂,道:“妈,现在荣西决这么有钱?”

三年前荣西决刚回国不久,听说他的小公司也不过只值300万市值,才三年这数字也翻得太可怕了……

林雅梨这会儿哪顾得上女儿说什么。她看了一眼苏远苏婧父女俩,继续道:“不过既然已经离了,又是小婧自己不要的,那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凭什么!我女儿在他荣家做牛做马了三年竟然一分钱都不给就想离婚?做梦!就算是雇个保姆让人走了也得有个辛苦的遣散费!”

苏远的这句话如针一般狠狠地刺进苏婧的心,不管是荣西决还是父亲,他们在三年前做的决定都是想要依靠着她,从她身上谋取一些利润。

她也不过是个棋子而已。

纵然是早就知道了他们的目的,可荣西决这么说也就算了,可他是她的父亲啊。

第4章:把离婚证撤了

她从小和父亲就没什么感情,她以为她早已经心凉不在乎了,可现在听到父亲说出这种话,心口却是钻心的疼。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会为她着想,没有一个人会考虑她的感受。

苏婧唇角勾起让人疼惜的笑,她转身就要走,但却被父亲一把抓住了手腕,“我们现在就去荣家问个清楚!我看他们敢让你净身出户!”

苏婧反感的想要挣脱父亲的钳制,但她却是怎么也挣脱不掉。

一旁的林雅梨看了一眼,连忙走过来劝解,“阿远,你就别逼孩子了。小婧心里一定也不好受,这件事就晚晚再说吧。”

“别在这里假惺惺的!”苏婧挣脱不开父亲的手,林雅梨又插这么一嘴就更是让她恼火了。

“你再给我说一遍?她是你妈,你居然敢这么和她讲话?”苏远本就怒火中烧现在被苏婧激的更是看仇人一般瞪着她。

苏婧不耐烦的轻吼,“你放开,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处理,不用你管。”

“不用我管?不用我管你是怎么长大的?你哪件事不是老子我操心的?反而你呢,你在这个家里起到了什么作用?一天天的就只会作死家里人!”

苏远越说越气愤,提到这里他也忍不住继续讲了下去,“我告诉你苏婧,如果不是你我老爹能死掉?你算是害死了你爷爷的凶手!”

提到爷爷,苏婧的心更是被狠狠捅了一刀。

她脑海中立刻便浮现出爷爷的面容,年幼时母亲被逼无奈离婚之后就离开了这个家,在那之后她一直都跟随在爷爷身边,两人相依为命,可没过多久爷爷却去世了。

在她哭着求爷爷回来的时候,全家人却把责任推到了她的身上,认为是她没有及时发现爷爷病情发作导致爷爷去世。

当时她只有六岁,无助的哭诉没人疼惜,一方面还要被所有人指着骂她畜牲不如,所有的一切罪名都落在了她的头上,六岁的小女孩儿就是罪不可赦的恶人。

想到爷爷,苏婧立刻就红了眼睛,她想念爷爷更是因为想到了六岁时被扣上的可怕罪名。

“放开!”她第一次这么大声的冲着父亲吼。

泪水早已经模糊了视线,她强硬的挣脱掉父亲的束缚,转身便逃也似的往外跑去。

每次提到这件事情她都很害怕,害怕到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眼泪让眼前的景象变得模糊不清,她刚跑到门口却撞入了一个高大的男人怀抱。

苏婧条件反射的抬头看向来人,眼睛里氲氤的雾气让她看不清那人的面貌,但从轮廓上苏婧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来人。

她连忙从他怀中退了出去,错过身就想要逃离。

她不想已经离了婚了,现在再被他看到她这么狼狈的模样。

苏婧刚迈出脚步但却被荣西决扣住了手腕,“你去哪?”

他声音低沉,夹杂着一丝疼惜和温暖,这份错觉让苏婧快速抬头看向他,她想知道到底是错觉还是真实的。

但在她抬起头看到他那张仍是面无表情的脸时,苏婧才更加的觉得自己太过可笑。

他们明明都已经离婚了,他就连离婚也都丝毫没有半点不舍,又怎么会对伤心流泪的前妻保有一丝怜悯。

“你的行李落下了一份。”荣西决一手握着她的手腕,另一只手将她落在荣家大宅的箱子提了过来。

苏婧昂首望着他那张脸,心里竟然激起一股暖流。明明他只是无情到不想在荣家看到她的一点东西才送来的,可为什么她会觉得他说话的态度和他温热的手掌会那么温暖,温暖到她想被他一直握着手腕。

苏婧,你已经缺爱到了这种地步吗?

她唇角勾起自嘲的笑,直视他深邃的黑眸,道:“麻烦你跑一趟了,慢走不送。”

荣西决望着她那张泪流不止的脸,心里竟然泛起了一阵莫名的感觉,带着一丝懊恼竟然还有一份……疼惜。

她那双漂亮的眼睛此刻红的像是小兔子的眼睛,泪珠打湿了睫毛,整个眼眶里都氲氤着水雾,唇角勾着的嘲弄笑容更是让人心里莫名的泛酸。

“你……”

他刚开口,就被走出来的苏远打断,“西决啊,你怎么来了?快进屋吧。”

苏远在看到荣西决后,整个态度和刚才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不管是口气还是表情上都没有丝毫的恼怒,明明他刚才提到荣西决还咬牙切齿,现在见到他人了态度却完全就不一样了。

荣西决还在和苏婧僵持着,甚至他连头都不动一下,对苏远的存在根本就当做了空气。

“西决?”苏远尴尬的又唤了一声。

荣西决这才有了些反应,“我来送行李的,我和苏婧已经离婚了。”

他说这话时是看着苏婧说的,他是在告诉苏远同时也是在告诉苏婧。

苏远虽然早就已经知道了他们离婚的消息,但他现在挂着笑脸和荣西决说话却得到了这样的回应,委实让他心里不大舒服,但他还是不敢直接和荣西决作对,踌躇一番后,他继续面挂笑容带着讨好询问,“怎么就和小婧离婚了呢?两口子吵架很正常的,别动不动就离婚啊,有什么事好好说不就行了,都这么大了就别闹了,赶紧去民政局把离婚证撤了!”

“我们已经离婚了。”荣西决转过头,直视苏远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告诉他。

苏婧趁荣西决和苏远对话的空档连忙从荣西决的手中挣脱,荣西决感觉到手里空了便回头看了一眼,但也仅仅是一眼便收回了视线,现在苏婧做什么和他无关,他又为什么要多事。

苏婧快步的往外走,身后父亲还在和荣西决交谈中。

她不愿意听到他们的对话,脚步走的更急了,眼泪却在听到他们态度决绝的对话时更加汹涌的往下落。

在她走到苏家大门时,她却突然眼前一黑,昏厥了过去。

别墅内人来人往,聚集了A市所有的权贵子弟,来者非富即贵皆是A市有头有脸的人物。

六岁的小姑娘坐在花池边,撑着下巴看泳池里同岁的孩子们在水里嬉戏。她衣着普通与这些身穿名牌的孩子们比起来显得平庸了许多。

小女孩儿模样眉清目秀,五官虽没有那么精致但却也可爱,模样十分讨喜。她看着在水中嬉戏的小朋友们,眼眸中流露出羡艳,她也想要到泳池里玩耍,可她没有泳衣。

婚内征服:老公如狼似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婚内征服 或 老公如狼似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蓝田灯笼别样红!今年你舅给你送灯笼了吗?

    蓝田正月有种节日叫外甥打灯笼每年正月在蓝田的大街小巷或集市或者每个路口的边上都会看到灯笼的摊点当看到这些个景象时就说明年快要过完啦在蓝田甚至整个关中地区有句歇后语:“外甥打灯笼——照舅(着旧),过年了,舅舅要给外甥买一个新灯笼。无论是多穷的人家,年礼可以没有,但外甥的灯没有是不行的,这叫娘家人给闺女“抬点儿”,婆家也会怪这个理儿。灯笼的品种很多,有四角八角、圆形的,有鱼灯、荷花灯,有内壁上画着人物花草的彩灯。天一黑不用人打招呼,孩子们就自动组合成一队,越走人越多,打着灯围胡同转,一边转一边唱:“

  • 说不定你家就有!这种旧书现在一本就值11万元!甚至还有价值100万...

    连环画想必大家小时候都看过家中也难免都会有些旧书大家往往会在大扫除或者搬家时将堆放的旧书直接当做废品价格给卖掉了安徽省全国连环画交流会上,广西藏友林先生的两本《胸怀朝阳战烈火》连环画最终以11万元的高价被藏友收入囊中。而当时的原价,仅仅需要2毛——3毛钱。参加此次交流会的江西连环画爱好者联谊会会长万运浩告诉记者,一本连环画的价值取决于连环画的题材、印量、印制和装订等。“任何一本连环画上出现任何装订或包装上的瑕疵,都会影响它的价值。”据介绍,连环画(也称小人书)收藏通常以不同历史时期的版本进行分类

  • 颜王词序

    简介颜王词序2005年06月08日出生于山东烟台的一个13岁的另类麦手代表作品:纯挑,挑音的时代,挑音串烧中文名:不想说艺名:13岁的颜王词序国籍:中国汉族星座:金牛座身高:150cm体重:50kg出生地:日本东京出生日期:2005年06月08日全网搜索:颜王词序签约公司:逸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在晋南黄河岸畔领略古朴厚重的民俗风情“扎马角”,感受浓浓的年味

    2018年2月19日,农历正月初四。山西临猗孙吉镇师家村,一年一度的民间社火闹开了。其中,“扎马角”节目必不可少。每到元宵节前后,在山西晋南临猗县的黄河岸畔,若干个自然村(屈村、师家、南赵、北赵、安昌、蔡村、薛公等)至今仍保留着一种极为血腥和疯狂的社火表演节目:“扎马角”。“扎马角”简单的说,就是用近乎筷子粗的金属钢钎从嘴中向脸颊的某一侧刺出,从事这样活动的人称之为“马角”。当日,许多村民都喜欢和乐此不疲的“斗马角”。“斗马角”就是去摸马角的屁股,被激怒的马角表演者会用手里的鞭子抽打摸马角屁股的

  • 中国樵夫:认清形势 抓住机会 消灾免祸 有所收获

    人只有认清形势抓住相应的机会才能使自己消灾免祸有所收获一个人要把握好自己的命运,定要做到“审时度势”,审天下之时,度天下之势。所谓天下之时,就是天下大势的运动趋向;所谓天下之势,就是推动天下大势的各种力道。把握时势,就是弄潮。天下时势,扑朔迷离,神鬼莫测,瞬息万变。圣人知时识势,因而治世;奸贼逆时生势,因而乱世。---鬼谷子《审时度势》。所谓“时”,就是天下大势的运动趋向。如果把天下比做大海,风向是时,因风而动的潮流是“势”。如果世间没有可以利用的重大矛盾而形成“势”,那么就深深地隐藏以等待时机

  • 年初五不破不立!@所有贵州人,新的一年从今天开始啦~

    提示:↑即可关注今天是正月初五俗称“破五”所谓“不破不立”你是否做好告别过去、迎接明天的准备了呢~旧时,春节期间民间有很多禁忌如不得用生米做饭、妇女不能动针线、不能打扫卫生、不能打碎东西等在过了初五之后这些禁忌即告解除故而称此日为“破五”正月初五也有“送年”的意思过了这一天一切都要恢复到节前的状态了正月初五还是民间“迎财神”的日子为争利市,图吉利每到正月初五零时零分人们就打开大门和窗户燃香放爆竹、点烟花向财神表示欢迎接过财神大家还要吃路头酒往往吃到天亮大家祈愿财神爷把金银财宝带到家里在新的一年里

  • 正定常山战鼓——千年鼓点里的传承!

    常山战鼓历史悠久,早在战国时期已具雏型,至明代已盛行于民间,石家庄市正定县是历史上“常山郡”所在地,故称其为“常山战鼓”。每逢春节,常山战鼓必参加县、市举行的民间花会表演,省、市、县各项重大庆祝活动也常来大显身手。春节期间,带着家人、朋友来到正定,领略赵子龙的大将之风,在庙前感受常山战鼓的虎虎雄风,让自己和家人在新的一年里更加精神抖擞地迎接新生活。常山战鼓发源地河北省正定县原名真定,系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河北省民间艺术之乡。自晋至清末以来一直都是郡、州、路、府的治所,是古代冀中冀南一带的经济文化

  • 一组动图告诉你:姑娘为什么一定要减肥!

    身材,真的很重要吗?当然重要这人一胖啊无论做什么事都能感受到来自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玩个滑滑梯硬是被胯卡出去▼坐个摇摇鸭硬是给人家拔出来▼就连坐在路边的石墩上,竟也能给人家怼回地底下。▼稍微一用力,屁股就开花艾玛这画面太炸裂了!▼翻个跟头就跟地震了一样姑娘,你真的应该瘦一下了!▼当然,该控制自己体重的不应该只有姑娘你看这个男人跳个水就能制造一场冲击波▼跑步作弊也只能是倒数第一▼偶尔装装逼却反被装逼伤▼千万不要和胖子玩这个,绝对能把你弹飞咯!▼千万不要和胖子出去划船,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肚子一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