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无删节一纸婚约,难得君心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5:03:19 来源:网络 [ ]

小说:一纸婚约,难得君心

第一章 你来的太不是时候了

许多偏激的词语不断地蹦进时念离的耳朵里,嘲笑小丑一般存在的她。阅读163shenghuo.com

手停在小腹处,目光停滞。

转念,觉得自己现在的动作有些许的可笑,时念离勾了勾唇。

“她想离开穆家?穆家是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既然她想离开,那我就成全她!!“房间里的男子似是愤怒的摔了电话,时念离石英钟摆一般不断晃动的心情,尘埃落定的停止在了这一刻。

下一刻,逃似的转身想要离开。

只是,穆青檀踢开书房的门,一把将时念离钳制。

扣住她下巴的手不带半丝怜悯的握紧,指关节处尽是青白颜色。

“时念离,你是想逃吗?”

穆青檀咄咄逼人的身体形成一堵墙,时念离则被困在了墙角,无路可遁。说明163shenghuo.com

见到时念离这样依旧是无动于衷,愠色,染上了他半眯的凤眸,语气中满是狠戾道,“你听到了吗?我会成全你的。”似是玩味的话语在时念离的耳边轻绽开,说完这话的男子扬起了嘴角,“你就这样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啊?!时念离!”

时念离目光沉了沉,并不看穆青檀,这个俊美如斯的男人,她怕他的目光,将她的心绪全都读懂,“合约上的三年之约已经到了,穆青檀,你就算不成全我,也由不得你。”

三年,婚姻只是一场荒诞的梦,三年梦醒,恐怖的梦魇也会随之离去。

或许这一刻的离开,便是对她跟她孩子的救赎。

时念离的手指在小腹处紧扣,接受着穆青檀越来越冷的呼吸以及目光注视。

“呵,想离开,行,做完手术之后我自然会放你离开的。”他缓缓呵气,温热的挑逗着时念离粉嫩的耳畔,刺激着上面的每一根神经,褐色的瞳孔涣散的定位在时念离手指上的钻戒之上,嘴角轻扬,“并且,你还会得到你想要的补偿,时念离,够你跟你那病秧子弟弟一辈子衣食无忧了。原文163shenghuo.com

“你想要干什么?!”时念离全身的肌肤瞬间紧绷,警惕抬头盯着穆青檀,却在穆青檀那双狭长的眸中看出了不屑,双手不由得集结,紧扣,咬紧牙齿问道,“你说的什么手术?!”出于母亲对孩子保护的天性,时念离已经在心里做出了最坏的打算。

难道穆青檀已经知道了孩子的存在?难道他想要————

这是一个恶魔一样的男人,时念离不知道他到底想要什么。

“雯儿需要你的子宫,时念离,你一时是我穆青檀的女人,一辈子就是我穆青檀的女人,就算你从穆家离开,我也是不会允许你的子宫去孕育别人的孩子的。”穆青檀玩笑一般的玩弄着时念离耳边的碎发,完全不在乎已经目瞪口呆的时念离,继续跟她耳语道,“正巧雯儿需要进行子宫移植才能怀孕,所以,我就替你签下了子宫捐献协议。”

好巧,需要她的子宫让小三怀孕,原来是这样!时念离的心,滴落出了殷红的血。

“你混蛋!”时念离怒了,红着眼眶打断穆青檀的话,身体已经忍不住的颤抖,“你凭什么!!”

“我是你的丈夫,至少在我签下了协议的时候,还是你的丈夫。”穆青檀笑了,很是开心的勾起嘴唇,穿着纯棉居家运动衫的他这样笑着,迎着阳光,就好像眼睛角落里都藏满了星星一样,只是,时念离看着这样明媚的笑容,身心都觉得被刺骨的寒冷入侵了。163生活网

“时念离,你不是要跟那个男人离开么?既然要走,总是要给我留点纪念的不是?”

想要挣扎,却被穆青檀死死扣住。

“你没有资格,叶雯不能生育不关我的事情,就算是你签了协议也没用,穆青檀,我是不会捐出子宫的,除非————”

“除非你死,是吗?”穆青檀笑了,还是那样不愠不火明媚至极的笑容,只是,笑容突转,声音快速冷下数度,“那我还真是有点期待那天。”

期待她死吗?穆青檀眼里出现了复杂的神色。

期待她死吗?看着穆青檀的笑,时念离的心口好像是被狠狠的撕下了一块跳动的肌肉一般,没有跳动,很痛很痛。

惨白着脸的时念离快速将穆青檀禁锢住她的双手推开,跌跌撞撞的上了楼。

下了一天一宿的暴雨,时念离在床上躺了一天一夜。

闭上眼睛,眼前浮现的便是穆青檀说着要让自己将子宫捐献出去的无所谓的神情。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他面容清俊优雅,与那样高冷的表情配极了。

第二章 参加叶雯的庆功宴

时念离不想再想,便从床榻上爬起,走到阳台边上,她将门打了开来,雨倾泻进来。

湿湿凉凉的雨水落在时念离身上,她没有闪开,只是顷刻间,她浑身就被雨水打湿了。

湿漉漉的丝绸睡衣沾了水,贴在本就瘦弱的身体上,清瘦的身子越显娇弱,一阵风吹来,夹杂着这个季节的水汽,时念离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

向前走了几步,看了看脚下的世界。

这里是别墅的四楼,从这里跳下去,就算是不死,也能摔个半残。

叶雯曾经就从四楼跳下去,下半身严重损伤,导致这辈子不能再怀孕。无删节一纸婚约,难得君心免费阅读全文

那一次,是时念离跟穆青檀婚礼当晚,时念离高烧不退,穆青檀在医院守着叶雯一整夜。

现在看看脚下的世界,时念离笑了,再往前走几步,就是几步,她就可以解脱了不是?!就算是不死,摔成了残废穆青檀也就不会再缠着她了不是?

漫天遍地的雨声充斥着她的大脑,她的脚踩上了没有护栏的台阶。

“爱上了,看见你,如何不懂谦卑。去讲心中理想,不会俗气,也许一生太短陪着你,情感有若行李,仍然沉重,待我整理。。。。。。”

房间里突然响起的电话声重重的抨击了一下时念离的思绪,那支手机,那首歌,终于来了呢!

如果她死了,她弟弟怎么办?她对得起腹中刚刚从生命的起跑线起步的孩子吗?这样残忍的将他扼杀在生命的起点,她还算是母亲么?!还有父母的血海深仇,爷爷的冤屈尚未洗净,自己这一生便要这样草草结束吗?!

她死了,便真的能够摆脱这一切的苦难了吗?

那个只手遮天的男人,会放过她留在世界上的亲人吗?他会怎样折磨她的弟弟,以及那些与她有些千丝万缕的关联的人?

要是不能死,残废了,他这样恨她,会这样轻易的放过她吗?答案是不!他会折磨她,更加残忍的折磨她!

想到这里,时念离忍不住的后退,惶恐的退到房间里,重重的关上了阳台的门。

理清楚一切的后果之后的时念离反而变得平静了,目光平和的看着那依旧亮着的手机。

是一条短信。

时念离走上前拿起手机,打开短信看着上面那短短的几行字。

“今晚八点,金茂洲际酒店,叶雯庆功会,穿我送来的衣服。”

是穆青檀发来的短信,这个手机上面唯一的联系人。

时念离看完短信,捏着手机发愣的片刻,佣人已经将衣服拖着送了进来。

“夫人,司机小陶晓晨在下面等你。”

入夜,金茂洲际酒店。

一场声势浩大的电影庆功宴正在进行。

今天的主角儿,便是遥城的国际一线女星————出演过多部好莱坞大片并且部部都票房过亿的炙手可热的叶雯。

时念离站在酒店门口,酒店的巨大的电视墙上面正在直播里面的庆功宴的进程,身穿洁白的深V性感礼服的叶雯在闪成一片光明的闪光灯中露出了小女人般的甜甜笑容,她依偎在穆青檀的怀中,遇见媒体提问是的羞赧一笑,以及身后的穆青檀的极力呵护,无疑是在向外界述说着他们不一般的关系。

关系确实是不一般,时念离笑了。

青木竹马的恋人,叶雯更是穆家的养女,深得穆家双亲的喜爱与认可。

荧幕上的他将她拥入怀中,柔情似水。

她看着这些,只是静静的看着。

十厘米的高跟鞋的黑色高跟鞋配上身上这身低调且华艳的抹胸礼服,时念离敛了敛目光,优雅的走了进去。

屋顶上是巨大的烤瓷钻石吊灯,瓷白的灯光倾泻在她身上,她的肌肤,洁白似雪。

这一席黑色将她本来就妙曼的身姿愈发凸显出来,脸上就算是沉默,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时念离抿着嘴唇,缓缓的向着正在媒体面前接受采访的穆青檀以及叶雯等人走了过去。

只是,走到一半,她被一双大手死死的擒住了手腕。

错愕回头,便看见一张倾世绝美的脸庞不断凑近,一股酒气,扑面而来。

尚辰。

时念离注视到这张脸的时候心下不由的沉了一沉,他怎么会在这儿,而且,看样子还喝醉了!

满身酒气眼色迷离的尚辰一把抓住时念离,目光在时念离脸上晃荡了半天才缓缓吐出醉醺醺的一句话,“小离,你是小离,我可找到你了小离,小离,你别离开我好不好,好不好?”说着便欺身上来想要抱住时念离。

时念离知道,尚辰口中的小离是她。

挣扎,时念离使劲推搡着尚辰越来越紧的手,不断的想要挣脱。

已经三年了,时念离看着尚辰醉眼迷离,心中顿感苍凉。

“啪————”

就在时念离跟尚辰推搡之际,只觉得突然脸颊一阵刺痛,一个巴掌落在她脸上,毫不留情的。

错愕之间时念离回眸,便看见一张气急败坏的精致小脸正不断在眼前狰狞开来。

“你这个狐狸精,勾搭男人勾搭到我身边来了,你是不是还想趁着我未婚夫喝醉了趁早连床都上了?!看你穿得一身像死了男人似的,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那精致的女子指着时念离便骂开了,接着便是出现几个黑衣大汉将尚辰从时念离身边车扯开了。

“小离,我只要我的小离,我只要我的小离!!”

尚辰被那几个人架着扶走之际还在不断挣扎。

这样声势浩大的骚动自然是引来了很多人都额围观,时念离捂着被打得通红的脸颊,并未出声。

叶雯跟穆青檀也上前来了,叶雯在穆青檀身边挽着他的手,看见时念离的时候眼角不由得挑了一挑,却是有几分高兴在里面。

那精致的女子一见到叶雯,立刻变了脸似的哭得梨花带雨模样跑了上去,“雯雯姐,你可要替我做主,今天是你的好日子,这个女人竟然在这里公然的对我家尚辰投怀送抱,这样的女人,怎么会有资格拿到你庆功宴的请柬,雯雯姐,你可一定不能放过她!”

说着那女人狠狠的瞪着时念离,目光里有说不出的恶毒。

叶雯看了看不做声的时念离,又看了看眼前的女子,急忙笑道,“恩星,你肯定是误会了,念离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说不定是尚辰喝醉了,认错人了不是?你又是不知道你家尚辰,一天心里眼里心心念念的只有那一个人!”说完叶雯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时念离,她口中的恩星自然也是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来。

恍然明了,紧接着又是一巴掌向着时念离挥过来。

只是,这一巴掌并没有落在时念离身上,而是在半路中被穆青檀给截住了。

恩星恶狠狠的瞪着时念离,目光已经比先前狠毒一半儿,“原来就是你,是你这个贱女人夺走了尚辰的心,是你这个贱女人,你为什么要出现,你有什么资格出现!!”

“你又有什么资格————”穆青檀捏住恩星的手腕的手不断用力,挡在了时念离面前淡淡出声,“————对着我的女人叫唤。”

第三章 你怕是忘了

一句话,恩星白了脸颊,是惶恐,叶雯的眼底有了水汽,是不甘以及愤怒。

时念离看着穆青檀,突然觉得好笑,脸边的刺痛不断的刺激着她的心。

他的女人?这句话倒是讽刺得很!

“恩星,你看看你,快别哭了,我就说了念离不是那样的人,你快点擦擦眼泪,待会儿导演就要来了,你这样让导演看到了可不好。”叶雯说着递上了纸巾给恩星,一边拍着恩星的肩膀一边让服务员将她领了下去。

这边,穆青檀已经铁青着脸看着叶雯。

叶雯看着时念离,笑了,“念离,对不起啊,我不知道尚辰会来——”

“叶小姐说笑了。”时念离抬起头,对着叶雯笑了,眸中带着冷清的打量对视,“尚先生来了又怎样,与我有关系吗?”

说完露齿一笑,整个人都显得耀眼得很。

“这——”看着就算有一边脸是通红却依旧耀眼的时念离,叶雯显然是不高兴了,“念离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尚辰当初跟你可是——”

“这个用不着叶小姐提醒,叶小姐不是也是贵人多忘事么?”时念离回眸一笑,看了看穆青檀,“你怕是忘了,应该叫我嫂子吧。”

“你!!!”

“好了。”穆青檀说道这里,却是直直的将被叶雯挽着的手手臂直直的抽了出来,冷冷的看了时念离一眼,“你说够了没有?!”

穆青檀注视着时念离,那双摄人魂魄的眸子,冷清而孤傲,睥睨天下,对她也如此。

“跟我离婚,我就什么都不说了。”时念离说完对着穆青檀一笑,只是这淡然一笑,便足以将今晚所有的光华集到她一人身上,就算不开心,一双星眸里面也有月牙在闪烁一般。

穆青檀的心像是被什么重重撞击了一下,薄唇久久才缓缓启开,“做手术,我就离婚。”

只是几字,却似重雷落在时念离的心上,狠狠碾过。

叶雯听此几句话,却是又重新露出了笑颜,轻快的上前走到穆青檀身边,小鸟依人的模样,两人看起来郎才女貌。

“既然念离不能给别的男人生孩子,不如把子宫给我用,让我给青檀生孩子。”

叶雯说的是陈述句,就像时念离这个子宫给定了一样。

穆青檀深沉的眼眸顿时柔软了不少,他似白玉一般的手指轻抚着叶雯的青丝,柔情似水。

“穆青檀,你会遭到报应的。”时念离并没有看叶雯,目光只是定定的看着穆青檀,看着他对叶雯柔情似水,看着他脸上染上的神色,就这样看着,眼光似是要将他穿透一样,一字一顿,用尽了毕生力气一般,时念离对穆青檀说道,“就算我死,你们也别想得到我的子宫。”

“是么?”穆青檀的眼光睨着时念离,里面看不出情绪,“那我就祝愿你的愿望得以实现。”说着,穆青檀眼角一挑,动了动手指,沉声道,“为了祝福,我敬你一杯。”

说完对着身边的侍从说道,“来人,上酒。”

“青檀,还是我去拿吧,毕竟念离是来参加我的庆功宴的,这酒,我一定要亲手来倒,就当是念离给我们的祝福吧。”

说完,叶雯已经转身,从身后的侍从那里拿了一杯酒,嘴角更是露出了一抹轻松的笑容。

“对不起,我不喝酒。”时念离看了看那酒杯之中的白兰地,拒绝的摇了摇头。

她怀有身孕,喝酒对孩子不好。

“念离,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但是你不能一直活在仇恨里呀,就算是你以后跟青檀离婚之后,要是生活中遇到了什么困难,也是可以来找我的——”

“叶小姐,就算是离婚我也可以分得穆家的一半财产,你觉得我会来求你么?”时念离勾了勾最嘴唇看着叶雯,看了看那被叶雯捏紧在手中的酒杯,“这杯酒,我喝了,还请叶小姐记着,你想要的东西,永远也不会属于你。”

说完,时念离便不再管其他的,接过酒杯晃了晃,一饮而下。

她喝的太急,嘴角染上了剩余的白兰地。

却是无谓一笑,将手中的空酒杯放在穆青檀面前,晃了一晃,轻轻放开。

啪————

酒杯落地,声音清脆悦耳,所有人的目光随之转了过来。

“穆先生,我可以走了吗?”心里好沉重,好沉重,时念离似乎是累了,想逃离这样的关系,好想逃离。

穆青檀看着时念离眼中的无谓,目光不由得一凌,并不回答时念离的问题,只是在下一刻将叶雯的纤腰挽起,低头看着叶雯,眼中露出了腻人的时念离,“你也累了,我们走。”

说完就转身要走。

时念离也已经转身,眼角有点湿润,但是她告诉自己,这不是眼泪,只是累了而已。

她的步伐有些不稳,久不穿高跟鞋的她在人群中似乎已经不会走路了一样,跌跌撞撞,不断有人恶意的撞着她的肩膀,不疼,就是胸口生闷。

时念离没走几步脸色骤然变得苍白,腹部不断绞痛,一下子倒在了旁边人的身上。

旁边的人急忙捧起她的脸,不断摇晃着她的肩膀,“这位小姐,你怎么了?”

“我,我肚子,我的,我的孩子,。。。。求求你,我的孩子。。。。”时念离痛得失去了语言,不断有温热的液体顺着大腿流了下来,“我的孩子,不能没有,孩子。。求求你,求求你!”

“小姐,你坚持住!”那男子急忙脱下身上的西装将时念离盖住,在人群中高声呼喊道,“来人呀,来人!!来人!”说着便拿起手机拨打着120。

“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他没有错,他没有错呀!”时念离的手不断的颤抖,从裙子兜里拿出了自己的手机,颤抖着按下按键。

泪水伴着疼痛,似乎这样可以减少一点痛苦一般。

看着记者团队不断靠近,时念离想要逃走,她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寻找着一个支撑点,她慢慢的一点一点的站了起来,血,手上裙子上地上全是血,整个世界里都是血。

她一点一点的挪动到已经转向自己的穆青檀。

目光猩红,看着在穆青檀身边看着自己一脸得意的笑意的叶雯,她懂了,一切都懂了。

她推开要上前扶住她的那男子,在穆青檀冷冷惊愕的眸子中不断移动。

第四章 现在你满意了吗

由于失血过多加上极度疼痛,她的脸色病态的苍白,嘴唇上抹着的殷红的口红都掩不住失血惨白的唇瓣,生命,在她身上一点点的流走。

“穆青檀,现在,你满意了吗?”

让她喝下下了堕胎药的酒,让她唯一的东西都失去,他满意了吗?

痛,在她的身体里急速蔓延。

“三年已经过去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孩子你不要可以,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时念离努力的将一句话竭力说完整,只是,就算是拼尽全力,身体、语言还是一样的颤抖着,“叶小姐,你要穆青檀,我没有意见,只是为什么,我的孩子是无辜的,你要他死,你为什么要夺走他!!”

不断有闪光灯在时念离身边闪烁,时念离的目光,身子,都在不断的迷失。

身体就像被抽空一样,时念离感觉不到肚子里存在的那温暖的生命里,是呀,他已经死了,死在他父亲手里,死在他面前。

“穆先生,你难道听不到吗?你的孩子在哭泣,你就是因为想要我的子宫,所以要杀死我们的孩子吗?他也是一个生命,是我孕育着的生命,你有什么权利,你有什么权利夺走他!!”

整个酒店的所有人都聚集在了这里,被时念离紧紧的擒住了目光。

她白皙的脚上已经沾满了血污,地上,她的手上,都是鲜血,地上的鲜血随着时念离的脚步的移动,就像在地上开出了一朵曼陀罗花一般,鲜红,嗜血。

白色的大理石上面,就像绽开着朵朵曼陀罗一般,诡异且绝望。

拥挤的人群,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这是少夫人,快送她去医院,救护车被堵在了路上!!”

“就是就是,血流成这样,孩子估计也是保不住了,大人可不能出事呀!”

“穆青檀,你好狠的心。”时念离的声音悲凉又凄厉,虚弱无力的声音里面全是绝望。

她看着面前不断模糊的穆青檀,所有人都在她的是线路不断的模糊去了,包括她的孩子,还没出世的孩子,可怜的孩子,她想要伸出手,却什么都抓不住,就像三年前在一片血泊中的她一样,她什么也留不住。

思绪开始纷飞,所有的一切,都坠进了无光的黑暗漩涡之中。

静默的空气冰凉,女声绝望而轻柔,却像只手一样紧紧擒住了穆青檀的心脏。

轻轻一捏,便是牵肠挂肚的疼痛。

“怎么回事?”

甩开突然将自己抱紧的叶雯,他快步上前揽住了时念离的腰,看着她溅失血色脸,鹰眸中染上了愠色。

而时念离,却咬着牙支撑起身子,看着他,冷冷一笑,“你不想要这个孩子也就算了。我可以亲自去。去医院拿掉他。只是,穆青檀。你,你跟她,你们两人会遭到报应的。”

“你有没有听到,我们的孩子在哭泣。。。是他的爸爸,想要杀死他!”

放佛做了一场梦,想要醒来,却发现,梦中的噩梦,便是现实。

怎么变成今天这种局面了呢?她的孩子,她还没来得及好好的感受,便要永远的失去了吗?

时念离苍白着脸色,强撑起身子抓住他的手,一根一根的掰开,狠狠的,就好像是要把他从生命里剔除。

然后站起来,拖着沉重剧痛的身子,一步一步的离开。

人群主动的让开了一条道路,所有人,都眼睁睁的看着她裙摆上的血迹,在光洁的地板上开出了艳丽的花朵。

穆青檀起了身,刚想要追出去,却有一只手紧紧的拉住了他的胳膊。

叶雯凭地白了脸,扯了扯穆青檀的衣袖,低声劝阻,“檀,你疯了吗?你要知道,那个孩子。不一定是你的!”

话语声出,让所有人瞬间哗然。

原来,这个人跟穆总关系匪浅,原来,是怀了野种的小三儿找上原配的戏码?!

穆青檀猛的转身,目光轻轻浅浅,睨着叶雯。

叶雯被穆青檀的目光注视得惶恐了起来,抿了抿干渴的嘴唇,似是在做最后的挣扎道,“而且,就算那孩子是你的,她要把子宫捐给我,这个孩子,本来就留不住。”

“你再说一遍?”

穆青檀的声音陡的冷下了几度。

叶雯闻言几乎无法呼吸,难过的颦眉挣扎,眉眼之中立刻便带上了悲戚的颜色,“我以为,你会在乎,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檀,我以为你会在乎,那个女人害得我都不能生育,结果,现在你还是在乎那个女人多一点,是吗?”

悲切的言语之间真情毕露,周边的记者媒体一听,立刻喧闹了起来。

“檀,我答应过你,我会给你生一堆的小孩儿,你答应过我,将时念离的子宫给我的,你还说过,会一辈子保护我的,檀,这些你说过的话,难道都不算数了吗?”

叶雯明显感觉到穆青檀的犹豫与迟疑,于是又缓和了话语,靠在他的肩头,“檀,她已经走了,会有救护车来额,你在这里陪我将庆功宴开完好吗?”

那一刻,她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身边靠着的男人身体一怔。

“好。”

穆青檀低低出声,而后敛了眉目的拿起叶雯放在一边的一瓶酒,倒了满满一杯酒送到她面前,“不过,先喝了它。”

叶雯看着穆青檀递过来的酒,顿时脸色青白。

那是她刚刚给时念离准备的,里面放了足量的堕胎药。

而一转眼,穆青檀将它送到了自己面前。

“檀,你这是什么意思?”叶雯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自从时念离消失在门口之后,他的气场便变得诡异起来了,仿若一颗订了时的炸弹,隐忍着随时都可能爆发。

“乖,喝了。”

穆青檀的手,抚摸上了叶雯的秀发,在一边的记者的角度看来,他两甚是浓情蜜意。

不容叶雯进一步思考,穆青檀俯身贴在了她耳畔低声说道,“你应该知道我的禁区,为何偏偏要来触碰。”

说完,将手中的红酒杯一甩,遂又回眸深情款款的看了一眼叶雯,大步离去。

所有人都还不明白怎么一回事,便看见叶雯追着穆青檀的脚步也离开了大厅。

一纸婚约,难得君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一纸婚约 或 难得君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怪医圣手》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怪医圣手》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怪医圣手第一卷医圣传承第19章走眼的鉴定大师不得不说,这个老头在古玩上的造诣也是极深的。他分析的头头是道,经他寥寥数言一说,这些人的疑惑立时迎刃而解。而此时东方弘也拿出一件宋汝窑花瓶说道:“经沈韵舟大师鉴定,这个宋汝花瓶是赝品,只是我不明白是从什么地方看出来的,希望王老能解我心中之惑。”王老笑道:“沈大师在这上面的造谣上与我不相上下,既然他说是赝品,那错不了。”“沈韵舟?”叶皓轩一动,想起来古玩街的那个中年人来。东方弘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与你生死两相欢》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与你生死两相欢》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与你生死两相欢第19章拿出证据来人们七手八脚地把林慧芝抬了出去,送去了医院。而婚礼现场该发生的事情还在继续发生。“你是人还是鬼?”秦若指着秦菲问道。“你说呢?”秦菲淡淡一笑。“你——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你这个卑鄙的女人!”“我卑鄙?哪里比得上你呀?我亲爱的妹妹!”秦菲冷笑。秦菲忽然走到了舞台的正中央,扫视一下四周。“两年前,所有人都说秦家破产,我无依无靠,靠着卑劣手段抢走我亲妹妹的未婚夫,人人都说我是心机婊,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哦!我的律师大人》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哦!我的律师大人》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哦!我的律师大人第19章你说他身体是不是有障碍?“不会吧,真的吗?”景诗也来了兴致,扒大学那会的事:“当时薇薇跟我说有喜欢的人了,我还琢磨薇薇是为了谁才会放弃何谨言,搞了半天就是你啊?”说着说着,景诗就埋怨起来:“薇薇你太不够意思了,早喜欢何谨言干嘛不说?还好人家何谨言一直喜欢你,在国外没找女朋友,不然可真够你哭的!”“是是。”单渝微笑着点头,故意调侃道:“谁让我当初太怕配不上谨言呢!”“得了吧,你们俩最配了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左耳思念的倾听》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左耳思念的倾听》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左耳思念的倾听第19章妥协她的表情像是一滩死水,语气肯定的看着陆亦琛。陆亦琛的愣在原地,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喜欢了?这怎么可能!那个费尽心机把星儿嫁进余家,那个偷偷喜欢了他十几年的任微言,居然会用这么冷漠的语气对他说出:“我不喜欢你了。”陆亦琛一时间惊人有些手足无措。但他不知道任微言的心现在很痛,要把一个自己心里藏了十多年的人丢出去,天知道有多难。他早已经成为她身体的一部分,在她心里扎根,并且根深蒂固。想要把他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佳人有约》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佳人有约》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佳人有约第019章惹了麻烦突然被我按住,江柔也显得有些慌张,顿时就瞪大了眼睛,冲我说:“你想干什么?”我看着她,就坏笑着说:“你刚才不是打我打得很高兴吗,现在也轮到我来调教调教你了。”但我正要动手,江柔忽然抬起了膝盖,朝着我裆部顶了过来。这一下让我疼得叫了起来,伸手捂着裆部倒在了一边。江柔还朝着我身上狠狠踹了一脚,才恶狠狠地说:“死变态,去死吧。”她踢了我一脚之后,这才气呼呼地转身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之后,我出去看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人间至味是清欢》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人间至味是清欢》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人间至味是清欢第19章你真的不后悔吗夏一念的喉咙难咽的动了动,怔怔的看了他一眼,心就痛的像是被针扎一样。攥的生紧的双手,掌心里血肉模糊,手指甲里甚至嵌满了血色。“好。”她朝着他应道,扭过脸望向宋佳绮,“佳绮,帮我把包里的协议拿出来。”每一个字从喉咙里发出来,都困难无比。宋佳绮连忙点头,从夏一念的手包里抽出几张A4纸。但是看到傅景琰那副骇人无比的样子,她根本不敢靠近,只拿眼睛害怕的看了一眼夏一念。夏一念蹙了蹙眉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你是我的情劫》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你是我的情劫》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你是我的情劫第19章白冷擎死了吗?仓库里的浓烟熏得人睁不开眼睛,霍轻轻站在原地等了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也没有等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从浓烟中走出来。她恐慌地叫着白冷擎的名字,被男人浇下去的水早就在高温下烘干,滚滚浓烟呛得她眼泪直流。终于,在铁门旁边,她摸到了白冷擎已经倒下的身体。“白冷擎,你别吓我!”霍轻轻喊着白冷擎的名字,却怎么也喊不醒他,她费力地把人拖到一个拐角,远离了那能吞噬一切的火苗。模糊的火光中,昏迷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老公我爱你》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老公我爱你》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老公我爱你第十九章危险的家伙“这是当然,慕容枫是个危险的家伙!”公孙嘉云一脸的恳求,他虽然和慕容枫说过,会和他公平竞争的机会,可难免这家伙会利用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么个优势。虽然他公孙嘉云也算是宋小妮的未婚夫,可这该死的女人从来就不将他当成一回事,全然将他当成了一个朋友,一个亲密了点的朋友而已!“呵呵,他危险,我倒觉得不至于!倒是我,总有点想剥了他衣服的冲动!”宋小妮故意说道,现在是她报复公孙嘉云老是制造桃色新闻来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