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无删节美女的贴身神医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5:07:08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美女的贴身神医

第1章醉酒

朦朦胧胧中,欧阳志远又看到了那间漂亮的浴室。网站163shenghuo.com

里面传出撩人的流水声,这水声让欧阳志远的内心狂跳,气血翻涌,内心充满着难以遏制的向往。

浴室的门没有关好,露出一道缝隙,缭绕的雾气中,越发让人遐想。

欧阳志远一下子站了起来,内心狂跳,呼吸变得十分的急促。

齐雯是自己的初恋,初恋纯净的如同水晶一样,没有一丝的瑕疵。

乳白色的雾气微微飘动,刚刚沐浴完的雯儿,如同一颗雨后的翠竹,透着淡淡的馨香,带着一丝娇嗔妩媚,穿着一件漂亮的真丝睡袍,从浴室里袅袅地走了出来,抬起一双含情脉脉、清澈透明的大眼睛望着自己。

漆黑而略微有点蜷曲的秀发,如同瀑布一般,随意披散在细腻白嫩的脖颈上,本来精致漂亮的白皙脸蛋,在蒸汽的温润下,透出妩媚诱人的红润。

看着美丽如同仙女的齐雯,欧阳志远不由得伸出手臂发出轻轻的呼唤。163生活网

“雯儿。”

欧阳志远凝视着美丽的齐雯,喃喃的道:“雯儿,我爱你。”

齐雯脸色一红,深情的道:“志远,我也爱你。”

欧阳志远再也把持不住强烈的冲动,一把搂住雯儿幽香炽热的娇躯,疯狂的亲吻着雯儿的眼睛、鼻子、嘴唇、耳垂。

两人忘情的亲吻着……

“雯儿,我爱你!”

“志远,我也爱你!”

两人互相呼喊着对方的名字,亲吻着,忘记了一切。

“叮叮叮!”

一阵刺耳的铃声,在欧阳志远的耳边猛然炸响,吓了欧阳志远一跳。

欧阳志远一个机灵,猛然在床上坐起,内心呯呯狂跳,头疼欲裂,身上的汗水已经湿透了他的衬衣。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我靠,又是这个折磨人的春梦,再次把自己折磨了一遍,这让欧阳志远极其的郁闷,有种想暴走撞墙的感觉。

这个诡异的春梦,欧阳志远已经做了五六年了,每当自己的心情好了几天,忘了齐雯的时候,这个甜蜜的春梦就会再次在睡梦中出现,梦中的销魂之爱,梦醒的蚀骨之痛,折磨着他。本来极好的心情,在刹那间,变得支离破碎。

人的一生中,有很多的无奈,有些事情,并不是想忘掉就能忘记的。

齐雯,自己的初恋,纯净的如同水晶一般的朦胧初恋。

这个恋情,如同一根毒刺,深深的刺在欧阳志远的灵魂之中,让他忘不掉,理不清,隐隐作痛。

晚上喝的太多了,好朋友李大鹏的私人侦探所开业了,欧阳志远去祝贺,不经意酒喝多了。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李大鹏是欧阳志远从小玩到大的发小,为人仗义豪爽,和欧阳志远如同亲兄弟一般,不分彼此。这家伙不久前,从美国最著名的一家侦探学校毕业回来,加入了世界福尔摩斯侦探所的行列。

福尔摩斯侦探所,在世界各地的城市,都有连锁分社。

年轻人在一起,根本把不住酒杯,几个铁哥们喝得分不清东西南北。

欧阳志远虽然酒量极好,但和自己的弟兄在一起喝酒,要的就是这种亲密无间的感觉和气氛,他没有使诈。最后,自己也喝高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就再次做了这个恼人的春梦。

欧阳志远懊恼的拿出抽屉里面自己配制的醒酒丸,还没来得及放在口中,电话铃再次响起。163生活网

这让欧阳十分的气愤,半夜三更的,是哪个家伙打的电话?还让人活吗?

欧阳志远连忙拿起电话一看,不由得一愣,是医院副院长萧眉的号码。一看是萧眉的电话,欧阳志远的眼前,立刻就浮现出一张精致妩媚,又带着一丝楚楚可怜忧郁的娇容来。

欧阳志远忙按下接听键。

“欧阳……志远……,快来……我打……不开门……。”

电话里传来萧眉断断续续的声音,声音里竟然带着隐忍的哭泣。

萧眉怎么了?

萧眉柔弱无助的哭声,吓了欧阳志远一跳。

萧眉是谁?傅山县医院胸外科的第一把刀,兼任傅山县医院业务副院长,一位英姿卓越倔强自信的成熟女人。说明163shenghuo.com

萧眉怎么会打不开自己的门呢?而且声音还带着哭腔,发生了什么事?难道受到了欺负?

“萧院长,你别慌,我这就过去。”

欧阳志远忙道。

一丝不安在欧阳志远的心里猛然升起,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猛地灌了一气凉开水,冲出了这间自己租住的单间房子。

第2章喝多了的萧眉

欧阳志远的家在本市的最东面的文化街,而傅山医院,却在龙海市西郊,两者的距离,有10公里路。

欧阳志远上班是三班倒,碰到刮风下雨,就不能回家,所以,欧阳志远就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房子。

今天喝多了酒,就没有回去。

欧阳志远摇摇晃晃的骑上自己的自行车,急速的冲向萧眉居住的医院宿舍。

萧眉住在医院2号宿舍楼东单元三楼。欧阳志远上下找了个遍,竟然没有找到萧眉的影子。这让欧阳志远十分的着急。

欧阳志远赶紧掏出电话,拨打着萧眉的电话。

“萧院长,你在哪里?你的宿舍门口没看到你呀?”

“我在光明……花苑……!”

欧阳志远一听,差一点背过气去。萧眉说的光明花苑,是萧眉的另一个家,离医院有五公里。

欧阳志远连忙把车子锁好,跑到街道上,等了好一会,才拦到一辆出租车。

当欧阳志远赶到萧眉的光明花苑,在二楼的东户门前,看到醉酒的萧眉。

萧眉抽动着柔弱的肩膀,趴在自己的门旁,正在哭泣,样子说不出的无助和忧伤。

欧阳志远心中深处的那根,被萧眉忧伤无助的哭声拨动得顿时颤动起来。

萧眉竟然喝醉了?这怎么可能?这还是优雅高贵、风姿卓越、英气妩媚的女院长吗?眼前的萧眉,就是一位受了万般委屈的柔弱女子。

欧阳志远心中一痛,连忙上前扶住萧眉,轻声道:“萧院长,这是二楼,你家在三楼,快起来,我扶你上去。”

萧眉平时并不喝酒,今天怎么喝了这么多?

萧眉醉眼如丝,说不出的幽怨,看着欧阳志远,眼睛一亮,眼泪扑簌的流下,白皙修长的手猛地一下抓住欧阳志远的胳膊,有点语无伦次,喃喃的道:“志远,是你吗?你回来了吗?”

欧阳志远连忙点头道:“萧院长,我扶你回家,快点!”

“好的,志远。”

萧眉的眼睛看着欧阳志远,含着泪笑着道:“志远,咱们回家!”

萧眉依偎在欧阳志远的怀里,雪白的胳膊搂住欧阳的脖子,那种成熟女子的淡雅幽香,让欧阳志远心中狂跳。

欧阳志远稳住心神,搀扶着萧眉来到三楼的东户。

钥匙在那?欧阳志远找了半天,终于看到一串钥匙,竟然象男同志一样,挂在萧眉的腰上。

欧阳志远伸出手,摘下萧眉腰间的钥匙,快速的打开房门。

萧眉这套房子的地址,欧阳是知道的,但没有来过。

这一套房子,竟然是一套装修温馨的新房。

这难道是萧眉的新房?萧眉才结婚吗?在医院里,怎么没有人说过萧眉的丈夫,或者什么?

客厅的墙壁上,挂着一副结婚照。身穿婚纱、极其漂亮,一脸幸福的萧眉,依偎在一位英俊儒雅的年轻男子怀里。

好一对金童玉女。

欧阳看着结婚照上,那个年轻的男子,竟然有种熟悉的感觉,但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个男子。

怀里的萧眉踉踉跄跄的倒在沙发上,但两条柔软的胳膊却依然紧紧的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没有松开。由于欧阳志远本身也喝了酒,步态不稳,和萧眉一下子倒在了沙发上,身子正巧压在萧眉的柔软的娇躯上。

让欧阳志远吓了一跳,他猛地推开来萧眉,连忙站起身来,冷汗一下子湿透了后背。

镇定,镇定,深呼吸。欧阳志远微闭眼睛做了一个深呼吸。

酒醉的萧眉真的是美到极致,浑身散发出无穷的魅力和致命的诱惑。欧阳志远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一个对女人有着原始青春渴望的年龄。

“水……志远……”

一声低低的透着说不出的凄凉委屈的呼唤,在萧眉的嘴里传来,将欧阳志远从愣怔中惊醒。

欧阳志远摇摇晃晃的给萧眉倒了一杯温开水,轻轻的扶起萧眉,让萧眉靠在沙发上,把温水送到萧眉嘴边。

萧眉含着泪,喝了一口温水,抬起让人爱怜的脸来,包含泪水的眼睛盯着欧阳志远的脸,醉眼朦胧,柔情如似,看着看着,萧眉的眼睛里猛然爆发出一抹狂喜的亮光,猛地一下扑进欧阳志远的怀里,放声痛哭,一边哭一边喃喃的道:“志远,你不要我了吗?你为什么撇下我一个人走了,你知道,我是多么的爱你,多么的想你吗?志远,我想你呀,白天黑夜的想你,志远,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萧眉的称呼,让欧阳志远内心一愣,萧眉怎么会这样称呼自己?萧眉爱自己?什么时候开始的,自己怎么不知道呀?

第3章 心痛往事

萧眉一边哭泣,一边嘴里喃喃叫着志远的名字,猛地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娇艳红润的嘴唇,一下子吻上了欧阳志远的唇。

欧阳致远被萧眉搂住,幽香的娇唇,热烈的亲吻着,欧阳志远不禁心跳加速,全身火热,青春的骚动让他一下子意乱情迷起来,又恍如进入了那个梦中……

这是欧阳志远第一次真正和女孩子亲吻,显得拙劣而生涩。

今天,两人都喝了酒,酒精的麻醉下,忘记了自己是谁。

萧眉死死地搂住欧阳宽阔的后背,指甲已经刺进了欧阳的宽阔的肌肤,自己却泪流满面。

在天就快亮的时候,两人终于在床上相拥着睡着了。

萧眉在醉酒的情况下,把欧阳致远当作了林致远,而欧阳志远在和萧眉的接触中,不自觉的喜欢上了萧眉。

上午十点左右,萧眉在似醒非醒的时候,感到自己整个身子,依偎在一个温暖炽热的怀抱之中,顿时吓了她一跳。

萧眉下意识的伸手一摸,摸到了欧阳志远的胸脯,那种饱满结实温润的感觉,顺着掌心,传了过来,让萧眉内心一颤。

萧眉猛地睁开眼,眼前是一张英俊潇洒、极其阳光的男孩子的面容。男孩子正在熟睡,那调皮的嘴角,竟然还挂着一抹十分迷人的纯真笑意。

欧阳志远!天哪,欧阳志远怎么会和自己睡在一起?

难道,昨天夜里和自己缠绵睡在一起的,竟然是自己带的徒弟欧阳志远?

萧眉呆呆的发愣,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自己守护了多少年的贞洁,没有给林志远,竟然给了欧阳志远。

萧眉连忙站起身来,但刚一站起身来,一个趔趄,差一点摔倒。

萧眉猛然想起来,昨天夜里,自己喝醉了酒,模模糊糊记得,在梦中,和自己的爱人林志远猛烈而疯狂的缠绵。

萧眉脸色一红,怎么会这样?

昨天是林志远的忌日,萧眉一个人来到自己和林志远经常约会的地方,独自流泪,喝着酒,不知不觉的喝醉了。

欧阳怎么会来到这里?萧眉赶紧穿好衣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猛的喝了下去,好让自己混乱的头脑加快清晰。

冷水的刺激让萧眉渐渐的冷静下来,昨天夜里的画面,断断续续的在脑海里闪现。

萧眉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一阵白一阵红,自己怎么就喝醉了呢?自己怎么会把欧阳志远给叫过来了?自己真是该死呀,这下可如何是好?

看着睡梦中,还带着一丝笑意的欧阳志远,萧眉不由得叹了口气。

萧眉知道,昨天夜里,自己把欧阳当作了自己的爱人林志远。

欧阳,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萧眉坐在椅子上,点上了一颗烟,袅袅的烟雾,慢慢的升起来。她看来了一眼墙上自己和林志远依偎在一起的结婚照,内心伤痛不已。

志远,六年了,我们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你还好吗?你会原谅我吗?

凄迷的烟雾之中,萧眉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天,那一天就像刀子生生剜着萧眉的心。

“眉儿,好好的活着,记住,遇到疼你的、爱你的,就要勇敢的接受,这样,我就放心的走了,记住,你一定要答应我!”

林志远弥留之际,气喘吁吁地拉住萧眉的手,久久的不放,眼里流露出让人心酸的不舍。

“志远,志远,你会好起来的,眉儿离不开你,你也不能离开眉儿。”萧眉流着泪深深呼唤。

“不,眉儿,你一定要答应我、答应我……”

林志远喘息着,嘴里开始涌出大量的鲜血,眼里露出了让人揪心的祈求,萧眉知道。志远是放不下自己呀!他虽然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但是他的心依然牵挂着自己,放不下自己。只有自己好好活着,自己的志远在天堂才会安心,可是,志远,眉儿又何尝能够放下你呀!志远,志远,你不能抛下眉儿。

“志远,志远,你不要离开眉儿,不要呀,眉儿不能没有你。老天爷,求求你,不要嗲走我的志远。志远……”萧眉伏在林志远身边放声大哭,悲伤的哭声连窗外的云朵都黯然神伤。

“萧眉,你就答应远儿吧。”

林志远的父亲林幕雪流着泪,看着萧眉。林幕雪知道,儿子已经不行了,禁不住老泪纵横。

萧眉看着林志远渐渐失去血色见见苍白的脸,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志远,我答应……我答应你!”

林志远的眼睛里,露出一丝回光返照的笑意,微微抬起手,伸出勾起的小拇指。林志远已经说不话来。

第4章 阴差阳错

萧眉知道,林志远是想和自己拉钩,这是两人之间经常玩的游戏。萧眉颤抖着伸出自己的小手指,拉住了林志远的小拇指,两人的手指,拉在了一起。

医生们全力抢救,但林志远的伤势太重,抢救无效,终于还是走了。

欧阳志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一点钟了,昨天夜里,一次又一次的疯狂冲击,让他的体力透支了很多。欧阳一眼看到,萧眉正坐在椅子上,那张凄美的精致脸庞上,还隐现淡淡的泪痕,眼睛里,透出一种让人揪心的孤独和忧伤。

医院里,那个高雅、自信、果断的萧院长哪里去了?

欧阳志远连忙找自己的衣服,可是,由于昨天的狂乱,自己的衣服,不知道扔到什么地方了。

萧眉看到欧阳志远醒了,在找衣服,没有说什么,脸色微微的发红,走到客厅,在地上找到了欧阳的衣服,拿了进来,把衣服放在欧阳志远的面前。

欧阳志远接过衣服,在被子下,手脚慌乱的穿好,猛然发现床单上,几片鲜红的痕迹,吓了欧阳志远一跳。

天哪,萧眉竟然还是处子之身。

欧阳的脑海里,想起来昨天夜里,自己进入时候的那层阻力。怎么会这样?萧眉结过婚了呀?

欧阳致远疑惑的看着墙上悬挂着的那张结婚照,心里纳闷不已。慌乱的道:“萧姐,对不起,昨天喝多了!”

萧眉看了一眼欧阳,沉声道:“欧阳,没有什么对不起的,我们都喝多了,过了今天,我们都把这件事忘掉吧。”

欧阳志远看着一脸泪痕的萧眉,想起来这一个月以来,萧眉对自己的关心,昨天夜里自己竟然侵犯了萧眉,这也太不应该了吧。

萧眉看着欧阳致远在看墙上的那副结婚照,轻声道:“那是你林大哥,他在车轮下,救了两个孩子,而自己却永远的走了。”

萧眉说着话,站起身来,伸出手,抚摸着照片上的林志远。

“什么?林大哥去了?”

萧眉的话,让欧阳志远大吃一惊,看着墙上的照片,一种敬意在心里升起。

“恭贺萧眉、林志远新婚愉快。”

欧阳志远在旁边,隐隐约约的看到了几个字。

林志远?林大哥叫林志远?和自己的名字,重两个字,怪不得,昨天夜里,萧眉叫自己志远,萧眉肯定把自己当做林志远了。

难道,两个人还没来的极举行婚礼?林志远就……?

看着萧眉柔弱的背影,欧阳志远想着昨天夜里,自己和萧眉的热烈缠绵,内心那种强烈的爱意,再次升腾起来。

欧阳志远以优异的成绩,去年毕业于山南省医科大学心胸专业,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进入医院工作。直到一个月前,欧阳志远才进入傅山县医院上班,认了萧眉当师傅。

之前的一年之中,欧阳志远却把父亲的中医医术,再次学习了一遍,领悟到了过去没有领悟的很多医术。特别是父亲的太乙五行神针的针法,欧阳志远已经做到闭着眼睛,盲针就能完成太乙五行神针的36手针法。

更让欧阳志远高兴的是,自己在大学期间,厂商和自己合作的几个医学项目,已经开始做大做强。

父亲欧阳宁静,自小跟着爷爷欧阳萧山学医,一身医术,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而且医德极好,无论穷人富人,一视同仁,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

欧阳志远也是自小跟着父亲学医,在三岁的时候,就开始背汤头歌。

但在欧阳志远四岁的时候,父亲出了一次夜诊,回来的时候,全身血迹斑斑,步态踉跄,随身带着的药箱,也消失不见,神情变得极其憔悴,一言不发,从此后,不再行医。

江南少了一位悬壶济世的绝世神医。

欧阳宁静带着妻子秦墨瑶、4岁的儿子欧阳志远,远走他乡,从江南来到山南省的龙海市,定居下来。没有人知道,欧阳宁静遭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情。

欧阳宁静来到龙海,用所有的积蓄,买了一个大院子,作为栖息之地,但全家的生活,就陷入了困境。欧阳宁静本来就没有积攒下多少积蓄,很多老百姓看了病没钱付药费,欧阳宁静就自己贴出去了。

好在母亲墨瑶,是一位善良勤劳的母亲,靠着给人家做衣服,补贴家用,才能勉强维持住这个贫困的家庭。

欧阳宁静,不再行医,去到街上,靠打卦相面挣钱糊口。

欧阳志远上大学的费用压力不轻,欧阳宁静不得不在澡堂子里,找到一份修脚按摩的工作,供着欧阳志远和欧阳娜兄妹俩上学。

美女的贴身神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美女的贴身神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外卖小哥雨中脱外套送婴儿车过马路,我读到了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今天看到新闻,说是4月12日的下午,宁夏银川下起了大雨。在银川市上海路与正源街的交叉路口处,一位没有带伞出门的女士推着婴儿车在等红灯。而雨势却越来越大,一位路过的外卖小哥正好经过,他没有因为自己要赶着去送外卖便径直离开,而是选择了停下来,脱下了自己的外套,轻轻地罩在了婴儿车上,为孩子遮风避雨,更是一路陪同,将他们送回到了不远处的小区。雨中护送婴儿的外卖哥风雨中的那件外套,不仅温暖了人心,更守护了中华文化爱护幼小的高贵。看到这个新闻,说实话,其实我内心是有一丝羞

  • 著名国画家高德星老师作品欣赏

    高德星,字恒庐,满族人,祖籍辽宁,1958年生于南京,现为江苏省国画院专职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旅游联谊中心理事。他自幼喜爱绘画,以先贤为师,从向于传统,嗜之益深,横向于西方艺术含英咀华,作品个性鲜明,透露出:深幽,静谧及无限空旷之美。作品参加“93北京国际艺术品拍卖会”,“93南京秦淮书画精品拍卖会”,“94深圳名家精品拍卖会”,“95金陵近现代名家书画精品拍卖会”,“95厦门书画陶艺拍卖会”,其作品在拍卖会上有较

  • 买房住房,如何选财运最旺的?

    我们都知道,在买房住房的时候,不仅要选择楼盘、户型还有邻居等等。当然我们更想要选择一个好的环境,能够催旺我们的运势,特别是财运方面的。那么,该如何选择?一、明堂开阔在选择住宅楼房的时候,尽量选前面开阔空旷的,前面有一块空地,是广场或者绿化是最好的。风水上讲,有明堂有后代,无明堂后代无,其中的意思大家也理解了。有的小区是楼挨楼,房子之间距离很近,这样对居住者的运势有很大阻碍,不利于事业财运的发展。所以一定要选明堂开阔的楼房。二、富贵者附近我们常讲,福人居福地,福地居福人。在选房住房,最好选择靠近富

  • 第六十六篇《捉泥鳅》

    捉泥鳅河水泥巴相伴生破土而出谁家娃滑润无骨巧入手胜利凯旋只见牙小时候有一种奢望,就是荷塘里的水快点干吧,因为又可以捉泥鳅了。但事实终不是那样,好像在我的记忆里荷塘也就干过那么一两次,但它却在我童年里留下了最美好的回忆。现在,只有过年才回家看看,但那儿时的荷塘早已干枯了不知几个年头,谁家盖房缺土了,就从荷塘了挖走点,这样一年又一年的索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终止,也许有一天,荷塘的水满了人们才会停在吧。

  • 你的藏品卖不到几百万?收藏拍卖出手陷阱知多少!

    相信很多藏友,都是在最近几年,才真正开始知道古董艺术品的价值,从新闻,从媒体,电视台,从网络,纷纷开始了解到!然后开始投身于古董艺术品行业的人海中,行走多年,出手收藏数年,还是没有结果,反而上当受骗不少,这些,有真正去了解,到底为什么吗?为什么你的藏品,卖不到几百万,甚至是卖不出去!对于一些初入古董艺术品行业的人来说,从投入进去开始,每天面对的都是各种各样的诱惑。例如捡漏、暴富,不劳而获等心理是所有藏友都要面对的情形。从事这行那么久,经常会有人问小编:“我有古董,要去哪里卖?”这个潜台词是:“我

  • 第六十六篇《捉泥鳅》

    捉泥鳅河水泥巴相伴生破土而出谁家娃滑润无骨巧入手胜利凯旋只见牙小时候有一种奢望,就是荷塘里的水快点干吧,因为又可以捉泥鳅了。但事实终不是那样,好像在我的记忆里荷塘也就干过那么一两次,但它却在我童年里留下了最美好的回忆。现在,只有过年才回家看看,但那儿时的荷塘早已干枯了不知几个年头,谁家盖房缺土了,就从荷塘了挖走点,这样一年又一年的索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终止,也许有一天,荷塘的水满了人们才会停在吧。

  • 小行星以“孙坚”为名,即是好事,也是坏事

    小行星以“孙坚”为名,即是好事,也是坏事近日,悉尼天文台将一颗小行星赠与孙坚,准确的说是以“孙坚”命名,因为宏观上将,没有一个国家有权利和资格将行星以礼物性质的方式来做处置。不过这并非重点,重点的是将小行星以中国人的人名来命名,其影响和意义是非常深远和广大的,本来这确实是一个喜大普奔类型的事情,应该锣鼓喧天的举国欢庆。但转念一想,这其实也是一件很不好的事,因为它暴露了我国近代时期在天文学上的不足和欠缺。想想古代,尤其是在诸子百家的时代,那时候的条件那么落后,环境那么艰苦,而我国古人却能通过研究,

  • 中国红,多少陶瓷人向往的色彩!

    多少年来,人们梦想把中国红这人间最美的色调搬上瓷面。在中国陶瓷艺术长河中,唐代发明了铜红;后来,有了宋代的钧红瓷,明清时期的祭红、郎红、胭脂红、豇豆红、珊瑚红等红色釉瓷。尽管这些红色釉瓷的色泽也并非真正的大红,可就因为那一份“红”,使得烧制工艺要求极高;因为那一份“红”得来不易,这些陶瓷也就成为皇室内廷和历代国内外收藏家追求的珍品;因为那一份“红”难成,陶瓷界常大诉“十窑九不成”、“千窑难得一品”的苦衷。民间至今还流传着“陶女浴火炼红瓷”的悲壮故事。清乾隆祭红釉盘盘撇口,弧腹,浅圈足。盘心及外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