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完整版【绝代红颜之两世天下】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2/20 15:34:12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绝代红颜之两世天下
第九章 受教了

谢斐急切的声音此时才响起:“等等!李大侠!”

众人目光顺着声音看去,只见谢斐换了一件鸦青色的外裳,确实不如遍布暗纹的白色更有风采,难怪方才赋雪和赵仲庭没有一眼从人群里找出他来。说明163shenghuo.com

谢斐排开人群:“想必您就是李雁伦李大侠?”

中年人有些羞赧道:“不错,在下便是使无尘剑的李雁伦,不知公子所为何事?”

那位富家公子忙道:“已经银货两讫,你可不许和我抢。”

谢斐却没理他,径直向李雁伦鞠了个躬,“在下谢斐,久慕李大侠威名。”他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这是家父先前和您的通信,他拜托您指点我一些剑术上的问题,您还记得吗?”

那个“李雁伦”眼珠一转,镇定道:“近来多事,险些忘了还有这么一桩事,不过此处不是说话之地,谢公子咱们另寻一处再叙吧?”

谢斐喜道:“是。”

转身又看到那名富家公子,谢斐不禁皱了皱眉,又道:“李大侠何必将自己用了三十年的宝剑出让?李大侠若是手头短少银两使用,谢某倒是愿意效劳。”

谢斐从怀里摸出一匣子合浦珍珠,扯开盖子给那名富家公子看:“这一匣合浦珍珠也是上品,随便拿到当铺去,也能换个五千两银子使用,与你换无尘剑。”

富家公子虽被迷花了眼睛,脑子却清醒:“宝剑已经是我的了,你纵使要买,总该我同意,我可是真金白银的现钞买的,你拿着这一匣子珍珠,谁能知道真假?小爷又没有那个闲工夫与你去商行辨认真假。”

这下可就把谢斐难住了。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他虽不短少三五千两银子,但并不是所有的北边儿的银票都能跟南朝的通兑,所以身上带的都是珍珠宝石,一路走一路当掉,换个花销,这位富家公子又不肯跟他去商行当铺,一时他也想不到什么法子。

“李雁伦”忙打圆场,“既然银货两讫,就不劳谢公子再费心了,李某人日后再买上好兵器便是。谢公子,咱们另找地方详谈吧。”

谢斐只好应了,跟着中年人走出客栈。

楼上,赵仲庭不满道:“这个谢斐,亏咱们一路照应他,结果他说走就走,连个招呼也不跟咱们打。”

赋雪若有所思,笑道:“他的衣食住行他自家也是花了银子的,何须跟咱们报备?只是待会儿回来,咱们必定要好好嘲笑他一番。”

赵仲庭疑道:“为何?”

“那个人,绝不是李雁伦。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赋雪的声气中满是促狭的笑意。

“可是,那把无尘剑确实如传说中锋利啊,无尘剑是名满天下的大侠李雁伦的佩剑,岂能有错?”

“锈迹斑斑的剑,哪里能用?”赋雪张开折扇,此时虽是秋季,但南朝气候要热一些,所以此时摇扇也并不违和,“不过,李雁伦居然就是谢斐说的南朝第一剑客……”

赵仲庭笑道:“第一第二这种事情,没有打过全天下的人,哪里说的清楚?我就只听过李雁伦的名头,不知道他是什么南朝第一剑客。”

赋雪点点头,感慨道:“从前比李雁伦名头高的人也不少,如今都没有消息了。”

为什么会没有消息,赋雪心里一清二楚。

赵仲庭奇怪:“李雁伦成名十几年,我几乎听着他的名字长大的,若说还有人比他名头高,想来都是您出生之前的事啊。”

赋雪默然不语。

赵仲庭也没在意,继续问:“那您以前又没来过南边儿,又不知道李雁伦的长相,怎么看出他不是李雁伦的?”

赋雪心道,我才清楚李雁伦的长相呢。版权163shenghuo.com可惜这话不能跟赵仲庭说。

只道:“那把折铁刀的两截儿是用胶粘的,所以刚刚出鞘,不等人看清就要击断。你方才眼睛只盯着那把锈刀,只注意到那把绣刀货真价实,所以没看到折铁刀上面的鬼把戏。”

赵仲庭羞愧道:“是我不仔细。”

“看个热闹,那么仔细做什么。”赋雪想了想,“那个富家公子明显跟那个中年骗子是一伙儿的,他们费这么大劲儿唱了这出宝刀锈刀的好戏,想来是想看看有没有冤大头肯买锈刀,所以只收真金白银,不愿意去商行当铺。”

“结果谢斐那个傻的,莫名其妙来了一出认亲的戏,想来他们会转换路数再从谢斐身上骗一票大的了。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赵仲庭哪里在乎谢斐受骗不受骗,就答了一个“嗯”字。

赋雪收了扇子,跟赵仲庭往楼下走去,“咱们办自己的正事儿吧。待会儿你安排几个人在城里四处逛逛,打听一下南北武林这次集会的目的是什么,注意别暴露你们军中出身的身份。”

赵仲庭先应了一声,随后坚持:“属下不去,属下得跟着您。”

赋雪无可奈何,哀怨道:“我武艺也没有比你差太多吧,你真的不用寸步不离跟着我啊。”

赵仲庭抿唇,不说话。

赋雪只能依他。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趁着赵仲庭那边把任务交代下去的功夫,赋雪在客栈里跟人打听了一下整个江夏城最高的楼,尤其是酒楼是哪一座。

赵仲庭回来,奇怪的问:“您打听这个干什么?”

赋雪笑笑:“去找一个喜欢在高楼顶上喝酒的人。”

他们一行人从北门进江夏,所住的客栈也离北门更近,但是江夏城的富人区却聚集在南门附近,自然高楼要往城南去找。

赋雪也不敢太肯定一定就会有收获,所以也不急,也不骑马,优哉游哉的跟赵仲庭一路往南门逛。

赵仲庭笑道:“您到了南朝,也还是喜欢用逛街和买东西的方式‘体察民情’。”

“你可别看不起逛街和买东西。”赋雪随手拈出一把铜钱,买了一块劣质蝴蝶玉佩,往谢斐那贵重得不得了的扇子上一挂——说实话,简直毫无美感。

“街上百姓是否步履匆匆,是否面带忧色,是否女人和小孩儿都敢放心的出门,生意好的,是卖衣食粮油的,还是卖零食小玩意儿的,还是代写书信状纸的,能看出这个城市的治安好不好、经济环境怎样、今年收成如何、长官是否清正廉明……总之门道可多了。”

赵仲庭叹服:“受教了。”

第十章 明月楼再相见

即便已至秋天,微风轻拂,天气却仍旧有些许闷热。

古人有云,春困、秋乏,可在赋雪身上,倒是没有丝毫的体现出来。

许是因为噩梦缠身一觉醒来便再没什么睡意,一大清早辰时初至,她便已收拾好了行装,准备动身去做她该做的、寻她该寻的。

时间这东西来的宝贵,还是应该加以珍惜和合理安排利用才是。

“仲庭。”赋雪轻唤了声。

只见窗外一黑影闪过,转瞬间出现在了赋雪面前。赵仲庭双手抱拳,“公主,乔装于人群之中的羽林军都已经吩咐过了,各自分散在城中按兵不动,只待您的调遣。”

“很好。”赋雪点了点头,“即是如此,我们便准备动身吧。”

脑海中谢斐谢成章的身影一闪而过,赋雪竖起单掌叫停了欲动的赵仲庭。

不管怎么说,提起那个人,她心中还是有愧的。且不说先前将他整得有够落魄,之后又想着借他掩人耳目接触那些江湖人士。

现如今他错信了骗子跟着人家去学武拜师了,她就这么离开,倒显得有些不厚道。

想到这,赋雪薄唇轻启,吩咐下去,“仲庭,等下离开之时你记得在掌柜那留张字条,若是谢斐回来了,告诉他如若有打算继续一同而行,便在此等候你我二人回来。”

“公主您似乎对那个谢斐有些上心。”赵仲庭的语气中夹杂着几丝复杂的情绪,“亦或说,有些不同。”

“非也。他于我们日后用处可大着呢。正如我之前所言,若能妥当处理,说不定他日后能为我们所用替我们出面一些我们不方便出面之事。”

她又怎么会明说她心中的那么一点点小内疚。

不论她是南朝的柳宸柳后还是如今北朝的赋雪公主,不论她做出如何事情,都定事出有因,她没有错。

再者,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她赋雪也没有胁迫那个谢斐一定要跟着他,一切都是他自愿的,她也只是合理利用资源罢了,不足为题。

……

只待赵仲庭在楼下掌柜处留好纸条后,赋雪思虑片刻,亲自上前开口询问,“掌柜的,你可知这整个江夏城中最高的酒楼为何处?”

赋雪自然知道向旁家酒楼客栈打听其他同行同业的举动有些不妥,可看着这掌柜一副稳重老练的样子,似乎已经在此生活了许长的时间,有些事情知晓的定然比那些每遇战火就四处流亡的平常百姓要多。

毕竟他的根扎在这。

掌柜人也算好,仔细想了下便同赋雪讲了,“这江夏城之中最高的酒楼,怕也就是那明月楼了。明月楼地处偏南,建于一个大斜坡之上,但高度却远比我们这些酒楼高出一大截。是南朝官员们偏爱的饮酒聚集之地。”

“多谢。”

赋雪转身走向客栈门口,临行之时留给了赵仲庭一个眼神。

赵仲庭跟了赋雪这么长时间,又怎会不懂她这是何意。从怀中掏出点碎银子拍在柜台之上,他死沉着张脸,“今日之事,还请掌柜保密。”

说罢,转身跟上了已经踏出客栈门槛的赋雪。

同往常一样,行于大街之上,赋雪走在前,赵仲庭就默默跟在后面。

眼看着前面就要到明月楼了,赵仲庭终于忍不住对前面的人开口,“公主,属下不明,您这青天白日的来酒楼所谓何意?马车什么的还在客栈,此番若是为了换个环境舒适一点的地方休息,只怕是不易啊。”

赋雪也不拐弯抹角,直言相告,“来找真正的李雁伦。”

有些事情,从他口中打听反倒比自己在暗中一点点打听要来得快,且可信度高。

不过对此,赵仲庭便是满腹怀疑。

他从小便一直跟在赋雪身边,深知她从未来过南朝,更加不会有机会结识那个李雁伦。二人单是年龄上便相差悬殊,即便何时曾碰过照面,也没有成为朋友的可能。

“公主怎识得那李雁伦的?又怎知他会再次处出现?”

赋雪没有回答赵仲庭的问题,只是充耳不闻的大步走进了酒楼之中。

有些事情就算她解释了,他也未必能听得懂或是肯相信,既然如此,她又何必浪费这个口舌在同他说道上面。

赵仲庭吃瘪,快步跟了上去。

进入这明月楼后一路打发了店中伙计,赋雪也不啰嗦,直截了当的奔着楼顶而去。

她自认为她对李雁伦是够了解的,就是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生活习性、性格喜好等等是否发生了什么变化。

不过现如今的情况之下,她需要找到他,他能够帮助到她。

眼看着还有几阶台阶就要到明月楼的最高处了,赋雪心里竟然莫名的有点紧张了起来。

十几年不见的老朋友啊,你还好吗?

而今一别数载再见面,你可还能认得出我来?

正如赋雪所预料一般,踏进顶层门槛后拐了个弯,李雁伦确实就坐在曾经的那个位置独自饮酒,从背影上看,倒是比当年消瘦了许多。

深深叹了口气,赋雪大步走向前来到李雁伦桌边,双手抱拳作揖,“阁下便就是李雁伦李大侠了吧。”

李雁伦放下手中酒杯抬起头大量桌旁之人,“姑娘是……”

“我家公……小姐是北朝商家因家之女,”不等赋雪说话,身后的赵仲庭上前一步,“此番出行路过此地,特前来拜会李雁伦李大侠您。”

幸好之前谢斐给他提了个醒,否则,他这一时半会还真的不知道该从何弄个家的名字和商号来掩人耳目,虽然他现如今还不知赋雪与那李雁伦到底是否相识,二人之间的交情如何,已经到了何等地步。

不过那些都是后事,暂且不提。

然,李雁伦却轻笑着摇了摇头,拿起酒杯送到嘴边稍稍抿了小点,“既然姑娘身份不便透漏,且说不方便即可,何必用这等假身份糊弄我。”

时隔这么长时间,他倒是还同当年一般犀利。

想到这,赋雪嘴角勾起一抹弧度,“那李大侠觉得我是谁?”

第十一章 故友重逢

上下打量赋雪几番,李雁伦放下酒杯说的倒是风轻云淡,“姑娘虽身着素衣、身上的首饰也都是平常得不能再平常,但是姑娘手中那把朱砂剑却是早年间我南朝之后柳后的随身佩剑,在柳后殆命后流落至北朝,被北朝皇室收入国库。”

仿佛故意停顿了下,他一双深邃的眸子紧紧盯着赋雪,“姑娘手心有明显的老茧,想来是常年习武所造成的。在下早听闻这北朝的女子不似南朝,人人一副好身手,皇室中人更是了得。常年习武又手持朱砂剑,在下妄猜,姑娘是北朝皇室中人吧。”

就好似对李雁伦的能力并不觉得惊讶一般,赋雪含笑拍了拍手,却并未开口夸赞半分。

她这人从来不喜夸赞人那种肉麻的行为,好就是好、有能力就是有能力,一个表情一个动作就能涵盖的为什么一定要表达出来。

看着两个人之间这股莫名的气氛,赵仲庭的眉头微微皱了下。

他是真的越来越看不透这赋雪公主了,虽然说在她身边跟随了这么多年还没能彻底看透过。

赋雪转身朝着旁边空包厢的方向做出‘请’的姿势,“还请李大侠移步,我有要事需与李大侠相商。”

李雁伦也不推脱,“姑娘请。”

伸手拦住就要跟着一同进去的赵仲庭,赋雪在准备关门之际将他挡在了门外,“仲庭,你在门口守着。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任何人靠近打扰。”

赵仲庭不放心,“公主,属下需跟在您身边保护您的周全!”

“你放心,我只是有些事情与那李雁伦谈论,不会有生命危险。再者,你就守在外面,我若有何事直接唤你一声便好,也不会有什么不妥之处。你只要守好外面便是,切忌任何人不得进来打扰。”

虽然还是不放心,可是未等赵仲庭再说什么,赋雪已经里面关上了门,将他拒之于门外。

房间内。

缓缓走到桌边,赋雪优雅的抚裙而坐,拿起桌上水壶倒了杯茶,将茶杯送到嘴边轻抿了一小点,而后开口,“我是北朝的赋雪公主。不是什么什么商人之子。方才多有得罪,还望李大侠莫要见怪。”

“无妨。此等尊贵身份,若是换作旁人,只怕也会隐瞒起来吧。”李雁伦含笑,“不过在下不明,方才公主不便开口,为何现如今就与在下讲明了身份?公主就不怕在下将你身份一事散布出去,为你招来杀身之祸?”

赋雪‘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凭我对你的了解,你不是那种人。”

“看来公主在此之前就认识我。”

听到他这话突然严肃起来,纠结了片刻,赋雪终于决定和他实话实说,“雁伦,现如今的我虽为北朝公主,却也是柳宸。”

一听她这么说,李雁伦勃然大怒,“还请公主自重!此等玩笑开不得!”

“你当真识不得我了?”赋雪叹了口气,缓缓解释道,“前世,我被刘稹十三道金牌召回。可等匆匆赶回,换回了却是被他哄骗着饮下的一杯鸩酒。可他不知那酒名为‘此生休’,竟有饮孟婆汤却不忘前世的功效。许是上天垂怜我,让我此生转世投胎成了那北朝的公主,给了我卷土重来亲手讨回这笔债的机会!”

至于他李雁伦,便是她昔日的挚友,更曾为她和刘稹笼络了一方武林势力,为他们之后的成就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所以即便是过了十几载,她仍旧愿意相信他,无条件信任他。

然而前世今生这种鬼话却岂是能够轻易相信的。

李雁伦猛地从桌边起身,随身佩剑无尘剑出窍,直指赋雪细嫩的脖子,“说!你假借柳宸之名到底有何目的!你今日前来此处找我到底所为何由!”

“雁伦,你可曾还记得昔日我同你第一次在这明月楼相见时的场景?可曾还记得曾经的清风阁。”

其实走在赋雪刚到这江夏城时就同人打听过清风阁这地方,却一无所获。

等到今日早晨离开客栈时同掌柜打听过后才知,在她前世离世不久后,这清风阁便改名成了明月楼,还做了一番大改动和翻修。可即便日此,这顶楼确认就未曾改变过,还如同十几年前那般,一览望遍整个江夏城的风光。

听到‘清风阁’这名字,李雁伦微微愣了下,“你看这也就才十五六的模样,怎知十几年前的清风阁一事?我懂了,看来你在此番来前倒是下了不少功夫。为了骗过我,甚至从旁打听了许些曾经的事情!说!你北朝此次派你前来到底要做甚!”

“朱砂剑本出自你手,同无尘剑一齐打造而成。昔日,你怕我不接受此礼物,就骗我说此剑是你托城中以为铁匠打造的,给我用来做随身携带的武器。”

“刘稹称帝后的第二日,我因放心不下自己的布局离京披甲上阵,路过峡谷显遭姑墨埋伏,是你带着二十几江湖能人救我于危难之际。否则,我前世或许已经葬身于那峡谷之中,尸体都被山中野兽咬得寻不得了。”

“为稳固朝纲被迫将爱女送去和亲,和亲当日,我紧紧拽着受我之托前去送亲的你的衣袖,对你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护我女儿周全,让她平平安安的到姑墨。你同我承诺,若我爱女有半分损伤,你用命作陪。”

“接到一十三金牌被迫离开军营之时,我曾书信与你希望你能接下我布置一半的局,但是我却连你的回信都还未曾收到,就葬身在了我亲自为我自己精心布置的椒房殿之中,而送我女儿去和亲那日,便成了你我之间的最后一面。”

看着面前一双瞳眸睁得老大不敢相信的盯着自己李雁伦,赋雪叹气,“我已说了这么多世人所不知的事情,你仍旧还是不愿意相信我的身份吗?或者,你可曾记得你我初次在这里相遇之时,我曾问你的那句‘人活着的意义’?”

“你……你当真是柳后!”

第十二章 聚集点

见李雁伦终于相信自己了,赋雪叹着气点了点头,“我也知道这事情听着确实不太切合实际,但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此等荒谬的经历就真的被我给碰上了。”

世人皆想过奈何桥、饮孟婆汤而不往前尘,可谁又知她对前尘往事所不能释怀的苦楚。

一个个噩梦缠绕难以入眠的夜晚,她被对刘稹的恨意所侵蚀着,那种感觉已然让她觉得她活至今日就是为了报仇、为了夺回本该属于她的一切。

她并不后悔前世与刘稹一同并肩作战打下那半壁天下,她只后悔她错付了感情将半壁天下拱手于人,最终落得个生之不能的下场。

若说一切都是他刘稹害的,倒不如说她所付出的信任太多了,收不回来了。

这一世,他要让他看着她曾经为他打下的一片江山在他面前慢慢消亡,再重新冠上她的名字。

即便世人都说她狼子野心,她也要将整个天下尽收囊中,以慰前世。

“若非你说得出那些除你我二人外再无人知晓的事情,只怕我至现在还觉得你是何人派来试探的奸细。”李雁伦叹息,“想你前世戎马一生,徒手打下半壁江山,最后却落得惨死于椒房殿之中的下场。而那忘恩负义的刘稹,却在你去世不到一年,便娶了新妃立了新后,倒是让人寒心。”

“如此便是寒心?”想想那张熟悉得恨不得亲手撕烂的嘴脸,赋雪冷哼,“当时当日,他一十三道金牌将我传回京,在我亲手布置的椒房殿内哄骗我饮下了鸩酒,那时何止是让人寒心,是死心。”

还记得当时身体传来撕心裂肺般痛楚的那一刻,她浑身无力的瘫倒在地上,看着身前那张冷漠的脸颊。

当时她就发誓,若有来生,千山万水、千难万险,即便受尽世间一切苦楚,她也定要找到他,将自己曾经所受的一切十倍百倍还给他。

这一切都是他欠她的,即使此生容貌有变、身份不同。

“我就知道。”

听到赋雪的话,李雁伦眉头紧锁、微微点头。

当日无论他如何询问刘稹都不肯告诉他柳宸死因之时,他就该想到了;他娶新妃入宫、立新宠为后之时,他就该彻底醒悟了。

用笑容掩饰心中和眼底满满的恨意,赋雪强行转移话题,“那这么多年来,你都去哪了?想我在北朝皇宫长大的这一十几年里,并未听到什么与你相关的传闻。还记得早年间父皇似乎还有意拉拢你,却寻不得你踪影。”

“不过一个半截身子已经入土的糟老头子,有何可拉拢的。”李雁伦自嘲。

“想你今年三十有几、四十不至,若这都是半截身子入土的糟老头子,那我这已经经历了两代的女人是什么,半老徐娘还是老婆子?”

听赋雪一席话出口突然笑了出来,李雁伦心情早已不似方才那般紧绷。

回想着自己这十几年来的精力,他叹着气诉苦,“从打你去世的消息传出,我终日郁郁寡欢,更是无心军政。在那之后我曾多次向刘稹那厮讨问你的死因,起初他只是支支吾吾,到后来更甚至干脆闭门不见。也是一直到他将新宠立为后位之时,我才渐渐恍然大悟,一切远远没有想象之中那般简单,必定有什么隐情。”

说到这,李雁伦拿起茶壶,为赋雪空了的茶杯中添了些茶水,“早知刘稹已经不是昔日那个同你我一起四处讨伐、征战天下、甘苦与共的庶子,而是开始同他人一般刻薄计较、处处算计,我便不再将全部心思放在与朝政、军政之上,反倒只是做些为民为国的基本知识,其他的,便概不过问,任由他如何权当不知、置若罔闻。可不想他却多番找上于我,希望我继续替他做事。”

赋雪听得一时兴起,“那后来呢?他多次命人寻你,你便继续为他做事了?”

“非也。”他摇头,“他虽多次命人寻我,可我意已决,不想再插手过问那些尔虞我诈之事,便屡犯回绝。长此以往,刘稹的人来的次数愈来愈少,到最后便也就没了音讯。而我也算终于落得个清净。”

伸手轻拍李雁伦的肩膀,赋雪叹气,“雁伦,这些年来,倒是真的苦了你了。”

“相比较起来当年整日奔赴沙场的日子,这点又算得了什么。还记得当年你我并肩作战、驰骋沙场,柳宸和李雁伦这两名字便叫多少分支小族闻风丧胆。只可惜岁月蹉跎,时光飞逝,眨眼间,你我都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你我了。”

听着李雁伦这些话心中倒是感触甚多,赋雪微微叹气,转头过另一侧敞开着的窗户望向无尽湛蓝的天空。

时间一晃都已经过去了有十几年了,曾经的南朝也不再是当年的模样,人是物非。

回想当年那些不顾一些拼争天下的日子,倒还真是比现在逍遥快活,不必被烦事乱耳,心情不好就提剑冲上战场痛痛快快杀一场。

而今,即便身为地位尊贵的公主,做事情却仍旧需要考虑上一番,想一想后果是否是自己所能承受得了的。

“我还记得有一次,你、我被一小部队叛军围在了地势险峻的山头。当时天气恶劣、对方人数上又占据明显优势。可你我就顶着暴雨,一把朱砂剑、一把无尘剑,一剑一剑硬是杀出了条血路来。也正是那一战,其他滋事的小族开始有了顾虑,不敢再轻易挑起战争,而刘稹说我们二人是他的福星。现在想来,还真是可笑至极。”

畅谈往事的同时并没有忘记此行前来的主要目的。

“雁伦,”赋雪强行打断了他追忆当年的情绪,严肃开口,“听说今日江夏城有次武林聚会,你可此次聚会的详细地点?”

“武林聚会?怎么,你对此次之事有兴趣?”

赋雪也不可以避开这个话题,“不瞒你说,我此次之行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这武林聚会。听闻此次聚会,但凡在武林之中叫得出名字的人物都会到场,也不知是否属实。”

第十三章 林家女儿

“确有此事。”李雁伦点了点头,“此次武林聚会,但凡叫得出名号的江湖人士都会到场,只怕到时的场面也会空前盛大吧。不过这也都是我从旁人口中听闻而来的,也不能确定事情的属实程度。”

一听他这话,赋雪大喜。

佯装镇定看着李雁伦,她缓缓开口,“不知这武林聚会的地点可方便透露。”

“若换做旁人自然不方便透露,但若是你,便也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李雁伦倒是对赋雪毫不隐瞒,“此次武林聚会的地点是在城南郊外的江湖客栈。那郊外方圆几十里只有那一家客栈,故甚是好寻。”

赋雪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李雁伦继续道,“虽不知你此番前来寻那武林聚会所谓何事,不过若是你有何需要帮忙之处,尽管开口。只要雁伦能帮得上的,即便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李兄客气了。”赋雪含笑,“李兄即是与我相识这么多年,就该知道不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赴汤蹈火的。李兄大可放心,但凡有需要帮忙之处,赋雪定当不会同你客气,一定第一时间前来找你。”

她顿了顿,继续开口,“不过,倒是还有一事,望李兄守口如瓶。”

“前世之事?”

“果然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李兄的眼睛。”赋雪轻笑,“这前世记忆今生留存之事毕竟太过飘忽,况且我现如今身为这北朝的公主,此等事情若是传了出去,只怕会引起一场不小的轰动也未可知。”

“我明白。”李雁伦点了点头,“今日之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断然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了。这点,你大可放心。”

听到李雁伦这话,赋雪心中也就算是有底了。

想起已经在外面守了许久的赵仲庭,赋雪拂了拂衣袖,缓缓起身,“既然现在事情都已经明了了,赋雪今日便也就不在此多留了,以免引人怀疑。只待日后,再前来找李兄你品酒吟诗。”

“那若是你留在这江夏城的日子我要找你,要去到何处寻你?”

“城中聚贤货栈。若是无事,我便会留在货栈之中。但倘若何时我出去了,你便到旁边聚财当铺找那的掌柜,将事情好留言的字条交给他便可。那是自己人,但切勿谈及前世一说。有些实在重要的事情,还是当面所好。”

推开房间门时,赵仲庭还一板一眼的守在门口,半刻不敢擅离。

见赋雪从里面出来了,他快步上前,“公主。”

“需要的信息都已经问到了,回货栈吧。”赋雪心情大好,“对了,路过楼下摊贩时记得给我带两份糖油饼回去。”

赵仲庭点头应声,终于没忍住提出疑惑,“公主此前就与这李雁伦李大侠相视?”

猛地停下脚步,赋雪一脸严肃回过头看后面跟着的人,“有些时候,找到的太多并非是件好事情。”

——

从打确定卖刀之人就是李雁伦起,谢斐就一直跟着他走去各处,像个钱袋一样为他买单,可是这都已经一天的时间过去了,却仍旧没有学到半点有用的东西,亦或者说没有学到半点东西。

然而他却并未因此而产生半点怀疑,反倒觉得拜师这种事情本来就应该慢慢来,着急不得。

可就一刻钟前他去酒楼楼下掌柜那买个单的功夫,刚到嘴边的师傅竟然就这么被一名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女子给打跑了。

怎么想都觉得是那女子赶走了自己的师傅,谢斐从行前拦住女子去路。

“你是何人?为何将本公子的师傅赶走!”他满脸怒意,“你可知本公子为了拜师费了多大的财力物力,结果你倒好。本公子同你无冤无仇的,你就这么坏了本公子的好事!你说,本公子到底何时得罪过你!”

“你那师傅是假的,是个江湖骗子。”女子轻描淡写一句,转身就要走。

谢斐拦上前,不依不饶,“事情就摆在眼前你还敢狡辩!做错事情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还敢诬陷本公子师父是骗子。依本公子来看,你才是个骗子呢!”

“好心当成驴肝肺。”

女子没有再继续和他纠缠,也不屑与他纠缠,只冷哼了声,一闪身离开。

回过身看那神秘女子离开的背影,谢斐气不打一处来,出于本能反应追了出去,却不曾想才一出去酒楼,那神秘女子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双手环胸好一阵气愤,无奈之下,他只得在碰一鼻子灰之后回去货栈找赋雪和赵仲庭两个人。

可就在路过一小巷子的时候,听到里面呼救的声音,又折返了回去。

巷子里,一看起来很柔弱的女子正被几个小乞丐团团围住强抢手中的钱袋,因为握着钱袋的手握得太紧,手掌被绑钱袋的绳子勒出好几条红印。

见状,谢斐皱眉,快步冲了上前去,“你们做什么!几个大男人强抢一个弱女子,你们还要不要点脸!”

领头的乞丐停下手回身看他,冷哼,“少多管闲事,识相的就快滚!”

“滚?这动作本公子从打下生以来就没学过,不然你做个示范?”

他的能力是有限,他是打不过赋雪和赵仲庭,但这并不代表他连几个小乞丐都收拾不了。

冲上前三下五除二将几个乞丐打跑,谢斐上前,将被逼到墙角的那弱女子扶起,“姑娘,你没事吧?”

看她这样子也就十五、六的模样,却怎么只身一人在外游逛?

也难怪那些乞丐盯上她,这种手无缚鸡之力还有钱的弱女子,他们放着不抢难道还去抢像赋雪那种女子家的钱财?

那他们可真是疯了。

那女子微微俯身,朝着谢斐道谢,“多谢公子救命之恩,小女子不胜感激。姓林名悠然,是北朝丝绸庄林家的女儿,幸得公子相救,无以为报。不知公子尊姓大名?”

“原来你是林家的女儿!”谢斐惊讶,“在下谢斐,字成章,是北朝谢家之子。早闻林小姐芳名,今日一见,倒真是人如其名啊。”

第十四章 重遇

一听谢斐的自我介绍,林悠然微微欠了下身子,“原来是谢家公子,小女子失礼了。”

“林小姐不必客气。”谢斐下意识伸手扶起她。

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的相让了半天,多久后,谢斐含笑望向身旁的人儿,“林小姐一个弱女子家怎的一人来此,家里人都不担心吗?像你这种身子较弱长相又惹人怜的姑娘家,万一在路上遇到见色起意的匪徒可如何是好。”

“多谢公子关心,小女子是同姐姐一齐前来的。姐姐武功高强,自然是保护得了我这弱小的女子。”林悠然笑起来犹如初绽放的小桃花,“只是姐姐有些事情要做,我一人在客栈闲得无聊,便想着出来走走,谁知遇上了方才那等事情……”

说着,她面露忧色。

想林悠然一个弱女子出门在外也不容易,谢斐这便动了恻隐之心。

仔细考量一番,他轻言轻语,就好似怕吓到她一般,“如若林小姐不介意的话,不如在下送小姐回客栈如何?这南朝之地不比北朝,世态炎凉,人心难测。倘若在下离开后小姐再碰上个心怀不轨之徒,岂不是麻烦了。即便那些匪徒只是劫财,突然一下吓到小姐您也是不好的。”

谢斐这话一出口,林悠然对他的好感度瞬间就上去了。

故作为难犹豫片刻,她以手绢遮脸点了点头,“那就劳烦谢公子了,谢公子真是好人。”

跟在林悠然身边不紧不慢走出小巷,说巧不巧,他才刚走上大街,正遇因探到了这武林聚会之地而心情大好的赋雪和赵仲庭。

谢斐快步上前,“这么巧,竟然在这大街上也能遇到你们。”

“你?”赋雪挑眉看着面前挡路之人,“你不是跟着你那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师傅去学武功了吗?怎么?难不成是被师傅给甩了?倒也是,像你这种本来就没什么天资的人还是安安分分做你的公子哥吧,别总想着学别人做什么江湖梦。武功这种东西,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练成大侠的,尤其你这种识人不清的人。”

“真不好意思,恐怕要让你失望了。”谢斐双手环胸端起架子,“李雁伦大侠都已经答应收本公子为徒了,只是方才不知从哪冒出个小丫头,也不知道趁着我不在的时候和他说了些什么,等我回来之后,他人就不在了。不过,相信等他处理好手上的事情之后会回来找我的。”

“说白了就是不告而别了呗。”赋雪还真佩服他这心里辨识能力,“不过倒也是,即便是为了你的钱,他也一定会回来的。”

有他这么个摇钱树摆在面前,哪个江湖骗子会放着不理去找其他下家?

就谢斐这样有钱、脑袋又不好使的,现在这年头已经不好找了,既然有个摆在面前的,还是好好珍惜为妙。

“你!”

听赋雪如此说,谢斐就不乐意了。

可谁知才上前一步,就被她旁边赵仲庭提剑挡了住,“你做什么!”

“仲庭,无妨。”赋雪含笑朝他摆了摆手,“让他过来。”

反正就算他过来了也是自讨苦吃,不过既然他皮痒痒了,那她这次就好人做到底,再帮他松松筋骨。

这谢斐也不傻,自然知道自己打不过赋雪,便也就此作罢,“你二人真是无趣。”

转身注意到已经在后面默默等了自己半天的林悠然,他拍了下自己脑门,招手唤她上前。他这方才见到赋雪一激动,竟然连后面还有个人都给忘了。

他本来是要送那林家姑娘回客栈的!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北朝有名丝绸庄林家的小姐林悠然,方才我路过巷子见她被几个乞丐强抢,就出手将她救了下来,现在正打算送他回客栈去。林小姐,这两位是我的朋友,因风起和……内个谁。”

都见到了这么多面,谢斐这才发现,他竟然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赵仲庭的名字。

这就尴尬了。

赋雪无语开口,“他不叫内个谁,他有名字,叫赵仲庭!”

不过谢斐这货还真的是记住了因风起这个名字,而且叫的还如此之顺口。他都不好好过一下脑子想想,哪家的姑娘会叫这种名字啊!

他那脑子要是拿到黑市去买,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下生到现在都从来没用过!

林悠然款款上前,朝着赋雪和赵仲庭俯身行礼,“见过二位,小女子林悠然,是北朝林家的女儿。此番同行,便打扰二位了。”

“不打紧。”赋雪随口应付了句。

这打扰不打扰的和她有什么关系?反正她也是没打算跟着谢斐那个爱管闲事的家伙一起送她回去,当然不麻烦了。

缓慢走去货站方向的一路上,赋雪和赵仲庭就慢悠悠跟在后面,谢斐则同那林悠然并排而行,有说有笑。

“也不知方才悠然是否同谢公子说过,悠然还有个姐姐,名唤林音倾。悠然同姐姐之间关系甚好,几乎整日形影不离的待在一起。”说到这,她脸上浮现出丝丝忧伤,“不过很久之前,悠然还不是现如今这副病恹恹的模样,悠然也同因姑娘一般,性格活络,大方爽朗。这事情,还是要从小的时候说起呢。”

谢斐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多好奇心,“不知林小姐是否方便同在下讲上一讲?”

林悠然点了点头,“小的时候一次意外,当时周围没有人可以求救,悠然便不顾一切的冲上前救下了处于危险之中的姐姐,却不曾想害苦了自己。自那之后,整个人的身体就越来越差,到最后成了今日这般模样。不过现在想想,悠然还是不觉得后悔当年的事情。”

听着前边林悠然和谢斐无话不聊,赋雪却只当没听见,继续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往前走。

不管怎么说她也是活了两辈子的人了,岂能看不透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

这女子心思甚多不适合长交,而对于这种做事情之前千万分顾虑的女子,她也不屑有什么交流。

绝代红颜之两世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绝代红颜之两世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无删节荣耀起航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荣耀起航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荣耀起航目录预览:第一章厂长,第一是我的第二章他是中国人第三章五千块的赌注第四章血虐第一章厂长,第一是我的“我的天,终于排到了!”推特直播上,国内外所有的撸迷们看到那一声剑鸣的瞬间,顿时觉得热血沸腾了起来。尽管此刻已经深夜,但是他们一如既往的在等待着,没有丝毫的倦意。随着S5全球总决赛结束,所有英雄联盟的玩家们最为期待的赛季末排位赛终于迎来了尾声。全服第一,是所有职业乃至于非职业选手梦寐以求的宝座。能够拿到这个位置,不管是谁,都将成为自己所在的赛区的璀

  • 无删节深夜微醺不归家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深夜微醺不归家免费阅读全文小说:深夜微醺不归家目录预览:第一章给我生个孩子第二章上去捉女干第三章小三登堂入室第四章被捉女干第一章给我生个孩子“锦儿……”男子低沉的呼唤声声声犹如重锤一般一字一字的敲进她的心里,只觉得一阵钝痛,连绵不绝的袭来。身上的男子是她的新婚丈夫,但是在洞房夜却声声呼唤着自己的妹妹,多么可笑……顾娩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直到她筋疲力尽后,那人才起身离去。只是用低沉沙哑的声音,下达着不容人质疑的命令:“给我生个孩子。”他的声音凉薄,跟他的名字很相配,不……不只是声音

  • 无删节二次巅峰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二次巅峰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二次巅峰目录预览:第001章重生就装逼第002章必须道歉第003章你不配!第004章没事找抽型第001章重生就装逼一阵吵闹在KTV里喧哗刺耳。“怎么这么吵?”萧玄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可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一群酷似高中同学在对自己指指点点。“这是哪啊?我不是应该煤矿洞里吗?”“怎么还有音乐声?这情景怎么有点熟悉呢?”萧玄想动,却发现动不了。那个带头嘲笑自己的是周阳?咦?龙凤之约KTV?“这家不在几年前倒闭了吗?”萧玄猛地意识到了什么:“这装修…这些人…不对

  • 无删节神都掌门人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神都掌门人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神都掌门人目录预览:第001章房东催债第002章你真有病!第003章惊鸿一瞥第004章你算什么东西第001章房东催债“师姐啊,你到底在哪?”刚回国,老头子就把秦枫赶出来,连张照片都没有,让他把被逐出师门多年的师姐找回来。当年,他和师姐偷食了禁果。老头子不顾他们的哀求,将师姐逐出师门。一怒之下,秦枫投身军旅,一晃就过了八年。直到两个月前才回到江城,老头子让他找回师姐,正如他所愿,完成与师姐的八年之约。可是,那老东西私吞了多年的积蓄不说,居然一分钱都没给

  • 无删节惊世皇者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惊世皇者免费阅读全文书名:惊世皇者目录预览:第一章一觉三千年第二章水妖第三章帽子第四章流氓第一章一觉三千年谢琳娜,本是滨海市谢氏集团唯一公主,她从小虽有锦衣玉食,但她并不快乐,因为他父亲给他找了一个后妈,这个后妈完全是个人精,人前一面人后一面,在她父亲面前对她非常好,要是不在她父亲面前,这个后妈的凶恶程度完全体现了出来。在去年,她父亲因得肺癌去世,给谢琳娜留下了谢氏集团,但怎料她的后妈城府之深,私自改了遗嘱不说,还将她母亲留下唯一的祖宅用来贷款,并且是以她的名义。到最后,她后妈得到

  • 无删节风华湘女错爱他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风华湘女错爱他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风华湘女错爱他目录预览:第一章:毒后重生第二章:初见昭钺第三章:娘亲第四章:冷石闫第一章:毒后重生镂空雕花的窗户外,雨依然在下着,阆檐下,那水已经连缀成了珠串,打在地上,溅起细碎的雨花。脚下踩着小板凳,冷妤心慢慢地伸出对她而言,依旧不是那么眼熟的白嫩小肥手,接起了窗外的雨水,“噼里啪啦”的雨珠落在她小小的手上,濡*了她的绣莲花纹样云锦外褂。眼下正是梅雨季节,天气潮湿闷热的厉害,明明已是晌午,窗外仍是黑压压一片,让人喘不过气来,庭院小池塘里刚刚开放

  • 无删节异数续命师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异数续命师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异数续命师目录预览:第一章等一人来救一人命第二章抡拳砸宝马第三章力量!第四章高小姐是神经病第一章等一人来救一人命江城,大雾天,号称全国最孤独公路的江城C15国道。国道上站着一个少年,白色长衫,短发,剑眉星目看起来竟有种书生之气。少年安静的站在国道上,他的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不管是谁看到他的笑,都一定会觉得他是一个心性淡雅的人。少年名唤凌宇,他来这里是为了等一个人。等一个人来,救他的命!轰……一辆湛蓝色的宝马自远而近的驶来,站在马路中央的凌宇却不躲避,而

  • 无删节圣武双绝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圣武双绝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圣武双绝目录预览:第1章术帝重生第2章领悟神纹第3章正式弟子第4章造化元液第1章术帝重生云武大陆,落云宗,前山。上百人聚集此地,为的就是一次极为难得的参悟机缘,天降神石!刚刚开始参悟‘神石’的余量忽然身体一颤,整个人如遭雷击,竟然当场昏倒了过去,引得其他参悟之人发出一阵哄笑和嘲讽。“见过废的,没见过这么废的,居然连一分钟都坚持不到,整个落云宗的脸都被他丢光了!”“参悟神石的机会让给别人多好,给我七岁的小弟都比他强。”“这废物叫什么名字?”“我竟然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