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无删节尸兄,不可以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8:52:48 来源:网络 [ ]

小说:尸兄,不可以

第1章  古怪的KTV

我是个三线的小嫩特,平时靠着拍点平面广告、或者网络剧过活。163生活网可是这一行的竞争越来越大,有时候不开放点会连活都接不到。

昨天圈子里的安哥忽然打电话给我,问我有个片子,一天五千,问我接不接。

我当时觉得有点诧异,这种片酬完全可以找比我出名的嫩模,安哥怎么就找了刚入行不久的我?

安哥随后就说了,接这个片子肯定要陪酒,指不定还要陪睡什么的。要是我豁得出去,三天一万五就是我的了。

冲着这一万五,我立马就答应了下来,倒不是我多下贱,而是整整一万五,抵得上我大半个月的收入了。何况我自己的酒量我清楚,陪睡怎么了,给你灌得和死猪一样,你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就这样,安哥把地址通过微信发到了我的手机上,叫我晚上八点过去,千万别迟到,迟到了会出大事的。

挂了电话,我吃了点东西垫肚子,又准备了一点解酒的药,化个妆就出发了。来自163shenghuo.com

安哥给我的地址是个KTV,有点偏僻,不过好歹也是在市区,我也就没想什么。我到那KTV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半了,我下了车,往四周看了看,一眼就看到了远处的招牌“爵色KTV”。那KTV的灯好像是坏了,有点闪闪烁烁。

我提着包,蹬着我的小高跟,就走了过去。

走上KTV的台阶,立马就是一股冷风吹了过来,吹得我身上的鸡皮疙瘩立马就冒了出来。我穿的一件一字肩的黑色紧身衣,加一条黑色的包臀裙,这KTV好像是空调开过了,我这么点衣服根本经不起冷的。

扛着寒冷,我快步走到走上前台。推荐163shenghuo.com那前台看起来有点破旧,地板脏兮兮的,贴在墙上的墙纸都有点脱落了。我心里顿时嫌弃了起来。

出得起三天一万五片酬的老板怎么会约在这么旧的KTV喝酒?

我走到前台,发现这个KTV安静得狠,都没看见一个顾客,就连音乐声都很少,唯一一个放着音乐的包间,还不知道放的是什么鬼音乐,跟哀乐一样。

“喂,A28号包间在哪?”

我敲了敲前台,伏在前台的那个服务员头也没抬,随手一指,指的就是那个放着哀乐的包间。

“什么素质!”

我不满的骂了一句,转身朝着那个房间走去,走到包间门口的时候,我停了下来,深深吸了一口气,本来是准备平复一下不满的心情,谁知到那包间里放着的哀乐忽然就停了。

难道是里面的人知道我来了?

我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之后,摆出一个招牌的微笑,推开了包间的门。

可是包间里居然一个人没有,机器和墙壁上的显示屏亮着,还没有点歌。网站163shenghuo.com

那我刚才是出现幻听了么?

我看了看手机,七点五十七分,还差三分钟八点,应该不算迟到。大概老板还没来吧。

想着我就走向了沙发,拿出了手机,手机上正好来了一条微信。

消息是一个叫苏岸的人发来的,我以前合作的时候认识的一个男模,很高很帅,本来应该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是他追我有点不择手段,有一次还想给我下药,还好我发现了。

不过苏岸进这个圈子的时间比我早,人脉也比我广,如果不是我以后还用得到他,我早就不会理他了。

看到苏岸问我在干嘛,我就快速地回了一句工作啊,就关上了手机。

谁知到苏岸立马就回复了我,说听说你接了一个不错的片子,在哪儿呢?我去看看,有点不放心。无删节尸兄,不可以免费阅读全文

我心里冷冷一笑,知道苏岸是又要过来献殷勤了。但是这个KTV的感觉给我不好,一个人都没有,要是待会真的出点什么事儿,叫破嗓子都没有用。

我还真有点不放心,叫他过来也好。

我紧接着就点开了微信的小工具,准备定位发过去。

谁知到我手机定位了一下,马上就要发出去的时候,卡了一下,居然自动关机了。

什么鬼?

我心里顿时烦躁了起来,这破手机,老是死机,早应该把它换了。

我赶紧把手机翻过来,准备重新开机,谁知到耳边的音乐声忽然一炸,我吓得本能地一抬头,却看到屏幕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放起了歌。网站163shenghuo.com

还是《嫁衣》这首歌,空灵忧郁的女声在房间里回荡,顿时叫我身上泛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你?”

我的目光一挪,这才注意到旁边的角落里忽然多了一个男人,靠在墙角,手上一只烟静静地燃烧着,给人一种特殊的感觉。

“您什么时候进来的?”

我立马坐直了身子,有点尴尬地问,顺便赶紧把手机塞回了自己的口袋里,又不好意思地接了一句:“刚才玩手机没太注意,不好意思。”

“没事。”

第2章 蠢透了

那个男人还站在角落里,手里的烟动了一下,一道红光一划。

我赶紧挪了挪,用手擦了擦我旁边的沙发:“过来坐吧,出来玩总不能站着。”

说完这句话,我感觉我简直蠢透了。

“没事,我喜欢站着。你唱歌吧,我想看看你。”

那个男人的声音极其低沉而富有磁性,听起来很年轻,我心里的好感又加了几分。

只是他一直站在角落里,穿的也是黑色的一套衣服,我完全看不清楚他的样子。

他不肯过来,我就尴尬了,难不成出来陪酒就要在这KTV里唱一个晚上的歌?

不过我还是拿起了放在我旁边的麦,换了一首歌,因为嫁衣这首歌实在有点恐怖。

我点了一首《萌萌哒》,唱完之后,刚要点下一首,那个男人忽然说话了。

“你长得很像我一个朋友。”

我手里的动作一停,笑着问:“什么朋友?”

终于有点话题了,不然叫我唱一晚上的歌,我真能尴尬死。

“一个关系很好的朋友。”

那个男人动了动,伸手指了指我旁边:“渴了吧,喝点东西。”

我一扭头,看到了沙发旁边居然摆着一箱啤酒,而且都是开好了的。我之前居然没有发现。

我伸手拿出一瓶,居然还是冰的。

“你不来喝一点?”

我从茶几上挪过两个杯子,赶紧倒上。

那个男人身子一动,终于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我一抬头,顿时愣住了。

那个男人看起来二十六七岁的样子,脸庞非常的硬朗,留着一个帅气的发型,笔挺的黑色衬衫,黑色西裤,加上一双擦得锃亮的黑色皮鞋。给人的感觉就两个字,干净。

他走过来,轻轻地往我身边一坐,伸出修长的手指,端起了我倒好的那一杯啤酒,微笑着往面前一递,低低地说了一句:“我很喜欢你!”

我微微一笑,这种话我听得不少,几乎都有免疫力了。可是从他口里说出来,又偏偏有魔力一样,让我浑身一簌,瞬间就有一种被电到的感觉。

就这样,他靠在沙发上,手上端着那一杯我倒的啤酒,一口没有喝,反而是絮絮叨叨地问着我一些问题。也不知道是不是酒的作用,我居然全都交代了出来。三瓶啤酒下肚,我忽然感觉脑袋有点晕晕的,冰啤酒劲大一点我是知道的,可是我不至于三瓶就会晕啊!

“不好意思,我有点不舒服,我想要出去一下。”

我扶着额头,脑袋里晕乎乎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刚一站起来,立马就是一个趔趄。

随后,一双有力的手立马就挽上了我的腰肢,我刚要回头,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医院了,苏岸见我醒来了,立马就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脸担忧。

“我怎么了?”

我揉了揉自己的肚子,胃里很不舒服。

“你喝掉了三打变质的啤酒。”

苏岸皱着眉头:“你没事一个人去荒郊野外干嘛?你昨天不是和我说去工作了么?”

“荒郊野外?”

我一愣,吃惊地说:“我去的一个KTV啊!”

“爵色KTV,三年前就倒闭了,那一片都要重新开发,你不知道么?”

苏岸摇了摇头,一脸的无奈。

我心里顿时一颤抖,不是吧?难道我撞到脏东西了?

“把我手机拿过来,我打电话问问。”

想到这个事儿是安哥介绍给我的,我就觉得不信,安哥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可是从来没有坑过我!

电话很快就播了过去,安哥很快就接了我的电话,好像是在等我的电话一样。

“安哥,爵色KTV是怎么回事?”

我皱着眉头,我出道是安哥一手带起来的,我觉得他也是不知情的。

“嗯?你没事儿了?昨天晚上那个人对你说什么了?”

安哥直接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一句。

“他说他喜欢我啊?”

我被安哥问得有点懵。

“那他就是选定你。恭喜你啊!”

安哥在电话那头笑了起来。

我皱了皱眉头,顿时明白了安哥是知道一点内幕的,心里的火气腾地就上来了:“安哥,你好好给我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然我待会就砸到你家里去!”

电话那头安哥好像做好了一切准备一样,笑了笑:“是这样的,你昨天晚上看到的人,是一个富商死掉的儿子,那个富商要选一个女人和他儿子办阴婚,但是选了几个他儿子都不满意,富商选到了你,他儿子看上你了。富商会给你两百万,买你这条命,你下去陪他儿子,你家人下半辈子可以过上好的生活。”

第3章   怀孕了

买我的命?

我顿时觉得头皮一炸,终于没忍住,立马就骂了起来:“你是不是神经病啊!那个钱我不要了还不行吗?你今天给那个富商说,我不同意!”

电话那头安哥的声音顿时冷漠了起来:“这种事儿是你想不同意就能不同意的?我已经通知了那个富商,别忘了我这里有你所有的资料,半个小时之后,那个富商就能派人找到你的家人,如果你不想你家人出事的话,一个小时之后,来我家里。”

“我才不去!你就是个疯子!”

我又气又急,骂了几句,立马就挂断了电话。

见我气急败坏地挂了电话,苏岸立马就关心地问我发生了什么。

自从上次他想给我下药被我发现之后,他对我的态度就“温驯”了很多,不过我知道这都是他的套路罢了。

“没什么,安哥坑我了。”

我皱着眉头:“我住院花了多少钱?我回头还给你。”

“没事儿,就洗了个胃,加上住院费,出诊费什么的,五百多。”

苏岸故作大方地笑了笑:“不用还了,这才多少钱啊?”

我心里冷冷一笑,要是真的不用还了,你还告诉我多少钱?

没空再和苏岸废话,我直接拿起了包离开了医院。

出院的时候,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打车去了安哥家。

安哥能混到这样,没有一点手段是不可能的,无论他说的是不是真的,我都不能拿我的家人冒险,我必须要过去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能不能摆脱掉这个臭摊子。

打车很快就到了安哥家,我敲了敲门,安哥很快就来开门了,我换了鞋摆出一脸不善地冲进了客厅,却发现客厅的沙发里还坐着另外一个男人。

“来来来,小雅,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给你说的那位富商,程明道程先生。”

小雅就是我的名字,我叫王静雅。

看着安哥张罗着介绍,一脸阿谀奉承的样子,我就觉得恶心。

我直接不想理安哥,往侧边的沙发一坐:“说吧,你们到底要怎么样?”

那个叫程明道的老男人看了几眼,眼睛色眯眯在我胸口和大腿上一扫,顿时满意地点了点头:“我儿子眼光真不错,看着小姑娘俊得,和明星似的。”

“是这样的,程先生一家一直是一脉单传,他儿子没有给他留下任何子嗣就走了。程先生希望你能努点力,和他儿子造个小宝宝出来。”

安哥笑着说。

“人都死了,还怎么造?”

我没好气的问。

“那就不用你管了,今天晚上,你和程先生过去,陪他儿子睡一晚,就可以了。然后,选个好日子,把你们的阴婚完了,程先生自然不会亏待你!”

安哥笑着给我解释道,说得轻松如意。

“睡一晚?你疯了?让我和死人睡一晚上?”

听到安哥的话,别提我有多气,这个世界上的人都疯了么?

“诶,小姑娘,火气别这么大嘛!你要是不愿意和我儿子睡,和我睡也可以啊!”

那个老男人嘿嘿一笑,伸手过来就要抓我的大腿。

我赶紧躲了一下,投过去一个厌恶的眼神,转而看向安哥不耐烦地说:“安哥,你放弃吧,这件事我不会同意的。就算你弄死我,我也不会愿意,还有,别拿我家人作威胁,不然我现在就死给你看!”

说着我从包包里拿出了我在路上买好的一把弹簧刀。

那个老男人直接哈哈一笑,掏出了手机,给我放了一个视频:“你看,我刚才收到的,你弟弟在XXX实验中学读书,小伙子成绩还挺不错的,上课还积极回答问题呢!”

我一看那视频,心里顿时一炸,那视频拍的就是我弟弟在课堂里站起来回答老师问题的时候,从窗外拍的。这个点马上就要下课了,我弟弟肯定要回家吃午饭……

“你爸在轧花厂工作,你妈在超市上班,这些我们都查到了。”

那个老男人收起了手机,一脸得意的微笑:“妹子,真的不是我威胁你,答应我,你一家人以后都会过上好日子。你找个人家嫁了,也未必能给娘家这么多钱,指不定还会受什么委屈,对吧?”

“你们……别这么卑鄙!”

我手里一抖,抓在手里的弹簧刀差点掉了下去。

“小雅啊!别考虑了,两百万,你要是帮程先生生了个孙子,程先生再给你两百万。四百万,你这种人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还犹豫什么?早死晚死,不都是死?何况也不是让你马上去死,生完孩子最起码也是大半年,对吧?你拿到钱,还能好好孝敬爹妈好长一段时间。”

安哥立马就开始苦口婆心地劝我。

“好!我答应你们,但是,我要马上拿到钱。”

我咬着牙,一狠心就答应了下来。

“没问题!”

第4章   阴婚

那个老男人一听我答应了下来,立马就兴奋了起来:“只要是钱的事儿,都好办!”

在安哥房子里,老男人直接转了两百万到我账户上,收到银行的短信的时候,我忽然有点懵逼,一辈子我还没见过这么多钱,但是我知道这会是我用命换来的。

那个老男人把我拉上了车,车是司机开着,老男人硬要和我挤在后座,还对我动手动脚,说着反正他儿子也享受不了多久,让我同时和他睡,睡一次两千。

我心里顿时恶心得不行,一次一次地打退他的咸猪手,又以破坏他儿子的尸体为威胁,他才住手,他不满地骂骂咧咧,骂我敢接这个活,就是个biao子,还要立牌坊。

在车上我气得不行,到了那富商的家里之后,我就直接冲了出去,后来被佣人带到了一个房间里,我就立马把房间反锁了。

我在房子里冷静了一下之后,就打开了房间,叫外面的佣人去看他们的“少爷”。

那佣人脸色顿时有点不好看了,推推拖拖的不敢去,最后还是给我指了一条路让我自己过去。

佣人给我指的路在花园里,花园里有一栋小房子,一看就知道是新建的。我一推开门,就感觉到了一股凌冽的寒气,这里就是个冰库,而我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个男人,正安安静静地躺在房间的正中央,一张软软的床上。

除了他的皮肤有点白,其他的样子都不像是个死人,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那一张俊朗的面庞,虽然有点冰冷,却异常的舒服。

忽然,我背后一股凉风一吹,吓得我手一抖,那个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轻轻呢喃了一句:“你干什么呢?”

我顿时吓得不轻,想也不想,扭头就跑。

离开了那个小房子,我身上还是冰凉的,心里还有点害怕,忍不住给爸妈打了个电话,听到爸妈说最近一切还好,我不放心又问了问弟弟的情况。爸妈说弟弟最近很听话,我才放心了。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我在给我准备的那个房间里等着,仆人给我送来了晚餐。可是他们看我的眼里已经多了几分恐惧,都是把饭菜往我桌子上一放,立马就跑了。

我无奈一笑,大概他们知道了我的身份,所以才会这么惧怕我吧。

我心里又何尝不怕呢?

我都不知道晚上会发生什么。

吃过了饭,那个老头子就来催我了,让我快点进那个房间,还要让我化妆,我说我没有带化妆品,那个老头子居然说都准备好了。

跟着那个老头子走了到了客厅,客厅里早就有个穿着黑衣服的老头在等着我了。

“这是干什么?”

我奇怪地问。

“化妆啊,死人妆。”

那个老男人说。

我心里顿时涌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刚转身要跑,从我后面冲过来两个保安立马就给我按住了,按到了沙发上。那个穿着黑衣服的老头伸手蘸着白色的底料,不断地给我脸上刷着,一层一层,然后又给我眼眶打得黑乎乎的,脸上扑上两个通红的圆饼,就连嘴唇都给我花成了黑色,才放过我。

为了不让我逃走,他们直接捆着我丢进了那个冰库房子里,等我到了里面,才给我松开了一点点绳子,让我自己一点点地解开。

那个老男人关上门之前,看了我一眼,冷冷地说:“让你陪我不陪我,现在后悔么?跟你说,今天是我儿子的头七,你可千万别给我搞砸了!”

说完,那冰库的大门嘭地就关上了,房间里黑乎乎的,我什么都看不见,心里害怕的感觉顿时涌了上来,眼泪已经有点忍不住了,在眼眶里打转。

“放我出去!”

我大叫了一句,开始拼命挣扎,手臂上的绳子却如何都挣脱不开。

突然,我听到了我旁边的床上,滋溜地响了一下,好像是什么东西起来了!

漆黑的房间,我还被捆着手脚,我根本就无处可逃!

不能出声,不能呼吸,不能被发现!

我拼命地憋着气,一动不动地待在原地。

“你就那么害怕我么?”

我的耳际,那个熟悉的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虽然和我昨天在KTV听到没有区别,可是我的心里只剩下害怕。

“你……是鬼?”

我不敢扭头,生怕一扭头就会撞到他。

我能够感觉到,他从床上侧着身,把头凑到了我的耳边,没有鼻息,可是我依旧能够感觉到他!

“不,我现在是尸。”

尸兄,不可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尸兄 或 不可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外卖小哥雨中脱外套送婴儿车过马路,我读到了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今天看到新闻,说是4月12日的下午,宁夏银川下起了大雨。在银川市上海路与正源街的交叉路口处,一位没有带伞出门的女士推着婴儿车在等红灯。而雨势却越来越大,一位路过的外卖小哥正好经过,他没有因为自己要赶着去送外卖便径直离开,而是选择了停下来,脱下了自己的外套,轻轻地罩在了婴儿车上,为孩子遮风避雨,更是一路陪同,将他们送回到了不远处的小区。雨中护送婴儿的外卖哥风雨中的那件外套,不仅温暖了人心,更守护了中华文化爱护幼小的高贵。看到这个新闻,说实话,其实我内心是有一丝羞

  • 著名国画家高德星老师作品欣赏

    高德星,字恒庐,满族人,祖籍辽宁,1958年生于南京,现为江苏省国画院专职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旅游联谊中心理事。他自幼喜爱绘画,以先贤为师,从向于传统,嗜之益深,横向于西方艺术含英咀华,作品个性鲜明,透露出:深幽,静谧及无限空旷之美。作品参加“93北京国际艺术品拍卖会”,“93南京秦淮书画精品拍卖会”,“94深圳名家精品拍卖会”,“95金陵近现代名家书画精品拍卖会”,“95厦门书画陶艺拍卖会”,其作品在拍卖会上有较

  • 买房住房,如何选财运最旺的?

    我们都知道,在买房住房的时候,不仅要选择楼盘、户型还有邻居等等。当然我们更想要选择一个好的环境,能够催旺我们的运势,特别是财运方面的。那么,该如何选择?一、明堂开阔在选择住宅楼房的时候,尽量选前面开阔空旷的,前面有一块空地,是广场或者绿化是最好的。风水上讲,有明堂有后代,无明堂后代无,其中的意思大家也理解了。有的小区是楼挨楼,房子之间距离很近,这样对居住者的运势有很大阻碍,不利于事业财运的发展。所以一定要选明堂开阔的楼房。二、富贵者附近我们常讲,福人居福地,福地居福人。在选房住房,最好选择靠近富

  • 第六十六篇《捉泥鳅》

    捉泥鳅河水泥巴相伴生破土而出谁家娃滑润无骨巧入手胜利凯旋只见牙小时候有一种奢望,就是荷塘里的水快点干吧,因为又可以捉泥鳅了。但事实终不是那样,好像在我的记忆里荷塘也就干过那么一两次,但它却在我童年里留下了最美好的回忆。现在,只有过年才回家看看,但那儿时的荷塘早已干枯了不知几个年头,谁家盖房缺土了,就从荷塘了挖走点,这样一年又一年的索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终止,也许有一天,荷塘的水满了人们才会停在吧。

  • 你的藏品卖不到几百万?收藏拍卖出手陷阱知多少!

    相信很多藏友,都是在最近几年,才真正开始知道古董艺术品的价值,从新闻,从媒体,电视台,从网络,纷纷开始了解到!然后开始投身于古董艺术品行业的人海中,行走多年,出手收藏数年,还是没有结果,反而上当受骗不少,这些,有真正去了解,到底为什么吗?为什么你的藏品,卖不到几百万,甚至是卖不出去!对于一些初入古董艺术品行业的人来说,从投入进去开始,每天面对的都是各种各样的诱惑。例如捡漏、暴富,不劳而获等心理是所有藏友都要面对的情形。从事这行那么久,经常会有人问小编:“我有古董,要去哪里卖?”这个潜台词是:“我

  • 第六十六篇《捉泥鳅》

    捉泥鳅河水泥巴相伴生破土而出谁家娃滑润无骨巧入手胜利凯旋只见牙小时候有一种奢望,就是荷塘里的水快点干吧,因为又可以捉泥鳅了。但事实终不是那样,好像在我的记忆里荷塘也就干过那么一两次,但它却在我童年里留下了最美好的回忆。现在,只有过年才回家看看,但那儿时的荷塘早已干枯了不知几个年头,谁家盖房缺土了,就从荷塘了挖走点,这样一年又一年的索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终止,也许有一天,荷塘的水满了人们才会停在吧。

  • 小行星以“孙坚”为名,即是好事,也是坏事

    小行星以“孙坚”为名,即是好事,也是坏事近日,悉尼天文台将一颗小行星赠与孙坚,准确的说是以“孙坚”命名,因为宏观上将,没有一个国家有权利和资格将行星以礼物性质的方式来做处置。不过这并非重点,重点的是将小行星以中国人的人名来命名,其影响和意义是非常深远和广大的,本来这确实是一个喜大普奔类型的事情,应该锣鼓喧天的举国欢庆。但转念一想,这其实也是一件很不好的事,因为它暴露了我国近代时期在天文学上的不足和欠缺。想想古代,尤其是在诸子百家的时代,那时候的条件那么落后,环境那么艰苦,而我国古人却能通过研究,

  • 中国红,多少陶瓷人向往的色彩!

    多少年来,人们梦想把中国红这人间最美的色调搬上瓷面。在中国陶瓷艺术长河中,唐代发明了铜红;后来,有了宋代的钧红瓷,明清时期的祭红、郎红、胭脂红、豇豆红、珊瑚红等红色釉瓷。尽管这些红色釉瓷的色泽也并非真正的大红,可就因为那一份“红”,使得烧制工艺要求极高;因为那一份“红”得来不易,这些陶瓷也就成为皇室内廷和历代国内外收藏家追求的珍品;因为那一份“红”难成,陶瓷界常大诉“十窑九不成”、“千窑难得一品”的苦衷。民间至今还流传着“陶女浴火炼红瓷”的悲壮故事。清乾隆祭红釉盘盘撇口,弧腹,浅圈足。盘心及外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