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无删节诡异怪谈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9:21:26 来源:网络 [ ]

书名:诡异怪谈

第一章   美女的生意

我真倒霉,真的,就在今天的上午十点二十分,我刚被开除,这是我第十六回没有平稳度过试用期。说明163shenghuo.com

这不能赖我啊,其实为人所不知道的是就在上午十点的时候,我们公司发生了一场灵异事件。

给大家介绍一下,我姓孙,叫孙旺财。这个名字其实我很郁闷,旺财这个名字已经在周星星的某部电影里叫响了,那是一条狗。所以我们单位的同志在叫我名字的同时总爱加点象声词:啧啧啧啧。这是叫狗吃东西的声音,好在我大人有大量。

可是今天我确实看见一只鬼,那鬼就趴在我们业务四组没屁股的后背上。好吧,没屁股是我给他起的外号,他叫梅毕国,也不知道他爸怎么给他起的名字。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当然,我原谅我爸是因为他真没看过周星星的电影,要不我也怀疑,他怎么给我起的名字。

那只鬼是个小鬼,怕在没……梅毕国的后背上就那么冲着我乐,然后一声嚎叫,梅毕国就冲进了女厕所,我能惯着它吗?我也是有两下子的人。

大家不嫌我罗嗦,我就得跟大家讲两句了,我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当然,我会长话短说的。

我打小就特好招那些没脸子,就是鬼,没事总闹个头疼脑热精神恍惚啥的,幸好有我妈。我妈是个大仙,啥叫大仙?南茅北马听过没你,南方茅山道,北方出马仙,这北方的仙家,就是大仙。

换句话来说,我妈那叫通灵师。所以,我没事就闹毛病,我妈没事就给我看,烧几张黄纸,念叨念叨送送,这才让我平安的度过十年。163生活网

在我十岁的时候,我妈一看我总这样那也不行啊,于是乎找了一帮同行,给我进行会诊。我深深的记着那天的情形,好家伙,一屋子二三十大仙还有有二神,有说的,有唱的,有一个劲哆嗦的,还有尥蹶子在地下猛蹦跶的,太他妈瘆人了,搁你你也记忆犹新不是。

最后的会诊结果就是我这一辈子不顺当,体质虚,好招没脸子,没办法,解不了,命里带着的。谁最大,命最大!话说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我也没求啊,但是就给我带着了,这跟谁说理去。

还得说是我亲妈,怕我出事,我小学都没上,我妈就把我托付给村里道观里的道士了。我是跟观里的掌教朱天师修行的,别怀疑,我也挑不了,观里就他一个道士。

整整修行了五年,然后朱天师就给我介绍到了镇里风景区的圆通寺,我又在那当了三年的和尚,要不是我妈实在觉得我得上学了,我差点连初中都耽误了。无删节诡异怪谈免费阅读全文

作为一个小学都没上的人直接上了初一,我真觉得我考上了本市的一所三流大学我就算天纵奇才旷世豪杰了,但我小时候的大仙真没说错,我诸事不顺,大学毕业了,算上这次的工作,我是第十六次没度过试用期了。

但这回真不怨我,我好歹这也算根正苗红吧,我能容忍那些牛鬼蛇神跟我挑衅吗?不,绝不。于是我跟着梅毕国进了女厕所,那小鬼还跟我乐呢,让我这顿大嘴巴扇的,这是镇煞,你要是遇到这样的事,没别的,大嘴巴扇上,保管它看着你吓得溜溜的。

可是计划没有变化快,我从女厕所出来的时候,所有人看我都是异样的目光,就好像我把他们都给怎么样了似的。然后组长谈话,经理谈话,所有谈话的宗旨就是:我们不歧视你,但是,为了员工的情绪,我们希望你能离职。离职可以在财会那领三个月的薪水,开除就任麻没有了。

试用期一个月才两千三,于是我兜里揣着这六千九站在了马路上,眼望苍天,脚踩大地,我真喊一嗓子:我他妈就是雷锋啊,你们不要我?

六千九在一个地级市来说,真不算什么钱,要是去歌厅夜总会去玩,省着用都玩不上一个礼拜。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就算平常过日子,房租得交吧,水电得交吧,话费得交吧,网费得交吧,柴米油盐酱醋茶,衣食住行算下来,我就赤贫了。

我住在一个一室半的房子里,又交完了半年的房费,我兜里所剩无几,估计省着点花,我还够一个多月的伙食,要是有点人情来往,呵呵,我希望我饿的吃人的时候能没有什么心理压力。

一晃,时间在我应聘和被拒绝当中溜走,我毕业的学校实在是不怎么样,这导致我在应聘的过程中屡遭碰壁。于是,我跑到了南山公园门口算卦去了。

南山公园门口都是卦摊,其实这活我也能干,想我也熟读周易四柱,就是蒙人呗。问题是现在的人越来越难骗了,我的岁数又小,哪有那样的傻子让我来骗,人家须发皆白一股子仙风道骨的都吃不饱饭呢,我一条小泥鳅还能翻了船?

“您老受累,给我看看,嗯,我知道,泰卦吗,否极泰来,所说泰卦三阳升,三阳开泰……哎,哎,您老倒是给我算呢,我真不是砸场子的!”

溜溜一小天,卦没算成,我倒是结了一帮的冤家。不过我从这些冤家的嘴里倒是得到了一个致富的信息,现在的富豪都信风水,捉鬼驱邪,阳宅阴宅,趋吉避凶,引吉时择吉地,起名号禄子孙,这些才能赚大钱。推荐163shenghuo.com

我当时腰杆就直了,这些我行啊,想我家学渊源,我妈就是跳大神的啊,我需要跟你们说吗?

隔行如隔山,不干不知道,我用三天的时间挨个门市发小广告,面带笑容,言语温和:“您家闹鬼吗?请找我们公司,售后三包……”态度最好的一个跟我说了一个字:“滚!”

一个懂得进取的年轻人创业就这么难吗?

我姓孙,我叫孙旺财,我绝对没白瞎我的名字,在我决定干这行之后,第三天,我有生意了。

那是上午十点多,我把早饭和午饭并到一起了,在我正要决定是煮一包方便面还是煮两包方便面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一个非常诱人的女孩声音:“喂,您好,请问您是孙先生吗?”

在这个声音响起的时刻,我在瞬间就决定了,煮两包。

事情是这样的,女孩叫温馨,多好听的名字,可以叫馨馨的。温馨家里还算不错,她自己说的,其实从这一点就看出这个女孩涉世未深,你这不是对着贼喊钱多吗。不过最近的时间她遇到了一件麻烦事,每天晚上睡觉,她总会梦到一个人,一个男人,但是没有脸,总是在叫她跟他走,每每在噩梦中惊醒,然后整夜的睡不着,一连一个多礼拜了。

我问她怎么知道我电话的,她说在同城47上看到的,这样的结果倒是把我吓一跳,我广告啥时候发到同城47了?

约定了下午见面还有地点,我决定犒劳一下自己,在一众的方便面里挑出两袋老坛酸菜的,对不起了汪含兄弟,不是你代言的那个品牌,是白大象牌的,那酸爽!

下午一点,我到了见面的南山公园门口。很惊喜的让我发现那里停着一辆马萨拉蒂,我去,马萨拉蒂哎,看着那烁烁放光的三叉戟标志,我咋也不能放过,我半蹲在车的斜前方对着后视镜整了整我的发型。

“是孙先生吗?”马萨拉蒂的车窗突然打开,说话的声音吓了我一跳,我差点就跳了起来。万幸,我要是跳了后视镜就得挂断,那得多少钱啊?

“我是,您是……?”我赶紧站直了身子,我身上是我面试的时候的西装,可不能皱了。

“你好,我是温馨。”我去,这个声音真是够温馨的了,我低头看去,一个眉眼如画的女孩就呈现在我的面前。

“你好,我是孙……旺财。”没办法,我已经听见那女孩扑哧的一声轻笑,爱咋咋地吧,我就叫这个名字了。

“谢谢你,孙……旺财先生,上车吧。”我咬了咬牙上的车,就冲这女孩的幽默感,我都得把事办了。

这是一辆马萨拉蒂总裁,女孩开着也算可以,我坐在副驾驶上用我的膀胱,不,是余光一路上瞟了这个女孩一万多眼,太漂亮了。女孩一件黑色真丝带流苏的短袖,下边是一条黑色仿鹿皮短裙,一副墨镜一点也没有遮掩她眼睛的美丽,她是把墨镜架在脑门上的。

车子行驶了大概半个多小时,来到了我们市的月牙湖小区。这个小区是个高档小区,压根就没有正常的楼房,连高层都没有,全是别墅,

众多的别墅修在一座人工湖的旁边,那湖如果你要是俯瞰的话,是一个大大的月牙,这个温馨的家就是在这月牙弦背上的五号别墅。

我自认为我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但是在我看见并且进入这个别墅的时候,我嫉妒了,我的心里酸了,也许我这一辈子都没办法享用这样的房屋。

别墅的背面紧靠月牙湖,而前面是一个好大好大的院落,里面有草坪,花丛,泳池,健身区,狗舍,连大铁门都是声控自动的。

进到屋子里更觉奢华,一进来就见高高的屋顶上吊着施华洛世奇的水晶吊灯,周围一水的红木家具。空调都隐蔽在墙壁的里面,凉爽且不扰乱这大厅的古香古色。

万恶的资本主义埃

第二章    有情人终成陌路

“你喝什么?有花茶红茶绿茶,有可乐雪碧芬达,有红酒啤酒香槟,您想要什么?”温馨这个丫头饶有趣味的看着我惊讶的面容,光饮料就给我罗列出这么多,我完全可以认为这是她对我的挑衅,我是那么好相与吗?

我面带微笑,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语气温和,淡淡的吐出几个字:“有麦乳精吗?”怎么样,朋友们,惊喜不,如果你是八零后甚至往上,一定会有这美好的回忆。果然不出我的所料,温馨傻了,她压根就没听过什么叫麦乳精。

“对不起,我不知道,香槟可以吗?”麦乳精的地位立马高大上,你要是有点实力立刻投资干个厂子,我保证,光这帮富二代就能让你赚的沟满壕平。

“好吧,也可以。”我都给我这份心态点了一个赞,何况那个涉世未深的小丫头。看着她屁颠屁颠的跑去给我拿了一瓶不知道法国哪个庄园的香槟,还带着装着冰块的铁桶,我打心里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多沉埃

砰的一声,香槟在红酒起子的努力下打开了,看着香槟色的香槟倒满了酒杯,额,这话好像有点罗嗦了。反正看着泛着泡沫的香槟倒满了酒杯,这一刻,我有了一种天下我有的感觉,必须这么干了,我豁出去了。

温馨用三个手指头捏着香槟杯子跟我碰了一下,说了一句切而斯,我的英格丽事还行,我知道是干杯的意思,一仰脖就干了。干完了才看到人家温馨只是抿了一小口,我真想擦擦我脑门上的汗,总有刁民想害朕,一不小心就露怯了。

温馨只是抿嘴笑了一下:“孙……师傅”我听的出她对我的称呼还是很在意的,这也说明了这个女孩是个善良的孩子。

“不用客气,你说吧。”我尽量让自己显得优雅。

“不知道您怎么能帮我?”温馨不用显得,本来就优雅。

我嘬起了牙花子,用甲方乙方里地主家也没有余粮的口气说道:“不行啊,现在你看来没有什么不妥,在没有遇到问题的时候,我也没有办法埃”

“好吧,那你晚上住在这里吧,只要你能帮我解决问题,一百万,怎么样?”我去,我把我手里的香槟杯像烫着了一样在两只手里颠倒了好几回才没摔到地上,一百万?她咋寻思的,太不把钱当成钱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土豪?土豪,咱们做朋友吧!希望你的问题就像你的大姨妈一样准时,一个月一回,这样我指着这一个客户,我年收入就能过千万了。

别激动,另外她说让我住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难道是富家千金帅哥俊男已经难入法眼,就相中了我这样歪瓜裂枣?寂寞午夜心痒难耐?我是从了还是从了还是从了呢?我鬼头蛤蟆眼的往四周看了好几眼,好像没有特种兵王一样的保安存在,都是些四十多的老妈子级别的,这下我心里安稳多了。

“呵呵,温馨,我要批评你了,你这样就留下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你也不怕危险。”我好整以暇的拿着那个差点摔了的香槟杯,这叫以退为进。

“没事的,我们这的保安都是退伍兵,只要我按响警报,两分钟他们可以到达任何一个业主的家。”

你看看,你看看,多危险,没有公主的命,就别有公主的玻没有小白的脸,就别打算吃小白脸的饭,多悬埃

我貌似心怀大慰的点点头:“嗯,好吧,等你睡着了,我自然会帮你,从今天开始,你就将告别噩梦了。”

之所以我说话有底气是因为我知道,就这个善良的孩子来说,就算我办不了,她也不会为难我,大不了我钱不要了。

整个一下午我就跟会游泳的猫一样的嗨皮,有人问猫会游泳有什么嗨皮的?呵呵,记住,水里是有鱼的。我头回用六十寸的屏幕打英雄联盟。看着都快赶上我一半大的英雄出场,我感觉我胜似神仙。

一直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温馨叫了我三遍我才舍得把号退了,恢复了云淡风轻的高人形象。

晚餐有虾,是龙虾,是传说中的二尺半的龙虾,我才吃了三只就吃不下了,温馨还是很关心我的,带着担心的表情问我吃饱了吗?我知道,她是怕我撑坏了。

温馨回到她的卧室睡了,我强忍着没跟进去,我知道我这两下子打不过退伍兵,他们都贼狠。

温馨一睡觉我就得忙活我的事了,先摊开一张黄纸用朱砂写了几道符,朱砂是五十块一两买的,也不知道真假。然后从我的包里掏出一个大香炉,点了三根教主香。最后又从包里掏出一个观音像,也给上了一炷香。

我们村的道士是真有两下子,可我不知道是资质问题还是学的不用功,道术时灵时不灵的,就跟那天龙八部里的段誉一样,六脉神剑,不是啥时候都好使的。佛法在师傅和我妈的督促下,我一天要持一千遍六字大明咒,也没见有什么成效。倒是这仙家,由于我妈就是大神,我们家祖上留下的老香根,运气好了,还真挺给力。

我为了这一百万,把所有的招都使上了,就看哪面能显灵了。

香灭了我就再给续上,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突然房间里的灯就开始滋啦滋啦的晃。这个地方轻易是不会断电的,除非电业局长不打算干了,所以我知道,正主来了。

有一点我忘了说,我的眼睛是有说道的,他们都叫灵眼。

我眼睁睁的看着从门缝里溜进来一个人,这个人整个都是灰色的,比我头些日子在单位看到的小鬼还不如,人家还有色彩。鬼这个玩意我跟大家说,色彩越逼真的就越厉害,真要是分辨率色彩饱和度都到了一定的程度,你可千万别惹,我都干不过人家。

不过这个就太易贼了,一看色我就知道,这就是一个刚出道的。我绑上一只手打这样的都一个来一个来的。

也没跟他客气,我喊了一声:“站祝”

他当时就愣了,站在那扭头看我,这就是个棒槌。你在大道上走,有人喊你站住,你可千万别站,赶紧跑吧,人家肯定是你的仇家,而且有备而来,要不该是他跑了。这个傻玩意一听我说站住,他还真站住了,还一脸无辜的看着我,我能惯着这毛病?

过去就是一个大嘴巴,先镇镇煞。这个没脸子果然是初学乍练,我这一嘴巴下去,他当时就萎了:“大神饶命,大神饶命。”其实我也后怕,我发现我先前做的那些点香画符都做了无用功,要不用不着他来,我这就有提示了。

“就你天天往人家大姑娘梦里钻啊?是不是,是不是?”我为了显出气势来,我把鞋都脱下来在手里拎着。

“饶命,饶命啊,其实,我是他对象。”我去,这还有绯闻呢?

我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指着香炉佛龛说:“看见没,哪样东西都能要了你的命,如果你不想魂飞魄散的话,说说吧,怎么回事?”

这小子估计也就是新死的鬼,他哪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听我一忽悠,他就开始哆嗦:“大神,我和馨馨处了快一年了,我的家庭不好,可我是真的爱馨馨。 本来我打算那天来跟她的家人说清楚的,可是我遇到意外了。头天晚上我煤气中毒,第二天抢救的时候护士犯困,把氧气给我接成了消毒用的氯气,我就那么意外的挂了。”

听他说的我眼睛都潮的乎的:“后来呢?”

他在那一抽一抽的继续:“大神,我快要走了,我没敢冒犯您,也没想害馨馨啊,我就是打算看看她,就看看她就行。”

他在那已经泣不成声了,我叹了一口气:“尘归尘,土归土,阴世人扰阳世人,亏了她的阳寿损了你的阴德,你这是何苦呢?去吧,听哥一句劝,踏过奈何桥,喝一碗孟婆汤,要是有缘,几世轮回,你们还会相遇的,行不?”

他没答应,也没说不行,就在那哭,我看得是肝肠寸断的。鬼哭一般的情况下我们是听不到的,除非你的时运特别的低。但是要是像我一样,听得见看得见,那是非常感人的,真是声声啼血一样。

哭了一阵,他冲我鞠了一躬:“谢谢您,大神,希望你能保佑馨馨,麻烦你对她说一句话,就说我不能再陪她看公园湖畔的焰火了,我走了。”说完,他就在我的面前消失了,像烟一样,像雾一样,就那么消失不见了。

我擦了擦眼角的泪珠,长叹了一口气。按说第一笔买卖就这么做成了,而且兵不血刃,我应该高兴才是,可是我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人家说吃这碗饭的人都是要五弊三缺,难道以后我就要受到这样的感情上的折磨吗?真要是到难以取舍的时候,我该怎么办?

桌子上有凉茶我喝了一口,这才平复了一下我凄凉汹涌的心情,更现实的问题摆在了我的眼前:你们说一个百万富翁走路是先迈左腿呢还是先迈右腿呢?

要不俩腿一起迈?

要不我爬着得了。

第三章    兄弟

第二天一早温馨就把我从沙发上叫了起来,我那些家伙都没收,我要让她看看我昨晚多么的卖力。

温馨特别的兴奋:“孙师傅,你太牛了,我昨晚真的没做噩梦。”

我叹了口气说道:“放心吧,你以后都不会做噩梦了。”

温馨特别有范的拿出了一张不大的纸片:“孙师傅,这是您的一百万,如果有朋友需要,我会介绍给你的。”

哇咔咔,一百万哎,有没有心动?有没有,有没有,有没有?我把这传说中的支票先是放在裤兜里,觉得不放心,又揣在上衣口袋,还是不把握,掏出来有装进了里面衬衣的口袋。不行,衬衣口袋太浅,还是得揣在裤兜里。

温馨带着笑意看着我把这张支票倒腾过来倒腾过去,终于忍不住笑了一声:“没事的,孙师傅,支票要是丢了没关系,你不给我打个电话,钱是取不走的,我再给你补一张。”

太露怯了,我感觉我的脸应该是红了,只不过可能看不出来而已。因为我是做业务的,脸皮的厚度不见得能透出红色来,这年头做业务脸皮薄了哪行。

“那谢谢你,不过……”我不知道应该不应该告诉她昨晚的事情,她要是知道我把她男朋友给赶走了,我支票取不出来怎么办?

“您还有什么事吗?孙师傅。”温馨等着一双好看的大眼睛不明所以的问我。

我叹了一口气,爱咋咋地吧:“温馨,我可以这么叫你吗?我们算是朋友吗?”其实我想先套套近乎,她要是答应了我们是朋友,一会真要翻脸,那也得掂量掂量自己脸皮的厚度。

“是的,孙……旺财,呵呵,我们当然是朋友了。”温馨很愉快的答应了。

我咬了咬牙:“那只鬼临走的时候让我告诉你一件事,他说他不能再陪你看公园里的焰火了。”

温馨的大眼睛眨了眨,有泪光隐现又被眨了回去:“我知道了,是他,我跟他说过很多次,我们没有结果的。”看来谁活的都不轻松,就像温馨也是一样,家室良好又能怎样?我不能像她一样,我要做个快乐的人。

“那好,我走了。”我没有冷眼相对,温馨是个重情意的人,其实整件事情没有他说的那么煽情,人家温馨压根就没有同意,说白了,那个他是单相思,但是温馨还是给了他一双泪眼,半缕哀思,他也该知足了。

“他……他走的好吗?”我说过,温馨是个善良的姑娘,走的好不好都走了,难道还能重新走一回?

“嗯,他没有痛苦,是医疗事故,在麻醉中走的。”温馨听了点点头,也长出了一口气。

我离开月牙湖小区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天是蓝的,太阳是火热的,我的心更是火热,我打车去了银行。

有人说你不近人情,刚发生这样感人的事情你就去银行做这么庸俗的事情。我告诉你,你那叫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一个穷困潦倒,眼瞅要断顿的人,突然得到了一百万,你还想让他怎么滴?

我有感情,我知道感人,可我得活着。现实就是这么残酷,我还能活一个多礼拜就断粮了,而且我没偷没抢,我凭着我自己得到了一百万,我去取个钱还不行吗?

在银行工作人员异样的眼神下,这一百万打进了我还有九十四块八毛的银行卡里,在这一刻,我真想让全世界都知道:全世界——我有钱了!!!

第一件事,没挪窝,先给我妈打过去十万。我妈是个大神,可她也没见过十万块钱。就在钱打过去不到三十秒,我前脚刚迈出银行的大门,后脚还在银行里面的时候,我妈的电话打了过来,她那边有短信提示的。

“兔崽子,你干嘛了?咋有的那么多钱?”听我妈的声音都带着颤音了,我可一点都没敢逗她:“妈,我做成一笔大业务,光提成就十一万多呢,我把整数给你打回去了,零头在我这。”

我这真没算逗她,我要是说帮人驱鬼赚的,那才叫逗她,她非得急不可,她怕我招这些东西。

说完就听见我妈那头哭出声来:“你爸在那边该瞑目了,他儿子有能耐了,儿子,手里有钱也别瞎花,听见没?还留着给你取媳妇呢。”

我觉得我的眼睛也湿润起来,说话的声音都有点沙哑:“妈,你放心吧,我会让你越来越好的。”

挂了电话我长叹了一口气,我发现我打算做这行才这么一半天,叹气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不寻思那些东西了,有钱了怎么办?报复以前没钱的日子?馅饼?买个糖三角嘬糖喝?买瓶矿泉水尝尝?滚犊子,我又不是郭德纲。我应该有我更高的追求,我掏出了电话。

电话打给我们宿舍的老大,大学的时候宿舍一共六个哥们,老二老四去了外地,还有个老三我死膈应他,老大老五都在本地,那时候我们处的也好。一直到现在,我有个为难遭窄马高镫短的时候,还靠他们来接济呢。

“喂,老六啊,你小子啥事?先说好啊,要是用钱你可得等两天,工资得二十五号才发呢,在你嫂子手里我可抠不出钱来。”老大乐呵呵的接的我的电话。

老大已经结婚了,女方我们都见过,还不错,都是工薪家庭,也算门当户对的。

“说啥呢?大哥,埋汰你家老六呢?我打电话就是借钱啊?没别的,大哥,今天晚上下班叫上嫂子,鳖王府,不见不散埃”

电话那头老大抽气的声音我都听的真真的:“卧槽,兄弟,你这是中彩票了?鳖王府普通一桌也得千头八百的啊,你疯了吧?”

我听着眼睛又有点湿,话说咱在学校的时候也是一个文青来着,情商就是高,感情就是丰富:“大哥,别说那没用的了,我做了笔大业务,钱没少拿,你跟老五没少帮我忙,我请你俩吃顿饭还怎么滴?来不来吧,给句痛快话,不来就当咱们不认识。”

老大在那边哈哈乐了半天:“卧槽,我兄弟牛叉了,请吃饭还能不去?你给老五打电话吧,谁不去谁是孙子。”

我挂了电话揉了揉眼睛,接茬给老五拨了过去,他那边的彩铃是周杰伦的东风破,我听了两遍岁月把墙上剥落看见小时候他那边才接起了电话:“卧槽,老六,啥事,你这叫魂呢。”我想起来了,他彩铃是东风破,而铃声是孙子——接电话了。

“哈哈,就你干嘛呢?这么半天才接电话,赶紧拿出不和美女在一张床上证据,要不我报警了埃”老五家里做了点小买卖,干个网吧。但是他这小子贼色,在学校那会就特会撩妹。

“滚粗,我他娘的在网吧呢,俩网管一个结婚,一个当伴郎,都他妈请假了,这都忙死我了。有话说有屁放,老子没工夫跟你逗咳嗽。”我一听直接告诉他:“好嘞,消停等我几分钟,马上到,帮你分忧。”

伸手打了个车我就直奔老五的网吧去了,他的网吧就叫老五网吧。

还是打车省事啊,这要是坐公交我还得倒趟车,这下直接就到门口了,话说百万富翁打个车不算奢侈吧。

我还欠人家老五两千块钱呢,幸好我从银行出来的时候提了一万的现金。推门进了网吧就见老五正在那一脑袋官司的给人家找钱呢,要说这网吧人还真不少,可惜,停电了。老五那有紧急电源,也就够他吧台总机用的,就怕停电的时候没法下机结账。

“艹,挺快的,赶紧过来帮我忙,都他妈快忙死我了。”我二话没说,一哈腰就钻进了前台里面,跟老五俩一个查总机,一个找钱,忙活好几分钟,这才把人都打发走了。

老五掏出一盒硬玉溪,自己叼上一根,甩给我一根,剩下的他瞅了瞅我,直接塞我上衣兜里了。这就是哥们,四大铁吗,这就是一起同过床啊,不,是一起同过窗的。

我也没推辞,笑嘻嘻的从兜里掏出一板钱来,牛B不?花钱抡板。也没数,拽出来有一少半,一把塞进了老五的手里。

老五一愣:“你抢银行啦?卧槽,就你这起子,你不能够啊?卖肾了?”

我笑着杵了他一拳:“你他妈就不能寻思我点好啊,我干了大业务,我可跟老大说了,让他带着大嫂,晚上鳖王府。”

老五看了我一会才笑着杵了我一拳:“行啊,老六成人了,知道心疼他五哥了,没说的,不醉就是乌龟。”

其实市里头断电没有时间太长的,不过上网的基本都是打游戏的,着急,走了去别人家看看,人家有财大气粗的用大型发电机发电的。没有半个小时,来电了,我让老五开了一台电脑就坐那了。

其实自从干了业务,我的QQ都有日子不上了,现在玩QQ的也是少了,都玩微信什么的了。看着有点陌生的QQ登了上去,我都有点感慨,要是没有那档子事,我还在那干业务,恐怕到我六十岁生日,我也攒不下一百万吧。

就在我感慨的功夫,QQ上有一个头像闪了起来。

第四章    鬼QQ

我一看名字叫解语花,这个名字我太熟悉了。她是我大学的女朋友,具体说是大学一段时间的女朋友。

花能解语,人更风流,她在和我友好的相处了三个多月之后,流着眼泪踏上了一个富二代的宝马。我记得当时我还跑出去喝了一场大酒,被老大他们给弄回来的时候我捶着床板哭嚎着,弄的整个男寝头半夜都没睡好觉。

要是在平时我都不会去看,可今天哥们也算腰缠万贯了,话说钱是英雄胆,我的胆子也是大了,就点开了QQ。

就两个字,在吗?我手指一动就回了个在。然后对方就显示正在偷人……不,是正在输入。

那边的回信又来了:我后悔了,我不该离开你。

看着这个回信有木有一种拨开乌云见晴日的畅快淋漓?我连手速都快了不少:人生总会有许多自己的选择,既然选择了,就该走下去。

退下QQ我红着眼睛叫老五:“狗日的,打一局?”老五看看我,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难得没和我斗嘴,也坐了台机器登录了英雄联盟。

后来又来了不少的客人,老五仿佛心有灵犀一般把他家老爷子打电话叫来了,帮着他看着,他一直陪我玩到了下午四点多。我跟人家老爷子好顿客气,老五他爸对我也不错,大学那会没少上他家打牙祭,然后我俩给老大打电话,鳖王府,走起。

鳖王府在我们这那就是高大上的那么一家酒店,像我们这些屌丝,或者说我只能叫前屌丝,现在咱毕竟也算是成功人士了。以前那时候要是有哥们一起说喝酒去?被招呼的那个人都会开玩笑说鳖王府?然后喊人的人会笑着骂滚粗。

通过这样的对话你们就能大概了解鳖王府的江湖地位了,那绝对是屌丝的最高理想,因为那贼贵。

我就是要贵的,像我们这样的有钱人都是只选贵的不选对的。我和老五打车到了鳖王府,一看老大两口子还没到,就先定了一个雅间。人家鳖王府一般的情况下你得提前两天预定,要不根本没雅间,你要是赶着饭口来,连大厅都不一定有座。

我们定雅间的时候也是没有了,我在前台比较含蓄的示意了不差钱之后,前台经理就给了我们一个预留的,我是洋洋得意埃

老五在那边笑话我:“你丫真土鳖,现在哪还有你那样的,掐着一沓子现金,都用卡了知道不?谁还带那么多现金埃”

我义正言辞的指责老五,这是污蔑,这是仇富,这是典型的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的心理。

在我和老五的一再催促下,老大两口子终于姗姗来迟。

大嫂的名字叫林雨,跟我们一届,不是一个系的。人长得非常的邻家,看着像书香门第出来的丫鬟。可老大五大三粗的,看着像哪家的长工。我一直都好奇,当年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态才促使了林雨嫁给我们老大的呢?是慈悲的舍身饲虎?还是豪杰一般的为民除害?

“大嫂,多日不见又漂亮了,我们老大就是疼人,这把大嫂疼的水灵灵的。”虽然老话说老嫂比母小叔子当儿,但是也有说小叔子跟嫂子没大小的,要是大伯哥那就不能开玩笑了。

“滚犊子,再哔哔让你老大削你埃”白瞎了我刚才还夸她像书香门第的丫鬟了。

嘻嘻哈哈的来到包间,果然是豪华啊,不愧为预留的包间。光屋子里就有四个服务员在那站着,还不算来递菜谱的那个,这个包间最低消费就是三千,不到三千也给你按三千算。

“都是自己家人,我就直接点了埃”我打了一个响指,接过都能去选美的服务员手里的菜谱:“鳖王府,就先来个鳖,就这个,野生的四斤沉的,锦绣一品鳖。再来个极品飞蟹,不要清蒸啊,口太淡,还有这个,杂菌飞龙汤,这虾好,你们看着弄,反正不要盐水,剩下都行。大鳇鱼,八两够装盘是吧,来一斤半,最后你在看给我们来个甜菜,有女士,先这么地吧,不够我们再点。”

三千块还真不够点的,一个鳖就快两千了。那个大鳇鱼,一斤肉就一千多,两个菜就能达到四千。桌子上仨人仿佛绝望了一样的看着我,估计他们心里琢磨着我是不要自杀了,挥霍一把就要告别天边的云彩,过把瘾就死。

我急忙打消他们心里的顾虑,要不我怕一会他们吃的都不爽快:“哥几个,还有嫂子,一会都别跟我客气,刚发了笔小财,今天不醉不归埃”

酒喝的是洋河,这顿饭我是打算照着一个整数去祸祸的,那一晚我们谈了很多,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很傻很天真的时代,老大这两口子都喝大了,老互相看着傻笑,我真怕他俩感觉来了再啵一个,太刺激我和老五这两只单身狗了。

解语花一直给我发着信息,弄的我总得低头摆弄手机,老五在旁边嘻嘻哈哈的笑话我:“我很欣慰啊,老六这孙子终于会撩妹了。”

要说跟以前那些同学联系最多的就是老五,他干的是网吧,有时间还有工具。不如我问问他?

“对了,老五,那个周萌咋样了?”解语花叫做周萌。

老五叹了口气:“别惦记了兄弟。”

“我知道她结婚了,这都多少年了,我就是随便问问。”不是我惦记不惦记的事,她那边还跟我说着QQ呢。

“她结婚后生活的很不如意,据说那个王八蛋打她,去年她跳楼死了。”尼玛,我一口酒都喝到气管里了,幸好咳嗽掩盖了我的表情,跳楼了?艹,她刚才还给我发QQ呢!

好不容易他们仨不注意我了,我急忙拿手机看,最后一条信息是用大红字写的:他打我,不拿我当人,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他的。

头像灰暗,应该是下线了。

大姐,现在网络覆盖这么全面了吗?你那边是光纤啊还是wifi啊?这年头跟鬼沟通都这么容易了吗?那还要大仙干啥啊?

这顿饭吃的,我后半段一直不在状态,最后我也喝大了。是老五那孙子把我送回去的。

第二天早上一醒来,不用一边蹲茅坑一边刷牙,不用一边等车一边吃早点,不用玩命奔跑赶去签到,我真是感觉到爽,这才是我想要的人生。

想了半天也想不起来是怎么从饭店里走的了,赶忙给老五打电话:“我昨天喝大了,后来掐片了,是我付的帐吗?”

老五在那边嗷嗷大骂:“兔崽子,就知道你没那么好心,还打算AA是怎么的?”

“别骂别骂,五哥,我就问问是不是我付的帐。”

“是啊,怎么滴,六千七,你刷的卡,还说富豪都用卡,告诉你啊,A的事想都不要想。”

我大骂一句滚啊滚,就挂了电话。是我结的帐我就放心了,真怕我喝大了,忘了怎么回事,他们谁掏的钱,要是那样,他们能拿这事损我一辈子。

放下手机突然想起一件事来,解语花,QQ。我急忙打开QQ,我翻聊天消息,我翻联系人,久远的记忆也随着翻起,我想起来了,我这顶上已经没有她了,在我们分手的当天,我已经把她的号删了。

可昨天的事是真的,绝对不是我喝大了的幻觉,在老五网吧的时候,我还没喝呢。

攥着手机我愣了一会,然后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我妈,我就是个二半吊子,这样的灵异事件我妈更有发言权。回头这个想法就让我否决了,我妈绝对不会用QQ,她压根就不玩电脑。我佛道的两位师傅?天可见谅,他们估计连听说都没听说过,还不如我妈呢。

整个一个上午我就是这么迷茫的度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难道真的是我的幻觉?午饭是在我们小区门口不远的馄饨铺解决的,他家的馄饨真是不错,咬一口绝对是满满的肉馅,还都是好肉,因为他家的小孙子也吃。衡量一个饭店的卫生状况,那就是看他家的老人小孩吃不吃他家的东西,我跟他家的小孙子比着吃来着。

下午我不能就这么闲着,那样我的四肢非得退化不可。一百万也不可能花一辈子,我要奋斗,我要努力,我要赚更多的一百万。那时候我妈一定老了,我给她雇三个二神,一个敲鼓的,一个甩腰铃的,还有一个替她拧的。

于是我又非常勤奋的去发小广告,像我这样的身价发小广告,也是没谁了。

“请问您需要抓鬼吗?我们公司那是……”

“滚。”

“请问,您有灵异事件需要咨询吗?我们公司有着……”

“老公,把菜刀拿来。”

“请问,你家有鬼吗?没事,这不丢人,如果有的话,哎,你在找什么?棒子?呵呵,我发传单怎么会带着棒子,你要用棒子干什么啊?”

好吧,我知道他用棒子干什么了,我边跑的时候边想,我的记忆是否出现问题了?不是解语花的事,而是我他妈哪记得我去拎棒子那家三遍了。

就在我跑的飞快的时候,我分明听的清清楚楚,我手机嘀嗒了一声,是QQ的提示音,手机响了。

诡异怪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诡异怪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军婚撩人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军婚撩人全文在线阅读书名:军婚撩人目录预览:005:暗中较劲006:突然心软007:新婚之夜008:被他亲了009:她是第一次010:和首长的约定005:暗中较劲听到外面没了动静,陈瀚东这才放松了对余式微的控制。只是他才刚一直起身子就感觉有什么东西朝他下腹袭来,出于本能他立刻伸手擒住,正要趁势用力一掰就听到了余式微的闷哼声,他不由得放缓了力道,改为向下压去。可是余式微的身高和他差了二十多公分,这么一压直接就把手压到了那团鼓起上面。时间有一瞬间的停留,空气就在那一瞬间凝滞。余式微的目光向下

  • 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契约新娘:总裁的替身宠妻目录预览:第五章安全措施第六章遗嘱第七章孤儿院第八章叶芳婷第九章我们什么都没发生第十章他这是要养她?第五章安全措施随后送走叶家父子,路兮琳直奔餐厅。看她拿了吃的,跟来的汪玉心忍不住问她:“没吃早饭?”“出门太急,没吃饱!”路兮琳胡乱解释。汪玉心没再说话,陪着她看她把最后一口牛奶喝进嘴里,终于忍不住再出声:“兮琳,昨晚你跟文渊……做安全措施了吧?”不管怎么说,对于同房一事,汪玉心始终觉得对不起路兮琳。她的话音刚落,路兮琳

  • 凶猛老公要不够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凶猛老公要不够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凶猛老公要不够目录预览:005你到底想怎么样006莫小姐与我最契合007胜者为王,败者暖床008她在洛杉矶009谢谢你,景先生010你凭什么说阿爸贪污了?005你到底想怎么样总裁办公室里干净明亮,巨大的落地窗外隐隐能俯瞰Y市的城市风貌。办公室内布局高雅,气势恢宏,给人一种踏进了商业帝国的错觉。莫相离抬脚踏进去,在看到坐在宽大办公桌后伏案工作的男人时,彻底的愣住。那人西装笔挺,仪表堂堂。然这些都不是让她惊讶的原因,而是这人怎么会是他?能住酒店VVIP楼层

  • 一朝为后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一朝为后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一朝为后目录预览:第5章竹马很帅第6章哥哥加油!第7章别随便心动第8章不想离开第9章打了他第10章受罚第5章竹马很帅凌天清老老实实的被这群人摆布,她直觉应该在这群人面前,保持沉默。嗯,只要不会看见那个可怕的暴君,一切都好办。马车缓慢的走出王宫,来到一处府邸。侯爷府。凌天清被送入小侯爷凌雪的寝房。她的头重死了,所以等到房门关闭的时候,立刻拔掉头上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些都是纯金打造的?倒是值不少钱……凌雪推开房门的时候,讶异的看着里面坐着的少女一脸诡笑的咬着金步摇。他

  • 午夜贪欢:老公很狼性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午夜贪欢:老公很狼性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午夜贪欢:老公很狼性目录预览:第5章向他道谢第6章只能跟他走第7章不承认婚事第8章警告第9章让人心疼第10章隐瞒身份第5章向他道谢柳芽儿被噩梦惊醒,赶过来的时候,正好看见父亲在地上挣扎,她心疼得眼泪都掉出来了:“爸爸,您怎么不叫我?”柳成松颤颤巍巍地说:“你……新婚,我不能打扰你……”柳芽儿过来扶父亲,不料轮椅卡在了床脚,父亲又别在轮椅和床之间,她拖不出来轮椅,也扶不起来父亲,急得眼泪直流。正在这时,凌少川进来了,他立刻过来,小心地把轮椅从床脚取开,

  • 席少宠上瘾:老婆,要投降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席少宠上瘾:老婆,要投降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席少宠上瘾:老婆,要投降目录预览:第5章神秘的二层小楼第6章逃跑被抓第7章你无缘无故发什么火?第8章姐妹同事第9章比演技从来没输过第10章我是个有价值的人第5章神秘的二层小楼莫小榭低头看了看地上,只见地上扔了很多乱七八糟的玩具。有木马,有玩具小汽车,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积木……莫小榭顺着玩具走去,一直走到了楼梯。“啪!”二楼突然传来一声响,莫小榭下意识后退了一步,睁大眼睛,直直的盯着黑漆漆的二楼。她安慰着自己,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使自己平静下来。

  • 况少,不服来战!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况少,不服来战!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况少,不服来战!目录预览:第5章生人勿近第6章请别找位置第7章绝情男人第8章回到戴家第9章阴谋的味道第10章谈条件第5章生人勿近感觉到况雷霆的气压异常,戴丹丹停住正在说的话题,温柔地问:“雷霆,你在看什么?”而一双美眸随着况雷霆的目光,转过头望去便看到戴依涵,正与帅气的服务生谈笑着。她一身名牌,与昨天的灰姑娘衣服出入太大了,手腕上还戴着一串欧菲蔓牌子的全净体彩虹碧玺手链,那还是顶级的天然通透艳彩,贵宾价都要六万多。一套干净利落的呢绒拼PU紧身齐逼迷你

  • 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全文在线阅读书名: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目录预览:第5章第6章第7章第8章第9章第10章第5章沈俊峰说道:“哪里的话,二嫂,如今大哥早已不在,你的闺女不就是我的闺女吗?”何小婉叹息了一声,非常不好意思地说道:“那就真的多谢你了。”茉莉说道:“小叔,谢谢你,你是好人,以后我会报答你的。”沈俊峰笑笑,说道:“这孩子,跟小叔还有什么报答不报答的。”“那可不行,仙鹤尚且知道报恩,何况是我们为人子女的,自然是更要报恩了。”“你好好休息吧,小叔去买肉去。”“小叔路上小心哦。”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