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无删节皇上被我休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9:24:31 来源:网络 [ ]

小说:皇上被我休

第01章:飞上枝头变凤凰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左丞相楚忠毅劳苦功高,已查明之女楚凝萱秀外慧中,贤良淑德,乃紫霞帝都皇

后不二人选,命下月初三进宫与君完婚,钦此!"

身着墨蓝色长衫,腰系墨绿色束带,头戴象征性官帽,手持金黄色圣旨,抬眸,微微瞥了眼四周,满意的

看了眼跪满一地的众人,勾了勾唇角,"楚丞相,接旨吧?"

闻听此言,跪在最前端的老者,试了试夹上的汗水,在一俯身,高吼"臣,领旨谢恩!"

"楚丞相,真是恭喜啊,再过些时日可就是黄道吉日了,到时候楚大小姐能否安然左上后位,您还要费心

呀。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听到宣旨太监的话,楚忠毅更是忧心忡忡,有喜有悲,喜,则因为自家女儿为楚家争了光,坐上了后位,

他这个丞相也算和皇上沾了边儿,皇亲国戚,也不愿意?可悲,则悲在自家女儿顽劣成性,皇宫内院可比

不上自家,任由胡来,更何况那孩子脾气倔强,深入宫闱与众嫔妃争宠,她那性子若是有个差池,那定然

连累全家,诛九族的罪名。

"劳烦云公公记挂了,老夫定然好生照看小女,这会儿天还早,若云公公不嫌弃,喝杯茶水再走吧。"楚

忠毅一脸憨厚,对待传旨公公更是热情之际。

被称云公公的传旨太监却连连挥手,"不了,皇上那儿还等着杂家回去复旨呢,倒是楚丞相您,过不了几

日可就是国舅爷了,杂家还承蒙关照呢。"

听着云公公那干瘪瘪的鸭嗓子声,恭维的话楚忠毅甚为欣喜"那老夫就不久留了,一点心意,不成敬意。

"

接过楚忠毅递过来的碎银子,云公公并不掩饰,刚才的话只是个面子上得恭维,谁人不知他现在才是皇上

身边的红人儿,他的一句话,可比宫中的妃子还要顶用呢。

"那楚丞相就请回吧,杂家也告退了。阅读163shenghuo.com"欠了欠身,云公公如来时一样不急不慢着走开。

楚忠毅站在身后,一直望着没影了,才招呼起身旁的管家。

"楚鹤!"

"是,老爷。"

"去将小姐找回来!身为女子,整日抛头露面成何体统,快去!"楚忠毅面色严肃,对着管家就是一顿呵

斥。

做了楚府三十余年的老管家接话立刻应道,"是,老爷,小的这就去!"

"驾......驾......让开......让开......"

骑着小红马,手握长软鞭,娇媚着声音刚柔并进,一双凤眸煞是凌厉,挥舞着手中的鞭子,躲得开你就躲

,躲不开就得受罚,她楚凝萱,就是这京都一霸,谁,敢说一个不字?

"哈哈哈,哈哈哈,我说过了,叫你让开,你莫非是耳背不成?"骑在她可爱的小红马上,楚凝萱看着下

方被自己一鞭子摔中的青年男子,没有怜悯,只有傲慢。

"对......对不起大小姐,是小的走路不长眼,是小的走路不长眼。"

身上结结实实挨了一鞭子,眼见着血丝儿都冒了出来,男子却不敢直言,甚至连头也不敢抬一下,何为憋

屈?这就是憋屈!

女子见状,更是大喜"哈哈哈,好!看在你老实的份上,本大小姐今天就饶了你的瞎眼,下一次若再被我

碰着,可就不止一鞭子啦,呵,驾!"

得意的说完话,手中的鞭子再次在空中圆过一个弧度,马儿立刻狂奔。163生活网

她名为楚凝萱,是紫霞帝都左丞相楚忠毅之女,已有二八年华,长相俊俏甜美,武功非凡,整个丞相府,

没有人是她的对手,在整个京都,她更是大王,谁见了她不低着头绕路走?

"大小姐,大小姐......"狂奔在马儿上,风风火火,火红色的衣摆在风中打转,却直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

音自背后呼唤,楚凝萱不用猜也知道,定是她那不放心的爹爹派管家楚鹤寻来了。

"吁......"拉了拉马绳,任由马儿原地踌躇,楚凝萱蹙眉,极不乐意的瞥了眼楚鹤"我说老管家,您都这

把岁数了,还出来奔跑,您这身子骨可吃得消啊?"

面对楚大小姐的讽刺,楚鹤就是有话也得憋在心里头,"有劳大小姐挂记了,管家我无事,无事......"

楚凝萱一听,乐了"既然无事,你追来作甚?"难不成,讨杯酒喝?

楚鹤见状,微微吐了可口气,算是舒缓了下紧张的情绪,立刻应道,"大小姐,老爷这正催您回去呢,今

儿个您看就暂且玩儿着,跟老夫回去,如何?"

每一次楚鹤出来找她,都是这样第三下次的,而每一次她都不给面子,但今天她非要听他说出个所以然来

不可。

"楚管家,您跟在我爹爹身边也三十来年了,而我自是您看着长大的,我是什么脾气,您清楚的很,说吧

,今儿个,爹爹又有什么交代?"

看到自家大小姐凤眉轻挑,知道自己不说,定然无法劝得动,说假话又怕回去挨骂,倒不如如实招来。

"大小姐,奴才也不瞒着您,这宫里头来了圣旨,刚刚老爷已经接了,这会子就等着你回去复旨呢!"

听到楚鹤的话,楚凝萱面上一喜。

要说皇宫的人她认识的不少,却惟独只有一个人能印在她心上,那就是紫霞帝都当朝天子,颜昊天!

悠然记得八岁那年,太皇太后五十大寿,爹爹便带着她入宫游玩,那是她第一次见到皇上,也是第一次发

现天地间竟然有如此俊美的男子,她当即发誓,坐不上后位,也要做他的贵妃,总之她楚凝萱要出现在他

皇家的家谱上!

如今,宫里头来了圣旨,最让她值得欣喜的,莫过于此!

"楚管家,你和我说说,圣旨的内容可是邀我入宫?"楚凝萱弓着身子,一双圆溜溜的大眼漆黑如墨,散

发着无线光彩,俏颜更是欢喜不得,大胆的追问着。

老管家楚鹤不仅呆愣,难不成自家小姐会通灵不成?

"大小姐,您真是天资聪慧,圣旨上的确是如此的,所以,您便跟着我回去吧?"楚鹤笑了,只要大小姐

乖乖肯回去,今天的差事就算完成,他便也不用愁。

楚凝萱见逃不出什么话儿来,自觉无趣,不过却对圣旨记挂的很。推荐163shenghuo.com

"好吧,看在你劳苦功高的份上,本大小姐,今儿个就陪你回去,我们走吧!"坐在高高的马背上,楚凝

萱扬起那天真的小脸儿乐呵不已。

她早就听说过一个传闻'得灵女这得天下',江湖上也传开了,灵女能给人无穷的力量,能稳固江山,夺

得财宝,虽无人知晓这灵女到底为何人,可她楚凝萱知道,正是小女子,她也!

乐颠颠的跑回丞相府,对待下人们的作辑她一律无视,兴冲冲的跑到书房,找到爹爹。

"爹爹,爹爹,听管家说宫里头来旨意了?可是宣我进宫?"

看到自家女儿这般直楚,楚忠毅更是蹙眉不已,"进宫可不是玩笑事儿,你怎这般兴奋?"

楚凝萱松开搂着楚忠毅的手,双手负于身后,美滋滋的看着空前,"爹爹,您这不是明知故问吗,进宫无

非与皇上有关,你说我怎能不兴奋?好爹爹,您就告诉我吧,到底是什么事儿啊?"

摇晃着楚忠毅的手,楚凝萱可怜巴巴的祈求着。

楚忠毅见状,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先前就听她的贴身婢女说,女儿中意皇上许久,但一直未得到女儿

的表态,如今以来,她是愿意入得宫闱了?

"凝萱啊,这皇宫可不比家家酒,而后位更不是什么人都坐得上去的,你当真愿意嫁入皇宫,与那些万千

佳丽共同侍候皇上一人?"

楚凝萱听闻,她自然乐意,"是的,爹爹,女儿早就下定决心,今生今世,非皇上不嫁!!"

第02章:女大当嫁

皇宫内,景阳殿,乃是皇上平日的住所,歇身养性的地方。

皇上颜昊天,习惯了每日早起,这会儿不用猜也知道他正在景阳殿的后院挥舞拳脚,严肃至极。

"哎哟我的皇上,您用不着这般勤奋吧?今日可是您的大喜日子呢,练功也不差这一天儿埃"云公公那

一贯的鸭嗓子因,人未到,声先来,他虽然是奴才,可每日皇上都起的不他早,每一天都要来这后院儿挥

舞一番,用他的话说是"一日不练,闷得慌。"

颜昊天见状,立刻收起最后一个手势,看了看站在一旁的诸葛流云,邪了邪嘴角,"得了,这儿又没外人

,用你的真嗓子和我说话!"

见到皇上恩准,诸葛流云眯了眯眼角,"是! 奴才遵旨!"瞬间,嗓子已不再娘腔,浑厚的男声铿锵有

力。163生活网

"怎么样,楚忠毅那般可都准备妥当了?"接过诸葛流云手中的帕子,径自擦拭手心的汗水,颜昊天问。

见到主子这般认真,诸葛流云亦不敢怠慢"他若是不准备妥当,可就是抗旨之罪,除非他丞相的位置不想

坐了!"

闻听此言,颜昊天频频点头,"如此甚好,只要确定那楚凝萱就是灵女,我的计划得成,就让他们楚家一

条生路,否则的话......"

后半句话没有说完,诸葛流云不用想也知道为何了。

早在上个月,他们刚刚查探出楚凝萱就是灵女,趁众人不知,皇上颜昊天准备先下手为强,他是宁愿错杀

一千,也不会放过一人!不管她楚凝萱是与不是,大不了日后废了她, 反正不过是个女人!

"昊天,你这样做,可太伤那女子的心了,你不是不知道那女子早就心仪你很久了吧?"接过帕子,诸葛

陆云有些哀怨。

"哼!心仪朕? 若不是看在她是灵女的份上,就凭她也配这皇后?整个京都谁人不知她的刁蛮任性,一

旦查出不是,朕黯然放了她,就是对她的恩赐!"

诸葛流云甩头,也许这就是他们的命!

转眼间,已是三月初三,楚凝萱早早的就被婢女们拉了起来梳妆打扮,今天是丞相小姐的大喜日子,她又

是未来的皇后娘娘,所有人都不敢怠慢。

要说皇上迎娶丞相之女,古往今来,已经不止一例,可楚凝萱虽然貌美如花,可性情泼辣,皇上年轻有为

,身为男子极致魅惑不说,昏庸无道,沉迷女色,两人的结合,是配是不配?

一个早上,看着自家女儿欢喜的模样,身为爹爹应该同喜才是,可想了半月有余,这才了然,虽然自家女

儿做了后位,可皇上却没有时政要权,整日昏庸,只想着与美人儿妃嫔鬼混,他这个国舅爷也只是面子上

荣耀了些,将来的日子可真不好说。

他思前想后了很久,皇上与女儿的确见过不错,女儿心仪皇上也不假,可是皇上呢?从未听说他对凝萱也

装有情愫,这突然的联姻,是因为后宫无主,还是别有其他?

所有人都不知,包括他,楚忠毅。

......

"好了爹爹,您就不要再吩咐了,女儿早已及笄,该懂的事儿女儿一样没落下,嫁给皇上乃我心甘情愿,

我知道皇宫比不上自家,我也不会再任性胡来,这样,您总该放心了吧?"

楚凝萱对着镜子,看着站咋身后唠唠叨叨的爹爹丞相大人,耳朵都要起茧子了。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她知道,她是丞相的女儿,未来的皇后,那么她就会做出皇后的样子来。

她心仪了皇上那么久,自然也会让皇上爱上她。

这一点,她十分有把握,所以,她不会再任性,不会再胡来,大小规矩,她清楚的很。

"你这丫头,爹爹也是为了你好,想来你娘亲死得早,若不然,爹爹我才懒得管你!"楚忠毅忿忿然,他

就知道自家女儿受不了唠叨,可该说的,他必须要说个明楚,否则日后出了差错,谁也担待不起。

"是,爹爹,女儿错了,不过您看女儿,今天美吗?"

楚凝萱站起身,看着身后的丫鬟为自己的梳妆,故意岔开话题,可实话说,她这怎是一个'美'字了得?

她知道自己一直很动人,但平日素面朝天,她并未察觉,今日一看,相信就是冷面阎罗见了,也移不开眼

楚忠毅自是频频点头,要说这个丫头长得漂亮,还真是随了她的娘亲,想当年,她娘亲也是个大户人家的

女儿,书香门第,可惜难产,若不然,这丫头怎会这般没管教?

"吉时已到,丞相大人,楚小姐,一切可准备妥当了?"云公公站在门外,苦等了一个半时辰,总算等到

了及时,要这样等下去,他回去铁定和皇上翻脸。

楚忠毅见状,立刻让喜娘盖上了楚凝萱的盖头,频频应着,"妥当了,妥当了。"

被人拥护着出了丞相府,一路上欢天喜地,很是热闹。

要说皇上接亲,那定然是全天下最大的喜事儿了,光是接亲的队伍都能从京都的北头排到南头了,全部是

黄马褂御林军陪护,为首者是紫霞帝都三朝元老,很有派头,给足了楚丞相一家的面子。

坐在轿子中,盖着红盖头,只感觉自己的心突突突的跳,她是楚凝萱不错,可没人知道她并不是真实的楚

凝萱。

真实的楚凝萱早在出生的第一天就随着她那苦命的娘亲去了,她是二十一世纪的新新美少女魂穿至此,虽

然从小嚣张跋扈,却有着丞相做背景,谁也不敢乱来,

这不,和皇上成亲,正好如了她的愿。

她是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按道理说,她是看不惯男人三妻四妾的。

可是自从见了皇上第一面后,她就暗自发誓,这个男人她要定了!

但凡美丽的事物,对于帅哥皇上她自然是捞到手在说。

可是她知道,皇上的心并不在她这儿,她虽然骄纵,但不笨,她清楚的很皇上极有可能是因为她灵女的身

份在作祟,也就是说,她要在皇宫生存下去,就必然要皇上为之倾心。

嘿嘿,是霸王硬上弓,还是软磨硬泡,一切尽在今晚!

第03章:新婚之夜

十六年来,楚凝萱除了八岁那年见过皇上以外,再就是十三岁时,皇城狩猎,她偷偷瞄了几眼。

那个时候只感觉皇上越发的英俊了,重活了十六个年头,无论是哪一个楚凝萱都觉得世界上再没有人比得

过像颜昊天这样的绝世美男。

如今,坐在景阳殿的内室,经过一番的折腾,她早已累的疲 惫不堪,回想白日,并没有寻常百姓那般的繁

文缛节,更多的是形式上的礼仪。

当今圣上,自六岁登基以来,至今已有十五载,但所有人皆知,他并无时政要权,早已及笄的他早该管理

朝政才是,可当今太后刘氏却偏偏独裁一致,直言皇上无治理只能,所有朝政皆有她与右丞相刘璋管辖。

刘太后并不是皇上的生母,面子上两个人亲若母子,可背地里是否如实,没人知晓。

朝堂之上,更有不少朝臣不服于独裁的刘太后,但无奈,同身为丞相的刘璋与姐姐刘太后只手遮天,谁敢

不服,有的只是一个死字!

坐在床上,楚凝萱仔仔细细的思考着这一系列的关系,刚刚作为儿媳给婆婆刘太后敬茶时,她并未刁难,

但眼底的讥讽却是显而易见。

楚凝萱知道,日后要在这后宫混好,就必须要和那刘太后搞好关系,可素日与爹爹不合的右丞相刘璋岂会

赞同亲姐姐如此?

咧开嘴角,盖头底下那张绝世容颜轻扯弧度,她楚凝萱,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哼哼......

十倍奉还!

"皇上驾到......"正想着,门外那预示性的鸭嗓子声便响了起来,令楚凝萱为之一震!

坐在床上,心里'突突突'的猛跳,嫁给心爱的男子,本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而与心爱的男子......,

那更是值得庆幸的事情!

"奴婢们见过万岁爷,皇上吉祥。"

听着众婢女们下跪叩拜的嗓音,楚凝萱的心更是紧张了起来,感觉指甲都掐进了手心里,生疼的,却溢满

了欣喜。

"起来吧,这里不需要你们伺候了,退下!"

颜昊天性感磁性的嗓音从远处响起,让楚凝萱的呼吸都觉得困难。

可是,他不需要喜娘在一边指引的?

"万岁爷,这样于理不合呢,这盖头还有交杯酒,这......"

"朕说下去,你听不到?"

当喜娘的话还未说完,便听到颜昊天不耐烦的嗓音,随后便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楚凝萱心知,此时硕

大的房间中只有他们二人存在!

头低的低低的,这是刚才喜娘的吩咐,身为新娘在相公没有掀盖头之前,自己是不允许径自露面的,为了

给心爱男人一个很好的印象,楚凝萱决定照做。

但许久,并未等到颜昊天上前掀起盖头,反而感觉一道炽热的目光射来!

难道,是颜昊天?可他为何不掀开盖头?

房间中溢满了酒气,虽贵为皇上,但新婚还是要与群臣饮酒,普天同庆,今日他定是没少喝,所谓春宵一

刻值千金,难道他决定要继续磨蹭下去?

"嗯哼!"楚凝萱清了清喉咙,她觉得自己等不下去了,身为女子,本该矜持,可日后她就是当朝皇后,

私底下更是这个男子的妻子,试问,哪有妻子与丈夫伪装的道理?

盖头外的颜昊天见状,原本有些痴傻的目光立刻泛起光芒,他就是在故意试探,试探这个楚凝萱能隐忍到

何时!

撇了撇站在身旁的诸葛流云,投去一个得意的目光,眼神似乎在说'等着瞧吧'。

楚凝萱本以为这样的提示已经告诉了颜昊天他接下来的动作,可是她没想到,他说出的话却是让他自主而

为。

"朕的皇后,既然这般等不及,何不自己掀开盖头?"好听的声音自头顶传来,看着近在眼前的靴子,楚

凝萱心知他就站在眼前,既然站在眼前还不尊照例而为,摆明了是在挑衅!

楚凝萱一把掀开盖头,扬起额头,满脸傲慢"那皇上,臣妾这样做,您可满意?"

颜昊天本没想到这个娇纵的丞相女竟然当真自己掀了盖头,站在原地,身子猛然一颤,他是见过她的,却

是在很小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她梳着一对可爱的发鬓,胖嘟嘟的小脸儿婴儿肥,本不是他所喜欢的类型。

如今看来,她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一双圆溜溜的眼眸漆黑有神,似乎很是凌厉。

挑眉,双手环胸,"没有朕的允许,爱妃倒是自觉,不错,朕喜欢。"

轻盈的一句'喜欢',直接条绕了楚凝萱的心田,

她本是爱恋皇上的,她知道一厢情愿是多么的痛苦,整日的思念是多么的煎熬,可如今能听得到自己所爱

的男子说喜欢,简直比吃了蜜枣还要甜。

原本傲人一等的姿态瞬间维摩了下来,白皙的脸蛋儿也不知何时浮上两朵红云,垂下头,看着交缠在胸前

的双手,根本不敢抬头去看颜昊天一眼。

因为她怕,怕他的眼神仍旧那样深邃,让她无法自拔。

"皇上~。"

轻轻的娇喊着,身为女人,她希望自己的男人可以主动些,而这样娇媚的嗓音无疑不是最好的诱惑。

站在楚凝萱面前,看着她娇柔的姿态,颜昊天并不感觉有多么欣喜,反而是厌恶。

他看多了这样的女子,自然觉得不够新鲜,而不够新鲜的女人,根本配不上他的垂帘!

"爱妃倒是心急的很,不过朕今夜可答应了德妃要去她那儿过夜的,爱妃你自便。"

丢下话,颜昊天挑衅的看了眼双目圆瞪的楚凝萱,不错,他是在挑衅,在给她下马威!

"流云,我们走!"

唤了一声呆愣在一旁不知所措的诸葛流云,颜昊天扬起大大的嘴角,他喜欢看自己的女人窘态的样子,那

样他的心情便会很好。

可楚凝萱却在他转身极致高傲的抬起了头颅,摆放在胸前的手已不知何时紧握成拳。

跟她结婚?却去小妾那儿过夜,当她这个皇后是摆来看的吗?

当着贴身太监的面儿,将自己的面子踩在脚底下?

这个皇上,当真是让她小看了!

"颜昊天,你站住!"

第04章:攻其下盘

一声怒喝,楚凝萱来不及思前想后,看着他伸出的手就要打开房门,焦急呼唤。

没有她的允许,今夜,无论如何,他颜昊天和这死太监云公公谁都别想走出这道门槛儿!

颜昊天驻足,兴奋的脸瞬间阴冷下来,面色不悦,她刚才唤他什么?

"大胆!"

犀利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颜昊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来到楚凝萱身前,伸手死死的掐住她的下颚"

朕的皇后,竟然直言朕的名讳?你可知这是杀头的罪,恩?"

楚凝萱抬眉,大大的瞳孔晶莹湿润,似有眼泪滑落,却被她强行忍了回去。

狠狠的别开他钳制的手,贝齿紧要下唇,同样放以最高傲的姿态,双目圆瞪"呵,皇上,臣妾刚才有说什

么么?"

她这是在装白痴吗?

看着楚凝萱脸上的盈盈笑意,颜昊天是越发的感到厌恶!

他从来没见过这等女人,挑衅他的威严,还敢说不敢做?

好样的!

点点头,绕着楚凝萱转了一整囷,看着她原本较弱的样子却独独摆出一副倔强的姿态,他厌倦了这样伪装

的女人,和那刘太后一个模样!

"楚凝萱?朕的皇后,你可知,朕为何娶你?"

一句话,问到了点子上,楚凝萱也是为之一颤,她也是好奇的紧呢,虽然猜了个七成,但未证实前,她不

会承认。

昂头,转了个圈,将目光定在颜昊天那帅气的脸上,大胆的事儿她已经做了,再大胆一点儿,似乎也不为

过。

伸手,搂住他的脖颈,看着他嘴角的chou搐,她扬起最开怀的笑容"皇上自然是因为爱慕臣妾,您说,臣

妾说的对吗?"

大胆的猜测,果然看到了他眼中的不屑,楚凝萱内心一沉,原来一直是她在独相思。

"哦?哈,哈哈哈。"

爽朗的笑容自头顶处传来,颜昊天露出大大的微笑,细细的打量起楚凝萱。

传闻京都第一女霸楚凝萱,三岁能文,五岁能武,年芳二八、貌美如花,却极为娇纵,出生时娘亲难缠而

忙,左丞相楚景天对她是极为宠爱,无论何时,皆任由胡来。

此下看来,的确所言非虚。

伸手,搂住她得蛮腰,紧紧的让她靠近自己的身体,手中的力道不由加大,似乎要将她柔软的身躯捏碎。

"爱妃所言甚是,朕的确有心与你,只不过这会儿就看你如何满足朕了,哈哈哈。"

颜昊天爽朗的笑着,声音中不难听出那份调侃。

楚凝萱环视四周,让她取悦自己心爱的男子,这事儿不难,可是当着一个外人的面,还是一个太监的面儿

,似乎就有些难度了!

太监么,终究是从男人变成了,在太监面前大秀恩爱,岂不是最大的耻辱。

这个皇帝,当真是昏庸无道,平日怕是没少这事儿,

不仅有些为这个贴身的太监感到可怜,楚凝萱不由多看了他几眼,

原本站在一旁本无心'观战'的诸葛流云,发现楚凝萱直直的看着自己,心下疑惑万分,眉头紧皱,回礼

过去,果真看到了她眼神中的怜悯之色,内心将颜昊天骂了个底朝天,却不知他下一步要何为!

对诸葛流云点点头,撇去复杂的神情,楚凝萱欣慰一笑,似乎在和他打着招呼。

她也发现了诸葛流云的对视,却无意间发现这个太监似乎一点太监的样子的都没有,站在这里与其说他是

皇上的佣人,不如说,他是皇上的哥们儿。

转过头,继续盯着含笑的颜昊天,娇柔着嗓音,道,"皇上,还说臣妾心急呢,臣妾看要比心急还是您略

胜一筹,呵呵,只是这会儿子有个外人在此,依臣妾看......?"

后半句话没有说出来,楚凝萱的小脸儿依然绯红!

她虽然大大咧咧,却依然是女子,害羞是少不了的。

颜昊天见状,更为挑衅的看了眼远处的诸葛流云,看到他怒气冲冲的样子煞是好笑。

"哦?外人吗?朕,怎么不觉得?"

听着颜昊天的明知故问,刚刚有些笑意的楚凝萱再次戒备了起来,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盯着他,这皇上,

为什么自己就是猜不透呢?

"皇上~!这云公公虽然是您身边的奴才,是眼下您的红人儿,可每一次您与.........,他也这样肆无忌惮

的看着吗?还是说皇上,您根本不在意呢?"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很是纯真。

楚凝萱好奇的看着颜昊天,在心里祈祷,希望他没有那样的怪癖。

果然。

颜昊天笑了,俯身,将她打横抱起。

"埃"

一阵惊呼,楚凝萱的小脸儿简直红到了脖子根儿,看着颜昊天棱角分明的唇,不知咬上一口,是何等美味

她承认,她是腐女!

"既然爱妃如此好奇,那朕便直言了,朕一项喜欢云雨的时候,有流云在一边看着,相信爱妃,也会和朕

一样,慢慢习惯且喜欢上的!"

听着颜昊天邪里邪气的话,楚凝萱瞬间怒火中烧,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帅气男子,她曾幻想了无数个夜晚

与他成亲时的情景,可没有一样是预料到的!

外面的诸葛流云更是猛抽嘴角,他明明知道这是颜昊天调侃她的戏码,却仍然气愤交加。

这一回,他的确有些过了,要知道这楚凝萱怎么也是个姑娘家,这样直白的话说出来,就是直接将她的脸

摔在地上踩踏!

丝毫不给薄面。

望着颜昊天那笑意盈盈的脸,楚凝萱算是真真切切体会到了身为帝王的悲哀。

果然,整日呆在这个鸟不拉屎的皇宫内院,就是再帅的帅哥也会有养出怪癖来的!

楚凝萱将全身的力道汇集在腾空的右腿上,看着颜昊天那欠揍的嘴脸,二话不说,牟足了劲儿,伸向他的

下盘。

"啊!!!"

一声惨叫,穿透入耳,望着他涨红的脸颊,楚凝萱伸出双手死死的护住嘴巴,瞳孔猛然睁大"哦?哦!皇

上,真是对不住,它没经过允许竟然站起来了呢,臣妾替您抚平它,嘿嘿。"

皇上被我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皇上被我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语已多,情未了

    阴柔含蓄、妩媚朦胧是婉约词的审美风格,回环婉转、情景交融是婉约词的创作特征。但凡文章表达不出,诗歌抒发不尽的情感,唯有在婉约词中完全可以形容出来。1、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2、斑竹枝,斑竹泪,泪痕点点寄相思。楚客欲听瑶瑟怨,潇湘深夜月明时。3、语已多,情未了。4、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5、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夜过也,东窗未白孤灯灭。6、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7、一场寂寞凭谁诉?算前言,总轻负。8、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

  • 如果国宝会“卖萌”:央视新年首部纪录片,看笑了所有人!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艺非凡(ID:efifan)如果国宝会“卖萌”年底综艺《国家宝藏》都追了吗?张国立带领全明星演绎国宝前世今生的故事不要太好看。只可惜,一个星期只讲三件文物《如果国宝会说话》海报这是一部纪录片,一部有关博物馆里文物的纪录片。跟以往同类学术型历史纪录片不同,它的特点就是“非主流”。先看看着官方卖萌图:还有这宣传文案:从1月1号首播至今,豆瓣评分从9.1飙到9.4,b站弹幕密密麻麻,画风还有点小调皮。因为这次,央视终于走“亲民”路线,把文物拍出了烟火气。《如果国宝会说话》先导片告

  • 男人越是爱你,越不理你

    昨天有个女生发胆信问我,是不是有的男人越喜欢你,就越不好意思找你啊?我男朋友说很爱我,但就是没什么时间跟我多聊天相处。微信回的很慢,总是感觉他很忙。我说怎么可能啊。是啊,怎么可能呢。世上所有的人说“我没时间”,通常意味着“这事儿不重要”。我也可以跟你说,我超忙,忙到没时间整理房间打扫卫生。但那绝对不是真的,因为要是你给我一百万让我打扫房间,我立马就去做了。这意味着,时间是选择。一个人如果在你的印象里总是很忙,那只能说明你的优先级不够。你处在他的价值序列最无关紧要那一行,所以你总是被放弃、被滞后,

  • 女性长久保持魅力的秘诀

    爱情与生活欢迎朋友们保存最触动你的文字图片分享到朋友圈~荐读

  • 正规教育对我们有多重要?

    正规教育的地位社会生活不仅和沟通完全相同,而且一切沟通(因而也就是一切真正的社会生活)都具有教育性。当一个沟通的接受者,就获得扩大的和改变的经验。一个人分享别人所想到的和所感到的东西,他自己的态度也就或多或少有所改变。实验一下把某种经验全部地、正确地传送给另一个人,如果是比较复杂的经验,你将会发现你自己对你的经验的态度也在变化;要是没有变化,你就会突然惊叫起来。要沟通经验,必须形成经验;要形成经验,就要身处经验之外,像另一个那样来看这个经验,考虑和另一个人的生活有什么联系点,以便把经验搞成这样的

  • 女方要求400万全款买房,男方哭成狗:这次我挺女方!

    内容授权自雾满拦江(ID:lwwuwuwu)(01)萧山有对情侣,托朋友公示了他们一段聊天记录。他们的理想:是自己的House,舒适体面的人居环境。他们的现实:是囊中羞涩,所以男方父母答应结婚时全款买房。——但男孩不想这么做。——不想结个婚,把爸妈一辈子积蓄掏空。真系个好孩纸。——但女孩有自己的想法:网络议论,多数力挺男孩:幸福生活要靠自己创造,啃爹妈算什么本事?但我站在女孩一方。(02)爱情只有一个要素:爱!比如电影《太太你可好》……不是,是《泰坦尼克号》中,穷画家杰克,与贵族女露丝,船沉之前

  • 人养壶三年,壶又何止养人一生!

    紫砂壶的泡养,早已成为一种养壶文化。用好壶、养好壶,是人生的一件乐事与幸事。养壶养心,在养壶过程中修身养性,亦是紫砂壶艺文化的重要内容。一、壶与人共同成长紫砂泥在陶艺人的手中成坯,经过火的煅烧与洗礼方成器。刚从窑中取出的紫砂壶,带有燥气,壶的生气未发,壶韵隐藏。当它与我们结缘的那一刻起,它便开启了全新的生命历程。在茶汤的滋养下,燥气渐去,蕴育生香,它特有的润玉光泽逐渐显现。每一次棉质细布的擦拭,每一次净手的摩挲把玩,每一次茶渣的清理、壶内外的清洁,每一次的静置干燥,我们都充满了感情。▲仿古如意泡

  • 论文案,我只服他,句句老扎心了

    下午三点半进入今天的下午茶时间前两天分享了《前任3》的台词文案之后不少人在评论区讲述关于前任、现任的故事看得m-cases也百感交集今天看到江小白借势《前任3》的文案整理出来一起分享给大家01我们的相识,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意外。请输入图片描述02最想说的话在眼睛里,草稿箱里,梦里,和酒里。请输入图片描述03庆幸曾经遇见你,遗憾只是遇见你。请输入图片描述04爱情不是因为所以,而是即使仍然。请输入图片描述05拥有时不懂珍惜,懂得时只剩遗憾。请输入图片描述06曾扬言陪我走完一生的人,却在半路就走丢。请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