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无删节逍遥医圣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9:36:1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逍遥医圣

第1章 :上错身的医圣

“笑笑——笑笑?快醒醒,前面那医生已经看了你好几次了,再不醒就别想毕业了。无删节逍遥医圣免费阅读全文

  耳边传来一声低喝,语气中夹杂着几分焦急,不过声音实在难听至极,就像是杀猪一般。

  洛逍遥缓缓的睁开眼睛,先是被刺眼的灯光吓了一跳,随后便看到一张宛如圆饼的大脸。

  是个胖子,单眼皮,小眼睛,塌鼻子,肚子上的油皮可以做两个救生圈了,眉宇间有些焦急,但更多的还是猥琐。偏偏还穿着一身白大褂,看起来不伦不类。

  “这是何地?我不是被人废了修为,推下山崖了么?”一道道问号从洛逍遥心中浮起,再看看自己此时的样子。

  一头乱糟糟的长发,发着几分油臭味,骨瘦如柴的身体,身穿白大褂,带着大约半寸厚的眼镜,脸上胡子一寸长,可惜现在没有镜子,不然他还真想看看自己现在究竟长成什么奇葩样子了。

  “你不是睡一觉变傻了吧?这是附属医院啊,我们来上课外公开实习课的不是,话说你先打起点精神,那孙医生又看你了。来自163shenghuo.com眼神好凶。”旁边的声音又传了出来,恍惚间,貌似自己的胳膊肘还被推了一下。

  “附属医院?我不是在绝情崖么...等等!”洛逍遥眼神猛地一凝,不顾旁边胖子的提醒,立刻闭上眼睛,运起聊胜于无的玄气开始打坐了起来,同时识海中一道道信息浮起,一幕幕画面,宛如电影一般在他脑海中浮现。

  片刻之后,洛逍遥长舒了一口气,眼神中带着惊叹、不解、庆幸、迷茫...

  没错,这一次他竟然——借体重生了!

  也许是神魂太过强大,降临之后,直接夺取了这肉身,总之,自己还活着!

  洛逍遥,修仙界绝世医圣,也是个天才,无论武功还是医术都是一等一,但却因为他不愿替修仙界第一魔头——魔衣治病,而遭到其门徒追杀,最后被废了真气,打落悬崖。

  而这肉身的前主人叫宋笑,父母双亡,被寄养在父亲战友家里,一住就是十年。

  貌似记忆中这个‘家’还很富有,而且还有两个美女姐妹相伴,这十年倒也过得平静。

  不过进入青春期的宋笑,竟然胆大包天的偷看其中一个美女洗澡!

  未遂。163生活网

  被抓现行之后就被赶了出来,住在学校,一直到了现在,大学即将毕业,学得是中医,而这一次正是至关重要的一次课外实习。

  说起来,这段人生经历还是很苦逼的,可谓大起大落,不过有句话叫不作死就不会死,待了解了这宋笑的为人之后。

  身为医圣的洛逍遥也不由得暗骂一声:屌丝!这样的人,也可以做医生?

  对,就是屌丝。

  敢想不敢做、躲在角落里偷窥撸管、胆小怕事...总之,如果这些词语是褒义词的话,那宋笑全身简直可以说金光闪耀了。

  这货脑子里的记忆要么是电脑,要么是游戏机,又或者是某些不穿衣服的美女,其中占最多比例的要数第三个,有些脑海中遗留的画面,就连洛逍遥也看得发毛,而且这干煸瘦弱的身体,也是他纵欲过度的最好证明。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也难怪他会偷看女的洗澡,这货就是闷骚型的。163生活网

  “死的不冤。”洛逍遥摇了摇头,又看了一眼自己双手喃喃道:“想我逍遥医圣,纵横修仙界多年,仙魔两界见我均要给三分薄面,一身医术可通天!怎么会附身到了这么个烂人身上?唉——也罢,既然老天要我重活一次,那也只有以此身躯来为他洗脱罪孽了。”

  “只是...以这具被掏空了的身体为基础,得到什么时候才能重新冲回修真界?真是伤脑筋...”

  “喂——同学,实习课别萎靡不振的,看你手干什么?你手上有病人么?说你呢——”就在宋笑发愁的时候,一道宛如公鸭子叫的声音顿时从前面传了出来。

  随着那道声音,前面做着的许多同学一起转过了头,仅仅是瞬间,宋笑就成了人群的焦点。

  “完了完了...”一旁的胖子见状顿时将头一缩,拼命的远离宋笑,一副我不认识这货的样子。

  “你们看我干什么?我脸上有病人?”宋笑稍微愣了一下,下意识的说了一句。

  “噗——”他这话一出,在场顿时有几个学生忍不住笑了出来,孙医生脸如黑炭。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我擦,这屌丝什么时候敢做出头鸟了?”

  “我看是昨晚撸多了,老眼昏花了吧。”

  “呕,看到这种男生就恶心,一身子的腥臭味。”

  男女同学小声议论着,有的眼神中带着厌恶,更多的还是幸灾乐祸。

  “你——你给我站起来,叫什么名字!”孙医生猛地一拍桌子,将旁边的病人给吓了一跳。

  宋笑有些不解的看了台上的孙医生一眼,然后站了起来,只见旁边的胖子还在隐蔽的角落给自己竖了根大拇指,意思大概是:“你牛逼,连这孙医生都敢招惹。”

  医学院每次实习之前,都会有老师带队到其中一个医院进行上实习课,所谓的实习课也就是看一些有经验的医生怎么治病的,看完之后做报告,最后才是真正的实习。

  可别小看这个环节,这医生对你的态度可关系着你能不能顺利毕业。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所以这一节课,在场的医学生听得都特别认真,这也让前面的孙医生在病人面前非常的有成就感,但一锅好汤里面偏偏出了这么一颗老鼠屎。

  而且他竟然还敢反驳自己,孙医生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我叫宋笑,宋齐梁陈的宋,笑口长开的笑,孙医生有事?”经过刚才打坐融合,洛逍遥已经完全的将宋笑脑海中关于这个世界的信息全部消化完毕,当然那些污秽肮脏的则是直接被他给过滤掉了。

  他堂堂七尺男儿,行得正坐得端,可不想以后别人再喊他宋屌丝了。

  孙医生见宋笑竟然这么淡定,虽然样子依然邋遢,但眼神中却一片淡然,和自己对视的时候,甚至还夹杂着几分小轻蔑。

  背负双手,身板站的笔直,这乍一看,好像他才是医生,自己是实习生一样。

  一时间,孙医生也愣住了,想不出要找什么借口惩罚这嚣张的学生,便随意道:“也没什么,我看你上课发呆,想必对中医知识已经了如指掌了吧?”

  “中医知识?”一听这话,宋笑差点没忍住笑了出来。要是在修真界敢有人这么问自己,绝对第一时间被当成笑柄广为流传。

  他身为医圣,要是出生在这世俗界,都可以算是鼻祖一类的,竟然还有人敢这么问他。

  要是平时,他很想朝着台上的老货大吼一句:“你爷爷我别说中医知识了,就算针灸、点穴、炼丹、解毒都不在话下!”

  “略懂吧。”宋笑谦虚道。

  闻言,周围的同学再次小声议论了起来

  “略懂?他还真敢说。”

  “宋屌丝要玩完了,这次孙医生真生气了。”

  “真是二货一个,连孙医生找台阶下都看不出来。”

  旁边的胖子赶紧拉了一下宋笑的衣角,示意他闭嘴,不过为时已晚,上面的孙医生已经冷笑了起来:

  “好啊,既然你这么有信心,那就给我背一篇《药性赋》吧。”

  “《药性赋》这书里面可是包含很多药方的,而且内容生涩,看来这宋笑没戏了。”众人闻言顿时面色一惊。

  宋笑闻言却微微一笑,丝毫不以为意的问道:“这个简单,不过,不知道孙医生,是要我背《药性赋》中的《寒类药性赋》呢,还是《热类药性赋》或是《温性药性赋》又或是这些都背呢?”

  “卧槽,这家伙该不是真的知道吧?”旁边的同学闻言顿时一愣,用奇怪的目光看向了宋笑。

  记忆之中,这家伙上课除了睡觉就是睡觉,从来没有看书过啊,怎么还能叫得出来名字?

  “全部都背!”孙医生显然也被吓了一跳,不过他可不相信这看起来肾虚的学生,真能够背得出来。

  “要是等会儿他背错一个字,我就赶他出去!还想毕业?哼!”孙医生心里阴暗的想到。

  宋笑闻言咳嗽一声,朗声道:“诸药赋性,此类最寒,犀角解乎心热,羚羊清呼肺肝。泽泻利于水通淋而补阴足......”

  随着宋笑刚强有力的声音,众人眼神中的惊骇之色越来越大,虽然这《药性赋》是学中医必备的东西,但问题是这《药性赋》包含的药物很多,而且里面内容很晦涩,其中一篇背下来亦难,更别说全部了。

  孙医生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终于在某一时刻,猛地一拍桌子道:“够了!”

  “这就够了,才背完《寒性药性赋》呢,不过也是,这样没什么挑战性,要不——我倒背一遍《本草纲目》、《伤寒杂病论》外加一篇《悬壶济世》?”

  “哐当!”宋笑话还没说完,只见孙医生手中的教棍像是握不住了一般,掉在了地上,周围的同学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宋笑,那样子活脱脱像是见了外星人一般。

 

第2章:你这个庸医!

伤寒杂病论先放着不说,光是本草纲目就有几十万字,而且都是文言文,能读懂就不错了。

  倒背?

  做梦吧!

  不过,看到宋笑一脸自信的样子,是还真有几分把握,之前的《寒性药性赋》就是个例子,想到这里,在场的所有同学顿时不敢吭声反驳了,只是用奇特的眼光看着台上的孙医生。

  这会儿孙医生真是肺都要气炸了,他就想下个台,怎么这么不容易?

  “宋笑是吧,好!你好!不过理解药理知识一方面,更多的还是实践,药理背的再多,也无法令一个人起死回生。”孙医生说这话明显是在挖苦宋笑。

  潜意思也就是:你倒背如流又有什么用,医治不了病,照样不配做医生。

  宋笑闻言点了点头,极其认同的道:“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不错,医生医生,能医人的才是医生,想不到你还有这等觉悟。”

  “噗--”这话一出,在场的同学再次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着宋笑的眼神中,也从之前的幸灾乐祸变成了现在的略微好奇。

  乍一看似乎宋笑才是老师,在教导孙医生这个学生一般。

  孙医生脸上的阴霾之色越来越盛了,宋笑这话等于是在教育他一样。

  教育自己?

  自己是谁,附属医院的医生,名正言顺的考进来的,面前这毛都没长全的实习生小屁孩,敢这么对着他说话?

  “照你这么说,你比我还厉害了?呵呵,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我行医了多少年?你又行医了多少年?到现在还是个没毕业的大学生,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和我说话,要么乖乖的坐着听课,要么直接滚蛋!”

  孙医生说道最后几乎是吼出来的,看来着实被气得不轻,不过他这气愤的样子,在众人看来却有些恼羞成怒的嫌疑。

  宋笑眉毛一挑,虽然这具身体是大学生,但他的灵魂可不是,被一个凡人这么指着鼻子骂,他心里很不爽,正要开口反驳,却感觉自己衣服被人拉了一下。

  宋笑转眼一看,只见那胖子拼了命的再给自己打眼色,好像再说让自己先淡定淡定。

  宋笑看了一眼台上脸红脖子粗的孙医生,微微叹了口气,坐了下来。

  “终究还是实力不济,也罢,就忍他这一回。”

  宋笑坐下来之后,房间里剑拔弩张的气氛才就消失不见,孙医生得意的扫视了众同学一眼,似乎在说:

  我特么才是权威,谁不服,尽管来试试,下场就和刚才那二货一样。

  恰逢此时有病人进门,孙医生也没有再说话,开始给前面等待的病人问诊了起来。

  台下的同学看完了热闹,也开始认真学习了起来,毕竟这实习课主要的目的还是学习经验。

  见宋笑终于乖乖的坐了下来,一旁的胖子长舒了口气,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对着宋笑道:

  “我说你个二货,平时被女人指着鼻子骂都怂了,怎么今儿个这么勇敢了?这老头明显是在找台阶下,你特么伺候他爽不就行了,怎么偏要反驳他呢?就算要让女神刮目相看,你也别拿自己前途开玩笑啊!”

  虽然这胖子长得丑,又没什么本事,但对待朋友还是不错的,看着他焦急的眼神,宋笑笑了笑道:“我以前很怂么?”

  “我擦,原来你还没睡醒,我就说你怎么突然见变超人了,感情还在梦游啊。”胖子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正儿八经的点了点头道。

  “去你的...我就是看不惯那医生装逼可以了吧,对了刚才你说女神?什么女神?”宋笑简单的解释了一句,随后转移话题道。

  说起这个,胖子顿时两眼放光了起来,指了指前面第三排最左边的一道倩影道:“东方倩啊,还能是谁,咱们医科大学中医系就这一个女神。”

  “背影是不错。”宋笑抬头看了一眼,只见一道如墨般的青丝倾覆而下,直接遮住了靠椅,随后就只看到和自己身上一样的白大褂了。

  “是啊,虽然只有一个但也是国宝级的好不好,不仅人漂亮,身材正点,还是女博士,就是可惜性子冷了点,像座冰山似的。你敢说之前雄起,不是为了吸引女神的注意力?”

  见胖子又猥琐又搓手的看着自己,宋笑心里没来一阵恶心,屁股往后挪了一点,淡淡道:“我还是对收拾装逼的医生比较感兴趣。”

  “切,你收拾阿猫阿狗我信,要是你刚才再敢顶嘴一句,估计现在不仅毕不了业,以后也别想在医院混了。算了,你的脾气我还不知道么...不过你还是如愿了,刚才你站起来之后,东方女神一直看着你呢。”胖子话说了一半顿时又变得猥琐了起来。

  宋笑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在他眼里毕不毕业就像他吃不吃一顿饭一样简单。

  毕业也好不毕业也罢,无所谓,只要他实力能恢复就行。

  “这医生讲的没什么意思,我打坐--小憩一会儿,你帮我放放风。”宋笑看了一眼台上滔滔不绝的孙医生,然后对着胖子道。

  “唉,你小子真不把前途当回事...”胖子摇了摇头,继续抬头看向了左前方的东方倩,眼神中时而温柔时而猥琐,台上的孙医生直接被他当成空气了。

  “好了,刚才说的大致就是你的病情了,去拿药吧,记得定期复诊。”孙医生对着前面的病人点了点头道。

  那病人说了声谢谢,就走了出去。孙医生呼了口气,转头一看,见众同学都在认真的做笔记听自己讲课,顿时心里又升起了几分荣誉感。

  就在他想说几句教导的话时,前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越来越近。

  不一会儿门又被推开,两名护士推着病床,脸色焦急的跑了过来,病床上躺着一名老人,脸色蜡黄,嘴唇发白,似乎已经昏迷过去多时了。

  “孙医生,紧急情况,这老人吃了药后昏迷了过去。”其中一名护士离孙医生还有些距离就开始喊道。

  一看见这老人,孙医生顿时一个头变得两个大了,这老头是他的病人,之前他也诊断出来了,有高血压,并且开了药,按道理,吃了药应该好了才对,怎么会导致昏迷呢?

  “怎么回事?他没吃降血压的药么?”

  “吃了,之前还好好的,不过刚才刚走到医院门口又昏迷了。”另一个护士点头道。

  孙医生皱了皱眉头,他能感觉到后面学生们变得不一样的目光,自己这一次要是治不好人,估计不仅会被后面的学生取笑,说不定还得负责任。

  一想到这里,孙医生心里就气,早知道就不接这烫手山芋了。

  他连忙来到老人面前,再次开始诊断了起来。

  “看来遇到一些突发情况了。”

  “是啊,看这老人嘴唇发白,面色如土,这是虚脱所致啊。”

  “看看着孙医生怎么解决吧,突发性情况的处理可是宝贵经验。”

  后面的同学一见这场面,顿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慢慢的靠了过来。

  “一切症状和之前一样,你们药物有没有开错?”孙医生检查完毕,再次皱起眉头问道。

  两个护士闻言,连忙摇头道:“不可能,药房抓药都要经过电脑扫描的,怎么可能出错。”

  孙医生一想也是,摸了摸下巴道:“再给他吃一次药。”

  一听这话,两个护士连忙点了点头,其中一个连忙从兜里拿出一瓶白色的药片。

  不过,就在那护士将要把药片送进老人嘴里的时候,只听两道声音突然从后面响起:“不能给他吃药!”

  孙医生闻言顿时一愣,回头看了一眼,只见第一道声音的来源是看起来很漂亮的女学生,至于第二道,光是看了一眼孙医生的脸就更黑了。

  这不是之前那个顶撞自己的宋笑么?

  女的多少要留点面子,但对宋笑就没这个必要了,孙医生冷冷的对着宋笑道:“现在是救人的时刻,你别给我捣乱,出了事你负责?”

  他本来就对宋笑的顶撞很不爽,这会儿竟然还要对自己的病人指手画脚,到底他是医生自己是医生?

  宋笑闻言摇了摇头,一边往前走一边道:“对于病人,我从来都不开玩笑。你要是再让他吃降血压的药,那到时候真的神仙难救。”

  一听宋笑的话,在场同学顿时一愣。

  “这一看就是明显的高血压啊?吃这药有什么不对了?”

  “是啊,这宋屌丝该不是注意捣乱的吧?”

  “切,我看他也就是看东方女神站出来了,想给给她留个印象。”

  “话说,东方雪为什么也站出来了?”

  在众同学疑惑的目光中,孙医生脸色更黑了,他生气的指着宋笑道:“说什么呢!你是医生我是医生?我行医多少年,是什么病状不知道么?”

  “既然这样,那为什么吃了高血压的药,这老头还没醒?”宋笑双手踹进兜里冷笑道。

  “你--”孙医生闻言顿时语塞了,按理说高血压的药都是立即见效的。

  而这老头昏迷到现在已经将近十分钟,却一点苏醒的迹象也没有。

  这还真是怪事。

  “明明是你自己诊断失误,即将导致生命消失,乱开药方却还死不承认——”宋笑说到这里,眼神猛地一凝道:

  “行医者,不救人,反倒害人!你这个庸医!”

 

第3章:治不好?老子一枪崩了你!

宋笑声音如钟,震慑着在场每个人的内心,只不过他现在这身邋遢的装扮,很难和他说的话联系起来。

  再加上在场同校生居多,了解宋笑之前为人的,更是觉得他在女神面前装逼。

  倒是那东方雪有些好奇的转头看了宋笑一眼。

  这一转头正好与宋笑眼神相对。

  这下他算是看清面前这名被称之为女神的妹子究竟长什么样了。

  柳叶眉,丹凤眼,瓜子脸,眼睛大大的,神采奕奕。嘴唇很薄,再加上她不苟言笑,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冰山。

  最让众人痴迷的还是她傲人的身材,双胸挺拔,下身是黑丝包裹的短裙。

  再加上外面的一身白大褂,看起来给人一种别样的冲击力。

  的确是难得一见的美女,就算在修真界,宋笑见过能和她媲美的估计也聊胜于无。

  两人仅对视了一眼就各自转头,

  似乎只是很平常的对视一般,没有擦出任何火花,到是一旁的孙医生被宋笑一番话说得面色惨白。

  “你——你——”他手指颤抖的指着宋笑后退一步,眼神中带着弄的怒气。

  好歹自己也是老资格了,被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实习生,指着鼻子骂庸医,这还要不要脸了?

  事到如今,就算自己真的诊断错了,孙医生也决计不会承认。

  “这是我的病人!懂么?你一个小小的实习生,给我闭上嘴了,我的诊断没错!”孙医生这话几乎是吼出来的。

  不过这番辩解在后面的同学看来,已经有些失了分寸的嫌疑。

  “面容枯槁,身体僵直,我就算不用切诊,都知道这是继发性高血压,你喂了药还不听劝,这样的医生,实在可笑之极。”宋笑冷哼医生,撇了撇嘴。

  “你——”孙医生闻言正要理论,却听旁边的护士连忙道:“孙医生,再不采取措施,这老者恐怕要不行了。”

  这老头本来岁数就不小,丝毫耽误不得,这个人命关天的时候,孙医生竟然还在跟一般实习生斗嘴,要知道这老者要是死了,那可是他的主要责任,两名护士都有些无语了起来。

  孙医生闻言立刻回过了神,一甩衣袍道:“我跟你这么多废话做什么,赶紧喂药。”

  “虽然我还不知道是什么病因,但你就这么喂药的话,他的病情只会更加恶化。”就在这时,站出来之后一直沉默的东方雪终于开了口。

  宋笑说的话,大家可以当做放屁,但东方雪说的就不能无视了。

  并不是因为她长的漂亮,而是她不仅是天海医科大学校长的女儿,从小就出生在医生世家,更是医学院的女博士,对中医学有着独特的见解。

  虽然还没正式获得医生资格,但已经有不少人闻名而来让她诊断,可见其人气之高。

  “好啊,今年的学生一个个的要反了天是吧?”孙医生一拍桌子,对着东方雪道:“你说不能用药,病因呢,清楚么?”

  东方雪沉默。

  “那就乖乖闭上嘴,在这里,我才是医生,懂么?“孙医生瞪了在场所有人一眼,那嚣张的样子,看得在场的同学一阵不爽。

  “女神,别管他,让他自己自食恶果。”

  “就是,这种目中无人的老资格就应该让他尝到教训。”

  “虽然不懂女神为什么站出来,但还是力挺她。”

  就在台下同学嘀咕的时候,孙医生已经给老头喂下了药。

  又这么安静的过了几分钟,老者脸色变得更苍白了,甚至连呼吸都开始微弱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孙医生面色大变,再次开始在老者身上采取急救措施,但却丝毫没有效果。

  一旁的护士也是满头大汗,这可是她们负责的病人,要真出点什么事,虽然自己责任不大,但名声总归不好。

  就在气氛有些紧张的时候,只听后边又有声音传了出来:“我爸呢?我爸怎么了?我可告诉你们了,要是我爸有个三长两短,我非把你们这一家医院都给掀翻了不可!”

  声音刚落,一名虎背熊腰的中年男人出现在了实习室,他穿着军装,甚至腰间还配置一把手枪,在他身后随行着四名士兵,看起来来头不小。

  军官眼神中带着浓浓的焦急,待看到昏迷在床上的老头时,顿时面色大变,上前就抓住孙医生的衣领:“我爸之前还好好的,怎么就昏过去了?”

  “先生,你先冷静冷静,这是紧急情况,我们也在处理,已经给老人吃药了。”孙医生对学生可以凶,但对这样的家属就凶不起来了,而且看这中年人一身军装,那身份可想而知,他绝对惹不起。

  “吃药?我爸这是继发性高血压!你给他吃药?是之前的检查单没写?还是你眼瞎啊?”军装男人越说越气。

  “什么?继发性高血压?”孙医生顿时面色大惊,不是他诊断的单子他向来是不看的,因为这只会打乱他的诊断节奏。

  说到底就是太过自信,认为自己的医术是绝对正确的,这下终于治出事情了。

  孙医生在后悔的同时,眼神很复杂的回头看了宋笑一眼,这小子刚才一眼就看出来了,是真的懂,还是蒙的?

  如果是真的知道,那岂不是医术还在自己之上?

  “还真是孙医生诊断失误啊,看来他的医术也就那样。”

  “靠,这继发性高血压,可是需要查准病因才能治的,不像原发性那样吃点药就能压下来。”

  “就是,看他那样子明显没看过之前的检查单,这也怪不得别人那么生气了。”

  “话说,宋笑这家伙今天有些不寻常了啊,不仅药性赋倒背如流,还能看出这老头的病状,难道这就是女神的力量?”

  后面的同学小声议论着。

  “看来你还真没看过检查单,呵呵,这样的医生,活着有个屁用!”军官怒不可揭,直接从腰间掏出了配枪对准孙医生。

  孙医生一见黑黝黝的枪口,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流了下来,语气结巴道:“先...先生,你先冷...冷静,我...我马上查找病因。”

  说完,他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站起来,细细帮老者诊断了起来,不过诊断来诊断去还是之前那个样子。

  根本诊断不出来病因到底出在什么地方。

  能引发继发性高血压的病因多不胜数,要是每一种都试一次,到全部结束,恐怕老头都死的不能再死了。

  一时间,孙医生也有些着急了起来,周围的同学看着面色紧张的孙医生,一脸的幸灾乐祸。

  “心态不稳,握脉偏薄三分。你这十几年来若是就按照现在这么诊断,还真该庆幸没有其他病人找你的麻烦。”就在孙医生急的六神无主的时候,宋笑的声音又从后面传了出来。

  一听宋笑的话,孙医生也顾不得生气了,连忙问道:“你行倒是说说他的病因啊?”

  宋笑闻言微微一笑道:“虽没能看过此人苏醒时的病状,但若是排除用药昏迷后的病状,病因不难诊断出来。”

  说到这里,宋笑上前一步指着老者的鞋子道:“此人右足鞋印比之左足偏薄,可见走路时是侧着身子的,但全身并无骨骼突出症状,可见是五脏六腑上的问题,导致他不得不侧身行走。”

  “再者,既然是继发性高血压,又是五脏六腑上的问题,那其中什么部位最有可能是诱发的病因,你这个‘老资格’,不需要我多说了吧?”

  一听宋笑的话,在场同学顿时又吃了一惊,虽然不太听懂宋笑的话,但面前的孙医生面色顿时一喜,激动道:“肾!我知道了!是肾啊!之前怎么没想到。”

  孙医生激动完,连忙对着老者的肾来了一次轻轻的按拿,仅仅是片刻,老者的眉毛就跳动了一下,慢慢睁开眼睛。

  “爸!”军官见状,顿时面色大喜,连忙握住老者的手,不过还没等他多说几句话,老者立刻又昏迷了过去,不省人事。

  “果然是肾上的问题--可是...”孙医生话说了一半,面色上的喜色顿时消失于无形。

  “可是什么?”军官闻言面色一冷。

  “不是我不想救啊,是我救不了,肾上的问题那就需要西医开刀放血,或者中医针灸,我--我都不擅长...”说到这里孙医生脸上有几分羞燥。

  “我不管,要不是你这庸医给老爷子吃什么狗屎的药,就算是继发性高血压,他也能醒过来,你现在把他搞得奄奄一息,你要负全责!治不好,老子一枪崩了你!”军官顿时急了,再次用枪指着孙医生的脑袋。

  “饶命啊,我是真没把握。”

  “那就找有把握的来!”

  “全院就院长一个人,用针灸出神入化,可他现在在帝都明天才返回,来...来不及了。”孙医生弱弱的道。

  “什么?老子--”军官闻言一阵血气上涌,猛地踹了孙医生一脚,差点没让他来个狗吃屎。

  就在孙医生叫苦不迭的时候,旁边别校的同学拍了拍宋笑小声问道:“哎,同学,针灸你会么?”

  “略懂一二。”

  “额,略懂是什么意思?”

  “简单的说,就是针拿来,我就能医。”宋笑淡淡的说了一句,语气中带着浓浓的自信。

  宋笑上辈子一生都和针打交道,救人用针,杀人也用针,问他会不会用针?

  简直就像是在问太阳是不是从东边升起一般弱智。

  “卧槽,你可别吹牛啊,这还没成为正式医生了,你连针灸都会?”旁边的同学嗓门大,这一喊,顿时在场的人都听到了。

  瞬间,那孙医生和军官一起走了过来。

 

第4章: 医者仁心

“你真的会针灸?”军官面色焦急中带着几分疑惑,连忙问道。

  孙医生见状眼珠子一转,突然有了主意。

  这次算是真的见识到宋笑的厉害了,如果能让他动手,那到时候治好了自己是他的老师,不仅安然无恙,说不定还能增加民望,治不好那也不关自己的事,是宋笑接手的。

  想到这里,孙医生不疑有他,立刻装作非常难过的恳求道:“宋笑,你救救我吧,之前是我不对,我还有一家老小要养,不能丢了这饭碗啊。”

  孙医生说着说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了起来。

  若是在一个小时之前,要是孙医生这么对着宋笑求饶,那在场同学只会仰天大笑,孙医生疯了。但现在,在场每一个人笑出来。

  因为之前不管是病因还是后来的应付手段,都与宋笑说得丝毫不差,说不定他还真会针灸。

  毕竟这人命关天的事情,谁也不会拿来开玩笑。

  一见孙医生竟然像实习生求饶,在场的同学心里顿时浓浓的出了口恶气。

  “让他之前上课的时候语气那么嚣张。”

  “宋笑他这是在找你做替罪羊呢,别答应他!”

  “孙医生,你还能再无耻点么?”

  就连东方雪也有些厌恶的看了孙医生一眼,她可不相信孙医生这么放下身段,是折服于宋笑的医术。

  这一个实习生连人都没医过,有哪门子的医术?

  无疑就是在找替罪羊。

  一见宋笑不说话,孙医生再次夸赞道:“之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没想到你的医学那么厉害,而且还懂针灸,你这简直已经可以出师,做一名万人敬仰的医生了。”

  “如果这一次你治好了这老者,到时候医院绝对会褒奖你,提拔你做正式医生,不对,是首席医师!到时候你就一鸣惊人...”

  孙医生唾沫星子乱飞,不停的用勾人的条件引诱着宋笑,希望他能有年轻人的冲动和盲目自信,接下自己这烂摊子。

  不得不说孙医生忽悠人还是挺有一套的,一旁军官在看到自己父亲的病因和宋笑之前说的分毫不差,再加上现在孙医生大肆捧宋笑,他一时间也相信了。

  “只要你救活了我爸,就是我张虎的恩人,我欠你一个人情。”张虎急声道。

  看这人的样子官职估计还不小,能欠个人情,对以后绝对有大好处。

  若不是没那本事,旁边的同学都想出手了。

  不过在场的也不是傻子,这一切都是要建立在治得好的份上,要是治不好,别说牢底坐穿,旁边这性格暴躁的军官估计就能直接枪毙了宋笑。

  对宋笑肚子里有多少老底,周胖子是知道的,现在让他去医一下岛国的广大女性,这倒可以。

  医人?

  别特么开玩笑了,不杀人就算好了。

  “宋笑,你特么可别头脑发热啊!这尼玛装逼一下就够了,过头了就完了!”周胖子连忙拉了拉宋笑的衣角。

  “是啊,宋笑,你今天的表现已经太出乎意料了,以后路还长,可别因为一时蛊惑,害了自己一生啊。”其他恶心孙医生的同学也忍不住开口。

  东方雪看了宋笑一眼,朱唇轻启道:“你想好了,这虽然能让你一步登天,但也能毁了你!”

  “卧槽,东方女神竟然和你说话了。”周胖子见状顿时抖了抖宋笑的衣角,一脸的激动,仿佛他自己和东方雪说话一般。

  就连旁边的几个同学也是满脸的羡慕。

  东方雪虽然和他们一起听课,但能和她搭上话的可以说基本没有。

  若是之前的宋笑,恐怕此时已经幸福的晕过去了,死不要脸的贴在东方雪面前问东问西。

  不过现在的他只是淡淡一笑:“谢谢,我自有分寸。”

  这略带高冷的话,让在场同学再次愣住了,看着他的眼神中带着浓浓的疑惑,仿佛不认识宋笑了一般。

  只见他上前一步双眼盯着孙医生道:“我知道,你如此抬举我,无非就是想让我做替罪羊,为你顶罪。”

  孙医生闻言顿时老脸一红,他后面两个护士也羞愧的低下了头。

  旁边的军官瞪了孙医生一眼正要说话,却听宋笑又道:“不过--我答应就是,取银针来吧,三分钟!他不醒,我任由你们处置!”

  说完,一甩衣袍往前走去。

  “轰--”一听宋笑的话,在场的同学顿时炸开了。

  “卧槽,这宋笑该不是真的傻了吧?他以为他是谁啊,还三分钟。”

  “唉,天作孽犹可活,自己装逼那就活不了了。”

  “我还以为他改变了呢,原来还是和以前一样的二货。”

  周围的同学或惊叹或无语或怜悯的看着宋笑。

  在他们的想象中,接下来等待宋笑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以故意杀人罪进牢房。

  张虎和孙医生也是一脸的惊讶,特别是孙医生,在揭穿之后甚至没想过宋笑竟然会答应。

  “小子,只能怪你自己傻逼了。”孙医生心里默默想道,同时心里也浮起了几分惭愧。

  “宋笑,你疯了!”周胖子闻言顿时大急,连忙上前拉住宋笑。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他语气焦急,面部表情都揉在了一起,看得出来是真的担心。

  “知道。”宋笑语气淡然。

  “这是病人,是生命,不是f盘里那些虚无的货色,不是你射几炮就能完的,这--这会要了你命的!”周胖子郑重道。

  宋笑闻言再次点点头:“我知道。”

  “知道你还去?”

  “我不去,那谁去?”宋笑转过头反问道。

  周胖子闻言顿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

  “正如你说的,那是一个人,一条命!”宋笑叹息一声,指着躺在床上的老者道。

  “可是...”

  “没什么可是,我不知道别人如何行医,但要我为了一己之私,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去死,我做不到。”

  周胖子似乎还从没见过宋笑这么认真的样子,顿时愣在了原地,与他一样的还有后面的同学。

  就连东方雪都将目光移了过来。

  宋笑被众人目光注视着,却凛然不惧,语气厚重道:“医者,虽不能力拔山河,一骑当千。虽不能羽扇轻摇,谈笑间定山河乾坤,却能主宰病人生死,你可以救人,亦能杀人!”

  “杀或救,不过一念之间。”

  “再者,如何行医,如何救人,吾心自有定论,亦一如既往,不曾动摇,无需诸位教我!”

  宋笑说完,再次转身走向了老者。

 

逍遥医圣》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逍遥医圣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小说庶不奉陪:将军,夫人又跑了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庶不奉陪:将军,夫人又跑了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庶不奉陪:将军,夫人又跑了目录预览:第二章缝经结脉第三章死那儿去第四章印在脑子里第二章缝经结脉当沐书瑶指挥着李狗子两人把男人放到杂物间后,他们才看清楚这个男人的样子。十八九岁的样子,上好的锦袍因为血迹和泥土,几乎看不出本来的颜色,长发凌乱地散在脸上,沐书瑶想也不想地拂开带着血迹和泥土的发丝。纵是在前世见过美男无数,她也无法不被眼前男人的俊美所吸引,剑眉仿佛用世间最华丽的笔墨所描绘,眼睫纤薄,鼻梁高挺,连紧抿着嘴唇也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苍白

  • 小说婚色醉人:前夫太嚣张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婚色醉人:前夫太嚣张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书名:婚色醉人:前夫太嚣张目录预览:第二章宝贝情人第三章妈妈病危第四章走投无路第二章宝贝情人“厉总,您看这合同是不是可以签了?”简初是被妈咪讨好的声音惊醒的。费力地睁开眼睛。天已经亮了。雪后的阳光透过密层窗帘洒了进来,带来了丝暖意。简初刚挪动了下身子,下身就是一阵撕裂般的刺痛,痛得她秀眉拢起,脸色煞白。咬紧牙关坐了起来,双腿间似乎还有温热的液体流出来……低头就看到自己的肌肤上面到处都是一块块的青紫淤斑,触目惊心。这一晚上,简初不知道晕死过去几次

  • 小说盛世闪婚:总裁有点贪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盛世闪婚:总裁有点贪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书名:盛世闪婚:总裁有点贪目录预览:02粗暴的吻第03章让她伺候他第04章仇人的女儿02粗暴的吻“寒总,你受伤了?”金忠诧然,这个男人从未受过伤,他怎么可能会让自己金贵的身躯受伤?是哪个不知死活的人伤了他?“嗯。”寒冰澈低应一声,闭目养神,“明天把颜洛诗关进临海的那幢别墅里去,我要好好折磨她!”他的话语带着冷决的狠意,冷冽而阴霾的眸子里满是血腥。“是,寒总!”金忠从镜中收回视线,长叹了一口气,将注意集中在了驾驶上。当第二天的太阳再次徐徐冉起,万

  • 小说闪婚来袭:腹黑总裁夺挚爱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闪婚来袭:腹黑总裁夺挚爱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闪婚来袭:腹黑总裁夺挚爱目录预览:002厨房play003车厢里的纠缠004酒桌上的挑衅002厨房play姚盛阳赶紧过去接替,四个人的游戏牵扯着股市小小动荡,简言也收了心神专注起来。厨房里,梁小濡呆呆的盯着咖啡壶,看着水花不断的翻腾。她自认不是一个招人烦的人,但是那个叫梁以沫的创世总裁,明显很不待见她。别想了,反正只要简言喜欢她就好。心思定了定,她打开柜子的拉门去找杯具。合上柜门的手突然被按住了,那只大手骨节分明,修长好看。她像是触电了

  • 小说奉子成婚:总裁老公太腹黑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奉子成婚:总裁老公太腹黑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字:奉子成婚:总裁老公太腹黑目录预览:第二章让她来陪我喝酒第三章你是康乐乐?第四章电脑天才第二章让她来陪我喝酒欧氏别墅里,康小野坐在餐桌上,两条腿在空中晃荡。听着他的描述,欧梓楠终于想起了五年前的那个女人。欧梓楠还有个弟弟,叫欧梓东,七年前出车祸成为植物人,当时欧梓楠的调查结果显示,肇事者就是那个叫康乐乐的女人。因为自首加态度良好,康乐乐只被判了两年有期徒刑,欧梓楠对这个女人深恶痛绝,在她出狱的第一天就找人把她绑架了起来。他本想把她关在一

  • 小说一品狂妃:邪王宠妻无度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一品狂妃:邪王宠妻无度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书名:一品狂妃:邪王宠妻无度目录预览:第2章重生袁府第3章凌厉手段第4章长幼有序第2章重生袁府香炉的白烟袅袅升起,空气中弥漫着水沉香的味道,静心怡人。“水……水……”隐隐因干渴而沙哑的嗓子低低地唤着,能听出是个女子。身穿绿布袄裙的女孩慌忙地走到圆桌,执好茶杯,三步并作两步至床前,一手撩开绣着牡丹的红色幔帐。扶起帐内的脸色苍白的女孩。一股温热的茶水滋润着袁叶离干涩的嘴唇,及时解了渴。微微睁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放大的稚嫩脸庞,陌生又熟悉。她努

  • 小说斗战神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斗战神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斗战神目录预览:外星来的奇妙晶体(下)一气化三清,迟来的委托(上)一气化三清,迟来的委托(下)外星来的奇妙晶体(下)“打她又如何?你咬得掉我鸟吗?”金天胜大笑起来,一把抓住林树胸口,恶狠狠的凑到自己眼前:“别以为你还能像两年前那样压在我的头顶!现在的你,不过是一滩扶不上墙的烂泥而已!连自己的女朋友也保不住,你撒泡尿看看自己,有命令我的资格吗?”“他没有资格,那我呢?”一个柔和的声音突然在两人背后响起,金天胜抓住林树的手被股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巨大力量一挤,很

  • 小说一遇萧少误终身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一遇萧少误终身免费在线阅读全文书名:一遇萧少误终身目录预览:第2章有眼不识泰山第3章扯上我,就与我有关第4章睡睡更健康第2章有眼不识泰山“还有你,我说你怎么凑巧就出现在这附近,你跟魏颐萱一伙的吧,魏颐萱,你要不要脸,居然带着野男人来一起冤枉我们一帆。”林母直接将矛头直接指向了萧昱川,丝毫忘记了是她硬拽着别人来‘讲理’的。“你说什么?!你胡说八道!”魏颐萱没想到林母这么不要脸地诬陷她,恼怒地反驳道。萧昱川冷漠的站在原地,深邃的眼眸透露着一股冰冷的气息,紧抿的唇角蓦然勾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