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无删节愿有人陪你走过余生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20:21:42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愿有人陪你走过余生

第一章送她进监狱



  “不是我,你相信我。网站163shenghuo.com”简童倔强地盯着车里的人,大雨瓢泼的下,车窗被雨打湿,花了的车窗,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车子里那张冷峻的脸。简童颤抖的身子,站在车外,隔着车窗,大声的喊:“沈修瑾!你至少听一听!”

  车门突然打开,简童来不及高兴,一股大力,将她狠狠拽进了车子里,她栽在他的身上,干爽的白衬衫,瞬间湿了大片。

  “沈修瑾,那些伤害薇茗的小混混,不是我安排的……”简童刚说,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指毫不怜惜的捏住她的下巴,头顶上传来他特有的磁沉嗓音:“你,就这么喜欢我吗?”

  清冷的嗓音,带着一点点清淡的烟草味——他的味道。

  “什么?”简童有些蒙了,她喜欢他,全世界都知道,他现在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

  男人捏着简童的下巴,另一只手臂,修长有力,朝着她伸过去,指腹温柔的落到她被雨打得湿冷的脸颊,简童被那双温柔如水的眼睛溺毙了,迷失了,她似乎已经听到下一句,这个男人问她“冷不冷”。

  男人突然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冷冷的说道:“简童,你就这么喜欢我吗?喜欢到不惜害死薇茗?”

  一股凉意,从心底涌出,片刻蔓延到四肢百骸。简童瞬间清醒,不禁微微苦笑……她就说,这个男人的温柔怎么会给她。原来那根本不是什么温柔,不过是撒旦的微笑而已。阅读163shenghuo.com

  “我没有存心害死薇茗……”她想为自己解释。

  “对,你没有存心害死薇茗,你就是花钱买通了几个混混,让他们奸污薇茗。”男人眼里渐渐涌现暴躁,没给简童解释的机会,大手“刺啦”一声,撕碎了简童身上的衣服。

  “啊~!”

  伴随着尖叫,简童被毫不留情的推出了车外,狼狈的摔倒在雨水中,耳畔男人清冷的声音,在雨水声中特别的显声:

  “简童,简大小姐,你怎么对薇茗,我就怎么对你。衣不蔽体的感觉可好?”

  唰!

  简童猛然抬头,不敢置信地看向车门内,那男人坐在车子里,居高临下看了她一眼,拿出帕子,慢条斯理的擦着手指:“简大小姐,我现在很累,你请回。”

  “沈修瑾!你听我说!我真的……”

  “要我听简大小姐说话,也不是不可以。”男人淡漠抬起眼皮,扫了简童一眼:“简大小姐要是愿意跪在我沈家庄园前一个晚上,或许我心情好了,愿意给简大小姐十分钟的时间。无删节愿有人陪你走过余生免费阅读全文

  车门豁然关上,一条帕子从车里丢了出来,飘飘然落在简童面前,被雨水沾湿。

  简童低头,捡起雨水中的帕子,死死的捏在掌心。

  车,驶进了沈家庄园,而沈家庄园的铁艺大门,在她的面前,毫不留情的关上。

  雨水中,简童面色苍白,她站了好一会儿,豁然抬头,走到沈家庄园的大门外,紧紧抿着唇瓣“啪”一声,膝盖就砸在地上。

  她跪!

  不是因为赎罪!

  只因为夏薇茗是她简童的朋友!朋友去世,她该跪拜。不是因为所有人认为的她害死夏薇茗!

  她跪!

  也跪求这个男人肯给她十分钟,听她说!

  身上的衣服被撕坏,破烂不堪,勉强可以遮住重点部位。她双手捂着身体,腰身却挺的直直的,她骄傲,她即使跪着也傲骨不屈!她的自尊她的尊严她是上海滩的简童!

  她倔强的跪下,只为一个解释清楚的机会。说明163shenghuo.com她没做过,没做过的事情她不认!

  可,真的会有这个机会吗?

  真的,能够解释清楚吗?

  又,真的,有人相信她的话吗?

  雨,越下越大,至始至终,没有停过。

  ……

  一夜过去

  倾盆大雨中,简童依旧跪在沈家庄园外。

  雨水淋湿了她的衣裙,她在雨中已经跪了一整夜。

  清晨终于来临,死寂一夜的庄园终于有了人气。银发矍铄的老管家撑着一把老式黑伞,从庄园的院子走过来。

  封尘一夜的铁门“吱嘎吱嘎”向着两旁打开一条豁口,简童终于有了动静,抬起耷拉着的脑袋,冲站在铁门中间的老管家露出一抹苍白的笑。

  “简小姐,沈先生让你离开这里。原文163shenghuo.com”老管家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即使下雨天也不见一丝乱发,严谨的就像是沈家庄园的一草一木,都有专人修剪。老管家给简童丢下一件衣服。

  简童伸出泡了一夜雨水的手,哆哆嗦嗦的穿上。张了张苍白没有血色的唇瓣,声音沙哑又坚定:“我要见他。”

  老管家眼皮也没有抬一下,一字不落的传递了庄园主人的原话:“沈先生说,简小姐的存在,污染了庄园的环境,让简小姐你不要碍了他的眼。”

  从出事到现在,简童没有表现出一丝的懦弱,此刻她装出来的坚强,再难以保持,肩膀颤动,泄露了她受伤的心。

  简童闭上了眼睛,满脸的雨水,让人分不清眼角的湿濡是雨水还是泪水。163生活网老管家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简童再次睁开眼,仰起头对老管家说道:“夏管家,不管您心里怎么想,我没有买通那几个小混混毁掉夏薇茗的清白。无论如何,您的恨意,我无法毫无怨言的承受。”

  简童虽然疲惫却一字一句说的清清楚楚,咬字清晰……这是一个虽然愿意暂时低头,却满身傲骨的女人。

  老管家终于有了“漠视”以外的反应,一对灰眉拧了起来,看向简童的目光中满满的厌恶,“薇茗是我的女儿,她从小到大都很乖巧懂事,她从没有踏足过酒吧夜场这样混乱肮脏的场所,而她却在那样三教九流混混出没的地方,被一群混混侮辱致死。

  简小姐,我们查过她的通讯,事发之前,她给你打过一通电话,给你发了一条短信息,短信息的内容是:我已经到了‘夜色’,小童你人呢。”

  老管家盯着简童的目光,恨毒了她:“简小姐,你害死的不是猫猫狗狗,是活生生的人!人都已经死了,你还在狡辩!谁都知道简小姐痴缠沈先生,而沈先生心中只有我的女儿薇茗,对你万般痴缠厌恶至极,你分明是嫉妒薇茗,又对沈先生求而不得,才想要毁了薇茗的清白。简小姐的恶毒,让人不敢恭维!”

  简童无言以对,夏薇茗是夏管家的女儿,是沈修瑾的挚爱,而她简童,是单恋沈修瑾的女配。现在好了,夏薇茗死了,她简童不仅是女配,还是恶毒女配。

  “简小姐请你离开。”老管家说道,“对了,沈先生让我转达简小姐一句话。”

  简童豁然看向老管家。

  “沈先生说,死的那个人怎么不是你?”

  简童跪在地上的身体,支撑不住的摇晃起来,心口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

  老管家转过身,干瘪起褶子的嘴角,冷冷勾出一个刻板的弧度,让那张古板的脸孔看起了冷漠又残忍。

  薇茗被简童害死了,他不痛快,他恨简童的恶毒。

  简童撑着冷到骨子里的身体,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刚站起来,腿脚发麻的一屁股摔坐在冷硬的柏油地上,自嘲的一笑……死的那个人怎么不是你?

  确实像那个男人会说的话。简童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薇茗啊薇茗,你这一死,我成了千夫所指。”

  沈家庄园二楼,男人身躯修长,宽肩窄臀,黑色睡袍随意的罩在身上,赤着脚,性感高大的身躯静立在落地窗前。冷漠的注视着庄园外,雨中那道背影。

  “沈先生,您交代的话,已经一字不落的传达给简小姐了。”老管家驱散走了简童,悄然站在了主卧的门口。

  沈修瑾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听到老管家的话,才淡漠的收回落在简童身上的视线,一双薄唇冷漠的下达一串命令:“通知简家人,想要简童就没有简家,想要简家,从此以后简家没有简童这个人。”

  “是。”

  “第二,通知S大,S大没有简童的档案。通知一高,简童因在校时期滥交打架,被开除。她的最高学历,初中。”

  “是。”

  “最后一点,”沈修瑾凉薄的说道:“送她进监狱。”

  老管家听了猛然抬头,一阵愕然:“沈先生?”

  “杀人偿命,收买他人,蓄意谋害人命。让她进监狱,吃三年牢饭。怎么?夏管家认为我做的不对?”三年这个时限是沈修瑾给简童订下的,现有证据并不足,但沈修瑾愤怒地认定。

  “不,沈先生做的很对。……谢谢沈先生,呜呜呜,”老管家泪泪纵横,竟然哭了起来:“要不是先生,简童对薇茗犯下的过错,根本就得不到惩罚。简童身为简家人,我根本就拿简童没办法。谢谢先生,谢谢先生。呜呜呜~”

  沈修瑾转过身,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楼下泊油路上那道背影消失在转角,眼底一片阴霾,修长指骨捏紧酒杯,仰头,猩红的酒液一滴不落,吞噬腹中。

  “夏管家,我出手教训简童,不是因为薇茗是你的女儿,而是薇茗是我看中的女人。”沈修瑾缓缓说道。

  ……

  简童拖着一身疲惫,回到了简家。

  再也没能跨进简家的大门,为简家服务了一辈子的老管家带来了沈修瑾的原话,简童就被委婉的“请”出了简家。从始至终她甚至没有见到生父生母的影子。

  就这么畏惧沈修瑾吗?简童扯了扯嘴角……收回了视线,那道铁艺大门,划清了她和简家的关系,划清了过往属于她的一切。

  简童说不出此刻是什么感觉,一转身,就有两名穿警服的男人拦住了她:“简小姐,鉴于你花钱买通教唆他人毁坏夏薇茗小姐清白,导致夏薇茗小姐意外死亡,现在请你跟我们走。”

  在被送进监狱前,简童见到了沈修瑾,那个男人,伟岸身姿就站在窗户边。

  简童摇着头坚定地说道:“我没有害过薇茗。”

  沈修瑾硕长的身躯不紧不慢地走到简童身前。简童告诉自己不要怕,她是无辜的,她没犯罪。

  精致的小脸无所畏惧的扬起,力持保持镇定,但颤抖的肩膀还是出卖了她的紧张……这一切都被一双犀利的眼睛捕捉到。

第二章一切都是沈先生的意思

  沈修瑾眼底划过一丝诧异……事到如今还要努力维持她尊严吗?

  也是,她是简童嘛,这个女人向来张扬肆意一身傲气,连告白被他拒绝都不损丝毫。

  沈修瑾迅雷不掩耳,捉住她精巧的下巴。

  “唔~疼!”捏住下巴的那只手,像是铁钳,加注在简童下巴上的力道,似乎是要捏碎她的下巴,简童痛的眼泪溢出。

  对方却一点都不怜惜,越来越用力的掐住她的下巴:“谁能够想到这张漂亮的脸孔下藏着的恶毒心肠?”

  “我真的没有害过薇茗!”简童咬着嘴唇,疼的脸色发白:“你不可以就这么把我送进监狱,没有证据。”

  “不,我可以。”沈修瑾冷笑着,一字一句残忍的说道:“那么,简童简小姐,今后就请你在这里面愉快的享受监狱生活。”沈修瑾松开她的下巴,转身挥挥手:走的十分洒脱。

  他在报复她。简童脸色煞白,一个字都说不出。

  女子监狱并不如表面的太平。她到监狱的第一夜,睡梦中被人拽起。

  “你们,要干什么?”简童防备的看着面前将她围了一圈,不怀好意的狱友,“你们别乱来,否则我就喊狱警。”

  四周的女囚犯听了她的话,非但没有害怕,一个个相视一下,“哈哈哈”的大笑起来。其中一个领头的大姐大,指着简童的脸:“你说什么?叫狱警?哈哈哈……我没听错吧?你要叫狱警?”话说着,一巴掌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重重甩向简童,“喊呐!你不是要喊狱警的吗?”

  简童被这一巴掌甩的站不稳脚跟,耳朵“嗡嗡”作响。

  简童一只手扶着墙面,堪堪站稳之后,在众人意想不到的时候突然出手。

  “啪!”

  这一巴掌落下,牢房中片刻的安静,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娇滴滴的女人有胆量反手反击。

  这个壮硕的女人被简童这一巴掌打的发狂,红着眼暗吼:“草~你个臭娘们儿,姐妹儿们,给我打!打残打废都没关系,反正沈先生吩咐了,不用客气,好好招呼这臭娘们儿,只要不玩儿死她就行!”

  简童震惊,一股尖锐的疼痛,从心脏蔓延到四肢百骸!……沈修瑾!沈修瑾!!沈先生吩咐了……沈修瑾!!!

  简童双手双脚都在颤抖,心脏冻结成冰!

  难怪,这么大的动静,没有狱警来。难怪,围堵着她的这些彪悍魁梧的女囚犯们有恃无恐!

  抬头看向那几个女囚犯,她站起身,拔腿就往狱门的方向跑,她勒紧了狱门上的铁窗户栅栏,大声的求救:“来人啊!打人了!救命!快来人啊!”明知道不会有狱警来,她却只能做着完全无用的求救!

  她在赌,赌沈修瑾并没有让这些女囚犯“好好关照”她,即使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她也还存有幻想——沈修瑾对她简童没有下狠手,依旧留有余地。

  “啊……!”头发被人用力的拽下,她被扯的一个趔趄,狗吃屎的摔在地上。简童从没有这么狼狈过!

  下一秒,简童被人拽着头发拉起来,又打又踹,狼狈的在地上呻吟:“唔~”

  简童没有盼来“沈修瑾的留有余地”。

  她不喊了,任由这些人拳脚相加,耳边只有一声声欢快的笑声。

  她求救不是害怕被打害怕疼痛,只是因为还相信心里那一点点期盼和幻想。

  那些人打累了,径自爬上床去睡了。

  简童痛的摊在地上,眼泪,顺着眼角,糊了一脸。

  她从没有被人这么欺负过,从没有这么狼狈不堪过。她不过就是爱上了沈修瑾这个不该爱的男人!

  为什么夏薇茗一出事,她就必须承受来自沈修瑾的怒火和恨意?

  夏薇茗出事后,简童向周围所有人解释过,“我没有害过薇茗。”

  任她费尽力气解释,无人愿意相信。

  她拼命的解释:不是她约薇茗去“夜色”,是薇茗好奇“酒吧”是什么样子,约她去“夜色”。

  在别人的眼中,她简童简家大小姐张扬而肆意,夏薇茗单纯乖巧又胆小,怎么会主动要求去酒吧这样三教九流的声色场所。

  她说路上车子坏了,所以才晚到了“夜色”。

  但没人信,都说她在狡辩,她是故意让夏薇茗一个人在“夜色”,方便那群被她花钱买通的小混混羞辱夏薇茗,毁掉夏薇茗的清白。

  可自己根本就没有必要这么做。夏薇茗经常和她说:“简童姐,我对瑾哥哥没有那种感觉。”

  夏薇茗如果是沈修瑾的女朋友,她简童绕开沈修瑾走!但薇茗并不喜欢沈修瑾不是吗?

  所有人的眼中,她简童是恶毒的女配,坏事做尽。

  大概知道出大事了,几个混混跑的不见踪影,谁知道他们跑到那个犄角旮旯里去了?中国那么大,廖无人烟的深山老林里一躲十几二十年的杀人犯也不是没有。简童比谁都希望赶紧抓到这群混混。

  她任由眼泪流下,事发之后,一直到进了监狱的那一刻,简童都坚信:她是无辜的她没有犯罪。

  但是现在,她懂了,只要沈修瑾认为她有罪,她就罪有应得死有余辜。

  而今天的这一切——都是沈先生的意思。

  简童不知道,这今后的牢狱生活中,还有无数个“沈先生的意思”在等着她。

  没了简家,没了档案,没了学历,坐过牢……沈修瑾抹杀了所有的简童活过的证明!如今的简童,只是一串数字“926”的罪犯!

  简童想通了一切,抱着膝盖,将自己蜷缩的更紧。……沈修瑾,彻底的抹杀了她存在的痕迹!

  清晨

  “喂,醒了。去洗马桶……”一个女囚粗鲁的推了简童一把,却吓得尖叫起来:“啊!死人了!”

  旁边一个胆大的女囚冲过来,手指放在简童鼻子下面,半晌才察觉到一股微弱的呼吸:“别吵!人还活着!快叫狱警!”

  简童命大,抢救回来。这未必是好事,漫无止境的羞辱,暗无天日的折磨,会把人逼疯,会……彻底改变一个人。

第三章出狱

  三年后

  S市女子监狱的大门打开,不多时,里面慢吞吞走出一个女人。

  女人瘦的离谱,身上是她三年前被送进女子监狱时候穿的白裙子。现在穿在身上,就跟套了一个大麻袋一样。

  她走的很慢,一步一步朝着百多米处的站台走过去。她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塑料袋里是三十一块五毛钱,还有一张身份证。

  炎热的夏季,走在砂石路上,路面肉眼可见的,翻滚了一层白色的热浪。今天的温度至少三十三四度,女人走在大太阳底下,身上干燥的不起一滴汗。

  苍白的肌肤上有着青青紫紫的伤痕,就连脸上,靠近发际线的地方,额角处,一道长约三厘米的疤痕,盘横在那里,十分碍眼。

  巴士来了,女人上了车,小心翼翼从黑色塑料袋总掏出一枚硬币,投入巴士投币箱中。巴士上没什么人,司机看了她一眼,就收回了厌恶的视线……在这里上车的,都是监狱里的囚犯,犯过罪,能是什么好人?

  女人仿佛没有看到司机的眼神,往车后座走去,她走到最后面,挑了车尾的角落坐下,尽量不想惹人注目。

  车子在开,一路上,她看着窗外……三年,变化真大。

  嘴角轻扯出一道弧度……是啊,三年,变化真大,何止是监狱外面的世界?还有她。

  巴士开到繁华的地段,她突然一震……出狱了,她要回到哪里去?

  恍然之间,她发现一个迫在眉睫的事实——她没有地方去。

  把黑色塑料袋打开,里面剩下的三十块五毛钱,她仔仔细细的数了三遍……今后,怎么办?

  路边不远处,商家的招聘信息吸引了她的注意。

  “司机,我要下车,麻烦你开开车门。”三年的牢狱生活,磨掉了她身上的傲气,说话对人,总是底气不足。

  司机满嘴的抱怨,开了车门,她道了谢,下了车。

  走到了那块招聘信息的大版图前,看了半会儿,视线落在了“清洁工”三个字上,又落在“包住包一餐”的字样上。

  她没有家没有档案没有学历,坐过牢……恐怕就是清洁工,也不会有人要吧。但是……捏了捏手里仅剩的三十块五毛钱,女人咬牙发狠,走进了这家名叫“东皇国际娱乐会所”的夜总会,一进去,简童就打了一个哆嗦,中央空调的冷气让她全身都冻的发抖。

  ……

  “名字。”那人不耐烦地开口。

  “简童。”粗噶的声音慢吞吞响起,把拿笔记录她信息的艳丽女人吓了一哆嗦,手中的中性笔差点儿掉桌上,不满问她:“你声音怎么这么难听?”

  经历了三年地狱生涯的牢狱生活,简童习惯了温吞,即便别人已经当着她的面直言了断地批评她的声音难听,她还是温吞地像是没有脾气的人一样,慢吞吞地说了一句:“被烟熏的。”

  长相艳丽的女人微微吃惊,探究的眼神落在简童脸上,“火灾?”

  “嗯,火灾。”说完淡淡垂下眼睑。……只不过是有人故意纵火的火灾。

  艳丽女人见她不愿多说,性子无趣,也不再上心,只蹙着眉啧啧嘴:“不行啊,东皇不是一般的娱乐会所,来的也不是一般的客人。”又上下扫了简童一眼,不加掩饰厌恶,显然十分看不上穿着麻袋一样的简童,身上的白裙子也不知道穿了多久了,白色都发黄了。

  东皇国际就不是普通人消费得起的地方,这里就算是个普通的服务生也必须长相标致,身材火辣。简童这样的,怎么就敢来应聘。

  艳丽的女人站起,挥了挥手,十分了当地否定了简童:“不行,你这样的不行,就算是服务生也不行。”转身就要离开。

  “我应聘的是清洁工。”

  粗噶的声音闷闷地在这间小办公室响起来,成功地阻止了女人的脚步。女人脚下一顿,转身,挑着眉,探究地又把她上上下下扫视了一遍,狐疑起来:“没见过20多岁的肯屈就吃苦当个清洁工的。”

  她们这里的保洁阿姨最小的也四十好几岁了。这个女孩额头上破了相,瘦的跟竹竿一样,但也至多才20岁。她们这里20岁的多了去了——都是女模和公主!当然,还有服务生。

  就没听说20多岁的清洁工。

  以为这个不起眼的女孩儿会急着诉苦,跟她说世道艰难,生活不易,如果她真的和自己说这样一堆屁话的话,自己立刻就会把她赶出去了。

  世道艰难,呵呵,东皇里头这样的故事多到出版成故事会,能把一座图书馆装满。谁会管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活得怎么样?

  没料到粗噶得有些过分的声音不疾不徐地说道:“能出来卖的话,我也愿意张开腿说欢迎光临。来之前,我看过我自己,没有卖身的资本,那就卖劳力。做好自己能做的事情。”……她只是一串数字“926”的罪犯而已,进了那个地方,再出来,还要尊严干什么?简童眼底一抹自嘲的笑。

  艳丽女人微讶,再次上上下下地把简童打量了一通,重新走回办公桌后拿起笔准备填表:“简童?简单的简,童话的童?”

  “对。”

  “不该吧,”那女人上下打量简童,“会给子女取这个名字,你的父母应该很爱你。”

  简童那双眼睛,木讷的只剩下一潭死水……很爱吗?

  嗯,很爱。如果她没有心肠恶毒的害死夏薇茗的话,没有给简家招来灭顶之灾的话。嗯,大约,很爱吧。

  “我没有家人。”简童平静的说着。

  艳丽女人拧着眉心看着简童一眼,也不再多问,站起来说:“行了,你把身份证复印一下。”

  从椅子上站起来,踩着十五厘米的恨天高走到门口时候突然停了下来,转身对简童做出警告:“简童,你知道我为什么破例收下你吗?”

  女人就没指望简童回答,径自接着说:“简童你有一句话说的好。能卖的话肯定卖,卖不了,就认命做好自己能做的事情。

  多少人是你双倍的岁数了,还不明白这个道理,钻牛角尖,拼命钻营,自以为与天争锋,其实就是眼高手低,其实就是从来都看不清自己到底算是哪根葱。

  你肯正视自己,明白你自己能做什么。一个明白自己能做什么的人,我相信,她也明白什么事情是自己不能做的。”

  说到这里,艳丽女人眯了眯眼:“简童,东皇不是一般的娱乐会所。”

  简童依旧不缓不慢:“知道了,我声音难听。不会随意开口的。”不会随意开口,就不会乱说话。

  艳丽女人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平时她是不会提点新人的,敢到东皇混的就要做好心理准备。

  没想到今天会为一个清洁女工破例。

  虽说她在东皇地位不低,可是这迷离的大都市中,权贵富豪,又有哪一个是她能够得罪的起的。……进了东皇,就该学会“规矩”。

  该说的不该说的,该做的不该做的。

  “那经理……”简童有点难以启齿:“我没有住的地方。”

  艳丽女人说道:“以后叫我梦姐,”然后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小江,你来一下,我这里刚招进一个清洁工,你带她去员工宿舍。”说完挂了电话,丢给简童一句:

  “明天来上班。”

  就把简童一个人扔在了这里。

  简童看着手中的入职报告,心里松了一口气……今晚,不用睡大街了。

第四章撞见偷情

  简童在东皇已经干了三个月了。

  夜晚来临的时候,这个繁华的过了分的都市,灯红酒绿弥红灯闪耀了人心。

  简童刚刚清理干净一个喝醉酒的小姐的呕吐物,动作虽然迟缓,手脚却还利落。又重新点了香,放在角落里。

  手中的拖把掠过一间间独立的卫生隔间,来到最后一个个隔间里,这里,是放清洁工具的地方也是她工作空余时暂休的地方。

  一切看起来井井有序,有条不紊。

  抓她来的服务生早就跑了没影了,简童也不在意,收拾妥当了拖把水桶,她就坐在了隔间里发起呆来。

  简童,一切都是沈先生的意思。

  简童,你已经什么都不是了,引以为傲的家世没了,动人的美貌没了,出色的学历没了,你现在只是一个罪犯!

  简童,安安分分听话做事,不要反抗我们,沈先生可是交代我们的,一定要好好‘招待’你。

  简童,你一个坐牢的罪犯要两个肾干嘛?拿出一个还能够救人,正好为你害死无辜的人赎罪。

  简童……放弃吧,不要挣扎了……

  那一道道声音如同魔咒,那一张张脸孔扭曲骇人,丑陋至极,任凭简童如何驱赶,就是挥之不去。

  “简童,出来,六层vip包厢606。”隔间门豁然被人从外面拉开,蹙着眉催促简童快一点:“赶紧的,磨磨蹭蹭,场子里顶级的女模还没你架子大。”

  简童这人平时沉默寡言,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就算故意欺负她,她也从来不回嘴不反驳,这是场子里都知道的公开秘密了,谁要是心情不好,都能找简童“缓解”一下坏心情。

  “包厢里是包厢公主负责的。”简童只是实话实说,但这话听在服务生耳朵里,简直就是“反了天了”,立刻冷了脸,抱着胸:“客人吐了,你让露娜姐去做那样恶心的事?”

  露娜姐不能做恶心的事,简童却能。服务员根本不在乎这话会不会伤了简童。

  果然简童没有反驳,“哦”了一声,呆头呆脑的模样,让旁边的服务员心里更加看不起她。

  简童垂下眼皮,跟在那个服务生身后,进了电梯。猛地被人推出了电梯,简童不解,那服务员十分厌弃地扫了简童一眼,“干什么?你走安全楼梯上去,也不高,才6层,正好嘛,”那服务生鄙夷地瞄了一眼简童:“减减肥。”

  其实简童不胖,非但不胖,还瘦的离谱。但是她每天上班,身上都裹了厚厚一层的衣服。让她看起来粗笨笨重。

  分明就是故意刁难简童,搁在谁身上,都得吵起来,但是这个人是简童,服务生十分肯定,这架,吵不起来。

  果然就见简童乖乖去爬楼梯了。电梯门合起来的时候,服务生不屑地撇撇嘴。真是没用。

  昏暗的楼梯间,安静的只剩下简童的脚步声。

  这里是安全通道,是逃生楼梯,一般是不走这里的,都是坐直达电梯上下楼。光线昏黄暧昧,这里除了必要时逃生用,还有另一个用处——偷情。

  简童步伐缓慢,一步一步往楼上爬,爬到五层半的时候,她有些吃力。就停在半层阶梯上歇息一会儿,耳朵边上就传来一声嘤咛声,似娇似喘……简童心中“咯噔”一下,抬头一看,转角处,一个男人将一个女人压在楼梯上亲吻,动作煽情又暧昧。

  从她的角度,看到女人的背影,还有那个男人半张侧脸。

  暗道一声倒霉,真的遇上了偷情的。刚想退下,那男人紧闭的双眸陡然睁开,正邪魅的盯着她看。

  简童心如擂鼓,眨巴眨巴眼睛盯着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察觉到了她的视线,更加恶劣的撑着不知名女人的后脑勺,动作几近暧昧旖旎的吻着女人,半边侧脸上漆黑的眼比星辰还要闪亮,正戏谑的落在自己身上。

  简童心中一抖,垂下头,抬起脚转身就要下楼。

  “站住。”简童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头皮一阵发麻……她不想惹事,但这些权钱世界的人会做出什么来,她说不准。

  想了想,她转过身,恭敬的弯下腰身:“先生您好。打扰到您的雅兴。实在是对不起。”简童说着,手指指向通往六层楼的安全门,道:“我是被喊去606包厢打扫卫生的清洁工。一切纯属巧合,打扰到先生的雅兴,还请先生原谅。”

  那男人却好似听到什么新奇的事情,并没有为她粗噶的声音吓一跳:“你是清洁工?这么年轻?”一双邪魅的双眼,上上下下打量起简童来:“你要去606包房?”简童刚想说“是”,对方就朝她招手:“来吧,我带你去。”

  啊?……简童莫名看着那个男人。犹豫了一下,抬脚跟了上去。

  和那男人一起的女人,简童认识,是新来的女模,艺名叫做蓁蓁。蓁蓁见那个男人走进了安全门,也跟了上去。

  那男人忽然停下,转身冲着蓁蓁说道:“我说带她去,没说带你去。你不用跟着了。”

  蓁蓁娇嗔的向那男人撒娇:“萧少,您一点都不疼人家了……”正说着,“唰”的一张支票出现在她面前,那个被叫做“萧少”的男人笑眯眯说道:“现在可以走了吗?”

  蓁蓁眼睛一亮,连那浓重的鼻音都没了,拿了支票乐呵呵的道谢。

  简童看得分明,那个萧少看着是笑着递给蓁蓁支票,那双眼里的笑意,分明就是讥讽的嘲笑。似乎是察觉到简童的视线,萧少忽地挑起眼皮,一双眼无比邪魅的落在她身上:“怎么?爱上我了?”

  “啊?”

  萧少浑身上下迸发着肌肉的力道,不知何时,已经逼近简童,简童本身就不高,萧少一靠近她,就把她衬的更矮了。

  萧少眯着邪魅的眼,垂眼就看到只到他胸口的那颗黑色的脑袋,突然弓腰,贴着她的耳边:“真的爱上我了?是爱上我的人,还是爱上我的钱?”

  简童只觉得一股热气呼在她的耳朵上,“唰”的一下,耳根子红的透顶!本能的,她飞快往后退一步,却忘记她的腿脚受过伤,退的太快太急,脚下一个趔趄,重心不稳,她已经做好了摔一跤的准备。

  腰间一只大手,突兀的出现,及时的抱住了她。

愿有人陪你走过余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愿有人陪你走过余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小说月下撩妻:boss求放过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月下撩妻:boss求放过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月下撩妻:boss求放过第6章威胁严帝泽的动作很温柔,考虑到她现在双颊肿的厉害,他没有现在就立即剥削她,只轻轻吻了下。男人脸色微变,见她右腿不敢动,他轻轻脱下她的鞋子,一块很大的红肿浮现在脚背上,隐隐透着青紫。他沉着脸抬头盯着她,她以为他会骂她,却听他道:“是不是伤到筋骨了?”苏乔昔怔了一下摇头:“应该不会,扯到才会疼,而且就是表面这块红肿疼,里面不疼。”闻言男人不动声色松了口气:“狄康,去将阿罗叫来。”“是!”应了声,狄康迅速的离开了

  • 小说极品法师在都市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极品法师在都市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极品法师在都市第6章不合常理不加还好,加了这个微信,仿佛开了一个不好的头,很多看他表演的妹子纷纷上来要求加微信,一时间,林帆俨然成了一个名人。林帆有点懵,他这么受欢迎?甚至,还有男的上来加他微信,说是想跟他两手泡妹子。尼妹!林帆心中忍不住吐槽,信仰有了,麻烦也不少。看了眼信仰值,已经收集了一千多,又可以学习一个红色魔法了,当即不再表演,准备回家。信仰值固然越高越好,但他现在累了。“小兄弟,等下。”突然,有声音从背后叫道。“你叫我?”林帆回头看去,

  • 小说极品医仙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极品医仙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极品医仙第6章女警宁静“大哥,我有眼不识泰山,你就放过我吧大哥!”瘫坐在地上的猴子此时已经完全清醒了。别看江少云穿的破破烂烂的,手上的功夫一点都不赖。之前他还在心里嘀咕那些被江少云放倒的兄弟就算爬不起来,哼哼总该有吧?现在他的两条腿酥酥麻麻的,就是使不上劲儿。他这才明白那些兄弟不是不想动,而是根本就动不了。江少云走过去拍了拍猴子的脸,“小样儿,还以为你被烫了一下不会再看玉佩了,没想到你还挺谨慎的。”听江少云夸自己,猴子也不知道此时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 小说仙盟聊天群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仙盟聊天群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仙盟聊天群第6章滚,给我远远地滚咔嚓咔嚓!白珊珊银牙紧咬,捏着拳头,骨节发出一阵脆响。她虽然是女人,但骨子里却有着暴力倾向,并且性格刚强,比男人还要男人,十分争强好胜,尤其是在打架这一方面。之前,她乃是省公安厅的副厅长,结果因为将一贩毒头目打成重伤而被降职,到了现在市公安局的审讯员。她来到这里才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不止是所有犯人都心惊胆战,就连许多干警都十分畏惧她,对她敬而远之。刚才,她听说眼前这小子居然能一个打七个,这一下激起了她的胜负欲。掏出钥

  • 小说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第六章被叫傻子了眼下,马上到月底了,又该到交两个儿子的束脩费用了。云氏正琢磨着跟大女儿多绣几幅绣品,日夜不停地赶工,想必应该可以补贴上的。当然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给乔儿养伤。她这后脑勺伤到了,当初苏大夫都说这个孩子凶多吉少了。而如今虽说清醒过来了,可是却又出现新的问题了。这孩子自从醒来半个月了,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过,看人也是双目无神,老是发呆。村里的孩子们都叫开了,都叫这个乔儿的孩子傻子了。这么下去,乔儿将来可怎么办

  • 小说护花小村医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护花小村医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护花小村医第6章治疗钱老板陈波吩咐好后,吴老板就去寻找鲈鱼去了。不一会儿,吴老板就提着一个小袋子再度走了进来,袋子里面装着鲈鱼的腮。陈波看了看拿起两片鱼鳃,贴到吴老板的肚脐眼上,轻轻的按揉着。片刻后,那令人恶心的黄水就开始渗出来,陈波示意他自己来按揉,再过些许,当肚脐眼就已经不在渗出黄水了。吴老板长出了一口气,赶忙朝着陈波鞠躬,笑着开口道:“大师,这次救我性命多谢您,改天有机会,我一定登门拜访,感谢您的救命之恩,多谢!还有雪梅啊,你们那个投资,我

  • 小说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第6章人生最糗事“好。”霍庭深愣了一下,眼神复杂的起身去一旁打电话。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安笒已经疼的浑身无力,只能虚弱的靠在沙发上。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察觉到手里多了一杯温热的东西。“姜糖茶。”霍庭深开口道,又指了指旁边的盒子,“衣服在这里。”安笒赶紧的喝了一口姜茶,一股暖流迅速在身体里蔓延开,小腹的绞痛慢慢缓解下来。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让她痛不欲生,她喝了整整一杯姜茶,好一会儿,才觉得自己重新活过来,一脸尴尬道:“

  • 小说重生之毒后脾气有点爆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重生之毒后脾气有点爆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重生之毒后脾气有点爆第6章下马威“娘……”顾长歌怔愣地站在门口,她难受极了,高烧让她面色泛红,本就柔弱的身量在病容的衬托下看起来随时都会晕倒。可是下一个瞬间,顾长歌的双眼都泛起了微微的腥红,她犹如一头被激怒的小兽,眸中满是狩猎前的杀气腾腾。那两个赌棍没注意到顾长歌出来了,还在对妇人踢打,嘴中骂骂咧咧。顾长歌死死咬着牙急促喘息着,她红着眼睛往前跨了一步,四处张望,忽然看到墙根堆着几块补墙剩下的土砖,当下毫不犹豫地就抄起一块黄砖冲上去照着一个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