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你是爱情结的痂全文在线阅读

2017/12/20 22:30:2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你是爱情结的痂

第五章 看来你胃口挺大
他使个眼色,工作人员就出去了。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我有点局促,他为什么要帮我? 他笑了笑,走到我对面坐下,看着我的手。 我有点局促,下意识就把右手蜷起来,他嘴角微微上扬:“知道我为什么帮你吗?” 我自然是摇头,他双手交叉,两个大拇指绕着圈圈:“我不是慈善家,所以肯定不会白帮你。” 我言简意赅:“你想要什么?” 他笑起来:“爽快,那咱们开门见山,我帮你获得自由,你给我我想要的东西。” “什么?” 刚才我可是听工作人员说了,能证明我进过手术室的那段视频明明已经呈交法院保管了的,不知为何不翼而飞,所以今天那视频并没有呈上来。 我已经隐约猜到了,视频是被眼前这个男人拿走了,他是完全有那手段的。 在法庭的时候隔着一段距离,虽然觉得他长得挺好看,但是看不真切。如今他就坐在我面前,我突然发现,他真的长得太好看了,比桂臣熙好看很多很多。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我猜你在想,能证明你进出手术室的那视频是不是被我拿走了,对,我做了手脚,所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今天就会获得自由。” 我琢磨着他话里的意思:“什么意外?” 他看着我:“比方说你不答应与我做交易。这么跟你说吧,医院负责人和两个女生之所以突然翻供,是因为之前真有人威胁她们。你知道是谁吗?” 我脑海中蓦地想起一个人,不过下一秒我就自我否定了,不可能,不可能,那人一定还没丧心病狂到如斯地步。 盖四好像会读心术似的,笑了笑问我:“其实你已经有答案了,但是你不敢承认,是不是?”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 “行,我答应跟你做交易,只要我有得起你要的东西。但是我也有条件,既然你能帮我获得自由,就请你好人做到底,帮我查一查我爸爸的死好不好?” 我现在就是溺水的人,他就是我能抓住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来自163shenghuo.com面前这个盖四公子,他既然能帮我一次,一定能帮我第二次。 他皱起眉头,斜眼看我,好看的卧蚕眼闪了闪:“看不出来你胃口挺大啊。” 我毫不谦虚笑了笑:“你就说答不答应吧?” 他笑起来:“成交。” 我很大地松口气,就听见他问:“你就不问问我想要什么,万一……” 他凑过来,我猝不及防,只见他在我脖子里轻轻嗅了嗅,笑得有点耀眼,“万一我要你肉偿呢?” 我脸红起来,却还是强装镇定:“不会吧,康城赫赫有名的四公子,会喜欢我这样貌不惊人瘦了吧唧,前不凸后不翘的姑娘?那我可得说一句,您眼睛瞎了心没瞎吧?”
第六章 重获自由
我故意贬低自己,就是要引导他往嫌弃的那一面想,谁知道这家伙微微离开我一些,目光从我的锁骨往下,点了点,摸着下巴,人畜无害地笑着:“那可不一定,万一我还真的喜欢呢?毕竟庭审结束后,全康城人都会知道,我盖四跟一个犯罪嫌疑人上床了,吃亏的是我不是吗?为了救你出去,我可是想了很多办法呢。” 我低着头不敢看他:“我知道,谢谢你。” 他又凑过来,我吓得往后仰去,他好像很喜欢看我被他逼得四处逃窜的样子,蓦地伸手揉了揉我的刘海:“想不想看我给他们的视频里面都是些什么?那里面你身材可好了,前凸后翘的, 声音特别特别好听。” 要是放在以前,他这么轻薄我,我不跟他打一架才怪。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可是现在我是砧板上的肉,等着别人落下那一刀,我得忍着。 他捏了捏我的脸:“好了,不逗你了,反正又不是真的上床。” 我脸又红起来,赶忙转移话题:“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是着急的,听说他们这样的人衣冠禽兽起来那真是没办法,我得有备无患。 他站起来:“急什么,等你获得自由了,自然会知道。” 半个小时后,全场起立,审判长宣读二审判决书:“犯罪嫌疑人江别忆,系康城医科大学在读研究生,因为证据不足,无罪释放,此判决即时生效,退庭。” 观众席首先响起的是我唯一的朋友顾良书和姜东的欢呼声,然后是死者家属的哭喊声,我后知后觉回过头去,早已经没有盖四的身影。 我有点回不过神来,不敢相信自己这就获得了自由。你是爱情结的痂全文在线阅读 就像很小很小的时候奶奶给我买了一盒星空棒棒糖,可是爸爸说小孩子吃多了糖会蛀牙,就把盒子藏起来。我每天被馋虫勾得直流口水,过了很久很久,久到我已经忘记那糖是什么滋味,爸爸突然拿出来给我,说我可以放心大胆的吃,可是我已经不敢相信了。 当我又一次光明正大站在阳光下的时候,抬眼就看见顾良书和姜东站在看守所外面不远处看着我,足足十秒钟之后,他们同时朝我伸开怀抱。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江小姐,请留步。” 回过头看见那个瘦瘦高高的斯文男子,我有点诧异,他笑了笑:“江小姐,您好,我是盖先生的助理,我叫梁鸥。” 一听盖先生三个字我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好人坏人先不说,至少人家是我的救命恩人,于是我很客气问:“请问梁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吗?” 他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我们盖先生有请江小姐。” 顾良书一听立马挡在我前面:“喂,盖四公子找我们别忆做什么,有话就在这里说。说明163shenghuo.com” 姜东喊了一声她的名字,男人的思维在这方面要比女人开阔一些的:“抱歉梁先生,我朋友是急性子。很感谢盖先生的救命之恩,我们可以一起去吗?” 梁鸥摇头:“盖先生说了,他只见江小姐。” 顾良书卷起袖子:“你再说一句,信不信我抽你?” 我赶忙摁住她,好不容易获得自由,可千万别再出什么意外。 梁鸥带我去的地方是南郊一处曲径通幽花木茂密的私房菜馆,他带着我上了三层小洋房,我心里很忐忑,就喊了一声:“梁先生……” 他刚好停在门口,回过头来,微微一笑:“江小姐别紧张,盖先生在里面。” 他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然后在门上敲了三下,里面传来一声进,他推开门,示意我进去。 我理了理衣服,深深吸口气,越过他走近房间。
第七章 会按摩吗?
盖聂坐在圆桌边,秘书正拿着文件跟他说着什么,他的一只手在桌子上时轻时重的敲击着,频频点头。 这里的房子都是古色古香的,屋子里的灯具都是木制的,就连窗帘也是竹制的,没有金碧辉煌,却让人莫名的放松。 我没出声,生怕打扰了他们,可是盖聂侧过脸看了我一眼,又转过去听秘书说话。 就在我以为他不会理我的时候,他的声音突然响起来:“会按摩吗?” 我以为他问的是秘书,直到他抬起头来看我,我才知道他是跟我说话。 我有点局促,点点头表示会。虽然我学的是妇产科,但是从小跟着奶奶学针灸按摩,自然是会的。 只是我这右手基本是废了,在看守所的时候我帮周子凌按摩都是用的左手,用她的话来讲,就跟挠痒痒差不多。 盖聂低声跟秘书说了什么,秘书合起文件,微微鞠躬之后出去了,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他对我微微点头。 我也回他一笑,心里百感交集的,各种情绪都有。 盖聂动了动肩膀,好像是不舒服似的,声音压得极低:“过来,帮我按按。” 我吓得后退了一步,后背抵在墙上,语无伦次:“盖先生……我……我我刚从看守所出来,满身晦气,您是金贵之身,我还是别靠近您的好。再说,我的右手废了,左手也不方便。” 他微微垂眸看我,虽然昨天在法院休息室我们才面对面说过很多话,现在我们隔得也有点远,但是当他看我的时候,我的心突然颤起来。 “过来……” 我犹豫了一下,心里几次反复之后,妥协的点点头:“那……我去洗个手。” 他微微点头,下巴在左边点了点,示意我洗手间在那里。 洗手的时候,看着镜中那个面黄肌瘦双眼涣散头发枯萎的自己,再看看自己的右手,我自嘲地笑了笑,暗暗给自己加油打气:我就是小草,没事的。 从洗手间出来,就看见盖聂合眼靠在椅子上,双手环在小腹上,看起来好像是睡着了。 我轻轻喊了一声,他也没有反应,我走到门口拉开门,却发现梁鸥和秘书早没影子了。 我只好又推回来,关好门走到盖聂身后,深深吸口气,把左手放在他肩膀上,试探性地摁了两下。 他哼了一声,我以为是自己下手太重了,不由得放轻了了力道,紧接着就听见他的声音:“你挠痒痒呢?” 这厮原来是假寐,真是腹黑的资本家,他一定看见我开门喊梁鸥了吧? 不过只能腹诽两句,谁让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在监室的时候我经常帮周子凌她们按摩,手法都是不生疏,只是按着按着我就皱起眉头:这盖四公子一身钢筋铁骨的肌肉,我的左手本来就使不上力,随便按几下,虎口就震得发麻。 不过他没有说话,我也不好主动开口,只好就站在那里一直按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开口:“好了,你坐吧,咱们谈正事。” 我答应了一声,在距离他三个位子远的地方坐下来,双手放在膝盖上。
第八章 医学天才
这时候服务员端着热毛巾进来伺候他擦手,那样子就像封建时期丫鬟伺候皇帝和王爷似的。 屋子里又恢复了平静,盖聂看了看我:“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终于到正题了,我挺直脊背,看着他道:“多谢您的帮助,让我重获新生。接下来我想着手调查我爸爸的事情……” 说到我爸爸的时候,我不由自主的捏紧了拳头,有点想哭。 “不打算继续上学了?听说你可是康城医科大学十年来难得一见的天才。你出事后,那些教授联名上书,为你的人格担保。” 我讥诮地笑起来,举起右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是我辜负了他们……至于医学天才,那是别人谬赞,从我被当成杀人凶手那天起,再也没有什么医学天才了。” 他端起茶慢慢喝一口,然后盯着茶杯里的东西,道:“你爸爸的事情我已经吩咐人去办了,不日就会有结果。相信你已经知道医院负责人和那两个高中女生被人威胁的事情,你还怀疑那天我讲的话吗?” 我摇摇头:“我不是怀疑,我只是有点不愿意相信,曾经信誓旦旦非你不娶的男人,翻脸比翻书还快。” 他冷哼一声,放下茶杯:“咱们回到正题,我之所以帮你,是因为你爸那里有我要的东西。” “什么东西?” 他看了我一眼,眸色有些暗沉:“我的敌人的把柄。” 我愣怔在那里,爸爸为什么会有他要的东西,为什么我从来不知道? 他好像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却是深深的看了我两眼:“三个月前你爸联系我,我们见了一面,他是让人尊重的父母官……他说他手里有我想要的东西,但是要我保证把你救出来,他才会给我。” 我蓦地瞪大眼睛,眼泪刷刷刷地流下来。三个月前他跟我爸见过面,那时候我爸背着卷款潜逃的罪名,有家不敢回有女不敢认,却为了我去跟一个陌生人谈条件。 我哭得控制不住,明明知道在盖聂面前哭实为不妥当之举,可是这当口实在忍不住。 他抽了纸巾,无声地递给我,我擦了擦眼泪,抱歉地看着他:“不好意思,让您见笑了。” 他摇摇头:“没关系,我可以理解。你跟你爸,一定关系很好。” 他这么一说我又落下泪来:“是啊,我跟老江可好了,还有奶奶,我们相依为命了那么多年。可是,我再也见不到他了,再也不能肆无忌惮喊他老江,再也不能要他背我回家……” 盖聂又抽了纸巾给我,我整理好自己的情绪,问他需要我做什么。 话音刚落,不和谐的声音就响起来,是我的肚子咕噜咕噜在叫。 我蓦地红了脸,低着头不敢看他,他咳嗽了一声,声音像是在清水里面过滤过,很好听:“不着急,我们边吃边谈。” 菜很快就上来了,我看了两眼,都是我没有见过的,不过颜色和香味都很不错,想着吃起来也应该是不错的。 这半年来我几乎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此刻满桌子的美味佳肴,我还真有点饿了,可是碍于盖聂在,我尽量把姿态放得正常一点。 服务员上完最后一个菜,给我们每人盛了一碗汤,恭恭敬敬地关上门出去了,盖聂优雅地铺开餐巾纸,拿起筷子,看了我一眼:“吃吧,边吃边谈。” 我点点头,舀起一勺汤喝一口,味道很不错,隐约有一股子中药味,却不显得油腻,感觉浑身都舒爽了似的。 我又喝了两口,蓦地感觉到一道目光投射在我头上,我诧异地抬起头,就看见盖聂看着我。
第九章 死亡鉴定
我又局促起来,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视线落在我的右手上。 我有点不明白他的意思,他好像也意识到这么盯着一个姑娘的手看不太礼貌,歉意笑了笑:“抱歉,我就是好奇,挑断你的手筋的人,怎么那么狠心?难道不知道右手对学医的人来说很重要么?” 我有点不想回忆那个黑暗肮脏的时刻,又不知道该找什么话题掩盖过去。人类对自己曾经经历过的糟糕的人事,会在脑子里形成一种闭合状态,隔绝与那有关的回忆。 其实无非是一种可怜的自我保护。 看我不说话他并没有继续问,低下头吃菜,包间里陷入了安静。 他吃的并不多,每样菜就吃三两口,然后就放下了筷子。 他放下筷子,我也没好意思继续吃,也停下来看着他。 我们之间有零点零一秒的眼神交流,我以为接下来他要跟我说重要的事情,谁知道梁鸥敲门进来,手里拿着一个牛皮纸袋。 他神色凝重,看了我一眼,才把纸袋递给盖聂,然后对着他耳语几句。 盖聂点点头,打开纸袋,抽出里面的几页纸快速扫一眼,然后看着我:“坏消息,你要有准备。” 我突然慌乱起来,下意识就用左手去摁住颤颤发抖的右手,虽然慌乱,却还是强装镇定着点头。 “你爸是在坞城出的事,那边情况不比康城。怎么说呢,见不得光的东西比较多,你爸去世后,那边迫不及待把你爸的所有资料都销毁了,而且要送去火化……还好我的人去的及时,把你爸从火葬场拉了回来,做了尸检……结果出来了……” 我突然开口:“我爸身体很好,不是死于心脏病,不可能的。” 他点点头,把纸袋递给我,示意我自己看。 我大约已经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可是拿在手里之后我根本不敢拿出来看,只是死死攥着,直到手心里全是汗。 爸爸绝对不可能死于心脏病,一定是有人要置他于死地,是不是盖聂所谓的敌人? 我慢慢松开手,打开纸袋,慢慢抽出纸张的一头,看见坞城法医鉴定中心那几个字,我就看不下去了,蓦地把纸袋压在桌子上。 感应到盖聂看着我,我有点为难地看着他:“抱歉,让您见笑了。” 他若有所思地在我脸上扫了两眼,又把目光转移到纸袋上。 在他要抽过去的瞬间,我快速拿起来,用最快的速度把那几张纸抽出来。 我根本没看前面,直接就去看最下面的结果。 虽然早在预料之中,可是真的看到那里写着“死者左右肋骨多处断裂,双侧血胸;胸腔多处出血,肝脏挫裂伤;头骨挫裂……”的时候,我疯了一般把三张鉴定书看了好几遍,根本没提到有心脏病,一个字也没有。 我捏紧了那几张纸,浑身颤抖着,嘴巴张开想要说点什么,可是只发得出呜呜呜的声音,眼泪像是决堤的河水似的。 下一秒钟盖聂蓦地站起来,一把捏住我的下巴,然后快速抓起勺子给我咬住。 眼前雾蒙蒙的一片,有人不断拍打我的脸,有人喊我的名字,我咬紧了牙关,混混沌沌了很久,突然哇一声哭起来。 梁鸥带着医生进来的时候,我正在小口小口的喝水,手里握紧的,是盖聂塞给我的淡蓝色手帕。 我把杯子举得很高,遮住眼睛不让他们看见我喷薄而出的眼泪。 许是眼泪全掉进了水杯里,喝到嘴里,全是苦涩。 医生没有给我做检查,只是看了一眼,就神色凝重对着盖聂说:“严重营养不良,贫血,调养一段时间就没事。”
第十章 雪上加霜
盖聂点点头:“还能挽救吗?” 医生没点头没摇头:“国内目前还没有这样的医生,基本算是废了。” 我实在不想再麻烦别人了,横竖是废了,我无所谓的,于是开口:“就不麻烦盖先生了,您已经帮了我很多,不好再麻烦您。” 他斜眼看我,哼了一声:“反正已经麻烦那么多了,不是吗?” 看我不说话,盖聂就问那医生:“国内目前没有,你不是?” 医生潇洒地耸耸肩:“公子可别忘了,我持有的是英国国籍。” 盖聂白他一眼:“废话那么多,你就说这手术你能不能做吧?” 医生倒也爽快:“能,容我时间准备。” “准备什么?” 医生叹口气:“我的助手还在英国,您得容我打电话通知他回来吧?国内的医生,我是不放心的。” 我就不说话了,那医生收拾了东西,冲我们礼貌的点头,然后跟着梁鸥出去了。 包间里瞬间安静下来,我这才发现淡蓝色的手帕被我捏的皱皱巴巴的,可难看了。 这手帕一看就是价值不菲,我更加惶恐起来:“实在抱歉,盖先生,手帕……手帕我会洗好后还给您。” 他没说话,把鉴定书收起来放在一边,问我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我有点茫然,想了想说:“我打算尽快去坞城一趟,我爸不能白死,我作为他的女儿,总该还他一个清白。” 他点点头:“道理是这样,但是你不怕吗?” 我无奈地笑起来:“怕也要去,为了我爸,哪怕是上刀山下油锅,我也必须去。” 他看着我:“你爸的事情我会帮你继续查,但是你要有思想准备,这背后的真相,也许非常恐怖。” 我摇摇头:“您帮我的已经够多了,接下来的事情,就让我自己来吧。” 我是真的不想再牵扯更多的人进来了,虽然我知道他完全可以帮我,他完全可以改变我们家的命运,但是我们素昧平生,我不能那么做。 盖聂也没再强求,等我平复了心情之后,他就给了我他的名片,然后让梁鸥送我回去。 还在医院对面就看见一群人呼啦啦从里面出来,然后为首那个从包包里掏出一沓沓粉红色的票子,分给身后的人,然后大家呼啦啦拿着钱散了。 我叹息一声,一定是患者家属请来的医闹,这年头,什么稀奇事都有,当医生的还真是不容易。 出了电梯就听见顾良书独有的哭声,我脚下一软,跌跌撞撞朝着病房冲过去。 病房里没有人,一地狼藉,我预感到了什么,循着声音找过去,顾良书红着眼睛坐在手术室门口,姜东在一边打电话。 见了我他挂了电话,走过来揉了揉我的头,突然轻轻地抱住了我:“忆忆,没事的,老太太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原来,王爱文的家属不满意二审的结果,找不到我,就找到医院来了。他们冲进奶奶的病房,问老太太要人,提到了我爸爸的死,气得老太太一口气上不来晕了过去,医生说是脑梗,需要手术。

你是爱情结的痂》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你是爱情结的痂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小说校草大人万万岁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校草大人万万岁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校草大人万万岁第四章:活着就是欺负她看着床上的那些文件,席小童忍不住笑了起来,虽然吧这个北奕宸坏是坏了点儿,但是办事效率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快!“丫头,明天早上八点去校长室,不准迟到,学校规章制度很严格的!”北奕宸忽然打开她的房门,冷冷地丢下这句话之后关上门直接走开了。“喂……你……”自己话都还没有说完,他就消失了,席小童的内心是非常的崩溃的,放好那些材料后,确定自己把门给锁上了,席小童这才安稳入睡。不准迟到,席小童你明天不准迟到,一定不能够迟到。兴

  • 小说最终在青春里走散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最终在青春里走散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最终在青春里走散第四章受伤了四受伤了第二天一早,伴随着初升的太阳。同学们都带着欢笑声,带着美好的心情步入了学校。当任垚走进教室后,他们班的窗口,门口都围满了学生。他们都不约而同的谈论起了任垚身上的伤,都对着他指指点点的。但是任垚并不在乎他们的谈论,因为这些他仿佛早已经习惯了。他面不改色的坐在座位上,做着自己的事情。看着教室门口围满了人,南宫曛有些不开心了。他最讨厌看稀奇的人了,站在那群人的后面,南宫曛吼道“有什么好看的,滚回去。”南宫曛的一声吼

  • 小说彪悍王妃之王爷休逃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彪悍王妃之王爷休逃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彪悍王妃之王爷休逃第四章本尊出嫁经过这几天的打探,宁婉夜知道,宁婉清和宁婉仪好像都想要嫁给太子,而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是,太子是不会去大臣家里面的,办这个丧事的目的或许就是因为她想要吸引太子的注意力。是太想要成为太子妃,成为太子妃是宁家大小姐的秘密,也是所有人都知道的秘密。而丞相也有要拉拢太子的意思,现在这个朝局,只怕太子也有这个意思,所以这桩亲事是必成的,这点宁婉夜看得清楚,只有那个大姐宁婉清还在一直担心,甚至用宁婉夜的母亲来要挟她,导致

  • 小说一枕缠欢:总裁宠上瘾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枕缠欢:总裁宠上瘾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一枕缠欢:总裁宠上瘾第4章不安的预感苏棠面容平静得看不出一丝波澜,心却早已碎成了一团,她单手捂着胸口,用力按压住那硬生生的痛楚。十几个记者,拿着话筒,争先恐后地簇拥在她身旁,紧紧将她围住,叽喳不停地质问她。苏棠第一次被这么多人逼问,她顿感口干舌燥,却憋不出一句话来应对。就在她手足无措时,门外闪进来一个中年男子:“都住口!”苏棠微微抬眸看到来人,眼底立刻浮现一丝失落的怅惘。走到她身旁的是安氏集团董事长,她妈妈心心念念的丈夫,她大多时候只能从

  • 小说傲娇鬼夫夜夜袭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傲娇鬼夫夜夜袭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傲娇鬼夫夜夜袭第四章总有妖孽缠上我龙婆的家在观音崖,在阳城背面的一座山上,那里遇上下雨打雷,总是出泥石流,是事故多发地带,很多当地的农民已经搬离了老房子,就剩下龙婆的那个两层小楼,鹤立鸡群。忘了说,龙婆是神婆。就是那种乡下人那里有鬼,就去跳神驱鬼的,我第一次醒来,就是龙婆家里。印象中,只记得满屋子烟雾缭绕,以及一张干瘦黑黄的脸,一双浑浊的眼睛,死死的看着我。其实那是我自己的错觉,我哥说,龙婆是个瞎子,当时我车祸之后,一直不醒,所以我哥就带着我去了

  • 小说娘子来袭:夫君如此多娇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娘子来袭:夫君如此多娇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娘子来袭:夫君如此多娇第四章苏公子不举静月庵。静谧的院落中,假山环绕,格局十分简单。杨昭君枕着软枕,身子仿若没有骨头一般,软塔塔的躺在雕花桃木椅上。不时的吹过几阵清风,带起湖蓝色裙摆飞扬。杨昭君闭着双眼,还是这静月庵清静啊。一旁,静安师太一身道袍,正在整理书籍,将书籍一一分类。充满薄茧的手将手中书籍正准备放好,却被身边杨昭君拿过,放在另一边儿。仔细一看,原来是她将书籍分错了。抬头看了一眼杨昭君,只见她又睡着了。也不知,这杨小姐到底是装

  • 小说王妃嫁到:王爷请躺好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王妃嫁到:王爷请躺好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王妃嫁到:王爷请躺好004一只鸡引发的惨案静谧的夜空中,冷月高挂,此刻已临近夜半宵静时分,可美人如云的翠金楼里却是笙歌高昂,好不热闹。黑暗中,一青色的人影一闪,手中的青纱往树枝上一抛,足尖轻踮,脚下猛然发力,青袍带缓,掠过一道萧瑟瑟的凉风,眼看青衣小人儿就要越过墙头,谁知……“扑通”一下,足尖不小心被树枝勾住,半个身子已经越过墙头的意千寻结结实实地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该死的!意千寻明眸闪烁,蹭地升起一丝怒火,抬手轻轻揉了揉自己的鼻子,

  • 小说娇妻难驯:总裁大人宠不够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娇妻难驯:总裁大人宠不够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娇妻难驯:总裁大人宠不够第4章你可以滚了医生平复了心情,认真地道歉,说道:“苏宛宛,真是抱歉,这是我们工作的失误,怎么都没有料到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巧合。姓名年龄都一样。幸好有人发现了检查时间不一样,才发现你是在十点送去的检验样品,而另外一人是九点半拿去的检验样本,这才纠正了这个错误。”“哦,谢谢。”苏宛宛敷衍地说完这一句,便转身离开。“抱歉。”一边的护士由衷地对她表示歉意,心中想着,幸好没有因此产生巨大的损失,否则她就罪过大了。苏宛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