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美景良辰:总裁,结婚吧!全文在线阅读

2017/12/20 22:34:58 来源:网络 [ ]

书名:美景良辰:总裁,结婚吧!

第5章 一定会幸福
  从小她们都说她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她不相信,她不相信妈妈会是哪样的女人,她要自己去妈妈待过的地方去证实!   “哎!你这孩子,就知道爷爷受不了你这样,如果你想去就去吧,反正白家在江城也有产业,灵灵你告诉爷爷……”   白老爷子说到一半便停了下来,目光灼灼的看着面前的白灵犀,认真的眼神让白灵犀一怔,心里也不由的跟着重视起来!   “爷爷,您有什么话要交待灵灵吗!”   白老爷子很少会用这么认真的眼神和自己说话,除了五年前她和穆景言订婚的时候,白老爷子曾经这样认真的问过她。美景良辰:总裁,结婚吧!全文在线阅读   这一次,是她人生中的第二次,让白灵犀不由的紧张起来,她知道,白老爷子接下来的话,应该很重要才对。   “嫁给景言,你真的觉得自己幸福吗?”   白灵犀一怔,她没有想到,白老爷子竟然会突然这样问她,这么认真的表情,一时间竟然让她疑惑了,她幸福吗?一直以来,都是她在喜欢穆景言,可是景言喜欢的是江若晴,她一直这样坚持,到底是对是错?   她很清楚,要是现在她反悔的话,爷爷就算拼尽全力,也会阻止他们这场婚礼,她还真的能让爷爷为自己牺牲所有吗?   “幸福,当然会幸福,爷爷忘记了吗?灵灵一直都希望自己可以嫁给景言哥哥,现在愿望就要实现了,爷爷一定要看着灵灵幸福,灵灵还要照顾爷爷一辈子呢!”   白灵犀甜甜的一笑,白净的小脸上露出两道浅浅的酒窝,亲昵的挽着白老爷子的胳膊,将头撒娇般的靠在了白老爷子的腿上。   “灵灵幸福就好,只要你幸福,爷爷做什么都是愿意的!”   白老爷子满意的一笑,长满皱纹的大手轻轻扶上白灵犀的头发,门咔的一声被人打开,一道黑沉的身影,缓缓的而来,脚下的步子一如他脸上深不见底的笑容,沉稳而有力,却又如梦如幻,像是不真实一般。   “灵灵都和爷爷说好了吗?学校那边都已经安排好了,下个月灵灵就可以过去了,兴好离分公司不远,我以后每个月都会抽时间去哪边照顾灵灵。”   穆景言走到白灵犀身后,熟悉的将她拥入自己的怀里,看向白老爷子的脸上,一如以往的恭敬。   温文而雅,气质如兰,温柔细致,这样的穆景言让白灵犀有一瞬间的错乱,这真的是她认识的哪个穆景言吗?这样亲昵的戏码,他们在爷爷的面前已经不知道上演过多少次了,可是不管多少次,却总是会让她迷惑,让她沉醉在他片刻假装出来的温柔里无法自拔,或许嫁给他,这样的温柔就会成真,她会是幸福的吧!   “嗯,那就好,你和灵灵的婚事,我打算提前,灵灵去年就满十八岁了,我打算在她二十岁的时候为你们举行婚礼,你觉得怎么样!”   白老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在穆景言进来的同时,脸上的慈祥早就消失不见,抬头看过去的目光里,根本就没有寻问,事情他早就已经决定好了!   “爷爷,不是说……”   白灵犀一怔,她知道爷爷这么做都是为了自己,她能感觉到身边穆景言的僵硬,可是脸上却依旧是淡淡温和的笑意,她想要阻止爷爷这个提议,却被胳膊上的大手用力扯住,那样尖锐的痛,让她根本张不开嘴,他果然还是生气了!   “一切都听爷爷的安排,我也想把灵灵早点娶回来,毕竟哪样花花的大学生活,把灵灵放在哪里,我也确实很不放心,还是爷爷有心了,景言一定会好好照顾灵灵,不让爷爷您失望。”
第6章 讨厌我,还和我结婚
  穆景言一脸毕恭毕敬道,那样乖顺的样子,让白灵犀再次有些迷惑,真的如他所说,他也想和自己结婚吗?   “嗯,你能这样对灵灵就好,公司的事情先放一放,一切先以灵灵的事为先,我累了,你们都出去吧!”   白老爷子说着,一脸疲惫的摆了摆手,一双发黄却依旧明亮的眸子缓缓合上,似乎真的很累的样子。美景良辰:总裁,结婚吧!全文在线阅读   “是,景言先出去了!”   “爷爷您好好休息,灵灵也走了!”   感觉到肩膀上的力道,白灵犀知道穆景言的暗示,也紧跟着开口道,两个人一走出房间,白灵犀就感觉到肩膀上的力道一松,整个人差点摔到了地上。   “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可以向爷爷去提!”   白灵犀低着头,有些小声的呢喃道,心里的失落,却淡淡的在心底里蔓延开来。   “怎么,这不是你所希望的吗?还有一年你就要嫁给我了,是不是觉得很开心?”   穆景言冷冷的鄙夷道,大手扣住白灵犀的下巴,将她整张小脸高高抬起,黑眸深眸像是无边的黑洞,将人死死的收纳其中。   “我是很开心,可是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可以……”   “谁说我不愿意,能更早的让我拿到LK集团,我到是觉得是个不错的提议,不得不说,爷爷可真疼你,竟然舍得把白家的百分之七十都给你!”   指尖传来细腻的触感,让穆景言满意的眯了眯眼睛,就是这样的感觉,让他爱不释手,每每碰到,他都有一种想要捏碎她的冲动。   穆景言的话,让白灵犀再次一阵错愕,眼神中的受伤,即使她再怎么想要遮掩,都无法再遮掩的住。   他终归是恨她的,是讨厌她的,是因为若晴吗?因为江若晴,所以他恨她……   “景言哥哥,你真的这么讨厌我吗?如果真的这么讨厌我的话,为什么还要和我结婚?你直接拒绝啊,直接和爷爷说不娶我不就行了,为什么这么讨厌我,还要把我放在你的身边,为什么要这么讨厌我,我喜欢你啊,我明明这么喜欢你……”   白灵犀说完,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脸,她哭了,她真的忍不住哭了,她从来没说过这种话,更不敢对他说这种话,今天她是怎么了?她明明都可以和自己爱的人结婚了,如果景言哥哥因为这个,不和她结婚了怎么办?她是傻了,还是蠢了,为什么说出这种话?   “原来你才知道!”   穆景言的声音,在头顶出冷冷的响起,白灵犀一怔,眼中闪过一阵错愕,正在她不明白的时候,他给了她最直接的答案。   “我很讨厌你,原本以为你一直都知道,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想不开!”   穆景言的视线静静在白灵犀的脸上扫过,看到那张红肿不堪的小脸,没有任何的波澜,哪张冷漠的脸,像是写满了不屑和嘲笑!   不屑她对他的感情,嘲笑着她的无知!   白灵犀狼狈的向后一退,眼前这张自己曾经无比眷恋的俊脸,此时写满了可笑!   “原来如此,好啊!我想嫁你,你为了我身上的白家财产,我们各得所需,这样不是很好吗?你说的对,是我太想不开了,我们都快结婚了,我还有什么好不愿意的,你放心吧,这种话,以后我不会再说第二次了!”   擦了把脸上的眼泪,白灵犀强迫自己露出一抹甜甜的笑意,即使这笑现在非常的难看!   她自己种下的因,就要自己吃下这棵苦果,她不能再让爷爷为自己担心了,她自己选择的路,就算再难走,她爬也要爬完。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第7章 宠爱的女人
  白灵犀的身影在穆景言的身旁快速走过,没有再做过多的停留,即使她再怎么不愿意,她在心里也一直告诉自己,不要停下,千万不要停下,她不想让自己活的再悲哀了!   穆景言看着快速在自己面前跑开的身影,原本平淡无波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丝的波澜,眉心微微轻皱,黑眸依旧深不见底。   “你这么忙,每天还要陪我,是不是太累了,你看你脸色都有些不太好了。”   一身白裙的江若晴坐在花园的轮椅上,看着正在为自己剪指甲的男人,消瘦的脸上勾起一抹淡淡的轻笑,那笑里却满是欣喜和爱慕!   同样是她爱了十年的男人啊,从他第一次进入白家的时候,她就喜欢他,虽然只是一眼,就已经深深的刻进了她的心坎里,从此再也磨灭不去,这个男人一样是她的劫,同样都是爱他,为什么白灵犀就可以正在光明的得到他,和他在一起,而她却是永远都不可能!   江若晴眼中快速闪过一丝阴悸,但却是转瞬即失,随着穆景言的抬头,白析的小脸上,再次换上温柔的笑意。   如果说白灵犀是一朵娇艳似火的桃花,那江若晴就是一朵茉莉,带着淡淡柔弱的茉莉,永远都有让人忍不住去疼惜的气息。   因为长年坐在轮椅上的原因,她的消化系统并不好,所以身体越来越虚弱,也正是因为如此,穆景言每每看到她的时候,都有一种难掩的愧疚和疼惜。   这种愧疚的感觉,让江若晴自己有的时候都奇怪,不明白穆景言为什么会总是用这种眼神看自己。   可是不管是愧疚还是疼惜,最终能让他牵挂的,只有自己,只有江若晴!   “最近公司忙了些,过几天要去一趟江城,这几天恐怕不能来看你了。网站163shenghuo.com”   穆景言收起自己手里的指甲刀,将她那双瘦的只省下皮包骨的小手放回到了大腿上,拿起一旁的毛毯,细心的为江若晴在身上。   “是因为灵犀的事情吗?老爷叫你去的吧!”   江若晴一语中地,穆景言的动作一顿,最后为她掩好被角,这才在对面的石凳上坐了下来。   江若晴是白家管家的女儿,她从小在白家长大,白家大大小小的事情,她从小就知道一些,她只比白灵犀大了两岁,就因为她是一个佣人,所以从小不管她的什么东西,她都要让着白灵犀,就连她看中的男人也一样!   就算穆景言只是穆芳然改嫁带过来的孩子,她也同样没有那个资格拥有!   穆景言伸出手,温柔的将江若晴耳边散落的发丝别在耳后,嘴角勾起一抹柔和的笑意,只有面对江若晴,穆景言的脸上才会出现柔和的表情,这一点,不光是江若晴自己知道,白家上下,恐怕没有一个人不清楚,穆少爷喜欢的人,是江若晴,不是未婚妻白灵犀。   “江城分公司那边还有些事情需要我处理,你别想太多了!”   穆景言安慰道,哪双平静无波的黑眸里,依旧深不见底不见丝毫波澜,即使是江若晴,有的时候她也觉得自己看不懂他!   “我只是随便说说,你不用为我担心,你和灵犀本来就是未婚夫妻,就算你为了送她去江城也没有关系,本来我就不算什么!”   江若晴脸上显出一抹失落,低着头,长发遮住了她的脸,全身上下透着浓浓的忧伤,像是被全世界抛弃的孩子,可怜无助到让人心疼。   她的头发和灵犀一样,又长又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年营养不良的原因,所以会显得有些枯燥,摸起来总是没有灵犀的柔亮顺手。
第8章 真希望摔下楼梯的不是你
  穆景言将手放在江若晴的头顶,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扶着,这个独有的动作,他只对江若晴一个人做过,这说明了他对自己的在乎,言是在安慰自己。   江若晴脸上勾起一抹笑意,抬起头,从发间露出那张柔弱的小脸,依旧瘦弱的让人心疼。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对不起,我又乱说话了,言你别在意,我真的没什么,我只是恨自己连走路的资格都没有,不能向灵犀一样,可以自由的去上大学,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江若晴说完,果然在穆景言的脸上看到那抹预料中的厌恶,甚至还有一丝的愤怒。   “她把你害成这样,还想过自由的生活,她这一辈子,也只配留在这里,留下来赎她的罪孽,这才是她应该拥有的生活。”   穆景言将手从江若晴的头顶上抽回,站起身,绕过她走到江若晴的身后,“天黑了,风凉,我带你回去!”   柔和的夏风,带着夕阳下的余温,打在草地上透着淡淡的温和,江若晴安静的由穆景言推向那所若大的房子,眼中却带着乎明乎暗的光泽!   如果你真的那么恨白灵犀的话,为什么在说她要自由的时候,你会那样愤怒,你的心,真的会如你表面那样,那么讨厌白灵犀吗?   “爷爷,我走了,你要好好保重身体,灵灵放了假,就会来看你的!”   白灵犀站在白老爷子床前,一脸不舍道,离开最疼爱她的爷爷,她也一样不舍得,可是她想走出去,她不想做一个温室里的花朵,她想看到外面的世界,不想连自己呼吸的空气,都是别人净化好的。   “记得要回来看爷爷!”   白老爷子说着,眼眶紧跟着红了起来,他已经没了儿子,不可能再失去这个唯一的孙女,对于白灵犀,从小他就格外的爱护甚至是溺爱。   白灵犀走出别墅的时候,眼眶里还充着莹莹的眼泪,两只眼睛红红的,穆景言只看了一眼,便转过身去,面无表情的向车子的方向走去。   身后的江若晴由母亲解云陪着,脸上始终挂着温温柔柔的笑,和她温柔的气质一样,依旧是白衣白裙,安静的在轮椅上坐着,像是一幅背景画。   “灵灵,路上小心,这是你的大学礼物,真羡慕你可以去江城上大学!”   江若晴说着,将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物递了过去,盒子有些份量,却不是很重,灵犀接过来,看着面前的若晴,淡淡的笑道:“是我羡慕你才对,真希望那天摔下楼梯的是我,不是你!”   白灵犀淡淡的说道,声音不大,却可以让面前的江若晴和解云听个清楚,两个人脸上均是一怔,解云是不解,江若晴却是不屑!   “你说的什么?”   江若晴装假一脸没有清楚的大声问道,身其它视线也被江若晴的声音吸引过来,一脸茫然的看着站在哪里的白灵犀。版权163shenghuo.com   白灵犀一怔,随即脸上绽开一抹轻笑:“如果晴晴想上大学也一样可以,不是没了双腿,就一定不能出门的,很多残疾人不是一样靠自己的毅力考上大学就业的吗?晴晴你这么聪明,也一定可以的!”   白灵犀安慰道,下一秒就感觉到一道冷冽的目光,直接狠狠的打在了自己的身上,她竟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下意识的转过头,对上的是穆景言像是要吃人一样的目光,凶恨的像是要把她碎尸万段一样。   “原来连在灵灵你的心里,我也是一个见不得人的残疾人。”   江若晴低着头,浓浓的忧伤将她全身上下都已经包裹住,哪样浓烈的伤感,即使站在她身旁的陌生人,都忍不住被她感染,看向白灵犀的视线里,带着深深的谴责,好像她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恶人。
第9章 他吻她了
  “大小姐,我们晴晴怎么惹你讨厌了,你一定要在人的伤口上撒盐,我女儿难道还不够可怜吗?你一定要这样恨不得让她去死才甘心!”   解云说着,眼眶里的眼泪也紧跟着流了下来,就连一旁的江管家也紧跟着红了眼,但还是警告的瞪了一眼自己老婆!再怎么说白灵犀也是白家的小姐,他们始终是下人。   “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的云姨,你相信我,我只是想让晴晴不要这么自卑,让她重新鼓起勇气去生活。”   白灵犀急急的摆手道,只可惜,她越是想要解释,他们看自己的眼神就越加的不善,搞得她整个人手足无措,直到被穆景言一把扯住了后襟的衣服,整个人被人向后拽了过去。   “时间到了,快走,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穆景言直接推了一把,将白灵犀的身子站稳,面无表情的说完,便转身离开,这一下,白灵犀更加紧张了,甚至还隐隐的有些害怕,她弄哭了他的心上人,他应该更讨厌自己了吧!   “知,知道了!”   白灵犀低着头,脚下的步子没有任何的迟疑,快速的跟了过去,跟在穆景言的身后便上了车,直到车子开动,她都还没有还过神来,身旁的穆景言依旧沉默的开着车,认真的眉眼,让白灵犀有一瞬间的失神。   “我脸上长字了吗?看的这么认真。”   淡淡的开口,声音却是冷的冻人,视线依旧看着面前的路况,对于身旁女人的窘迫,他似乎没有一点发现。   “对,对不起!”   白灵犀的声音很小,说完便没了下文,车厢里一阵冷漠,她没有开口,穆景言也没有再和她说话,简单点说,他根本就不愿意和自己说话!   江城和燕城虽然是临城,但要到白灵犀的学校,依旧需要两个小时的路程,开始白灵犀还能告诉自己不要睡,可是时间一长,她竟然不知不觉的睡着了,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看到的是一张放大的俊颜,她还来不及吃惊,就感觉到唇上一软!   他……竟然吻她了!   那个吻很浅,穆景言只是浅尝则止,很快就撤了开来,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那一脸冷漠的样子,仿佛刚刚那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反而是白灵犀,竟然像是做了贼一般的四下躲闪,心虚不已!   偷吻的是他好不好,怎么紧张的反而变成自己了,白灵犀对自己的这点出息,可以说是深深的鄙视,明明两个人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她这是在害羞个什么劲啊!   “学校到了!”   白灵犀不动,穆景言只能先开口。   “到,到了!这么快?”白灵犀抬头,果然还真的是学校啊,虽然还没有开学,但学校里先来报道的学生,却已经来来往往不少了,学生会都已经开始忙碌起来了。   “我先下车了,谢谢你带我过来!”   白灵犀点了下头,便下车想要拿了自己的行礼走人。   “每个月十号请假三天,到这个地方,钥匙在你的行礼箱里。”   白灵犀拉起行礼箱,刚要走的时候,一只大手伸了过来,手里是一张名片大小的纸张,上面是江城一橦小区的地址,离学校很近。   白灵犀看着面前白析修长的指节一怔,她没有想到,就算她来了江城,他还是要……她很清楚他这么说的目的是什么,握着行礼箱的手一紧,接过面前的纸张,轻轻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第10章 恶梦一样的纠缠
     他们本来就是未婚夫妻不是吗?那做哪种事情不是很正常的吗?再说明年她就满二十岁了,他们就可以结婚了,这样就算是提前试婚好了!   她来江城,有一个原因就是在回避这种事情,她不想让自己沉沦的太过彻底,她的心已经失守,她不想最后连身体都成为他的俘虏,她已经够卑微了,为什么他连最后一年的都不愿意给她,爱上他,到底是她的幸,还是她的不幸?   “你知道自己不来的后果,也知道自己背叛我的下场,不要让我来你的学校找人。”   就连到最后的时刻,他都不会忘记要提醒自己,白灵犀脚下的步子微顿,下一秒便加快了离开的速度!   她不想再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也不想再见到他如恶魔一般缠绕自己的脸,更不想看到他在自己身上逞凶时的身影,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爷要这么对待她,明明十年前她还是白家的公主,为什么短短的十年里,她却连一个要饭的都不如。   不是她推的江若晴,为什么所有人都不相信她,包括那时候刚刚和自己订婚的穆景言,为什么开始对她那么好的他,会突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她身上白家的财产,他才刻意接近自己的吗?   白灵犀越走越快,脚下的步子也紧跟着越来越跄踉,有好几次她都险些摔倒,可是她依旧停不下脚下的步子,就像是后面有什么洪水猛兽在追赶自己一样!   最爱的人,她却要避如蛇蝎,本应该最温暖的家,她却时时刻刻都想要逃离。   白灵犀按照学校的安排,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宿舍,因为是大学宿舍,一间里面只有三个学生,白灵犀算一个,其它两个似乎是正在等她。   “我是木槿,木槿花的木槿,这是刘思佳,我们两个也是刚到,从今天起,我们三个就是舍友了,你叫什么名字!”   木槿甜甜的一笑,爽道的答道。   “白灵犀!”   灵犀低着头,走向自己的床位,开始收拾自己的行礼。   “灵犀,心有灵犀一点通的那个灵犀吗?真是一个好名字,爸妈妈一定很恩爱!”   刘思佳想也不想的回道,脸上的笑容,在看到灵犀脸上的表情时,嘎然而止!   “我没有爸爸妈妈!”   这句话,从她上幼儿园里就开始说,现在已经到了麻木的阶段了,相比她脸上的冷淡,反而是刘思佳和木槿两个人不好意思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没有爸爸妈妈,说了你的伤心事,我无心的!”   “没关系,反正我也已经习惯了,你不用在意。”   灵犀一脸平静的说道,走到自己的衣柜前,开始为自己收拾衣服。   “大家能住在一起就是缘份,不如我们今天晚上一起去吃个饭怎么样?我听说学校外面的火锅店很有名的,我们要不要去尝尝。”   木槿一脸高兴的提议道,如果是往常的吃饭,白灵犀一定会拒绝,只不过火锅……她一直听过,却从来都没有吃过,因为在白家,这种食物是不可能出现在饭桌上的,就是那种一桌人围这一个锅吃饭吗?她到是很好奇。   三个人一商量好,下午天一黑,三个人便跑了出去,白灵犀还是第一次见识到这种吃法,吃的又兴奋,又欢快,三个人竟然不知不觉吃了一大桌子的菜,白灵犀走回宿舍的时候,还以为自己肚子都要掉下来了。

美景良辰:总裁,结婚吧!》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美景良辰 或 总裁 或 结婚吧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锦绣凰途6章

    原标题:锦绣凰途6章小说书名:锦绣凰途第6章大小姐变了沈婉瑜靠在大迎枕上,看着撩开帘子走进来的两个少女。一个身穿宝蓝色纱裙,容貌清秀看起来十分的伶俐。另一个穿着淡粉色纱裙,容貌比较普通却让人有一种很朴实憨厚的感觉。夏菊和冬梅看向沈婉瑜,大小姐不说话他们也不敢说。只能闭着嘴站在一边等着主子开口。淡淡的幽香在房间里飘散,沈婉瑜抬起头目光落在檀木雕刻着海棠花的梳妆台上。房间里寂静无声,仿佛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够听的真切。秋竹四人额头上已经冒出冷汗,这样不说话的大小姐给他们的感觉太过于压迫。“秋竹,将梳妆

  • 宫心谋:欲孽红鸾6章

    原标题:宫心谋:欲孽红鸾6章小说名:宫心谋:欲孽红鸾第六章进宫面圣“朕听闻,今日选秀之时大秀才艺,想必才艺非凡朕想看看是否属实。”皇帝微微放松露出一丝期待。这··楚雨馨愣住了,才艺?啥时候的事情为什么她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秀过?难道是今天和四皇子对联?“臣……”“来人赐文房四宝。”还没容得楚雨馨拒绝,皇上快先一步叫下人拿上文房四宝来。“额……怎么是你?”楚雨馨一眼认出拿文房四宝的宫女。不就是刚刚进宫时候,看见角落里和太监暧昧不堪的小宫女吗?这么快就回来了?动作还是挺快的。“你们相识?”皇帝有点疑惑

  • 未燃尽的篇章6章

    原标题:未燃尽的篇章6章小说名字:未燃尽的篇章S005圣都的回忆-2S005圣都的回忆-2运油马车驶入主道越走越快,破败的街道很快就被甩在了后面。路上两旁的行人逐渐变多,两位老人的谈话也越来越少。马车穿过熙攘的街道笔直的下年,马车上了几个斜坡随后到达了中心广场。广场的地面是由洁白的大理石铺成,周围用草墙做成围墙,几位辛勤的花匠正在修建枝条。空旷的广场里有七个人,其中三个穿青袍的正在埋头用大刷子清洗理石地面,另外四个则站在远处的台阶上眺望。他们其中三个是身着灰色麻布的少年,他们刚刚入学还没有资格穿

  • 陪吃是长情的告白6章

    原标题:陪吃是长情的告白6章小说名:陪吃是长情的告白第5章有人要见你秦如歌又接到了曹行的短信。他说他在楼下。短短几个字,表明了他的决心。秦如歌站在窗边,掀开窗帘的一角,果然看到了曹行,穿着一身运动休闲装,抱着肩,靠着身后的SUV。揉碎了的光晕,淡淡的映在他的身上。秦如歌有一刹那的失神。短信声再次响起。秦如歌别过脸,低头看着手机,“昨天你给的钱多了,我是来退钱的。”他从来都是这样不给人选择的余地么?秦如歌实在是被曹行逼到那个角落,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有些话,还是当面说清楚比较好。穿好衣服,整理好情

  • 春风不及你6章

    原标题:春风不及你6章小说书名:春风不及你第6章受虐“你要如何验证?”夏晓茉心慌的犹如兔子乱跳。“当然是以身试验!”高凌天邪气十足。夏晓茉又羞又狐疑的盯着他的腿,他都瘫痪了,还可以行驶夫妻生活?“怎么?你瞧不起我,你嫌弃我是残疾人?好,我就让你自己看看我是如何要你的!”高凌天的尊严被激怒,狂暴的脱掉了夏晓茉的衣服。“你放开我,我不要!”高凌天是她名正言顺的丈夫,她知道不应该反抗,只是以这种羞辱的方式验证,她想要死的心都有了。高凌天不管夏晓茉的反抗,将她身上的唯一遮掩物给撕烂。夏晓茉的手腕因为再次

  • 鬼夫临门6章

    原标题:鬼夫临门6章小说书名:鬼夫临门第六章难缠噩梦一夜之间我失去了爸爸,失去了一切。想着哭着竟然突然有了睡意,就在即将要睡着的时候,我好像感觉额头被什么轻轻触碰了一下,有一点点凉,像是,被人亲。接着我就大上午的去会了周公。只是,怎么我又回到了那条可怕的路上,又来到了乱坟岗中。一团团的冥火就在我的对面,对我依旧虎视眈眈,却没有任何要攻击我的意思,只是在我的前面不断徘徊。都说一团冥火代表的就是一个鬼魂,现在这么多鬼魂在我的面前,到底是要做什么?此时我已冷汗加倍,内心的恐惧让我根本无法正常思考。突然

  • 玄黄令6章

    原标题:玄黄令6章小说书名:玄黄令第6章妖皇僵帝兽尊魔祖不过,面对风族成名已久的风阵大神通,人族三老也不敢拖大,忙移形换位,将少羽护在中间,脾气火爆的巨人族首领开天更是怒吼冲天。“滚开!”随着带有雷电般的滚滚声浪响起,三老同时出手,漫天的掌影瞬间按进了旋风之中,金铁交鸣与惨呼之声也跟着响起。铿铿……哼哼!漫天狂风刹那间散去,十八道身影狼狈地倒飞而回,风族十八勇士个个仰天吐血不止,衣服破烂摔出老远。“哼!打狗还要看主人,好胆!”见自己十八护卫被人族三老击飞,风胥脸色微微一变,怒吼一声身形消失在了人

  • 宫斗这件大事6章

    原标题:宫斗这件大事6章小说:宫斗这件大事第六章:激将妙法蝉鸣此起彼伏,竟没有一丝凉风。万芊芊站在书房外一等就是一个时辰,衣裳都湿透了。“娘娘,眼看着就晌午了,咱们不如先回宫吧。”缤桃打着扇子,撑着伞,小心的劝说。万芊芊满腔怒火,较着劲:“皇上能贵步临贱地,去冷宫见她,就没功夫见我?我可还是自己送上门的!”万贵妃的脾气,缤桃最清楚不过。知道她不痛快,便不敢再多嘴。“小侯子,过来。”瞧见皇上身边的人,明媚遮掩了愠色,万芊芊温和的笑着。“奴才给贵妃娘娘请安。”小侯子机灵,快步走上前。“娘娘有何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