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载异志之魏国篇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2/21 2:06:36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载异志之魏国篇

第八章·惠宓入宫
就在郁旸涎与洛上严在山中经历离奇事件的同时,魏宫之中发生了一起命案——魏王新宠的赵姬死在自己寝宫之中,脖颈被咬断,面目扭曲,死状很是恐怖。小说载异志之魏国篇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翌日魏王见状,当场发怒,将赵姬宫中的宫女内监全部处死,使得整个后宫人心惶惶,并传出了后宫之中有妖魔的流言。 魏王失去宠姬,难免心痛,又被那些以讹传讹的后宫侍者扰得不甚心烦,便要出宫散心。车舆走了不多时,他命人前往惠施府上。 惠施但闻魏王驾临,立刻前来迎接,见魏王满脸愁容,唉声叹气,他劝道:“赵姬之事出人意料,大王且宽心,必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赵姬之死,寡人心痛,但让寡人生气的是凶徒居然如此明目张胆地在我大魏皇宫行凶,手段还如此残忍,简直不把我大魏放在眼里。”未免失仪,魏王不得不压制心痛怒火低吼,又问惠施道,“你昨日引荐的那个郁旸涎,现在何处?寡人要见他。” “郁贤侄昨日出宫之后就不知去向,至今未归,臣也不知他去了何处。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惠施回道。 “一整夜都没有回来?” “至今未归。”惠施见魏王似有他意思,忙解释道,“郁贤侄是答应了大王要为我魏国寻找宝物之人,断不会深夜入宫行凶,大王切莫冤枉好人。” “惠相误会。寡人是想请你那位郁贤侄随寡人入宫,在赵姬的寝宫看一看,也许有什么发现,能早日将凶手缉拿归案,也省得那些人整日乱传流言,听得寡人心烦意乱,恨不得一个个全都斩了。”魏王忍不住抱怨道。 惠施当即叉手道:“我王仁德。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听了惠施这句恭维之词,魏王心情舒缓了一些。他正抬头,恰好看见惠宓经过,便问道:“那是谁?” 惠施见之答道:“是臣的义女,惠宓。” 魏王惊叹道:“这就是惠宓,多年不见,已是亭亭玉立,快叫来让寡人好好看看。” 在朝谋事多年,惠施对魏王的脾性可谓一清二楚,如此情形,惠施只得无奈地将惠宓传来。 惠宓受召到来,听惠施说眼前之人便是魏王,她立即行礼道:“民女惠宓参见我王。” 虽说心爱的姬妾才遭横祸,魏王心中总有悲伤,但现今眼前就有个如花似玉的少女,比起赵姬更加娇俏可人,魏王的悲痛便因此淡了许多。 惠宓见魏王总是盯着自己,其中用意,不言自明,她出于女儿家的矜持,往惠施身后站去,低着头并不敢去看魏王。小说载异志之魏国篇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魏王只道惠宓这羞怯的模样惹人喜爱,便越看越高兴,就将赵姬的死和那些流言蜚语都暂且抛去了九霄云外,说今日要在相府用膳。 这一顿午膳吃得惠施暗叹不止,座上的魏王倒是津津有味,有惠宓这样的美人儿尽在眼前,哪怕是清粥淡水也甘之如饴。 惠宓被魏王看得不甚自在唯有向惠施求助,却只能看见惠施无奈地摇头。她在席间如坐针毡,最后委实坐不下去了,这才请辞,不久后便见惠施过来。 惠宓此时已经泪水盈盈,一见惠施,她便低泣道:“爹是有了决定么?” “今日情形你也看见了,这是大王的意思,我虽是相国,却也只是臣子,自有我的难言之隐。”惠施叹息。 惠宓见状便知惠施用意,只觉心灰意冷,与惠施拜别道:“往后只怕难在爹身边服侍。163生活网” 惠施忙将惠宓扶起,连声叮咛道:“将来你在大王身边,务必替为夫规劝大王,莫因一时之气大动兵戈,尤其是在面对秦国之时,一忌敌我相残,有损自家兵力,二忌两虎相争,便宜旁人。” 惠宓点头道:“女儿谨记爹的话,请爹放心。” 惠施见惠宓如此懂事,自觉欣慰,却始终有愧于这乖巧女儿,便道:“你如此是对魏国有恩,为父替魏国百姓多谢宓儿。” 惠宓将惠宓扶住道:“爹养我育我,如今正是女儿报答爹的时候,要谢,也该是女儿多谢爹,为魏国如今尽心。” 父女二人说了不多时,惠施便携惠宓再次入席。魏王见惠宓归来,自然高兴,又听惠施有意将惠宓献给自己,他假意推脱几句之后,问惠宓道:“寡人想要听一听宓儿的意思。” 魏王这一声宓儿叫得亲昵,已然将惠宓归入了自己的后宫之中。163生活网 惠宓低头道:“大王青睐,是民女大幸。” 魏王闻言大喜,便在酒足饭饱之后,直接将惠宓带上了回宫的车舆中。 有新人在怀,魏王似是忘记了才惨死宫中的赵姬,只将惠宓拥在怀中,笑问道:“宓儿在席上说得可是真心话?” 惠宓娇俏一笑,没见全然不见与惠施告别时的不舍之态,依偎在魏王身旁,温言软语道:“宓儿所言句句属实,大王天纵英才,将魏国治理得如此强盛,能在大王身边服侍,是宓儿几世修来的福分。” 魏王听后笑意更深,又问道:“寡人是如何天纵英才,宓儿说给寡人听听。” “大王治下,国富兵强,尤其是我魏武卒之名令其他诸国闻风丧胆,只有他们怕我魏国的份儿,拥有如此勇悍之军,所向披靡,大王岂不是天下英才之首?” “天下之首?”魏王回味着这四字之中的意味。 “那是自然,宓儿以为,在大王的治理治下,魏国必定还有作为,什么楚国、齐国、秦国……” “秦国?”魏王瞬间沉下脸来,道,“好端端的,提什么秦国,扫兴。” “大王乃强国之君,为何提起山西秦国,会如此闷闷不乐?若是不高兴,将那西蛮之国灭了就是。” “灭了秦国?”魏王盯着惠宓,问得意味深长。 惠宓忙垂眼道:“宓儿失言了,宓儿不应该妄论国政的,还请大王宽恕宓儿初犯。” 惠宓楚楚可怜的模样让魏王根本不忍心说一句重话,他重新将惠宓揽入怀中,无奈叹道:“寡人也想灭了秦国,可是你的父亲,也就是当朝惠相,几次三番地阻拦寡人对秦国发兵,总是灭自己的志气,长那秦国的威风,气煞寡人。” “父亲有他自己的考虑,也是为了魏国,大王切勿因此责怪父亲。”惠宓讨饶道。 “宓儿是惠相的义女,你是要帮着惠相劝和呢,还是自有主张?” 惠宓埋首在魏王胸前,娇声道:“宓儿如今是大王的人,自然为大王马首是瞻。” 魏王闻之欣然,惠宓便不再做声,然而她目光飘向挑起的车帘外,恰好看见一白一玄两道身影彼此搀扶着在城中行走。 那二人正是郁旸涎与洛上严。 当时在崖地山洞中的白芒之中,他二人都陷入昏迷,醒来时,他们已经身在距离大梁北门不远的近郊。在那片白芒出现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他们便全然不知。 在经历了一天一夜的奔波之后,关于那处结界的疑惑必然不少,但眼下他们需要好好修养,这才一起回了大梁。 与魏王的马车错过时,郁旸涎感受到一缕极其淡薄的怪异气息。但因为这股气息只是出现了短短的一瞬,又是在他如此疲惫的情况下察觉,郁旸涎并不敢确定这是否是错觉,便没有太在意。 将要分手时,郁旸涎听洛上严挖苦道:“将来若是再去探寻这种危险之地,郁公子可要提前告知,好让我有所准备,不至于像这次一样狼狈,险些成为负累。” 郁旸涎致歉道:“是我未曾考虑周全,洛主事将来若是将我拒于云来坊外,我也万分理解。” 洛上严觉得好笑便笑出了声,只是悲伤究竟还带着伤,身体动作大一些便要牵动伤口,反而让郁旸涎看了笑话。 经此一役,郁、洛二人之间似有某种情愫飞速滋长,虽然相识日短,情谊倒是深厚了不少。洛上严也不想再和郁旸涎彼此客套,道:“你我已算生死之交,往后就不用再称我洛主事了,太生份,就直呼姓名如何?” 郁旸涎叉手道:“洛兄。” 洛上严正要回礼,却碍于背上伤势不得不作罢,苦笑道:“这一礼我先欠着,来日再还,郁兄。” 郁旸涎本欲将洛上严送回府邸之后再回相府,可洛上严执意就此作别,他便往相府方向去了。 洛上严看那白衣走入人群之中后就此消失,他脸上的笑容才真正退去。后背的伤比他同郁旸涎说得要眼中一些,又拖延了这些时候,骨毒入骨,想要康复,只怕当真要花费一些功夫和时日了。 郁旸涎不知洛上严的真实伤情,自分道扬镳之后,他才得以将在北郊山中发生的一切梳理一遍。这样想着,他便不知不觉回到了相府。 家奴出来迎接时,见郁旸涎一身狼狈的模样有些难以置信,却还是立即将其引入府中。 “惠相可在府中?”郁旸涎问道。 “惠相在府中,郁公子要现在去见惠相?” “晚些时候吧。”郁旸涎跟随家奴经过回廊时又望见了那些树枝,发现树枝上竟长出了新叶,他不由问道,“多时不见惠宓小姐,她人呢?” “郁公子回来得不巧,小姐才同大王进宫了。”家奴笑答。 郁旸涎却大吃一惊,问道:“进宫了?” 家奴将今日魏王在相府的情形告知了郁旸涎,郁旸涎却不知该喜该忧,梳洗后就即刻去见了惠施。
第九章·云来残局
惠施将赵姬之死告诉了郁旸涎,郁旸涎未作评论,心中却已有了思量。 惠施见郁旸涎对此不表,只以为此时或许连郁旸涎都觉得棘手,他因担心魏王安全,便问道:“郁贤侄可否随我再入宫一趟?” “此事确实怪异,但我现今有伤在身,不便施展灵术,还请惠相通融几日,待我将伤养好,必定前往查看。”郁旸涎道。 惠施连连点头,却也不忘照顾郁旸涎的伤势,遂好心问道:“郁贤侄如何受伤?这一天一夜究竟去了何处?可是追查那大羿阴阳鱼灵骨的下落?” 且不说山崖下那道封印究竟是用来做什么的,石门后又藏着什么秘密,单是在山林中袭击自己与洛上严的妖物,郁旸涎也还未探查清楚究竟是什么东西,因此郁旸涎并不想现在就与惠施一一说明,他便顺着惠施的话而点头道:“有了一些眉目,所以出去查看。” 惠施闻言即刻追问道:“真有线索了?” 郁旸涎表情莫名,惠施便知是无功而返。他虽失落,却仍见希望寄托在这少年身上,便叮嘱道:“郁贤侄千万记得我王交托之事,我魏国前景,有劳贤侄了。” 郁旸涎点头答应,随后便回房歇息去了。 回至房中,郁旸涎将在魏国发生之事都写在帛书之上,再将帛书置于掌心,随后催动灵术,他掌中随即窜出一团灵火,将帛书就此燃尽,消息很快就会传到收信人手中。 那份帛书的内容已是详尽,却唯独隐去了与洛上严相关的内容。郁旸涎并不想暴露洛上严,哪怕他心底始终认定那个玄袍少年必定与大梁怪事有关。 在山中两度被洛上严所救,那少年的神态全然不似刻意为之,但洛上严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也是再明显不过之事,否则洛上严不用有意接近自己,还透露了厄难毒和与太虚家的瓜葛,这其中必定还有牵连。 此行魏国,变数超过了预期,不过短短三日,郁旸涎真有些疲惫之感,但他必须继续,除了最初的目的,还因为北郊山崖下那处奇怪的封印。郁旸涎隐隐感觉到因为自己和洛上严的闯入,有些轨迹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但他目前还不能确定问题究竟出在何处。 晚间时候,郁旸涎便收到了回信,信中只让他依计行事。他便以养伤之名在相府多留了几日,期间自然少不得去云来坊看望洛上严。 经过精心调养,洛上严看来精神不少,尽管依旧面色苍白,目光已是有神。他早在坊中等候郁旸涎,终于在分手后的第三日将人等来,便又与郁旸涎相约大盘灭国棋,依然是他执黑子为魏国,郁旸涎执白子为秦国。 之前一盘棋局已经名动大梁,郁旸涎的名声早被传播开来,是以今日他一踏入云来坊,就有人将目光投在了他的身上。待他与洛上严等上高台入座,坊内所有的目光便立刻集中至此处。 “洛兄的伤势看来无碍。”郁旸涎落子道。 “承蒙关心,命已经捡回来了。”洛上严道,“郁兄前来是有话要问我?” “洛兄身上有诸多令我好奇之处,若是洛兄不介意,我确实想听一听。” “快人快语,我便是喜欢郁兄这一点。” 郁旸涎一子将落,却因为洛上严这句话而有了迟疑,他不由抬眼相顾,见洛上严并不以为意,只道自己或许想多了,再去看看手中棋子,竟是就此移开,落在了别处。 郁旸涎棋路的变化让围观众人难以理解,洛上严也不知他究竟何意,居然放弃了绝佳的进攻机会,问道:“郁兄弃攻,又不似要守,何解?” 郁旸涎瞥了一眼台下观众,笑而不语。 洛上严笑他故弄玄虚,也谢他的拱手想让,欣然落子,在瞬间占据了明显上风。 台下众人看着那两名少年一面对弈一面闲聊,犹如身处无人之境一般闲适安然,与棋盘上微妙的攻守之势大相径庭,都以为神奇。 郁旸涎先前出入魏宫的消息也已经传开,加之他现今居于惠施府中,这太虚家弟子为魏王所用之事是木已成舟,甚至于他为魏王寻找天下至宝一事也正众口流传。 洛上严耳目灵通,自然全都听见了,见此时时机成熟,便开口道:“郁兄下回何不试试执魏行棋?” “那就无法与洛兄对弈了。”郁旸涎正思考下一步棋应当如何走,未留意洛上严的真实意图,便随口回道。 无心之言向来最真,洛上严闻之欣喜。 郁旸涎直到下完了这步棋才发现洛上严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的视线,这目光有些不同寻常,却绝非另有所图,只教他心头一阵异样,竟是有三分温柔,七分促狭,紧张得有些令他难以自持。 台上两人久未落子,台下观众有些急不可耐,便小声催促。 洛上严心中喜悦,早将棋局胜负都抛去了九霄云外,捻子之后,信手一放,顿时令满场哗然。 郁旸涎放弃的只是进攻的好机会,洛上严放弃的则是制胜之机,众人只道高手棋路当真让人摸不着头脑,还在苦思冥想究竟为何如此,是否还有奇招制胜,却不知台上那玄袍少年当真就是随性一置,根本不管这局输赢。 郁旸涎见状笑叹一声,当即弃子道:“这子不落也罢” 洛上严起身笑道:“请。” 郁、洛二人言笑晏晏地上了二楼雅座,留下大堂中那局残棋不闻不问,倒是其他人以为其中另有玄妙,都围在棋盘周围不肯离去。有人甚至当场抄录棋子走向,想要好好研究。 洛上严对此一笑置之,与郁旸涎道:“如此眼界,不分好坏,还谈何远目高志,也就只能在我这云来坊侃侃而谈了。” “云来坊中少不得真名士真英雄,洛兄与他们结交,就没有远目高志?” “世间人生,各在其位,各司其职,我只是个行商之人,心中高志无外乎财源通达。再作为魏国百姓,只望我国国泰民安,百姓无忧。” “乱世之中,不强则无国之安宁,弱小者唯有忍受欺凌,国力强劲方可保得子民平安。”郁旸涎目光渐沉,神情也随之忧忡。 洛上严起身道:“郁兄志存高远,受我一拜。” 郁旸涎不知洛上严此行何意,即刻起身拦道:“洛兄不可,我受不起。” 洛上严摇头道:“郁兄为我王效力,便是为我百姓谋福,强魏之路有郁兄相助,身为魏国百姓,郁兄受得起。” 郁旸涎将洛上严劝坐后才道:“洛兄言重,我自有我的目的,不尽是为了魏国。” “话虽如此,结果却是一样的。郁兄若当真为我王寻到宝物,那我魏国……”洛上严一时兴奋便有些忘形,话出口后才觉得自己失言,立即致歉道,“我也是道听途说,现今有关郁兄为我王寻找宝物一事已经甚嚣尘上,加上郁兄太虚家弟子的身份,关于宝物的猜测便更是离奇。” 郁旸涎只作淡笑,并不回应。 洛上严见状只得赔笑,又低声问道:“说我闻讯之后没有好奇实乃假话,我不问郁兄所寻究竟是何物,只想确定,郁兄是否当真算得为我国效力?” “洛兄以为我如今身在魏国,又确实见过魏王,是想要为谁为哪国效力?”此时两人目光交汇不似方才平和友善,郁旸涎虽仍含笑,眼底却已经有丝丝冷芒透出。 洛上严只道郁旸涎如此申请虽不甚凌厉,却也让他有些不寒而栗,这便收回目光,举茶道:“光顾着说话,竟忘了这个,请。” 郁旸涎小口轻茗,真是被茶香冲淡了些许因为洛上严的试探而产生的不悦,他稍带歉意道:“失礼了。” 如此境地显得有些尴尬,郁旸涎稍后才开口道:“我有一事,想请洛兄相助。” “郁兄请讲。” “再过几日,我想请洛兄与我一同前往魏宫。” 洛上严诧异道:“找我进宫?觐见我王?” 郁旸涎摇头。 洛上严不知郁旸涎究竟意欲何为,但见这少年脸色不似玩笑,他虽觉其中或有危险,却还是点头道:“郁兄所邀,我必定答应。只是伤势虽有好转,还未曾完全康复,未免到时拖累郁兄,可否容我再调养几日。” 郁旸涎点头道:“并不急,时机也未成熟,洛兄好好养伤。” 洛上严暗道郁旸涎心思颇深,想他今日至云来坊,花了这么多时间,除了探望自己的伤势,便是约自己共探魏宫,如此兜兜转转,好是迂回。一旦想起他而人虽共历生死,却仍在互相试探,洛上严心底不由生出一丝惆怅,却未曾同郁旸涎表露,只饮茶作为掩饰。 郁旸涎见洛上严神情黯淡,有意关心道:“洛兄还有为难之事?可否告知于我,或能相助。” “人生在世,为难之事数不胜数,郁兄真要出手,怕是双拳难顾。”见郁旸涎当真被自己揶揄得无话可说,洛上严又觉得这人有些可爱,便不再捉弄于他,转开话题道,“方才一局棋并不尽兴,我还想与郁兄再切磋一盘,不必兴师动众,就在此处,就你我二人。” 想来与洛上严两次对弈都另有他图,郁旸涎也觉悻悻。此次洛上严明言相邀,看来挚诚,他亦有些被感染,心中对这局只与他二人有关的棋局怀有期待,遂道:“却之不恭。” 于是洛上严命人摆棋,在云来坊二楼雅座内,与郁旸涎再对弈一局。这局棋与国势无关,只是他二人以棋会有,因此都下得专心致志,前情投入,可谓畅快。 待郁旸涎离开云来坊时,已经日薄西山。 洛上严有意留人用膳,郁旸涎却道:“我还有事在身,不便叨扰。” “那这顿饭我且记下,日后再请郁兄作为今日陪弈的酬谢。”洛上严道。 郁旸涎不应不拒,就此与洛上严话别。回至相府,经过回廊时,他又向曾经惠宓居住的方向望去,见那长出院墙的树枝上绿叶频发,正是茂盛之势。

载异志之魏国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载异志之魏国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午夜送尸人》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午夜送尸人》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午夜送尸人第四章蜡皮脸我浑身一个激灵,一下子就从座位上蹿了起来。可是这时候我却忘了自己是在车里,这一蹿,一下子就顶在了车厢顶上,砰的一声就给弹了回来。我被撞得眼冒金星,脑袋都晕了,迷迷糊糊的就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继续说道:“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啊。”随后我就看到一个女孩子的影子,从我的车窗前一闪就走了过去。看样子,应该是在打电话。那个女孩子说话的语调,跟昨天晚上梦里那个女人实在太像了,要不是亲眼看见她从我面前走过去,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风流一世:总裁孽爱》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风流一世:总裁孽爱》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风流一世:总裁孽爱第4章清醒的基情林菲菲一听,更加羞得不行,同时心中又有些小感动。想不到他竟然会这般细心的为她着想,难怪她今早起床只是觉得小有不适,并没有出现像其她女孩日夜后的那种撕裂般的疼。难道,干他们这行的都会这么细心的呵护顾主?思及此,林菲菲突然觉得很堵。楚西航并不知林菲菲心中所想,他见她低头不语,只当她已经默认,便也爬上床,将林菲菲的浴袍扯开,便就欲脱掉林菲菲的小裤。“别……”林菲菲立即被他大胆的举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第4章先生求求你她的脚在经过跳楼后反而更严重了,尽管如此,她却像不知道疼那样冲了出去。她要去问问,问问雨夜里的打伞,寒夜里的守候,还有他说过的话,是不是都是她的幻想。兰管家追到门外,看着那个纤细的身影远去,他掏出手机给某人拨了个电话。“什么!”东方辰一拳打在了车窗上,挂了电话吩咐司机调头,赶往城堡。“开快点!”东方辰又踢了一脚,女人,敢跑,等我抓你就死定了!夏紫墨疯了一样往前下冲,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娇美小妻,总裁宠上天》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娇美小妻,总裁宠上天》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娇美小妻,总裁宠上天第四章:落荒而逃陆非凡嘴角溢出一抹宠溺的笑意,声音很温柔:“可以,过来吧。”叶海凝站直了身子,将整个身子从浴室里露了出来,低头朝着落地窗走去。当她整个人出现在陆非凡面前的时候,陆非凡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亮光,凹凸有致的身材,曲线玲珑,修长白皙的双腿和纤细的腰肢摄人心魄,不得不承认,她长得确实很令人赏心悦目。走到了落地窗前,叶海凝默默地转过身子背对着他,将自己身后的长发撩到左边垂落在胸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狂妃重生之江湖乱》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狂妃重生之江湖乱》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狂妃重生之江湖乱004,失败的婚礼“什么,说什么,三皇子是忘恩负义的负心汉?”“对对你没听错,我听到也是这个意思,怎么回事?”“看看那女子也是长相不俗了,没想到三皇子在外温和儒雅示人,其实也是个风流人物呢。”对于古代男子在外有个女人,本就不是大事,反而当成彰显身份的好事在宣扬着,自然都笑咪//咪的谈着。只是那些女子,却瞬间对宁从安的形象降低,一直以来她们以为宁从安是世上最好的男子,鲜少有人匹敌,最主要的是这些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总裁早安:一睡定终生》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总裁早安:一睡定终生》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总裁早安:一睡定终生第四章拒绝潜规则的下场简予妍从房产中介走出来后,将母亲的银行卡从钱夹里取了出来,望着景观湖对面的一家工商银行,轻轻的松了口气,再取出这几十万,眼下的难关就算是过去了,钱可以再赚,只要能留住母亲的“百草堂”就好。手中的档案袋正迎着5级的大风上下翻飞,简予妍收起银行卡,朝着小湖对面的银行走去。身后一阵尖锐的引擎声响起,一个改装过的动感摩托车正从身边掠过,带起了的一阵强风,档案袋随着大风,直接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热情如火乡村情事》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热情如火乡村情事》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热情如火乡村情事第四章北京之夜我们在北京西客站下了火车,打个出租直接到了北京饭店。我们住北京饭店也是有考虑的。北京饭店就在天安门旁边,长安街的大气,天安门广场的恢弘,人民大会堂的肃穆一直是我神往的地方。关键是与吴倩接头的买主也住在那里。吴倩只开了一间房,光押金就交了5000。这北京与地方就是不一样,一个宾馆,住一夜就要1500元。这要拿我的工资来换算,我吃了一惊,我两年的工资还不够住一夜!北京真奢侈!我再次感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女领导的情爱事》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女领导的情爱事》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女领导的情爱事第4章侮辱正是血气方刚的刘立海,现在看着一脸艳丽的女领导,在醉态之中,显得愈发地可爱,与平时的模样反差一个在天,一个在地,这种反差,对于无数次想用强冷美人的刘立海而言,极具挑战性。何况冷美人如白天鹅的颈脖,高耸饱满、如水波般一晃一荡的身体,如无数道勾人的鬼魂,散发出致命的诱惑和无穷的魅力。刘立海正错乱情迷之时,冷鸿雁突然说话了,不过声音极低,极柔,“立海,我想喝水。”冷鸿雁的双腿还是张开的,一点也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