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花都娇艳如玉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2/21 4:57:11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花都娇艳如玉

第二章 罢工
“这种活有什么意思?我不干。推荐163shenghuo.com
  “你……”林可生气地说:“你要是挑三拣四的,我就什么事也不让你做。”
  林凡说:“那你就试试啊,那谁沉不住气。”
  林灵心中一动,说:“林凡,你知道什么,告诉二姐吧。”
  林凡望着林可:“那要看大哥的表现了。”
  林可看看林凡,说:“你答应想干什么?”
  林凡说:“我想和你们一样,也要当老板。”
  林可冷笑道:“你自己那两下还不清楚吗?当老板,办不到。”
  林凡忽地站了起来,怒道:“林可,你我都是一母所生,为什么你能当老板,二姐能,偏偏我不能?”
  林可淡淡地说:“那要怪你自己无能。网站163shenghuo.com
  林凡说:“呸,你是故意捉弄我,我现在就要重新管理海鲜城,你给不给?”
  林可看看林灵,沉吟半晌,说:“那好吧,我答应你,不过,你只有管理权,那三分之音的继承和话语权还不能给你。”
  林凡说:“我不在乎那些,只想在社会上活得有面子。”
  林凡出去后,林可看看林灵:“妹妹,你不好好休息,怎么到这里来了?”
  林灵说:“有件事困扰着我,如果解不开,我休息不好。”
  “什么事?”
  “什么事你心里明白的,我想知道这几个月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不肯告诉我。”
  “妹妹,我想这几个月的事你不知道更好。”
  “为什么,难道是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你为什么这么怕我知道?”
  林可摇摇头:“我这个大哥虽然不太称职,但是,这几个月我并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那么说,是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了?”
  林可看看林灵,说:“你为什么非要知道发生了什么?有时候知道还不如不知道。163生活网
  “大哥,你知道我的性子,如果一件事不知道谜底,我憋也会憋死的。”
  林可想了想,说:“这样吧,我答应你,早晚有一点将这几个月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你,好不好?”
  “什么时候?我等不及了。”
  “也许半年,也许一年。”
  “我有种预感,大哥,可能我等不了这么久了。”
  “林灵,你不要担心,你只是太疲累了,休息一段日子就好了,回去吧。”
  林灵点点头,她知道,大哥决定的事是不易改变的。
  林灵来到酒店门口,正好看到彪子进来。163生活网
  彪子朝她点点头:“二老板,回去啊,我送你吧。”
  林灵说:“也好。”
  回足疗城的路上,林灵问:“怎么没看到龙兄虎弟,他们兄弟俩不是经常跟在大哥身边吗?”
  彪子支吾着说:“这个……他们……好像休假了吧。”
  林灵看看彪子:“彪子,你告诉我,是不是我做了什么对不起大哥的事?”
  彪子苦笑一下:“二老板,我答应过林老板,绝对不会多说一句话,你就别让我为难了。”
  林灵隐隐感觉到,这几个月是自己做了什么事,但是,大家谁也不肯开口。
  在东城有一家报亭,林灵想起什么,让彪子回去了,自己下了车,来到报亭内,和报亭的经理搭讪。通过报亭经理了解到,这几个月,
  林家的确发生了很多事,但是这些事一件件扑朔迷离,报纸上并没有给出太明晰的答案,只是报道了几个现象,比如林可的幻觉,林可跌下
  月亮湖,以及林可患了精神分裂症。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不知不觉中,林灵陷入了一种精神上的困扰中。
  她越是想知道那几个月发生了什么,身边的人越是不告诉她。
  身边的人越是不告诉她,她越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是一种恶性循环的精神折磨。
  接连五六天,林灵几乎眼睛连眨也没眨,一直在想着这几个月可能发生的情况,她越想难道越痛,越痛还止不住地想。
  这天早上,林雨走进林灵的办公室,嗅到一股浓烈的烟味。
  林雨发现林灵正蹲在墙角上抽烟,眼睛迷茫地望着地上的烟头。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林雨吓了一跳:“灵妹妹,你怎么抽起烟来了?”
  林灵说:“雨姐姐,他们为什么都不告诉我?”
  林雨说:“也许是为你好吧?”
  “为我好,但是他们就这么喜欢折磨我吗?”
  林雨一呆,看看林灵,的确瘦了很多,眼睛通红,眼圈深陷。
  林雨一阵心酸:“好吧,灵妹妹,我把我知道的告诉你吧。”
  “你知道……太好了,雨姐姐,你不是说那几个月你一直在荒岛上嘛,你怎么知道的?”
  “唉,我虽然在荒岛待了几个月,可是海岛市发生的情况后来都调查了,所以知道了一些,既然你这么想知道真相,我也不想隐瞒你了
  ,是这样的……”
  林雨从石老太挟持林灵回到海岛说起,到石老太的死,林可重新回来。林雨告诉林灵,石老太以念力控制了她的意识,并让她陷害林可
  ,使林可产生幻觉,跌下月亮湖,接下来,为林可下药,以精神分裂症为名,将他送进精神病医院,而且命令龙兄虎弟出海杀害自己和廖飞
  ……直到廖飞将林可从精神病医院救出来,又鬼使神差般让石老太归西……
  林灵听完了这些,顿时呆住了。她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对林可和林雨做了这么多。
  林雨劝道:“灵妹妹,你别自责,这些并不是你的错,是石老太控制了你的大脑,一切都是她造成的。”
  林灵摇摇头:“不,是我对不起大哥,是我对不你和姐夫。”
  林雨笑笑:“一切都过去了,大哥没事,我和你姐夫也没事。”
  林灵痛苦的说:“可我杀了龙兄和虎弟。”
  “龙兄虎弟不是你杀的,是石老太,再说,他们是死在大白鲨的口中的。”
  “可如果不是我,他们也不会死。”
  “算了,不要自责了,这也许是天意,还好,雨过天晴,你现在没事了。”
  说着,林雨打开门窗,将林灵的办公室打扫了一遍,又劝了她几句。
  林雨的劝并没有起多大的作用。
  林灵依然在折磨着自己的精神。虽然她已经知道了答案,但是,新的问题又来了。
  从此,她每天坐在办公室里,不停地追问自己:“我为什么要伤害大哥,为什么要伤害雨姐姐,我这么做和畜生有什么区别?”
  这些问题,她解释不透,一想就头痛,一头痛就拿头撞墙。
  不知为什么,林灵的脑子里就出现一个念头,她要去采访一下竹子。
  难道林灵有当编辑的瘾吗?不是,是因为不知不觉中,她的大脑受到了刺激。
  受到刺激的林灵,言行都有些古怪。
  她戴着镜子,上身穿着一件毛衣,外后套着坎肩,下身穿了一件裙子。
  其实,如果这样搭配也没什么大碍,问题是她不知从哪里翻出一个鸭舌帽来,扣在脑袋上,又翻出一条裤子,穿在身上。
  现在,裙子里面穿裤子的倒很多,比如打底裤,但林灵穿的是西裤。
  最最让人奇怪的是她的脚上,居然穿着凉鞋。
  还不到清明,尽管天气已经转暖,但东海渤海附近,仍不到该穿凉鞋的时候。
  这样的怪异打扮,自然吸引了不少人。
  而带着这样的打扮闯进媒体部门,就更加引人注意了。
  媒体部门是干什么的,记者每天到处跑着抓爆料呢,这下好,林灵自己送上门来了。
  林灵,虽然本身并不怎么出名,但是她的哥哥林可却是海岛市的社会知名人物,因为前几个月林家的事,林灵也被很多人知道了。
  虽然,一些人还不认识她的模样,但是,相信听到她的名字后,肯定知道她是谁。
  林灵就这样走进了海岛市报社,走进了竹子的办公室。
  竹子看了半天,才确认这个奇装怪服的女孩子就是刚刚拒绝自己采访的林灵。
  “林……林灵老板,您请坐……您这是……”
  林灵满眼发亮,突然朝竹子的下巴摸了一把,嘻嘻笑道:“竹子姐姐,你好漂亮啊。”
  竹子忙说:“林灵老板,你……喝酒了?”
  嗅一嗅,没什么酒气。
  “我没喝,一点都没喝,竹子姐姐,我是来采访你的。”
  “哦。”
  原本这是个值得笑的话题,但是,竹子却一点都笑不出,因为,凭借她的经验,她觉得,林灵精神失常了。
  竹子赶紧给林灵倒了杯水,稳住她,然后给足疗城打电话。
  电话是甜甜接的,甜甜听说林灵来了报社,就问:“二老板去报社干什么?”
  竹子低声说:“她说要采访我……我觉得,你们二老板……你们还是来个人领她回去吧。”
  竹子刚挂了电话,一回头,林灵已经站在她身后。林灵一只胳膊搭在她的背上,问道:“竹子姐姐,你在采访谁啊?”
  “啊……没有谁,林灵老板,坐下喝水吧。”
  “不,我不喝,我要好好地采采你。”
  “好吧,我接受采访。”
  “竹子姐姐,你说,我为什么要害我大哥?”
  竹子一愣:“这个……我怎么知道啊?我当日发那篇报道时,还纳闷呢,你们难道不是亲兄妹?即便不是亲兄妹,也不该做出这样的事
  好啊。”
  “你不知道,我大哥被我下了药,呵呵……他被我下了药,我要将他变成疯子。”
  竹子一呆。
  “还有,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害我雨姐姐?”
  “不知道。”
  “因为她太漂亮了,太聪明了,我嫉妒她,我要杀了她,把她老公抢过来。”
  竹子忙说:“林灵老板,您……您先喝点水,别忙着说。”
  林灵抓起杯子,嗅了嗅:“不是酒,你骗人,一点都没酒味。”
  竹子苦笑:“这是茶水,当然不是酒了。”
  “竹子姐姐,你小气,请客不让喝酒,你太小气了,还有,你不让我抽烟。”
  “林灵老板,这里是编辑部,是不能喝酒的,如果你想喝,咱们下了班再喝。”
  林灵一笑,伸手拍拍自己:“你喝不过我,信不信,我大哥都喝不过我,论酒量,你绝对喝不过我,对了,我要采访采访你……我的笔
  呢?”
  “在这里。”竹子递给她一支笔。
  “本,还有本。”
  竹子又递给林灵一张纸。
  林灵大模大样地坐好,问:“竹子姐姐,你告诉我龙兄虎弟去哪里了?”
  竹子摇摇头:“我不知道。”
  “那我就告诉你吧,他们都被大鲨鱼吃了,哈哈……好大的鲨鱼,你骑过吗?”
  竹子看看林灵,摇摇头。
  林灵说:“我骑过,太好玩了,我骑在大鲨鱼的背上,对了……你知道石老太是怎么死的吗?”
  “石老太?谁是石老太?”
  “就是我父亲的师母。”
  竹子摇摇头:“我似乎听说过关于许林两家的事,你父亲的师父姓石吧?”
  “是啊,石老头可是几十年前海岛市最好的鲁菜大师。”
  “是啊,我也曾听人说过,石老太……我听说失踪二十多年了。”
  “不,不,她是被我师父抛在了东海的荒岛上,二十年没回来……竹子姐姐,你还没回到我的采访呢?你知道石老太是怎么死的吗?”
  “算算年纪,石老太今年活着的话,足有七十岁了吧?老死的?”
  “再猜。”
  “饿死的?”
  林灵摇摇头:“还不对。”
  “我猜不到,也许是掉在海里淹死的吧。”
  “不对不对,是出车祸死的。”
  “哇,车祸?太奇怪了,荒岛上也有汽车吗?”
  正说着,林雨跑了进来,拉着林灵说:“灵妹妹,您怎么到这里来了,快跟我回去。”
  林灵说:“我还没采访完呢。”
  “咱不采访了,回去好不好?”
  林雨朝竹子点点头,拉着林灵就走。
  林灵回头朝竹子说:“竹子姐姐,改天我还来采访你,一定给你做个专版。”
  林雨已经意识到林灵的精神出现了问题,但是,她不敢往最坏的地方想,只以为她休息几天就好。
  但是,林灵根本就睡不着,不休息。
  回到足疗城,林雨便给林可打电话,说:“大哥,我觉得应该给林灵看看医生,她的表现太不乐观了。”
  林可说:“你等着,我马上去。”
  林可开着车来到足疗城,见到了林灵。还没等他说话,林灵先迎了上来,将他按在椅子上,拿着纸和笔,说:“大哥,你来的正好,我
  要采访采访你。”
  林可上上下下看看她,说:“林灵,你怎么变成了这样?”林灵说:“什么样?我不挺好的吗?我要采访你,你可要如实回答。”
  林可眉头一皱:“我看你真的去看医生了。”
  “看医生干什么?”
  “你病了,要去看医生。”
  “你才病了。”林灵脸色一变:“我不看医生。”
  “林灵,大哥也是为你着想,走吧,我陪你去。”
  “我不去,要去你们去。”林灵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林雨看看林可,说:“大哥,怎么办?”
  林可说:“看她现在的表现,显然是大脑受刺激的结果,走吧,送她去。”
  说着,林可架起林灵的胳膊。林灵张嘴就咬在林可的肩膀上。
  林可啊呀一声,说:“林灵,你干什么?”
  林灵说:“我不看医生,我没病,你们才有病。”
  说着,林灵将林可和林雨推了出来,咣地一声关上了门。
  挖人是商场最常用的战术之人。
  很多经营体打产品战,打经销战,而也有经营体喜欢打人才战。
  事实上,管理就是管人。只要管好了人,用好了人,有了一流的技术人员,产品质量才能上去,有了一流的营销人员,产品销量才能上
  去。
  林可也在挖人,而且是为厨艺大赛在挖人。
  一般挖人,指到他人的单位去,甚至到对手那里去。那么,林可挖的人是谁呢?
  王师傅。也就是许大凤原来的大厨。
  林可强行将林灵带上了汽车,去了医院,林雨和廖飞也跟了去。
  在路上,林可接到了王师傅的电话。
  从林可的电话中,廖飞听出来了,王师傅来到了海岛市。
  王师傅来海岛市并不蹊跷,因为厨艺大赛再有三天就开始了,许大凤给王师傅打了几次地阿奴啊,王师傅本来就答应提前几天赶到。
  让廖飞奇怪的是,王师傅在和林可联系,而且言外之意,他们在讨论薪酬的事。
  廖飞一愣,心说:难道此王师傅非彼王师傅?
  但是,两人的对话中,还是听到了凤凰大酒店的话音。
  只听林可说:“王师傅,只要你愿意帮我,你还是凤凰大酒店的大厨。”
  一句还是,不说明此王师傅就是彼王师傅吗。
  接着,林可又说:“当然了,薪酬我不会亏待你,工资在原来的基础上增长百分之五十,提成照常,怎么样?”
  由于一般的厨师长工资本来就高,增长百分之五十基本上就到了顶峰。
  一级厨师在海岛市各大酒店的薪酬在八千元左右,这是行规,一般餐饮业的老板都会参照行市来给厨师开价,不会太高,也不会太低。
  但林可给王师傅长到了一万二,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面包。
  换句话说,这就是诱惑。
  廖飞暗中为许大凤担心。许大凤整备了几个月,为的就是即将到来的厨艺大赛,而许大凤所依仗的取胜点就是王师傅,如果王师傅被林
  可挖了去,许大凤输定了,因为林可那边将拥有云师傅,万师傅和崔老板三个一级厨师的强大阵容。这个阵容别说许大凤,即便整个海岛市
  ,也很难再组织起来。
  车在医院门口停下,林可和林雨一边一个架着林灵走上台阶。廖飞借故离开,悄然去了小旅馆。他必须要将这个消息告诉许大凤,因为
  还有三天,许大凤必须做出静心的准备,否则结果不言而喻。
  廖飞跑进加工室内。
  此时,许大凤正在和二牛讨论雕刻的刀工。黄莺和燕姐在旁边侍立着。
  二牛看着案子上的西瓜,眉头一直皱着:“大凤,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天生不是干细活的,刀工可来不了。”
  许大凤说:“你必须掌握全面的技术,虽然未必每一项都用到,但是每一项都要懂得才行,再练练吧,熟能生巧,千万别说自己手笨,
  你不是笨,是还没有下到工夫。”
  燕姐叹道:“许总啊,二牛这两下我是清楚不过的,你啊,我看这次是赶鸭子是上架,我这个人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如果二牛上,他
  连一成的把握都没有,我看是个人都能赢他。”
  许大凤笑笑:“我相信二牛兄弟,一定能取胜。”
  许大凤虽然嘴上这么说,心中却明白的很,就凭二牛现在的厨艺,如果说和一些普通的厨师比一下,或许还有几分把握,但是,他所要
  面对的是海岛市的一流的厨艺比赛,虽然这次比赛的范围不大,但是许大凤知道,林可的人一定非同一般。
  黄莺已经和二牛混熟了,拧着他的耳朵说:“二牛,以后你每做一道菜我就拧你的耳朵,这样的话,你一定有灵感了。”
  黄莺在拧二牛的耳朵时,突然想起以前和廖飞在一起的日子,突然间眼圈一红,呆呆地不说话了。
  二牛憨憨地笑着,还没有看到黄莺的神态:“黄莺,你要是喜欢,就拧,只要别拧下来下厨就好,你什么时候馋猪耳朵,我就给你做。
  ”
  二牛的话如在平时,一定能把黄莺逗得咯咯大笑。甚至这时候其他人都笑了。
  燕姐笑着说:“黄莺,二牛的耳朵我可不许你吃,那可是我的专利。”
  燕姐和二牛暧昧的关系已经基本公开,燕姐也不在意,她为自己找到了后半生的依靠而幸福着。虽然二牛不像林可那般有着经商的脑子
  ,虽然林可也不像廖飞那般帅气,但是,二牛给她一种踏实的感觉。也许,像她这样的女人,正要找一个踏踏实实过日子的男人。
  二牛嘿嘿一笑:“燕姐,你放心,俺的耳朵除了你,俺谁也不给。”
  燕姐就说:“要是你敢把耳朵送给别人,就从我的小旅馆里爬出去,再也不想伤老娘的床。”
  燕姐和二牛说到这里,本来是一段笑料,许大凤已经莞尔笑了起来。但是,黄莺突然大叫了一声:“你们有完没完?”
  说着,黄莺咣地一声,将手中的刀朝门口一扔。接着,黄莺眼圈通红地蹲在地上,一言不发。
  许大凤、二牛和燕姐都愣了。
  二牛和燕姐对视一眼,二牛更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许大凤突然意识到什么,她走到黄莺的身边,轻轻地摸着她说的头发,说:“黄莺,事情都过去了,不要想他了。”
  许大凤被深度催眠时,是廖飞将他唤醒的,她虽然不知道具体的情节,但后来黄莺向她说过,当时廖飞怕自己一睡不醒,让她不时地拧
  他的耳朵。
  
第三章 三不见
许大凤记住了这个典故,而此时,她知道,黄莺肯定想起了廖飞。
  黄莺一来,就讲廖飞的事告诉了她。当时,黄莺就哭得像个泪人一样。许大凤第一次看到一个活泼女孩子的内心,以前,她只是以为黄
  莺和廖飞之间不过只是朋友的关系,或者真的是师徒关系,看她顽皮的样子,从没想到,她的内心深处也印上了廖飞的影子。
  黄莺抱住许大凤的腿,呜呜地哭着:“大凤姐,我不信,师父不会死的,一定不会。”
  许大凤轻轻地说:“是啊,他不会丢下咱们不管的。”
  “师父说过的,他一定要帮助你夺回凤凰大酒店,他要是做不到,我就拧他的耳朵……”
  虽然,黄莺的话说来如同儿戏,但是,每个人都听得心沉沉的。
  此时,燕姐和二牛也知道黄莺为什么突然生气了,因为他们也是廖飞的朋友。
  黄莺一提及廖飞,每个人的心里都不好受。
  二牛说:“廖大哥鼓励过我,说我一定是个好厨师,一定能像王师傅那样优秀,可是我……我让他失望了。”说着,二牛唉了一声,蹲
  在地上。
  而此时,廖飞就站在门口。
  当黄莺的刀扔出去时,他就已经进来了,那把刀差点就砸在他的脚上。不过他一直没有说话,因为此时,他也是一阵感伤。
  黄莺的话让他的心里酸酸的,眼睛一片湿润。
  许大凤抬头看到了廖飞,一愕,赶紧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微微一笑:“费大哥……是你……”
  廖飞点点头。
  黄英看到了廖飞,赶紧擦干眼泪,背着身站起来,她不想让人家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
  “好感人的场面。”廖飞掩饰着自己的情绪。
  许大凤说:“怎么样,雨妹妹的家人接纳你了吗?”
  “啊……没事了,已经摆平了。”
  说着,廖飞看看二牛,又看看许大凤。
  “许总,有件事我想应该让你知道。”
  “什么事?”
  “王师傅来到了海岛。”
  “是吗?”许大凤一喜:“太好了。”
  “只是……他正在和林可联系,据我了解,林可要把王师傅挖过去。”
  “什么?”不但许大凤愣了,其他三人也都惊诧不已,因为王师傅是他们的主心骨,是主要得分者,如果王师傅被林可挖过去,那么,
  这场厨艺比赛就没什么希望了。”
  许大凤掏出手机拨通了王师傅的电话。
  “王师傅,您好,是我,许大凤……您现在来海岛了吗?哦,什么时候到的,您怎么不说声,我该去接您才对,什么,您去了凤凰大酒
  店……为什么?好,你说,你说……”
  接下来,许大凤一直拿着电话听着,而王师傅不知在向她说些什么,但从许大凤的神色上可以看得出。
  许大凤的脸色越来越黯,越来越失落。
  大约通了五分钟,电话挂了。许大凤面无表情地坐在椅子上,半晌没有说哈。
  二牛说:“大凤姐,王师傅真的被林可挖走了?”
  许大凤点点头。
  二牛将围裙一解:“完了,没希望了,咱们还练什么。”
  燕姐用胳膊肘碰碰他,示意他少说话,然后对许大凤说:“许总啊,咱们得想个对策啊,是不是能把王师傅再挖回来。”
  黄莺也说:“是啊,王师傅毕竟跟着你干了几年,毕竟有感情了啊,只要你和他好好说说,一定能再挖回来的。”
  廖飞说:“你们不知道,林可开出的薪酬是原来的百分之五十。”
  “哇,这么多。”黄莺叫道。
  许大凤说:“薪酬还是小事,刚才王师傅跟我说了,他的老伴患了癌症,这几个月花空了他的积蓄,两个儿子也没什么固定的收入,没
  办法,他才接受了林可的条件。”
  “真是的。”黄莺说:“即便这样,做人也该讲原则啊。”
  许大凤叹息道:“林可不但提高了薪酬,还答应为王师傅在省城医院找个朋友。”
  廖飞这才明白,原来王师傅是被逼无奈。
  许大凤接着说:“我们不能怪王师傅,他也是为了老伴好,的确,跟着我,不会给他的家庭带来更大的利处。”
  黄莺叫道:“可他完全可以先帮我们比完赛嘛。”
  许大凤摇头说:“林可为什么这个时候挖他,正是要让我们没有一分胜算。”
  “他不是还想把凤凰大酒店给你吗?假仁假义,他就是认为你性格要强才那样说的。”
  “唉,不管怎么说,我们要面度现实。”说着,许大凤望向廖飞:“费大哥,谢谢你,你带来的消息太及时了。”
  廖飞苦笑一下:“我也是刚知道的。”
  二牛说:“大凤姐,还有三天,我们怎么办?还比不比?”
  许大凤默然半晌,一字一句地说:“比。”
  “可哪有人啊。”
  “就是剩下我一个人,我也比。”
  二牛低头说:“你放心,作为朋友,我决不会弃你不顾的。”
  许大凤一笑:“谢谢,有你这句话我就欣慰了,倒不在乎最终的结果如何。”
  廖飞问:“许总,你还有没有熟悉的厨师?”
  许大凤摇摇头。
  廖飞想了想说:“我倒是有个人选,你不如去一下海岛镇,那里有一个正宗鲁菜馆,是廖飞的爸爸开的。”
  许大凤哦了一声。
  廖飞说:“虽然廖爸爸的厨艺也无法和云师傅他们相比,但总是聊胜于无吧。”
  许大凤点点头:“谢谢你的提醒,我会考虑的。”
  四月一日,愚人节。
  许大凤收到了许二凤的电话。
  许二凤告诉她,一个老外正在追求她。
  许大凤问她,是不是愚人节的故事。许二凤只笑不说。接下来,许二凤询问这边比赛的准备情况,许大凤不想让她分神,告诉她一切准
  备妥当,又说胜券是五成。
  和许二凤通完电话,许大凤就去了海岛镇,并见到了廖飞的父母。
  自我介绍并说明了来意后,廖妈妈支持廖爸爸帮助许大凤,而廖爸爸却不住地推脱。
  许大凤觉得奇怪,既然他已经知道自己儿子和许二凤的事,为什么还不肯帮忙。
  后来,廖爸爸自己坦白了。
  “大凤啊,我的厨艺拿不出门,在镇上摆摆样子还可以,真要是在海岛市的餐饮和美食专家眼前露相,那是绝对不行的,但是,要按廖
  飞和二凤的关系,既然你缺人手,我怎么也得去给你帮这个忙……问题是,你不知道我和林老板的关系,我们要好很长时间了,我的正宗鲁
  菜馆正想申请他的连锁店,你说,我要是去帮你,他看到了怎么样?以后你还怎么让我和他合作啊。”
  许大凤明白了,敢情这才是廖爸爸不去的理由。
  算了,许大凤心想。来了一趟海岛,她也见识了廖爸爸的厨艺,的确一般,即便去了也是走走过场,何必给人家添麻烦呢。
  许大凤开车回来了,她并没有提起廖飞的事,因为她觉得时机还不到,以后再说吧,她想等二凤回来,由二凤亲自说比较恰当。
  许大凤回到小旅馆,发现廖飞来了。
  廖飞一看许大凤的神色,就知道跑空了。
  廖飞说:“许总,我晚上认真地想了想,不该让你白跑这一趟,因为我是海岛镇人,还算了解路爸爸这个人,他……”
  许大凤摆摆手:“算了,不提他了。”
  廖飞点点头:“许总,我和老婆告了一个假,这几天想留下来,给你帮帮忙,直到比赛以后,有多少力出多少力吧,你不嫌多我这张嘴
  吧。”
  许大凤笑道:“怎么会呢,费大哥,我还等着你说一句把林老板摆平呢。”
  “哦。”廖飞笑了:“真的吗?”
  许大凤走进加工室,看看二牛准备的菜,一边对廖飞说:“当然了,你前几次说起摆平这俩字来多潇洒,你能不能再潇洒一次。”
  廖飞马上一拍胸脯:“请许总放心,这次比赛我一定替你摆平。”
  许大凤扑哧笑了,摇摇头:“算了,我和你说着玩的。”
  廖飞低声说:“许总,我是认真的。”
  许大凤看看他,见他正关切地望着自己,目光中充满了温情。
  许大凤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赶紧别过头,笑笑:“谢谢,我知道,你是让我开心,没事的,即便输,我也会笑着
  离开赛场。”
  廖飞说:“只要有我,你绝对不会输,而且还会成为海岛市第一美女大厨。”
  许大凤看看他,苦笑道:“费大哥,我现在没心情开玩笑。
  廖飞哦一声,看看她,说:“那好吧,我给你推荐一位神厨。”
  廖飞的话一说完,二牛等人就转过身来,因为神厨这两个字实在有吸引力了。
  “哇。”黄莺跳了过来:“费兄,费大侠。”
  廖飞抱抱手:“不敢。”
  黄莺哼一声:“说你胖你还喘了。”
  廖飞一笑:“我没喘,也不胖。”
  黄莺说:“就你……认识神厨,不会是你爷爷吧。”
  “你说对了,神厨就是我爷爷。”
  “什么?”黄莺哦了一声:“我受不了啦,这年头,吹牛不上税了。”
  廖飞摊摊手:“实事求是嘛,我不想谦虚,因为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
  燕姐说:“费大哥,你爷爷在哪里,让老爷子来一趟好不好?”
  “这个嘛……我家老爷子脾气怪,他有三不见。”
  
第四章 怎么不知道
“什么三不见?”
  “第一,不见官,第二,不见财,第三,不见美女。”
  说着,廖飞朝许大凤看一眼。
  许大凤说:“这三条是什么意思啊。”
  廖飞说:“就是请他的人不能有官架子,不能用金钱收买,不能以美色诱惑。”
  黄莺哇了一声:“我吐,你爷爷多大了,还诱惑,好了,费大侠,别吹了,说说你爷爷在哪家五星级的大酒店当大厨啊,我们赶紧请,
  请慢了,坐飞机来都来不及了。”
  “没事,我爷爷就在家里。”
  “敢情你爷爷是村里的大厨啊。”
  “是啊,村里有什么大事小事的,都是我爷爷掌勺。”
  许大凤苦笑一下,没有说话。
  廖飞继续说:“我爷爷曾经告诉我,作为天下第一神厨,要耐得住寂寞,等待时机,他还说,当年姜子牙八十才拜相……”
  黄莺摆摆手:“好啦,好啦,拜托,别请您家老爷子了,我怕走路都让人扶了,便一翻勺把胳膊扭个好歹,要是请他,还不如我炒俩菜
  呢。”
  廖飞望着许大凤说:“许总,你呢,难道你不想把凤凰大酒店拿回来?”
  不知为什么,虽然廖飞的话说得太大,但是,许大凤对他还是寄托一种希望,总觉得在他身上能有奇迹出现,便点点头:“好吧,我跟
  你去请。”
  黄莺叫道:“大凤姐,你别听他的,胡说八道,什么神厨啊,就是神厨,他爷爷八十啦,还能参加比赛啊。”
  许大凤想了想,还是往外走去。
  廖飞跟在身后,朝黄莺说:“黄丫头,怪不得你师父不教你功夫,就你这嘴巴,鬼才会教。”
  黄莺本来回过头去了,听到这追了上来:“喂喂喂,姓费的,你刚才说什么,你认识我师父吗?你怎么知道我们的事。”
  廖飞说:“我是海岛镇人,当然听你师父说起过。”
  许大凤发动了车,廖飞坐在副驾驶的位上,黄莺跳了上来,坐在后面。
  廖飞说:“喂,你跟去干什么?”
  “怎么,我不能跟着吗?鬼知道你有没有对大凤姐动歪主意,我得保护她。”说着,黄莺朝廖飞哼了一下:“你要是敢动大凤姐一下,
  我就告诉你老婆,说你想入非非,让她狠狠地教训你。”
  廖飞苦笑:“被你缠上,我算是倒霉了。”
  “不过,你要是听话一些,兴许我就给你说几句好话,让你老婆奖赏你。”
  “怎么听话?”
  “说说我师父的故事呗,你不是认识他吗。”
  廖飞瞥一眼许大凤。
  许大凤似乎没有注意,只是发动了车,朝前开去。
  廖飞说:“什么故事,我和他差了七八岁,也不是一个年龄段的,他的事我知道的很少。”
  “知道多少就说多少。”
  “这个……好吧。”
  廖飞就将海岛镇廖飞第一次在海上遇到事故的事说了一遍。当然,那次,也是海岛镇廖飞生命的结束。
  黄莺一愕:“原来师父在这之前出过一次事啊,看来他这个人不能离水太近了,对啊,他叫廖飞,本该在廖地上飞跑吗,跑到海里去干
  什么。”
  车经过一个超市时,许大凤要下去买鞋礼品,廖飞没让。
  “许总,你忘了我刚才说的嘛,我爷爷有三不见,你带了礼品他不会见的。”
  “我总不能这样空着手去见老人家吧。”许大凤觉得不好意思。
  黄莺说:“大凤姐,就听费大侠的吧,还不知他爷爷走得动走不动呢。”
  黄莺那意思,很明显,要是廖飞的爷爷不过是个普通人,真的不值得破费。
  许大凤却觉得无论如何,也不该空着手,显着没有礼数。
  车来到了海岛镇上。
  经过正宗鲁菜馆时,廖飞往外看了看,这是他重生后的新家,也不知自己的亲生父母在哪里。
  廖飞思绪纷飞。
  黄莺推推他:“喂喂喂,费大侠,怎么不说话,你家住在什么地方?”
  廖飞哦地一声:“糟了,我忘记了一件事。”
  “什么事?”
  “我爷爷每月的一号是不见客的。”
  “你……”黄莺气得真想拧廖飞的耳朵。
  “对不起,许总,怪我,今天是一号吧。”
  “是啊,愚人节。”
  “哈哈,说起来真有些愚人的意思。”
  “是啊。”
  许大凤的心沉沉的。
  廖飞忙说:“许总,我爷爷这个人太怪,请谅解,咱们明天再来吧,明天,我一定替你引荐。”
  回到小旅馆,二牛和燕姐都迎了过来,要一睹廖飞爷爷的风采,却见三人身后并没什么人。
  黄莺摊摊手:“大家看到了吧,不是我多嘴,瞧,牛皮就是这么吹破的。”
  廖飞笑道:“黄莺,我不是说了吗,爷爷脾气怪,一号不见客。”
  “愚人节,今天是愚人节,大凤姐,你就别生闷气了,就当节日调侃了。”
  许大凤笑笑:“没事,我觉得费大哥不会开这种玩笑的。”
  燕姐说:“我看啊,神厨可能指望不上了,说不定老娘我也能上阵杀敌。”
  二牛憨笑道:“是啊,燕姐,我没来之前,这里不一直是你掌勺吗。”
  许大凤走到一个西瓜面前,握住雕刻刀,慢慢地雕着。
  廖飞瞥眼看着她,发现她的刀虽然在动,但是,目光却望着前方,不知在想些什么,而手中的西瓜自然也就不成形状了。
  突然,黄莺叫了一声:“哇,大凤姐,你真是神刀啊,瞧这形状,说像狮子就像狮子,说像老虎就像老虎。”
  许大凤低头看看,苦笑道:“走神啦,黄莺,来吧,咱们重新来,专心一些。”
  黄莺又抱过一个西瓜,放在许大凤面前。许大凤慢慢地雕刻着,但是,很快,她的目光再度游离,思绪不知去向了哪里。
  四月二号上午九点,许大凤和廖飞又出发了。
  这一次,黄莺依然跟在车上。
  廖飞劝了几劝,黄莺就是不下车。
  廖飞无奈地说:“那好吧,你跟着去可以,但不能问东问西,我才不愿意搭理你呢。”
  黄莺说:“你以为你真是大侠啊?不搭理拉倒,我自己睡觉。”
  说着,黄莺果然就脑袋一靠车座,闭上眼睛。
  但是,像她这样性格的女孩子,怎么能睡的着。
  车还没出城,黄莺就睁开眼,问:“到了没有。”
  廖飞说:“到了,你下去不?”
  黄莺看看外面,哼道:“你怎么不下?你下我就下。”
  廖飞笑道:“黄莺,其实你说话蛮好听的,很舒服。”
  黄莺嘻嘻一笑:“费大侠,你这话是违心的,还是发自肺腑啊?”
  “发自肺腑。”
  “那好啊,你就不怕我把这句话原原本本地告诉你老婆吗?”
  “哦,我就是随便一说,你别把事情整大好不好?”
  许大凤一笑:“黄莺,别闹了。”
  车出了城,上了通往海岛镇的乡镇公路。
  远处,迎面开来一辆公交车,是从海岛市通往海岛镇的,正在返回。
  突然,一个女孩子从路边的沟里跑了出来。
  公交车左摇右摆,要躲避那个女孩子。
  但是,这个女孩子却故意跟着车的方向跑去似的。
  许大凤吓坏了,赶紧刹车。
  眼见那女孩子就要被公交车撞上,突然,半空中像是伸出一只手,将女孩子拽了上去,公交车忽地开了过去,女孩子这才缓缓地落在地
  上。
  公交车停了下来,许大凤的车也停下来。
  这时,后面一辆轿子飞速开来。车上下来三个人,一个是林可一个是林雨,一个是彪子。
  廖飞仔细一看,原来,那女孩子竟然是林灵。
  公交车司机正要训斥,林可走上前,握了握司机的手,说:“你好,我是龙翼大酒店的林可,女孩子是我的妹妹,脑子受了点刺激,对
  不起了。”
  司机说:“没事,一场虚惊,不过刚才太危险了。”
  林可来得慢一些,没有看到林灵被拽在半空的情景,见林灵没事,就把她拖上车去。
  林雨也在帮忙,但是,她一心专注林灵,并没有看到廖飞。
  黄莺低声说:“费大侠,是你老婆,要不要打声招呼。”
  廖飞摆摆手:“算了,别说话了,正事要紧。”
  林可却看到了许大凤的车,朝她点点头,便开着车去了。
  许大凤继续开车,朝海岛镇而来。
  “费大哥,刚才的情景你看到了吗?”许大凤问。
  “不太清楚,不过也看到一些。”
  “我一直没看清,林灵是怎么躲开的车?好像有人把她拽了上去。”
  “林灵是会幻象的,也许只是幻象吧。”
  “或许吧。”
  许大凤点点头。
  其实,只有廖飞心里明白,刚才是他运用念力,将林灵托在了空中,才躲过一劫。
  不但林灵,刚才如果车祸娘车,或许会连锁反应,许大凤的车也要出事,公交车也可能失去控制,一车人就危险了。
  廖飞松了口气。
  海岛镇到了。
  许大凤放慢速度,看看廖飞。
  廖飞知道,她在等待自己向导。
  廖飞左指右指,许大凤的车在海岛镇上划了一个圈,最后头朝北,调了过来。
  “费大哥,我们走了一趟了。”
  “哦,我看到了,家里没人。”
  “没人?”黄莺说:“哪个是你的家啊。”
  廖飞往一群秘籍的房子里一指:“就那边,不过,我爷爷不在家。”
  “你爷爷不在?你怎么知道?”
  

花都娇艳如玉》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花都娇艳如玉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况少,不服来战!】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况少,不服来战!】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况少,不服来战!目录预览:第1章未来姐夫第2章嫖资第3章明码标价第1章未来姐夫尼玛!全身都像是散架了的累且酸痛!戴依涵望着屋顶上的晶莹剔透的吊灯,脑海里闪过一幕幕昨夜的景象。昨晚那个一次次索要的猛男压在她身上,只是她的意识模糊着,看不清那男子的脸。昨天她才刚从意国回来,刚好又碰上戴丹丹的生日派对,在李晴天的挑衅下于是便连喝了三杯!结果……究竟谁在在酒里下手!要是知道是谁戴依涵真恨不得马上便去扇她几巴!一个侧身,便对上一副古铜色的绝美的俊脸,却在戴

  • 【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田园有喜:贤夫养成计划目录预览:第1章第2章第3章第1章“还有一分钟了,我的天卷百合就可以顺利地偷到手了。”沈茉莉坐在宿舍的电脑前,眼看QQ农场里面最新出现的金土地植物天卷百合就要成熟了,她激动无比。为了偷取某师兄就在天卷百合成熟的时候,某人兴奋种植的天卷百合,她可是望眼欲穿啊,现在终于等到了这最关键的一刻。地猛敲鼠标,咦,怎么好像死机了呢?这么重要的,激动人心的时刻,怎么能死机呢?!就在她盯着屏幕,使劲敲击鼠标的时候,电脑的屏幕突然裂开了。

  • 【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霹雳嫡女之狠妃归来目录预览:第1章封灵大陆第2章天仙临凡第3章别招惹我第1章封灵大陆阴森的地牢里,林清荷被一根铁链子锁在了墙壁之上,她蓬头垢面,脸上淡紫色的蝴蝶胎记显得格外的丑陋和狰狞。她身上的衣服又脏又臭,破烂不堪,露在外面的肌肤也是伤痕累累,糜烂的地方已经发臭,甚至开始生蛆,在肉里蠕动。已经忘记了在这里呆了多久,只知道,从庶母做主将她嫁给六皇子皇紫英之后没几天,就被关进了这里,开始了地狱一般的生活。皇紫英每天都会用各种各样的刑具虐待她,每次都

  • 【不伦之恋】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不伦之恋】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不伦之恋目录预览:第1章我死了谁来满足你第2章装什么贞洁烈女第3章其父必有其子第1章我死了谁来满足你“嗯嗯…啊…不要…”被打了马赛克得赤身男女交缠在一起,画面香艳无比,不知羞耻得重复着活塞运动,循环播放得叫声刺激着人的耳膜。我胡乱点着鼠标意图关闭视频,可鼠标根本不停使唤。着急之下我猛得用力拔下电源,但为时已晚,坐在旁边的同事已经围了上来。“立夏,你电脑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偷偷看看就好了,带到公司可就尴尬了。“没想到立夏姐居然这么豪放,求资源。”我黑着

  • 【沈总,不娶别撩】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沈总,不娶别撩】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沈总,不娶别撩目录预览:第1章偷拍床照第2章威胁第3章死,和肉偿,选哪个?第1章偷拍床照“沈少,您轻点~嗯啊~”市中心希尔斯酒店某处房间中,只听一道女人娇媚浪荡的呻吟声响起,她竭力扭动着自己性感火辣的身体,企图勾引身下这个俊美冰冷的男人。她知道今晚只要伺候好了这个男人,将来就能够飞上枝头变凤凰,甚至怀孕后还可能当上沈家的少奶奶。想到这里,她眼中更是不免流露出几分贪婪。“这么快就忍不住了?”男人冷笑道,大手轻佻地勾起女人的下巴,他那上挑的桃花眼似多情

  • 【以我余生,换你情深】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以我余生,换你情深】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以我余生,换你情深目录预览:第一章不要闹第二章她睡了几年的男人第三章物是人非第一章不要闹云海市,凌氏。洛惊澜穿着一袭针织短裙站在前台不远处等候,窈窕的身形在杏色裙的包裹下显得格外清瘦。门口传来一阵骚动,高大的男人带着一阵旋转的雪花进门,身畔的的助理已经帮他将风衣取下来。洛惊澜蓦地起身,然而还未等她近前,就被凌近南身畔的保镖拦截住了去路。“对不起小姐,请您止步。”“让开!”洛惊澜红唇轻启,但是面前面无表情的保镖纹丝未动,她一咬牙:“凌近南!”清婉的声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泡沫之夏目录预览:第1章目睹男友和姐姐车震第2章我的女人轮不到你们欺负第3章她是你姐姐第1章目睹男友和姐姐车震A城,顾氏大楼,地下车库。于凝萱小心翼翼的蹲在一辆悍马车后面,双手死死攥着相机,灵动的眸子则是一眨不眨的盯着电梯口的方向。据传,就在今日,向来对女人敬而远之的顾氏掌权人顾斯琛,会带着女友一起出现在公司。为了抓住这条猛料,她才牺牲了休息时间,前来蹲坑。身边的悍马车就在此时轻微摇晃起来,顿时把聚精会神的于凝萱吓了一跳。她微微抬头,顺着车窗看进去。透过

  • 【名门盛爱:冷少的契约情人】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名门盛爱:冷少的契约情人】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门盛爱:冷少的契约情人目录预览:第一章签下契约第二章初遇第三章送子汤第一章签下契约顾婉言匆匆的跑出家门,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上车之后报出地址。她的手中紧紧的攥着一份“契约”,这份契约的意义非比寻常,就相当于一份卖身契。前两天妈妈拿着这份契约让她签的时候,她气的险些将它撕碎,只是她没想到,短短两天时间,她就要靠这份契约救命。“师傅,麻烦您再开快一点。”一想到刚才家里被追债的人砸的狼藉一片,妈妈遍体鳞伤,还被威胁要割掉一只手,顾婉言内心焦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