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历史架空小说《绝世腹黑:拐个郡主当老婆》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21 6:07:04 来源:网络 [ ]

小说:绝世腹黑:拐个郡主当老婆

第1章 刺杀
上阳城。历史架空小说《绝世腹黑:拐个郡主当老婆》在线免费阅读 风云茶楼上,越青鸾品着茶,一袭白衣脱俗清新,惹得楼下路过的女子一见倾心,过路的男子也只能咬咬牙,恨得自己没能生得一副好皮囊。 身边站着白面俏郎也是让人生的羡慕不已,也不知是哪家的公子,配的书童也这般好看。 越青鸾轻轻吹吹茶水,抿了口便放下,笑。 荼灵浅笑,“难得公子一笑,这茶怕是掌柜特意吩咐弄了上好的。” 越青鸾挑一挑眉,没有说话。 “站住!站住!还敢跑!” “我求求你,放了我吧,我,我求你了老爷。” 杂音传上楼上,越青鸾蹙一蹙眉。163生活网 荼灵看向下面,几个壮汉正围着一穿着破烂的姑娘大打出手,周边还围了不少人,“又是个逃奴。” 越青鸾深吸口气,语气不悦,“这几年皇上四处征税,逃奴自然多了,只是扰了这难得的清净。”越青鸾起身,荼灵扔了一锭银子在桌上,立刻上前跟上越青鸾的脚步。 出了风云茶楼,越青鸾正好要朝着围观人群的方向走,荼灵在一旁帮越青鸾挡着人群拥挤,不想,面前突的开了一条道,越青鸾未能反应,白色的衣襟上已经多了两道血痕,冷淡的目光扫视在扑倒在地上的逃奴。 “大胆!”荼灵挡在越青鸾身前,“你敢脏了我家公子的衣襟!” 逃奴惶恐的跪下,“公子饶命,求公子救救我。” 几个壮汉也扒开人群过来,扯着逃奴就要走,越青鸾眉间闪过一丝嫌恶,转身便要离开,逃奴见状,大喊,“公子!奴家求求你救救我!奴家愿意做牛做马,公子!” 越青鸾大步朝前走着,丝毫没有理会身后的人的嘶喊。 人群中响起了一声不满,“喂!这是什么人啊!连个人都不愿意救。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哎算了,也是这姑娘命苦,毕竟是个逃奴,那公子一看就知道是达官贵人,哪会救一个奴婢。” “这种世道,哪还会在乎一个奴婢的性命。” 荼灵咬牙,想要回去说理,被越青鸾拦住。 “公子,他们这不是不讲理吗?说我们不救,他们也是看着了,可为什么也不出手。” 越青鸾笑笑,“你可知我为什么不救。” 荼灵摇摇头。 越青鸾轻哼一声,“方才那几个壮汉身上衣服是兰渝府的。历史架空小说《绝世腹黑:拐个郡主当老婆》在线免费阅读” 荼灵恍然大悟的点头,“公子是怕救了那逃奴,会多管了闲事?” “既是他兰渝府的事情,想他兰渝昊自然会处理,再者,这世上的逃奴这么多,我要都救,那我越府岂不是人满为患了。” “公子说的是。” 越青鸾勾唇,杏眼目光被一旁的糖人摊子吸引住,抬脚过去。荼灵看看千姿百态的糖人,问道:“这糖人怎么卖。” 摊主哈着腰,恭敬的询问:“不知公子想要哪一串,这每一串都要不同的价钱。” 越青鸾目光瞥眼摊主,摊主面上的笑意更甚,扬唇,在几个糖人之间视线徘徊,最终锁定在一只兔子上,拿起。 荼灵一笑,“这个多少钱。163生活网” “两文钱。” 荼灵给出两文,看越青鸾喜欢的模样,问道,“公子,要不要再买两个。” 越青鸾斜睨她一眼,“不必了,这种玩意儿看看便好。”荼灵点点头。 蓦地,一声马鸣声响起,越青鸾看过去,大街上的人纷纷靠两边,只是一七八岁的女童还在路中间玩耍。 驾马车之人似是没注意,加快了速度,眼瞧着要撞上那女童,白色身影一闪而过,将女童抱至一边。 “公子!”荼灵着急忙慌的跑过去。网站163shenghuo.com 越青鸾松开抱在怀里的女童,关切的询问,“没事吧,以后不要站在大街上,这个给你。”越青鸾笑笑,将糖人递给女孩。 女童接过,稚嫩的开口,“谢谢姐姐。” 越青鸾一怔,明亮的白光让越青鸾眯了眼,迅速离开女童,等眼前看清,剑锋已经指向自己脖子。 “公子。”荼灵一惊,“好大的胆子,你是谁!” 妙龄女子冷笑,身边落下的正是女童方才穿的衣服,“越青鸾,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越青鸾拂过脖颈间的青丝,气定神闲,“是么?”眉头轻轻一挑,看眼已经跑的剩不了几个人的大街,嗤鼻,“这么光明正大的要杀我,看来你主子也是急不可耐啊。” 女子冷哼一声,“少废话,今日我就要取你首级回去,给我家主子当人肉墩子!” 越青鸾微微一叹,不屑的看着她,“墩子倒是会有,不过不会是我的罢了。” “死到临头……呃”女子眉间瞬间形成一个“川”字,嘴角渗出一丝血,“你,你。”哐当一声,银剑落地,双膝跪在地上,单手支撑着全身,脸上全是不可置信的表情,“你给我下了毒!” 荼灵得意的走到越青鸾身边,咋舌,“连我家公子给没给你下毒都不知道,还好意思来行刺。” 女子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不可能,除非,除非你早就知道有人要行刺你!” 越青鸾拍拍衣袖,云淡风轻的瞟眼糖人摊,“我送你的糖人倒是糟蹋了。”女子瞪大了双眼,嘴里渗出的血更多,点染了纱衣,似是绽放出一朵炫美的彼岸花般分外耀眼。 摊主暗沉着目光,一声嘶吼下,衣服瞬间破裂,佝偻的身子瞬间变得高大,露出长剑,嘴角浮起一起冷笑,“不愧是越府的继承人,果然厉害,不过,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又什么时候在那糖人上下了毒。” 越青鸾冷淡着面容,似是不屑于回答他的话。 荼灵一副你是白痴么的表情,傲慢的开口:“从你的眼神到表情,没有一个地方是对的,至于下毒,从碰到那糖人开始,毒就已经下了。” “呵呵,没想到不仅仅是郡主厉害,就连身边的丫鬟都如此聪明,演技更是令在下佩服。”越说,男子眼底就越多了一道厉色,趁其不备,快步上前,持剑准备刺向越青鸾,荼灵从袖中甩出一把镶嵌着红色宝石的匕首,轻功一越,脚尖立在男子剑锋,双脚夹住,身子在半空旋转了几圈,男子未能反应过来,身体跃上半空,手中的剑已经被夺下,单膝落地,荼灵露出小虎牙,“公子,不知是想要首级,还是想要胳膊和腿?” 越青鸾白净的手指摩挲着下巴,杏眼盛着思考,羽扇似得睫毛轻轻扑打。“想必他家主子定缺几个人肉墩子。” 荼灵狡黠一笑,“那便取首级。” 男子迅速上前与她打成一团,荼灵见他想去拿剑,拿匕首的手挡向他前面,在他脖子处经过,被男子躲过,男子后退了几步,看眼落剑的地方,上前用蛮力缠住荼灵的手臂,刹那间擒住她,荼灵蹙眉,单脚向上踢去,只是又被他躲了过去。 眼看荼灵渐渐落了下风,越青鸾冷漠着连飞身上前,推去荼灵,与男子对打,殊不知指缝间露出一把利刃,越青鸾没来得及躲过,不知为何,男子拿利刃的手突然歪了一下,越青鸾趁机抓住男子手臂,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听见骨头清脆的一声,男子惨叫,越青鸾冷笑,余光看了眼地上的石子,心里升起一丝疑惑。 荼灵捡起地上的长剑扔过去,越青鸾接住,迅速离男子几步远,长剑指向他,脸上显现的尽是冷漠无情之色,“放心,你主人很快便有了两个墩子。” 话音落,血溅起,男子的面容还挂着惊恐,头已经落于地上。 越青鸾蹙下眉。 荼灵上前,“奴婢没用,又让主子脏了衣裳。” “罢了。”银剑落地,“这一身断锦衣怕是不能穿了,等到回去便将它扔了去。” “遵。” 一双细挑的桃花眼含着笑默默注视着大街,轻笑,“越青鸾,好久不见。” 越青鸾看向斜上方的阁楼处,窗户半遮半掩着。 荼灵顺着视线看过去,“公子,可是有什么不妥?” 越青鸾摇摇头,收回视线,“让十三带人收拾一下这里,接下来的事,你该怎么做。”音落,越青鸾抬脚离开。荼灵颔首。 落星怡。 阿祭推开沉重的大门,阴沉沉的大堂出现几抹光线,大门合上,大堂又陷入沉寂。 “公子。” “如何了。”正面前的人,侧躺在一张白虎椅上,闭着双眼,单手搀着头,中指带着一个精致的玉扳指,未束发,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 阿祭走上前,跪下,将手中的木盒放在地上,“方才有人送过来,说是。”阿祭迟疑的看眼白虎椅上的人,“说是越青鸾送给您的,人肉墩子。” 齐白睁眼,眼中的血丝清晰可见,咬牙切齿的开口:“打开。” 阿祭应声,“遵。”抬手抚上木盒,刚一打开,阿祭睁大了双眼。 齐白望眼木盒里的两颗人头,怒色转为释然的大笑,“越青鸾啊越青鸾,你还真是越来越狠心了。”阿祭不敢说话,静静望着齐白。 “阿祭,拿去喂狗。”齐白惬意的躺下,长袖在半空拂了拂,闭上双眼。 “遵。”阿祭看眼躺下的人,不敢多说什么,盖上起身,出去将门关上。 黑暗中,双眼显得异常明亮。
第2章 婚事
回到越府,越青鸾换下玷污的断锦衣,一袭浅青色长裙加身,腰带勾勒出美好的线条,恍若初出清尘的神女,面上的冷色更添增了一丝仙气。 荼灵为越青鸾盘好头发,只用一根银簪点缀,也美的脱俗。荼灵看了看铜镜,轻笑,“郡主就是好看。” 越青鸾挑眉,“贫嘴。” “郡主,老爷让您马上去前厅,有贵客要见。”婢女站在门外道。 荼灵向外应声,“知道了,你去告诉老爷,郡主马上就到。” “遵。” 越青鸾垂眸思忖,“父亲这么急着要我过去,只怕又是什么来访的大官。” 荼灵用木梳细细梳着垂落在后面的青丝,“郡主向来不喜欢去接待客人,恐怕这次的贵客真有些特别。” 闻言,杏眼微微一眯。 前厅,越父正因为与某人的投契谈话而大笑不已,雄厚的笑声已经传出前厅, 惊颤了园中桃花枝。越青鸾未踏进前厅大门,听着里边相谈甚欢的声音,心里默默想着,估计又是个和父亲性格相投的叔伯。嘴角扬起个好看的弧度,提起裙摆,踏了进去。 只是刚进前厅,杏眼扫视了一番,年经半百的叔伯倒是没有看到,只见一年纪和自己相仿的男子,背对着自己,身边还有一玄色衣裳的年轻男子,看样子是个护卫。 越青鸾微微一行礼,“父亲。” 那背影明显颤了一下。 越父笑着看向她,招着手,“青鸾,近前来。” 越青鸾颔首,抬脚上前去,眼睛描摹了眼那男子,约摸着比自己高出一个头,一身淡紫色衣袍,很衬身材,细细往上看去,若不是看到喉结,越青鸾还真会将眼前这位面若桃花、俊逸清秀的男人看成是个娇娥,还有一种淡淡的熟悉感。 男子抿嘴一笑,嘴边露出好看的梨涡,迷人的桃花眼也笑得眯成了一条缝,尤其是在见到越青鸾以后。 “鸾儿,你可记得司徒家族。” 越青鸾稍稍回过神,“女儿记得。” “不知郡主记得多少。”男子露出一口洁净的白牙,笑得很明亮。 难道他是司徒家的人?越青鸾思忖着,不紧不慢的答道:“司徒氏,是四大家族中对南越最忠心的家族,司徒氏第三十九代继承人司徒拓为防匈奴入侵,亲自向皇上请命,带领司徒一族驻守北荒,这一守便是驻足了一百年了,司徒一族自此也被称为神将府。”音落,越青鸾看向男子,淡然着面容问,“莫非公子是神将府的人。” 司徒风铭轻笑出声,“郡主言重了,对南越忠心的,岂止是我司徒家,越府,兰渝府,齐府,各个都是忠臣良将,我司徒家再如何厉害,也是皇上的臣民,神将府三个字更是不敢当。”司徒风铭说完,眼神中多了份期待,“郡主可还记得别的事情?” 越青鸾眉间一蹙,别的事情?还不待思量,越父大笑道:“鸾儿,他就是司徒府唯一的继承人,司徒风铭。” 越青鸾微点头,收回了放在司徒风铭身上的目光,福身,“不知父亲找我来,所为何事。” “铭儿是第一次来上阳,在这又没有府邸,总不好让铭儿住上阳的客栈。”越父试探性的看了眼她,知道这个女儿向来不爱管这等闲事,只是为了促进促进关系,也得让他们多接触接触。 越青鸾垂眸,“女儿明白了。”司徒风铭勾唇,视线一直未离开她的面庞。 “嗯。”越父干咳一声,心里还想着要不要将那件事说出来,只怕越青鸾会接受不了,一时有什么过激的反应,让这司徒风铭有了什么不好的印象,那可不行,但不说,瞒着越青鸾也不是个办法。 越青鸾见他欲言又止,轻声开口,“父亲还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女儿一定会照做。”此刻,她只想快点离开前厅,被司徒风铭一直盯着,若不是顾及越父的面子,也怕伤及两家感情,越青鸾早就动手了。 闻言,越父拍拍司徒风铭的肩膀,满意的开口:“风铭是个好孩子,成熟又有担当,何况他的父亲与我又是至交,所以,为父已经替你应允了这门婚事。” “婚事”二字一下在越青鸾的脑中炸开,除了眼中一闪而过的诧异,越青鸾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郡主若是不愿意,我自是不会勉强。”司徒风铭笑意依旧,连眼底都情绪都未曾有变化。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我不同意难道还会起作用?越青鸾冷着表情,看都不愿意看他一眼的垂眼。这两人摆明就是计划好了,就在这等自己上钩。 “鸾儿,这婚事也是你皇伯伯亲自许下。” 果然。越青鸾眼角一丝冷色闪过。“父亲既然已经这般说了,女儿还能有拒绝的余地么?” 越父有些尴尬的一笑。 司徒风铭忍着嘴边的一抹笑意,向越父作揖,“越伯伯,侄儿想熟悉熟悉越府,不知可否让郡主带侄儿四处走走。” 越父轻点头,越青鸾掩饰住眼底的不满,拂袖转身,抬脚离开。司徒风铭作揖,“侄儿就先去了。”转身大步跟上去,寸步正想跟上去,被越父拦住。 越父摸摸胡须,别有意味的开口:“让他们单独相处,增进增进感情。” “遵。”寸步颔首。 越父一叹,终于有了个可以“降住”鸾儿的人了。 司徒风铭望眼身旁的人儿,脸上洋溢的着甜蜜感,率先挑起话题,“郡主还记得北荒的景色么。” 越青鸾视线落在前方,冷淡的答应着他的话,“我不曾去过北荒,何来记得与不记得之说。” 听到这,司徒风铭脸上的笑意显得僵硬,就连语气也染上了一种失望的感觉,“那郡主是如何看待北荒的?” 越青鸾吸了口气,也不知他问这个是要干什么。缓声,“北荒之地,寸草不生,生存成困,民不聊生。” 司徒风铭挑眉,斜睨了眼越青鸾的表情,“看来郡主对北荒有所误识。”加快一步,挡在越青鸾前面。 由于比越青鸾高出了个头,越青鸾没能反应,直接撞在司徒风铭的胸膛上,鼻尖有点酸酸的痛楚,眉头蹙起,抬头,不悦,“你干什么。”
第3章 吃醋的越青商
司徒风铭浅笑,“想向郡主解释一下北荒的情况。” 越青鸾后退一步,别过头。 司徒风铭耐心启齿,“北荒可能在外界的眼中正如郡主所说的那般不堪,但这些年在我家族的努力之下,北荒早已经改善,如今的北荒,百姓安居乐业,北荒自古出强兵干将,如果郡主去到北荒,一定会看到北荒强健的将士条条有序的训练,也会看到北荒独有的北国风光。” 看他说的如此认真,越青鸾倒为刚才自己说的话有些愧疚。不过这可不像她越青鸾。依旧冷漠着脸,只当细细听着。 “郡主可听说过落天河。”司徒风铭歪歪脑袋,笑问。 越青鸾皱眉,摇头。 “落天河是北荒最美的一道风景,我曾答应过一个人,等她再次回到北荒时,我会带她去落天河,从清晨坐到夜幕降临,在落天河旁数尽天上的星光,依着月色看落天河的美景。”那是你以前最喜欢的地方,怎能忘了。 司徒风铭深情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游走,看的越青鸾浑身不舒服,不悦,“星光根本数不尽,从清晨坐到夜幕,怕是会着凉,至于依着月色看美景,呵呵。”越青鸾傲慢的抬头,“这些话不过也是你们说说罢了。” “是么。”司徒风铭淡下面容。 越青鸾看不懂他眼里的情绪,移开目光,“越府不是一两个时辰就能逛完的。” 言下之意,就是提醒司徒风铭,再不走,她就不奉陪了。自己的那位挚友提醒的果然没错,她忘了个彻底。司徒风铭嘴角浮现的不知是无奈还是苦笑。跟了过去。 越青鸾确实没跟司徒风铭夸大,越府的府邸地形复杂,而且景色也是格外别致,明明是夏天的天气,但这桃花依旧开的旺盛。 “四月的桃花居然会在这盛开的如此好。” 越青鸾停下脚步,抬手抚上一枝桃花,杏眼看着桃花,显得迷离不定。 司徒风铭好奇的盯着她,骨节分明的手在越青鸾眼前轻晃,“郡主。” 越青鸾回过神,垂眸,继续朝前走。司徒风铭加快一步跟过去,看她脸色不太对劲,瞬间了然,这桃花也有故事。故作轻松的比越青鸾走的更快几步,佯装很是随意的问:“这桃花园可是用什么特殊的东西?” “不该问的别问。”越青鸾冷冷的回他。 司徒风铭不经意间皱了下眉头,渐渐放慢了脚步,与她并肩前行。顺手摘下一朵桃花,另一只手突然牵住越青鸾垂下的玉手,越青鸾猝不及防的抬头,瞳孔瞬间放大。司徒风铭勾唇,将摘下的桃花别在越青鸾耳朵上,“我家娘子果真好看。” 越青鸾想去拿下,被司徒风铭阻止,“桃花配美人,娘子为何要取下。”他痞痞一笑。 越青鸾顿时对眼前的人产生一股浓浓的厌恶感,打掉他的手,冷冷的说,“想必司徒公子经常这般讨女孩子欢心吧。” 司徒风铭微微弯下腰,脸凑近她,越青鸾被突如其来放大N倍的脸惊的想后退一步,被司徒风铭顺势搂住蛮腰,桃花眼对上杏眼,一双含情脉脉、柔情似水,笑意依旧,一双冷光四射、毫无温度,表情僵硬。凉风轻拂,吹起满园桃花,不知是凉风的用力,还是满色桃花为了应此时此刻的景,随着风的方向,花瓣飘零,在空中乱舞,一时之间,为整个桃花园增添了一丝美色。 “这是我第一次讨女孩子欢心。”司徒风铭轻声道。 不知为什么,越青鸾会有有一瞬间觉得司徒风铭的声音竟这般好听,视线不自觉的转向司徒风铭殷红的唇瓣,一张一合,也甚是好看。 司徒风铭抿唇轻笑,“娘子在看什么。” 越青鸾拉回思绪,推开司徒风铭,眼神陡然变得狠厉,转身继续朝前走,没有理会后面的人,脸颊却在不引人注意的时刻绯红了一刹那。 司徒风铭洋洋自得,跟上去。 还未走出桃花园,余光一瞄,一闪银色朝他们这边飞过来,“小心。”司徒风铭揽住越青鸾纤细的腰肢,越到一旁,一直银镖直直插在他们方才经过的桃树上。司徒风铭惊讶的望着那银镖,早就听说,在上阳的三大家族经常会遇到行刺,没想到刺客胆子如此大。 越青鸾面色一暗。 “你可以松开了。” 司徒风铭一怔,淡笑,恋恋不舍的松开大手。 越青鸾白他一眼,走到桃树前准备拔下银镖。 “小心有毒。”司徒风铭在后面提醒道。 越青鸾直接拿了下来,语气很平静,“商儿,出来。” 一孩童身影从另一棵桃树上跳了下来,落在司徒风铭身前,司徒风铭毫无准备的后退了一步。 越青鸾不屑的轻哼,“不过是个孩子,没想到司徒公子连这都怕。” 司徒风铭挑眉,看向那孩童,那小孩也正在望着他,原本白嫩的脸上被涨的通红,鼓着腮帮子,正瞪着司徒风铭,看起来也不过七八岁的模样。 “商儿,过来。”越青鸾轻唤。 越青商转身到越青鸾身边,“鸾姐姐。” 越青鸾摸摸他的头顶,嘴角不经意的流露出一抹笑,“乖。” 越青商指向司徒风铭,“我都听十七说了。”小脸不满气呼呼,“鸾姐姐要嫁给这个人。” 越青鸾愣愣,望眼司徒风铭又收回眼神。没想到消息传这么快,看来父亲还真急着要将我嫁过去。“他们胡说的。” “真的?”越青商扬起笑脸,拉起越青鸾的手,“那便好,鸾姐姐只能是我的,娘亲说了,鸾姐姐是天上的神女,是上天给我越家的宝贝,怎能让这等登徒浪子得了。”说着,越青商冲司徒风铭吐吐舌头,“只有我才能配得上鸾姐姐。” “噢?”司徒风铭饶有兴趣的走过去,一把揽过越青鸾,挑衅的看着越青商,“商公子难道能将郡主抱在怀中么?” “你,你你你你你你!”越青商气的说不出话,小脚直蹬地,“你给本公子松开!”
第4章 情敌见面
越青鸾想从他怀里出来,反倒被司徒风铭抱的更紧,越青鸾身上散发的寒气更重,一脚下去。司徒风铭只是轻皱下眉,再没其他反应,低声在越青鸾耳边道:“娘子力气真大。” 越青商指着司徒风铭怒言,“你给本公子等着!本公子抱不到鸾姐姐,但昊哥哥可以!你等本公子把昊哥哥找来!哼!” “商儿!”越青鸾想去追,越青商已经跑走,不见身影。越青鸾白他一眼,威胁着开口,“司徒公子再不松手,就小心我手下不留情。” 司徒风铭闻言,将手放开,得意的一笑。“刚才这位该是四房夫人的吧。” 越青鸾未语,算是默认了。 “我和商公子一比,娘子还是更倾向于我吧?”司徒风铭挑眉。 “幼稚。”越青鸾瞪他一眼,转身欲离开。 “等等。”司徒风铭叫住她,看向自己脏了一块的长袖,是刚才为躲飞镖抱着越青鸾落地时不小心被地上的污泥飞溅到的。 “本郡主已经陪你走了一个时辰,司徒公子若还想到处看看,本郡主再找个丫鬟来陪司徒公子。”越青鸾显得不耐烦。 司徒风铭指指自己的长袖,然后一脸无害的耸肩。 越青鸾蹙眉,“等换下,给婢女就是了。” 司徒风铭咋舌,故意叹一声。“我这衣服虽不是郡主的断锦衣,但我这也算是名贵,可不能交给丫鬟洗,万一没洗干净。”他故意拖长了尾音,“我司徒家向来节省,不能像郡主这般说扔就扔。” 越青鸾眉间的疑惑更甚。他为何说这话。“你想说什么。” 司徒风铭勾唇,“我这衣服是方才为救郡主染上的,自然也该由娘子洗。” 越青鸾微眯眼,“还望司徒公子不要太过分。” “不过是让郡主替我洗件衣服,这如何算过分。” 越青鸾看他轻佻的模样,懒得再理会他,转身甩袖离开。 司徒风铭冲着她的背影喊道,“衣服我会让人送到你房间!”他咧嘴一笑,思索起越青商说的什么昊哥哥,桃花眼弯成月牙。“对手还着实不少。” 黑影闪过,落在司徒风铭背后,“公子。”寸步单膝跪下,抱拳。 司徒风铭慢悠悠的转过去。 “越大人对您很满意,就连订婚的消息也已经传遍了越府。” “哪能只是越府。”司徒风铭一笑,“我要让上阳的人都知道。” “公子放心,皇上已经配下这门婚事,且司徒大人也已修书给皇上和越大人,不出三日,整个上阳都会知道此事。” 司徒风铭满意的点点头,“她既然将我忘了,那我便重新开始认识她。”司徒风铭目光显得深邃,“对了,你去查一查兰渝昊这个人。”说完,他大步离开,寸步起身跟上去。 鸾凤院。 没想到司徒风铭这人说的是真的。 越青鸾看着桌上的衣服,眉间隐忍着怒气。 荼灵抱不平的说:“这司徒公子也太不把越府放在眼里了,郡主,奴婢去将这衣服扔了。”说着,荼灵端起衣服准备出去。 “等等。”越青鸾抿口茶,轻抬眼,“让下人洗干净送过去。” “郡主……”荼灵还想说什么,越青鸾却没什么表情,看着手里的衣服,努嘴,“遵。” 鸾凤院外,寸步藏在树上,看着荼灵朝洗衣房的位置去,身影一闪,消失在枝头。 夜色降临,越青鸾拿去茶盖微吹。 跪着的奴婢端着衣服,瑟瑟发抖,“司…司…司徒…公子说,这衣服不是郡主亲手洗净晾晒,让奴婢…送…送回来。” 越青鸾气定神闲的放下茶杯,食指蜷着,有节奏的敲打桌面。 “放肆。”荼灵上前,“司徒风铭是你主子还是郡主是你主子。” 丫鬟趴在地上,“奴…奴婢该死。” “那就再送回去。”越青鸾轻启齿。 “遵。”丫鬟忙站起来,急急忙忙的退了出去。 翌日。 丫鬟不知在外站了多久,等到越青鸾推门出来,看到那紫色衣衫,眼底多了份深沉。 枫林院。 司徒风铭专心擦拭着翡翠玉瓶,上面雕刻着一只精致优美的凤凰,蓝色的宝石作为点缀。司徒风铭勾唇,“她会喜欢吗?” 寸步看眼玉瓶,“公子的心意,想必郡主一定会很感动。” 闻言,司徒风铭咧嘴一笑。 “郡主。”门口远远的传来丫鬟行礼的声音,司徒风铭一愣,将玉瓶递给寸步,“收好。” 寸步走到屏风后,将玉瓶藏入木盒中,回到司徒风铭身边。 越青鸾踏进房门,杏眼闪着冷光,伸手,荼灵将衣服放到她手上,越青鸾扔到桌面上。“已经洗好了,司徒公子可要穿穿,试试有没有损坏。” 司徒风铭起身,挑眉,“相信郡主不会动什么手脚,郡主,看今日天气甚好,昨日才将越府逛了一半,不如今日再去走走?”司徒风铭浅笑。 “本郡主还有事,就不陪司徒公子闲逛了。”越青鸾提起裙摆,离开房间。 荼灵冲着司徒风铭轻哼一声,才跟上去离开。 司徒风铭看眼桌上的衣服,挑起一角,轻笑。 “公子,可有不妥。” “将这衣服上的银针取下来。”司徒风铭坐下,拿起茶杯。 寸步一惊,“郡主竟这般狠心。” “这手法倒不像是越青鸾做的,倒像是她身边那小丫鬟做出的事情,按越青鸾的性子,要想害人,绝不会用这种卑劣的手法。”司徒风铭很是了解的说,“将银针取下来扔掉,衣服要好生放着。” 寸步皱眉,“遵。” 兰渝府。 “小公子,我家公子确实出远门了。”门仆无奈的哈着腰,道。 越青商气呼呼的叉腰,“昊哥哥怎么在这个时候出远门,鸾姐姐都要被抢走了!” 门仆笑一声,安抚着,“小公子要不先回去,等昊公子回来了,小的就告诉他您来过?” 越青商委屈下小脸,奶声奶气的说,“本公子好不容易跑出来一回,居然连人影都看不到,算了算了,那本公子就先回去,你记得告诉昊哥哥,快点来我越府,鸾姐姐要被抢走了。” “哎好勒,您慢走。” 越青商小脸一憋,装作大人的模样叹口气,转身离开。 越青鸾也是没想到,不过四五天的时间,订婚的消息居然已经传遍了上阳。 凉亭内,越青鸾靠在木柱上,望着碧色湖面,满池荷花妩媚动人,可越青鸾却没有看在眼里。眼底的情绪暴露出她心里的复杂。这门婚事非退不可,她不可能嫁给一个刚认识五六天的男人,更何况,这个男人如此惹人嫌。 “郡主。”荼灵送来果盘,放在石桌上。 越青鸾没心思的轻“嗯”了声,忽的想到什么,杏眼一亮,“荼灵,备马车,我要去趟皇宫。” “遵。”荼灵福身,刚想走出凉亭,迎面过来个身影,“昊公子。” 兰渝昊一袭白衫,高冠束发,眉宇间散发着一种很柔和的气息,给人一种翩翩公子温如玉的感觉,只是白净俊秀的脸带了点仓促感,头发也被风吹得有些乱了。 “你怎么来了。”越青鸾起身坐到石椅上,云淡风轻的问,“在石鹰的事情处理好了么?” 兰渝昊大步走到她面前,将越青鸾轻拉了起来,眼中难以掩饰住焦急感,“本是还有半月才能回,不过,不过我听说了你订婚的消息,我,我…” 越青鸾嗤鼻,“没想到消息居然都传到石鹰了。” “这是真的?”兰渝昊眼中瞬间布满血丝,“鸾儿,你告诉我,你不是自愿的,是越大人逼你的,对吗?”兰渝昊强压住心中的急迫,温柔的问。 越青鸾抽出手,没有看他,坐下。“这个婚,我必退。” 闻言,兰渝昊眼中闪过一丝惊喜,跟着坐了下来,方才的伤心与急迫全然不见,努着笑意,“鸾儿,如果你愿意,我现在便可去跟越大人提亲。”他握上越青鸾放在石桌上的手。 司徒风铭听说过几天就是祈福节,上阳每到这个时候都会有不少人去寺庙烧香祈福,而且到了晚上,家家户户都会点满蜡烛,放天灯。越府正好也要去采办东西,司徒风铭正想趁这个机会,将越青鸾约出去四处闲逛一番。 只是没想到,刚到凉亭,就看到求婚的这一幕。脸上持着淡笑,大步过去,“这位公子握着我娘子的手是想干什么?” 兰渝昊眼底一抹冷色闪过,不过没有在越青鸾面前表现出来。 越青鸾抽出手,蹙紧眉头。 司徒风铭浅笑着坐下,搂过越青鸾的肩膀,无视掉兰渝昊,“小鸾儿,过几日就是祈福节,不如我们今天出去采办一番,如何?” 这一声“小鸾儿”叫的兰渝昊牙痒痒,越青鸾顿了下,好像在很久之前也有这么一个人这样叫过她,这样想着,一时忘了推开司徒风铭的手。 兰渝昊脸上虽有愠色,但语气依旧柔和,轻唤,“鸾儿。” 越青鸾稍稍回过神来,看眼司徒风铭搭在自己肩膀的手,起身,杏眼敛着冷色,“本郡主没有二位这般清闲,告辞。”音落,越青鸾抬脚离开凉亭。 兰渝昊看着越青鸾离开的身影,眼里可见的全是柔色。

绝世腹黑:拐个郡主当老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绝世腹黑 或 拐个郡主当老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不听话的王妃活不过三年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不听话的王妃活不过三年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不听话的王妃活不过三年目录预览:第三章初见失初吻第四章用嘴渡气后被电第五章温和的威胁第三章初见失初吻叶婉放在唇边的茶杯一抖。她的心悬在半空。这人发现什么端倪了?镇定地把茶杯放在石桌上,叶婉把手放在自己的腿上,双手相叠,长袖挡住微微发抖的手。她抬眼朝叶一看过去:“何事?”“不要一个人呆在偏僻的地方,不安全。”叶一冷冰冰的一张脸看着无情的很,说出来的话耐人寻味。“小小一个叶府,你们这么多护卫巡逻都不安全,要你们何用。”叶婉挑眉,不满地讽刺。叶一被

  • 妖孽狂兵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妖孽狂兵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妖孽狂兵目录预览:第3章试一下就知道了第4章不死鸟的传说第5章实习工作第3章试一下就知道了“血……”再一次被撂倒在地的姜淳一看到一滩地上的血,好像闻到了什么诱人可口的香味。也就是在这一刹那,他的身体颤抖起来,他感觉他逐渐透支的力量正在快速恢复,脑袋受击后,模糊的意识也在开始清醒。身上的疼痛开始消失。他的耳边,响起了一只野兽的怒吼。“要联系学校么?”其中一个教官看着应该已经爬不起来的姜淳一,气出后,他们开始担心起这后续的处理方法。“联系什么学校?不管是报出我

  • 妖邪公主:招个侯爷来成亲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妖邪公主:招个侯爷来成亲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书名:妖邪公主:招个侯爷来成亲目录预览:3.外公还在4.别瞎问4.初潮3.外公还在百善孝为先,皇帝也逃不过这个。何承此时赶快从御桌后起身,走到董怀身前双手扶起董怀,说:“那就随了宛如的心愿吧。那些宫人,宫女发送到福临庵,太监发送到祈宁寺,让他们为宛如日夜诵经。”定王听后又要下跪:“臣谢皇上!”何承赶快扶住董怀,说:“嫡公主和致儿这几日一直沉浸在丧母之痛中,难以自拔,定王一会儿去安抚安抚吧!”虽然德顺帝称董怀为定王,可董宛如突然暴毙,朝中的大臣

  • 复仇王妃,皇兄轻点宠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复仇王妃,皇兄轻点宠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复仇王妃,皇兄轻点宠目录预览:003城门偷窥004遇袭,险坠楼005车厢遇刺003城门偷窥“樱桃,你怎么在院子里站着,你们家郡主呢?”孟亦心正苦恼着,忽听院子里传来一个脆亮的女声。“傅二小姐,可总算把您盼来了,这些日子您都去哪了,我们小郡主正在房间里歇着呢,您赶紧进去吧。”随后是樱桃欣喜的声音传来。傅二小姐,这又是何方神圣?自己认识她吗?人会不会很麻烦,接下来要如何应对才好呢……孟亦心心里正纠结着,只见眼前红影一闪,然后一个明眸皓齿、十四五岁一

  • 妖色生香:倾城夫君太磨人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妖色生香:倾城夫君太磨人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妖色生香:倾城夫君太磨人目录预览:第002章狐祸开端第003章妖狐之祸(一)第004章妖狐之祸(二)第002章狐祸开端阴气浓郁的山林,突然冒出个男人,莫不是妖怪?苏念矜定睛一看,好像是个人,再仔细一看,还真的是个人!似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又眨巴了一下,努力睁大眼,上上下下将对方打量了个遍,不管怎么看,都没有一丝妖气,可真是怪了!“小子,好好走你的夜路,不该管的事,别管!”也不知哪来的傻子,一般人看到这种情况,就该躲得远远的,以免惹祸上身,

  • 死人笔记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死人笔记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死人笔记目录预览:第二章梁子坡出事了第三章草人第四章惊雷第二章梁子坡出事了出来阻止的是一个老人,村里人都尊称他为牛伯。牛伯年轻的时候是一个牛贩子,走过很多地方,见多识广,懂的习俗很多,村里的红白喜事都会问他。“大山,今天决不能下葬。”牛伯还以为我父亲不懂得习俗规矩,出声提醒。“大山,你要选择一个吉日再将你父亲葬下去。今天的黄历是忌安葬、行丧,千万不能下葬的。”又有一个人看了黄历提醒道。我父亲面露难色,这些下葬的东西他虽然不懂,但他也见过别人家死人下葬,

  • 久爱识人心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久爱识人心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久爱识人心目录预览:第3章我们没联系第4章为什么还会觉得不甘心?第5章你往后看第3章我们没联系“那我能怎么办?”景诗也生气了,把筷子重重的放下来:“我爸妈都是高官,是有头有脸的人,难道你让我带着女儿回来让其他人看笑话吗?”“薇薇,我们两个可是最好的闺蜜。”景诗拉着单渝薇的手,像大学那样撒娇求她帮忙:“这件事不准让我爸妈知道,也别让阿承知道,行吗?”“我知道当初要不是阿承提分手,我也不会气得跑到国外去,闹出这么多事。可我是真心喜欢他的,要不然也不会为了他离

  • 影后归来:叶少的全民女神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影后归来:叶少的全民女神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影后归来:叶少的全民女神目录预览:第3章开个价第4章那些女明星怎么甘心?第5章最理想的妻子人选第3章开个价李向生背靠着沙发,一只手随意的敲打着桌面,漫不经心的问,“沈小姐,网络上说你与人出入酒店,不知道是真是假?”他想,如果那件事情是真的,就凭着她的长相,花点钱也是能够拿下的。这样想着眼神更加轻佻,毫不掩饰得盯着她的胸口,嘴角露出邪肆的笑容。沈宴青似乎被他的眼神吓到,听到问话憋红了一张脸,支支吾吾半天就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李向生了然,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