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明明你也很爱我在线阅读

2017/12/21 6:47:44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明明你也很爱我
第3章 我替星辰坐牢

“霍绍庭,我们离婚吧。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夏安然脸色苍白道,仿佛用尽了一生的力气。

她用破碎的布料遮住裸露的身体,强忍着声线里的颤抖。

“我承认我有罪,我把你还给星辰。”

这句话像黏连着她的心脏,说出口的同时,心脏也被硬生生扯了出来,鲜血淋漓,疼得她连呼吸都在颤抖。

男人穿衣的动作一顿,眼中凝起寒霜,看着她决然的眼神,心里突然涌起莫名的烦躁和怒意。

他蹲下身子,捏住她的下颌,唇角勾起凉薄的弧度:“离婚?你凭什么?这不是你费尽心思才得到的吗?你害星辰坐牢,这个婚姻就是你赎罪的囚牢!”

他狠狠将她推开。

夏安然狼狈的跌坐在地,腰磕在茶几上,一阵尖锐的刺痛,痛入骨髓,却不及她心痛的万分之一。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门“砰”得一声重重关上。

他离开的背影,如高高在上的冷酷帝王。

铃铃铃……

手机响起,是夏母打来的。

夏安然忍着痛接起:“喂,妈。”

“安然,你跟绍庭在一起吗?”

“没有,他……”

“哦,没有就好,是这样,”夏母迫不及待的说着,完全没有注意到女儿声音里打不对劲,“妈上次不是跟你说你爸的公司资金紧张让你问霍绍庭借一千万吗,你借了没有?”

听到这话,夏安然握着电话的手不觉用力,身体也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妈,上个月你们就说做生意亏了,让我问霍绍庭借五百万,上上个月是还银行贷款借了三百万,之前大大小小的借款,你们数的清吗?妈,不要再让我跟霍绍庭借钱了,他不会再借给我了。”

夏母怔在原地:“怎……怎么可能,你是他妻子呀。”

夏安然惨笑,她这是妻子吗?分明就是明码标价的商品。说明163shenghuo.com

夏父不悦的声音传来:“夏安然,你这是什么态度,我们养你这么大,你就是这么回报父母的?怎么,觉得自己是霍太太了,就了不起了?要不是我们,你以为你能嫁入霍家……”

夏父惊觉失言,连忙闭嘴。

“你说什么?”夏安然惊愕的问。

夏母忙道:“安然啊,这次我们是真的需要这笔钱救命啊,公司资金周转困难,你爸被逼的没法,就去借了高利贷!人家现在找上家门了,说三天之内不还钱就把你爸打成残废。”

夏母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夏安然的心也一点点沉到谷底。

她不忍心父母为难,可是,她还有什么脸面再去问霍绍庭要钱?

每次朝他开口,他嘲讽凉薄的眼神,都像狠狠扇在她脸上的巴掌,让她无地自容,让她觉得自己像是出来卖的妓女,让她的爱变得那么廉价和可笑。

她爱他。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谁信?

“妈,我想好了,”夏安然垂眸,遮住眼中的悲伤,“我会替星辰坐牢,把星辰换回来,等她回来,你让星辰问绍庭借吧。”

“什么?不行不行,那可不行!你妹妹要是问霍绍庭借钱,霍绍庭会怎么看她呀?她们以后还怎么幸福的过日子呀?”夏母的话脱口而出。

夏安然喉间一哽。

泪水,瞬间溢满眼眶,顺着面颊奔涌而下。

她说了那么长一句话,他们却只听到了“让星辰问绍庭借钱”这一句,他们心里,还有她这个女儿吗?

第4章 她觉得自己像是三者

夏安然忍了又忍却还是没有控制住激愤的情绪,颤抖着质问道:“妈,你就不担心霍绍庭怎么看我吗?就不在乎我幸不幸福吗?”

夏母被问得一怔,但很快回过神来,语重心长道:“安然,当年我和你爸为了公司忙碌打拼,只把你留在了身边,把星辰送回了乡下,星辰她受了太多的苦。你是名牌大学毕业,又有好的工作,可是星辰什么都没有,我们欠了星辰太多了,你就牺牲一下……”

“说那么多有什么用,”夏父接过电话威严道,“夏安然,三天之内一千万,拿不到就给我和你妈收尸吧。”

他说完直接掐了电话。原文163shenghuo.com

泪水,一滴滴滑落。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成了多余的那个。

……

中午,霍绍庭打来电话,毫无温度的声音带着凉薄:“在哪儿?”

夏安然不由握紧手里的跌打损伤药膏:“在……在家。”

“下来。”

夏安然不敢怠慢,强忍着腰部的疼痛,换好衣服,走了出去。

别墅外,一辆黑色劳斯劳斯幻影停在门口,霍绍庭靠在车门上,穿着纯手工裁剪的高级定制西装,手里夹着烟,显得冷酷而邪魅,俊美的五官在阳光下更显立体深刻。

看到夏安然,霍绍庭掐灭手里的烟,冷冷道:“上车。小说:明明你也很爱我在线阅读

夏安然什么都没有问,安静的上了车。

车子驶向江城女子监狱,位于偏僻的郊区。

每年他们的结婚纪念日,霍绍庭都会带夏安然来探望夏星辰。

会见室的门打开,夏星辰穿着松松垮垮的狱服,戴着手铐坐在椅子上。

看到来人,她惊喜的站起身,爱恋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高大英俊的男人。

霍绍庭温柔而怜惜的看着她:“星辰,我来看你了。”

“绍庭!”夏星辰哭着扑到霍绍庭的怀里,伤心的啜泣道,“我以为你再也不会来了,呜呜呜……”

“对不起,昨天有点事,耽搁了。”霍绍庭宠溺的揉着她的头发。

看着眼前温馨感人的一幕,夏安然只觉得眼睛像被泼进了硫酸,刺得她五脏六腑都在发疼。

明明霍绍庭是她的丈夫,可是她却觉得自己像是第三者。

“姐姐!”夏星辰像是才发现夏安然的存在,开心的拉住她的手,“姐,我好想你,谢谢你能来看我。”

“我也是。”夏安然努力勾起笑容。

“姐,当年的事你千万别自责,是我自己想要保护你,我从来没有怪过你,都是我自愿的,谁叫你是我最爱的姐姐呢!”夏星辰甜甜笑道,眼中的阴狠却一闪而过,快的让人来不及捕捉。

她知道,她越是让夏安然不要自责,夏安然越是会愧疚难过!

“星辰……对不起……”夏安然眼眶酸涩。

当年那些小混混们欺负她们的时候,夏星辰确实是为了保护她才错手杀了人,这是她最愧疚的地方。

每次做梦,她都会回到那个鲜血淋漓的场景中,梦到自己差点被强暴,梦到把那半截碎玻璃瓶失手插进对方喉咙的是自己,她宁愿入狱的是自己。

“对了,姐,你有没有帮我看好绍庭,他没有跟别的女人好吧?”

夏星辰半开玩笑的打趣道,心里实际上已经恨死了夏安然,她其实早就知道夏安然嫁给了霍绍庭,但她故意这么说,就是要夏安然愧疚死!

看着夏星辰眼中充满希冀的光芒,夏安然僵硬站在原地,只觉得手脚冰凉,喉咙像卡着一块巨石,艰难道:“没……没有和别的人……”

“太好了,”夏星辰转身拉着霍绍庭的手坐下,兴奋道:“绍庭,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很快就能出狱了,我有重大立功表现,狱警说了可以减刑,还可以申请假释。绍庭,等我出来,你还会跟我在一起吗?你会跟我结婚吗?”

第5章 是不是每天被插得很爽

夏安然身子一僵,猛地看向霍绍庭。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夏安然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呼吸忍不住轻颤。

霍绍庭顿了顿,不由朝夏安然瞥了一眼,沉声道:“会,我会娶你!”

夏安然只觉得像是被瞬间抽空了血液,身子晃了晃,差点站不稳。

夏星辰激动的几乎要跳起来,脸上绽开幸福灿烂的笑容:“太好了,绍庭我好爱你,就知道你不会扔下我!姐,你听到了吗,绍庭说等我出来就会娶我,我好开心,你会不会替我高兴,他以后就是你妹夫了,哈哈哈。”

妹夫……

夏安然脸上的平静快要维持不住,指尖几乎要将手心掐出血而她却浑然未觉。

夏星辰说的一字一句都像尖刀一样戳进她的心里,尖锐的疼痛,鲜血淋漓。

“姐姐,你不恭喜我吗?”夏星辰眨巴着明亮无辜的大眼睛,满怀期待的看着她。

夏安然抬头,正好对上霍绍庭那双深邃凉薄的黑眸,

他也正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眼中带着似有若无的嘲讽。

夏安然用力攥着拳头,脊背挺得僵直,努力勾起一抹僵硬到比哭还难看的微笑,唇瓣颤抖道:“恭……喜。”

霍绍庭瞳孔微微一缩,心里并没有因为这两个字而开心或者轻松,反而升腾起一股莫名的怒意。

她那张平静到仿佛什么都不在乎的脸让他觉得无比的碍眼。

夏安然再也待不下去,狼狈道:“我……去上个厕所,你们先聊。”

说完,也不等他们回答,夏安然逃也似的出了会见室。

转身的刹那,泪如泉涌。

夏安然一口气跑出监狱的大门,靠在监狱的围墙上任由泪水肆意而下。

她知道霍绍庭不属于她,就算他睡在她的枕边,她也觉得他离她好远。

虽然她上午的时候提出了离婚,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那只是她卑微又绝望的挣扎。

如果能换取他用心看她一眼,粉丝碎骨她也愿意。

“呦,这不是夏家大小姐吗?”一个尖锐刻薄的女声传来,“怎么哭成这样呀,这么迫不及待的给星辰哭坟了?你到底是有多盼不得星辰好?!”

夏安然抹去脸上的泪水,眼前的几个女孩夏安然认识,都是跟夏星辰很要好的朋友,估计也是来看望夏星辰的。

夏安然跟她们不熟,也不想回应她们,起身就要走。

“站住。”

几个女孩朝她围了过来。

“来,让我们看看抢了星辰未婚夫的小三长什么样子,啧,也不是很漂亮嘛,霍少怎么会看上这种货色?”

“肯定是人家床上功夫厉害呗。”

“是嘛?教教我们怎么骚呗?我们也想绑个高富帅。”

夏安然脸色微微苍白:“请你们让开!”

“哎呦,真凶,我们好怕怕哦!”一个女孩阴阳怪气道。

话音未落,她忽然一把揪住夏安然的头发,表情狰狞道:“你个贱货,害的星辰入狱,还霸占人家老公,本小姐最看不惯的就是你这种绿茶婊!”

夏安然疼的五官纠结,握住女孩的手,感觉整个头皮都快被撤掉了。

另一个女孩放肆的拍着夏安然的脸:“是不是每天都被霍绍庭插得很爽,嗯?你个不要脸的小婊子!”

“啪”得一声,女孩拍着拍着便狠狠甩了夏安然一巴掌。

夏安然脸被打得偏向一边,脸上瞬间起了五根手指印,两耳轰鸣,脸上火辣辣的疼。

打夏安然的这个女孩叫宋诗诗,是宋家的千金,因为喜欢霍绍庭而跟夏星辰走得很近,她本以为夏星辰入狱后,自己总算有了机会,却不想居然被夏安然这个贱人抢先了。

夏安然抬头,冷然道:“不管你们信不信,我没有和星辰抢,请你们让开!”

第6章 把她衣服给我剥了

宋诗诗被夏安然骄傲的眼神刺激到,狰狞道:“这么快就想找男人了?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贱货!今天我就替星辰教训教训你,姐妹们,给我抓住她!”

女孩们扯着夏安然的胳膊,将她重重甩到墙上。

“砰”得一声,腰部再次被撞到,夏安然疼的后背全是冷汗,脸色煞白。

宋诗诗上前“啪啪”甩了夏安然两巴掌,拿出手机,怒道:“今天我就让所有人看看你到底有多淫荡,把她衣服给我剥了!”

“放开我!”夏安然激烈的反抗,顾不得头发还被人揪着,疯了似得想要挣脱。

嘶拉——!

布料撕裂的声音传来,夏安然胸前的春光露了一大片。

宋诗诗拿着手机猛拍:“浪荡小三监狱门口打野战,最好找个男人跟她配合一下,去把我的司机叫来。”

“不要,快停下!”夏安然不顾一切的去夺宋诗诗的手机,却被人从后面狠狠踹了一脚,狼狈的摔在地上,磕破了的膝盖。

尖锐的小石子扎进肉里,顿时鲜血如注。

几个女孩哪见过这么多血,一时间都傻眼了。

夏安然却恍然未觉,不要命的冲过去抢宋诗诗的手机。

不能让宋诗诗发到网上,不然会连累霍绍庭的。

宋诗诗猛地反应过来,忙用力握紧手机,脸上满是不敢置信:“夏安然,你疯了是不是,命都不要了来抢手机?”

其他几个女孩回过神来,连忙上前帮忙。

正拉扯间,一个暴怒冷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们在干什么?”

女孩们吓得一怔,慌张的回头。

霍绍庭站在她们身后,身材高大挺拔,浑身散发着冰冷而强大的低气压,英俊的脸阴沉的仿佛能滴出水来,眼神如冰刀般从每个人脸上划过。

几个女孩被她冰冷的眼神吓得浑身瑟瑟发抖,大气都不敢喘。

平时的霍绍庭已经够冷酷了,现在的他简直就像是站在风暴中心,随时都能把人撕碎。

霍绍庭看到夏安然满是鲜血的小腿,瞳孔皱缩,身上的戾气几乎能把人吞噬。

夏安然仍然死死扣住宋诗诗手里的手机,没有一点要松手的意思,眼睛看都没看霍绍庭一眼。

霍绍庭大步走上前来,看到夏安然脸上的红肿的巴掌印,胸口的怒火几乎要喷发出来。

“谁干的?”冰冷的语气让空气瞬间凝结。

宋诗诗结结巴巴道:“是……是因为她先动手……我,我才……”

“啪——!”

宋诗诗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被打的昏厥过去,回过神来,脸上火辣辣的疼,瞬间肿得跟馒头一样。

“你……”她怎么都没想到矜贵优雅的霍氏集团总裁,堂堂霍家少爷居然会打女人。

“我向来不打女人,”霍绍庭把玩着宋诗诗的手机,眸光陡然一凛,“除非,她不配做人!”

宋诗诗吓得脸上血色尽失。

其他几个人也是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谁都知道霍家三少雷霆手段、杀伐果决,得罪阎王也绝对不能得罪他。

夏安然睫毛轻颤,这才怔怔的看向霍绍庭。

霍绍庭看着她蓬头垢面狼狈不堪的样子,心里顿时气得冒火。

她这种恶毒虚伪又拿不上台面的女人,就算全世界雌性生物都死光了,他也不会多看她一眼。

他这么做只是为了霍家的面子。

第7章 恨不得掐死这个女人

“愣着干什么,还嫌不够丢人?”霍绍庭冷冷道,眼神里满是厌恶。

夏安然咬牙,忍着腰上和腿上的痛,往前走了一步,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

保镖忙上前。

“谁敢扶?”霍绍庭冷然道,她不是要演苦肉计?他让她演个够!

夏安然咬着唇,疼的浑身颤抖直冒冷汗,每走一步,都要耗尽全身的力气。

汗水打湿了她的衣襟,头发丝丝缕缕贴在脸颊上,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她每走一步,就会留下一个带血的脚印。

看得人触目惊心。

可是,再痛,她也要咬紧牙关,挺直脊背,努力维护着她那一点点可笑又可怜的尊严,证明她挣扎过,努力过,存在过。

霍绍庭危险的眯起眼睛,心里莫名升起一股怒火,在胸腔里横冲直撞!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

只觉得他恨不得掐死这个不自量力的女人!

她是他见过的最恶心、最虚伪、最可笑、最恶毒、最下贱的女人!

霍绍庭干脆上了车,砰得一声重重关上车门,与外界隔绝。

不去看,不去听,不去想,便不会怒,不会觉得碍眼!

霍绍庭握着方向盘,力道不觉加重,手背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

夏安然觉得中午的日光太过刺眼,晒得她浑身无力、头脑昏沉,周围的景物晃了晃,然后,身子一软,倒了下去。

……

不知道过了多久,夏安然终于醒来,盯着熟悉的天花板愣了几秒,记忆才慢慢回归。

她在监狱跟人起了争执,受了伤,然后……

然后就怎么也想不起来后面发生了什么。

夏安然扶着床想要坐起来,却发现浑身酸软的跟跑了个一万米一样。

李婶端着一碗燕窝正好进来,见此情形,吓得连忙上前扶住她:“少奶奶,您怎么起来了,快躺下,想要什么我帮您拿。”

夏安然半靠在床头:“我这是怎么了,感觉好累?”

李婶脸上闪过一抹疼惜:“少奶奶,您不记得了?您受伤了,是少爷把您抱回来,流了那么多血,可吓死我了。”

夏安然微微一怔,是霍绍庭把她抱回来了?

李婶自顾自的说:“我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恐怖的场面,满腿是血,就跟从血泊里捞出来的一样,血袋子输了一袋又一袋。”

夏安然也惊得目瞪口呆,这说的是她吗?

她知道李婶说的夸张,她也就膝盖被磕破了,怎么可能流那么多血。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膝盖,只缠着几层纱布,身上其他地方都完好无损,果然是李婶夸大其词了。

“绍庭……他人呢?”夏安然有些不好开口的问。

“唉,”李婶叹了口气,“您受伤的事老爷子知道了,少爷被老爷子叫过去训话,都两天了,估计今天还在跪祠堂呢。”

“什么?”夏安然心里咯噔一下,“两天?”

明明你也很爱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明明你也很爱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锦绣凰途6章

    原标题:锦绣凰途6章小说书名:锦绣凰途第6章大小姐变了沈婉瑜靠在大迎枕上,看着撩开帘子走进来的两个少女。一个身穿宝蓝色纱裙,容貌清秀看起来十分的伶俐。另一个穿着淡粉色纱裙,容貌比较普通却让人有一种很朴实憨厚的感觉。夏菊和冬梅看向沈婉瑜,大小姐不说话他们也不敢说。只能闭着嘴站在一边等着主子开口。淡淡的幽香在房间里飘散,沈婉瑜抬起头目光落在檀木雕刻着海棠花的梳妆台上。房间里寂静无声,仿佛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够听的真切。秋竹四人额头上已经冒出冷汗,这样不说话的大小姐给他们的感觉太过于压迫。“秋竹,将梳妆

  • 宫心谋:欲孽红鸾6章

    原标题:宫心谋:欲孽红鸾6章小说名:宫心谋:欲孽红鸾第六章进宫面圣“朕听闻,今日选秀之时大秀才艺,想必才艺非凡朕想看看是否属实。”皇帝微微放松露出一丝期待。这··楚雨馨愣住了,才艺?啥时候的事情为什么她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秀过?难道是今天和四皇子对联?“臣……”“来人赐文房四宝。”还没容得楚雨馨拒绝,皇上快先一步叫下人拿上文房四宝来。“额……怎么是你?”楚雨馨一眼认出拿文房四宝的宫女。不就是刚刚进宫时候,看见角落里和太监暧昧不堪的小宫女吗?这么快就回来了?动作还是挺快的。“你们相识?”皇帝有点疑惑

  • 未燃尽的篇章6章

    原标题:未燃尽的篇章6章小说名字:未燃尽的篇章S005圣都的回忆-2S005圣都的回忆-2运油马车驶入主道越走越快,破败的街道很快就被甩在了后面。路上两旁的行人逐渐变多,两位老人的谈话也越来越少。马车穿过熙攘的街道笔直的下年,马车上了几个斜坡随后到达了中心广场。广场的地面是由洁白的大理石铺成,周围用草墙做成围墙,几位辛勤的花匠正在修建枝条。空旷的广场里有七个人,其中三个穿青袍的正在埋头用大刷子清洗理石地面,另外四个则站在远处的台阶上眺望。他们其中三个是身着灰色麻布的少年,他们刚刚入学还没有资格穿

  • 陪吃是长情的告白6章

    原标题:陪吃是长情的告白6章小说名:陪吃是长情的告白第5章有人要见你秦如歌又接到了曹行的短信。他说他在楼下。短短几个字,表明了他的决心。秦如歌站在窗边,掀开窗帘的一角,果然看到了曹行,穿着一身运动休闲装,抱着肩,靠着身后的SUV。揉碎了的光晕,淡淡的映在他的身上。秦如歌有一刹那的失神。短信声再次响起。秦如歌别过脸,低头看着手机,“昨天你给的钱多了,我是来退钱的。”他从来都是这样不给人选择的余地么?秦如歌实在是被曹行逼到那个角落,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有些话,还是当面说清楚比较好。穿好衣服,整理好情

  • 春风不及你6章

    原标题:春风不及你6章小说书名:春风不及你第6章受虐“你要如何验证?”夏晓茉心慌的犹如兔子乱跳。“当然是以身试验!”高凌天邪气十足。夏晓茉又羞又狐疑的盯着他的腿,他都瘫痪了,还可以行驶夫妻生活?“怎么?你瞧不起我,你嫌弃我是残疾人?好,我就让你自己看看我是如何要你的!”高凌天的尊严被激怒,狂暴的脱掉了夏晓茉的衣服。“你放开我,我不要!”高凌天是她名正言顺的丈夫,她知道不应该反抗,只是以这种羞辱的方式验证,她想要死的心都有了。高凌天不管夏晓茉的反抗,将她身上的唯一遮掩物给撕烂。夏晓茉的手腕因为再次

  • 鬼夫临门6章

    原标题:鬼夫临门6章小说书名:鬼夫临门第六章难缠噩梦一夜之间我失去了爸爸,失去了一切。想着哭着竟然突然有了睡意,就在即将要睡着的时候,我好像感觉额头被什么轻轻触碰了一下,有一点点凉,像是,被人亲。接着我就大上午的去会了周公。只是,怎么我又回到了那条可怕的路上,又来到了乱坟岗中。一团团的冥火就在我的对面,对我依旧虎视眈眈,却没有任何要攻击我的意思,只是在我的前面不断徘徊。都说一团冥火代表的就是一个鬼魂,现在这么多鬼魂在我的面前,到底是要做什么?此时我已冷汗加倍,内心的恐惧让我根本无法正常思考。突然

  • 玄黄令6章

    原标题:玄黄令6章小说书名:玄黄令第6章妖皇僵帝兽尊魔祖不过,面对风族成名已久的风阵大神通,人族三老也不敢拖大,忙移形换位,将少羽护在中间,脾气火爆的巨人族首领开天更是怒吼冲天。“滚开!”随着带有雷电般的滚滚声浪响起,三老同时出手,漫天的掌影瞬间按进了旋风之中,金铁交鸣与惨呼之声也跟着响起。铿铿……哼哼!漫天狂风刹那间散去,十八道身影狼狈地倒飞而回,风族十八勇士个个仰天吐血不止,衣服破烂摔出老远。“哼!打狗还要看主人,好胆!”见自己十八护卫被人族三老击飞,风胥脸色微微一变,怒吼一声身形消失在了人

  • 宫斗这件大事6章

    原标题:宫斗这件大事6章小说:宫斗这件大事第六章:激将妙法蝉鸣此起彼伏,竟没有一丝凉风。万芊芊站在书房外一等就是一个时辰,衣裳都湿透了。“娘娘,眼看着就晌午了,咱们不如先回宫吧。”缤桃打着扇子,撑着伞,小心的劝说。万芊芊满腔怒火,较着劲:“皇上能贵步临贱地,去冷宫见她,就没功夫见我?我可还是自己送上门的!”万贵妃的脾气,缤桃最清楚不过。知道她不痛快,便不敢再多嘴。“小侯子,过来。”瞧见皇上身边的人,明媚遮掩了愠色,万芊芊温和的笑着。“奴才给贵妃娘娘请安。”小侯子机灵,快步走上前。“娘娘有何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