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庶女策-默语在线阅读

2017/12/21 6:57:46 来源:网络 [ ]

小说:庶女策-默语

第3章 请安
还未走到一半,纪真远远地便看见了老夫人身边的大丫鬟,玉蝉。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不出纪真所料,玉蝉上来的第一句话便是:“老夫人知道小姐身体不好,体恤小姐,今日的请安,老夫人就免了。” 纪真知道刚刚在自己院子里发生的事瞒不过老夫人,却没想到这柳氏的救兵来的这么快。前世纪真信了老夫人会帮她处理好一切,却没想到第二天整个韩州城就传遍纪家大小姐与人私通的事。 现下最重要的,便是老夫人这关,所以这安今天她是请定了! “谁跟祖母说我不好?”纪真躲开玉蝉的手,眼梢微颤,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是你说的吗?” 玉蝉听到纪真的话,顿时慌了手脚,迅速躲开了纪真的视线,半晌才回话:“不,不是……” 纪真挽了挽耳边的碎发,清冷的目光看向玉蝉,声音里也泛着寒意:“既然不是你,我也没哪里不好,还不把路给我让开。” 玉蝉看着纪真的背影打了个寒颤,她急忙赶了上去跟在纪真身后:“您高烧刚退,身子骨还弱着呢,老夫人听大夫说您需要静养,这才免了您的请安。” “祖母疼爱我那是祖母慈爱,我这个小辈总不能仗着祖母的疼爱就偷懒啊!”说完纪真还俏皮的一笑,让玉蝉觉得自己刚刚似乎是看花了眼,一向性格软弱的大小姐身上怎么会突然有着侯爷都敌不过的威严。 纪真把时间卡的刚刚好,到了延寿院时,老夫人正在跟一旁的侯爷笑着说纪真身体不适,不能来请安,外面的丫鬟就进屋来禀告,“侯爷,夫人,大小姐来了。163生活网” 老侯爷看了一眼一旁的夫人,锐利的视线看得老太太是如被针扎。 二房的太太周氏看了眼端坐着的老夫人,朝着老侯爷笑了两声:“爹,您看,到底还是纪真勤快,这一大早就过来给祖母请安来了。” 老太太端坐着,神色无异,转过身看了看一旁的丫鬟:“不是说大小姐身子不适,今日不来请安了吗?” 老侯爷抬手,阻了她的问话:“先把大小姐叫进来。” “孙女见过祖父祖母,愿祖父祖母松鹤延年,福寿绵长。”纪真稳步踏进房门,走到侯爷面前便是一拜,显得极其诚心。 原本老侯爷就极其喜欢自己的长孙女,“这地上凉,你身体将将才好,不要受了凉了。”伸手便将纪真扶了起来。小说:庶女策-默语在线阅读 和外头刺骨的含义不同,屋里早就起了火炉,点着安神香,暖香暗袭。纪真坐在了老侯爷的下首,身后站着各房各室的妾侍和丫鬟,只有每房的大太太才能入座。 老侯爷坐在右首,手上把玩着一串碧玺,老太太端坐在一旁,手中端着一杯茶,微垂的眼角再加上宽宽的下颚,看着便显着祥和。纪真知道,自己前世便是被她这副模样给欺骗了的。 纪真的对面坐着刚刚说话的周氏,二叔是父亲的胞弟,故此两房之间关系极好,前世若非柳氏挑拨,父亲也不会与二叔离间。 “二婶。”纪真朝着对面福了福身,乖巧的叫人。163生活网周氏之父乃是御史,且深得帝心。 纪真进宫后不到两年,老侯爷突然暴病而亡,纪真之父继承爵位,可未曾想,市井间皆流传纪家长子为得爵位,毒害亲父的流言。若非后来得到周御史帮助,怕是这爵位早就落在三房手里了。 林氏当年嫁入纪府,皇帝是亲自添了嫁妆的,以报当年林武侯救驾之恩,那十里红妆不知道引得多少人艳羡。林氏早逝之后,老太太便借口纪真年幼,便将账册收走代为保管。 “听丫鬟说,你最近身子不是太好,这外面天寒地冻的,你这还是要多穿点。来,这本来是要送到你屋里的,眼下你来了,就先穿着,到时候再带回去。原文163shenghuo.com”说着周氏抬手让身后的丫鬟将手里的狐裘递了过去。 银狐裘最是难得,且保暖御寒,一看便是成色极佳的好东西,纪真乖巧的道了声谢,“谢谢二婶。” 纪真落座之后,抬头看向老侯爷,眼睛中竟然含满了泪水。 原本看着乖巧的长孙女,老侯爷内心极是高兴,突然看到纪真满眼泪水,便开口问道:“真儿这是怎么了?受委屈了?快跟祖父说说。” 纪真摇了摇头,用手中的丝帕擦了擦眼泪,老太太看到她这样,心中暗暗感到不太对劲。 “翠儿,你来说,小姐这是怎么了?”老侯爷指了指纪真身后的翠儿。 “祖父不要多问了,没什么事,只是真儿有点思念母亲了。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纪真一脸悲伤,原本苍白的脸色显得更加没有生气。 “快说!”老侯爷也是武将出身,身上煞气极重,瞪了一眼翠儿,吓得翠儿急忙跪在了地上。 “侯爷,今天一大早,柳姨娘就跑到紫葵院,说小姐与人私通,怕被人发现才不得已落水避嫌,还说,还说……” “还说什么!”老侯爷看到翠儿的支支吾吾,怒火顿时冒了起来。 “她还说小姐是贱胚子。”说完翠儿就呜呜的哭了起来。 听完之后,老侯爷的脸色顿时暗了下去,纪真落水之事他是知道的,只是枕边之人说是会好好处理的,却没想到竟是这么个处理的法子。 “柳氏呢!去把她给我叫来!”老侯爷气的将一旁的茶杯摔在地上。 柳氏进屋时,老侯爷看到她那一身的火狐裘皮心下怒火更盛:“谁允你穿这朱红之色的!” 朱色只有当家主母可以穿得,妾室穿戴朱色便是违反礼制。 柳氏吓得不敢说话,慌张中抬头看向一旁的老太太。 老太太娘家姓柳,她和柳氏是表亲,按理柳氏要叫她一声姨母。这还是纪真在日后才得知的,因为那时站出来指证纪中毒害生父的,便是这柳氏。 看着满屋子的人,纪真生出了恍如隔世的感觉,她犹记得昨日之时自己烈火灼心的疼痛,今日却已坐在看着热闹品着茶。
第4章 训斥
大梦千年,纪真不知道自己的这场梦能做多久。 纪真突然间觉得她不敢醒,也不想醒。 “倩儿此事是做得不对,侯爷也不要生气了,我看就让倩儿罚抄《女贞》百遍,加以责罚,日后定不敢再犯了。”老太太见老侯爷似乎气消了点,便上前劝慰,毕竟是自己的外甥女,要是自己不加以庇佑,传回娘家,怕是会使兄嫂们心生芥蒂。 “母亲这话怎么说的,真儿可是咱们纪府嫡长女,若是就连一个小小的妾室都敢辱骂,这话要是传出去,这韩州城的百姓会怎么看待咱们纪家!”周氏突然开口,只见老侯爷脸色更加阴沉,老太太也不敢再说话了。 “真儿,你想怎么处置?”出乎众人意料的是,老侯爷似乎想把柳氏交给纪真处置。 “祖父,柳姨娘虽是妾室,却也是真儿的姨娘,真儿院子里的丫鬟都告诉真儿要敬重姨娘,不然爹爹知道了会不高兴的。”纪真一脸天真的说着,说完还小心翼翼的看了眼跪在堂下的柳氏。 “啪!”老侯爷突然站了起来,猛地拍了下身旁的桌子,桌子应声而碎,满屋子的人都面带惶恐的看向老侯爷。 “来人,把柳氏关进祠堂,没有我命令,不准放她出来,也不准任何人前去探望!让教习嬷嬷好好教教她!”说完,老侯爷不顾地上求饶的柳氏,转头看了眼一旁的老太太,“大小姐院子里的那些丫鬟看着也是到了喜欢乱嚼舌根的年纪,明个就打发着出府吧。” 老侯爷离开后,老太太叫了个嬷嬷过来,指着她问纪真:“你看她怎么样?” 纪真一脸不明白的看着:“祖母身边的人自然是极好的。” “新来的丫鬟不太懂规矩,李嬷嬷是跟了我多年的老人了,做事也仔细,以后就给你用吧。” 纪真反倒不似刚刚老侯爷在时一般满脸委屈,抬头便答应了,纪真心里明白这是老太太派来监视她的,要是自己有所推辞,怕是老太太就会心生疑虑了,毕竟前世自己可是傻到被人送进宫还惦念着老太太的好呢。 不一会,老太太似是倦了,挥挥手让屋子里的人都退下。 周氏出了屋子拉住了纪真的手:“二婶那还有两株老山参,待会让人给你送去。二婶知道你那侯爷赏的好东西多,可别瞧不上四婶的啊。” “二嫂这是有什么好东西呢,别偏心就给纪真一人吧,月儿身子骨也不太好,二婶也送点给月儿?”说话的人是纪真的三婶高氏,是三房的大夫人,娘家只是个富商罢了。 周氏看了眼高氏,笑了笑:“这谁不知道咱们纪府的三夫人最是阔绰,我这可是听说你昨个又买了一套上千两的头饰呢。” 纪真见高氏一脸得意,便立马接了上去:“二婶说的是呢,真儿可是听说三婶嫁过来时红妆遍地。不过,我听说,二婶入府时,还得了圣上封的五品诰命呢。” “真儿又打趣二婶了,当年你娘嫁入侯府,可是御封的二品诰命夫人。”高氏见他们二人相谈甚欢,心中更是气愤。 一般只有官家女子出家,或是夫婿得封高官贵爵,才会被封诰命。而高氏出身商贾,夫婿不过是个正五品文官,没有诰命,在礼制上便低了她人一头,故此高氏最是记恨别人提及她的出身。 高氏愤恨的瞪了纪真和周氏一眼,便转身走进屋里。 纪真慢慢的走在回去的小径上,时间尚早,原本紫葵院附近便多高树,落叶铺满了整条小径,踩上去时沙沙作响。天气愈发寒冷,纪真可以看到鼻尖呼出的白气。 纪真回到院子时,院子里的丫鬟已经所剩无几,不怪纪真心狠,虽说这院子里的丫鬟都是照顾她多年,但只可惜这心都不在纪真这,除了身后的翠儿,纪真都不放心。 这身边的眼线除了,有些事,也好着手去办了。至于这李嬷嬷,纪真在出了延寿院时,就想到了要如何安置她。 李嬷嬷和王嬷嬷是老太太身边最得势的嬷嬷,两人一直不太对付。现在不对付的原因,纪真记得当年听手下的丫鬟说府里负责采买的管事要换人,但两个嬷嬷都想把自家的儿子安放在这个油水十足的位子上。 最后是谁赢了来着? 纪真前世不喜欢内宅私斗,也看不上这种杀人不见血的事。但后来在那深宫之中,为了保全自己,她不得不去做,而她现下想做的,只不过是把纪府的这潭水搅浑罢了。 但在她能完全自保之前,她还是要装着以前那副天真无邪的样子。 “李嬷嬷。” “奴婢在。” 纪真手中婆娑着翠儿刚刚添上的手炉,声音轻淡,身后的李嬷嬷脸色略显鄙夷。她没把纪真放在眼里,而纪真也无视了她的不满。 “听翠儿说,李大特别能干,之前是负责看守仓库的。”纪真转身时,笑容淡淡的,看不出神色。 一个府里,最重要的地方便是仓库,能被派去看守仓库的,不是最得主子心意的人,而是最让主子放心的人。而如何让主子相信你的忠心,这在深家大院里,可是了不得的学问。 “我听说这负责采买的管事要换?”纪真坐在桌旁,翠儿上前便给她温了杯茶水。 “这事乃是老夫人亲自安排,奴婢也不得而知。”这是在告诉她,管的太多了吗? “这再有几日,舅舅也该回来了,怕是我这紫葵院里,也要添些东西了。”纪真姐弟两的院子一向独立于府中公账之外,每个月的开支由账上直接拨过来,这是当年老侯爷答应亲家的,就是为了避免纪真日后会受人苛刻。 “要是把我这院子里的采办妥当,舅舅也能满意的话,就着这事,祖父一定会高兴,到时候……”纪真说话速度很慢,但对于李嬷嬷来说确实十足的诱惑。 要是自己的儿子能够负责紫葵院的采办,到时候侯爷一高兴,这采买管事的差事怕就定下了!
第5章 忠仆
“小姐是想把这院子里的采买交给老奴的儿子?” “既然是跟嬷嬷说了,这是自然。”纪真浅浅一笑,眉眼微弯,脸颊上飞掠两片红霞,原本苍白的脸蓦地便多了几分光彩。 李嬷嬷不由得愣住了,她是太太的陪嫁丫鬟,自然是见过纪真的生母林氏。林氏家世极好,容貌在这韩州城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唯有这性格带着将门之后的果敢。 纪真长得和林氏很像,却比林氏平添了几份江南女子的艳丽多姿。这突然的一笑,这眸中似是闪露星光,极是引人注目。 “李嬷嬷?” “奴婢失礼了。”李嬷嬷福了福身,“小姐与大夫人长得极像,奴婢一时看的闪了神。” “奴婢见过大小姐。”翠儿领着一名年纪略大的嬷嬷走了进来,“这是账本,请大小姐过目。” “有劳陈妈妈了。”纪真忙挥手免了陈妈妈的礼。 陈妈妈是纪真的乳母,也是纪真身边最得用的人,前世却因为一点小事而被老太太打发到了城外的庄子上,之后的消息,纪真也无处得知了。 纪真翻了翻手里的账册,并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抬头看了眼陈妈妈,“陈妈妈,今个下午,带我去人牙子那,与我挑几个得用的丫鬟。” 纪真是侯府嫡女,依照规制,该有两个一等丫鬟,两个二等丫鬟,四个小丫鬟,再加粗使婆子两名,另外因为纪真院子里有小厨房,所以还要再加两名厨娘。 纪真估摸着原先满打满算十二个下人里,各房总要有这么一两个眼线,但对她忠心的,怕是就只有翠儿和自己的乳母了。“仆若忠,可为主死;仆若不忠,可致主死”的道理前世纪真在宫里可是可是学了个十成十。 用完午膳,纪真便随着陈妈妈前去选人,李嬷嬷也一定要随着同去,说是老太太的意思。 到底是老太太的人,即使进了自己的院子,给了她甜头,这还是想着自己主子。 “小姐,您看夏雪可好,虽年纪小,但看着也是个可人的。”李嬷嬷拉着一个眉目清秀的小丫头,把她推到纪真眼前。 纪真看着眼前这人,瞳孔猛地紧缩,即使这人化成飞灰,纪真也还是记得的。想着前世,纪真进宫前可是被她骗的团团转,甚至连进宫这件事,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这个丫头撺掇的。 “嗯,是不错,那就留着吧。”纪真没想过夏雪是老太太的人,因为身为女儿身的她,根本不可能袭爵,上辈子纪真到死也不明白老太太为什么一定要致自己于死地。 除了夏雪之外,纪真点了几个自己印象中老实本分的。当然关键是那跪在一旁的冬梅,纪真没想到这辈子这么早就遇见冬梅。 上一世,冬梅是在纪真十五岁那年进了纪府,被送到自己院子里做了个二等丫鬟。后来,纪真才知道,冬梅的父亲是上一任的御医,因为得罪宫里的贵人而被流放,冬梅则被贬为了奴籍。 冬梅进了自己院子之后,纪真才得知自己屋中点着的冷梅香中竟然含有大量的麝香。冬梅用了半年时间才调养好纪真的身子,之后突然的一天,老太太派人来通传,说是冬梅的父亲前来寻她,无奈之下,纪真只好放她归家,却从未想过冬梅临走时为何眼中满是绝望。 “奴婢见过小姐。” “行了,起来吧。”纪真指了指冬梅,“你叫什么?今年多大了?” “我叫冬梅,今年十四。”冬梅原本出落得标致,只是长期的营养不良,看着就面黄肌瘦的。 “啪!”就在纪真没注意的时候,李嬷嬷竟然上前打了冬梅一个耳光,“真是个贱婢,一点规矩也没有,在小姐面前也敢称我!” 冬梅脸色煞白,跪在地上:“小姐恕罪,冬梅才进府,不知道规矩,甘愿受罚。” 纪真没说话,转头看向李嬷嬷。顿时李嬷嬷只觉得后背一紧,“小姐,这府里规矩严格,不能纵容这些奴才们放肆。” 纪真笑了笑,也好,不怕这规矩严格,就怕没规矩,有着规矩在,有些事才更好办。“哦?李嬷嬷也知道府里规矩严格?” “那是自然,老奴在这府里三十多年,最是了解府里的规矩。”李嬷嬷一脸得意的看着纪真,她早就把刚刚纪真的眼神忘到了脑后,只记得自己在老太太院子里的威风了。 “在祖母屋子里这么些年,把你这胆子养的不小啊!看这样子,李嬷嬷是忘了,你现在是紫葵院的人了吧?”纪真接住了一片飘下来的落叶,用手指捻了捻,发出了一阵脆响。 李嬷嬷听到一半就吓得跪在了地上,额头重重的抵在了地上:“小姐恕罪,老奴只是一心为了府里的规矩着想。” 这个时候还为自己开脱,真是个没眼力见的老东西,“既然李嬷嬷最懂这府里的规矩,那就还请嬷嬷告诉我,这冲撞自家主子该怎么罚吧?”说完纪真莞尔一笑。 李嬷嬷看着纪真,一脸的不敢相信。“既然李嬷嬷不知道,那陈妈妈,你来告诉她。”纪真手捻着树叶,直到化成粉末从手指间散落,满满的不经意,但微抬的眼角不经意间便流露出精光。 “禀小姐,该掌嘴二十。” “听到了没?照着陈妈妈说的做,李嬷嬷也好给这新来的婢子们树个规矩。”纪真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夏雪,“夏雪,你来行刑。” “小姐,小姐,你不能,我是老太太的人啊!”李嬷嬷急的直往纪真身前爬,她怎么能被个丫鬟掌嘴,这要传出去,她还怎么在府里立足,这嘴里便什么话就都出来了。 “夏雪,我的话你是没听见?还是听见了不想做?”纪真抬脚踹开拽着自己的李嬷嬷,抬眼看了看木在一旁的夏雪,“要是不想,陈妈妈,把她重新发卖了吧,我这院子里可不要不听话的。” “是,小姐。” 夏雪听到纪真的话,身子不停地颤抖,不行,她不能被发卖了,她好不容易进了侯府,她还想日后能做姨太太呢。 想着想着,夏雪站起来走到李嬷嬷面前,脸色一沉,便左右开工起来。
第6章 赏罚
纪真缓缓走回屋,她不在乎今天这事之后老太太会来找她的麻烦,她要的就是想看看老太太的反应,更何况今日之事原本就是李嬷嬷的过失,即使老太太发火,纪真也能装傻应对过去。 纪真现下没钱没势,手下连个顶用的人也没有,而这时间也已经不多了,离三年一次的选秀还有不到两年,那时纪真刚好及笄,府里这些人怕是已经在琢磨着如何把自己送进宫了。 眼下她只有挑对了人,才能办好了事,顺其自然的也就有银钱入手,这万事有了钱,自然好说话。 “太太,太太,您可要为我做主啊,小姐竟然让人把老奴打成这样,老奴是为了侯府着想啊。”整张脸已经肿成猪头的李嬷嬷跪在了老太太的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着。 “起来吧。”老太太抿了抿嘴角,原本偏薄的唇抿成了一条线,显得薄凉许多,“纪家的嫡女,自然娇惯许多,更何况你今日却是冲撞了她,待会去给小姐陪个罪,就算了。” 李嬷嬷万万没想到太太竟然会这么跟她说,难道她就被那小蹄子白打了,看着站在老太太身后的王嬷嬷,一脸嘲讽,心里顿时一冷。 等到李嬷嬷回了紫葵院,这边的老侯爷正冷眼看着跪在面前的大儿子纪中。“真儿落水之事,我已经跟你说了,为何还如此固执!她是我们侯府的大小姐,嫡长女!” 看着面前一声不吭的儿子,老侯爷也无奈的摇了摇头:“唉,我知道,你恨我当年让你娶了林氏,但真儿她是无辜的,中儿,你可知道,那使得真儿落水的男子是谁?” “儿子不知。” “唉,你会知道的,很快,很快……”老侯爷苍老的声音似叹息,好一会,声音突然高了起来,“你过分了,你院子里那些女人也太不识好歹了。” “林氏刚走那会,我知你心里怨怼,特意把你表妹嫁你做妾,然而你不该不知足,她也不该不知足,竟然敢妄想诬陷真儿,真儿舅舅即将回城,府里不能出现苛待真儿的事。” “还有,中儿,你可还记得谁是你娘!”老侯爷无奈的看了眼纪中,最后看着身旁的画像出神。 纪中生母在纪中五岁那年难产而死,随后柳氏嫁入纪府,纪中过了两年似是忘记了自己的生母是谁,对柳氏百依百顺,当成自己亲娘一样孝顺。 他终究没有想过,自己敬柳氏为娘,柳氏可有待他为子? 当晚,纪府的后门悄悄地走出了一辆马车,车子上只有几卷席子,似是也不想掩藏些什么,一旁的路人发现那马车上印着丝丝血迹,不经意的地方还能看见几抹苍白,透着些许死气。 责罚之人众多,又是老侯爷亲自下的命令,府里的下人自是往重了打,惨叫声传了很远,有几个婢子身子骨弱了点,便直接被活活打死,尸体就这么卷了席子运出了府,怕是就这么扔在城外的乱葬岗了。 纪真坐在椅子上,听着翠儿讲着傍晚的场景,前一世虽是见惯了士族的森冷,这一世初见,还是使得纪真身体猛地一震。 纪真愣神了许久才恢复归来,嘴角抹上一丝嘲讽,她早该知道,这世上,最不值钱的,便是人命。 只怕纪府所有人都会记得,这纪家大小姐的威严,虽不至于人心惶惶,但这日后行事自是要多加小心,避免日后自己也成了乱葬岗里没人烧纸钱的一缕孤魂了。 等到消息传到李嬷嬷耳朵里,原本捧在手心里的碗也猛地落在了地上,“啪”的一声摔在地上,清脆的声音震的她脸色煞白。 顾不得满地的碎片和一旁儿子的疑惑,李嬷嬷直奔纪真的院子去,她不敢去找老太太,下午那已经掷若鸡肋的眼神已经让她胆寒,她怕明日若是纪真揪着自己冲撞于她的事不放,自己唯一的下场也只有被杖毙了。 “太太,玉蝉,被杖毙了。”王嬷嬷悄声在老柳氏的耳边,说了这句对她来说如同晴天霹雳的话。 “侯爷,侯爷这是在敲打我!”老柳氏木呆呆的看着一旁的王嬷嬷,突然间猛地用力拽住她,声音尖厉的叫着:“玉蝉跟了我十多年,他竟然就因为一件小事便杖毙了她!”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只在乎那个贱女人生下的两个孽种,何时在乎过我和墨儿娘俩!”王嬷嬷紧紧扶着老柳氏,满脸的悲戚。 “当初我进府时,也是想着一心对老大和老二好的,可是侯爷他,他竟然在我的安神香里添上了麝香,害我入府数年无子,只是为了让我一心照顾他们兄弟俩,我恨啊!” “我哪里错了!我只是想我自己的儿子能够袭爵罢了,这是他们纪家欠我的!”老柳氏满目的怨恨,直至将一旁的茶碟全部扫落在地。 听着清脆的碎落声,老柳氏的心情方才平静一点,结果王嬷嬷递过来的茶,抿了几口,把茶杯用力的放在一旁的方桌上:“明早让大老爷过来请安。” “是,太太。”王嬷嬷将一件紫色狐裘披在了老太太的身上,“今年这天太冷,太太还是要多注意身体,也别跟那些不懂事的小辈制气。” 老太太紧了紧身上的狐裘,轻哼:“这个家里,谁眼里还有我这个当家主母!” “太太,您看,您身上这狐裘,还是三老爷特地去山里猎的狐,三夫人亲手为您做的,就连这裘皮还是小少爷亲自给您送过来的呢。”王嬷嬷侧身站在一旁,声音缓缓地说道。 “也是,墨儿是真孝顺。”老柳氏的眼皮动了动,脸上这才缓和几分。 “这府里除了侯爷,还有谁能大的过您去?”王嬷嬷细细的说着,“谁都要敬重您,再说了,您犯不着为了那种人气坏了身子。” “您是祖母,她是孙女,不懂事不听话,您可以好好管教管教嘛。” “你是说……”老柳氏端坐着,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过几日,便是……”王嬷嬷凑到了老太太的耳边。
第7章 驭下
“你说老侯爷杖毙了玉蝉?”二房的周氏正整理着自家闺女的嫁妆,一旁的丫鬟低眉顺目的跟周氏讲着自己看到的场景,“是的,太太,据说今个大小姐院子里的丫鬟一半都没能撑过那二十的杖责,血流了一地,哭喊声听得婢子我站在一旁都瘆的慌。” “呵呵,看样子,老爷子也是个明白人。”周氏抚了抚自己给闺女做的红嫁衣,上等的丝绸搭上内敛的金线,上面那活灵活现的凤凰,是周氏一针一线绣出来的,她看着看着就笑了,“老太太院子的事,日后少去掺和,这老太太不喜欢真儿,但这侯府里真正做主的还是老侯爷,再者说,这大哥和老爷乃是一母同胞,真儿自幼丧母,我们自该多照顾着。” 周氏想了想,放下了手里的绣活,向着一旁的丫鬟吩咐道:“再有几日,这航儿也该回来了,你去把我房里的那件墨狐袄拿去送到紫葵院,就说是给航少爷早早就备下的。” “砰砰砰!”高氏的屋子里到处是茶碟的碎片,这玉蝉乃是高氏当年的陪嫁丫鬟,和高氏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深厚,若不是老太太当年甚是喜欢玉蝉,高氏也不会因为讨好老太太,就这么把玉蝉送进老太太的院子。 “太太消消气。”高氏的乳母说话间递过去一杯茶。 “奶妈,玉蝉,玉蝉她死了。”高氏长了一双好眼,眼睛大而亮,内有波光,似欲语还休,眼神干净,微起的眼角透露着一种异样的风情,似是因为玉蝉之死,而导致的眼中含有银光闪动。 其实高氏现下并不在乎玉蝉的生死,只是因为玉蝉一死,这老太太屋子里再也没有自己的人了,虽说三老爷是老太太亲生,但自古婆媳之间就没有真正亲热的没有一点矛盾的,而玉蝉对于高氏的价值,就在于她可以在老太太面前帮高氏说说好话。 “小姐小姐!”翠儿满心欢喜的跑进了屋子里,冬梅正给纪真讲着药理,看着翠儿冒冒失的样子,陈妈妈瞪了翠儿一眼,谁知翠儿竟然当做没看见,就这么跑到了纪真的旁边,一脸的期待就好像在说:快问我快问我。 “是不是玉蝉被杖毙了?”纪真头也不抬,仔细的看着手里的茶杯,茶汤清亮,茶香悠长。 翠儿瞬间瞪圆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小姐,您怎么知道?” 说话间,屋外便传来哭喊声:“小姐,小姐,您就饶了奴婢吧,老奴老眼昏花,冲撞了小姐,还请小姐赎罪。” “小姐,我去看看。”翠儿蹿到门外,看了眼,“小姐,是李嬷嬷,她跪在院子里呢。” “带她进来吧。”“是,小姐。” “小姐,小姐,老奴知错了,是老奴瞎了眼,被泥巴糊了心,才冲撞了小姐,还请小姐看在老奴为侯府效忠多年的份上饶老奴一命。”李嬷嬷头磕着地,脸色泛白,嘴唇不住的颤抖着。 “哦?这下午李嬷嬷不是已经领过罚了吗?怎么?我怎么会去计较什么呢?翠儿,快把李嬷嬷扶起来。”纪真着了件大红色的袄子,映着摇曳的烛光,加之纪真紧蹙的眉心,看的李嬷嬷心肝直颤。 “陈妈妈,我这院子里以前的婢女可曾安排妥当?”纪真手里的茶杯盖一点一点的荡着杯沿,在寂静的屋子里显得极为明显。 “禀小姐,侯爷今个中午便派人来把院子里的婢女全部带走,全部杖责二十,熬过去的就发卖出去,没熬过去的就都派人拉倒城外就地埋了。”陈妈妈极其认真的声音在李嬷嬷的脑海里不停地回荡着,发卖……杖责…… 陈妈妈一说完,纪真回头朝着李嬷嬷莞尔一笑:“李嬷嬷,你看,祖父还是很疼我的。” 吓得李嬷嬷立马“扑通”跪在了地上,“小姐是侯府嫡长女,侯爷自然是心疼您的。” “祖母也心疼我,不然也不会把你送到我院子里来伺候我,你说呢?李嬷嬷。”李嬷嬷只感觉一道利光射向自己,抖抖索索的回了句,“太太对小姐自然也是极好的。” “嗯,我跟祖父说了,我这院子里不要不听话的,也不要有二心的,这人心啊,最是难满足了。李嬷嬷,你说是吧?”纪真的头微微往下低,发髻遮住了烛光,在纪真的脸上打下了一片阴影,让人难以捉摸纪真的表情。 “是,是,小姐说的极是。”李嬷嬷整个人伏在地上,不敢抬头。 突然之间,李嬷嬷只感觉自己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中,“李嬷嬷今个不是说,你是祖母院子里的人?真儿责罚不了?既然这样,那真儿就跟祖父说,送李嬷嬷回祖母院子里如何?” 李嬷嬷听到这,立马惊慌的抬起了头,纪真正站在她的跟前:“小姐,小姐,老奴真的错了,老奴日后必定一心一意照顾小姐,还请小姐饶老奴一命。” “哦?真的吗?李嬷嬷今个这脸上伤的不轻,怎么祖母没拿屋里的伤药给嬷嬷,听说那可是皇上所赐,用后可不留疤。”说完,纪真将耳边的碎发捋到了而后,露出了额头上的一处伤疤。 李嬷嬷看之则心中明了,这是等着她做投名状呢,老太太屋子里那些御赐的东西,除了老太太自己知道在哪,剩下的也就只有她和王嬷嬷知道了。 “小姐放心,奴婢知道了。”李嬷嬷盯着那张肿的似猪头的脸福了福身,便退了下去。 看样子,这李嬷嬷也是个知进退的人,做了这么多年奴才,良禽择木而栖的道理怕是比谁都更明白的透彻。若是懂事,可调教,未尝不能成为自己立身于这肮脏的侯府后院的资本。 “陈妈妈,去跟院里负责采买的人说一声,明日起,紫葵院的采买交给李大负责。”纪真抿了口茶,静静的看向飘雪的窗外。 算了算,再过几日,丰儿也快回来了,这侯府最热闹的时候怕也是要到了。

庶女策-默语》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庶女策 或 默语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处处繁花处处锦》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处处繁花处处锦》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小说名:处处繁花处处锦目录预览:第一章娶我为后第二章登基大典第三章把孩子还给本宫第四章孩子生病了第一章娶我为后庆历年冬,先帝年迈驾崩不久后,储君逸王也病重薨逝。群龙无首,当初被贬塞外封地的前太子召回临危受命,接管朝政。举国欢庆!但后宫深处——温如歌跪在雪地里,身上只裹着一件单薄的素衣,上面血迹斑驳,破碎的衣服里都能看到那皮开肉绽的伤口,鲜血淋漓。这哪里还像是高贵的相府千金、逸王钦点的王妃?北唐修回京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她打入天牢,酷刑折磨

  • 《情缘随风爱淡淡》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情缘随风爱淡淡》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小说名字:情缘随风爱淡淡目录预览:第1章扔出去第2章祸害遗千年第3章故意烫伤第4章不要脸到极致第1章扔出去“沈知夏,出去好好生活,往前走,不要再进来,更不要回头。”狱警公式化的嘱咐尚还在耳边回荡,紧接着,身后监狱大门就被“砰”的一声带关,卷起滚滚烟尘,彻底隔绝了沈知夏这三年的噩梦。好好生活么?明明已是冬天,沈知夏却仍穿着入狱时的那身T恤牛仔裤,她双目空洞而又茫然的看着监狱外的世界。距离她入狱不过短短三年而已,可这世界却陌生得让她几乎快

  •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小说书名: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目录预览:第1章冻死她第2章活着被践踏第3章给我脱了第4章贱得可以第1章冻死她冬末,大雪。叶安安光着身子蜷缩在浴室的墙角,陆时铭正掐着她的脖子,另一只手上拿着花洒,将冰冷彻骨的水流喷洒在她的身上。“求你了,不要这样,我好冷,我会死的。”叶安安嘴唇已经冻的发黑,被咬的满是鲜红牙印的身体不住的颤抖着。“求我?你这种女人还会求饶了?”陆时铭伸出手,强硬的将叶安安的嘴巴掰开,然后将冰冷的水流灌了进去。一

  • 《许你余生多欢喜》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许你余生多欢喜》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书名:许你余生多欢喜目录预览:第1章离婚第2章怀孕第3章条件第4章威胁第1章离婚黑暗里,她的双腿被人强行分开。那掌心传递出来的灼热温度让宋七月浑身一颤,“战北,你轻点。”“闭嘴!”男人冷冰冰不容置疑的命令再次传来,身子用力一挺,直接挤进了她的身体。没有亲吻,没有爱抚,没有任何前戏……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宋七月紧抿的唇蓦地张开,发出一声痛呼。太疼了……身体像是突然被撕裂了一样,背脊里瞬间沁出一层冷汗。双手,也不自觉地攀上了慕战北的脖子。“战

  • 《美人余香》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美人余香》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书名:美人余香目录预览:第1章你嫌我脏吗第2章往死里打第3章乔雪的礼物第4章洗脚城里的她第1章你嫌我脏吗我的同桌叫乔雪,肤白貌美,腿很长很细,就是平时性子大大咧咧的,洒脱大气,经常还会和我打打闹闹,因为和她打闹的事情自己没少挨揍,但我却一次都没有告诉她,我喜欢看她笑,喜欢她快乐阳光的样子。可是在前两天的时候,乔雪忽然就变得闷闷不乐起来,我说问她怎么了?为什么不开心?她却只是摇着头不说话。她偶尔还会神秘兮兮的摆弄着手机,那躲避的模样显然是不想

  • 《超级兵王》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超级兵王》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小说名字:超级兵王目录预览:第1章美女老总的私事第2章这是一个圈套第3章一招秒敌!第4章小美女紫菱第1章美女老总的私事天阳市,昌宏区,辉煌大厦。这栋大厦,是天阳市最繁华的商业大厦之一,吸引了近五十家大中小型公司集团入驻。叶煌所在的菲凡集团就在这里,拥有着三层楼的办公场地,百分之三十的地下仓库,集团规模堪称辉煌大厦之最,就算放在整个天阳市也能排进前十。不过,对叶煌而言菲凡集团再耀眼与他关系也不大,因为他只是集团最底层的小保安。上午十点左右,叶

  • 《一顾情深终不悔》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一顾情深终不悔》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小说名称:一顾情深终不悔目录预览:第1章结婚第2章误会第3章等着你求我第4章取悦他们第1章结婚偌大的办公室里,一台电脑在反复播放着今早的一则新闻。“今早,顾氏消失一年之久的女儿,终于露面,不知道面对顾氏濒临破产的困境,顾家唯一的女儿会有什么行动来挽回损失?”记者机械般的声音在办公室里回响。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一张俊脸上,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眼睛死死的盯着屏幕上的照片。照片上,一个半掩着面,急促闪过镜头的模糊侧脸。但就算是化成灰,严靳也

  • 《盛世红颜:弃妃傲天下》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

    原标题:《盛世红颜:弃妃傲天下》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423】小说名字:盛世红颜:弃妃傲天下目录预览:第1章:穿越,大婚第2章:遭陷害,被打脸第3章:五指,慢慢缩紧第4章:因为脏第1章:穿越,大婚王府外一片锣鼓震天,长长的迎亲队伍从街头排到了街尾,十里红妆煞是喜庆。街道两旁站满了围观的百姓,都为宁王爷娶妾的这一排场唏嘘不已。宁王娶妾,竟用娶王妃的仪式。全城热议,想当初宁王娶宁王妃的时候,排场真只能用‘简便’二字形容,整个迎亲队伍加起来也不足十人。眼下娶妾却是全城同庆。行在队伍前面的一匹骏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