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全集]《爱上我,报复我》全文免费阅读洛烟景

2017/12/21 16:00:2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爱上我,报复我

作者:洛烟景

第7章 挑起矛盾

但是陆亦琛对她这一番诚恳的表态却满不在乎,甚至嘲讽:“都要离婚了,还非要让全世界都知道我们结过婚?任微言,看来你真的很想拥有陆太太这个称号埃”

她对他的嘲讽视而不见,“你答应吗?”

陆亦琛见她这样认真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眼神变了变,似乎在思考什么,最终,笑意不明的点头。[全集]《爱上我,报复我》全文免费阅读洛烟景

“好,我答应你。”

任微言,希望你不要后悔。

见他答应,任微言心里松了一口气,“好,那我回去了。”

她转身就想走,陆亦琛却突然伸手扯住她的衣服,任微言脖子被勒住,停头扭头看他:“你干什么?”

他邪笑道:“你,从现在开始就留在这里。

任微言为他的态度转变而觉得奇怪,他就直接提起她往楼上走。

她大惊,想伸手推开他:“你干什么!陆亦琛!”

他不理她,直接把人提到卧室里,任微言那一副惊恐的表情触怒了他,他把她抵在浴室门口,“让你洗澡,你也不闻闻你这一身酒味有多难闻。”

然后将她推进了浴室,猛地将门关上。163生活网

轻蔑的眼神看了一眼门口,这个女人,还真是够自作多情。

他走到床边,手机铃声突然响了,他看到上面的号码,立刻按了接听。

“喂,星儿,怎么呢?”

那边传来哭哭啼啼的声音,很伤心又不敢哭的太大声的样子,陆亦琛被她哭的心慌意乱,立刻哄道:“别哭,是不是余家人又欺负你了?”

还是断断续续的抽泣声,她带着哭腔挤出几个字:“余,余墨他,刚刚进了我的房间,想……”

她没说下去,又哭了起来,但是陆亦琛马上就明白了她想说的是是什么。

俊逸的五官立刻变得狰狞,他猛地站起来,双眼猩红:“他敢!”

容星儿害怕的说:“阿琛,我好害怕。”

陆亦琛的双手握的跟石头一样硬,“你别害怕,我马上就来救你!”

容星儿立刻阻止:“不要,阿琛,不要,我不想害了你,是我自己命不好,嫁进余家是我的命,你不要再管我了,呜呜呜……”

陆亦琛的心立刻软得一塌糊涂,心里对她又是愧疚又是心疼,“这不是你的错!这全部都是任微言做的!”

想到任微言,他眼神冰冷的看了浴室的门口一眼,眼里似有寒冰。

容星儿又哭了一会儿,才终于像是哭够了一样,念念不舍挂了电话。

但是陆亦琛的心早就她的眼泪哭的乱成一团,对任微言的怒火又蹭的一下冒了起来,都是任微言,要不是因为她想嫁给他,任家那个老头子又怎么会设计让家道中落的星儿嫁给余霖!

现在,竟然还要被余霖的弟弟欺负。来自163shenghuo.com

任微言,都是因为任微言!

任微言在浴室里刚洗完澡,由于没有衣服,她便将一件浴袍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正背对着门口擦头发。

她甚至不敢出去擦,就怕陆亦琛嫌弃。

突然觉得背后一凉,一阵冷风吹进来,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突然闯进来的陆亦琛强硬的往外拖了几步。

浴室里水雾弥漫,昏黄的灯光打在两人身上,她披散着黑色长发,犹豫浴袍没系紧露出胸前的一大片雪白。

而陆亦琛却用一种极度憎恨的目光凝视着她,任微言没来由的觉得害怕,向后退了两步,裹紧身上的浴袍,“你想干什么?”

第8章 真下贱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她惊叫一声,身子就已经又被他拽过去,陆亦琛一只手拦腰就能抱起她,把她放在旁边宽大的洗手台上。

还来不及反抗,身上的浴袍就已经被他一把撕开,她完美的曲线就毫无遗漏的呈现在他眼前。

任微言羞极了,“陆亦琛!”

他不说话,随手将浴袍扔在地上,双腿夹住她悬在半空的双脚直接欺身而上,吻住她的唇。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那吻带有极强的掠夺性,不带丝毫温柔,似乎只是为了发泄。

任微言伸手在他胸前捶打,但是却全身都被他控制,除了被迫抬头接受这个吻,她根本没有别的选择。

在她的红唇上反复揉压之后,他长驱直入,撬开她的贝齿掠尽她口中的芬芳。

这样的暧昧的氛围,这样亲密的动作,任微言却根本无法享受此刻他突然的亲近。

他的吻带着愤怒,所以毫不温柔,甚至粗鲁。

他的手在她曼妙的身体上游走,每一下都非常用力,她觉得全身都开始痛,然而更痛的还在后面,他直接将她往后推到,然后撑开她的双腿,没有任何前戏,毫不怜惜的直接进入了她。

“啊!”她疼得叫了出来。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双手掐着他的肩膀,眼泪都几乎出来,但是陆亦琛的动作还是在继续,一次又一次猛烈的撞击,却不带着任何情.欲,一切只为泄愤。

仿佛把任微言当成一个没有感觉布偶一样。

她双手掐着他,小脸已经皱成一团,刚开始的剧痛终于渐渐平和,陆亦琛却又突然把她的身子翻过去,让她趴在洗手台上,背对着自己。

她心中惊慌,对于这些所谓的各种“体位”她并不了解,但她还是知道“后入”这个词的。

“不要……”

她还没说完,陆亦琛就已经再一次莽撞的进入她的身体,那里瞬间又被塞的满满的,她雪白的双峰就被挤再冰凉的洗手台上,他就以居高临下的姿态这样一边在她的身体里律.动,一边冷眼看着她狼狈的模样。

心里的怒气竟然消减了不少,他的动作的更加的快,也更加的用力,任微言咬牙忍着,双手攀在洗手台的边沿上。

“任微言,你真下贱。163生活网

不知过了多久,他心中的怒火完全发泄之后,终于抽身而去,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精疲力尽的任微言。

她身上不着寸缕,那个地方红肿的不行,青紫的痕迹 遍布全身,扶着洗手台的桌沿起来的时候,全身都在发抖。

当双脚终于站在地上时,身子突然一软,跌倒在湿漉漉的地上,用尽最后的力气将地上的浴袍裹在自己身上。

陆亦琛总能用各种方式让她感到绝望,浴袍盖过头,她躺在浴室的地面直接没有起来,也起不来。

她躲在在小小的浴袍下面,全身冰冷,地面上是湿透的,她却好像没有反应一样,十月的天气已经让她忍受不了这样的冷,但是陆亦琛可以。

脸上却是平静的样子,那无声流下的眼泪也似乎只是错觉,她的表情几乎麻木,一双美丽的眼睛里却有着致命的空洞。

第9章 恐怖的梦

陆亦琛之后给的解释是,既然你要这个妻子的名分,也要履行夫妻之间的义务。

“任微言,你要知道,我跟你上床,其实是不需要解释的。”

她无声答应,沉默的样子让陆亦琛更加嫌恶,只怕她心里还高兴着吧。

但是不管他和任微言这个女人上多少次床,他都只是为了折磨她,都是不带任何爱意的,要不是昨天晚上星儿受到了那样的欺负,他也不会一时冲动去要她。

但是好歹陆亦琛还是履行了自己的话,没有在再放任任氏不管,任氏终于又开始运营了起来。

而任微言找来的媒体也曝光了两人的婚姻关系,一时间外界哗然。

养子成了女婿,还占了自己公司最多的股权,这任氏前董事长还真的舍生取义埃

不过既然是跟任微言结了婚,那外界之前流传的什么陆亦琛侵占任家财产,打压任微言的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任氏又重新走上了正轨。

“咳咳,咳咳咳。”任微言咳了几声,那天之后,她就有些感冒,一直没当回事,没想到却越来越严重了。

管家看她不舒服的样子,好心问:“夫人要不要去一趟医院?”

任微言笑着摇头,“没事的,感冒而已,我吃两片药就好了。”

看她坚持,管家也不好在说什么。

这时候陆亦琛从外面走进来,他穿着一身黑色正装,一看就是刚从公司回来的样子,沉稳有力的步伐一步步走进来。

看到他时,任微言都不自觉的向后靠了一下。

说实话,她现在有些怕他。

陆亦琛现在喜怒无常,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一个不高兴把她扔在床上,他报复她的的方式,就是用各种让她觉得难堪的姿势,想尽办法的折磨她。

他注意到她脸色红红的,也不是健康的那种红,像是生病了一样。

但是就算是生病了,又关他什么事呢?

“明天,跟我去参加一个晚宴。”

任微言有些惊讶,陆亦琛参加晚宴居然会主动提起要带上她?

似乎是看破了她在想什么,他立刻不屑的笑笑,“别想太多,只是这场宴会必须要带女伴,而我和你又刚刚宣布结婚的消息而已。”

她那刚刚有点触动的心立刻就被一盆冷水泼下,扯出一个笑容:“那,好吧。”

然后他就看也没看她,直接上楼走去,回到卧室后就立刻把门重重的关上,声音大的在整个别墅里回响。

任微言无奈的笑,她知道,他这是告诉自己,今晚她又要睡客房,陆亦琛只会在要她的时候让她进自己的卧室。

比起妻子,她更像个被他圈养的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娼妓,只在他需要的时候需要。

“咳咳,咳咳!”

又是几声咳嗽声,她随便吃了几片感冒药,就回了客房。

躺在床上,没多久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意识混沌中,还做了一个梦。

是在多年前的一个下午,她还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带着比自己小几岁的陆亦琛和容星儿在家里的后花园里玩儿。

她走在中间,一手牵着一个,容星儿也想要走到中间来牵陆亦琛的手,她当时不知怎么就有些反感,没有立即让给她,推搡之中,容星儿就倒在了地上。

她哭的可怜极了,红红的眼睛像樱桃一样,眼泪晶莹剔透。

“微言姐姐,我不是故意要抢你的,你不要推我,呜呜呜……”

她百口莫辩,然后陆亦琛就用力甩开她的手,去扶地上的容星儿。

容星儿终于成功的牵到了陆亦琛,她在他身后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与刚才都楚楚可怜全然不同。

而陆亦琛还在气愤的对她大吼:“任微言,你比她大你知不知道,你为什么不让着她!”

“不是我。”任微言摇头辩驳。

然后就看他用一种不可理喻的目光看着她,似乎嘲讽这个比他们都要大却连错误都不肯承认的人。

后来他和容星儿同仇敌忾,最终甩下她离开,让她一个人站在原地,她也终于流出了泪水,心不知道为什么疼的那样厉害。

“我没有,我没有,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第10章 嘲讽

去宴会的路上,她坐在副驾驶座上,穿着一件金色的鱼尾晚礼服,将身材的曲线完美勾勒出来,一起长发卷成大波浪放在一侧,成熟且性感。

但还是没能让身边的男人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哪怕超过一秒。

外面有风吹进来,有点冷,加上本来就感冒了,她身子忍不住颤栗了一下。

耳边就立刻传来嘲讽:“穿成这样,原来还会怕冷?”

她微微低头,没有回答他。

她的沉默让陆亦琛本就没来由烦闷的心情更加烦躁,他加快了车速,一踩油门直接到了晚宴的酒店门前。

两人挽着手进入宴会厅,他穿一身剪裁合体的深灰色西装,显得人伟岸有宽阔,挺拔的身姿和俊逸的面孔引得周围不少女人侧目。

而散发着成熟魅力的任微言站在他的身旁,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两个人看上去竟是那样的相配。

虽然,陆亦琛管她所谓的成熟魅力叫做徐娘半老,任微言总是无奈,二十七岁啊,真的很老吗?

她不知道,陆亦琛只是知道她也有点介意自己比他大三岁的事,故意拿这个来刺激她而已。

他们一进场,立刻就有很多人跑过来跟他们寒暄,两个人都笑着一一回应,显得夫妻相敬如宾的样子,但其实关于任微言和陆亦琛的感情,有不少人是知道真相的。

几个名媛在一旁冷眼看着跟人寒暄的任微言,眼里尽是嘲讽。

“切,谁不知道她是用任氏逼来的这场婚姻。”

“就是,陆家要是当年没落,这个大便宜能让她捡着?”

“连自己弟弟的下来得了手,还有脸出来见人。”

几个人浓妆艳抹的脸上都充满了不屑,然后其中一个女人就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又说:“诶,陆亦琛的初恋容星儿今天也来了,我听说这个陆亦琛心里可是一只惦记着她的,新欢旧爱啊,今天绝对有好戏看!”

几个人没有发现后面有一个纤弱的身影一直听着她们的对话,在灯光没有照到的黑暗里,容星儿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任微言,我嫁给余霖那个瘸子,你却当上了陆夫人,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吗?

当一个长相斯文儒雅的男人推着轮椅上跟他有几分相似,但是脸色却没有那么健康的男人走到两人的面前时,任微言感觉到身旁陆亦琛周围的气压低了下来。

她立刻明白过来,这个轮椅上眉眼温和的男人应该就是容星儿的丈夫,余霖。

可若不是站不起来,他其实也算是青年才俊埃

不过,她怎么感觉陆亦琛的目光更多是在看后面的余墨,而且,很不友善。

任微言立刻想打圆场,“两位想必是余家的余霖和余墨先生吧,久闻大名。”

余霖温和的笑笑,“任小姐女中豪杰,将任氏打理的井井有条,才是让我这个废人佩服。”

“不敢,现在任氏都已经归我丈夫经营了。”

说着,她就看向陆亦瑁

但陆亦琛还在看余墨,这个道貌岸然的男人就是上次星儿说的想要侵犯她的那个。

真是人面兽心!

任微言悄悄的拉了一下他的衣服,他才终于不冷不淡的开口:“久仰大名。”

第11章 陷害

久仰大名,因为娶了你喜欢的女人,所以久仰的吧?

余墨内心吐槽。

这个陆亦琛之前看他的目光看得他太不爽,像是抢了他女朋友的人是自己一样。

这几人聚在一起,实在没什么好聊的,气氛有些尴尬,然后一道柔弱的声音传来,让气氛变的更加尴尬。

“原来你们在这儿埃”

陆亦琛立刻转头望去,容星儿正款款向这边走来。

他的眼神毫不掩饰,那样的激动,余墨自然也注意到了,心想着这毕竟是大庭广众,你老婆她老公都在,你就不能稍微掩饰一下?

容星儿看到他们两个,尤其是任微言之后好像有些尴尬,默默的站在余霖的轮椅后面,打破沉默之后又保持沉默,让尴尬继续蔓延。

容星儿把手放在余霖的轮椅上准备推他离开,余墨习惯性的伸出手:“我来吧。”

她却如惊弓之鸟一样慌忙躲开,语气里竟还有些恐惧的意味:“不用了,我来吧。”

余墨有点尴尬了,挠挠后脑勺,他这个娇弱又不喜他大哥的嫂子什么时候这么主动了?

而且,他是有艾滋吗你要这么嫌弃他?

不对,余医生的职业病一犯,就算有艾滋,手指间不小心触碰到了也是不会传染的。

余墨的心思飞到九霄云外,没有看到容星儿后来还用惊慌的眼神看了一眼陆亦琛,而陆亦琛看向他的眼神,就更加愤怒了。

几个人终于分开,陆亦琛之后一直心不在焉的,也没有心思陪任微言继续演戏,干脆走到走廊上去吹风。

任微言无奈的看着他的离开,这时,容星儿却又向她走来。

“微言姐。”容星儿的声音尖细,其实不算好听,不过陆亦琛喜欢。

任微言看了她一眼,“你不是要推你老公出去吗?”

容星儿眼神有些不自然,她才不想推那个废人,在陆亦琛面前演完戏后就把他交到助理手里了。

“微言姐,我有话跟你说。”

“那你快说。”

想起昨天的那个梦,任微言下意识就想离这个女孩儿远点儿。

容星儿和她站到一排,掩饰住眼里对她的恨意。“微言姐,我喜欢阿琛,我想和他在一起。”

任微言轻笑,呵,真是简单又直白的话,不过……

“抱歉,你貌似忘了,你和他都是结了婚的人。”

提到结婚容星儿就更气,她都不知道这个老女人是什么时候骗阿琛跟她结婚的。

“但是,但是,他爱的是我,我爱的也是他。”

这样小孩子一样的据理力争实在无聊,任微言没兴趣陪她探讨“两个相爱的人究竟该不该在一起”这种话题,放下就酒杯就打算转身走。

但是她放酒杯的手一下子落了空,高脚酒杯就摔在了地上,随着一声脆响,容星儿和酒杯一起倒在了地上,甚至,她狠了狠心,一只手掌就用力的覆在玻璃渣上。

不仅是任微言,大厅里所有人都被这声响吸引祝

也包括外面的陆亦瑁

容星儿颤抖着把手抬起来,疼的眼泪不止,手掌上殷红的鲜血和被染成红色的稀碎渣子,样子触目惊心,她一脸无辜且可怜的看着任微言。

“……为什么要推我?”

第12章 打脸

任微言被她给吓傻了,才反应过来想去扶她,就听见她柔弱的质问。

大厅之前就安静了下来,所以容星儿虽然声音不大,但全部人都能听到。

而且这画面却挺像是她故意摔碎杯子然后推容星儿的,毕竟容星儿从前和陆亦琛的关系,多数人都是知道的。

立刻就有人窃窃私语。

任微言来不及管这些,又想要去扶地上的女人起来,却突然被人一掌推开,任微言一个没站稳,也差点摔倒。

来人是陆亦琛,在看到容星儿手上的伤时,彻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扶她起来后,直接将她打横抱起。

然后用一种几乎仇恨的目光看了任微言一眼,决绝的抱着容星儿飞快的走出了宴会厅。

一时大厅里里更加寂静,所有人都在替任微言尴尬,老公当着自己的面抱着别的女人走了,这样打脸的事,她居然还能忍?

众人心里都在嘲笑,看来今天她和陆亦琛夫妻恩爱的样子根本是在做戏而已,一个容星儿,就把她打回原形了。

在座都是商场上混的人精,又不像陆亦琛为情所困,容星儿时自己摔的还是被任微言推的,他们心里清楚的很。

有人开始打圆场,叫了服务生过来清理地面,一众人又开始聊自己的。

任微言一个人站在宴会最中间的地方,她全身几乎是僵硬着,脑子里都是陆亦琛抱着容星儿离开时的那个眼神。

那样的憎恶,跟昨天梦里时的一样。

而不论是梦里还是现实,他选择相信的,也都是容星儿。

在这样的地方,丢下自己的妻子,把所有的难堪留给她一个人,陆亦琛,你难道就不觉得自己心狠吗?

她低着头也准备离开宴会厅时,一个人堵住了她的去路,她抬头,“余墨?”

“我送你回去吧。”他温声开口。

任微言摇头,“谢谢,不用了。”

他语气里的同情太过明显,任微言一向自负,同情这两个字,只会更让她难堪。

但是余墨却不由分说的拉着她的手往外走,直到走出酒店。

任微言有些生气,在酒店外面甩开他的手,一双凌厉的眼睛看着他。

他这样的行为就算是想帮自己也是在算不上礼貌。

“你别误会,我替我哥送你的,他老婆被人给抱走了,他想也带走人家老婆找回场子而已。”

他声音清润,说这么不靠谱的话也是面不改色。

任微言有些尴尬了,倒显得她刚才自作多情。

余墨淡淡一笑,“走吧,我送你回去。”

任微言刚要说什么,脑子却突然一晕,竟然就直接软软的要倒下去。

余墨连忙接住她,“任微言?任微言?”

……

陆亦琛抱着容星儿离开了宴会之后,带她到附近的医院包扎之后,就直接带着她回了家。

“阿琛,这样会不会不好啊?”容星儿假装小心翼翼的问。

陆亦琛本就一身怒气,想到任微言那个恶毒的女人竟敢推他的星儿就更加生气!

“没什么不好的,星儿,你今天就在这里安心休息,我会在你身边。”

容星儿半躺在他的床上,陆亦琛坐在床沿,她就顺势把头靠在他胸前。

“阿琛,我只是跟微言姐说我还是喜欢你而已,我不想偷偷摸摸的喜欢你,阿琛,我没想到她的反应会那么大,是我的错。”

声音里不仅有委屈,还有愧疚。

几句简单的话,九江任微言恶毒的形象则更加深刻,他伸手堵住她的嘴,“这不是你的错。星儿,任微言这个女人一向看不惯你,是我没能保护你。”

他的黑眸里一片暗涌。

任微言,我看你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

爱上我,报复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爱上我 或 报复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恐怖悬疑小说《鬼胎》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恐怖悬疑小说《鬼胎》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鬼胎目录预览:第1章洞房第2章怀孕第3章你竟敢杀我的孩子第4章鬼胎第1章洞房我叫苏紫,今年十九岁,连续两个月都做了一个同样的梦,我出现在一个诡异的灵堂前,和棺材里的男子冥婚了。今晚,我又做了这样的梦。不同的是,梦里上演的不是我和新郎拜堂成亲,而是我们在梦里圆房……我站在一座老宅的大堂之内,堂外是一方天井,天上的圆月清冷。月下是一直漆上了黑漆的棺木,棺木的两头用金漆写着“奠”字,棺材上的盖子并没有被钉死,而是略微倾斜的扣在棺木上。阴冷的夜风吹进灵堂

  • 都市言情小说《罪青春》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都市言情小说《罪青春》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罪青春目录预览:第一章被收养第二章耳鸣第三章午夜第四章都是我的错第一章被收养“砰!”一道亮光映射到我的脸上,我却是再无力拿住手里擦拭的镜子,镜子在手中重重的滑落下去,我用尽全身力气睁开已经朦胧的双眼,看着地上已经被摔的四分五裂的镜子,心里唉叹一声,暴风雨又要来了。“哎呀!我的镜子,你这个没爹没娘的野孩子,竟敢将我的镜子摔碎了,你知道我的镜子值多少钱么,把你卖了都不值,我打死你,爸爸,快来看看,这个小杂种打坏我们家的东西了。”摔碎镜子的声音影响到了楼

  • 总裁豪门小说《甜妻慢慢撩》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总裁豪门小说《甜妻慢慢撩》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甜妻慢慢撩目录预览:001晴天霹雳002腿瘸的真相003真正看清了他!004要命的一吻001晴天霹雳李卓恩一路跌跌撞撞,眼里流露出焦急的神色,路过的人都向她投来疑惑的目光,当然,最主要的原因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她的穿着。此时的她身上穿着一件hellokitty的睡衣,脚上趿着一双人字拖,头发呈爆炸状,眼圈通红。还好这还是在白天,要是在晚上,准会吓死医院里的几个人的。回想起自己早上还在睡梦中,就听到一个人打电话过来,说陈盟被送到医院了,来不

  • 恐怖悬疑小说《民异鬼事录》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恐怖悬疑小说《民异鬼事录》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民异鬼事录目录预览:第一章捉妖驱鬼第二章阴镜照死人第三章百鬼夜行第四章化厉头骨第一章捉妖驱鬼回到杭城,久违的城市气氛让陈羽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以前师傅带着他看守尸王,但居住地却在杭城之内。陈羽从小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一直是跟随师傅长大,所以说那个老头子说是自己的父亲也不为过。随意吃了点东西,回到了自己的破房子。屋内十分凌乱,甚至桌子上面已经有了一些灰尘。陈羽略微打扫了一下,然后放热水洗了个澡,就呼呼大睡了起来。‘嗡~’‘嗡’“嗯~喂,谁啊!

  • 总裁豪门小说《当我决定不爱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总裁豪门小说《当我决定不爱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当我决定不爱你目录预览:第1章北方有佳人第2章浮世有乾坤第3章浊世清公子第4章小别胜新婚第1章北方有佳人我从报社的办公楼出来,正在包里翻找着车钥匙,听见有人在我身边叫我:“行云。”是个女人,看见我好象还特别的熟络,一看见我马上从大厅的沙发上起来,小步跑过来迎上我,“行云,真的是你耶。”我只好摘了墨镜,上下看她,可是怎么也没想起她是谁,不过看她倒是跟我挺熟悉的,难道是工作中的客户?干我们这行打交道的人确实不少,有时候人家认得我,可我不认得

  • 都市言情小说《灵婚女巫》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都市言情小说《灵婚女巫》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灵婚女巫目录预览:第1章:守灵夜里的怪事第2章:守灵夜里的怪事2第3章:梦里的男人第4章:邻居家的凶案第1章:守灵夜里的怪事入夜时,外面刚下过雨,雨滴从房檐上‘滴答滴答’的往下落。“救救我!”这声音,不时从无人居住的平房里传出来,断断续续,有气无力。我随着声音寻去,推开掉了一半漆的木门,应时许久无人进来,门上掉下一些尘土,不但进了我的眼,还呛得我咳嗽起来。揉了一通眼睛,便见地上摆着无数只手腕大的红烛,红蜡流了一地,如腥红的鲜血一般,直叫我心里

  • 都市言情小说《蒸汽朋克》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都市言情小说《蒸汽朋克》在线免费阅读书名:蒸汽朋克目录预览:第一章船厂危机第二章时空的钥匙第三章蒸汽朋克世界第四章倒找钱第一章船厂危机雨一直下。雨刷呱呱的打着雨水。鸟南大道上,一台老长安面包飞速疾驰。荣克忍着内心焦急,强颜欢笑应付着各方质询。有些难堪的发在朋友圈中的求助,响应的却寥寥无几。平时活跃的朋友一瞬间哑火,帮助过的人离线。反而一向沉默的几个万年潜水艇来了私信,问了句“怎么了”。寥寥三个字,却让他眼角有些酸。这反而打消了他求助的欲望,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急病乱投医了,不应该麻烦交集

  • 都市言情小说《女王凯旋》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都市言情小说《女王凯旋》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女王凯旋目录预览:第001章阴差阳错的初遇第002章十万,就今晚第003章上等鲜肉第004章雷霆之吻第001章阴差阳错的初遇2005年,港城。早上的气象预报说是今天台风会登陆,果然下午天就像泼了墨似的暗了下来。大风夹着冰冷的雨水斜斜地拍打在身上,我望了望已经黑透了天空,下意识地往公交站牌下缩了缩,心里恶狠狠地咒骂着阿若,像今天这种日子搬我来救场,就该把客户先联系好,结果我在这淋了一个多小时的雨,阿若那边始终一句话打发我,“快了,就快到了。”身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