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总裁再宠:说好不回头》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19:34:45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总裁再宠:说好不回头

第一章:噩梦

别人的婚姻生活是怎样,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我的是一场噩梦。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

我和陈珂是在三年前的一场大型相亲会上认识的,当时我26岁,他30岁。在众多人之中,他并不是很出众的一个,但却是追我追得最积极的一个。

我也不知道他看上了我什么,反正无论是做游戏还是一对一交流,他都主动拽着我,弄得我那天所有时间几乎都和他耗在了一起。

不过除了这些以外,他倒没什么其他不尊重我的地方。

说话客气,人也有礼貌,虽然不是典型的帅哥,但样子老实憨厚,身高差不多176公分,职业也是大学教授。

说起来,做老公还是个不错的人选。

就这样,在他的攻势下,还有我家人的催促下,我和他交往差不多半年,两家人就见面订下了。《总裁再宠:说好不回头》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很快我就和他扯了结婚证,热热闹闹的办了酒席,请了众多亲朋好友来祝贺,全都说我找了个不错的老公。

不但人帅气,还是个有内涵的知识分子,甚至家庭条件也不错,简直是老姑娘捡到了宝。

可谁又知道,从新婚夜那天开始,就是我噩梦的诞生!

那天陈珂喝了很多酒,整个人几乎都是被朋友们抬进房间的,我们这边有闹洞房的习惯,可他完全睡死,别说闹了,就连知觉都没有了。

托他的福,也省去了我被恶整的机会,一众人嘻嘻哈哈的祝我们性福后,一溜烟的就跑了。

我帮他把鞋子和外套脱了后,就给他盖好了被子,然后我就去了浴室洗澡。

可刚洗到一半,我就听到了外面有声响,裹着浴巾的我疑惑的走了出去,才发现陈珂居然醒了。

他脱了身上的衬衣,半裸了整个上身,在翻箱倒柜的找什么,在看到我后,他对着我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比较诡异的笑容,脸上没有丝毫的醉意。《总裁再宠:说好不回头》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心里毛毛的,因为陈珂莫名其妙的装醉,也因为他刚才那个怪异的笑容,我慌忙转身准备继续进浴室洗澡。

就在我刚踏进浴室时,没想到陈珂居然也进来了,他用一只手抵住了门,在我愕然的注视下,转过身轻轻的关上了浴室门。

“你……你要干嘛?”

我忐忑后退,全身汗毛直竖,总觉得这样的陈珂很危险,不像是平时的他。

他对着我拉开了皮带,然后解开裤子的纽扣,我惊慌的转过了头,不敢直视。

“你躲什么躲,我们已经是夫妻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洗澡好啊,我们一起鸳鸯浴呗。”

完全不征求我的意见,他自顾的脱了个精光,然后就来扯我的浴巾。163生活网

我拽着浴巾死都不松手,说浴室太小,不适合两个人一起,如果他想洗,我让他先洗。

要是平时的陈珂,一定会说好,因为他一向都很斯文有礼,非常尊重我的意见,可今天的他不一样,大力的扯开了我的浴巾,转头就扔到了地上。

一把拽过我就按在了墙上,使我整个人与冰凉的墙壁紧贴在一起,而他则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我脸颊,突如其来的恶心,让我瞬间反胃。

我开始挣扎,让他放开我,但他就像听不到似的,我越是反抗,他越是兴奋,在我光溜的身体上一阵乱摸乱捏,力气大得可怕。

我疼得倒吸一口气,问他是不是喝醉了,就算是夫妻也应该相互尊重,他现在的举动弄疼我了。

但我的话并没让陈珂停下动作,相反他还拽着我的头发撞到了墙上。

一瞬间,我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来自163shenghuo.com

等我醒来时,我发现我已经躺在了床上,两只手都被绑在了床头,而陈珂居然对着我上下其手,一个人在那里极其兴奋,脸上的青筋都冒了出来。

他见我醒了,又一次对着我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然后一口咬在我的胸上,疼得我惨叫出声,眼泪唰的一下流出了眼眶。

我从来不知道,私底下的陈珂原来是变态的,我越是哭,他就越兴奋,咬完我左边又咬右边,我哭喊着求他轻点,不要这样对我,我们是夫妻啊。

他喘着粗气把一根手指塞进了我嘴里,堵住了我的声音,然后附在我耳边说:“知道我为什么在相亲会上一眼就相中你吗?因为你的资料上写明了从未交过男朋友,没被男人搞过的女人,自然就不会嫌弃我。”

听到他的话,我脑子轰的一声炸开,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了他的下身,一瞬间,我愕然的瞪大了眼。

第二章:水深火热的折磨

陈珂看起来整个人那么兴奋,但他的构造却丝毫没反应,就像沉睡一般病怏怏的怂拉着,我终于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他似乎也发觉了我的愕然,“啪”的一耳光给我甩了过来,打得我眼冒金星。《总裁再宠:说好不回头》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看什么看,一个没碰过男人的雏儿,还需要在意我行不行吗?有本事你让它起来啊,只要你想要,就给我弄起来。”

他的话粗俗又恶心,和他平日里的样子丝毫挂不上钩,要不是我亲身经历,我永远不会相信,一个人在白天和黑夜会是两个面孔。

我怕得浑身发抖,怕他变态,也怕他打我,我摇着头说我不介意,都是夫妻了,我不嫌弃他。

可他似乎根本听不进去,愤怒的又甩了我一巴掌,我闻到了我嘴角的血腥味。

“放屁,你们女人都是骚货,一个个在知道我不行后,就他妈给我走人。你们就那么喜欢被操吗?我即使下面不行,我可以用其他方式满足你们啊,为什么一个个都他妈嫌弃我。”

我哭着说我没有,我不嫌弃他,我们都结婚了,我只想好好和他过日子,如果他实在介意,我们就去医院看医生,我会陪着他一直等他康复。

结果这句话又触到了他的逆鳞,直接一把狠厉的抓住我的胸,硬生生的往外扯,疼得我哭哑了嗓子。

“不介意?不介意会忙着让我去看医生?没想到你没碰过男人也他妈发骚,给我弄起来,老子一定操死你。”

我能理解一个正常男人,生理出了问题的颓废和挫败,但不能因此而变得内心扭曲和变态,更何况他还是为人师表的教授。

我已经不记得那晚我是怎么撑过去的,他不但打我还折磨我,用尽了所有能屈辱我的方式,让我像条狗一样趴在床上,羞辱我。

直到最后我恶心的吐个不停,他又翻身开始折磨我。

第一个新婚夜,我的婚姻生活就跌入了万劫不复的地狱,我看不到未来的任何希望,也没有所谓的幸福人生。

徒留给我的,只有每个胆战心惊的夜晚。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陈珂坚持不住他们家里跃层的楼房,而要单独出来买房子住了,毕竟我每晚痛苦的惨叫声,一不小心就会出卖他的秘密。

结果还导致公公婆婆对我有意见,认为是我不愿意与父母同住。

我想过离婚,但陈珂威胁我,如果我要是敢离婚,他就让我家鸡犬不宁。

在我们这个小地方,他家的势力很大,爸爸是镇长,妈妈又是律师,虽然弟弟不争气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但似乎也是个混混头。

而我家只是普通的老百姓,爸爸只是个木匠,妈妈因为身体不好常年药不停,偏偏我妹脑子笨,读书一塌糊涂,还总喜欢惹事。

被学校开除过两次,都是陈珂他家帮忙,才能继续上学。

所以,别说离婚了,连这个秘密我都只能打掉牙齿往肚里吞。

我想赔上我的人生去给家人一个好的未来,但偏偏事与愿违,因为结婚三年我肚子都没动静,婆婆薛梅对我有意见了。

不但没有好脸色,还时常故意找茬羞辱我是个不会下蛋的鸡,有几次我都想吼回去是你家儿子没功能,致使我至今还是个处女怪我吗?

但我不敢,所以我只能忍。

陈珂看到他妈辱骂我,从不帮我,甚至还和着他妈阴阳怪气的说我,是不是家里条件太差,营养跟不上导致不孕不育啊。

结果气得他妈就是一顿数落,说她儿子这么好的条件,早知道就不该去什么相亲会,结果娶回来一个不下蛋的。

他家儿子可是长子,在外还是个教授,要是断了后,她跟我没完。

我内心不免冷笑,你儿子既然这么好居然还跑去相亲,难道你这个当妈的就不觉得奇怪吗?

如今结婚都三年了,又来质疑我的肚子不争气,为什么就不能想想是不是自己儿子的问题。

果然每个当妈的都夸自家花香,但我也还是妈生妈养,难道就该被这样欺负吗?

忽然我惊觉陈珂在瞪着我,吓得我急忙垂下头不敢再胡思乱想,比起被他妈辱骂,我更加害怕他的变态折磨。

谁能知道,我连夏天都不敢穿短袖短裙出门的原因,就是因为身上全是陈珂留下的齿引,还有鞭打的痕迹。

每天如履薄冰的日子,逼得我喘不过气来,我好希望谁能来救救我,让我脱离开这个地狱,就算做牛做马,我也愿意。

可救星没等来,命运却和我开着不合时宜的玩笑了。

因为我忽然发现,我的内衣时不时消失不见了,明明洗好了挂在阳台上,等我去收衣服的时候,就变成了空衣架。

家里除了我和陈珂,偶尔就是他弟陈星为了躲避婆婆的碎碎念,过来小住几日,或者是公公婆婆偶尔过来看看我们,也没其他外人来过。

而我们家又住在18楼,不可能有人专门来偷几件内衣,那到底内衣去哪里了呢?

第三章:洗澡被偷看

内衣的事情我不敢告诉陈珂,怕他借题发挥说我是不是出去哪里浪,导致又引来一顿折磨。

所以只能忍气吞声的当做没发生过。

但我的隐忍并没阻止事件发生,这一天我又发现内裤不见了,里里外外找了三圈都没发现。

正好今天小叔子陈星又溜了过来,在客厅看电视的他发现了我的不妥,走到我身旁来问道:“嫂子,丢东西啦?说说是什么,我帮你找啊。”

我转回头就看到他染得花花绿绿的头发,还有吊儿郎当的一张脸,急忙缩了缩身体退到一边,“不用了,没什么,小东西而已,应该是掉到楼下了。”

他今天似乎非常好心,整个人站在阳台边上,半个身体都探了出去帮我看,吓得我急忙把他拽了下来。

结果力度太大,两人都差点摔倒,还好陈星反应快,抱住了我的腰,才没摔个狗啃屎。

只是我发现他的呼吸莫名有点急促,而我们两人的距离太过亲近了,我慌忙推开他,对他说声谢谢,就急忙抱着收好的衣服进了房间。

我和陈星的接触不多,一是因为他长期在外面混不着家,二来就是因为陈珂是个醋桶,稍微看到我和一个男的说话,回家后就会想着方儿的折腾我,我怕了。

我曾经在学校是学舞蹈专业的,后来本来也在一个小歌舞团表演,就是因为陈珂的关系,导致我无法与男演员搭配,不得已最终离职,做起了全职太太。

一堆好姐妹羡慕我过起了少奶奶的生活,只有我清楚我的水深火热有多么可悲。

我叠好衣服,就拿出换洗的内衣去浴室洗澡。

我今天很开心,因为陈珂一早就打过电话回来说,晚上不回家,因为他要领着学生出去采风,会在外面过一夜,让我早早睡觉,不准乱跑。

一听到他不回来,我简直想放鞭炮庆祝,虽然他不是每天晚上都折腾我,但能少面对一天算一天,我自然感恩戴德。

心情轻松,人自然就愉悦,不自觉的我在浴室里哼起了调子。

看着镜子中的胴体,我微微发怔。

本就曾是舞蹈演员的我,身体比例自然很均匀,而我虽然瘦但凹凸有致,该有的不比别人少。

我抚摸着我光滑的皮肤,却被上面一堆青绿的痕迹生生红了眼眶。

到底是打的,还是咬的,还是滴蜡弄的,我已经记不清了,只是每个痕迹都代表着我每一次的痛苦。

我把头埋进了蓬头下,任凭水冲刺着我的身体,就像是在洗涤我的灵魂般,直到我憋不住气,才猛然的脱离出来。

就在此时,忽然浴室里暗黑一片,一瞬间的黑暗简直伸手不见五指,我摸索着走到门边,抓住了浴巾裹在了身上。

门口响起了敲门声和陈星的声音,“嫂子,你没事吧,电路应该跳闸了,我去看看,你自己小心点。”

“哦,我没事,那麻烦你了。”我应了一声后,就松开了浴巾,准备回去继续洗。

眼睛在适应了黑暗后,变得清明起来,反正洗澡也不需要灯光,所以我也就没在意。

果然是跳闸了,不一会儿光亮就来了,我因为洗了头眼睛暂时睁不开,所以就闭着眼淋着水。

可洗着洗着我发觉不对,总有一股似有似无的冷风灌进来,我急忙冲洗了眼睛向周围看去,愕然的发现浴室的门居然有条缝。

而门边似乎还有晃动的人影,我吓得手忙脚乱的冲过去关上了门,慌乱的心几乎要跳出了胸口。

今天陈珂没回来,门外是谁不言而喻。

我简直没法相信陈星居然会偷看我洗澡,也不知道刚才来电后我被偷看了多久,要是被陈珂发现了,一定会扒了我的皮。

我蜷缩在门后,咬着牙嘤嘤的哭泣着。

我不懂老天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老公不举成为了变态,小叔子又对我意图不轨,婆婆还怪我生不出孩子,公公虽然不闻不问,但看我的眼神也怪怪的。

还有我失踪的内衣,无论是公公还是小叔子干的,对于我来说都是噩梦般的存在。

“砰砰砰”门外忽然响起了大力的敲门声。

“嫂子,你到底要洗多久,我要尿尿,憋不住了。”

陈星的声音在此时犹如地狱修罗般恐怖,我慌忙擦拭着眼角,说马上就好,急忙胡乱用浴巾随便擦了擦,就穿戴起来。

刚一打开浴室门,就见到陈星似笑非笑的站在门口,眼睛滴溜溜的朝着我身上看,我不敢看他慌忙的垂下了头,小心翼翼的从他身边挤过。

却不想他伸出一只手挡住了门,一股热气喷洒在了我的脸上,我吓得双手护在胸前,愕然的望着他。

第四章:暴行

陈星靠近我的脖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在我耳边呼着热气说道:“嫂子,你洗的什么沐浴乳啊,好香。”

我哆嗦着身体别过了头,一句话都不敢说。

“问你呢,嫂子?还是说……你自带体香?如果真是这样,我大哥可就幸福了,有嫂子这样一个尤物做老婆,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我已经听不下去了,鼓起勇气回过头看向陈星。

“你……你还有事吗?没事我先回房了。”

我憎恨我的懦弱,明明是想斥责陈星过份的行为,但说出口的话,却是这么的不痛不痒。

陈星殷红的薄唇扯出一抹邪恶的弧度,夸张的张开手后退一步,给我让出了道,我慌忙紧张的逃离而去。

“嫂子,你说……三年的无性婚姻,到底是什么感觉啊?”

一刹那,我全身僵硬的停住了脚步,忐忑的转过身惊慌的瞪着陈星。

他淡笑的眼眸里含着恶意得逞的狞笑,斜靠在墙壁上一脸无谓的看着我。

“你……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不懂你的意思。”

我已经很努力了,可是说出口的话依然磕磕巴巴,连我自己都讨厌我的胆小害怕。

“我说什么,嫂子知道不是?”

陈星对着我慢悠悠的一步一步走来,就像是只大灰狼看到一只可以饱餐一顿的小白兔一般,眼睛里闪烁着恶意的光芒。

我惶恐的慢慢向后退去,直到退无可退的撞到了墙壁。

他欺身向前,两只手抵在了墙上,把我禁锢在其中,我慌乱的别过头,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陈星,你……好好说话,靠这么近干嘛?”

“我不是怕嫂子你听不懂吗?自然要靠近点告诉你啦。你说……要是大哥知道,他的秘密泄露了,他会怎么对你?”

还能怎么对我,一定会往死里折磨我!

陈珂的猜忌心很重,因为他的隐私,他很在意所有人看他的目光。

他在外可是受人尊重的教授,外表衣冠楚楚,还有着不错的家庭背景,我们结婚后,也有不少的女人想撩拨他,但都被他拒绝了。

因此很多人都说陈教授作风正派不受引诱,对家庭专一,是个专情爱老婆的好男人。

就这样,他活在白天别人对他的崇拜中,把身体的缺陷隐藏在了黑夜里,如果这个秘密一旦被揭开,我想他一定会杀了我。

我惊恐的瞪着陈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我还真庆幸,来借宿几天就让我发现了不小的秘密,只不过我没想到,你居然可以忍受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倒的确让我大开眼界了。”

陈星每个字都犹如在我心头上扎刀子,刺得我血淋淋却连个痛字都说不出口。

“我没想到我外表清纯可人的嫂子,在晚上可以变成一个荡妇,这样的尤物却给了我那个废物大哥只能看不能碰,这不是浪费吗?”

“陈星,你……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我是你嫂子,陈珂是你大哥啊!你怎么可以偷看我们……我们夫妻床笫间的事情,还拿出来到处说了?”

我再也无法沉默,因为他太过份了!

不但偷看我洗澡,居然还对我说着这么多下流的话,他到底当我是什么。

“哟,生气啦?你在我大哥身下被弄得死去活来都没事,我就说两句而已,你就发飙了?果然……要蹂腻你,你才会听话!”

陈星一把搂住我的腰,顺着我的背脊往上摸去,我吓得猛地推开了他,因为太过用力,他还差点跌了一跤。

不过他似乎并不生气,脸上一直挂着放荡的冷笑。

“嫂子,三年了,整整三年都没被男人碰,你觉得我会信吗?既然要便宜外人,不如便宜自己人,至少我还能把你肚子搞大,给我妈交差不是?”

陈星说完就对着我扑了过来,我吓得扭头就往房间跑,但他却抓住了我的头发,把我硬生生的拽了回去,大力的扔在了沙发上。

我被他拽得头皮发麻,跌倒在沙发上时,头也撞到了一旁的桌角,瞬间眼冒金星头晕目眩,但我还是挣扎着试图从沙发上爬起来。

但陈星已经扯开了衣服,整个人压在了我身上。

我拼命的扭动着身体,手脚也扑腾的乱打乱踢,哭着求他别这样,我是他亲嫂嫂啊,他这样做不但对不起他哥哥,还是乱伦。

此时的他根本听不进我一句话,喘着粗气撕拉一下,就扯开了我的睡衣,当我身上的斑斑痕迹出现在他眼前时,他更加红了眼,发疯的去扯我裤子。

“操他妈的陈珂,这样水灵的女人他也下得去手,光看不搞有屁用!”

我崩溃了,在我睡衣被拉开,露出了内衣时,就彻底崩溃了。

一个变态的陈珂已经让我生不如死,如今还来个陈星,他们这是要逼死我吗?

此时,“撕”的一声,伴随着腿上忽如其来的冰凉,我见到了陈星眼中浓浓的欲望。

总裁再宠:说好不回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总裁再宠 或 说好不回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运筹之王8章

    原标题:运筹之王8章小说名:运筹之王第八章【唯财不破】关少河起身为韩漠斟满酒,亦为自己斟上,才微笑道:“五少爷,你可知少河经营的贸易行,经营的是何种货物?”“你告诉我,我就知道了。”关少河笑道:“少河开的贸易行,在东海城应是最大的,经营的货物不是鱼物海鲜,而是珍珠珊瑚玳瑁甲等贵重海宝。”韩漠“哦”了一声,道:“原来关掌柜还是一位巨商。这些东西,若不是家资富贵,那可是经营不起的。你们庆国商人在东海城多得是渔行,这海宝行可没几家。”“三家!”关少河伸出三根手指头:“东海城共有庆商贸易行四十六家,经营

  • 我的极品娇妻8章

    原标题:我的极品娇妻8章小说:我的极品娇妻第八章娇妻醉酒徐丽说的很有道理,我也赞同,这些人跟他们讲理是没用的还是小心一点好,于是道,“那好,你那边处理好随时通知我,我会尽快把钱给你。”徐丽满怀感激的说,“老板,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总之今后一定帮你打理好店铺,让你一百个放心。”这两天我第一次感觉心情舒缓不少,助人为乐原来真的很有效果,让我感觉很有成就感,心中集聚的阴霾微微消散。就在我和徐丽交谈完毕不多时,打包的三名工人陆续前来上班,接着就是紧锣密鼓的分单打包,店铺内立刻忙碌起来。下班之前我交代了

  • 夜空下的星8章

    原标题:夜空下的星8章小说名字:夜空下的星8.谁敢打我一下,我加倍奉还!第8章谁敢打我一下,我加倍奉还那男人听了我的话,先是一愣,随后眼神上下打量了我一番,露出坏笑,问:“你一晚上多少钱?”“根据资料显示计算,一晚上,五万。”我如实地告诉了他,周围的那些女人都笑了,眼里满满的不屑和嘲讽。我真的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那样看着我?难道是因为我要的太少了吗?那个男的左拥右抱,不屑地轻笑一声,突然想出了个坏点子。他掏出五万块现金放在桌子上,说:“只要你在这里当众把衣服全脱光,这只是定金,我可以再给你转十万。”

  • 美人余香8章

    原标题:美人余香8章小说:美人余香第008章初面诱惑梁健道,“那是因为朱局长已经是局长了,我们这种小干部,还是要奋斗的吧。”朱怀遇道,“梁老弟,我这种是芝麻绿豆的小官,什么副局长,只不过是个副科级,你想想,在区里干,最高能干到区委书记,那也就是个正处级。我们再挣扎,再努力,再折腾能拿捞到一个正科级已经是老天有眼了。不过,我觉得梁老弟,你将来肯定比我有出息。黄书记很看得起你哎,只可惜黄书记这就要调我们体育局工作来了。否则你肯定是大有前途。不过即使黄书记调走了,你还是有机会的,毕竟黄书记在全区的口碑

  • 炊烟袅袅情如歌8章

    原标题:炊烟袅袅情如歌8章书名:炊烟袅袅情如歌第8章送上门的妓女“我……手机没电了。”莫夕解释着,不知道是不是得了病的缘故,现在的她哪怕是不小心碰到一个地方,都会带动着四肢百骸的阵痛,遑论是这么大的痛度。“没电?”盛淮安俊脸上泛着冷笑,“是真的没电,还是忙着和野男人上床,所以才没空接我的电话。”“我没有!”莫夕不可置信的看着盛淮安,“我在路上晕倒了,萧远才把我带到了他家。”仅此而已。她甚至不敢多待,火急火燎的就赶来给他送文件。“你晕倒了?”盛淮安冷冷皱眉,看着她惨白的脸色,心头涌起一抹异样的感觉

  • 幽若天眷顾8章

    原标题:幽若天眷顾8章书名:幽若天眷顾第8章成全你“你……滚,给我滚……”叶清抬手指着唐辰飞扬跋扈的脸,半响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说出自己都觉得没有威慑力的话语。随后,被唐辰的眸子盯着有些心虚,她弯腰捡起石子就往唐辰的方向扔过去,她已经无所畏惧了。预想中的痛苦的呻吟没有传来,唐辰轻而易举的就躲开了她的石子,一把抓住她纤细的手腕。“叶清,谁给你的胆子,连我都敢打?”唐辰觉得这个女人大概是疯了吧,没有犹豫的就拿起石子想他扔过来,精准度还该死的好,她怎么不去国家队呢?“你是谁?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要是冒犯

  • 念念如梦8章

    原标题:念念如梦8章小说:念念如梦第8章不满单凉不敢置信地望着两人的背影,胸口像压了一块巨大的石头,突然有点不想入场。身为安逸尘的妻子,却没有被他当做女伴带着参加爷爷的寿宴,单凉有想过。但她没有想到安逸尘已经干公然带着名义上的小姨子来这里。门外的人群已经变得稀稀落落,单凉不得不朝里面走去,脚下每一步都异常沉重。安家主宅的大厅内,装修很是雍容华贵,安老爷子生性念旧,所以整个宅子都装修成中式的风格,哑光红漆的柱子,还有琉璃镶嵌窗户和吊灯,十足古代宫殿的样子。熙熙攘攘前来贺寿的人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谈笑

  • 挚爱成伤8章

    原标题:挚爱成伤8章小说名称:挚爱成伤第8章赌气这无疑对苏禾来说是一个坏消息,她最不希望的就是姜洲回这里。如果他看她不顺心,随时都会对她动手动脚,会危害到孩子。此刻她心急如焚站在客厅里,大脑飞速运转却依旧没有想出什么应对方法。门口传来响声,是姜洲回来了。她被关门声“砰”的一下惊到,猝不及防与姜洲对视上。她看着姜洲越走越近,内心一直让自己稳住心神不要慌,但眼神里的惊慌出卖了她。“怕我?”姜洲似非似笑的语气像是告诉苏禾,他今天心情很好,不会动手动脚。这让苏禾稍稍镇定下来,但马上心又提起来。姜洲伸手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