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书名:爱上谁的床7章(第7章)

2017/12/21 20:28:1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书名:爱上谁的床

第7章
接连几声敲门,让我的心都快跳到了嗓子眼!

之前的一切仍旧历历在目,我也生怕再引狼入室。推荐163shenghuo.com上次能够幸免于难,是因为他们只想骗钱,而这次,他们一定不会绕过我的。

就连卫生间里的何潇潇也听到了敲门声,她问我为什么不开门。

一时间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我慌忙拿起自己的手机,刚要拨通报警电话的时候,何潇潇居然冲出卫生间,将房间的门给打开了。

我心下一阵懊悔,而我已经想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但愿我可以安然无恙地离开吧……

然而当我沮丧地看着门口的方向,发现只有何璐一人的时候,我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何璐不是溜掉了么,她不是去联络同伴了么,怎么一个人回来了?

我心下无比疑惑,又觉得无比庆幸,幸好是没去找同伴,要不然我都想象不到,等待我的将会是怎样的一场灾难。推荐163shenghuo.com

我曾听说过关于自驾的一些负面消息,那些旅人很容易遭遇到当地居民的为难,甚至殴打,轻者破财免灾,重者死于非命。

这叫我不得不小心应对。

可是当我看着何璐手上提着的塑料袋子,就让我更加地不解了,她一大早的是去做了什么,竟然还提着东西。

何璐跟何潇潇似乎没发现我的震惊来,何潇潇又冲进了卫生间,何璐则走到了桌子旁边,将那些东西放到了桌子上。

她转过头说,“早上醒来地早,就去买了些吃的!”

我这才明白过来,何璐原来不是溜走了,而是去买东西了。

看来是我误会了她,也怪自己疑心太重,总觉得这两个女孩会随时逃走。

昨晚上她俩其实也有机会逃走的,因为我睡得很死,就是将我的东西都拿走,我断然不会发现,可是她俩并没有这么做。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这让我对她俩的警惕又放松了不少。

何璐看了我一眼,说愣着干什么,等会儿还要赶路呢!

我小鸡肚肠,误会了她,便不由地有些为难了起来,也幸好没有表现在脸上。

何潇潇从卫生间出来,她问何璐都买了些什么吃的。何璐就说,还能有什么,豆浆油条呗!

她俩的一问一答好像是在家里一样的自然,尽管我心里仍有防备,不过已经减弱了大半。

潦草地吃了些东西,何璐就问我,接下来要去哪里,还问我去可可西里到底是不是真的。

我装出一副男子汉气概的样子,将深邃的眼神伸向窗外,笃定地说了两个字,拉萨!

原以为自己这个样子一定很帅气,至少会引来两个女孩的赞赏,可是没料到何潇潇说真没劲,又是拉萨。

想来也是,何潇潇她们一直生活在这里,便不觉得有什么新奇了,但对于我们这些外来人讲,在这里遇见的每一株野草,都觉得是那样的新奇无比。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有人说旅行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去到别人呆腻的地方,想必这话是不假的。

不过现在决定权在我手上,她俩也必须跟着我。

来了西藏,不可能会绕开拉萨的。

吃了些东西,退了房,又到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些用品,我们便再次上路。

何璐先前显得沉默寡言的样子,可是经过一夜的相处,我们彼此之间好像已经极为熟络了一样,她跟何潇潇抢着非要坐到前面来。

可前面只有一个副驾驶座,我就开玩笑说,晚上跟我睡,谁就坐到前面。

我这话让两个女孩顿时安静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何璐从后面翻到了前面。网站163shenghuo.com

她盯着前挡风玻璃,好像在刻意躲避我的目光一样。

我又玩笑地问她,你要跟我睡么?

何璐双手抱在胸前,气嘟嘟地将脑袋偏向了另外一边。

何潇潇又跟我要她的手机,说是要拍照。

尽管我对这两个女孩的警惕放松了不少,可我还是不得不防着一些,故而我说后面有一台相机,自己拿过来用。

但何潇潇并没有去取,看来何潇潇也只是为了找借口拿回自己的手机。

入藏有四条公路,川藏,青藏,新藏,滇藏,而我是由川入藏,故而一直行驶在318上面。

工布江达距离拉萨约有两百公里左右的路程,预计在中午左右便可以抵达。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中途在国道停歇了一会儿,两个女孩去尿尿,可四周一览无余,根本就没地方蹲着尿。

这两个女孩聪明,便想出了一个防备我偷看的办法,那就是一个到路边去撒尿,另一个看着我。

我嗤笑个不停,我说,“你们尿尿不让我看,为什么要看我尿尿呢?”

说着,我便解裤子撒起了尿,何潇潇气嘟嘟地转过了头去,娇嗔说,谁要看你了。

六月的318国道的确是有一番景色,我也一时贪婪,不由地坐在了路边。

正在暗赞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际,何璐就催我,说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快些走。

站起来拍拍屁股,我打趣地说了句,尿完了?

何璐没有理我,瞪了我一眼后,便闷头钻进了车里。

车子再次上路,我故意将速度放地很慢,也好有足够的时间看看路旁的景色。

而这一路上海拔时高时低,多少会有些不适,这也让两个女孩挖苦了我一番,说我一个大男人身体这么差,还好意思来西藏!

我也回敬了过去,我说身体再差,干你们两个是没什么问题的。

何璐跟何潇潇便不再做声了。

因为耽误了些时间,到墨竹工卡的时候就已经中午了,这比我想象中足足要晚了一个多小时。

于是我们便在墨竹工卡县吃了午饭,下午两点多才赶到的拉萨。

然而此时我甚至有些后悔带着这两个女孩了,因为这就等同于带了两个饭桶,开销自然会大一些。

我只是想一想,并不会真这么觉得。

我问何潇潇,“你对拉萨有多熟悉?”

何潇潇却反问说,“我在这里上过学,你说我有多熟悉?”

没料到蛮荒之地的何潇潇竟然是在拉萨上的学,如此看来,想必她对拉萨是极为熟悉了。

因而我忙不迭说,拉萨有哪些地方好玩,快推荐一下。

“你不是已经有了出行路线么,问我干什么?”

何潇潇说着,还狠狠地白了我一眼,好像我问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问题一样。

书名:爱上谁的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爱上谁的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服务创新中国,挖掘人才价值——群星视界平台上线发布会在京隆重举行

    为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由北京群星视界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主办,北京华秒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北京合禾天下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承办的“服务创新中国,挖掘人才价值——群星视界平台上线发布会”于2018年6月19日在北京隆重举行。北京群星视界上线启动仪式现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侯云春宣布开幕本次发布会以挖掘人的价值,打造碎片化时间共享平台为主题,以服务创新中国为宗旨,探索人才价值共享创新模式。发布会上北京群星视界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隆重推出了群星视界平台,该平台以碎片化时间共享

  • 2018清代绿度母唐卡历年市场价值

    据佛教经典记载,绿度母,为观世音菩萨的化现,也有其它不同的译名,像“多罗菩萨”,或是“救度母”,或是“度母”。度母有许多不同的化现,包括有二十一度母、五百度母等等。绿度母即绿度母为所有度母之主,此尊现少女相,全身绿色,一面二臂,现慈悲相。又称为多哩速疾勇,是所有度母的主尊。18-19世纪作绿度母药师佛唐卡绿度母,是一位救世大菩萨,她坐在白色的莲花座上,依其本誓,是观世音菩萨因慈悲天下众生,伤心时掉下眼泪的变化身,所以是最慈悲的。据说,白度母和绿度母是观音菩萨的两滴眼泪所化现。当代白度母唐卡白度母

  • 米粉店设计,居然可以这么高逼格!

    这是一家位于纽约东村,主打地道的湖南米粉餐厅。这家中国的街边美食餐厅亲密地融入了热闹社区的空间。街边的行人可以看入店内,店内的食客也能够看向街道。设计师从街边切开一个带圆角的体量,使它得以从店面延续到室内,让餐厅与街道产生直接的对话。木格栅交错而成的墙面营造了明亮而温暖的氛围。充满节奏感的木格栅延续了圆角的几何,又呼应了米粉的线条感。室内由白色混凝土抹灰及木格栅交错而成的墙面创造了明亮而温暖的氛围。这家在异国的美食餐厅,内里有着中式的典雅素朴,外在则融入纽约的时尚与快节奏。它吸引到你了吗?注:部

  • 杏坛艺拍艺术家名人书法​​ 桂兆海 字画赏析

    1974年生于安徽太湖,1997年起寄居北京。师承李小可先生、贾又福先生。2012年开始实施以川藏为初步写生基地的写生计划。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作品承“李家山水”衣钵,源于生活,尊重传统,注重表达。雄浑博大,沉静精深,追求至真、至善、至纯、至美。在中国文联、中国美协举办的全国展览中多次入选并获奖。展览概况:◎2017年作品入选中国(南昌)军事美术作品展并获入会资格。◎2016年作品参加“苦行探道”贾又福工作室优秀学员作品巡展。◎2016年作品参加李可染画院青年画院首届作品邀请展。◎2016年作品

  • 高古玉的鉴定真假方法

    高古玉通常指汉代及汉代以前的玉石器,时间约在距今2000年至8000年。新石器期间的玉器用料多为就近取材,主要用于祭祀,有着神秘的宗教色彩;商周至战汉期间的玉器多为帝王、皇家及达官贵人使用,玉料以和田玉为主,制造技术和艺术气息都笼罩着威严氛围。由于高古玉经历了神玉、王玉以及礼制用玉等时期,并与当时的社会环境、文明形态有着紧密联系,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艺术价值,目前已成为国家重点保护文物。藏玉器首先应该认真细读、多读有关古玉的专著,这些学术著作凝聚着丰富的知识。推荐的书籍有;清末吴大征所著《古玉图

  • 2018铜胎掐丝珐琅轧道笔筒拍卖价格

    掐丝珐琅工艺原为“舶来”之物,应是元明之际中国工匠借鉴阿拉伯半岛的“大食窑”制作工艺并在其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明清两代,珐琅工艺受到统治者的重视,明代御用监和清代造办处均设有专为皇家制作珐琅的作坊。于是,珐琅工艺在中国发展的时间虽不长,却很快地成熟起来,并形成自身的民族特色,一跃而成为宫廷工艺品之大类。.研究人士认为,“随着近几年中国明清宫廷艺术品在全球范围内收藏热潮的产生,作为明清宫廷御制艺术品的典型代表器物——铜胎珐琅器的价格也将水涨船高,各地区艺术精品拍卖天价屡现,改写了此前价格低估的态势。

  • 杏坛艺拍艺术家名人书法​​徐坤胜字画赏析

    徐坤胜1980年生于广西桂林,毕业于西南大学汉语专业,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绘画先后师从秦心国、文星钧、张贤、张林荣先生。书法拜黎东明、石云端为师。作品获中国美协主办的全国展览最高奖4次,入选多次。2016年作品《迎新》入选“翰墨青州•2016全国中国画作品展”——中国美协主办。作品《盛世花开》获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入会资格(最高奖)——中国美协主办作品《花暖迎亲更吉祥》获“吉祥草原•丹青鹿城”2016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入会资格(最高奖)——中国美协主办作品《苗岭归风图

  • 一旦擦身而过,也许永不邂逅 (来自俄罗斯的诗)

    一天很短,短得来不及拥抱清晨,就已经手握黄昏。一年很短,短得来不及细品初春殷红窦绿,就要打点素裹秋霜。一生很短,短的来不及享用美好年华,就已经身处迟暮。总是经过的太快,领悟的太晚,我们要学会珍惜。珍惜人生路上的亲情、友情、同事情、同学情、朋友情。一旦擦身而过,也许永不邂逅。....(高山猛虎荐)诗来自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