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恶魔总裁请小心,我是卧底》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0:58:48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恶魔总裁请小心,我是卧底

第一章 遇上恶魔总裁

张小沫被一群黑西装男架进办公室,用力扔到了一把椅子上,“哎哟,好疼!”

她揉着被撞麻了的半边肩膀,瑟瑟缩缩地蜷起身体,祈祷着这群人能行行好,饶了她。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她怎么这么倒霉,到底是惹了哪方神仙?

张小沫认真回想,今天早上,她本来好端端地准备回办公室拿最后剩下的几件行李,却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了一堆黑西装扑克脸男,他们话都没说一句,就冲过去粗鲁地将张小沫带进了办公室,还把她扔到了一把椅子上。

天地良心,她张小沫最近没做什么亏心事啊!

战战兢兢地伸出脑袋,张小沫举目四望。房间里,乌泱泱地挤满了穿黑西装的男人,他们各个都威武雄壮,膀粗腰圆,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儿。

张小沫很郁闷,看样子,她今天是在劫难逃了。嘁,真是不公平,明明熬过今天就能一切万事大吉。

张小沫耷拉下脑袋,苦涩地撇嘴。

踏踏踏,皮鞋声,一位穿黑西装的男人拿着台灯走过来。163生活网他抬起张小沫的脸,像审犯人一样直接用灯泡照着张小沫的眼睛。光照太强,张小沫捂着脸“呜——哇”地开始叫起来:“要瞎了,要瞎了!这位大侠……有什么话咱们不能好好说,非得用光这样照着?”

黑西装男却充耳不闻,他伸手提起张小沫的肩膀,让她坐好在椅子上,“你别动,”他指着张小沫威胁,“在这儿等着,我们聂总有话要问你!”

聂总?哪个聂总?

不会是……

聂……星……辰,那个聂总吧!

张小沫睁大眼睛,瑟瑟发抖地把捂着脸的手拿开,开始在屋子里寻找起这位“聂总”的身影。狭小的办公空间内,张小沫看到了一个人。他孑然一身地坐在阴暗处,两只眼睛幽幽地发着光。

刚才还在威胁张小沫的那位黑西装男,拿着那盏用来照张小沫的台灯,走过去,恭敬地放在了男子近旁的桌子上。灯光在黑暗的房间里打开了一道缝隙,照清楚了男子的脸。

多么迷人的一张脸……饱满的额头,硬挺的眉骨,深邃的眼窝;明若星辰的眸子,希腊雕像一般笔直的鼻梁,还有那自带笑弧的嘴角。163生活网没想到,世界上竟然有男人拥有这样一张脸,美得让女人都想犯罪!

所以,这位大帅哥(美人)就是聂总,聂星辰?

张小沫擦了一下口水,眨眨眼睛。

聂星辰,A市里数一数二的风云人物。其父是金融大鳄聂东升,早年间,他一手打造了一家领先全球的国际性银行控股公司——鼎鑫集团。并且在三十年内,在全球100多个国家,上千座城市开立了相应的分支机构。

每年,这家公司过手的总交易额都超过了千亿美元。

而现在,坐在张小沫面前的这位聂总——聂星辰,就是这家金融巨头公司的现任CEO,集团的最高掌门人。

此刻,这位掌门人正微微翘着嘴角,斜眼打量着张小沫,“小丫头,还跑吗?”他扬眉一挑,看着这个让他找了将近一个月的女人。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落到了他聂星辰的手里,还想逃?

聂星辰看起来,像一只城府极深的老狐狸。

张小沫猛抖了一下身子,哆哆嗦嗦地摇头,“聂……聂总,我答应你,不跑了……真的再也不跑了!。”

她双手合十,一边求饶一边解释;“聂总,您大人有大量,请听我说。就在今天早上,我已经正式金盆洗手,不干这一行了。所以,哪怕聂总您再执着,付给我再多的报酬,您的这个案子,我还是不能接。”

“哦,你不接?”

一丝玩味的笑容从聂星辰的嘴角溢出来。他打了一个响指,然后神色轻松地坐在椅子上,等着看接下来的好戏。《恶魔总裁请小心,我是卧底》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几乎是同一时间,那群黑西装男集体出动,他们冲上来,将张小沫团团围住,然后合力抬起张小沫的椅子,把她运到窗户边。

他们准备把张小沫丢到窗户外面去。

“啊啊啊!”张小沫惨叫起来。

这间办公室距离楼底有三十几层,人摔下去了那是必死无疑。

张小沫惊声尖叫,“杀人啦,杀人啦!”

她本来就恐高,座下的椅子又没有扶手,只要那些黑西装男把椅子稍稍倾斜,她整个人就会不受控制地往下滑。

“呜呜呜……”惊吓过度的张小沫哭起来:“聂星辰,聂总,我接……我接……您的案子我接还不成吗!!!!”

她怕得心脏直抽抽儿,嘴唇也抖得像筛子,“您……别杀我,求饶命,饶命啊!”

懦弱的女人。鄙夷的目光出现在了聂星辰的脸上,他给了那些黑西装男一个眼色,那些黑西装男点点头,把张小沫的椅子搬回了地面。网站163shenghuo.com

可谁也没有想到,张小沫的屁股“刚一落地”,就像被人拿火烧了后背一样,跳起来,一边哭着一边往门边跑。

呜呜呜,呜呜呜,不行,这个案子她还是不能接。

张小沫擦着眼泪拼命跑。

一只脚伸出来,绊了张小沫一下,张小沫往前一仆,摔了个狗吃屎。

几个黑西装男马上冲上去,从地上“捡起”张小沫,扛着她回到刚才那扇窗户边。他们让张小沫的整个上半身都悬在窗户外面,继续威胁她。

“小姑娘,再逃,再逃就真扔你出去了!”

“呜呜呜……别啊,别啊,求求你们别把我扔出去。”张小沫吊在窗户外面苦苦哀求。

聂星辰很恶趣味地,闲庭散步地走上去,靠在窗户边睨了一眼张小沫,“安慰”她,“小丫头,够了,你要再这么撒泼下去,别怪我让你亲身感受一下脑袋开花儿的滋味。”

呜呜呜……张小沫含泪点头。

哽咽地说:“知道了,知道了,绝对不跑了。”

这么快就认输了?

这样的女人……聂星辰的脸上闪过一丝狡黠的光,“那我的案子呢?”

“我接,我接!”张小沫一边哆嗦着,一边哗啦哗啦地掉眼泪,“聂总,您的那个案子,我一定赴汤蹈火,全力以赴,用生命保证按时按点地完成,好吗?”

第二章 霸王硬上弓

“把她带走!”

聂星辰拢了拢长风衣的领子,沉步往办公室门口走去。

“是!”

那群黑西装男闻声而动。他们手里拿着绳子,把张小沫五花大绑成了一个粽子的形状,然后丢进了一辆车子的车厢里。

呜呜呜,我也太倒霉了!

张小沫被五花大绑着,埋头冲着车底,又急又羞。

别人当商业卧底,都是赚得盆满钵满,最后一个潇洒转身,成功退隐江湖。怎么到了她这儿,就又是被威胁,又是被绑架,下场这么惨呢?

张小沫眼角挂上了两滴眼泪,又吸了吸因为哭泣而流出来的鼻涕。

车底板忽然一阵晃动,张小沫意识到开车了,车子开出停车场后,向着郊区的一栋五星级酒店驶去。

张小沫在车上,耷着脑袋,正思考着要怎么逃生。

总不能真的就这么任聂星辰绑票吧?

不行,不能认输!张小沫告诫自己。

她试着像一条蛇那样扭.动身体,试图让绳子松一点。没想到,绑在她身上的绳子比她想象得还要松,张小沫扭了一会儿,就能明显感觉到身上的桎梏减轻了。

Nice!张小沫喜不自胜,决定去摸裤袋里的手机。蹭啊蹭,蹭了半天,张小沫终于摸到了自己裤子口袋的边缘。

胜利就在眼前,张小沫的手伸进口袋里,掏出手机,握在手上。

她的手在机身上摸了老半天,才找到了解锁屏幕的按键,“先输入密码,然后解锁”,张小沫在心里重复着步骤,手上也没有停下。

过了不久,听到“啪”的一声,张小沫成功了!

太好了,现在她只需要再拨出一个号码,然后让电话那头的人通过通讯定位系统找到她,一切就万事大吉了。

张小沫在脑海里重现着手机屏幕上的内容,由于无法低下头看到手机,张小沫只能“盲人摸象”,在不确定拨出号码是否正确的情况下,按下了手指。

成功了吗?

一开始,她根本无从得知自己到底成功了没,直到一声轻微的“喂”从手机扬声器里传出来,张小沫才松了一口气。

这下有救了。

张小沫暗自惊喜。

没想到,这时候她的身子却被人踢了一脚,在车底板上旋转了180度后,张小沫成了仰面朝天的姿势。

张小沫眨了眨眼睛,看着一张凑近在自己面前的盛世美颜,吞咽了一下口水,“聂……聂总?”她害怕地支起一个笑容。

“你在干什么?”聂星辰蹙起眉头。他不是没有看到张小沫刚才的那一系列小动作,只是他还没有想好要用什么方法,来让张小沫以后不敢再犯。

眯起眼缝,聂星辰伸手摸到张小沫的身上,手指穿过绳索,他很容易地找到了张小沫握着的那只手机。

“啧,瞧我找到了什么”,他把手机抢过来,在张小沫的面前晃了晃。

“这么不老实,想搬救兵?”聂星辰脸色冰冷刺骨。他转过身,拉开车窗,将张小沫的手机扔了出去。

聂星辰转身回来,低头,眯眼睨着张小沫,如一头野兽口衔猎物,“我该如何惩罚你呢,不如,和你的手机一样直接丢出车,嗯?

“我……我错了。”张小沫晴天霹雳,看聂星辰的眼神里一点戏弄她的意思也没有,她开始真正地害怕起来。

这个男人,好像就没什么事是他做不出的。

“您别把我扔到车外面。”张小沫浑身起鸡皮疙瘩,冷汗直冒,“我保证,下回一定不敢再犯了。”

聂星辰却充耳未闻。

“停车,”他敲了敲司机的椅背,车子停下来,几个黑西装男拉开车门,恭敬地站在车子外面,“少爷,您有何吩咐?”

“去,把她扒光了,丢到后备车箱里。”聂星辰启唇说。

“是。”一位黑西装男上了车,捞过张小沫,开始帮她除去身上的绳子。

张小沫高声尖叫,“不要!”

她紧张地扭来扭去,感觉到那位黑西装男的手在自己身上上下摸索,心里既害怕又恶心,张小沫打了一个又一个的冷颤,泪水又溢出了眼眶。

聂星辰看到张小沫这样,自觉有趣,他翘起腿坐着,一副悠哉看戏的表情。

“先把她身上的东西搜出来。”

聂星辰下了一个指令,那个黑西装男立马照办。

他去搜张小沫的身,钱包、身份证、银行卡、家里的钥匙……哗啦啦,张小沫的这些东西全被翻了出来。

黑西装男把它们总在手里,躬身递给了聂星辰。

聂星辰一眼也懒得看,偏过头去,“继续。”

黑西装男得令,二话不说,先扒了张小沫的外套,又开始脱她的裤子。他的手放在张小沫的腰上,扣住裤子的腰带,往下一扯。因为他力气大,动作也不拖泥带水,小臂一用力,那裤子就被拉下来,半挂在了膝盖上。

“变态啊!”

张小沫急得抖了一个激灵,马上出手,抓住了膝盖上的那截裤子,开始反方向往上提。她泪眼朦胧,看着伏在自己身上的黑西装男,央求道;“这位大哥,拜托你,不要……”

黑西装男面无表情。

他手上利索,很快脱掉了张小沫的外裤。还好,张小沫里面还穿了一条打底.裤,所以,虽然被扒掉了一衣一裤很难堪,但还不至于真的赤裸于人前。

可黑西装男没有停下,他一手掐住张小沫的脖子,两只脚跪在张小沫的膝盖上;一手抓住张小沫肩上的衣料,嘶啦一扯,将衣服扯缺了半个角。

聂星辰看到这里,扬眉笑了一下。

嘶啦,又一片衣服被扯开了。

黑西装男看着张小沫裸露出来的白皙肌肤,动作没有停顿,他抓住张小沫的内.衣肩带,继续用力往下扯。

凉飕飕的空气灌进了张小沫的身体里。

聂星辰你这个恶魔!

张小沫的视线中,聂星辰的眼睛正看着他,他嘴角翘了,做着一个表情。

他……他居然在笑?

张小沫羞愤难当。

你不就是要侮辱我么。好啊,来啊,我张小沫不怕你!不就是被脱.光衣服吗,哼,大家还是婴儿的时候,谁不是赤条条地裸着身体,有什么大不了的。

张小沫用力一扑腾,大喊道:“我……我自己来!!!”

空气静止了一秒。张小沫鼓起勇气,迎上聂星辰的视线,脸上毫无惧色地说:“聂总,不就是要扒.光我的衣服吗,没问题,就不劳烦您的手下了,我自愿脱给您看。”

第三章 不敢忤逆恶魔

有趣的女人。

聂星辰的眼里闪过一道光,

“停,”他出声阻止了黑西装男。

视线落在张小沫身上,聂星辰的表情嘲弄意味十足。

“出去吧”,聂星辰手一挥,眼睛继续紧锁着张小沫。

黑西装男没有吭声,主动退出到车外,车厢里,只剩下了张小沫和聂星辰两个人。

“脱啊!”

聂星辰保持着他那不可一世的态度,手托腮,垂眸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张小沫。他很好奇,这个女人预备怎么实现“自愿脱给他看”的诺言。

张小沫躺在地上,真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叫她说话不动脑子!

她闭上眼,觉得世界就像是一个无底深渊,别人都待在自己的位置上好好的,只有她一个人在不停地往下坠,往下坠,坠到谷底……无路可退,只能向死而生。

脱就脱吧!

张小沫一咬牙,翻身坐起来,开始动手将上半身仅剩的那件T恤脱掉。反正T恤已被黑西装男撕得破碎不堪,张小沫几乎只用轻轻一扯,T恤就脱离了她的身体。

接下来该怎么办?

张小沫垂头盘腿,视线所及处,是自己光裸的肚子和手臂。

身上,还剩下一件只有一个肩带挂在肩膀上的文.胸。真的要全脱了吗?张小沫的手向后一转,摸到内衣排扣处,浑身一颤。

张小沫眼眶含泪,一咬牙,扯开了文胸的第一颗排口。

“等等,”安静的车厢中,聂星辰的声音响起,“你这么脱实在太乏味”,嘴角噙起了一抹嘲弄,聂星辰继续好整以暇地盯着张小沫,“你得脱的有点感情。”

聂星辰,你这个恶魔,我诅咒你!

张小沫咬咬牙,开始继续脱衣服。她把排扣解了一颗又一颗,也按照聂星辰的说法,在脱衣的动作上加了一些感情。不是干巴巴地脱衣服,她试着扭动腰肢,嘴里发出嘤咛,不时还上下挑眉,抛了一个不太标准的媚眼给聂星辰。

聂星辰沉下眸子。

他注意到张小沫的身体在发抖,每当她结束一个动作时,她的喉咙都会发出一声非常微小的呜咽。

委屈,张小沫太委屈了。

从小到大,她不能说是锦衣玉食的小公主,也好歹是父母捧在掌心的掌中宝。她曾几何时,被迫做过这种事!恐惧,害怕,张小沫心底里有一千一万个声音在挣扎。但不照做的话,聂星辰是不会放过她的

张小沫眼睛里蓄起了泪水。

聂星辰满意地觑起眼,他看着张小沫解开了文胸的所有排扣,露出了若隐若现的胸脯,忽而抬起手,示意张小沫可以停下。

“啧,就你这身材……”聂星辰拉开车门,指着车外面,拔高声音,“给我下车。”

下……下车?

张小沫傻眼了。

你要我现在这个样子,下车?

“聂……聂总?”尴尬地露出了一个微笑,张小沫诚恳请求:“能不能,还是关后备车箱啊?”现在想一想,被丢进后备车箱也比光着身到处晃荡强啊!

聂星辰不听,直接发出了威胁,“我数三二一。”

“三,二……”

“我……下……我下!”张小沫不等聂星辰数到一,就赶紧爬到车门边,一闭眼,下了车。

呜呜呜,这下丢脸丢大发了!

她这个模样,走在路上,肯定会被路人当成裸露癖的!没准,还会有人因为猎奇,拿出手机给她拍照啊……呜呜呜,不要,她不想要被当成怪物。

张小沫双手捂胸,闭上眼睛,挨着车门蹲下身子,不想被人看到她几近全.裸的上半身。但过了很久,周围并没有出现她想象当中的那种车水马龙,或者议论纷纷的声音。反而,一切超乎想象的平静

难道车子没有停在马路边?

张小沫睁开一条眼缝,看了看她所身处的环境。很安静,四壁白晃晃的,头顶上还有一个挂着水晶吊灯的天花板。这不是室外,分明是在室内。

哈?

张小沫将眼睛完全睁开。

车子是什么时候开到这儿的!张小沫站起来,试着走了几步。眼前的景象逐渐开阔,张小沫终于看清了这个室内的全貌。

这是一个半开放式的化妆间,有一面墙嵌着高高的落地窗,落地窗前竖行排开,放着一列专业的化妆台,化妆台上是各种价格不菲的化妆品。有几个人站在化妆台前,手里握着化妆品,他们看到张小沫以后,冲她深深一鞠躬。

“张小姐,等候多时。”

“张小姐?你们在说我啊!”张小沫看那几个人的眼神都只盯着她一个人,便用手指着自己。

“没错,就是你。”

聂星辰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张小沫的后头,他用手一推,将张小沫推向那几人,“限你们半个小时之内,把她给我打扮好。”

那几个人听到聂星辰的吩咐,便像丧尸看见了活人一样,冲张小沫伸出了“魔爪”。他们都是奉了聂星辰的命令,专门赶来给张小沫穿衣打扮的职业化妆师和造型师。

在他们看来,张小沫的底子不错,随便上点妆,做个头发,就能比大部分女孩儿明艳动人。再加上她的身材胖瘦适中,配什么裙子都显曲线,所以用不到半个小时,他们就成功让张小沫变成了一只聚光灯下的白天鹅。

张小沫从镜子里审视着上了妆以后的自己,惊得下巴都快脱臼了。

这还是我么?她对着镜子,捏了捏自己的粉粉嫩嫩的脸,戳了戳那长得能弄瞎人眼睛的睫毛,摸了摸那红彤彤,Q弹如果冻的水润嘴唇。还拨了拨她那头装饰繁复的欧式盘发,和扯了扯身上这套堪比一辆名车价钱的高定礼服。

弄成这样,是要去做什么?

张小沫的本职工作是一名商业间谍,她通常受雇于大型公司的管理层,负责调查对手公司的商业机密,或者是本公司内部一些不可示人的肮脏交易。所以对她来说,一般穿成这样,都意味着,她即将利用工作之便出入高档场所,和名流显贵打交道了。

也不知道,这次又要碰上哪些道貌岸然的有钱人了?

第四章 订婚!?

“嗯,手艺不错。”

聂星辰又出现在了张小沫的身后。

他正用眼神从头到脚地打量着镜子里的张小沫,表情里带着一点不信,然后是惊讶和赞赏,“你这女人,打扮起来也挺像那么回事。”

聂星辰扳过张小沫的脸,凑到她近旁,闻了闻从她身上散出来的淡淡脂粉味,“不过,也只是金玉其外而已。”

“放……放开我。”张小沫用劲地挣了一下,你既然嫌弃,那就别靠过来。

“别动……”聂星辰倾身贴近张小沫,靠在她脸颊旁靠近耳朵的位置,“让我好好看看,看你配不配得上出席今晚的宴会,”他的手攀援上张小沫的脸。

张小沫的下颚被聂星辰捏在手里,好疼,她非常不满。

有什么配不配的?

张小沫眼珠子向上一翻,默默腹诽,不就是一个用来给你们有钱人装模作样,聚在一起吃饭谈事情的晚宴吗,难不成我还需要去考个资格证,才能参加?

聂星辰注意到张小沫脸上那一抹阴阳怪气的情绪,他脸沉下来,“怎么,你有意见?”

“没……没有,”张小沫心下一惊,立刻换上笑颜,“聂总,我保证,今天的晚宴我一定好好表现,不给聂总您丢人。”

装得真差劲。

聂星辰面容保持着平静,手甩开,看着张小沫道:“收拾好了就走吧!今晚的这个宴会,是用来给你我订婚用的。”

“什么?订婚!!!!”

张小沫以为自己聋了。

“哪个订婚,男女朋友结婚前的那个订婚?相当于昭告天下我们即将结为夫妻的那个订婚?虽然在法律上不具备任何意义,但基本上就是默认两人夫妻关系的那个订婚?”

张小沫感觉自己三魂去了两魂,再无法正常进行思考,“我连个男朋友都没有,你居然要我订婚?”

“高兴一点,”聂星辰的心情透过一个冷眼投在张小沫身上,“不是谁都能攀上这种好事。”

好事?张小沫心里呵呵一笑。

逼她接了他的案子还不够,还想让她和他订婚?她清清白白一个姑娘家,可不想以后出门,都被人称作是聂星辰的未婚妻!

这算哪门子好事?

“我不”,张小沫义正言辞地摇头,“聂总,我是商业间谍,不是你买来可以随心所欲的玩具。公事是公事,私事是私事,我拒绝将两者混为一谈。”

“哦?”聂星辰淡淡挑眉,“你拒绝?”

“是”,张小沫理直气壮道:“如果聂总你这么做,是为了方便让我待在您的身边,为您办事,那么,让我当您的助理,或者保镖……随便哪一个职位都行,并不一定要订婚啊!”

“你有什么资格教我做事?”聂星辰言下之意充满警告。

张小沫害怕得一哆嗦,“我……”

她是没资格教聂星辰怎么做事。而且,她现在穿着聂星辰给她准备的衣服,站在聂星辰给她安排的地方,身边围满了聂星辰的人。如果她拒绝聂星辰,聂星辰很可能就会像之前那样羞辱她,甚至威胁她的性命。

“我……我明白了”,张小沫难受地醒悟过来,双肩像脱臼一样耷拉下去。

“明白就好”,聂星辰沉步往前,余光斜瞟了张小沫一眼,态度暧昧,“距离仪式开始还有十分钟,来,我的未婚妻,可别迟到了。”

“是……”张小沫埋下头,苦着脸跟上聂星辰的步伐,同他一道出了化妆间。

十分钟后。

两个人站在礼堂门外。

聂星辰抓来张小沫的手,挽在臂弯中,“一会儿见了你父母,表现自然一点。”

“嗯”,张小沫点头。

诶,不对,等等……她父母?!

“我父母?”张小沫在震惊之中睁大眼睛,“聂总,你的意思是,我爸妈也来了。”

“我邀请他们来的”,聂星辰面朝礼堂大门口,带着张小沫走了过去。

“可……可是……”张小沫双手拖住聂星辰,心急如焚,“可是聂总,我们这个订婚不是暂时的幌子吗?那么,等到以后案子结束,我……我要怎么向我父母交代?”

“交代什么?”聂星辰眉毛微蹙。

“交代我和你的关系啊!”张小沫急得跳脚,“一般人订婚之后,按道理是要结婚的吧,可我和聂总你又不可能真的结婚,那么……我要怎么向我父母解释,虽然我和你订婚了,但最后又没有和你结婚呢?”

“你以为我会关心这个?”聂星辰觉得很有趣,轻撇头。

“聂……聂总,你可能不关心,但是,但那是我的父母啊,两个老人家年纪也大了,怎么说,也不能骗他们吧。”

张小沫懊恼得脸皱成一团,“聂总,你行行好,放过我爸妈吧。他们盼我结婚盼了好几年,现在知道我订婚了,订婚对象还是你,他们肯定高兴坏了。但是,往后……往后我们分开了,他们一定会很伤心难过。”

聂星辰冷冰冰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他呼吸一沉。

张小沫吓得身子颤抖,眼泪像没关紧的水龙头,哗啦啦地流了出来。

“你哭什么?”聂星辰皱眉发出了疑惑,但随即,玩闹之心渐起,他又勾唇笑着看起了张小沫的热闹。

这时候,礼堂的大门开了,主持人的声音隔空传过来,“现在有请两位准新人入场!”

啪啪啪啪,掌声雷动。

礼堂内耀眼的灯火朝张小沫他们照过来,无数的目光在等待,张小沫甚至还听到了相机快门你争我夺的喀嚓声。也对,聂星辰的订婚典礼,大概会吸引到整个A市的媒体前来参加,金融界巨子的订婚对象,明天自然也会成为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

完了,张小沫觉得自己被人闷头打了一棍,头疼得炸裂。

“来,两位准新人请笑一个。”从礼堂里冲出了几位新闻记者,他们正是准备来抢明天头条新闻的配图照片!

“诶,准新娘子怎么哭了,是喜极而泣吗?”看到了张小沫的眼泪,那几位记者马上凑拢上前,想要捕捉下这一瞬间。

张小沫立刻捂住脸,嘴里叫着,“别拍我,别拍我!”

她现在正在情绪头儿上,哭得真情实感,如果这个模样被人拍成照片,登在各种媒体介质上……万一被有心人看到,万一被眼尖的人戳穿了她和聂星辰的订婚不是出于自愿?

但记者们不知道这么多,他们只想要留住准新娘子哭得像个泪人儿的画面,所以他们没有放弃,你推我挤,争先恐后地对着张小沫举起了相机。

恶魔总裁请小心,我是卧底》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恶魔总裁请小心 或 我是卧底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教授追妻:亲亲小猫咪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教授追妻:亲亲小猫咪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教授追妻:亲亲小猫咪第十五章赶猫咪上嫁大雨倾盆,两人浑身湿透的在雨里拉扯。霍晔宸连拖带拽,海小米身不由己,“霍晔宸你有病啊,我喜欢霍林,为什么就要跟嫁给你?白痴才嫁给你!”霍晔宸突然要跟她领证结婚叫海小米哭笑不得,他是吃错药了还是放弃治疗了。“你必须嫁。”霍晔宸冷着眼眸,似笑非笑的看着海小米,精致的笑脸因为慌张有些红,颇为迷人。他要定她了。“凭什么?为什么?”“凭什么?”霍晔宸嘴角似有若无的勾着,不怀好意的看着她,嚣张不羁,“就凭我很无

  • 小说爱情医治处方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情医治处方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爱情医治处方第15章这礼物,扎心了打开一看,是个精美小巧的翻盖牛皮盒。顾敏鹤打开盒盖,里面躺着一本约两厘米厚的小册子。然而小册子上画着一堆乱七八糟残缺不全的数字和字母,快翻完了,终于在四分之三的地方看到册子中间被挖了个洞,里面摆放着一对别致可爱的梅花形状的猫爪袖扣。翻来覆去研究了半天,顾敏鹤都没看明白。一旁的罗耀灵机一动,“Boss,我叫Linda进来看看?”顾敏鹤微微点头,眉头轻蹙,琥珀般的浅褐色眼眸没离开过小册子。Linda本来还提心吊胆

  • 小说爱过才知情重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过才知情重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爱过才知情重第15章得过且过“怎么了?”他伸手擦了擦她眼角的泪水,语气轻柔,生怕惊扰了她。“我醒过来,没有看到你。”她的声音哽咽,带着浓浓的不安:“我以为你又消失不见了!”“我只是出来处理一些事,哪里也不会去!”他在她脸上亲了一口。随即搂住她的纤细的腰肢,往卧室进去。重新躺在床上,她以更加亲密的姿势躺在他的身边,清澈明亮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他。他凑上前在她眼睛处轻柔落下一吻,柔声安慰:“快睡吧,我就在这里。”她却摇了摇头,炯炯有神的看着他,好奇

  • 小说总裁乖妻不要逃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乖妻不要逃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总裁乖妻不要逃第15章亲生父母养父母没有自己的孩子,只有她一个养女,对她视如己出,这些年来悉心培养,需要的东西也从来没有少了她什么,她生活的很幸福。在飞机上的时候钟念初还在想,如果她一辈子都不知道这件事儿,是不是会好一点。可现在既然知道了,那就要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毕竟是给了她生命的两个人,纵使没有感情,好歹也见个面相认一下。对于自己的亲生父母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钟念初心底还是非常好奇的。她捏着养父母给她的地址,打了一辆车,告诉司机去这里。司

  • 小说天真小妻,请签字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天真小妻,请签字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天真小妻,请签字第15章冷血无情餐桌上,慕心涵闷头吃着饭,不去理会对面的男人,气氛过于的尴尬了,不过慕心涵也没有想着要调节气氛,叫她回来吃饭的这个男人都是一台制冷机了,难不成她还要制热不成吗?吃完饭就回到了房间,这一次慕心涵没有像昨天那样了,早早的洗好澡就上床睡觉了,昨天以为锁上门陆御撤就进不来了,现在知道无论如何他都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进来,她还瞎折腾什么呢,这不是自己太作了吗。慕心涵靠在枕头上,看着学校论坛里面的帖子发展到如何了,现在都是

  • 小说青春遇你,忧思难忘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青春遇你,忧思难忘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青春遇你,忧思难忘第15章所以他死了是吗苏檀被推出来的时候意识是清醒的,正好经过叶思雨病房的时候听到这句话,他的眸子瞬间眯了起来。生不同床,死不同穴?这不是他一直期待的吗?可是为什么如今从叶思雨嘴里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会觉得特别刺耳,特别难受呢?心里好像破了一个大洞,凉飕飕的。杨靖蓉看着苏檀眉头微皱的样子,低声问道:“怎么样?苏檀,你是不是哪里还疼?”苏檀摇了摇头,然后闭上了眼睛。叶思雨被正式拘捕了,不过因为她身体的关系,看守所还是给了她

  • 小说假如你吻我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假如你吻我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假如你吻我第15章你叫我来我就来了来接我们的估计是他的助理,很死板的一个男人,不苟言笑的,甚至连视线都没在我身上多停留。殷千城先去男人的车上等我,我在他车上换好了衣服才下去。刚才感觉自己被打的挺惨的,换衣服才发现也不过淤青了几处,压根就不需要去医院。我走到车窗面前说:“我不用去医院。”他看着我,整个人都慵懒的靠在车座上,骨头都像是被抽掉了,软踏踏的。“所以呢?”他问。“所……所以……”我嗫嚅了半天也说不出点所以然来。“上车。”他丢下一句,朝一边

  • 小说契约老婆365天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契约老婆365天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契约老婆365天第18章、跟老板讨价还价路念真静静地看着对面的男人,今天自己的相亲对象。黑黑的眼镜框,本分的眼睛,本分的鼻子,本分的嘴巴,总之,一张脸,清晰地写着本分二字。简直就是电视剧中,书呆子的标准形象。路念真暗暗给男人评价。“我妈妈喜欢贤淑温柔的女孩子,最好会花艺和厨艺,另外,我妈妈不太喜欢有梦游症的女人,她说那样的女人生下的小孩不健康。还有,我妈妈说让我找一个皮肤白一些的女孩子,就像你这样的……”路念真偷偷看了下手表。天哪,二十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