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邪王欺上瘾:蛊宠嫡妃》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1:09:4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邪王欺上瘾:蛊宠嫡妃

第一章:区区妾室

天色阴沉,风声猎猎,乃是暴雨来临的前兆。163生活网

容筱熙低垂着头跪在台阶下,在一片咒骂声中抱紧手臂,瑟瑟发抖。

直到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传来,她才猛然抬起头,望过去时黯淡的双眼闪过充满希冀的光亮。

“阿玄。”她哑声叫道,同时伸出手去。

迎面而来的是一位英气逼人的男子,他红衣烈烈,银甲熠熠,宛如天神。

荆玄如同一团热烈的火焰,掠过她的指尖,未做丝毫停留。

容筱熙怔怔的看着空落落的手,一丝苦笑滑过嘴角。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终究是自作多情了。

荆玄在她面前站定,居高临下的看着,“容筱熙,我念在容家无人,允许你在府中暂住,没想到你却恩将仇报,害了月吟的孩子!你竟是如此狠毒,连未出世的孩子都不肯放过!”

“我没有!”容筱熙挺直脊背,失望的看着他。

那眼中毫不掩藏厌恶憎恨,无形的眼神化成一把锋利的刀,在她残破不堪的心脏上千刀万剐。

他连问都不愿意问一句,就给她定下罪行。

就算感情随着他迎娶宏国公主后不复存在,但她以为他至少会相信她不是那样的人,结果她的期盼,成了天大的笑话。

荆玄冷笑道:“休得狡辩,府中的丫鬟亲眼看到你在安胎药膳中下了落子粉,无色无味,好毒的心计!若是寻常药物,月吟一闻便知晓,可见你是深思熟虑过的。”

容筱熙垂下眼帘,手指抚过散乱的霜白发髻,拔下唯一的一支朱钗,似在回忆着过去,缓缓说道:“阿玄,你可还记得送我这支朱钗时所说过的话吗?”

荆玄露出一丝不耐烦,“随手给你的玩物罢了。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

“玩物罢了?”容筱熙轻轻的笑着,泪水无法抑制的从眼中滚落而出,“那时候,你说将来不管如何,都会护我一世周全,信我爱我,这是你的信物,你都忘了吗?”

说到此处,想起与诺言大相径庭的过往种种,想着被人诬陷而只能做妾室带来的艰辛屈辱,她克制不住地攥紧朱钗,尖利地方割破了粗糙的掌心,鲜血从指缝间渗出,滴落在陈旧发白的粗布衣裙上,仿若一朵朵妖异非常的红花。

荆玄目光停在她鲜血淋漓的手心,皱了皱眉。

不知为何,在看到她的血之后,心莫名地剧烈颤动了一下。

像是他心头有一只虫子,在那一瞬间扭动挣扎。

但不适感来的突然,去的也快,心头的异样消散无踪,他依然冰冷的看着台阶下的女人,“容筱熙,何必自欺欺人。”

他不记得了,一字一句都不记得了,也不相信她不会做出此等恶毒的事情。容筱熙几乎是拼劲全力将朱钗狠狠地砸在荆玄的脚边,他既然不信,自己再多的解释又有何用?恐怕在他眼中,不过是砌词狡辩的卑鄙之人吧。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叮当”一声,象征着他们爱情的朱钗在地上碎裂成两段,上面镶嵌的红宝石骨碌碌的滚下台阶,在阴沉沉的天色下黯淡无光。

荆玄不为所动,目光依然冰冷如霜,对映在眸中的女人毫无怜惜之情。

容筱熙凝视着失去光泽的红宝石,一如她现下的心。

其实,她在宏国公主的安胎药中下过落子粉,却又亲手倒掉。

她不忍心,因为那终究是荆玄的孩子。

她只是嫉妒,一个失去孩子的母亲对凶手怀有身孕的妒忌。

荆玄再也不想纠缠下去,喝令道:“将她打入天牢,听候发落!”

容筱熙不再任何挣扎解释,认命般的闭上双眼。163生活网

突然,从屋中冲出一名白衣女子,“杀了她,荆玄!为了我们的孩子报仇!”

荆玄将她搂在怀中,刚才还冰冷的人瞬间换了副神情,柔声安慰:“放心,我定不会轻饶了她。你身子要紧,快些躺回床上休息吧。”

宏国公主依偎在他怀中,哭得梨花带雨,“我与夫君的新婚之夜,你闯入门恣意撒泼,意外没了孩子,便知道你不记恨我。可是孩子是无辜的,你怎么能这样狠毒!那可是夫君的第一个孩子啊……”

第一个孩子……容筱熙的嘴唇微微颤动,到底控制不住情绪,对着荆玄大声喊道:“你也不记得我们曾有过一个孩子,对吗?为什么我的孩子被人害死了无人问津,而她的孩子却被呵护得如珠如宝!为什么啊……”

荆玄无情的打断她,“只有月吟才配生下我的孩子。”

“……”容筱熙缓缓摇头,她根本就不该希望什么。

他只爱宏国公主,为了她可以将从前所有的感情弃之如敝履,决绝又残忍。

她彻彻底底地败了,不留余地,没有任何退路。《邪王欺上瘾:蛊宠嫡妃》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人愿想起她,没有人肯记得她。娘家因为党争被当今皇帝满门抄斩,而她爱入肺腑的男人终于和他深爱的宏国公主恩爱不移,任何人都无法渗透。

仆妇上前,她就像个没有生命的破败人偶,任由她们将自己押住。

见荆玄迟迟没有动手,而人就要被押下去了,宏国公主又哭起来,“你不想为孩子报仇吗?这样恶毒的贱-人,留在世上作甚?”说着,她抽出荆玄的佩剑,“你既然不肯,由我这个母亲来报仇好了!”

“慢着。”荆玄低喝一声,从她手中夺过长剑,缓步走下台阶,冷冽的剑锋直指地上的女人。

宏国公主看着这一幕,唇角勾起一抹讥笑——看吧,曾经相爱的人如今却是刀剑相向。

她白月吟想要的东西,从来不会失手。

再深厚的感情,在她亲手种的情蛊面前,也会化为虚无。

除非她身死那一日,否则永无解开之时,所以荆玄此生此世只会爱她一个人,至死不渝。

容筱熙看着一步步接近的荆玄,忽地扬起唇角。

荆玄看着那凄凉的笑意,心中那古怪的感觉去而复返——不该是这样,他和容筱熙不该是这样的结局。

就在他失神之时,手中突然空了,回神望去时,只见容筱熙摇摇晃晃的站着,手执长剑横在颈侧。

“荆玄,我恨你!”声音划破云霄,凄厉刺耳。

说罢,容筱熙毫不犹豫的狠狠割开肌肤,血液从脖颈喷溅而出,模糊了双眼,她却一点都不觉得疼,反而有种解脱的轻松感,

她的笑意更深,看着近前握住她执剑的手的人。

掌心依然温暖,可她已不再需要。

他的眼中,有难以置信,有痛苦莫名,是在失望没能亲手报仇吧?

她就是要这样,在人生最后一刻也不让他得意。

三生石旁,奈何桥上,她一定会先向孟婆打听好自己一生的归宿,如果有下辈子,她容筱熙绝对不要遇上荆玄,绝不要!

第二章:重睹天日

香炉的白烟袅袅升起,空气中弥漫着水沉香的味道,静心怡人。

端坐在妆台前的少女,凝视着手上这面雕纹精致、镜面平整光滑的铜镜。

光可鉴人的黄铜镜面里,映着一张未脱青涩的面孔,有点婴儿肥的脸颊,配上一双狭长的凤眼微微上挑,虽谈不上风情万种,但也是娇俏可人。

只是此刻脸色病态苍白,缺了几分生机,并且眼中透着深深的震惊。

许久之后,容筱熙望着这张脸嘲讽一笑,自那个男人的一句“娇瘦为美”出口后,她便讨厌死了自己婴儿肥的脸型,拼命节食减肥,不光饿出了胃病还拖垮了身子。

多傻啊!如今竟然觉得这张脸无比舒心。

掐了掐大腿,疼痛证明这一切都是真的,她终于接受了现实。

现在是天宗二十七年腊月初七,她年芳十五。

在自刎之后再醒来,她居然回到了遇到荆玄的年岁。

容筱熙怔怔出神,镜面上还映着她身后的一幅画。

那幅丹青上孔雀仰首开屏,羽毛栩栩如生,姿态骄傲不羁,从远处看显现出大气磅礴之势,近处观来又精细得让人啧啧拍掌。此图乃是她幼年生日,号称“渝京第一丹青妙手”的娘亲所赠。她十分喜爱,却在一年后被父亲强行拿去笼络一位爱画成痴的二品官员。

“小姐,该梳洗了。”站在她身后的红叶笑着出声,打断了她对这五年的回忆。

一名丫鬟端着盆热水走进来。容家富贵,就连她这个不得宠爱的嫡女都配有三个丫鬟,红叶是贴身婢女,绿枝和青竹负责寻常杂物。

梳洗过后,容筱熙看着绿枝手上的菡萏纹袄裙皱了皱眉,再看了眼红叶怀里的白色兔绒袄,脸色突然间就变成了隆冬里的霜刃,又硬生生的隐下去。

她心中冷冷一笑,不动声色走到红叶面前。这丫鬟透出的得意没能逃过她的眼睛,事情果然不出所料,于是脚步一顿,回退几步,“绿枝,更衣。”

大红色的袄裙上绣着朵朵菡萏,金线细密流畅,既不显小气又不失高雅,再妥当不过。

绿枝言笑晏晏,为她系好腰间锦带,一块荷纹玉佩末端坠下飘逸的流苏。

容筱熙转了一圈,裙边飞扬,意味深长地扬起笑颜:“你们说,我好看么?”

红叶表情微微一僵,随即换上盈盈笑意,大声称赞道:“太好看了,要是小姐到街上溜几圈还不得晃瞎那些公子哥的眼睛。”

多么单纯,多么令人毫无戒备的表情。

若不是亲自领略过她的厉害,容筱熙打死也不愿意相信这个乖巧可爱、嘴甜如蜜的小女孩内心是如何的阴险歹毒——前世,她的清白名声被毁于一旦,遭到全渝京城的人辱骂,红叶在这件事情里面扮演的角色可是至关重要。

除了娘亲以外,容筱熙最信任的人就是陪伴她从小一起长大的红叶,却不曾想只换来一碗迷魂汤,醒来床上却多了个衣衫不整的陌生男子。

真是讽刺啊,若不是如此,她堂堂富家嫡女怎么会只有给人做小妾的份。

如今她重生回来,那么一笔笔的账,就要和这些人加倍的算清楚!

她假装随意一瞥,指着白色兔绒袄,漫不经心地道:“瞧你小嘴儿甜的,这件就赏你穿了吧!”

赏赐来的太突然,红叶惊愕地睁大双瞳,那里面盛满恐惧。

那件衣服……穿不得的!

她勉强稳了稳心神,为难道:“这么华贵的衣裳,奴婢哪里穿得!小姐是要折煞红叶。”

呵呵,容筱熙的唇角挑起自嘲冰冷的弧度。

惊慌是多么的明显,盖过了之前的巧笑嫣嫣,她从前怎么就无法看清其中的虚情假意呢?

也许,只有听够华丽的谎言,受尽苦楚,才能知道,何为口蜜腹剑,何叫笑里藏刀!

容筱熙道:“你我亲如姐妹,早已没了尊卑之别。”顿了顿,又恨其不争,“你怎么能让我别其他院里的人给比下去?就算只是我听雨轩的丫鬟,也穿得起锦衣华服。”

这番话说得巧妙,没有哪个字不在指着红叶的心口狠狠地戳她的痛处。

你终究只是是个丫鬟,我让你穿!你敢不穿?

屋子里的气氛变得微妙,寂静中唯有炭盆里的火势越烧越旺,炭柴被引燃吞噬,“噼啪”作响。

红叶没有立刻做声,这还是那个愚不可及的容家嫡女么?怎么一夕之间似是变了一个人?

转念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她服侍了容筱熙好几年,她的蠢顿是绝不会觉察道兔绒袄有问题,大约又是任性的想和那些庶女们比个高低吧?

咬了咬唇,她苦口婆心的劝道:“小姐待我亲如姐妹,让红叶感激不尽,可要是让其他院里的人看见了,还不知道在背后如何嚼闲言碎语呢!奴婢倒是无所谓,就怕牵连小姐。”

一番言语好似句句发自肺腑,话里的感恩戴德之意让容筱熙现在就想撕开她的假面具。

可五年来经历种种,又是死过一回的人,她已经不是前世那个愚昧无知,只能让人嘲笑戏弄的可悲女子了。

见这丫鬟还想推脱,容筱熙失了耐心,她毕竟是堂堂容家的嫡女,何须和一个卑贱的丫鬟如此“好心好意”?

“我说穿得就穿得。”当即笑意深深的对旁边的绿枝唤道:“快,还不帮你红叶姐姐穿上?瞧她今日穿的单薄,一会儿出去别冻着了。”

绿枝立刻听话的上前,抖开兔绒袄给红叶披上。

到底才十多岁的年纪,无论心思如何的深沉,在危险降临于头顶之际,内心的恐惧令她不由自主地避开一些。

然而绿枝的动作更快一步,兔绒袄稳稳当当的落在她的肩头。

注意到相伴多年的丫鬟因为恐惧而颤抖的双手,容筱熙内心生出不知道是悲是喜的滋味。

唯一清楚的是,她若不反击,还是和前世一样迟钝心善,那么穿上这件衣裳而被折磨的痛苦不堪的人,甚至在将来一步步坠入深渊的终究还是自己。

第三章:自食恶果

“你手抖什么啊?”她问的意味深长,又取笑道:“看把你给激动得,过两天我再赏你几件。”

白色的兔绒缝在领口处保暖又精致不俗,可惜红叶身量太小撑不起来,反倒是显得不伦不类了。

容筱熙看着白色裙袄上细微的浮动,心头冷笑不止。

只有特别注意才能发觉到异常之处,平常人哪里看得出来里面的名堂呢!她脸上淡淡一笑,“你说她穿着好看么?绿枝?”

绿枝瞥了眼红叶,到没有看出任何异常,只是觉得衣裳有些不合身,但还是顺着自家主子的意思答道:“这衣裳很适合红叶。”

听到想要的答案,容筱熙一边满意绿枝的通透机灵,一边终于转头对上那张渐渐变得煞白的脸庞,“所以,你就穿着吧。”

红叶一想到身上这件华丽裙袄里面藏着的东西,就浑身冷颤,那可是她亲手缝进去的!

蚂蟥!

上百条蚂蟥!

她用死猪肉从河里钓起来的,再饿上十几天,裹在棉花堆里,最后里缝进衣裳。只要接触到活物,蚂蟥就会疯狂地吸血,又不会在人的皮肤上咬出明显的伤口,就算是大夫也只能检查出病因是因为失血过多,却找不出缘由。

她听从命令准备这样一件东西来害大小姐,却不想最终会落在自己的头上!

很快,衣裳里的蚂蟥就闻到了活物血液的气息,全部争先恐后地涌到贴身之处,吸食鲜美腥甜的血液。

上半身疼得已经麻木了,好像被千万根银针狠狠地扎着,眼前已浮现出可怕的幻觉,她得赶快回房间换下来。

“大小姐,奴婢……”

容筱熙没有给她说完话的机会,直接打断:“好久没有去给爹爹和娘亲请早安茶了,走吧。”

早安茶!

那岂不是会见到侧夫人!要是让她看见这件衣裳被自己穿着,那她在容家就再也没有安身之处了。

红叶像是突然失去了力气,脸色黑得像是火炉底层的黑炭灰,麻木的上半身好像连疼痛都感觉不到。

容筱熙像是没有发觉她脸色的异常,径直推开门,晶莹雪白的世界浮在眼底。

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将世间万物覆盖在洁白之下,但是遮不住她脑海中清晰的过往。

她曾在梅园中受辱,软弱的不知反击。

而如今,她便要借这桩事叫想出兔绒袄毒计的女人恶有恶报!

偌大的花园里,草木枯败,唯有一枝枝红梅顶着猎猎寒风傲然盛放,红艳艳的花朵成为这片白雪世界里最耀眼的颜色。路面上的覆雪已经被晨起的丫鬟们扫开,留下一条干净的石板路。空气中带着湿气,风雪席卷过鼻尖,容筱熙能嗅到微微的泥土腥气和淡淡梅香。

她闭上眼,沉醉般的嗅着梅香,全然不顾身后恨意深深而痛苦的目光。

不多时,她果真听到女子们清脆的笑骂声,接着一群曼妙的人影从东面的独院过来。

为首的女子美艳动人,眉眼中尽是高傲之意,可惜缺少些许气质。头上戴着垂着珠串的金步摇,手上戴着蛇形鳞纹金镯子,脖子上挂着金灿灿的项圈,一副暴发户的模样让人啼笑皆非,真是可惜了那张脸。

这是容家三小姐容羽蓝,四姨太许氏所出。她身边那位眉清目秀的姑娘是容羽青,许氏的第二个女儿。

而在她们身后紧跟着七八个丫鬟,阵势居然比她这个嫡出的小姐还要大。

她看着她们走近,挂在嘴边的笑意瞬时比霜雪还要冰冷。

容羽蓝本来脸上带着的笑,一看见容筱熙也褪了下来。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两个月都没来请过早安的那位啊!突然变得这样勤快,太阳今儿个是打西边出来了吗?”容羽蓝嘲讽道,慢慢走近。

面对容羽蓝的挖苦挑衅,容筱熙淡淡一笑,不再像前世那样刁蛮撒泼,睁着微微上挑的凤眼怪异的看过去,“多日不见,妹妹似乎不同了?你们瞧瞧,今儿天上看得见太阳吗?”

绿枝答道:“看不见呢,小姐。”

“哦?”容筱熙好奇道:“那妹妹是何以瞧的见的?果真是异于常人,非同凡响?”

“你……容筱熙!”容羽蓝气得耳红面赤,本来想用话来刺激对方这两个月不尊礼数,却没想到容筱熙居然不像往常一样上当,这么冷静的模样简直像换了个人。

“容家家规第一百二十条,长幼有序,幼者不可直呼长者名讳,且要恭顺谦和。看来妹妹不光眼睛,连记忆也都不同一般呢!”她依旧平静的笑着。

谁先愤怒,谁就输了,这句话是有道理的。

瞥见廊墙的漏窗里闪过一抹紫色的身影,她眼中闪过一丝嘲意。

居然反过来被教训了一通,容羽蓝哪里想得到会变成了这样的状况。她向来不把容家嫡女放在眼里,如今怎么会服气!

“你少给自己戴高帽,以为自己是嫡女就了不起了,我还没把你放在眼里过。喊你的名字算是看得起你,要我唤你姐姐,想得美!凭你也配!”容羽蓝的不屑之意溢于言表,指着她的鼻子冷嘲热讽,“也不照镜子看看你这蠢笨丑陋的模样,那点像父亲的女儿!”

站在一旁插不上话的容羽青,转头对上一双阴郁的双眼,慌忙拉了拉亲姐姐的衣袖,试图阻止更加糟糕的情况发生。

骂得开怀的人哪里顾得上别人在干什么,尖声叫道:“别拉我,本来就是!她容筱熙算个什么东西?!”

话音未落,一声厉喝打断她的嚣张——

“你娘平日里就是这么教你的么!”

容羽蓝脸色登时一白,胆战心惊地转过头去。

容筱熙捂着嘴,假装吃惊的唤道:“父亲。”

这一切都在她的料想之中,几乎与前世一模一样的场面,不过如今换作容羽蓝被父亲呵斥。

然而她尚未得意太久,意想不到的是父亲身边却多出一个人。

前世根本不是在这里第一次遇见他。

荆玄,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第四章:意外重逢

容筱熙立时撇开目光,但浑身上下都戒备起来。

前世的记忆深刻的印在脑海之中——她被容羽蓝激怒,说了几句浑话,被正巧路过的父亲的训斥,造成的坏印象间接导致日后那件事上父亲对她更加冷血无情。而那时候荆玄并不在父亲身边,更没有直勾勾的望过来。

难道……她心里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想。

她能重来一次人生,荆玄就不会了吗?

不对,荆玄英勇无双,怎么会死?而且就算是重生的,也不可能来找她。

容筱熙暗暗攥紧袖口,默默的平复心情,去听父亲在说什么。

容应晟方才在朝堂之上,皇帝为青州雪灾一事大发雷霆,怒骂负责官员,就连他都没有逃脱干系。好不容易请了尹王来府中做客,却没想到正撞上如此大胆的胡言,在尊客的客人面前这样失礼,焉能不动气。

他对身份地位看的很重,特别是尊卑贵贱。

他是容家嫡传长子,看多了庶子们为挣得一间铺子如何的阴谋诡计。后来他接手祖上基业,以此为荣,后高中进士才谋得得官职。哪里容得下有人在自己的面前嘲讽正室嫡出,而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庶女。

“去祠堂跪着,莫再在殿下面前丢人现眼了!”

容羽蓝一听“殿下”儿子,呆呆的看向那个斯文温雅的青年,然后怔住。

容筱熙好笑的看着她呆滞的模样。容羽蓝让父亲在荆玄面前丢脸,将会得到最严厉的惩罚,她也可以少费些唇舌了。

没想到这一次和荆玄相遇,他倒是间接做了件好事。

但是无论他有多好,也和她再无瓜葛。

容羽青抓住姐姐的胳膊,趁她说出更过分的话之前,将她拖走。

“女儿要去给母亲请安了,先行告退。”容筱熙垂下眼帘,行礼之后便要走。

“容小姐且慢。”

容筱熙微蹙眉,因为叫住她的人是荆玄。

她的心“突突”乱跳,表面上平静的转过身来,语气中无法抑制的透出一丝冷淡,“请问殿下有何事吩咐?”

荆玄没有回答,而是静静的注视着她。

最近一个月,他每天会做同一个梦。

梦里,是一个天色阴沉的午后,狂风肆虐,百花摧残。

高高的台阶下,一个女人迎风而立,风吹起她染血的裙摆,娇弱的似乎一眨眼间就会被风吹走。

纤细的手握着一把尖锐的刀,在他出声阻止之前,刀锋毫不留情地割开她雪白的脖颈。

血一瞬间喷溅而出,洒满一地。

那时,他的心会痛到无以复加。

他感觉这个女人一定和自己有着深厚的关系,可是她的面目却是模糊的。

明明有熟悉感,却认不出她是谁。

越是努力的去辨认,越是看不清。

他荆玄身为当今皇上之子、尹王殿下,见过的女人无数,可没有一个让他认为和梦中女人有关,直到看到了容大人的千金……

容小姐的脸似乎能和梦中女子重合,莫名的熟稔感在心中蔓延,伴随着一丝丝痛意在心头蔓延。

为什么看到那个女人会心痛?

他好奇,急于挖掘到答案。

容应晟发觉尹王的目光不同寻常,心中起初惊讶,后来转为一丝欣喜。

容筱熙迟迟等不到问话,压抑着心中的不耐烦,又唤一句:“殿下?”

“敢问容小姐,我们以前见过吗?”荆玄彬彬有礼的问道。

“没有!”容筱熙一口否认。

她的反应过于激烈,连容应晟也诧异的看过来。

容筱熙当即紧张起来,看来她还无法做到心平气和的无视荆玄的存在。

面对惊讶的眼神,她连忙垂下头,一副平和乖顺的模样,轻声细语的说道:“筱熙之前从未见过殿下。”

荆玄露出失望之色。

这副神情落在抬起眼的容筱熙眼中,心思惶惶。

荆玄刚要开口再问,有随从打扮的人匆匆穿过月洞门,来到他们跟前,低头行礼,“殿下,衙门传来急报,请您现在回去。”

他遗憾的最后看一眼容筱熙,却见她微垂着头,尽管看不到全脸,但是能感觉到她的冷漠。

面对他有如此反应的女人,倒是头一个。

他更加好奇她为何是这样的反应,虽然不能耽搁要事,但幸好容府就在这里,不会挪窝,他有的是时间来一探究竟!

“本王告辞,下回有空再和容大人把酒言欢。”荆玄草草说完,带着随从匆忙离开。

荆玄走了,容应晟的面色依然不善,因为庶女给他当众丢脸的事实不会改变。

“去把所有人召集到堂屋来!”

将荆玄抛到脑后的容筱熙蓦地瞥见柱子后的身影,于是温和的劝道:“父亲莫要动气,妹妹年纪尚小,难免任性顽皮了些,也是人之常情,以后长大了四姨娘自会教她事理规矩。”明面强是关心,话里却直指对方胆大妄为,藐视家规,长幼颠倒。

这番话无异于雪上加霜,容应晟越听越气,怒火中烧。

“父亲,就饶过妹妹这次吧。”容筱熙焦急不安起来,似乎要跪下来求情了。

“贱-人,你少假惺惺的了。”一声厉喝,柱子后的人饿虎一般扑过来。

邪王欺上瘾:蛊宠嫡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邪王欺上瘾 或 蛊宠嫡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小说爱上你,枕上心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上你,枕上心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爱上你,枕上心第10章检查韩临这才有了些许反应,不太好的反应,他脸色很快阴沉下来,助理分辨的出那是暴风欲来前的征兆。她居然没有去?这是打定主意要反抗他,把孩子留下来?他怎么可能允许这样的事发生,有了这个孩子,只会让他和路熹微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他拿出手机给施澄打电话,没有接听。一言不发坐在椅子望向旁边落地窗,沉思片刻,他拿起车钥匙,吩咐助理,两人前后一起离开了公司。助理开车,鼓起勇气问了一句,“总裁,真的要这么做吗?”韩临瞥了他一眼,“不该

  • 小说朝若相思暮成灰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朝若相思暮成灰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朝若相思暮成灰第10章又上头条“你抢走了我的爱人,害我丢了孩子,这些还不够吗?你喜欢钱,阿辞会给你,何必要这么费劲手段来害我们,难道你的胃口大到想要吞下整个谢家?”这话一出,乐霓澜如愿以偿看到骆诗表情有显然的崩溃,心里得意无比,想着只要再说几句话,她今天的目的就能达到了。“也许你还不知道吧,网络上的攻击你的水军是阿辞雇的,你看看他是有多厌恶你,竟然厌恶到雇人去骂你。”网络上的恶言恶语,有多难听,骆诗已经见识过了。起初那几天,她的内心几近崩溃,没

  • 小说爱你化茧成蝶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你化茧成蝶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爱你化茧成蝶第10章过去式傅博铭看着坐在对面,低头看着菜单点餐的人。依旧还是五年前的模样,小巧精致的五官,温顺的性格,只有在碰到霍曜琛的时候,才会变成他不认识的样子,那么倔强不安。傅博铭握紧桌子下的手,手指用力到泛白。他并不后悔那时候出国,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有好的机会,他才能资格与面前的人并肩站在一起,而不是除了有点聪明才智和能力,其余什么都没有的人。这几年他努力打拼赚钱,为的就是以后能有底气的站在沈沐安的父母面前,告诉他们,他有能力照顾沈沐

  • 小说在岁月里等你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在岁月里等你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在岁月里等你第10章开除沈知夏深吸了一口气,声音颤抖着:“季先生,如果你今天找我就是为了这件事的话,好,那我知道了,我明白我自己的身份,更谢谢你的提醒。”她双眸含泪,却强忍着不让它掉下来,正要打开车门准备下车,季凉川再次攥住她,将她身上的西装外套不由分说的扔了出去。“啊……”就这样简简单单的推搡,沈知夏因后背的伤口忍不住呼痛出声,而没了西装的遮挡,她后背的一大片伤口都暴露在季凉川面前。意识过来以后,她惊慌失措的想要去遮,季凉川却一把攥住她。后背的

  • 小说岁月深处说爱你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岁月深处说爱你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岁月深处说爱你第10章下药“我什么时候让你进来了?”秦逸帆的目光冷了几分,带着一丝显而易见的愤怒,让人瑟瑟发寒。她放下水杯,不敢抬头去看秦逸帆的眼睛,弱弱的道了声对不起,便逃也似的从房间里退了出来。面对秦逸帆,她总是这样的软弱,就连解释的余地也没有。没过多久,她便听到了门砸在墙上的巨响,然后是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哒哒的脚步声。江瑾言站在卧室的阳台向外看去,却看到林卿捂住脸一边哭泣着跑了出去。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满脸的疑惑,却在心里松了一口气。秦

  • 小说但求来生不遇你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但求来生不遇你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但求来生不遇你第10章跟踪脚步不受控制的停了下来,她扭过头还未来得及开口,便听到眼前人劈天盖地的一顿指责。“你知不知羞?”“江暖你就这么缺男人?才认识他多久,就上赶着粘着人家?”“就算你不要脸,江氏集团可还要脸!”她僵在那里,整个人如同站在了寒冬的冰天雪地里,凉意顺着脚底向心里蔓延,浑身上下早已经没有一处是暖的。不过是和沈遇安吃一顿饭而已,怎么就成了他口中那样不堪的人,纵然是在他面前逆来顺受惯了的江暖,此刻也忍无可忍的和他争吵起来。“我的事

  • 小说爱你是我的孤单心事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你是我的孤单心事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爱你是我的孤单心事第10章倾儿,别走虽然搞不懂他到底什么念头,但我也懒得去管他了,反正自从顾倾儿回国后,我们就分了房睡,他睡哪儿我根本也不用担心。外面冷得要命,我拿了睡衣去浴室洗澡,对着镜子的时候,我才发现那两个女人下手实在太毒,明明都穿了衣服,我身上竟然全都是被她们用指甲生生抓出来的挠痕。我不过一碰,就疼得要命。因为怕被顾屿森看出端倪,我连医药箱都不敢去拿,只能生生忍着这些疼痛,洗完澡就像个鸵鸟一样将自己裹在了被子里。夜深人静,最容易

  • 小说盛世红颜:弃妃傲天下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盛世红颜:弃妃傲天下第10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盛世红颜:弃妃傲天下第10章:真不要脸!“小姐奴婢求你不要乱动了!”她慌忙弯身从枕头底下取出那枚白玉麒麟火纹佩出来,上面精美非凡的纹路中还带着斑驳的血迹,递给叶宋道,“奴婢看见小姐晕了也死死抓着这玉佩,知道是重要之物。这是王爷的玉佩,奴婢见过他随身戴着的,应该很值钱吧。”“它重要并非是因为它值钱”,叶宋勾唇一笑,“有了这东西,以后我们就可以随意进出王府了,他再也不会干涉。”沛青有些愣,反应倒也灵敏:“小姐就是为了拿到这个才被王爷……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