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诱你入怀》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1:01:27 来源:网络 [ ]

书名:诱你入怀

姑父的眼神

我叫夏筱筱,住在K城,是这家叫waiting的小咖啡馆的老板娘。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

我喜欢在下雨天,在落地玻璃窗前找个位置,看着雨滴飘飘洒洒,等一个我可能永远都等不到的男人。

我只有二十八岁,可我的这些年,是很多人八十二岁都不一定能经历的。

五岁父母双亡,和姐姐相依为命,寄人篱下;十岁那年,我差点被姑父强、暴;十六岁那年,被姑姑卖给了村里的老光棍。十八岁,我当了不称职的小姐,被“大人物”包、养做过情、妇,替人养过别人的私生子,还被小鲜肉倒追过。

我视如己出的儿子被人害死,我又失手杀了别人。再然后,就一个人逃到了K城,只带着一身落魄凄凉,和他塞给我的一皮箱钱。

命运,是在我五岁那年开始了转折——

一场车祸,就让我们幸福的四口之家彻底毁灭,从那个夜晚起,我就开始了跟姐姐夏悠悠相依为命的生活,那年我姐也只有十二岁,半大孩子。163生活网

以前对我们亲热的亲戚,现在全都没了人影,把我俩踢皮球似的,踢过来踢过去,踢着踢着,车祸赔偿款就踢散了,踢到了他们手里,我跟姐姐也被踢到了山沟里的姑姑家。

我没见过那么破的地方,汽车都开不进去,表婶领着我俩去的姑姑家,到那儿还没站稳,那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被我叫做姑父的人,就黑着脸拉扯着我们姐俩的衣服往门外推。

表婶拿出两万块钱,姑父才不推了。

后来想想,对表婶来说,那两万块钱出的就跟垃圾处理费没两样。

姑姑是个苍白的女人,瘦削,眼泡常年肿着,习惯性瑟缩着肩膀,看起来跟个驼背似的。她很怕姑父,姑父长得高大健壮,眼睛一直眯缝着,常年酗酒,酒糟鼻恶心的要命。

他只要一喝酒,喝完必打姑姑,扯着头发往死里打,打的姑姑鬼哭狼嚎,每回把她打到瘫软,姑父又会把她扔床上,扒开衣服压在她身上,屁股朝上,使劲一拱一拱,表情比打姑姑的时候还要吓人。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这种时候姑父从来都不知道避开我,小时候我不懂,只知道哭着找姐姐,她一定会停下手里的活儿,使劲抱着我。

后来我慢慢长大了点,上了村里的小学,从那些拖着鼻涕不三不四的男生嘴里,大概知道了那是怎么回事。从此不用姐姐提醒,只要姑父开始打姑姑,我就躲的远远的。

村里的小学,破破烂烂,夏天漏雨冬天透风,老师讲课都不会用普通话。但就算是这么恶劣的环境,也是姐姐牺牲了自己,给我换来的。

姑父说我俩就是吃白食的,想上学可以,只能去一个,剩下一个必须在家干活。姐姐就问了一句那两万块钱呢,就被姑父一耳光抽的流了半天鼻血。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姑父也打我们,但是姑姑从来不管,我俩吃饭都只能吃他们剩下的。

我在这吃的第一顿饭,是红薯饭和清汤寡水的炖萝卜,走那么远的路我饿了,吃完那一碗底的饭,还想再吃几块萝卜,姑父呸的一口唾沫就吐到了破边的汤碗里,骂了句臭要饭的。

人再小也懂得看眼色,从那天开始,姑姑给我们盛多少,我们就吃多少,再饿也绝对不多吃一口。

我八岁才上的小学,营养不良,饿的特别瘦,姐姐十五岁了,再饿也没影响她长身体,身段看起来已经是少女的模样,胸前也开始有了一点隆起。

姑姑不给她内、衣穿,姐姐走路就习惯性地有点含着胸,刻意遮掩着。

姐姐的身材一天比一天丰满,姑父看她的眼神,也一天比一天让我害怕。

敢碰我妹妹就杀了你

我懵懵懂懂的害怕,却不明白怕的到底是什么。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然而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那是一个夏天的夜晚,为了省电,院子里的灯没开。我从厕所出来,就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人影,趴在我们房间的窗户边上。

借着月光,我认出了那是姑父,他把窗子轻轻掰开一条缝,从那往里看,两只手抓在自己裤、裆,喘气声有点粗。

我不知道该不该往前走,但是姑父已经发现我了,他扭头的时候脸色特别吓人,一看是我,瞪大的眼睛又缩了回去。

他冲我招手,低声让我过去。

夏天的山村,静悄悄的就像是我以前看过的鬼片,我突然有种错觉,眼前的姑父不是人,是吃人的恶鬼。我想跑,但我不敢不过去。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筱筱啊,姑父腿上痒痒,帮我挠挠。”

他身上的味道让我恶心,劣质的酒气混着劣质的烟草味儿,我不动,他就抓着我的手,往他的大、腿、根上按。

我隐隐约约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事,一种没来由的屈辱让我忍不住哭了起来。

我刚一哭,屋里就有了动静,姐姐趿拉着鞋子跑出来,头发还湿淋淋的,薄薄的衣服紧贴在身上,线条玲珑有致。

她喊了一声筱筱,姑父还在按着我的手,姐姐脸色变了。

我从来都没看过她这么凶的表情,像是头护崽的母狼,死命把我护在怀里,抄起地上的大剪刀就对准了姑父。

姐姐的眼睛是红的,我害怕地抱住了她。

“别打我妹妹的主意!敢碰筱筱一下,我就杀了你!”

姐姐在发抖,她越抖我就越害怕,我都能听到她牙齿碰撞在一起的声音,于是我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

还没哭几声,我就被姑父一把拉了过去,他一巴掌就扇的我眼冒金星。

他又想打姐姐,还没抽下去,眼神就先黏在了姐姐的胸前。

姑父的表情变了,他咧开嘴,“忘了悠悠是大孩子了,往后可就不能打了。”

姑父在姐姐身上狠狠地看了几眼,转头回了他的屋子,然后我就听见了姑姑被扔在床上的闷响。

那年,我十岁。

从那一天开始,姑父对姐姐的态度有了微妙的变化,他不再打姐姐,吃饭的时候,也会跟喂狗似的扔两块肉骨头给姐姐。

就是这一年,我失去了我的姐姐。

那天我放学回来,发现院门反锁了,我踩着后墙外面的石头跳了进去。

一落地,我就听见了一种奇怪的声音,很闷很闷的哭声,还有一个男人粗重的喘气声。

这个声音听的人心烦意乱的,我抱着那个化肥袋子做成的破书包,小心探头往房间里看,刚看一眼,我就哇的哭了出来——

姐姐圆瞪着眼睛,被姑父压在身下,她的眼神绝望,充满了仇恨。

姑父的身体很难看,又黑又粗糙,身上是常年洗不干净的汗酸酒臭味儿。

这么恶心的姑父,怎么能压在姐姐的身上!他怎么能欺负姐姐!

我一哭,姑父就猛地抬起头,抓起旁边的一只破搪瓷杯子就砸了过来,“丧门星,滚你妈X!别烦老子办事!”

他砸我的时候,也松开了捂住姐姐嘴的手。

姐姐吃力地看过来,眼神复杂到让我根本看不懂,她冲我笑笑,眼泪成串地掉下来,“筱筱,关门,去外面等着,听话……”

我哭到整个人都喘不上气了,心里像是被人硬生生挖了一块似的,姐姐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不停地求我出去,我整个脑子都是懵的,全身上下都哆嗦着,听她的话去了院子。

我出去以后,姐姐不哭了,姑父的声音反而越来越大。

我蹲在院子角落,紧紧地堵住耳朵,闭上眼睛,哭的嘴里都是眼泪的咸味。

跑吧,跑的越远越好

哭到哭不出来的时候,姐姐轻轻拉开了我堵住耳朵的手。

她头发凌乱,眼睛哭的通红,冲我笑的时候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奇怪的是,我已经听不到姑父的声音了。

姐姐穿的白衬衫上,溅上了好多血,她手上也有好多血,我问她是不是受伤了,姐姐摇头,只管笑。

从来到姑姑家,这么多年了,我都没有再见姐姐这么笑过。

姐姐笑不动了,摸了摸我的脸,她笑的眼泪又出来了,“筱筱,往后再也没人能欺负咱们了,谁也别想再欺负你了。”

说话的时候,她往我手里塞了一卷东西,是一卷带着姐姐体温的钱。

“千万别丢了,筱筱,顺着山路跑吧,跑的越远越好,能跑多远就跑多远,姐不能再陪着你了。”

她最后抱了抱我,打开院门,书包里被她塞了几个平时我看都不能看的煮鸡蛋。

“姐,你不要我了?”

我一眨眼,眼泪又特没出息的出来了。

“哪能呢,这世界上我就你一个亲人了,我怎么能不要你呢。”姐姐笑着拉着我的手,“你出去吧,去S市,谁问你也别说姑姑家在哪儿。”

当时,我就是个十岁的孩子,在山沟里长大,什么都不懂。

我一个人去了城市,根本没法谋生。后来,等我长大了,我才明白姐姐当时是怎么想的。

留在姑姑家,我俩早晚都得落姑父那个老禽、兽的手里,让我跑的远远的,万一遇上了好心人,至少还有这么一丁点的希望。

我听姐姐的话,哪怕我根本不理解,我也还是听她的话。因为在这个世界上,真的就只有姐姐不会伤害我。

于是,我真的跑了。那个时候,我根本不知道,姐姐用一把水果刀捅死了姑父。

镇上的汽车站,就在山脚下附近,我凭借着模糊的记忆,混上了去S市的汽车。

司机不关心上车的是谁,只要买得起车票就行。

到站,出了汽车站,我才发现,我对S市的印象已经在这五年里变得很陌生了。

我没有地方去,幸亏是夏天,随便找个人少的角落,找个废纸箱就能睡。

姐姐没来,我不敢乱花钱,饿了就买一袋最便宜的方便面,渴了就去找个洗手间的水龙头猛灌一气。

我也不敢走远,怕姐姐找不到我,可我等了三天,还是没等到姐姐。

夏天,天气特别热,我缩在一棵树的阴凉下面,蹲在街角。

那天,就是我跟蒋昊第一次见面,那个时候的他,还不是多年后,那个眉眼锋利,人人见了都要尊称一声“昊哥”的男人。

那个时候的蒋昊白净又清秀,穿着简单的衬衫牛仔裤,手里拿着一杯冷饮从店里走出来。

十几岁的蒋昊,让我看呆了,我在山沟的学校里,从来都没见过这么好看干净的男孩子。

他剪着干干净净的碎发,清晰的五官还带着一点少年时代的柔和,他的眼睛很好看,细长,眼尾微微上挑。

那个时候的我觉得,如果星星真的可以落到人间,那一定就是他眼里冷冽的光。

他走到我眼前,停了下来。

虽然我年纪小,但也知道什么叫自惭形秽,我低着头,又靠着墙角缩了缩,想给他挪开地方。

这么近,我闻到了他手里拿着的饮料味道,清凉的柠檬味道,我使劲吞了下口水,抿了抿干裂的嘴唇。

变脸真快

他肯定是觉得我脏兮兮的,碍眼了吧,我头使劲埋着,根本不敢抬,眼泪忍不住打转转,姐姐怎么还不来……

没想到,那杯饮料竟然递到了我眼前。

“接着呀。”他有点不耐烦了,又往我眼前凑了凑。

我真的太渴了,伸手接过来,谢谢俩字说的还不如蚊子哼哼的声音大。

我刚接过来,从冷饮店又出来一个人,是个跟他年纪差不多大的男孩子,好奇地探头过来,“你饮料呢?”

看见我,那个男子立马一脸厌恶,“又来了,还不够烦人的,不是说清理了流浪人员呢吗,怎么还有死皮赖脸在这要钱不走的,看着都倒胃口。”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在这个社会上是有那种有组织出来讨要钱财的“丐帮”,但我能看出来,这个男孩子很讨厌我。

蒋昊也冷冷地附和了一句,“是啊,真烦。”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了,他这也是讨厌我的意思吗?

可是,刚才他还愿意把饮料给我,他应该是好人啊,怎么突然就变脸这么快了呢?

我想不明白,但是我隐隐约约能明白一点,站在我眼前的两个男孩子,是有资格看不起我的。

我缩头,尴尬地咬着吸管,声音有点抖抖索索,“我不是要饭的,我有家,我姐姐说了来接我。”

“可拉倒吧,哪个出来要饭骗钱的不都这么说?我都看你在这好几天了呢。”

那个男孩子看我眼神跟看苍蝇似的,嘀咕一句,俩人就走了。

再小的孩子也有自尊,可没人保护的孩子,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维护自己的自尊。

我低头,使劲喝饮料,饮料里带着一股眼泪的咸味。

这个跟一条阴暗巷子连在一起的街角,就成了我暂时的家,有好心人偶尔会给我买两个包子,买瓶水,也有人问我怎么这么小一个人在外面,我牢记姐姐的话,谁问我跟家有关的事我都不吭声,还有人以为我是个哑巴。

大概一个星期过去了,我还是没有等到姐姐,却等到了一张寻人启事,上面写着我的名字,贴着一张我唯一的一寸照片。找我的人是姑姑,我害怕了,为什么姐姐没来,姑姑却贴了寻人启事?!

那个时候我还天真的以为,只要我藏在破纸箱子里,姑姑就找不到我了,可过了没两天,我就被抓到了。

姑姑的背更佝偻了,头发凌乱,一点也不比流浪这么多天的我整洁。

看到我,她上来就对着我一通拳打脚踢,哭声震天,不停地咒骂着我。

我被打懵了,在姑姑家住了这么多年,姑姑都跟个不吭声的泥人似的,连大声说话都不会,虽然对我们姐妹两个很冷淡,但也从来没打过我们。

我发育晚,那个时候牙还没全掉完,她耳光抽我脸上的时候,我嘴里一痛,一股血腥味就出来了,白白的一颗牙齿滚到了地上。

我痛到在地上打滚,哭着求她别打了,旁边围了一群人,却连一个上来拦住姑姑的都没有。

他们对我指指点点,绝大多数脸上都带着一种看好戏的兴奋表情,却没有一个人来阻止我挨打。

还有几个带着孩子的大人,自以为是的板起了那张脸,教育身边的孩子,犯了错离家出走就是这个下场,不听话的孩子,打死都活该。

我吞着和了血的眼泪,想不明白,他们明明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就能自以为是一口咬定是我做错事离家出走呢?

就算我真的做错事了,可是什么样的错事会值得让他们眼睁睁看一个十岁的孩子被当街活活打死?

我被打到连哭都哭不出声的时候,终于有一个老奶奶蹒跚着赶过来,用她枯瘦的手挡住了姑姑的拳头。

诱你入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诱你入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小说月下撩妻:boss求放过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月下撩妻:boss求放过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月下撩妻:boss求放过第6章威胁严帝泽的动作很温柔,考虑到她现在双颊肿的厉害,他没有现在就立即剥削她,只轻轻吻了下。男人脸色微变,见她右腿不敢动,他轻轻脱下她的鞋子,一块很大的红肿浮现在脚背上,隐隐透着青紫。他沉着脸抬头盯着她,她以为他会骂她,却听他道:“是不是伤到筋骨了?”苏乔昔怔了一下摇头:“应该不会,扯到才会疼,而且就是表面这块红肿疼,里面不疼。”闻言男人不动声色松了口气:“狄康,去将阿罗叫来。”“是!”应了声,狄康迅速的离开了

  • 小说极品法师在都市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极品法师在都市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极品法师在都市第6章不合常理不加还好,加了这个微信,仿佛开了一个不好的头,很多看他表演的妹子纷纷上来要求加微信,一时间,林帆俨然成了一个名人。林帆有点懵,他这么受欢迎?甚至,还有男的上来加他微信,说是想跟他两手泡妹子。尼妹!林帆心中忍不住吐槽,信仰有了,麻烦也不少。看了眼信仰值,已经收集了一千多,又可以学习一个红色魔法了,当即不再表演,准备回家。信仰值固然越高越好,但他现在累了。“小兄弟,等下。”突然,有声音从背后叫道。“你叫我?”林帆回头看去,

  • 小说极品医仙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极品医仙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极品医仙第6章女警宁静“大哥,我有眼不识泰山,你就放过我吧大哥!”瘫坐在地上的猴子此时已经完全清醒了。别看江少云穿的破破烂烂的,手上的功夫一点都不赖。之前他还在心里嘀咕那些被江少云放倒的兄弟就算爬不起来,哼哼总该有吧?现在他的两条腿酥酥麻麻的,就是使不上劲儿。他这才明白那些兄弟不是不想动,而是根本就动不了。江少云走过去拍了拍猴子的脸,“小样儿,还以为你被烫了一下不会再看玉佩了,没想到你还挺谨慎的。”听江少云夸自己,猴子也不知道此时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 小说仙盟聊天群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仙盟聊天群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仙盟聊天群第6章滚,给我远远地滚咔嚓咔嚓!白珊珊银牙紧咬,捏着拳头,骨节发出一阵脆响。她虽然是女人,但骨子里却有着暴力倾向,并且性格刚强,比男人还要男人,十分争强好胜,尤其是在打架这一方面。之前,她乃是省公安厅的副厅长,结果因为将一贩毒头目打成重伤而被降职,到了现在市公安局的审讯员。她来到这里才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不止是所有犯人都心惊胆战,就连许多干警都十分畏惧她,对她敬而远之。刚才,她听说眼前这小子居然能一个打七个,这一下激起了她的胜负欲。掏出钥

  • 小说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第六章被叫傻子了眼下,马上到月底了,又该到交两个儿子的束脩费用了。云氏正琢磨着跟大女儿多绣几幅绣品,日夜不停地赶工,想必应该可以补贴上的。当然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给乔儿养伤。她这后脑勺伤到了,当初苏大夫都说这个孩子凶多吉少了。而如今虽说清醒过来了,可是却又出现新的问题了。这孩子自从醒来半个月了,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过,看人也是双目无神,老是发呆。村里的孩子们都叫开了,都叫这个乔儿的孩子傻子了。这么下去,乔儿将来可怎么办

  • 小说护花小村医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护花小村医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护花小村医第6章治疗钱老板陈波吩咐好后,吴老板就去寻找鲈鱼去了。不一会儿,吴老板就提着一个小袋子再度走了进来,袋子里面装着鲈鱼的腮。陈波看了看拿起两片鱼鳃,贴到吴老板的肚脐眼上,轻轻的按揉着。片刻后,那令人恶心的黄水就开始渗出来,陈波示意他自己来按揉,再过些许,当肚脐眼就已经不在渗出黄水了。吴老板长出了一口气,赶忙朝着陈波鞠躬,笑着开口道:“大师,这次救我性命多谢您,改天有机会,我一定登门拜访,感谢您的救命之恩,多谢!还有雪梅啊,你们那个投资,我

  • 小说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第6章人生最糗事“好。”霍庭深愣了一下,眼神复杂的起身去一旁打电话。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安笒已经疼的浑身无力,只能虚弱的靠在沙发上。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察觉到手里多了一杯温热的东西。“姜糖茶。”霍庭深开口道,又指了指旁边的盒子,“衣服在这里。”安笒赶紧的喝了一口姜茶,一股暖流迅速在身体里蔓延开,小腹的绞痛慢慢缓解下来。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让她痛不欲生,她喝了整整一杯姜茶,好一会儿,才觉得自己重新活过来,一脸尴尬道:“

  • 小说重生之毒后脾气有点爆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重生之毒后脾气有点爆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重生之毒后脾气有点爆第6章下马威“娘……”顾长歌怔愣地站在门口,她难受极了,高烧让她面色泛红,本就柔弱的身量在病容的衬托下看起来随时都会晕倒。可是下一个瞬间,顾长歌的双眼都泛起了微微的腥红,她犹如一头被激怒的小兽,眸中满是狩猎前的杀气腾腾。那两个赌棍没注意到顾长歌出来了,还在对妇人踢打,嘴中骂骂咧咧。顾长歌死死咬着牙急促喘息着,她红着眼睛往前跨了一步,四处张望,忽然看到墙根堆着几块补墙剩下的土砖,当下毫不犹豫地就抄起一块黄砖冲上去照着一个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