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红妆归来倾天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2:01:3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红妆归来倾天下

死亡邀约

“待你年满十六,我定骑白马,载百里红妆,迎你入红帐,一生只为你画眉。163生活网”眼泛桃花的漂亮少年,一脸坏笑地蹲在墙头,留下这句话和定情玉佩,随风而去。

四年过去,她已年满十七,他未来迎她,她便来寻他,千里迢迢,选秀入宫,只为与他相守。

与她一见钟情并立下山盟海誓的少年,就是大顺帝国的太子夜轻歌。

四年未见,她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已经成长为一个婷婷玉立的少女,他一定很惊讶吧?

想到他吓了一跳的模样,她咬唇轻笑,下意识地碰触袖子夹层里的雕龙玉佩,眸现秋波,颊生红晕。

忽明忽暗的烛光,映着她白玉无暇的脸庞,如梦似幻,岂是“绝色”两字可以形容?

这间狭窄、简陋、陈旧的地下室,因为她的到来而蓬荜生辉,只是,她被可能会见到太子的喜悦冲昏了头脑,忘了去想:身份高贵的皇后娘娘,怎么会于深更无人之际,在这种不见天日的地方见她?

带她来的吉公公最后看了她那完美的侧脸一眼,暗暗摇头,悄然退出,只留下她一人。

他入宫多年,见过无数佳丽,但如她这般倾国倾城又冰雪聪明的女子,却还是第二个。

第一个,是皇后娘娘,而皇后娘娘马上就到了,接下来的事情,没他什么事了。原文163shenghuo.com

也没她什么事儿了。

因为,她马上就要死了,而且会死得很惨。

太子是一杯有毒的佳酿,不是她能想的。

洛红妆沉浸在甜蜜当中,完全没注意到吉公公已经出去了,直到身后响起几个人的脚步声,她才回过神来。

“你就是跟太子有私情的红妆?”动听却冰冷的声音,传进她的耳里。

她转头,看到恍若从天而降的华衣女子后,惊艳得一时间忘了说话。

这个女子约莫三十多岁,容貌堪称美艳绝伦,气质也极为雍容华贵。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梳如云高髻,发缀珠玉凤簪,着一袭金黄绣凤的华丽宫装,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除了皇后娘娘,谁敢穿金丝绣凤的宫装,谁又有这般母仪天下的风范?

洛红妆知道自己长得美丽,很多人都说她是他们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子,但站在皇后娘娘的面前,她自愧不如。

不愧是太子殿下的亲生母亲,那张脸几乎与太子殿下一模一样,她看着这张脸,顿生敬重与亲切。

“没听到本宫的话吗?”皇后见她半晌不答,勾魂摄魄的丹凤眼,闪过一抹凌厉的寒意。

洛红妆被她犀利的眼神这么一划,清醒过来,赶紧下跪:“民女洛红妆叩见皇后娘娘!娘娘,民女在四年前帮过太子,并与太子私订终身,但民女与太子发乎情,止乎礼,绝对没有做过任何越规违理之事,请皇后娘娘明察!”

“你帮了太子?”皇后盯着她,“怎么帮的?”

洛红妆不敢隐瞒:“四年前,太子奉命前去遥州平叛,被叛军追杀,潜入寺庙中藏身。当时民女正好在寺中小住学佛,无意中撞见太子,就帮太子躲过了那些叛军。太子与民女一见如故,便与民女立下白首之约,随后离开寺庙。四年来,民女与太子不曾有任何联系。阅读163shenghuo.com

皇后上下打量她,一脸阴沉:“你当时几岁?太子当时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洛红妆道:“民女当时刚满十三岁,懵懂无知,不曾与太子深谈,太子只说待民女年满十六就迎娶民女,民女一直等,等到十六岁了也不曾见太子来接……”

轻蔑的笑声传进她的耳里,那是皇后身边的侍女在嘲笑她,她闭上双唇,不敢抬头。

皇后冷笑:“太子是出了名的美人胚子,也是出了名的风流情种,你信太子的话?”

洛红妆说得铿锵有力:“民女信太子!”

太子确实生得很好,还长了一双祸乱人心的桃花眼,笑容也总是坏坏的,可他的眼神里沉淀着温柔,坏笑里掺夹着坚定,她就是知道他的温柔和坚定是认真的。

皇后看她如此坚定,笑了:“我还以为红妆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原来不过是一介蠢物!想到本宫的好事生生被你这蠢物给搅了,不让你付出代价,难消本宫心头之恨!”

咦,这是什么意思?洛红妆抬头,她何时搅过皇后娘娘的好事?

她是遥远边城的小家女子,又救过太子,能给皇后娘娘造成什么麻烦?皇后娘娘为何如此生气?

皇后却懒得再看她一眼,转头,厉声叫道:“来人!”

皇后娘娘叫什么人来?洛红妆不明所以地看向皇后娘娘及她身后两个一脸幸灾乐祸的侍女,完全摸不着头脑。

“奴才叩见皇后娘娘——”在洛红妆莫名其妙但又不敢开口去问的时候,皇后身后的石门突然打开了,几个大汉走进来,跪在皇后跟前。

这几个大汉穿着黑色劲装,目光阴冷,一身唳气,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

洛红妆看到他们,就下意识地跪着往后退,心里,迅速升起不祥的预感:既是秘会,皇后娘娘叫这些男子来做什么?为什么没有任何人向她说明到底怎么回事?而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她偷眼打量四周。

四面都是厚厚的岩石墙壁,除了皇后娘娘身后的那一扇石门,没有其它出口。163生活网

墙角有一张石床,石床上铺着肮脏到看不出什么颜色的床单,除此之外,地下室里再没有任何摆设。

空气中充斥着难闻的霉味和潮气,这个地方,简直就是地牢!

“地牢”这个词令她胆寒,她随即又注意到了地面上、墙壁上那些暗红色的污渍。

不对,那不是污渍,那是血迹——已经渗入地下和石头里的、暗红色的血渍!

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她猛然抬头,看向高贵美艳的皇后娘娘,这才想到:皇后娘娘让人带她到这里地方,意欲何为?

“起来。”皇后看着那些跪在地上的大汉,就像看着几条狗,“你们为本宫效力多年,忠心耿耿,立了不少功绩,本宫特地挑了一个美貌的女子慰劳你们,你们今天晚上就好好享受这礼物,别留下半点渣子。”

洛红妆震惊得几乎晕厥过去:她是不是听错了?皇后娘娘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不敢相信皇后娘娘的话,却也不敢怀疑的耳朵:皇后娘娘嘴里的“女子”不是指她,还能指谁?

但是,皇后为什么要对她做这么可怕的事情?

死不瞑目

“谢皇后娘娘赏赐!奴才永记娘娘恩情,誓死为娘娘效力!”

在洛红妆石化的同时,那几个大汉已经磕了头,谢了恩,站起来,个个咂着嘴,红着眼,如狼似虎地盯向她。

皇后将他们的反应看在眼里,淡淡道:“本宫走了,你们好好玩罢。《红妆归来倾天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这几个人天生残暴,这个洛红妆,一定会死得非常痛苦,痛苦到求死不得!

在她转身离开的时候,洛红妆终于回过神来,跪着冲过去,抓住她的裙摆,哀声求道:“皇后娘娘,求求您饶过民女!民女做错了事,愿打愿罚,断手断足,终生为奴,但求求您不要这么对待民女,民女已经跟太子殿下许下终身之约……”

她完全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她已经知道眼前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这种关头,她除了哀求皇后娘娘和搬出太子殿下,已经没别的办法。

“时光不能倒流,你做错的事,已经无力更改。”皇后无动于衷,“你就后悔来到这个世上罢。”

她转身就走。

洛红妆还想哀求,但皇后身边的侍女抬起脚来,狠狠地将她踹飞,与皇后扬长而去。

洛红妆被踹得撞到墙壁上,身体像散了架似的疼。

但她顾不得这些了,忍痛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地朝门口冲过去:“娘娘,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您要这样对我?太子殿下呢?我要见太子殿下……”

皇后已经消失在门口。

只有两个侍女幸灾乐祸的声音传过来。

“太子马上就要娶妃了,竟然还有女人不自量力地找上门来,活该被男人糟蹋到死……”

“区区戏言也能当真?也不瞧瞧自己什么身份!唉,这天底下的蠢女人,怎么杀都杀不完……”

洛红妆脑里又是“轰卤巨响:太子要娶妃了?他忘了两人的誓约?他没有依约来找她,是因为他已经另有所爱?那她苦等他四年,还千里迢迢入宫选秀女,这算什么?太子是不是知道她现在就在这里?太子是不是知道她会受到怎么样的凌辱?

可是,怎么会呢,目光那么温柔、声音那么坚定的太子,怎么可能会这样对她……

那么深、那么深的温柔,足以溺毙天底下任何女子,会是装出来的?

不会的不会的不会的不会的不会的不会的,他不会这样对她的……

她跌坐在地上,脑里嗡嗡作响,已经不知该做何想。

这会儿,石门已经合上,将她关在地狱里。

“兄弟们,上——!”

伴随着这句话,一个女人所能经历的最可怕的事情,全都在一瞬间发生了,而她,却连咬舌自尽的机会都没有。

什么叫生不如死却求死不得?她在这一夜全都经历到了,以她本应美好灿烂的人生为代价。

就像皇后最后留给她的那句话,如果她知道她会遇到这样的事情,那她宁可不曾活过。

只是,时光不能倒流,只会前进——无视她的痛苦与怨恨。

吱呀——

天还未泛亮,皇宫深处一间偏僻的小院院门就被推开了,两个太监拖着一个人出来,熟门熟路地往荒山走去。

两个太监没有说话,被拖着的人也没有说话,一切都在黑暗和死寂中进行。

约莫半盏茶的功夫后,两个太监终于将人拖到荒山深处,把人往地上一丢,拿起一直丢在山上的铲子,挖坑。

挖好坑时,天际刚刚泛白,两个太监勉强看清了地上的尸体,不禁惊艳得乍舌。

一个舔着舌道:“娘的,老子收拾了这么多年的尸体,第一次看到这么美的女尸……”

另一个太监顺口道:“这个女人我见过,秀容院的秀女,样样都排第一的,没想到还没有飞上枝头,就被人弄死了,真是可惜了。

“没权没势,也想飞上枝头成凤凰?不过就是便宜了那些弄死她的畜生而已……”

“瞧你说的,你现在干的事情,跟畜生有什么区别?”

“哎,这皇宫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不当畜生能活么?”

……

洛红妆的意识,还没有彻底消失,只是,她已经无法动弹。

她的一只眼睛已经被抠烂,另一只眼睛却仍在大大地睁着,用染血的、混浊的目光,看着这黑暗的世界。

她知道她马上就要死了,但她拒绝闭上眼睛,拒绝死而瞑目!

恨!好恨!

这恨,如黑夜浓重,如苍穹无边!

如果时光能倒流,如果她能死而复生,她一定、一定以更加残忍的手段报复那些如此凌辱她的人,即使对方是这个天底下最有权势的女人和男人,即使她变成恶魔,永世不能轮回!

可是,时光不能倒流,人死不能复生,再多的仇恨,只能带进土里。

两个太监对她的惨死不以为意,有说有笑地将她丢进坑里,连同她的衣物。

而后,他们拿起铁铲,扬土埋尸。

她看着上方的两个人影,就像看着死神,竭力想把他们看个清楚。

所有凌辱她、害死她的人,她都要看个清楚,这样,在地狱里,她才能将他们找出来,加倍偿还这份耻辱。

如果真有天堂和地狱,那她一定会选择下地狱,即使永世不能轮回,因为,那些人只存在于地狱里。

泛着潮腥味的泥土,如满天泥雨,不断落在她的身上,一层又一层,将她淹没……

重生之身

“蔼—”

她尖叫着,疯狂地挥舞双手,想拨开那些泥土,想爬出那个地狱,想求得一口气息。

啪!

她的头上挨了一记重敲,惊得她肝胆欲裂,以为自己的脑袋要被铁铲砸烂了。

然而,一个冷漠的女人声音传进她的耳里:“再敢大声喧哗,小心再挨二十杖责。”

怎么会有女人的声音?她抬头,对上一张干枯蜡黄的脸,那张脸没有任何表情,就跟木偶一样:“既然大难不死,就该循规蹈矩,小心谨慎,好好珍惜这条命,别再不知死活。”

这张脸,怎么这么熟悉?洛红妆茫然地看着她好一会,才想起来她是谁,试探地道:“你是……陈嬷嬷?”

秀容院的管事陈嬷嬷?

她是不是出现了死亡幻觉?

陈嬷嬷把手中的肉粥往桌上一顿,冷冷地道:“既然活过来了,就把这粥吃了,好好休息,别再惹上头不高兴,否则你有十条命都不够用。”

洛红妆怔怔地看着她,她不是已经被凌辱至死,活埋荒山吗?现在怎么会躺在秀容院的房间里,还跟能管事嬷嬷说话?

她猛然抬手,狠狠地打了自己一巴掌,好痛!

火辣辣的痛!

这令她更为诧异,她隐隐记得她的手臂被折断了,哪里还能抬起打脸?

陈嬷嬷看她这样,皱眉:“梁红叶,你被打坏了脑子不成?这张脸本就长得不怎的,再打坏了,就只能送去冷宫侍候了。”

梁红叶?洛红妆大吃一惊,指了指自己的脸:“我、我是梁红叶?”

秀女三百,她排名第一,梁红叶排名最末,两人都是秀女中的“名人”,焉有不认识之理?

不仅认识,两人还是好姐妹,梁红叶纯朴憨实,胆小懦弱,经常 被其他秀女欺负,她看不过眼,总是为梁红叶打抱不平,梁红叶把她当成亲姐姐一般信任,最爱黏着她了,在秀女当中,除了自幼一起长大的表妹柳媚烟,就数梁红叶跟她最要好。

但她明明是洛红妆,怎么会被叫成“梁红叶”?

陈嬷嬷看她一脸痴傻,摇摇头,把镜子丢给她:“好好照镜子,若是认不出自己的脸,我就当你被打傻了,请奏主子,把你送出宫去。”

洛红妆顾不上思索她的话,拿起镜子一看,惊得瞠目结舌。

镜子里竟然是梁红叶的脸,圆润白净,眉清目秀,谈不上多美,却让人看得舒服。

左看右看都是“梁红叶“的脸,她干脆狠狠地搓揉这张脸,想把这张脸搓出“洛红妆“的脸来,然而,她的脸都被掐紫掐肿了,这张脸还是没有丝毫的改变。

陈嬷嬷看她真是傻了,不再废话,一脸漠然地走出去。

深宫几十年,她早看木了人心险恶,早生暮死,洛红妆也好,梁红叶也罢,都不过是过眼云烟。

对这些无能为力的深宫弱女,她只有八个字相赠——命如草蚧,自求多福。

洛红妆没有注意到她已经出去了,对镜子发怔半晌后,猛然跳起来。

“蔼—”屁股上的疼痛,一发而动全身,惊得她连连抽气,伸手一抚,原本是屁股受伤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梁红叶受伤之前的经历,忽然闪过她的脑海。

姐妹之死

“洛姐姐——洛姐姐——”焦急的声音,响遍了秀容院。

“你们知道洛姐姐在哪里吗?”梁红叶在秀容院到处奔走,不断打听洛红妆的下落。

她绣了一个香包想给洛姐姐看,却到处找不到人,明明洛姐姐总是很早起床的,今天早上却不见人影,真是怪了。

“上头说了,洛红妆昨晚患了急病,被送去看病了,病好了就回来,你嚷嚷个什么劲儿。”

那些秀女对洛红妆一直各种羡慕妒忌恨,她突然“生脖消失,她们恨不得她一去不回,哪里关心她的死活。

“你们知道她生了什么病么?在哪儿养病么?我想去看她!”梁红叶信以为真,抓住这个秀女的袖子。

“鬼知道她在哪儿!”这个秀女不耐烦地骂道,刚想推开她,就看到柳媚烟从外面走进来,便道,“柳媚烟跟你的洛姐姐那么好,你怎么不去问她?”

柳媚烟和洛红妆一样,也是她们的盯中钉,如果她也和洛红妆一样消失就好了,这样她们便少了两个劲敌。

“对哦!”梁红叶眼睛一亮,放开她的袖子,兴冲冲地往柳媚烟跑去,边跑边大声道,“柳姐姐,柳姐姐,你知道洛姐姐在哪里吗,红叶想去看洛姐姐。”

柳媚烟心情正好呢,一看到梁红叶高喊着洛红妆的名字跑过来,好心情瞬间消失。

但她还是很好地控制住这份厌恶的情绪,微笑:“梁妹妹不用担心,洛姐姐过几天就会回来,你乖乖地做绣工等她回来,别去打扰她养病哦。”

哼,马上就分配秀女们的去处了,众人各走各路,谁也不知道今天还活着的此生是否还能再见,任洛红妆再美再有才,也很快会被世人遗忘。

而昨夜的秘密,将被彻底掩埋。

梁红叶觉得她说得有理,乖乖地点头:“嗯,我不去打扰洛姐姐了,我等洛姐姐回来就好。”

说到这里,她忍不住抱怨:“柳姐姐,我昨天晚上起来撒尿,看到洛姐姐跟你走出去,人看起来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病得这么厉害了,都不能在这里养箔…”

她只是随口说说,柳媚烟的脸色却微微地变了:昨天深夜,她确定没人看到后,才劝洛红妆接受皇后娘娘的私邀,并带洛红妆去见在秀容院外等待的吉公公,她都这么谨慎了,居然还被这个蠢女人给看到了?

虽然洛红妆只是一个秀女,但因为才貌出众、排名第一的缘故,就算不赐给太子、皇子为妃,至少也会赐给皇亲国戚当妻妾,几乎可以说是铁定的皇室贵夫人了,身份自然与其他秀女大为不同。

如果上头公然带走洛红妆,而洛红妆又一去不回,难免会引发各种议论,特别是宫里早就暗中流传着已经有皇子看中洛红妆的消息,上头更不能让洛红妆的消失变成“人为事故“了。

所以,她得到了一个“立功”的机会——劝洛红妆偷偷去见皇后娘娘,不让任何人知晓。

她一心想往上爬,如果她与洛红妆失踪有关的消息传出去,说不定会被其他人拿来大做文章,阻了她的富贵之路。

她在这宫里没有什么背景靠山,冒不起一丝风险。

当下,她左右看看,见没人注意她和梁红叶的对话后,笑着把梁红叶拉到一边,把一张绣帕塞到她的手里:“这是洛姐姐昨晚给我的,她说她外出养病,怕你闷着,让我把这块绣帕给你,你什么时候绣出一模一样的绣帕来,她就回来。”

“真的?”刚满十五岁的梁红叶不疑有假,喜滋滋地捧着这块手帕走了,“我现在就去绣,快快地绣好,让洛姐姐早点回来……”

柳媚烟看着她的背影,眼里闪过一抹阴狠之色,往树影暗处走去。

一个太监捧着几卷画轴往外走,正好经过她面前,她低低唤了一声:“安公公——”

安公公扫了她一眼,知道她有事求他,笑了笑,往大树后面一闪:“柳姑娘找奴才何事?”

柳媚烟把一样东西塞进他手里,低声说了几句后,道:“安公公,拜托您了!”

安公公掂了掂手中的玉镯子,知道是好东西,便道:“小事一桩,包在奴才身上了。”

弄死区区一个平凡的小秀女,对他这种在宫里混了好几年的中等太监来说,易如反掌。

柳媚烟鞠了一鞠:“媚烟先谢过安公公了。”

安公公摆手:“柳姑娘客气了,只希望您富贵后别忘了奴才就好。”

他知道她是个有心计的,长得又不错,必定能争得几分富贵,他肯帮她,也是在给自己机会。

柳媚烟微微一笑,态度极为恭敬:“真有那一天,媚烟绝不忘公公大恩。”

安公公笑笑,走了。

没过多久,秀容院一角就起了骚动。

梁红叶凄惨的哭声传遍了整个院落:“我没偷!我没有偷洛姐姐的东西!这是洛姐姐送给我的……”

“洛姑娘外出养病,你趁她不在就作偷盗之事,人证物证俱全,还死不承认?来人,拉下去杖责二十!”

梁红叶边哭边竭力辩解,但很快,她只剩下惨叫声了。

数百秀女和宫人听着她的惨叫声和求饶声,无动于衷,闲聊者笑声不断,散步者脚下未停,吟诗作画者继续风雅,逗弄鸟儿猫儿者不曾移开目光,梁红叶的死活苦乐,与她们没有任何关系。

惨叫声没持续太久,而后,几个太监抬着屁股血迹斑斑的梁红叶出来,把她丢进简陋的房间里。

她奄奄一息地趴在小床上,散乱湿发下露出的脸庞一角,惨白如纸。

才十五岁的女孩儿,虽然不是显贵出身,却也是好人家当宝贝养大的,打出生起没受过什么苦,娇嫩嫩的身体突然挨了这凶狠的二十棍杖,恐怕熬不过去了。

众人心里都明白,就她那老实巴交,连小狗都能欺负的样儿,能做出偷盗的事情来?

八成是哪个秀女在背后整她,想要她死呢,不过,死就死了,省得看到她那张蠢脸就烦。

排名最末的秀女,住的自然也最差,外头春光明媚,莺声笑语,屋里却是阴暗冷清,毫无生气,梁红叶一动不动,陷入昏迷之中,只剩最后一口气了。

没人来看望她,更没有人给她疗伤。

一个时辰过去后,陈嬷嬷进屋,给她擦了药,再摸摸她的鼻息,淡淡地想:她熬不过了。

但没想到,“梁红叶“突然就醒了过来,能说能掐的,看来短时间内死不了了,只是脑子似乎更不好使了。

陈嬷嬷不知道,真正的梁红叶已经死了,重生的,是洛红妆。

而这具身体,也让洛红妆回忆起了梁红叶死前的事情。

红妆归来倾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红妆归来倾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听我们的故事》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听我们的故事》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书名:听我们的故事目录预览:第一章刀捅肚子第二章戏演完了就请出去第三章我诅咒你,断子绝孙第四章去死第一章刀捅肚子“坏人,你们全都是坏人!”秦思瑶拿着尖锐的水果刀对着众人,满脸泪痕,说不出的楚楚可怜。单君祁小心翼翼的靠近,试着劝说,“好好好,乖,你先把刀放下好吗?”秦思瑶害怕的眼睛扫过众人,最后停留在站在单君祁旁边的女人身上,她声音凄厉地喊道:“林慕希,你给我过来!”被叫到的林慕希脚步微退,双手不由自主的放在小腹上,因为她看到了秦思瑶

  • 《美女律师的贴身保镖》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美女律师的贴身保镖》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名:美女律师的贴身保镖目录预览:第一章送外卖的第二章出来吧!蛤蟆文太!第三章放开让我来第四章救下两女第一章送外卖的盐城,罗森商务大厦。位于大厦第十二层的硕大落地窗前,一个身材窈窕,穿着黑色丝袜的职场女性,正微蹙着娥眉,抽着一根很细的烟,看样子,好像正在为工作上的事烦心。“这妮子,怎么还学会抽烟了?”楼下看到这一幕的余凡,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可最终他却只能默默的叹了口气,将一辆粉红色的电瓶车停好后,提着两份外卖,抬腿朝大厦中走去。

  • 《春野小乡医》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春野小乡医》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名称:春野小乡医目录预览:汽车激情玉佩活命暴打混混抓田鸡汽车激情夜晚,凉风习习。李晋嚼着根草根慢悠悠地往家里走,因为赶着种西红柿,所以到这个点才回家。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农村休息得早,虽然只是九点多钟,但是这条主道上已经没有其他任何一个人了。天有些黑,他的脚步加快了几分。但是刚刚走到江边转弯处,突然就看到江边的大柳树下竟然停着一辆车。丰田卡罗拉啊!梅河村是个穷村,整个村子只有一辆汽车,那就是在县城里面混得还可以的李光风的。这

  • 《星战》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星战》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星战目录预览:*最废物的天才*青梅竹马*灵魂深处的咆哮*觉醒的灵魂*最废物的天才人的内心是一个千变万化的神秘世界,在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隐藏着一个潘多拉魔盒,一旦将潘多拉魔盒打开,他的人生也将产生翻天覆地的大变化湛蓝的天空,晴空万里,好似一面平静的海洋,灼热的太阳如一个散发着无限热流的大火球,悬挂在湛蓝的天空之上,看太阳的位置,此刻已然临近午时。“李学长,狠狠的揍扁这个清秀的小白脸”一名身穿学生服的少年一脸兴奋的大叫到。沿着少年的视线望去

  • 《甜心爱妻萌宝宝》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甜心爱妻萌宝宝》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名:甜心爱妻萌宝宝目录预览:第1章我选中你了第2章卖包子的萌萝莉第3章宝贝养家,妈咪吃喝逛花第4章因为他是慕如琛第1章我选中你了酒店,三二零三房间。安立夏背着斜肩包,穿着粉色的连衣裙,有些兴奋地来到这里。表哥说要给她庆生,所以将她约到了这里,说还有礼物要送给她,自从父母去世,她被舅舅家收养开始,就再也没有过过生日了。深吸一口气,推开门。“表哥!”很清脆的声音,一双明媚的丹凤眼里带着最纯真的光芒。“立夏,你来了?”在房间里的男人英俊

  • 《高唱爱情似火》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高唱爱情似火》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名:高唱爱情似火目录预览:第1章深夜来客第2章你吃醋了?第3章我跟他算是结束了?第4章怎么是你?第1章深夜来客“小歌,我刚刚在我们酒店,看见慕总跟一个女人进了一间房,模样,挺亲密的……”刚下飞机,高歌就接到这样一通电话,电话那头的白晓冉说得小心翼翼,有点儿试探的意味。高歌动作一顿,唇角往下压了压,几秒后轻笑道,“我刚刚还跟他打电话,他说他在开会,你看错了吧。”“是真的!”白晓冉有点着急,“我把照片发给你看。”挂了电话,没几秒白晓冉就

  • 《错过此生心如止水》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错过此生心如止水》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名:错过此生心如止水目录预览:第一章出狱第二章平行线的交接第三章急性白血病第四章莫晨曦,凭什么第一章出狱当莫晨曦从监狱里走出来的时候,迎面便扑上来了个五六岁的小姑娘。“妈妈,馨儿好想你。”莫晨曦的身子微微一僵,而后她略显慌乱而无措的蹲下身子,将眼前这个小小软软的身影揽入怀里。“馨儿,我的宝贝。”嗓音中带着浓浓的哽咽以及微不可察的……颤抖。五年了,这是她第一次真正的拥抱她。她在监狱的这五年里,每次都只能隔着厚重的窗户看她……这一次

  • 《岁月忧伤情难负》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岁月忧伤情难负》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名字:岁月忧伤情难负目录预览:第1章绝望第2章嫌弃第3章受伤第4章离婚第1章绝望柳絮脸色苍白的拿着医院的单子从医院走了出来,她得了癌症,想要治疗痊愈的可能性很低。明明该是悲伤的事情她却在这个时候笑了出来,眼泪都笑了出来。她将手中的单子揉捏成球,然后扔进了垃圾桶里,接着打了一个电话给自己的丈夫沈东明。可电话刚通就被挂断,她很有耐性的重复着自己的动作,直到对方按捺不住接听了她的电话。你想做什么?沈东明不耐烦的语气从电话里响起,柳絮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