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谋妃之凤逆天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2:12:32 来源:网络 [ ]

书名:谋妃之凤逆天下

第一章 凌虐后的逆袭反击

“痛……痛死了!”肖凝感觉全身的每一根神经都在叫嚣着,疼痛迫使她睁开眸子,心头的痛意未减,灼得胸口生生的疼。163生活网

原来这样自己还不死,看来是从上面跳下来摔成伤残了……缓了缓情绪,意识也渐渐清晰,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在移动,两只脚腕被两个人分别握着,就那样拖拽着向前,拖出长长的血迹……地面上的小石子划得背部生生的疼。

这简直就是凌虐!

肖凝下意识的运气反击,本能的想要出手杀人。

却发现身体太弱了,心下懊恼,生出几许寒意,堂堂天才杀手竟然落得如此地步!

不过,肖凝很快就镇定下来,侍机而动!

此时两个男人已经将她拖拽到了一处幽深的院子,还在往墙角处拖动。

“好了,就在这里将她解决了。”一个男人大笑着,一边用力捏了捏肖凝的脚腕:“反正她已经输了两局,一定是被苗家弃了,卖到青楼之前让咱们好好享受享受。”

“二小姐让我们两个不必手软,随便处理……”另一个壮汉也邪笑着。

“是啊,肖家已经不复存在,无人能再护着她这个大小姐了,这细皮嫩肉水灵灵的……”壮汉咧嘴笑着,一边看了看被拖拽的女子,一边抬手擦了一下恶心的口水。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肖凝生起一抹厌恶,闭着双眼,嘴角紧抿,她被男友暗算,一刀毙命,心口还浮着一股戾气。

这两个男人看来是送来给自己出气的,敢打她肖凝的主意,不管是什么人,只有一个下唱—死!

壮汉说过话,一边猛的停了脚步,扭身扑到了肖凝的身上,大手就向肖凝的心口处伸过去。

只是不等他的手落到肖凝的身前,整个人便僵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眼睛瞪着大大的,甚至来不及尖叫。

男子的心口处插了一把匕首,闪着寒光,他低头看向那把匕首时,有些震惊。

“本小姐没有匕首,借你的用一下。”

死前的最后一个动作就是那样不可思议的看着面若芙蓉,眼底一片森冷的肖凝。

随即,肖凝抬手推开了身上一脸错愕的男子。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匕首,已经还给你了。”肖凝冷冷说着,眼底沉的可以滴出水来。

那大汉仿佛一瞬间瞑目了,闭上眼睛,再也没有睁开。

另一个男子正准备去捏肖凝脚腕提起她的双腿。

看到同伴倒地不起,愣了一下,不等反映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肖凝抬脚踢中了额头,也是眼前一黑,不醒人事了。

看着两个倒地不起的壮汉,全身酸痛的肖凝躺在地上没有动。

缓了缓力气,才爬了起来,顺手从另一个大汉的胸口拔出那支匕首,抬手给晕倒的大汉心口补了一刀。推荐163shenghuo.com

肖凝杀人一向都是直截了当,一刀毙命的,像这种人,更是不会手下留情。

她在刚刚已经明白,不是自己掉到山下了,而是狗血的穿越了。

看了看自己这个身体的装扮,虽然全是血迹,却是上好的锦缎,不等她缓过神来,感觉一阵头痛,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挤进了脑海里……原来自己的灵魂附到了另一具身体里,而且是一个懦弱胆小的主儿,家族惨遭剧变,父母兄弟全部流放到了边境。

因为她是镇南王世子的未婚妻,所以,躲过被流放这一劫,却是镇南王世子见异思迁,暗里勾搭上了她的庶妹。

所以一起留下来的还有她的庶妹肖岚。

肖岚容不下肖凝,想要置她于死地,更与镇南王世子一起想出一个计策,让他们姐妹二人比试,输者被卖去青楼为妓,胜者成为世子妃。

第二章 那你去死好了

胆小懦弱的肖凝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更是求助无门,只能答应了比试。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前两天比试的是琴和画,肖凝也是名门闺秀,却是被家里养的太好了,被人设计无力还击。

连输两局。

按规矩五局三胜,明日骑射,肖凝这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也只有认输的份。

家里遭变,未婚夫落井下石,更一心想着置她于死地,她更是生无可恋,本是想一死了之,不想又被庶妹陷害,两个壮汉更是闯进她的房间里,不顾一切的将她拖拽到这里准备糟蹋,心口郁结,也就一命归西了。

刚好肖凝的灵魂无所依附,就来到了这里。

站在院子里四下看了看,这里极偏僻,似乎是一处弃掉的院子,墙上爬满了绿藤,可以挡住外面的视线。

当然从这里向外看,也一样什么也看不到。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理了理衣衫,肖凝的动作有些缓慢,她一动,背部就痛的厉害,心底的情绪还没有从变故中回复过来。

“快,我看到有人带着大小姐……向这边跑了!”院子外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更有一个婆子的叫嚷声。

肖凝看了看脚边已经断气身亡的两个壮汉,皱了一下眉头,要掩盖什么已经来不及了,顺手从发鬓上取下一支簪子,家世没有没落之前,这个小姐也是极受宠的,至少这饰品就不凡!

她更嗅到了阴谋的气息,却还是扬了扬脸,看向院门处,眼底一片冷芒。

哼,跟我斗!一定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一群人挤进了不大的院子里,本是准备看一场好戏。

不想看到的就是肖凝一脸冰冷,眼神狠戾的站在那里,脚边是两个断气身亡的壮汉。

而肖凝却没有看众人,而是看向人群边缘的男子,一身滚着金边的蟒袍,手持摇扇,风流无限,那张脸,就是化成灰,肖凝都能认出来!

正是她穿越前一针解决的男友,她是杀手,更是用针杀人!

不过,她知道,他们不是一个人,她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遇事冷静,虽然看着这张脸,很有冲动上前杀人。

自己的男友为了一己私利,置自己于死地,面前的男人却为了另一个女人要置自己于死地,都够该死!

这身体的正主儿不是这个贱男的对手,现在她肖凝来了,绝不让他如愿,想要退婚,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这得看她肖凝同不同意!

“大,大小姐……你没事吧?”看着完好无损的肖凝,开始就叫嚷着的婆子面色暗了一下,磨蹭着走到了肖凝的面前,更是仔细打量着肖凝。

眼底的失望不是一般的明显。

倒让肖凝想笑了,她就喜欢看到别人失望的眼神。

“你想我有什么事?”肖凝站在那里没有动,冷冷看着这个婆子,眼底一片冷芒,更明白这婆子不是良善之辈。

“老奴……老奴当然不想大小姐有事……要是大小姐有事,老奴怎么向远在白虎关的老爷和夫人交待碍…”婆子一边说一边大哭起来。

还不忘记给身后的人使眼色。

他们今天是奉了命,一定不能让肖凝再回去镇南王府的。

“是不是我有个三长两短,你也不活了?”肖凝一张面瘫脸,吐字如珠,直直瞪着婆子,心下更是满满的厌恶,她讨厌这种伪装之人,既然是敌人,那么不必手下留情。

给敌人留活路,就是给自己留拌脚石。

“是碍…老奴不活了……”婆子一边掩面哭着,一边对着身后的家丁摆了摆手。

婆子的动作肖凝看的真切,嘴角边扯出一丝冷笑,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冰冻了。

“那你去死好了。”肖凝没有再犹豫,抬手快速掐向了那婆子的脖子:“因为我差点就死在这里了,你的确没有办法向我父母交待。”

说话间,两只手轻轻一措,就听到“卡巴”一声,哭嚷的婆子脑袋一歪,身子一软,倒在了她的脚下。

立时就没了气息。

这个婆子不是自己人,肖凝绝不会手软。

准备扑上来的家丁们都愣在那里,双腿打战,心里发悚,更是头皮发麻,脊背生寒。

“凝儿!”镇南王世子苗云理终于开口了,低喝一声:“你在做什么?”

威压之势尽显,一瞬间就笼罩在四周。

第三章 长的一样下贱

“王婆说她不活了。”肖凝恨了苗云理一眼,这具身体的记忆中,这个男人便是镇南王世子。

一心想置自己于死地,好迎娶她的庶妹肖岚的她的未婚夫。

看来长这张脸的男人都贱,一样的下贱。

想用这气势压住她肖凝,再修练上几百年吧。

“凝儿,你以为还是肖太师当道的时候吗?”苗云理的脸色一暗,他怎么也没想到肖凝能抬手杀了一个妇人。

“啪”的合了扇子,狠狠捏在手中:“你当街杀人,论罪当诛,来人……”

肖凝冷冷看着自说自演的苗云理,心底恨意汹涌,却忍了出手杀人的冲动。

“慢,我杀的是我们肖府的奴才,还轮不到你来质问我。”肖凝冷哼,直视着苗云理,眼底的恨意能将面前的人直接秒杀。

“肖府……”苗云理被噎了一下,俊俏的脸有些青,咬了咬牙,瞪着肖凝,这个女人一向无脑,今天却如此精明了,而且……能抬手间杀了一个婆子,心里早就震惊了,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这世上还有肖府吗?”

他本想用肖凝杀人的理由送她去官府,只要一入天牢,一切都由他掌控了。

反正他今天就是让肖凝死。

只有肖凝死了,镇南王府才会有出头之日!

他才能光明正大的娶肖岚入府。

“既使没了肖府,她的奴籍也在我手里,我要怎么处置她,不用过问任何人,包括你。”肖凝语气冰冷,字字带着恨意,眼神更如刀锋一般,直刺向苗云理。

“肖凝,你知道你在与谁说话吗?”苗云理眼中,肖凝一向是温柔懦弱的,这种时候,她不是应该瑟瑟发抖,跪地求着让自己帮帮她吗?“当然是与你说话啊,难道你听不懂吗?我说的可是人话,只要不是畜生,都能听的懂!”肖凝的嘴角翘起一抹弧度,满是嘲讽:“难道你……”

欲言又止,一脸的疑惑,那意思再明显不过,苗云理若说他听不懂,就承认自己是畜生了!

此时的肖凝长发有些乱,衣衫破损,露在衣衫外面的手臂上全是划痕,血迹斑斑,脸上也有血迹,却难掩一身的戾气和贵气。

就那样看着脸色铁青眼神冷戾的苗云理。

她倒要看看这个被天下人传颂为圣贤世子的苗云理有多能忍?下一秒,空气微动,苗云理身形一晃,已经抬手掐住了肖凝纤细的脖颈。

肖凝却不为所动,冷哼一声,原来,圣贤世子也不过如此,真是以讹传讹!

随着苗云理的动作,身体有些虚弱的肖凝,无法像从前一样发挥自如,只退了一下,早就握在手中的簪子也刺进了苗云理的心口处,她拿捏的力道极好,只刺破了他的肉皮:“只要我微微用力,你就和地上的两个人做伴了。”

掐着肖凝的手用了用力,苗云理眼底冒火。

身后一群下人看不出两人的情形,都以为这镇南王世子要亲自动手杀人了。

“怎么?想看谁的手更快吗?”肖凝冷哼,她绝对有把握在他掐死自己之前让他先见到阎罗王,此刻她就附在苗云理的耳边,吐气如兰。

这初次交手,就让肖凝觉得无趣,镇南王世子,不过如此!

若不是身份使然,杀了他无法脱身,她直接就能送这个世子去阎罗殿!

肖凝的话很温和,嘴角边还带着笑,却让苗云理觉得手脚瞬间冰凉,这凉意更是直达头顶。

苗云理瞪着肖凝,论姿色,肖凝远超肖岚,可是她却是自己的绊脚石。

只能死。

“你想怎么样?”苗云理吐出一口气来,在人们看来,是他在胁迫肖凝,实际上只有他自己清楚,这个女人随时能要了自己的命。

第四章 竟然敢勾引世子

“还我一个公道,派人护送我回府。”肖凝一字一顿说着,现在的情况,除非她大开杀戒,否则一定不能平平安安的离开这里。

只是要开杀戒,身体太弱,未必就能全身而退。

所以,她别无选择。

“所有人都看到了。”苗云理却咬了咬牙:“外面更在传,肖大小姐被流氓欺负了……”

“我不管,这件事,你来解决。”肖凝的声音很轻很柔,却是咬牙切齿,直视着苗云理,嘴角处更勾出一抹冷笑,敢摆阵设计她肖凝,就要有本事收拾这些烂摊子。

这才刚刚开始,她要让欺辱她的人,都哭死!

“大姐……大姐!”这时院子外一个女子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还带着哭腔:“大姐你怎么样了……小妹听说,听说有人欺负你了,你怎么样了!”

却有些突然的停了脚步,立在门边直直望着眼前的一幕。

没有看到肖凝寻死觅活的哭泣画面,更没有看到她狼狈不堪生不如死的画面,她看到的是肖凝半倚在苗云理的怀中,两人在悄悄说着什么。

这样的画面,对肖岚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她设计了那么多,才有今天的局面,不想还是低估肖凝了!

“你的消息真灵通。”肖凝笑了笑,眼中却是寒霜罩底,自己还有一个好妹妹呢,看来有些事情不必苗云理出手了。

她的好妹妹如此急切的来看自己热闹,她得让她看个够才行。

然后,一脸委屈的看着肖岚:“是有人要毁了我的清白,幸亏世子爷来的够快。”

她倒是不在意名声,不过不想这对狗男女奸计得逞,更不想他们太好过。

“放开我。”苗云理此时附在肖凝的耳边,杀气阵阵,字字似刀。

表示他已经妥协了。

对于这个突然转变的女人,他也满腹疑惑。

当然,肖凝只是多了一根防身的簪子,让苗云理没有太过防备。

更重要的,若肖凝一直都这样强势,他和肖岚也走不到一起。

收了簪子,肖凝的手在苗云理的腰间划过,立即退开三步,面色温润,如平日一样无害。

“你们将大小姐平安送回肖府。”苗云理这句话更是说的咬牙切齿,说罢转身就走,双眼已经血红一片了。

一转眼,院子里就只余两个小厮,一个肖凝,一个肖岚,还有地上躺着的三具尸体了。

看到地上的尸体肖岚的面色更青了,她不得不相信刚刚肖凝说的那些话了。

能杀死这三人的,似乎也只有苗云理了。

不过,众人都已经走了,她也不必伪装下去。

上前一步,劈手就拍向了肖凝的脸:“你竟然敢勾引世子!现在你已经不再是那个人人护着的大小姐了,跟我斗,你是找死。”

不等肖岚的手拍上肖凝的脸,却极快速的收了回来,她没有看到肖凝是如何动手的,却感觉双颊火辣辣的痛,尖叫一声,以手捂脸,不可思议的瞪着肖凝:“你,你敢打我?”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长姐如母,不要对我大呼小叫,还有,不是我勾引世子,是世子自己愿意送上门来。”肖凝淡淡说着,抬手指了门边的小厮:“送我们回肖府。”

说罢转身就走,利落潇洒,甚至没给肖岚一个眼神。

“肖凝,你站祝”肖岚不依,大喝一声:“你必须向我赔礼道歉。”

一边说一边再次扑向了肖凝,一副要与她拼命的架势。

肖凝没有退,就那样让肖岚撞了过来。

因为肖岚是庶出的身份,这些年来一直被肖凝压着,早就想爆发了。

现在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她一再设计肖凝,为了今天能将肖凝弄死,用尽了手段。

肖岚疯了一样扑向肖凝,尖尖的十指抓向肖凝白晰的脸颊,她要毁了肖凝的脸,让她生不如死,让她永远也无法见人。

见肖岚扑了过来,肖凝抬了抬手,人们根本看不到她是如何动的,不过,肖岚头顶的步摇已经落在她的手上,在肖岚的脸上狠狠划了下去!

“碍…好痛……”肖岚惨叫一声,更疯狂的扑向肖凝,一时间面上血肉模糊。

谋妃之凤逆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谋妃之凤逆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眉上砂》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眉上砂》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书名:眉上砂目录预览:第1章第2章第3章第4章第5章第6章第7章第1章秋风袭袭,平日里炎热得叫人生不出半丝欢愉的大漠终于有了些许凉意,正是一年中最难得的舒爽之际。而与温度适宜的大漠相比,隔了几千里的洛阳城却似染上了寒疾般,凛冽的大雪纷飞不止,纵使洛阳城里娇滴滴的贵人们披上了裘袄,抱起了暖炉,却依旧冷得瑟瑟发抖。于是乎,打着贵人、公主们避寒的名头,大汉的先遣军队已于七日前驻扎到了玉门关城内。此消息一传到西域三十六国,诸国的议事厅便顿时炸开了锅。汉武帝开通

  • 小说《玄门大师》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玄门大师》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书名:玄门大师目录预览:序章太初净世第1章卖水小孩第2章风月山城第3章勇闯桃花阵第4章三尺阵中阵第5章树洞第6章千年道行一朝散序章太初净世昏暗的夕阳沉甸甸地垂在山脉间,它散射的光像鲜血一样慢慢晕染着天空,荒林中的枯树一棵棵扭曲着伸展焦黑的枝丫,寂静,四周满是无法承载的寂静。不知何时,荒林中传来了匆忙的脚步声,一双混合着泥土、草屑以及数不清伤痕的小脚出现在荒林洒满枯枝败叶的土地上。那是一个七八岁左右、衣衫褴褛的小姑娘,背上还背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她一

  • 小说《抢婚66天:全球追妻36计》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抢婚66天:全球追妻36计》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书名:抢婚66天:全球追妻36计目录预览:第1章自己选择的路,爬着也要走完第2章向死而生第3章这里是男厕所,你眼瞎吗第4章真是好久不见第5章离家公子第6章你想的太多第7章求我,就放了你第1章自己选择的路,爬着也要走完月色凉如水。金色庄园。浴~室中水声不绝于耳,哗啦啦的流淌着,在静谧的夜色之下,不断的撩~拨着南粤的心弦。南粤抱着被子,高昂着精致的小下巴,一双妩媚动人的黑眸波光潋滟,她的眼角上挑,一颦一笑本是格外动人,只是此刻,那双眼睛一动

  • 小说《名门婚宠:火辣娇妻不许逃》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名门婚宠:火辣娇妻不许逃》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书名:名门婚宠:火辣娇妻不许逃目录预览:第1章始于噩梦第2章被迫领证第3章弄疼我了第4章离婚?不可能!第5章挑战底线第6章各玩各的第7章她的桃花第1章始于噩梦“热……”苏夏天呢喃道:“好热……”出租车呼啸驶入寂静的富人区,在一幢奢华的别墅前停下。一个头发高绾,外罩黑色风衣的少女跌跌撞撞的从车上下来,司机从窗口探出头来大喊:“姑娘,找你的零钱——”“不愧是有钱人,出口这么阔绰。”司机大叔满心欢喜,这一趟抵得上他一天的工作,只是现在的小姑

  • 小说《美女总裁的全能高手》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美女总裁的全能高手》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称:美女总裁的全能高手目录预览:第1章土鳖挡箭牌?第2章不要崇拜我第3章又被追杀了第4章下场会很惨第5章能不能敬业一点?第6章不长记性的王大少第7章龙有逆鳞第1章土鳖挡箭牌?华夏,天海市,无月无星的昏暗夜幕下,几名身材壮硕的白人男子正在追逐一名黄皮肤的青年。“次奥,不就是暗杀一下你们老大吗,爷又不是什么花姑娘,你们这群白皮子,至于这样穷追不舍吗?”青年一边跑,一边不时回头骂上两句。他叫苏胜,是个职业杀手。拐过一个巷口,苏胜回头瞥了一眼,发

  • 小说《都市超级高手》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都市超级高手》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都市超级高手目录预览:第1章古怪侦探第2章英雄救美第3章突破与会客第4章胡依依第5章失踪事件第6章倾城酒吧第7章砸场子第1章古怪侦探“哥哥,前面就是传说闹鬼的地方了!”黄昏时分,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远远地指着一间废旧工厂说道。男孩身后,跟着一个面容普通身穿黑衣的男子,正若有所思地看着那间工厂。“恩,做的不错,赶紧回家吧!”男子掏出一张红钞,小男孩接过开心地离开了。等小男孩走后,男子的表情开始变得严肃起来,只见他右手一摊,手心里躺着一枚锈得毫无

  • 小说《蚀骨危情:总裁难辨真假妻》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蚀骨危情:总裁难辨真假妻》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字:蚀骨危情:总裁难辨真假妻目录预览:第1章谎言揭穿第2章万劫不复第3章坐牢第4章被殴打第5章反击第6章探监第7章认错人了第1章谎言揭穿昏暗的灯光下,隐约可见墙角角落里有一个瑟瑟发抖的女人。她脸色苍白,双手蜷抱着膝盖,青筋凸冒,眼里尽是惊慌与不安,嘴里一直嘟囔着什么……“你还有什么可解释的?!”房间中,一道男人的声音毫无温度的响起。墨沉煜怒红着双眼,瞪着眼前这个女人,眼底全是恨意。他伸手一把揪起了地上的女人,手死死的掐住了她的脖子,

  • 小说《落魄千金:凌少宠妻入骨》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落魄千金:凌少宠妻入骨》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称:落魄千金:凌少宠妻入骨目录预览:第1章遭遇车祸第2章我们已经领证了第3章就这样同居了第4章她是继承者第5章对他一见钟情第6章感情不和?第7章过分的吻第1章遭遇车祸M市,医院。走廊尽头的手术室门上的灯一直亮着,医生和护士神色紧张的进进出出,几位医学专家立在一旁严阵以待,如此阵势,足以看出医院对正在做手术的人的重视程度。冉三七皱着眉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她的手臂已经经过包扎,麻药过后,疼痛还是一阵高过一阵,比刚出车祸时还要严重似的。但是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