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谋妃之凤逆天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2:12:32 来源:网络 [ ]

书名:谋妃之凤逆天下

第一章 凌虐后的逆袭反击

“痛……痛死了!”肖凝感觉全身的每一根神经都在叫嚣着,疼痛迫使她睁开眸子,心头的痛意未减,灼得胸口生生的疼。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原来这样自己还不死,看来是从上面跳下来摔成伤残了……缓了缓情绪,意识也渐渐清晰,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在移动,两只脚腕被两个人分别握着,就那样拖拽着向前,拖出长长的血迹……地面上的小石子划得背部生生的疼。

这简直就是凌虐!

肖凝下意识的运气反击,本能的想要出手杀人。

却发现身体太弱了,心下懊恼,生出几许寒意,堂堂天才杀手竟然落得如此地步!

不过,肖凝很快就镇定下来,侍机而动!

此时两个男人已经将她拖拽到了一处幽深的院子,还在往墙角处拖动。

“好了,就在这里将她解决了。”一个男人大笑着,一边用力捏了捏肖凝的脚腕:“反正她已经输了两局,一定是被苗家弃了,卖到青楼之前让咱们好好享受享受。”

“二小姐让我们两个不必手软,随便处理……”另一个壮汉也邪笑着。

“是啊,肖家已经不复存在,无人能再护着她这个大小姐了,这细皮嫩肉水灵灵的……”壮汉咧嘴笑着,一边看了看被拖拽的女子,一边抬手擦了一下恶心的口水。163生活网

肖凝生起一抹厌恶,闭着双眼,嘴角紧抿,她被男友暗算,一刀毙命,心口还浮着一股戾气。

这两个男人看来是送来给自己出气的,敢打她肖凝的主意,不管是什么人,只有一个下唱—死!

壮汉说过话,一边猛的停了脚步,扭身扑到了肖凝的身上,大手就向肖凝的心口处伸过去。

只是不等他的手落到肖凝的身前,整个人便僵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眼睛瞪着大大的,甚至来不及尖叫。

男子的心口处插了一把匕首,闪着寒光,他低头看向那把匕首时,有些震惊。

“本小姐没有匕首,借你的用一下。”

死前的最后一个动作就是那样不可思议的看着面若芙蓉,眼底一片森冷的肖凝。

随即,肖凝抬手推开了身上一脸错愕的男子。原文163shenghuo.com

“匕首,已经还给你了。”肖凝冷冷说着,眼底沉的可以滴出水来。

那大汉仿佛一瞬间瞑目了,闭上眼睛,再也没有睁开。

另一个男子正准备去捏肖凝脚腕提起她的双腿。

看到同伴倒地不起,愣了一下,不等反映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肖凝抬脚踢中了额头,也是眼前一黑,不醒人事了。

看着两个倒地不起的壮汉,全身酸痛的肖凝躺在地上没有动。

缓了缓力气,才爬了起来,顺手从另一个大汉的胸口拔出那支匕首,抬手给晕倒的大汉心口补了一刀。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肖凝杀人一向都是直截了当,一刀毙命的,像这种人,更是不会手下留情。

她在刚刚已经明白,不是自己掉到山下了,而是狗血的穿越了。

看了看自己这个身体的装扮,虽然全是血迹,却是上好的锦缎,不等她缓过神来,感觉一阵头痛,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挤进了脑海里……原来自己的灵魂附到了另一具身体里,而且是一个懦弱胆小的主儿,家族惨遭剧变,父母兄弟全部流放到了边境。

因为她是镇南王世子的未婚妻,所以,躲过被流放这一劫,却是镇南王世子见异思迁,暗里勾搭上了她的庶妹。

所以一起留下来的还有她的庶妹肖岚。

肖岚容不下肖凝,想要置她于死地,更与镇南王世子一起想出一个计策,让他们姐妹二人比试,输者被卖去青楼为妓,胜者成为世子妃。

第二章 那你去死好了

胆小懦弱的肖凝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更是求助无门,只能答应了比试。版权163shenghuo.com

前两天比试的是琴和画,肖凝也是名门闺秀,却是被家里养的太好了,被人设计无力还击。

连输两局。

按规矩五局三胜,明日骑射,肖凝这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也只有认输的份。

家里遭变,未婚夫落井下石,更一心想着置她于死地,她更是生无可恋,本是想一死了之,不想又被庶妹陷害,两个壮汉更是闯进她的房间里,不顾一切的将她拖拽到这里准备糟蹋,心口郁结,也就一命归西了。

刚好肖凝的灵魂无所依附,就来到了这里。

站在院子里四下看了看,这里极偏僻,似乎是一处弃掉的院子,墙上爬满了绿藤,可以挡住外面的视线。

当然从这里向外看,也一样什么也看不到。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理了理衣衫,肖凝的动作有些缓慢,她一动,背部就痛的厉害,心底的情绪还没有从变故中回复过来。

“快,我看到有人带着大小姐……向这边跑了!”院子外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更有一个婆子的叫嚷声。

肖凝看了看脚边已经断气身亡的两个壮汉,皱了一下眉头,要掩盖什么已经来不及了,顺手从发鬓上取下一支簪子,家世没有没落之前,这个小姐也是极受宠的,至少这饰品就不凡!

她更嗅到了阴谋的气息,却还是扬了扬脸,看向院门处,眼底一片冷芒。

哼,跟我斗!一定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一群人挤进了不大的院子里,本是准备看一场好戏。

不想看到的就是肖凝一脸冰冷,眼神狠戾的站在那里,脚边是两个断气身亡的壮汉。

而肖凝却没有看众人,而是看向人群边缘的男子,一身滚着金边的蟒袍,手持摇扇,风流无限,那张脸,就是化成灰,肖凝都能认出来!

正是她穿越前一针解决的男友,她是杀手,更是用针杀人!

不过,她知道,他们不是一个人,她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遇事冷静,虽然看着这张脸,很有冲动上前杀人。

自己的男友为了一己私利,置自己于死地,面前的男人却为了另一个女人要置自己于死地,都够该死!

这身体的正主儿不是这个贱男的对手,现在她肖凝来了,绝不让他如愿,想要退婚,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这得看她肖凝同不同意!

“大,大小姐……你没事吧?”看着完好无损的肖凝,开始就叫嚷着的婆子面色暗了一下,磨蹭着走到了肖凝的面前,更是仔细打量着肖凝。

眼底的失望不是一般的明显。

倒让肖凝想笑了,她就喜欢看到别人失望的眼神。

“你想我有什么事?”肖凝站在那里没有动,冷冷看着这个婆子,眼底一片冷芒,更明白这婆子不是良善之辈。

“老奴……老奴当然不想大小姐有事……要是大小姐有事,老奴怎么向远在白虎关的老爷和夫人交待碍…”婆子一边说一边大哭起来。

还不忘记给身后的人使眼色。

他们今天是奉了命,一定不能让肖凝再回去镇南王府的。

“是不是我有个三长两短,你也不活了?”肖凝一张面瘫脸,吐字如珠,直直瞪着婆子,心下更是满满的厌恶,她讨厌这种伪装之人,既然是敌人,那么不必手下留情。

给敌人留活路,就是给自己留拌脚石。

“是碍…老奴不活了……”婆子一边掩面哭着,一边对着身后的家丁摆了摆手。

婆子的动作肖凝看的真切,嘴角边扯出一丝冷笑,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冰冻了。

“那你去死好了。”肖凝没有再犹豫,抬手快速掐向了那婆子的脖子:“因为我差点就死在这里了,你的确没有办法向我父母交待。”

说话间,两只手轻轻一措,就听到“卡巴”一声,哭嚷的婆子脑袋一歪,身子一软,倒在了她的脚下。

立时就没了气息。

这个婆子不是自己人,肖凝绝不会手软。

准备扑上来的家丁们都愣在那里,双腿打战,心里发悚,更是头皮发麻,脊背生寒。

“凝儿!”镇南王世子苗云理终于开口了,低喝一声:“你在做什么?”

威压之势尽显,一瞬间就笼罩在四周。

第三章 长的一样下贱

“王婆说她不活了。”肖凝恨了苗云理一眼,这具身体的记忆中,这个男人便是镇南王世子。

一心想置自己于死地,好迎娶她的庶妹肖岚的她的未婚夫。

看来长这张脸的男人都贱,一样的下贱。

想用这气势压住她肖凝,再修练上几百年吧。

“凝儿,你以为还是肖太师当道的时候吗?”苗云理的脸色一暗,他怎么也没想到肖凝能抬手杀了一个妇人。

“啪”的合了扇子,狠狠捏在手中:“你当街杀人,论罪当诛,来人……”

肖凝冷冷看着自说自演的苗云理,心底恨意汹涌,却忍了出手杀人的冲动。

“慢,我杀的是我们肖府的奴才,还轮不到你来质问我。”肖凝冷哼,直视着苗云理,眼底的恨意能将面前的人直接秒杀。

“肖府……”苗云理被噎了一下,俊俏的脸有些青,咬了咬牙,瞪着肖凝,这个女人一向无脑,今天却如此精明了,而且……能抬手间杀了一个婆子,心里早就震惊了,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这世上还有肖府吗?”

他本想用肖凝杀人的理由送她去官府,只要一入天牢,一切都由他掌控了。

反正他今天就是让肖凝死。

只有肖凝死了,镇南王府才会有出头之日!

他才能光明正大的娶肖岚入府。

“既使没了肖府,她的奴籍也在我手里,我要怎么处置她,不用过问任何人,包括你。”肖凝语气冰冷,字字带着恨意,眼神更如刀锋一般,直刺向苗云理。

“肖凝,你知道你在与谁说话吗?”苗云理眼中,肖凝一向是温柔懦弱的,这种时候,她不是应该瑟瑟发抖,跪地求着让自己帮帮她吗?“当然是与你说话啊,难道你听不懂吗?我说的可是人话,只要不是畜生,都能听的懂!”肖凝的嘴角翘起一抹弧度,满是嘲讽:“难道你……”

欲言又止,一脸的疑惑,那意思再明显不过,苗云理若说他听不懂,就承认自己是畜生了!

此时的肖凝长发有些乱,衣衫破损,露在衣衫外面的手臂上全是划痕,血迹斑斑,脸上也有血迹,却难掩一身的戾气和贵气。

就那样看着脸色铁青眼神冷戾的苗云理。

她倒要看看这个被天下人传颂为圣贤世子的苗云理有多能忍?下一秒,空气微动,苗云理身形一晃,已经抬手掐住了肖凝纤细的脖颈。

肖凝却不为所动,冷哼一声,原来,圣贤世子也不过如此,真是以讹传讹!

随着苗云理的动作,身体有些虚弱的肖凝,无法像从前一样发挥自如,只退了一下,早就握在手中的簪子也刺进了苗云理的心口处,她拿捏的力道极好,只刺破了他的肉皮:“只要我微微用力,你就和地上的两个人做伴了。”

掐着肖凝的手用了用力,苗云理眼底冒火。

身后一群下人看不出两人的情形,都以为这镇南王世子要亲自动手杀人了。

“怎么?想看谁的手更快吗?”肖凝冷哼,她绝对有把握在他掐死自己之前让他先见到阎罗王,此刻她就附在苗云理的耳边,吐气如兰。

这初次交手,就让肖凝觉得无趣,镇南王世子,不过如此!

若不是身份使然,杀了他无法脱身,她直接就能送这个世子去阎罗殿!

肖凝的话很温和,嘴角边还带着笑,却让苗云理觉得手脚瞬间冰凉,这凉意更是直达头顶。

苗云理瞪着肖凝,论姿色,肖凝远超肖岚,可是她却是自己的绊脚石。

只能死。

“你想怎么样?”苗云理吐出一口气来,在人们看来,是他在胁迫肖凝,实际上只有他自己清楚,这个女人随时能要了自己的命。

第四章 竟然敢勾引世子

“还我一个公道,派人护送我回府。”肖凝一字一顿说着,现在的情况,除非她大开杀戒,否则一定不能平平安安的离开这里。

只是要开杀戒,身体太弱,未必就能全身而退。

所以,她别无选择。

“所有人都看到了。”苗云理却咬了咬牙:“外面更在传,肖大小姐被流氓欺负了……”

“我不管,这件事,你来解决。”肖凝的声音很轻很柔,却是咬牙切齿,直视着苗云理,嘴角处更勾出一抹冷笑,敢摆阵设计她肖凝,就要有本事收拾这些烂摊子。

这才刚刚开始,她要让欺辱她的人,都哭死!

“大姐……大姐!”这时院子外一个女子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还带着哭腔:“大姐你怎么样了……小妹听说,听说有人欺负你了,你怎么样了!”

却有些突然的停了脚步,立在门边直直望着眼前的一幕。

没有看到肖凝寻死觅活的哭泣画面,更没有看到她狼狈不堪生不如死的画面,她看到的是肖凝半倚在苗云理的怀中,两人在悄悄说着什么。

这样的画面,对肖岚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她设计了那么多,才有今天的局面,不想还是低估肖凝了!

“你的消息真灵通。”肖凝笑了笑,眼中却是寒霜罩底,自己还有一个好妹妹呢,看来有些事情不必苗云理出手了。

她的好妹妹如此急切的来看自己热闹,她得让她看个够才行。

然后,一脸委屈的看着肖岚:“是有人要毁了我的清白,幸亏世子爷来的够快。”

她倒是不在意名声,不过不想这对狗男女奸计得逞,更不想他们太好过。

“放开我。”苗云理此时附在肖凝的耳边,杀气阵阵,字字似刀。

表示他已经妥协了。

对于这个突然转变的女人,他也满腹疑惑。

当然,肖凝只是多了一根防身的簪子,让苗云理没有太过防备。

更重要的,若肖凝一直都这样强势,他和肖岚也走不到一起。

收了簪子,肖凝的手在苗云理的腰间划过,立即退开三步,面色温润,如平日一样无害。

“你们将大小姐平安送回肖府。”苗云理这句话更是说的咬牙切齿,说罢转身就走,双眼已经血红一片了。

一转眼,院子里就只余两个小厮,一个肖凝,一个肖岚,还有地上躺着的三具尸体了。

看到地上的尸体肖岚的面色更青了,她不得不相信刚刚肖凝说的那些话了。

能杀死这三人的,似乎也只有苗云理了。

不过,众人都已经走了,她也不必伪装下去。

上前一步,劈手就拍向了肖凝的脸:“你竟然敢勾引世子!现在你已经不再是那个人人护着的大小姐了,跟我斗,你是找死。”

不等肖岚的手拍上肖凝的脸,却极快速的收了回来,她没有看到肖凝是如何动手的,却感觉双颊火辣辣的痛,尖叫一声,以手捂脸,不可思议的瞪着肖凝:“你,你敢打我?”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长姐如母,不要对我大呼小叫,还有,不是我勾引世子,是世子自己愿意送上门来。”肖凝淡淡说着,抬手指了门边的小厮:“送我们回肖府。”

说罢转身就走,利落潇洒,甚至没给肖岚一个眼神。

“肖凝,你站祝”肖岚不依,大喝一声:“你必须向我赔礼道歉。”

一边说一边再次扑向了肖凝,一副要与她拼命的架势。

肖凝没有退,就那样让肖岚撞了过来。

因为肖岚是庶出的身份,这些年来一直被肖凝压着,早就想爆发了。

现在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她一再设计肖凝,为了今天能将肖凝弄死,用尽了手段。

肖岚疯了一样扑向肖凝,尖尖的十指抓向肖凝白晰的脸颊,她要毁了肖凝的脸,让她生不如死,让她永远也无法见人。

见肖岚扑了过来,肖凝抬了抬手,人们根本看不到她是如何动的,不过,肖岚头顶的步摇已经落在她的手上,在肖岚的脸上狠狠划了下去!

“碍…好痛……”肖岚惨叫一声,更疯狂的扑向肖凝,一时间面上血肉模糊。

谋妃之凤逆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谋妃之凤逆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欣聆度:不完美的他才是你的真心英雄

    度一下,家庭幸福了!结了婚的女人通常都会犯一个很低级的错误,就是拿自己的男人和其他所谓的优秀男人作比较。事无巨细,也不管男人是否能接受,都要强加一句“别人怎样怎样”。如果你的男人确实吊儿郎当、不负责任,也就罢了,可若他已经努力了,你还苛求什么?女人似乎天生都爱幻想,都渴望自己的男人有朝一日能成为一个完美无缺的盖世英雄,似乎只有这样的大英雄才可以让自己的婚姻完美。所以她们恨铁不成钢,所以她们处处比较,处处以一种令人望而却步的标准要求男人。这样的婚姻生活一定尽如人意吗?也不尽然。玲玲在开学第一天便认

  • 《绿竹神气》系统全面描述竹子的专著 作者:彭镇华,江泽慧 著

    《绿竹神气》系统全面描述竹子的专著作者:彭镇华,江泽慧著作者简介本书作者是中国林业科学院首席科学家彭镇华教授,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国家林业局党组成员、中国林科院院长、中国林学会理事长、国际竹藤组织董事会联合主席江泽慧教授。作者历时4年,全面系统收集了我国上古先秦至清代历代文人写竹的上万首诗词文赋和大量珍贵历史文献有关竹的记载,充分展现了中华竹文化的源远流长和博大精深,是迄今我国唯一系统全面描述竹文化的专著。彭镇华教授,1964年7月在苏联列宁格勒林业技术大学获生物学副博士学位。现任

  • 范蠡的老师是文子,文子的老师是老子,范蠡正是老子的再传弟子。

    刘先银题字《一念之慈,万物皆善》范蠡的老师是文子,文子的老师是老子,范蠡正是老子的再传弟子。注:本文涉及的历史是春秋时期,因年代久远,很多史实都成为悬案,不同古籍中有不同记载。所以文中之引用虽然都有出处,但并非唯一说法,只为我个人之选择。老子最高明的弟子有个问题:都说老子的思想核心是无为、顺其自然,我看了《道德经》怎么觉得老子霸气十足呢?这个说法,极有意味。这是从另一个层面真正读懂了老子,看到了老子大阴之中,所包藏的那个大阳。《道德经》天道人事并论,老子对政治的高度关心是显而易见的,所以从精神上

  • 别有深意的水浒名号,暴露匪性的梁山贼寇

    作者:染上世俗评论书籍:《妖怪客栈》作为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浒传》是一部有名的白话章回小说,讲述的是北宋时期水泊梁山上以宋江为首的108位好汉如何因官府的残害、时局的腐败、社会的动荡等因素而被迫聚到一起落草为寇,成为“绿林好汉”,之后又被朝廷拿着招安的幌子当枪使,东征西讨的去保家卫国,最后落得兔死狗烹的悲惨下场的长篇故事。在看到英雄们最后的结局后真是令人惋惜,不过同样的人物却在时晨的最新小说——《水浒猎人》中再一次焕发生机,有了身为梁山好汉的另一种可能。北宋末年,在一片盛世乱象的遮盖下,作者以宋江

  • 一幅假画卖到4600万!他用14幅伪作骗了5个亿,即使终入狱仍言“我就是再画2000幅伪作,市场也会照单全收”……疯狂的天才

    来源:环球旅行(ID:Viphuanqiu)他公然宣称:“我是世界上最好的艺术伪造者,许多伪造者无法复制每一个艺术家,但是我可以。我可以伪造任何人的作品。”这个“大言不惭”的人叫做WolfgangBeltracchi,被艺术圈称为世纪骗子,二战以来最猖獗的艺术伪作案主犯。明面上的数据是,由他创作的14幅假画,卖了高达五个亿,但Beltracchi却笑笑,说那14幅画只是冰山一角。40年里的时间,他伪造了MaxErnst,还有毕加索、塞尚……等50多位近代史上最重要的西方画家的几百幅画,甚至还会根

  • 两分钟老黄牙开始变白!有了这支韩国国民美白牙膏,老污垢瞬间溶解,连多年的口臭都没了

    有很多妹子和小伙,看上去帅气、靓丽,皮肤白白净净的,两只眼睛也忽闪忽闪的很动人,跟他们说起话来,死活就是不愿意张嘴,到底怎么了?还用说吗?当然是满嘴老黄牙了!随着化妆品科技水平的提高,脸部美白、祛痘和抗皱的瓶瓶罐罐越来越多了,我们有本事弄得脸白嫩水灵,却对多年的老黄牙束手无策,多好看的脸,配上一口老黄牙,也是大煞风景,好端端的形象崩塌了!比如老烟民们无论烟瘾多大,100%都有一口老黄牙,焦油和尼古丁吸附在牙齿上,形成黄褐色的烟斑。嘴里还不断散发出一股难以忍受的恶臭,老烟民也容易出现牙周炎,牙齿松

  • 这本石头做的笔记本一生只需用一本,竟然100块不到!!

    不知道大家是不是也遇到过这样的尴尬:刚刚还在桌上的笔记本,不知道被自己随手一塞放到了哪里去,里面记着接下来马上要向老板汇报的数据……明明记得自己写在笔记本上的内容,却怎么也翻不到了……马上就要考试周了,一堆专业课要复习整理。错题集,知识点梳理错综复杂,让人想放弃治疗……今天小编就给大家安利这样一本永远都写不完,还能帮你分类管理内容的智能笔记本——Elfinbook2.0这个神奇的笔记本,外观看起来和普通的笔记本似乎没什么差别。但实际却很黑科技!可重复书写,一辈子用不完这是Elfinbook最神奇

  • 卖掉估值上亿的公司,去丽江开客栈的CEO,又灰溜溜地回来了

    主编导读:财务自由,这个已被大家说滥的词,被越来越多的人奉为“人生理想”。曾几何时,许多人的梦想都变成了远离喧嚣的城市,找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开一家小店,玩玩摄影、种种花草,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往来无白丁,谈笑有鸿儒。财务自由,像散发着诱人香味的罂粟,让一代又一代的人趋之若鹜。作者:东颖来源:快刀财经(ID:kuaidaocaijing)1卖掉估值上亿的公司,去丽江开客栈我认识的一个北京上市老板,在公司上市的第一年就卖掉了估值上亿的公司。他说现在有钱了,终于可以去过理想中的生活。过去的十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