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鬼娃》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2:16:28 来源:网络 [ ]

书名:鬼娃

第一章 小东西

我想我是撸太多了,每天杀死亿万生灵,这是要遭报应的。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在做一个梦,一个漂亮的小女孩出现在我的梦里,也就四五岁大小,穿着条白裙,头上系着白色的蝴蝶结,板着脸看我,就这么阴森森地看我。

一开始我没当回事,可后来事态越来越严重,严重影响了我的生活。

不仅晚上吓得我休息不好,甚至连白天都出现了幻觉,导致精神憔悴,工作都丢了。

没办法只好找原因,我到医院检查了一番,检查结果说没事,我认为他们太不靠谱了,最后还是老中医管用,我就到门外大街上看了个老中医,结果那老头笑眯眯地对我说:“你撸太多了。”

果然啊,人家这都能看出来,足以证明我阳虚过度。

在老中医的帮助下,我慢慢回想起最开始是怎么一回事,恶梦是从那天晚上开始的。

记得那天晚上我下了个新片,一时没把持住,连撸了三次……

老中医还是有两手的,他告诉我,阳虚已经引发了病症,导致阴气入体,之后再怎么补都要经历一个过程,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哪怕我补到流鼻血,也得慢慢调养才能恢复健康。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然后我开始慢慢熬药喝,那中药的味道简直了,但我坚持了下来。

别说,这还挺管用的,吃药三天以后我就不做这个恶梦了,精神状态也好了起来。

继续吃着药,我开始再找工作,以我这样的资本是不能失业太久的,再这么折腾半个月我就得喝西北风了。工作其实也不难找,如果只图养活自己的话,随时都能找到,所以我马上就找了份工作——送快递。

其实也轻松,每天骑着辆电动车转悠去,这一带我都熟,效率也高。

这天我送件玩具到别人家里,他当我的面拆开验货,玩具挺高档,充气进去是个美女,我就不明白,对方是个男人,老大不小了还买玩具,难道是家里有孩子?

结果我还真见到了,他的身后站着一个小女孩,四五岁的样子,白裙,白色蝴蝶结……

奇怪,怎么这么眼熟呢,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我就问他:“大哥,你家孩子玩这么大的芭比娃娃?”

那大哥大怒:“我没孩子,你家孩子才玩这芭比娃娃呢,这是我自己玩的!”

真是童心未泯啊,我很客气地和他道了歉,又问道:“这不是您的孩子,难道是亲戚朋友家的?”

他都被我说愣了:“什么孩子,我这哪有孩子?”

这不是孩子吗,就站在这里……我再看向那孩子的时候,忽然想起来在哪儿见过了。

在梦里!

做梦是很容易忘记的,很多梦起床大约几分钟就记不清了,但这个梦我记得尤其清楚,应该说是梦里的人我记得清楚,那张青灰色的脸虽然漂亮,但一看就不健康。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那孩子忽然对我咧嘴一笑,一颗眼珠子就掉了出来!

结果我当场吓尿,记得当时我是大喊着后退,结果绊在门槛上摔倒了。

这一出也把那男人吓得不轻,他赶紧把我扶起来问:“你这怎么回事,碰瓷上门吗?”

“那个孩子,孩子……”我自己都不记得当时说什么了。

他转身看了看,回头对我说:“哪儿有什么孩子,这是租的房子,我就一个人住,你小子造谣是不是?老子找不着对象你负责吗……”

当时他说了很多,应该是被我的动作吓坏了,但我已经听不进去,踉踉跄跄地回来。

都不记得是怎么离开的,迷迷糊糊要回家,却发现门口蹲着一女孩。

又是她!

这个时候我终于明白,不是病好了,而是更加严重了,梦里的小女孩,她出来了!

我没敢回去,废话,这时候谁都不敢回去,就我一个人住,她掐死我怎么办?

这应该是幻觉,幻觉……但幻觉也是严重的,这证明我管不住自己了,人往往在出现幻觉的时候作出很多不经大脑的事,导致悔恨终身,所以我觉得自己现在必须旁边有人看着。

我打了铁蛋的电话,过去和他一起祝

铁蛋是和我一个村里出来的,发小,从小到大一直玩得很好,他除了土也没什么缺点。

我姓熊,叫熊润杰,小名……小名就不要说了,反正不是二狗,铁蛋姓杨,叫杨枫,看姓名就知道,我命里缺水,他命里缺木,祖传的那种缺!

不仅祖传了这种缺陷,铁蛋他们家还是祖传的神棍,从小他就学他爹跳大神玩,我没少嘲笑他,但小时候脸皮厚,我们也玩得好,他就没放在心上,渐渐长大了,他才有所收敛。说明163shenghuo.com

他也觉得整天神神叨叨的以后不好找媳妇,逐渐就不玩了,我找他,准能知道点什么。

以前我不信这个,可现在的话,他就算随便说点什么,对我来说也是心里安慰。

所以我打了铁蛋的电话,直接去了他那里,工作的关系,他住得比较偏僻。

我没敢回去,一路上买了很多生活用品,打算在铁蛋那里长住,所以铁蛋看见我这架势的时候都呆住了,问我:“你这什么意思,被炒了?这些东西没个一年半载的肯定用不完。”

看完东西,他才仔细看我,我和他解释:“铁蛋啊,我那是撞……”

“你打住!”铁蛋截口不让我继续说,“千万不能说,我大致看出来了,虽然不明白具体怎么回事,但这里面有个忌讳,千万别说出那个字,你要说就说‘那东西’。”

铁蛋不愧是学过的,一眼就看出了我的问题,我心里发毛,难不成还真是?

我就问他:“铁蛋啊,你这么说难道是真的,我真的撞到那东西了?”

铁蛋一把拉我进去,表情严峻,压低了声音对我说:“大熊,你先别慌,慢慢地跟我说到底怎么回事,能解决的话我就替你办了,注意,别提那个字。”

不愧是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我就一五一十地和铁蛋说了。阅读163shenghuo.com

听完,铁蛋面色严峻,看我半天才问:“你真没在外面乱来?”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他就解释:“你是不是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然后不小心有了,你又让人家姑娘把孩子打掉?”

“怎么可能,我是那种人吗?”我很生气,居然连兄弟都这么看我。

“那是她背着你打掉的?”

“没有,压根就没有什么她!”

铁蛋摇头:“那我就不明白了,怎么会有小的找上你?一般来说,怨气都是这么来的……”

忽然想起之前老中医说的事,我问他:“撸的算吗?”

“应该不算吧,好像谁没撸过似的。”

“那我就不知道了,总之我到现在都没女朋友,你也不是不知道。”

铁蛋皱起了眉头说:“那就麻烦了,你不知道,这种小东西最难搞。”

为什么?我就不懂了,如果真有这种东西的话,不是越小越弱吗,看书里写的还讲究个修为呢,千年修为说出去多拉风,那肯定是厉害的,这才多大,铁蛋就搞不定?

他这才跟我说起他们家祖传的手艺,原来这些乡下神棍都不是来硬的,据铁蛋说,土神棍的方式就是把这种东西哄回去,给好处慢慢哄,大的当然能懂点道理,可小的能懂吗?说不准得到好处就赖着不走了。

“而且,你躲不了的,她会跟着你来我这里。”

我被最后这句话吓到了,这还真成阴魂不散了?

问铁蛋我该怎么办,铁蛋说:“你也知道,我的本事就是见识过一些,甚至没正经学过,更别说用过了,事到如今我给你出一主意,给孩子找个娘,让她缠他娘去。原文163shenghuo.com

第二章 她叫我爸爸

铁蛋的话让我觉得十分不靠谱,就算我信了有这种东西,他也不专业埃

于是我建议他:“打电话问你爹吧。”

铁蛋摇摇头:“我爹得罪人,刚进去,有人告他是骗子骗钱,年底才出来呢。”

看我犹豫,铁蛋就拍着我肩膀劝道:“没事,小孩子不好哄,这也是必要的手段,这么小的年纪得有娘哄着才能听话,我见过我爹这么干,最后也没事了。”

“是吗,那上哪里给她找娘啊,人家姑娘也不可能愿意。”

我直接挑明了他这办法有多不靠谱,这种事男人都不敢,哪有姑娘愿意接这个盘的。

铁蛋摇头直笑:“你理解错了,谁说是找活人了?”

不找活人,难道还找死人……这不行,我不同意,就算我不信这种东西,也不可能拿来开这种玩笑啊,我是活人,当然也只能和活人,这么一搞将来会有阴影的。

我誓死不从,铁蛋也没有办法,他说就从他爹那里看来这么一招。

当然灵不灵的他自己都不好说,最后我们都无奈,我就先在这里住下来再说。

别看铁蛋对我说话时一副尽在掌握的样子,其实他也怕,没多久他屋子里就挂满了铜铃铛、镜子、桃符之类的东西,大部分我感觉都是哪里旅游买回来的纪念品。

到了睡觉的时候,就一张床,铁蛋取了一床铺盖就往床上扔,我问他:“这是什么意思,今晚你打地铺?”

他说:“不是啊,今晚我们就睡一张床上。”

“你有那么怕吗,咱们就睡一个屋子里,用不着那么近吧?”我不情愿。

铁蛋就解释:“不是怕,万一一个人的阳气不够,我们睡一起可以互补阳气。”

互补阳气,这是搞基的新说法吗?

说到底他还是怕,再想想其实我也怕,就这么凑合一晚得了,看看情况再说。

熄了灯我们谁也没睡着,两个男人嗝应得很,不过睡不着不止是这个原因,我们都很矛盾,不抱着大家都害怕,抱着大家都嗝应,只好慢慢聊天缓解紧张情绪。

我是见过才害怕,铁蛋绝对是真胆小,我估计他生长在神棍世家也没见过真的。

铁蛋一个劲在揉自己脑袋,我惊问他这是在干什么,他说是开天眼,否则一般人看不到那东西,这么说有道理,今天就是只有我看到别人看不到,然而铁蛋揉着揉着就睡着了。

我还真相信他什么开天眼的鬼话了,他这就是在催眠!

可我又不能这个时候把他推醒,一个男人,这么做很丢人的。

赶紧数羊睡觉,我扭头看了一眼铁蛋,余光忽然发现屋里的一抹白影,屋里很黑,但我能判断出那是什么,果然又出现了!

想把铁蛋推醒,可这个时候我估计他也做不了什么,就如同今天那个收快递的。

今后日子还得过,以前我不也一样过来了吗,反正是睡一觉就没了,我赶紧闭上眼睛。

本以为会和以前一样,闭上眼就过去了,然而这一次不同,我闭着眼睛昏昏欲睡的时候,一只冰凉的小手直接摸上了我的小腿!

那一刻我惊呼起来,全身仿佛都被冻僵,这是怎么回事,铁蛋的恶作剧吗?

感觉旁边没动静,铁蛋似乎在熟睡,那么就是……忽然一个小小的人钻进了我的辈子里,居然就这样骑到了我身上!这不用考虑了,肯定是,我想直接起身把那小东西掀下来,但我身体动不了,很神奇的感觉,并没有太大的重量,可我就是动不了。

又不敢用手去抓,我怕她咬我。

那怎么办呢?我伸手推铁蛋,事到如今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了,把他推醒帮我一把。

就算铁蛋只学了个半吊子,对于我来说仍然算个专家,他知道该做些什么。

我就抓住铁蛋的身体晃来晃去,却感觉不对劲,这家伙一点反应都没有,身体是僵硬的,好像是……我不敢往那方面去想,刚才我喊了一声,现在又伸手去推他,哪怕是睡得像死猪都该有点反应吧?

颤抖的手伸进他的辈子,我摸到了一片冰凉,铁蛋没有体温!

这太吓人了,我仿佛掉进了冰窟里,现在连喊都不敢喊,更不敢动,我生怕闹出什么动静把旁边这“尸体”惊动了,这到底是不是铁蛋,他是死还是活?

已经顾不上铁蛋,这时候被子里的小东西有了动作,她一路爬上来!

爬过我的腹部,双手撑着我的胸,我的目光往下挪,窗口透进来微弱的光线,我看见被子被一点点撑开了,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个蝴蝶结!然后是一张苍白的小脸,那双大眼睛离我很近,瞳孔散出来,整个眼球仿佛都漆黑的一片,像两颗黑珍珠。

这个时候我几乎连呼吸都停止,全身僵硬不能动,不知道是不是害怕。

然后她笑了,咯咯的笑声让我全身冒出了鸡皮疙瘩。

都快被憋死了,我用尽全身力气在呼吸,这时候我仅存的念想就是,她眼珠子不要再掉出来,否则我真的可能经受不祝

她笑眯眯地说了两个字:“爸爸。”

我当然是极力挣扎,但手脚和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她脸上诡异地笑着,小脸凑过来,离我的脸越来越近,我当然不想这样,可动不了我又能怎样?

眼看着越来越近,她会不会吃我?

我闭上眼睛,拼命想喊,可惜喊不出声,这是我最后的努力了,就算铁蛋指望不了,我也想试图惊动一下左邻右舍,所以依然在努力,声音在喉咙里憋着一直出不来。

最后我“氨的一声喊出来了,睁开眼,却看见铁蛋在我身边,天亮了?

铁蛋脸色铁青地对我说:“昨晚肯定出了事,我中招了,你看见了什么?”

“你没死?”我惊讶地看他,摸他的脸,最后确认他还活着。

难道那一切只是做梦而已吗?我把做梦的事给铁蛋说了,铁蛋说这不是梦,示意我低头看看,我低头看,掀开我的衣服,就看见前胸有两个青黑色的巴掌印,很小,是小孩的!

“这不是梦?”我再次和他确认了一遍。

铁蛋很肯定地点头:“不是,既然你说她叫你爸爸,那你还不承认自己干过那种事?”

天地良心,我可是真没有啊,我和女孩子相处连手都没拉过,一个都没有!

最后铁蛋问我:“你能确定吗,有时候可能你也不知道,比如大家都喝醉了。”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沉默了,如果真发生这种事,我确实还就不知情,如果双方都不知情的话,那姑娘就只有羞耻地把孩子打了,这种事哪能到处找人问埃

怪不得这么大的怨气,不会真的是这样吧?

想一想,这孩子这么大了,几年前……那应该还是在学校的时候吧,好像是喝醉过一次,那是球赛我们学校夺冠,大家晚上就开了庆功宴,我踢进了两个,所以先被灌醉,被扔到一边的空包厢。

喝酒的绝不止我们校足球队的人,还有充当啦啦队的一群女生!

里面有校花,还有恐龙妹妹……

我不敢往下想,嗯,也不一定是这次,但重点不在这里,重点是这孩子来找我了,我该怎么办?毕业后各奔东西都一年多了,去哪里找人问,现在去问人家也不肯再说这种事埃

最重要的是,我必须先摆平这孩子,否则日子也别过了,天天有这么个小家伙在身边,谁还能安心过日子。

铁蛋就替我做了决定:“这样,咱们马上开始,你打电话找你的老同学,我给你联系冥婚,不管怎么样,先给孩子找个后妈,管着她。”

第三章 孩子他妈?

铁蛋的说法一听就很不靠谱,可我又有什么办法,他比我专业。

不信铁蛋又能信谁呢,这事我要拿出去和别人说也没用,不会有人相信的。

对于这件事情,铁蛋比我上心,他今天没开工,请假帮我联系媒婆了……据说在本地一个偏远的小村里,住着一位“灵媒”,当然他们不是这么称呼的,这个老太太以帮死人结亲为业,很难理解有人干这个一辈子。

铁蛋去找她安排,留下一块桃符给我,说这个东西管用,但不长久。

而我呢,就开始联系当年醉酒那次到场的女同学。

铁蛋说的,如果能把母亲找到,那一切就迎刃而解,毕竟是她肚里的东西。

但是,要找到当晚的那些女生谈何容易,因为他们来自不同的系,甚至不同的年级,相互间的联系差不多也就是因为那次比赛,结束之后就散了,足球队还算是个铁打的营盘,而啦啦队则不一样,人员变动很大,有时甚至都不跟着去。

所以,以我的本事很难找到当时的所有女生。

还有,当年我大二,现在都毕业一年多了,啦啦队里的女生最小一个也离了校,大家各奔东西,我还怎么找?

不过,校队的成员我们还是相互有联系的,我和一个前锋关系不错,他早我两年毕业,但因为看上了啦啦队里的一个人,所以离校以后还经常回来看看,最后让他泡上了。

对,就找他,这家伙为此留在了本地,我毕业之后也没怎么联系,不知道号码换了没有。

手机一拨,通了,我心里松口气,至少路子没有绝。

他工作的时候我上学,所以大家之间的联系并不多,关系现在是有些生疏的,可男人嘛,再怎么样也得作出义气的样子,假装熟络地惊喜一番,再忆往昔峥嵘岁月……

最后我才绕回了正题:“虎哥,你老婆还是原来那个吧?”

他说是,我就说找她,虎哥顿时疑惑了:“这么久不联系,一来你就找我老婆,记得你们以前没什么交情吧?”

我这才发觉不妥,连忙解释:“虎哥不要误会,我是想联系一下当年她们啦啦队的其他人。”

虎哥这才松口气,告诉我找对人了,当年啦啦队那些人大多已经不联系,但他老婆还是跟几个人有来往的,因为出差比较多,来往于各地也方便,顺道维护一下珍贵的友情。

马上虎哥就把电话交给了他老婆,电话里传来的是一个陌生的声音,说实话我对她并不熟悉,当年啦啦队那么多人我不可能每个都认识,甚至连名字我都不知道。

不过这个时候不需要知道,我直接问:“嫂子,记得我吗,校队的大熊埃”

“啊,是你,当年你可是学校明星呢,现在怎么样了?”她挺热情。

我只能叹息:“完全不好意思说啊,不过今天找你有重要的事情,当年你们啦啦队的人还联系吗?”

“啦啦队每次人员名单都不一样,你想找谁?”

“就是那次我们拿了高校冠军,我还被灌醉了的那次。”

她马上想起来了:“那次啊,当然记得,夺冠之夜,我们学校也就拿那一次冠军了,过了多少年都记得啊,你小子是第一个被灌醉的。”

我开心起来:“那么嫂子,我当时被灌醉之后送进了旁边的包厢,后来还有谁进去了?”

“那可太多了,前前后后哪里记得。”

“不,我是说和我一样被灌醉送进去的,女生。”

这个时候,对方明显做了一个停顿,时间还比较长,应该是在回忆当时的事吧。

果然,她然后就告诉我:“当时你是先辈灌醉的,而然后那些男生的目标就放到了女生身上,说是灌醉了有机会,可是到最后醉了好几个,都送到了包厢休息,放到一起他们一点机会都没有。”

我忽然乐了,那些学生哥也真是太单纯,这样灌醉有什么机会,又不是单独两人。

嫂子接着说:“具体都有什么人我记不清,但我只有有一个,就在本市,今年才毕业的,她可是校花呢,要不要我把她的联系方式给你?”

我就知道!

此刻我的心情,那叫一个热泪盈眶,妥了,就算那小鬼是她生的我也不介意。

“要,当然要了,我有重要事情找她!”

“嗯,她也许还知道其他人,你记好号码……”

号码记下,她又问我为什么找这些人,确实挺奇怪的,如果我想泡谁肯定是目标明确,而不是过了这么多年再来问而且没有确定目标,跟丢了什么东西似的。

我打了个马虎眼没说,虎哥两口子也没追问,不过这两口子也真是着急啊,这就结婚了。

然后我直接给校花打电话,那边接了电话,声音很好听,问我干什么,这种事情怎么好在电话里说,难道问她是不是你把孩子打掉的?

所以我直接约她见面,本来以为会比较困难,需要费点口舌,没想到她居然答应了。

挺让人意外的,我就说请她吃饭,约到了一个餐厅见面。

校花叫刘芸,挺大众的名字,但那张脸绝对不大众,特别是一双眼睛,我印象深刻,书上说的“两眼含烟”说的就是她了,身材也极好,很奇怪,女生长得漂亮就没有身材不好的。

有没有男朋友?那又怎么样,再怎么男朋友的身份敌得过孩子他娘?

然而我一见到她面的时候就呆住了,她身边居然带着一个半大小孩……

难道她还跟别人生了孩子?或者说她和我的孩子没死,应该是这个?

看见我疑惑的表情,她笑着说:“这是我亲戚家的孩子,今年我才毕业你想什么呢,原打算在本事找份工作,亲戚在这里照应着,不过都没有满意的,再找不到的话我就要回去了。”

我连忙说:“工作嘛,不着急,才毕业要多享受自由时光。”

说着我坐下,刘芸让那孩子叫我叔叔,但那孩子忽然蹦出一句:“叔叔,你背着妹妹不累吗,怎么坐着也没把她放下来?”

我嗖地出了一身冷汗,因为这些天被困扰得寝食难安,所以他这话直接把我吓尿了。

回过头,我什么也没看到,但发现我脖子是僵硬的。

刘芸对孩子娇嗔:“小童说什么呢,不许乱说话,哪有什么妹妹。”

我这才送了口气,但发现那孩子一直盯着我背后看,心中又发了毛,都说小孩子眼睛最纯净,不会他真的看到了什么吧?就连铁蛋都没看见,莫非这些天我一直背着那小鬼来来去去?

有孩子在这里,我不方便说什么,只是谈一些过往。

刘芸当然记得我,毕竟校队明星,现在我混得不怎么样,还是谈过往的好。

大家点菜吃饭,边吃边聊了一段时间,那孩子吃饱了,说要到旁边去玩,这餐馆里有专门让孩子活动的游乐区,不少的小型游乐项目,小滑梯什么的,正好让他避开。

可他走的时候不断看我身后,很遗憾的样子,到底怎么回事?

小孩走了,我就可以说一些不好让别人听到的话。

“刘芸,你还记得我们校队夺冠那天晚上的事情吗?”我找了一个切入点。

刘芸很好看地笑了起来:“当然记得,那可是我长这么大唯一一次喝醉。”

对了,这就对了!

我没想到这么快就可以找到孩子他妈,运气还不错,至少不是别的恐龙妹妹。

“那天晚上之后,没发生什么事情要跟我说的?”我暗示她。

她几乎是马上就回答:“有啊!”

第四章 和谁生的

刘芸的反应让我的心顿时飞了起来,太好了!

原以为撞邪是件坏事,没想到却可以变成好事,她怎么就那么傻呢,自己偷偷把孩子打掉,以为我是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哼,当时如果我知道这件事,绝对会负起责任来,不会让他们母子受一点委屈,大不了先休学生孩子嘛。

我语重心长地告诉她:“有什么事情就要说出来,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往往一个误会就悔恨终身啊,不要看我在球场上潇洒浪荡的样子,其实我是个负责任的男人。”

“你在说什么呢?”刘芸奇怪地看着我,“那天晚上我喝醉了,然后身上带的东西不见了,有人说是你拿的,害得我以后再也没参加啦啦队,正想着怎么问你把东西拿回来,这个时候我们宿舍一个姐妹无意中就暴露了,是她拿了我的东西。”

我才飞起来的一颗心又沉了下去:“就只是这种小事?”

她摇头:“这可不是小事,那东西对我非常重要,是奶奶留下的纪念品。”

心里好堵,我再次旁敲侧击:“你有男朋友了吧,他也留在本市吗?”

校花的事情当然是影响甚大,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传得尽人皆知,更何况交男朋友这种大事,我记得当时我也听说了,后来刘芸的男朋友可真遭罪,三天两头被人整,还有一次直接被人堵着打了一顿……

刘芸幽幽叹了口气:“我们分手了。”

然而我下一句话脱口而出:“怎么,是他嫌弃你曾经怀孕?”

刘芸整个呆住了,然后脸上腾地红了起来:“你……你说什么呢,我和他最多就拉拉手而已,更进一步的……都没有,你居然这样看我,是想要坏我的名声吗?”

她开始说话气得结结巴巴,到最后小脸都气红了。

我赶紧解释:“不是这样,我不是怀疑你和他,是说你跟我……”

“好啊,约我出来就不怀好意对不对?胡言乱语的,再见!”

她站起来要走,我赶紧站起来死死拽住她,眼看她要喊人,我连忙说:“你误会了,听我解释,这一切都是我的问题,你坐下慢慢听我说。”

终于还是被我拽住了,她看了看周围,似乎是在盘算着人多我不敢硬来,就再次坐下。

坐下之后她推我,让我离得远一点。

我心里还在郁闷呢,这下怎么解释,这种事情该不该说出来,说出来犯不犯忌讳?

我不在乎什么忌讳,可我说出来人家也得信啊,这种事要人家告诉我,我肯定不信。

事到如今也没办法,她就是我的线索,不能丢了,只好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她,再不可思议我也说了,她要是再拂袖而去我也没办法,至少我说了实话,心里头就好受一些。

说完了我的情况,我就小心翼翼地看她,问她:“这些,你信吗?”

她没说信,也没说不信,脸有点红地微微偏过去:“不管有没有这种事,反正不是我,我还没跟男人……那样呢。”

我心里又堵了,不是她,是恐龙妹妹的可能性又大了一些。

啦啦队里美女确实不少,都是对自己容貌信任才敢来的,可也拦不住恐龙妹妹跟着来,她们会打着闺蜜的旗号跟着来看帅哥的,球队的男生不说有多帅,但活力四射是肯定的。

失望了好一阵,我才问她:“那你知道其他人吗,当晚也喝醉的其他女生。”

刘芸想起来了:“有,如果是这样的话,记得有一个学姐也醉了,我和她比较熟,她还喜欢你呢,和我提起你好多次。”

我振奋了精神:“她已经毕业了吧,那她在本市吗?”

“是不在本市,她是去年毕业的,不过我有她电话,你可以问问。”刘芸说着掏出手机。

我抬手阻止她拨打电话:“你等等,既然你和她比较好,那有她照片吗?”

刘芸看了看我,马上低头,把手机里的照片调出来给我看。

天哪,恐龙妹妹!

心又塞了,绝对不是这个,那小鬼虽然吓人,但还是很漂亮的,底子好,就是脸色难看一点,眼珠子翻起来很吓人,有时还会掉出来。

找不到算了,我还是走铁蛋的路子吧,他家装神弄鬼混过来的,不能没点道理。

“怎么样,要不要打过去?”刘芸问我,“她当天晚上也喝醉了,和我们在同一个包厢。”

我巧妙地转移了话题:“还有别人吗?”

“还有没有别人我不知道,反正我也是第二天才知道她也醉了的。”刘芸说着看我,“你该不会是以貌取人吧?如果这些事情是真的,你就该负起责任,而不是看表面,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还有得选择吗?”

发生什么啊发生,绝对不可能是她!

我尴尬地不知道怎么回答,难道承认自己肤浅地看脸?

这个时候电话来了,是铁蛋打来的,果然好兄弟,来得正是时候。

铁蛋在电话里让我过去一趟,那个村子我知道在哪里,离得也不远,他说让我过去给媒人看看,这样挑选才合适,盲婚哑嫁要不得。

两条腿走路吧,我这边也找人,铁蛋那边也走邪乎的路子,万一哪条行不通了也不至于完全绝望。

于是我就和刘芸打招呼:“我还有事,这就得走了,单我来买,你们可以接着玩。”

走的时候我都不敢看她,她一定很鄙视我吧,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孩子都打掉了,这个时候让我出来负责,还搭上我一辈子的幸福?反正当时发生事情的时候,我完全没意识。

就要走出餐厅的时候,我朝外看了看,餐厅和外面的路隔着玻璃,这时候一辆大车过去,车身遮挡了部分光线,使得透明的玻璃上可以照出我的影子。

我居然看到,自己的脖子上,竟真的骑着一个女孩,就是她!

猛然转身,后面依然空荡荡的,我惊恐的眼神正好对上餐厅的一个咨客,那女孩正对着大门穿得华丽,估计是被我的眼神给吓到了,看着我后退了两步。

我直接冲了过去:“有镜子吗,你这里有没有镜子?”

这种情况十分吓人,不过还好不是晚上,这餐厅里挺热闹,人多胆子壮。

女孩伸手一指,我就看到了餐厅里一面落地镜,连忙走过去,对着镜子一看。

没有,就我一个人,背后什么都没有,难道是我刚才眼花?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没看见什么邪门的东西,可我心里更害怕了,刚才的事,还有刘芸带着的那个孩子也说了,两相印证之下多半不会是虚的,现在她不出现,晚上我一个人照镜子的时候……

不管了,我低头冲出餐厅,最好今天就把事情办成,用铁蛋的方法把小鬼带走。

否则,我晚上就一直和铁蛋在一起,拼死也要钻进他被窝里!

出了餐厅,我找辆车直接去了那个小山村,虽然距离不远,但位置很偏僻。

依照铁蛋的指引,我顺利找到了那个那个老太婆家里。

此人叫王媒婆,但这只是很多人私下里的称呼,她这个职业很少人知道,但她接触的人本来就少,哪家死了人要结冥婚才找到她,虽然知道的人少,但知名度极广,每个村都有人知道她。

这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婆让我有些莫名的安全感,由于刚才的事让我十分慌乱,所以我一见到她就着急地问:“你也看到了,对不对?得想办法把她弄走啊!”

王媒婆满脸的皱纹堆到了一起,莫名其妙地问我:“看到了什么?”

鬼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鬼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14章

    原标题: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14章小说名:婚不由己:坏老公请住手第14章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两人一边说着话,凌浩川一边来到了他渴望的那片领土。接下来,凌浩川更吃惊,因为童晚欣竟然没有任何特殊反应。她的表现不是未谙世事的女孩应该有的青晦和生涩,相反,她的表情非常愉悦,甚至可以说很享受。他忍不住低头看了看,床单上一片洁白,没有染上一点红!哗……他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他以为这是童晚欣的第一次,但她连一点点血都不见!他的初恋女友,他第一次和她发生关系,为什么她连一点点红色都不现?就是说,童晚欣,这个

  • 大人物的小萌妻14章

    原标题:大人物的小萌妻14章小说名称:大人物的小萌妻第14章不好的预感淡粉色的小礼服柔顺的贴在身上,雪纺材质软软的又很透气舒服,两条窄细的肩带提起了整件衣服的重量,除了腰身处一条雪青色的腰带,竟是再无一点装饰物,简单却是最完美的诠释了。一贯T恤牛仔裤惯了,突然穿上这么正式的衣服,她还真有点不习惯,左右拽拽,有一种想退回去换下来的冲动。“真是太漂亮了!”总算回过神来,陆皓庭由衷的赞叹道。陆一茜上下看了看,点点头道,“还行,总算没糟蹋我这件衣服。”“谢谢陆小姐。”无论如何,总是应该和人道谢的。“姐,

  • 豪门盛宠:高冷男神逼上门14章

    原标题:豪门盛宠:高冷男神逼上门14章小说:豪门盛宠:高冷男神逼上门第14章磨人的小妖精虽然有小小的插曲,不过这不影响殷子涵对购物的强烈欲望。凌逸霆的豪车停在了X市最豪华的商场。“自己去买。”本来放她下车后就准备离开的凌逸霆,却被殷子涵死死地挽着不让走。开什么玩笑,让一个帅得人神共愤的男人一起去购物,其他人简直要羡慕嫉妒恨得要死,她觉得这种感觉太棒了!绝对不能让他走。“放手。”凌逸霆命令道,可是见她拽着他袖口轻摇的样子,不自觉地被她拉了进去,这个女人,到底有多少种表情呢?殷子涵见自己得逞,狡黠一

  • 王爷勇猛:王妃总想离婚14章

    原标题:王爷勇猛:王妃总想离婚14章小说名字:王爷勇猛:王妃总想离婚第14章绯闻女主角作为一个颜控声控,琳琅对妖孽国师的印象,那是相当深刻!妖孽国师似乎一点都不惊讶在这里又见着琳琅,而且似乎也不在意百里景修的去向。他对着琳琅眨眨眼,笑得别有深意。反倒是那老者细细将琳琅打量了一番,目光微微有些恍惚,他长叹了一口气,旋即回过神来,对着琳琅蔼笑道:“不知姑娘可认得燕十三?”燕十三是谁?她只知道燕赤霞!“老爷爷,我不认识燕十三。”琳琅对老者粲然一笑,一双眸子甚是纯真。老者闻言不由得眯起眸子,“不认得?”

  • 绝品神医14章

    原标题:绝品神医14章小说名称:绝品神医第14章变化秦书丝毫不理会周围那些指责的声音,全神贯注为欧阳菲菲针灸。随着轩辕神针扎进欧阳菲菲的身上各大穴道,欧阳菲菲惨白的脸色渐渐变得红润起来。“呼,还剩最后一针了。”秦书轻吐出一口气,精神无比集中。这最后一针,秦书需要扎进欧阳菲菲身上一处大穴,头门穴,这个穴道,俗称为死穴,施诊的时候,不能太深,否则会致命,也不能太浅,否则的话,没有任何的效果。这要是平时的话,秦书自然没有问题,但这一次,周围不少人在观看,如果自己施诊的时候,有人影响自己,那,一切可就完

  • 校园纯情仙少14章

    原标题:校园纯情仙少14章小说名称:校园纯情仙少第14章全校公敌次日清晨,宁逸回到学校的时候,忽然发现教室门口忽然多了好多人。一群外班的男生,拉帮结派的站在高三二班的门口处,不停的嚷嚷着什么,看起来个个都是群情激奋的样子。不解之下,宁逸向前走了两步,扯过一个离得最近的中分头男生,一脸茫然地问道:“喂,同学,你们这是干什么呢?”中分头惊讶的看了宁逸一眼,问道:“你不知道?”“不知道。”宁逸十分诚实的点了点头。中分头见状,无语道:“咱一中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你都不知道,你不会是新转校过来的吧?”“对啊,

  • 我的纯情校花14章

    原标题:我的纯情校花14章小说名称:我的纯情校花第14章倒霉的明哥此时正值晌午,学生都去宿舍午睡去了。校园里人烟稀少。牧寒和甄剑两人从小树林里冲出来后,显得有些“慌张”,最终慌不折路之下竟然被赵明、魏生晶给堵到了教学楼一旁的厕所里。“混蛋,你跑啊,你倒是跑啊,在启明中学敢拿我赵明开涮的你是第一个,有种有种。”赵手托着一根棒球棍,面色狰狞:“既然你这么吊,待会我就让你知道在启明中学得罪我赵明的代价。”好似胜券在握一般,赵明又用棒球棍指着甄剑,嘴里骂骂咧咧:“还有你这只大肥猪,你眼瞎是不是?跟谁不好

  • 不灭丹尊14章

    原标题:不灭丹尊14章书名:不灭丹尊第14章认证炼丹师山顶,宋星有些目瞪口地的看着眼前的景象,这就是云初山么,也太夸张了吧!街道,商铺,人声鼎汇,密密麻麻的人影看的宋星有些眼晕。这人口密度一看就知道比云城还要多得多,宋星难以相信只是一座山而已,哪里会有这么的的人聚集。“别大惊小怪的,这里可是云初山,只要是云城的炼丹师今天大多会来到这里的。而想要来这里求丹的人更是数不胜数,这人数自然就多了了,不过平时还是没有这么恐怖的!”李若曦看着宋星一副吃惊的样子,也是微微一笑,细细为他解释起来。“难怪了,倒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