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原来爱情曾来过》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2:55:3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原来爱情曾来过
第1章 代罪羔羊

顾天娇窝在沙发上,颤抖的双手紧紧抱着毛绒抱枕。163生活网这是孤注一掷的决定,如果真的换不回夜绍辰的妥协,她想她真的要以死相逼了!

“踢踏踢踏——”熟悉的脚步声响彻在楼道上,顾天娇浑身哆嗦了一下,就听到脚步声戛然而止。

紧接着钥匙转动锁孔的声音传来,门开,夜绍辰拧着眉,烦躁地松开了领带。

“你——回来啦?”顾天娇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如往常那般温柔,站起身说:“吃过了吗?要不要我帮你……”

“不用了!”夜绍辰冷声打断,一步步向着白依依逼近,近乎残忍地勾唇狞笑:“依依,你确定不去拿掉这个孽子?”

依依,对,白依依……为了留在这个男人的身边,她特意换了身份、取了化名来接近他……

顾天娇浑身一颤,屈辱地咬紧下唇。

听听,孽子,呵呵,这可是他的骨肉啊!夜绍辰你有多绝情,竟然连扼杀亲骨肉都这么漠然!

“我不会打搅你和你的青梅,我会躲得远远的,再不会出现在你们面前!”顾天娇强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哽咽着说:“绍辰,看在我这三年来乖巧听话的份上,你就放我和孩子一条生路吧!”

“辰哥哥,接电话——”嗡嗡的震动声响起,伴随着一个甜腻腻的女声铃声,白依依握紧双拳,这是夜绍辰的来电铃声,是舒静好对于夜绍辰独占的宣示!

“静好。”夜绍辰径直拿出手机,面上的表情柔和了许多,声音也不自觉温柔了些许。

“呜呜,辰哥哥怎么办啊?我只是看不惯那个肥女人说你的坏话,轻轻推了她一把,想不到她撞在桌角上擦破了头皮!现在警察来了,那肥女人非说我是蓄意伤害她,要告我!”电话那一端,舒静好嘤嘤啜泣,语气里充满了惶恐不安。

“乖,别怕,我一会就到,有我呢,不会有事!”夜绍辰迅速挂断了电话,抿唇瞥了一眼顾天娇,顿了顿,说:“换件衣服,跟我出去一趟。原文163shenghuo.com

顾天娇有点疑惑,往素夜绍辰从不会带着她去见舒静好,难不成,他要把她交给舒静好处置?不可能呀,他怎么会让舒静好知晓她怀了他的孩子?

“愣着做什么?”夜绍辰整理好松散的领带,看到白依依似乎在发呆,没好气地说:“你不是想要我放你和那个孽子一条生路吗?可以,或许待会儿就有一个机会,单看你能不能把握。”

“哦,我马上就好!”顾天娇心底一喜,事情有了转机,紧绷的神经缓解了些许,迅速地踢着拖鞋向二楼跑去。

夜绍辰眸光一闪,掏出手机,给自己的律师打了过去。

顾天娇很快换好了一袭淑女及膝裙,微笑着下了楼。

夜绍辰正蹙眉深思,听到声音,他的面色变幻了一下,随即抓起茶几上的车钥匙,当先向着门外走去。“跟我去一趟警局。”

“哦。163生活网”顾天娇没有多想,出了门,坐进了车子。

夜绍辰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静好误伤了一位白人贵妇,对方除了索偿六十万欧元,还提出让静好接受半个月劳教。”

顾天娇面色一变,似乎明白了什么。

夜绍辰抿唇,半晌冷哼一声说:“没错,如果你想要带着肚子里的孽子离开,就代替静好接受那半个月的劳教吧!”

仿佛置身在冰天雪地里一般的寒冷,顾天娇从来就知道夜绍辰冷库绝情,但是当他开始对她如此残酷的时候,她还是被深深地伤害了!

心痛如绞,悲愤欲绝,最后只化为一个字:“好!”

吐出这个字,顾天娇用尽了周身仅存的力气和理智,随即无力地闭上了眼。两行清泪自脸颊簌簌滑落,垂着头,她的自尊不允许这么狼狈落魄的样子,出现在夜绍辰的视线。

因为非但换不回他的怜惜,反而更加惹得他嫌恶和鄙夷,更甚者他会更加薄情寡恩的讥讽。

车厢里陷入了窒息的安静,夜绍辰抿唇,透过后视镜可以看到白依依垂着头,白皙纤细的脖子若隐若现。163生活网

赶走心底冒腾而出的不忍心,夜绍辰发动了引擎,迅速向着警局驶去。

他不该对静好以外的女人心软,静好一向胆小,这会儿在警局应该被吓坏了吧?好在律师已经赶了过去,一会儿他就可以把静好接出来。

顾天娇吸了吸鼻子,半个月而已,只要熬过了十五天,她就自由了!她可以回国,安心养胎,然后等待这个小生命的来临。

相信一向宠爱她的爷爷、爸爸,还有玩世不恭的哥哥,也会期待这个小家伙。哪怕,他们也会追问孩子的爸爸。

想到夜绍辰,她又忍不住出神。但一想到他残酷地,没有丝毫动摇地想要拿掉这个小家伙,她便又强忍住不去想他。《原来爱情曾来过》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右手下意识地抚住了小腹,她勾勒出一抹慈爱的微笑。 宝宝要坚强哦,妈妈会加倍疼你的!

如以往无数次一样的场景,到了警局,夜绍辰丢下了顾天娇,向着舒静好大步奔过去,将哭得梨花带雨的女人搂紧怀中,轻柔地安抚着,安慰着。

最后将惊厥的舒静好公主抱,看也没看顾天娇一眼,扬长离去。

“白小姐,请随我这边来。”早就等候多时的律师露出职业的笑容,指了指旁边的独立办公室对顾天娇说道。

“好。”顾天娇屏住呼吸,点点头,向着那间办公室走去。推荐163shenghuo.com

夜绍辰搂着惊吓过度的舒静好,心不在焉的坐进了车里。

阿恕打开车门,犹豫着问:“少爷,先送舒小姐回去吗?”

舒静好闻言立刻从夜绍辰怀里探出头,梨花带雨的说:“不,不要!”随即紧紧地搂着夜绍辰,哽咽着说:“绍辰,我害怕,我不要独自一个人待着!”

阿恕立刻识趣地避开眼神,看向窗外。

“我会在那里守着你。”夜绍辰耐心的安抚着她,心底却禁不住担忧。

静好害怕一个人待着,那,依依又有多少个日夜独自待着?

眸光一闪,夜绍辰不着痕迹撇向阿耍

阿恕接收到夜绍辰询问的眼神,立刻轻微地颔首。

夜绍辰见阿恕已经办妥了自己交代的事,总算舒了一口气。

……

半个月后。

“白小姐,您可以离开了。”顾天娇跟着狱警走出劳教所大门,眯着眼睛看了看艳阳。

她深吸口气,过去半个月的日子简直是地狱般惨不忍睹,艰难而又漫长,是她以前从来不曾体会过的,而如今走出这个大门,却恍如隔世。

也幸好,里面有一个好心的人一直在帮着自己,否则,她都不知道怎么熬过那些日子。

她想这一生,自己都不愿意再去回忆。

“希望以后,白小姐能够遵纪守法,做个良好市民!”狱警点点头,转身走回了劳教所。

顾天娇苦涩一笑,她什么时候违法乱纪了?

“滴——”对面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发出鸣笛声,顾天娇心下一喜,夜绍辰竟然来接她了吗?

第2章 言而无信

车子缓缓地停下,车窗摇下来,司机微笑着说:“白小姐,先生让我接您回家,请上车吧!”

“他——真的让你接我回去?”顾天娇承认自己犯贱,明明被他伤得遍体鳞伤,可他不经意的给出一个小惊喜,她就立刻放下了对他所有的怨恨,缴械投降,再次对他死心塌地。

“是的,白小姐。先生很忙,不愿意等太久,您还是快快上车吧!”司机有点不耐烦,甚至于有点紧张和急迫。

可惜内心充满激动和惊喜的顾天娇,没有注意到。或者说,她内心深处,对于夜绍辰总归抱有最后的幻想。

“好。”顾天娇坐进了后车座,一路上幻想着见到夜绍辰应该做什么。

只是一想到过去的半个月里,在那个充满痛苦回忆的劳教所,自己遭遇的种种折磨,她内心里对夜绍辰产生了一丝恨意。

但是他竟然会派人接她出狱,偏偏又让她心底油然而生一股惊喜。

她痛恨自己对夜绍辰的在意!

脑海中那挥之不去的片段,不断的浮现。

一想到劳教所中被逼迫着冲洗马桶,洗所有人的臭袜子,吃饭的时候十顿饭要有八顿饭吃不饱。

还有那肮脏的地板,蟑螂、老鼠到处爬。

一个比一个变态、扭曲的狱友,她不但要学会在她们的拳打脚踢下,避开重要部位,还要不被她们发现以防止激怒她们,引来更重的虐打。

在那样恶劣又煎熬看不到希望的日子里,她只能竭尽所能保护好腹中的孩子。或许是母爱的伟大,竟让她坚持到十五天。

而那个时候她除了靠着肚子的小生命坚持着,内心深处还是对夜绍辰抱有一点幻想。

可惜她终于是绝望了!

这个时候他竟派了人来接她,无疑让她死灰的心,有了一丝期望。

不知不觉车子驶出了喧嚣的闹市区,回过神来,顾天娇感觉不对劲,蹙眉说:“是不是走错路了?我记得去别墅的路不是这条呀!”

司机不慌不忙地说:“白小姐别担心,这是直接去机场的路。先生在候机室等您,届时您可以直接离开M国。”

“哦,这样埃”顾天娇稍微宽心,这也符合夜绍辰的做事风格,迫不及待送她离开,眼不见为净。

苦涩一笑,一股甜腻的香气扑鼻而来。顾天娇头脑一阵晕眩,晃了晃头,下一秒,便无力地昏厥过去。

司机收回目光,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说:“已经将目标迷晕,还有十分钟到达医院。”

“手术人员已经准备就绪,务必将人给我带到!”电话那一端的声音男女不辨,声音里充满了狠辣恶毒。

“是!”司机应了一声,挂断电话,转头看了一眼昏迷中的白依依,嘴角扬起一抹残忍的微笑。

顾天娇是被冻醒的,睁开迷蒙的眼睛,发现眼前一片雪白。模糊中看到好几名穿着白大褂的男女走来走去,鼻翼间充斥着强烈的消毒水味。

心底一个激灵,顾天娇摇摇头,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却发现双手双脚都被固定住了!一瞬间,顾天娇有了不好的预感。

“放开我,你们要做什么!”白依依惊惶的吼叫,眼睁睁看着一名外国男子对着自己手臂注射了药剂,一大波晕眩再次席卷而来。

在完全陷入昏迷中,有个女声说:“呀,真可怜!这孩子都三个月多了,成型了呢!不知道孩子的爸爸为什么不要,这女人看样子还被蒙在鼓里……”

夜绍辰你果然把无毒不丈夫诠释的淋漓尽致!我恨你,恨死你了!滔天的怨恨汹涌而出,顾天娇在这一刻对那个深爱了六年的男人恨到了骨髓深处!

想她一介顾家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掌上明珠顾天娇,只为了那年樱花树下那抹寂寞却孤傲的背影,迷了心窍,竟放下所有的骄傲如此卑微只为守在他的身旁。

当初她一出生,就由纵横商场数十载的爷爷亲自为她取名,顾天娇。寓意她就是顾家的天之娇女,她可以无所顾忌娇纵,娇蛮。

而她为了夜绍辰,不但收敛一身的傲骨,还委屈求全扮作温柔如水的柔弱女,结果竟换来他如此残酷的对待!

再次醒来,顾天娇是在M国一家公立医院。昏迷了三天三夜,护士告诉她有人拨打了急救电话,她是在一家餐厅包厢被发现的。

顾天娇摸着已经平坦的小腹,眸子里淬满了怨毒。

走出医院的大门,顾天娇冷酷一笑:“夜绍辰你等着,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呲啦——”急促的刹车声响起,顾天娇还没有反应过来,一辆机动车呼啸着向自己驶来!

“嘭——”被高高抛起的那一刹那,顾天娇看到了机动车司机就是先前在监狱门口接走自己的司机。瞬间,绝望,悲愤,痛恨,悔恨涌进了心腔。

夜绍辰你每一次都在刷新对我的薄凉,我发誓,这一生一世都要让你痛不欲生!

“娇娇——”一声凄厉的呼喊声由远而近的传来,顾天娇唇角一勾,好像听到子言哥哥的声音了呢,难道是临死前的幻觉?

白子言冲过去,颤抖着手抱起倒在血泊中的顾天娇,眼睛里满是惊惶和惧怕,身后跟着的保镖立刻追上了肇事司机。

留下的人迅速冲进了医院,不多久救护车驶出来,白子言抱着顾天娇坐进去,整个人像是失去了灵魂。

坐在急救室外面,盯着红得像血一样炫目的急救灯,白子言六神无主。若不是他碰巧在M国出任务,他不敢相信捧在手心里的娇娇竟会……

这六年来他们很少见面,他从不知道高傲不可一世的娇娇,会有这么孱弱狼狈的一面。

“少爷,司机连车一起坠下了山崖,已经吩咐魂组人员下去追击。”一名保镖附耳继续说:“据我们调查,顾小姐在西巷区劳教所待了半个月……”

“医生!”就在这时急诊室灯灭,走出三位医生。

白子言立刻迎上去,焦急地说:“她,怎么样了?”

为首的医生摘下口罩,摇摇头说:“情况很不好,病人三天前做了引产手术,本就没有得到良好的休养。加上车祸造成的撞击,病人子宫受损,如果不好好疗养,以后恐怕难以孕育。”

第3章 未署名的快件

“引产——手术?”白子言后退了一步,下一秒握紧右拳说:“谢谢医生,不知道病人什么时候醒来?”

医生沉吟了一下说:“我们发现病人脑中有少量淤血,但是不危及生命健康,不赞同手术。有可能会造成病人短暂的失忆,大概三天后病人会清醒。”

“短暂的失忆?”白子言喃喃自语。下一秒,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白子言掏出手机给国内的某人打了过去。

“哟,我们家风流不羁的二少竟会主动联系我?”S市某驻地,一名上校军官拿下军帽,走进自己的专属办公室,难得调侃的说。

“哥,我有重要的事情麻烦你。”白子言抿唇,郑重地说。

……

另一边,西岗区劳教所外,一辆加长版的林肯轿车缓缓地停下。

夜绍辰端坐在后车座,俯首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的心底涌起一股强烈的不安。

司机眼观鼻,鼻观心,注视着劳教所门外的一举一动。

时间飞速流逝,直到一个小时后。

夜绍辰蹙眉,烦躁地说:“阿恕,去问一下白依依今天什么时候出狱?”

“是!”阿恕应了一声,下了车,径直走向门卫处。

夜绍辰就看到阿恕与门卫说了什么,门卫翻开登记薄,不一会儿说了几句话,阿恕面色骤然变了。

“怎么回事?”夜绍辰眉心没来由地跳了跳,看着阿恕面色不好的回来。

“少爷,白小姐在早些时候已经出狱了。”阿恕小心地看着他的反应。

“已经出狱了?”夜绍辰寒声重复了一句,很好,白依依!原来在她心里,对他就这么不信任!她是担心哪怕出狱了,他也不会放过她和那个孩子吗?

“查!”夜绍辰冷冷地丢下这个字,便阴沉着脸,陷入了静默。

“是!”阿恕应了一声,顿了顿又问:“少爷,接下来还要去舒小姐那吗?”

夜绍辰紧闭的眼睛倏然睁开,凌厉地扫视了阿恕一眼,阿恕头皮发麻立刻别开眼神不敢和他对视。

“不了,直接去公司。”夜绍辰垂眸,淡漠地说。

“是!”阿恕轻舒了一口气,感觉自己似乎从鬼门关转悠了一趟。

加长版的林肯轿车迅速地驶出,五分钟后,黑豹戴着一顶毡帽,出现在轿车适才停靠的位置。

掏出手机拨通,那边只响了一秒钟,便接通。

“事情办妥了吗?”电话那段的主人迫切地问。

“按照你的吩咐,已经让人冒充少爷接走了。”黑豹机械地禀报:“另外,我也按照你说的,将她出狱时间推迟了再告诉少爷。”

“哼,这半个月,你不会真的对她见死不救吧?”电话那端沉默了一下,继而冷飕飕地嘲讽。

黑豹眼底有一抹憎恨一闪而逝,随即不悦地说:“我们只是各取所需,我答应你的已经做到,希望你答应我的尽快兑现!”语毕,狠狠地摁断了通话。

三天后,夜绍辰坐在办公室内转椅上,看着手中的资料。眸子里迸发出强烈的阴鸷,想不到白依依自那天后,仿佛人间蒸发一般!

如果不是三年的朝夕相处,他甚至都怀疑她这个人根本就不存在!此时此刻他才恍悟,原来他对于她了解甚少。

他只知道她叫白依依,来自一个贫穷的山村之家。能够出国留学她是靠着优异的成绩拿到了奖学金,生活费需要她半工半读赚龋

所以他们一开始就签下协议,她是他见不得光的情人,而她从他那里赚取不菲的钱财。他不曾询问过她家在哪里,家中兄弟姊妹几人……

直到她彻底从他面前消失,他才意识到他对她有多么残忍和忽视!

“白依依,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夜绍辰攥紧拳头,从保险箱里取出一份检查报告,看着上面的结果以及医生建议的方案,眸子里闪烁着阴沉。

“你最好活得好好的!”夜绍辰喃喃自语,微微地阖上了眼睛。

而办公室外面,舒静好眸子里闪烁着怨毒和不甘。白依依你就算消失了还要霸占绍辰的心,我就不该让你那么轻易的离开!

长长的指甲扣进掌心,舒静好却恍若未曾感觉到。漂亮的脸蛋因为狠戾和恶毒,显得很是狰狞。

“舒小姐,总裁在办公室。”蓦地,一名秘书路过,好心地提醒。

“哦,我这就进去。”舒静好面色骤变,迅速恢复成温柔可人的模样。

办公室里夜绍辰听到外面的对话,眸光一闪,继而迅速地将报告锁进了保险箱。镇定自若拿起面前的文件,开始处理。

舒静好几乎在夜绍辰拿下西装上面口袋里的金笔时候,推门而入。

面上早已恢复了温柔,舒静好唇角勾笑:“绍辰,听说你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了,这两天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回国了?”

夜绍辰签字的手顿了顿,而后将最后一笔划上,装作不经意地说:“你似乎迫不及待想要离开M国?”

舒静好心底一惊,面上却不显露丝毫。“绍辰你知道的,这一次的事情我真的被吓坏了。我希望快点回国,那些不好的事情和记忆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夜绍辰眸光一紧,是啊,他怎么忘记了呢?他还逼着怀孕的白依依,替舒静好坐了半个月的牢!她一定恨死了他吧?

“过去的事情不要提起了,你趁着这段时间给舒伯伯和阿姨挑选礼物,不出意外的话我们下个月中旬回国。”夜绍辰抿唇道。

“好,那我不打扰你工作了。”舒静好强压抑住心底的不满,摆出一副体贴入微的姿态,恋恋不舍地转身离去。

出了办公室,舒静好面色闪过一抹狰狞,随即快步走向电梯。

出了公司大厦,舒静好掏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过去。

下午,夜绍辰正在处理文件,秘书敲门进来说:“总裁,有一份您的快件。”

夜绍辰接过快件,看着没有署名,心底很是诧异。打开快件,一只玻璃瓶子出现在眼前。

“蔼—”秘书看清楚玻璃瓶中的东西后,尖叫一声。

夜绍辰眸子里迸发出强烈的阴森,里面赫然是人型的小婴!哆嗦着手,捏着玻璃瓶子,夜绍辰拿过里面的纸张,看着上面的四个字,冷笑连连。

“再也不见”仅仅四个字,道出了寄快件的人。

白依依,好样的!

第4章 股份

M国飞机场,白子言搂着一名身材窈窕的妙龄女郎,直接进入了候机大厅。

女子戴着宽大的墨镜,一袭玫红色的紧身礼服,诧异地挽着白子言的臂弯说:“子言哥哥,为什么我们要坐经济舱?”

白子言温雅一笑说:“坐惯了商务舱,感觉安静的压抑。你不是说想要体验平淡的生活吗?走吧,就先从做经济舱开始吧!”

“那好吧。”女子吐了吐舌头,挽着白子言向安检口走去。

找到座位,顾天娇坐进里面,拿下墨镜好奇地东张西望。

白子言宠溺地看着她,拿起杂志递给她说:“要是无聊,先看看。”

“嗯。”顾天娇接过杂志一看,是《星点》最新一期。“扒一扒美女社长星星。”顾天娇看着封面,好奇地盯着上面的女子看。

白子言闻言侧头看去,笑言:“阿娇,你连自家出版社的杂志都不知道?”

“呃。”顾天娇一愣,看着杂志的名字,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说:“差点忘了!子言哥哥,这人就是我们家出版社有名的名女社长朱星星?”

“是吧。”白子言不确定的说:“只闻其名,还未见其人。”

顾天娇见他只略微瞥了一眼朱星星,便收回目光,很是顽皮地调侃:“子言哥哥,这朱社长可是大美女,你都不感兴趣吗?”

白子言抬手摸了摸她微卷的发尾说:“我可不敢,万一你这小辣椒吃醋了,我担心会吃不了兜着走!”

“哼!”顾天娇佯怒地撅着嘴,却翻开杂志,认真的看起来。

白子言见她认真的侧颜,唇角勾勒出一抹浅唬

这个时候广播里响起甜美的女声,提醒众人系好安全带,关闭手机等电子产品。

白子言拿起眼罩戴上,头靠在椅背上,双手交叠准备眯一会。

顾天娇见状微微一笑,放下杂志,也拿出眼罩戴上。并且把脑袋凑过去,靠在了白子言肩头。

白子言配合的放松肩头,顾天娇咕囔着说:“子言哥哥,我有点困了,委屈你当我枕头啦。”

“嗯,快睡吧。”白子言温言说:“要十多个小时呢。”

“唔。”顾天娇瞌睡来临,含糊不清的应着,很快就睡着了。

中途空姐过来询问喝什么的时候,白子言嘘了一声,拿了两盒牛奶。

因为白子言出色的外貌,那位空姐每隔一段时间,就过来殷切地询问有什么需要服务的。

顾天娇睡醒了之后,便对白子言说:“想不到这经济舱的空姐,服务态度也蛮好的嘛!”

白子言闻言干咳一声,有点心虚地应:“可能空姐素质比较高。”

直到飞机降落,航班结束,那位空姐还追问着白子言叫什么名字,可否留下联系方式。

顾天娇黑着脸说:“原来是醉翁之意啊!想不到外国人真的那么大胆奔放,我还在旁边呢,都敢勾搭你。”

白子言抚额,一脸的冤枉:“我对她可没什么兴趣。”

“哼——”顾天娇蹦出一个单音节,踩着高跟鞋向大厅走去。

白子言推着行李车,慌忙追上去。

“娇娇——”接机人群中,顾天麒挥舞着手,迫不及待冲过去,就给顾天娇来了个热情的熊抱。“哎哟喂,可想死哥哥了!”

顾天娇浑身一个激灵,狠狠地推开他说:“德行!哥,看你今天这骚包的穿着,是不是刚从哪个美妞那里赶过来?”

顾天麒尴尬地摸着头,与白子言击了掌,无奈地说:“子言,欢迎回国!”

“子言。”一身军装的白子轩走过来,冷漠的脸上鲜少的露出一抹浅笑说:“爷爷说你今晚可以先去顾爷爷家借宿一晚。”语毕,转头大有深意地看向顾天娇。

顾天娇一脸的纳闷,不过却开心地打招呼说:“白大哥好!”

“几年没见,刁蛮丫头长大啦!”白子轩见顾天娇像小时候一样称呼自己,面色柔缓的说。

顾天娇羞恼的摸了摸鼻子,搀着顾天麒的臂弯,嫌弃地说:“哥,你换款香水吧?这款忆初芳不适合你!”

顾天麒黑着脸:“你哥我就爱这款!”

“难怪顾爷爷老说指望天麒给他抱成孙,没戏!”白子轩抿唇,难得调侃。

白子言耸耸肩,认命地推着行李车。

华夏国S市,顾家老宅。

白子言没有真的在顾家留宿,而是送顾天娇回去后,和顾老爷子在书房闲聊一会儿,便回了白家。

顾天娇看着卧室中熟悉的摆设,深有感触。飞机上看到朱星星那一刻,她萌生出创立属于自己的杂志的想法。

刚好后天便是爷爷的寿宴,到时候她的身份会公布,那么就趁机宣布自己的想法吧!

顾天娇回国的第三天,刚好是顾家老爷子顾延崧的七十大寿。

一大清早,佣人们便忙前忙后的布置客厅,厨房里有三名特意从国外聘来的大厨,张罗着今日酒席的菜品。

二楼卧室中,顾天娇对着镜子看了看,不满地嘟着嘴说:“子言哥哥,我能不能不要穿这么淑女的裙子啊?”

白子言斜倚在偌大的席梦思上,摩挲着下巴说:“不行,今天是顾爷爷的七十大寿,S市名流汇聚一堂。你要是不想明早各大报纸争相报道,顾家的掌上明珠是个刁蛮的非主流拥护者,还是乖乖穿这件礼服吧。”

“唔,那我还是给爷爷一个面子吧!”顾天娇旋转个身,直接扑向白子言,在他怀里寻了个舒服的姿势,闭着眼睛不乐意地说:“要不是爷爷铁了心要公布我的身份,我宁愿躲在角落里。”

“你呀。”白子言宠溺的点点她的鼻尖,右手轻抚着她如瀑布般柔顺的秀发,唇角勾勒出一抹无奈说:“顾爷爷也是为了你好,公布身份你可以继承顾氏百分之十五的股份。”

顾天娇睁开眼睛,叹息着说:“要不是为了哥哥,我才不乐意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都是姓顾的,不晓得二叔、姑姑他们,为什么为难一家人?”

“这世界上好多人都为了利益,不择手段,六亲不认。”白子言眸底有一抹暗沉一闪而逝,继而淡漠地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亘古不变的道理。你呀,还是太天真!”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紧接着佣人的声音传来:“小姐、白少爷,客人来得差不多了,老爷让你们下楼。”

“哦,告诉爷爷,我们这就下去。”顾天娇伸了个懒腰,扯着白子言一同起身,还体贴地帮他整理了一下领带。

白子言微笑地看着她踮着脚尖,一边数落,一边贴心的打领带。

从裤兜里掏出一只首饰盒,白子言取出里面的玉镯,挽起顾天娇的手臂,将玉镯给她戴上。“喜欢吗?”

原来爱情曾来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原来爱情曾来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著名书画家钱惠华

    钱惠华,女,1976年生,籍贯河南。自幼习书,从欧颜入手,后遍临诸家,师法二王,临池碑帖、以碑求势、以帖求气,书体以“二王、赵”风格为宗,追临曹全、魏碑。喜欢隶书的古朴拙美,行书灵动秀美。现为河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女画家协会会员,北京工笔重彩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书法教师。书法作品入展2018中国书协注册教师作品展,入展并提名第二届中国武警美术书法摄影展。工笔画《听海》入展“大爱妈祖美丽莆田”首届中国美术名家作品展。

  • 红韵品读:故乡的山

    童年的记忆:故乡的山作者丨一江春水诵读丨红韵——故乡的山,没有险峻挺拔,没有巍峨挺立。没有气势磅礴,也没有秀丽新奇。——故乡的山,是山连着山,绵延不断、起伏无边,走过一山又一山,看到的还是山连着天,天连着山。——故乡的山,四季分明、气象万千。春天的雪中有花开,夏季的郁葱绿飘香。秋日的五花润山色,隆冬的洁白满世界。——故乡的山,山无语、却永不停息地为故乡人演绎着最美丽的景色。——故乡的山,山无悔、繁衍生长着众多的珍贵物种,奉献着最甜美的绿色果实。——故乡的山,山无惧、不管世界风云如何变幻,依然是红

  • 美英等六国留学生到中国平潭体验国学文化:大美不言

    来自美国、英国、乌兹别克斯坦、白俄罗斯、巴基斯坦、尼泊尔等6个国家的外国友人在学习中国剪纸中国网海峡频道4月25日讯“参加这次国学论坛活动收获特别多,我在试穿汉服的时候,特别喜欢,以至穿在身上都不愿意脱下来;试弹古筝,那琴声悠扬悦耳,能让我的心情瞬间平静下来,这和弹吉他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的福建师范大学留学生大龙如是谈到了这次到中国平潭参加首届两岸国学论坛的感受。4月23日-25日,首届两岸国学论坛在中国平潭开展,这个论坛共吸引了美国、英国、乌兹别克斯坦、白俄罗斯、巴基斯坦、尼泊

  • 雨滴春歌

    雨滴春歌作者丨韵涵诵读丨红韵‘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盎然明媚的朝气,结伴着蓬勃的雨如约而至,记不得这是春来第几场雨了,今儿雨好大……带着风,像瓢泼一样,风中还有浅浅的呼啸声。顷刻间,我的视野和万物都泡在雨里,那一树荼靡的绚丽,在雨帘帷幔里若即若离,唯有我的心绪……清晰在水光潋滟的湖岸,一湾幽静的情怀不离不弃。我喜欢淅淅沥沥的雨,滴滴飘来飘去,淋进有心人雅漾的心畔,为用心的人把酸与甜,点点揉软悄悄释然。我喜欢在飘逸的雨中回忆,追溯雨中浪漫的思恋,恰似行走在曼妙的江南水乡,静静依在青石板拱

  • 2018度海湾茶业合作商会议在西双版纳景洪市隆重召开

    “知行合一同心致远”2018年4月21日,昆明文化创意产业协会会员单位-海湾茶业合作商会议在西双版纳景洪市洲际度假酒店隆重召开!与合作商共叙友情,共商大计。出席本次会议的有:▼海湾茶业董事长邹炳良先生海湾茶业董事总监卢国龄先生海湾茶业副总经理邹小兰女士安宁海湾茶业总经理王海强先生勐海海湾茶业总经理邹晓华先生以及海湾茶业全体合作商。本次会议由海湾茶业营销中心王瑾女士主持。首先,由资深茶叶专家、中国普洱茶终身成就大师、海湾茶业董事长邹炳良先生致欢迎辞:欢迎合作商来到普洱茶原产地、美丽的西双版纳参加海

  • 京东图书联合100余家热门书店发起“扫书行动”,倍受热捧

    近日,京东图书联合百余家线下热门书店共同打造主题为“京东读书月好礼书中来”的大型扫书活动。通过一场线上线下双线联动的狂欢扫书趴,吸引到全国数千万的读者关注京东读书月,让读者真切感受到读书带来的“惊喜”。线上线下双向联动,创新玩法受消费者热捧京东图书积极响应国家“全民阅读”的号召,联合百余家线下书店共同发起一场声势浩大的“扫书行动”,不仅有著名的北京机遇空间、福州大梦融侨书店,还有别具一格的广州唐宁书店、太原岛上书店、广东潮州时间轴、杭州芸台书舍梦想小镇店参与其中。该活动不仅在线下吸引到数百万消费

  • 盘点那些脑洞大开、设定新奇的小说: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作者写不出

    1.《这是一篇悬疑文》作者:青青绿萝裙YQ简评:小说的脑洞有点类似韩剧《W两个世界》。男主没有杀害自己的女朋友,却被警方认定为杀人犯,在逃跑过程中,男主推开一扇门进入了女主的房间。男主在房间里发现一台开着的电脑,电脑上显示着一篇未完结的小说,而小说的男主人公的不光与他同名同姓而且遭遇一模一样。接连几次类似的经历,男主知道了自己是一本小说里的男主人公……小说悬疑推理为主,言情为辅。故事条理清晰,引人入胜,很棒!2.《颜婳可期》作者:雾矢翊阅读提示:1.慢热文,大部分是校园生活2.双处,he3.男女

  • 展示仰韶文化 探源文明源头——央视摄制组赴渑池县拍摄录制仰韶文化专题片

    豫西教育通讯4月25日上午,中央电视台大型文献纪录片《中国百家姓》摄制组一行26人赴县仰韶文化博物馆拍摄录制仰韶文化专题片,并将借助其庞大的电视观众市场及其新闻独特性与权威性的优势,面向全国观众宣传推介仰韶文化。节目组先后对仰韶文化博物馆展厅、仰韶村遗址区等周边景点全方位、多角度地进行拍摄。在拍摄现场,他们对展厅中陈列的每一件展品都赞叹不已,特别是对镇馆之宝——小口尖底瓶极感兴趣,并进行了重点拍摄。随后,摄制组一行拍摄并参观了仰韶文化遗址保护区,对当地村民自觉保护仰韶文化的做法表示肯定。采访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