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3:34:42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

第1章 狐狸的生存法则

这是一个混乱的时代,也是个不安的场所。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人人为了生存而互相杀戮,也为了生存而互相猜忌。

  没有信任,没有安全感,只有孤独一个人,似乎才能一直走下去。

  尸魂界,是死神和整居住的世界,但是,因为等级的不同,尸魂界又被分为明显的两个世界,静灵庭与流魂街。

  高贵的死神们居住在静灵庭之内,在受到整的敬畏的同时,也保护着他们的安定,嗯,官方解释。

  而低贱的整们,则只有居住在流魂街,这个没有法治只有力量的地方。

  流魂街被编成了几十个区,区号越小越靠近静灵庭,也相对更平和安全,而区号越大,那就说明该区越乱。

  说好的保护可从来就没有实现过呢,那只不过是大老爷们安抚愚民的话,也不过是浑浑噩噩的人们给自己的一个安慰。阅读163shenghuo.com那些从来都只是靠自己一个人的整们,就从来没有相信过这些屁话。

  “真是的,最近感觉到饿了呢,这可怎么办呢?”在某处严重缺水的山地一带,此刻却是被血肉所覆盖,残尸遍野,血腥的浓稠味就算是透过嗅觉,也能感觉到鼻子仿佛被什么给堵住一样,呼吸十分困难。

  在这样一个残酷的环境中,却有一个小孩子坐在尸山之上,一手拿着一个人的残臂,高高的举在空中,然后用力挤出几滴鲜血。

  鲜血滴进了小孩的伸出的舌头上,几滴之后,那小孩收回舌头吞咽了一下,然后看向忽然到来的几个武士。

  那银白色的头发,细长的双眼如同狐狸一般微笑着,脸上的血迹以及手上的残臂更添几分狰狞和恐怖。

  那几个人本就是才到这里,想趁机会从那些人的尸体上捞点好处。一般说来,不敢与人比斗,而是从尸体上获取好处的人,胆子也不会大。原文163shenghuo.com他们几人哆哆嗦嗦看着眼前这一幕,随后如同崩溃了一般,发出了惊恐的尖叫声后,便连滚带爬的离开了这里,他们头也不敢回,生怕那个恶魔盯上了他们。

  小孩子看着逃离了这里的那群胆小鬼,依旧保持着那诡异的微笑,

  “骗你们的啦。”小孩子如同恶作剧成功了一般轻轻笑道,随后拿起那所谓的人类残臂直接放在面前,咬了一口,慢慢的咀嚼了起来。

  仔细一看,那却是由馒头做的假手臂,这是这几天小孩子从这些尸体身上得到的食物做的假玩意儿,他可不会真吃人肉的说。

  这个小孩叫银,市丸银,从前几个月才出现在流魂街的一个灵魂,而他才出生就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是这个混乱不堪的地区。

  而更离谱的一点在于,这个灵魂并不是下界现世的灵魂,而是来自21世纪天朝的一个灵魂。简单的说,就是穿越了……

  自从银穿越到这里之后,头几天他还搞不清楚状况,他只知道这是个危险的地方,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成为别人的猎物,尽管他什么价值都没有。163生活网

  这里十分缺水,也十分缺食物,水食自然就成了战斗的直接因素。但是在这之中,却有相当一部分的人并不是为了水食而战斗,他们只是想战斗了而已。

  一般的整是不需要吃喝的,可是慢慢觉醒了灵力的整就有了饿的感觉。一开始的银也是没有任何感觉的,他只是单纯的躲避着。后来慢慢的,银感觉到自己身体有了些微妙的变化,同时也有了肚子饿的感觉,于是,他就只好出来找东西吃了。

  不过,就算他觉醒了灵力,却也没有任何攻击力,并不是那群野蛮人的对手,想要弄到吃的,就得靠脑子。

  有一次银的运气十分好,他捡到了几个馒头,但是他没有直接吃掉,而且灵光一动掺和着其他东西做出了这只假手,随便沾点血液的话,就是活生生一只断手啊。网站163shenghuo.com

  靠着这个小把戏,他唬住了许多和他一样想碰运气,捡尸体遗物过生活的人。那群胆小鬼还当是银杀掉了这些人,当然是不敢惹他了。

  “今天的收获就只有这些了吗?真是失望呢。”银看着自己怀里的战利品,今天的收获格外少啊,恐怕坚持不了几天,而像今天这样场面的混战可是不少见啊,这里至少死了几十个人。最重要的是,从几个星期前开始,收获就开始变少了,出了什么事吗?

  “嘛,算了,有战利品就不错了呢,得好好感谢上帝才是,啊,忘了,我们的上帝就是伟大的死神大人呢。嗯,感谢你们赐予我食物呢,死神大人。”银带着笑容望着天空,淡然的说着貌似感激的话,随后便小心翼翼的回到了自己的家中。版权163shenghuo.com

  说是家,其实也就是个洞穴,外边银做了很好的伪装,粗心大意的人是绝对看不出来的。至于心思缜密的人,在这个乱糟糟的地方可是很少见呢,更何况,银可不止这一个窝啊。都说狡兔三窟,狐狸也不能少呢。

  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洞口的安全情况,这下,银才安心的坐到地上,然后把今天收获的战利品放在堆藏食物的地方。

  银是个十分有计划的人,保质期长的食物他一般都放在那里不动他,饿的时候只吃保质期短的食物,这样就不至于某天没有战利品被饿着。

  此刻银默默的啃着手中的果子,这个地方可是连果树都难以见到得,所以能吃到果子也算是烧高香了,毕竟又能填饱肚子又能解渴,也算是高级食品了。

  “市丸,银。”缓缓的念着这个属于自己的名字,银的脸上露出了有些诡异的微笑,

  作为穿越众他又如何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和所在的世界呢,只是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未来那美满的生活,如果现在死掉的话,可是盼不到的呢。

  “自己的身体,还是如此软弱无力呢,稍稍轻触,便能破碎,这种感觉,真是难受呢。”银抬起自己空着的手,看着那修长的手指,还有那污垢掩饰不住的白皙的皮肤,虽是笑着说着,但是却带着一股厌恶。

  “算了,明天再说吧。”银沉默了一下,随后笑了笑便开始休息了。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第二天一早,银并没有去寻找战场捡便宜,而是去压榨自己那为数不多的灵力去了。

  反正只要把灵力挥霍一空,不管用什么方法都可以,那样的话,第二天恢复的时候就能有所增加,这是银所能想到的唯一锻炼灵力的办法。

  至于体力,反而是最容易锻炼的,无非就是折磨自己的肉体,呃,说的好像是自攻自受啊。

  就这样,银坚持了一个多月,可能是这具身体的天赋非凡,灵力的数量已经很可观了,不过因为银没有具体学习过,所以也不知道自己这点灵力到底是什么概念,他只是觉得比起一开始来说多了很多。

  至于体力的话,银觉得自己进步,呃,不是很明显。

  在这期间,银在自己的三个家之间换房住的时候,捡了一根比较硬实的木棍,就当作是随身武器了,虽然看起来十分的矬,另外,我也确定这不是银魂……

  “所谓剑道,就是以执念灌注入手持的剑中,以身化剑,人剑合一,身体、气息还有手中的剑,同步率要达到高度一致。观察敌人的站位、气息还有协调感,出击要迅猛,一招之内就要重创敌人的要害!”

  银一边严肃的念叨着,一边胡乱挥舞着手中的木棍,完全没有章法,而且状如疯子……

  “嘛,虽然这样说着,但是完全理解不了呢,这种低级的东西还不如直接说是无招胜有招比较容意理解呢,嗯,言简意赅。”银嬉笑着不知道对谁在说,话说你刚才的那番行为就是为了鄙视一下所谓的剑道?

  嘛,银前世可是个死宅,体能绝对是弱项,就更别说武力值了,死宅们唯一能拿得出手,就是超高的精神力值,因为其YY能力超越了大多数正常人,精神力超高也属正常。

  不过呢,现在的银却有着一个优势,虽然他武力值不行,但是敏捷却是出奇的快。这可不是他锻炼的,而是先天就有的本领,该说不愧是狐狸吗?狡猾狡猾滴。

  这也给了银一个保命的本钱,打不过,咱还跑不过吗?一般的武士基本上是追不上那近似于瞬步的速度的,不过遇到高手嘛,那就难说了。

  银桑收起那胡闹的木棍,插进腰带里,然后便准备出门了。这宅了一个月,储粮已经告罄了,而且他的食量也越来越大了,不去寻找食物都不行了呢。

  “顺便也去看看最近收获越来越少的原因,不过,过了一个月,应该不存在这些了吧?”银一边想着一边下了山。

  行走在那如阿鼻一般的道路之上,虽不是魔道,却胜似魔道,就如同独木桥一般,两边皆是万丈深渊,这忐忑的路,你究竟能行走到什么时候呢?那银白色的微笑又能绽放到什么时候呢?银哟……

第2章 银白色的微笑

灰蒙蒙的天,遮蔽了阳光,也如同遮蔽了人们的心。那冷漠的眼神,和噬人的冷笑,让人不寒而栗。那一抹银白色的闪烁行走在血腥的道路之上,明明是那么残忍,那扬起的微笑却始终不变。

  银挺胸抬头的大摇大摆的走在荒郊野外上,他并不担心忽然会蹿出一个人拦在他面前说“打劫!”之类的,因为一个小孩安然无恙的居然出现得这么光明正大,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会觉得不正常,这,大概就是利用的人们的心理作用吧。

  银笑得很得意,他觉得自己把握住了人心,有一种掌控的感觉,手里握住的不是空气,而且一种能够让他觉得很舒心的掌控欲。

  就在这时,两个头型很二,长相很二,打扮很二,总之一切都很二的家伙跳了出来,高个子说道:“打劫!”

  “把食物交出来!”矮个子有些结巴,

  “否则!”高个子貌似更只能说两个字一般,

  “就杀掉你!”矮个子拔出刀威胁着银,

  银微微笑着,他并没有害怕,而且还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这两个二货,

  “看什么看!快点叫出来。”矮个子结结巴巴的说道,

  “阿拉,我是看你们两位这么强壮,我这点食物恐怖你们不够分啦。”银的童声很好听,带着他那独有的轻佻之声,不显轻浮,稍显可爱。

  “哦嚯嚯嚯,居然看得出我们很强壮,小孩子很有眼光!”矮个子哈哈大笑道,虽然那结巴直接破坏了他的形象,不过他有形象可言吗?

  “很有!眼光!”好嘛,这会儿两个字君直接把一句话拆成两句了。

  “好了!不要以为拍我们的马屁就能蒙混过关!食物!食物!”矮个子凶神恶煞的恐吓着银道,

  “食物!”好了,高个子同学,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银嘴角一扬,然后伸手摸向怀里,在两个二货期待的眼神之中,抓住了一只带血的断手。

  “阿拉,我身上就只有这个了,你们要吗?”银拿着断手,伸出舌头轻轻的在血迹斑斑的地方舔了一下,邪魅的看着两人笑道,

  两个家伙一瞬间就汗毛倒竖,冷汗直流,磕磕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还要吗?”银一边笑着,一边露出了不为人知的瞳孔,那一抹猩红,直击人心,

  “不要了!!!!”两个人惊恐的叫道。

  银满意的看着被吓破了胆的两人,把断手重新放回怀里,然后一步一步的走向两人。

  “啪,啪……”银的脚步声很轻,甚至不仔细听都听不清,

  可是在这两个人的耳朵,不,应该是心中,却如同鼓声一般沉重。

  “能告诉我最近的村子在哪个方向吗?”银走到两人面前,那两人已经不知不觉的跪下了。

  银俯下身子,脸上挂着如同纯洁的孩童般的微笑,却不知道他的笑容在那两人心中如恶魔一般恐怖。

  “在那边,你再走几公里就到了,不要吃我们,不要吃我们。”矮个子被吓的,结巴治好了,还顺带把银没有问他的内容都说出来了。

  银看了看他们手指的方向,随后笑了笑道:“知道了。嘛,总感觉有什么事没有做完似的。”

  说着,还有意无意的看了看这两个二货。

  俩二货虽然很二,但是也不是真傻,特别是这种关乎自己性命的事。被银看了一眼之后,两人浑身一激灵,尖叫了一声,就被吓昏了过去。

  银有些意外的看了看两人,轻笑道:“胆子还真小啊。”

  “骗你们的哟。”银恶作剧般的笑了笑,随后抬起步子向他们所指的方向走去,

  “要怪,就怪这个时代吧。”银若有所思的,似乎是在对自己说,也似乎是在对那两个二货说一样。

  也正是这个时代的特殊环境,银才敢这么大胆的用这种不是敌跑就是我死的计谋。

  银悠闲的漫步在安静得有些诡异的野地之上,看起来,这里不像是随时会有危险出现的野地,反而更像是小学生出游的目的地一般无害。

  他不急也不慌,所以感觉时间流逝得很快,在他看来就是眨眼间,便来到了村子之上。

  渺无人烟,门可罗雀,大概就是说的他眼前看到一切吧,

  不过,连鸟都不敢停在这里,杀气有些太重了吧?

  银忽然想起了在路上看到了一座煞气很重的山,当时他没有考虑那么多,只是略微的看了一下地形之后,便继续向这个村子里行走了。

  银的嘴角扬起了一丝微笑,他没有后退,反而抬起脚继续向前走着,待走到了他认为杀气最强的一间屋子的时候,他抬起手敲了敲门,笑着说道:“需要帮助吗?那边那座山似乎有什么东西呢。”

  “吱呀!”一阵让人耳酸的开门声想起,从面前的屋子里走出了一个浑身都是伤疤,看起来就很凶恶的家伙。

  而随着这个人的走出,村子里其他屋子里的人也走了出来。从他们的表情和装扮上就能看出,他们是一直生活在这里的武斗一族,靠掠夺别人的战利品而生。

  银看都没有看周围的人一眼,只是盯着自己面前的兄贵,微笑道:“需要帮助吗?”

  那个兄贵只是淡淡的看着银,淡漠的眼神中仿佛没有生气一般,就如同他淡漠了的生命。

  “你能做什么?”低沉、厚重,又带有一点嘶哑,这便是这个兄贵的声音了,

  “今天晚上如果要攻打那个山头的话,请带上我。”银笑嘻嘻的看着兄贵说道,

  而等到他说完,周围的流氓们纷纷笑了起来,他们在笑银的大胆,也在笑他的无知。

  不过银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他始终保持着那份笑容看着兄贵,

  “为什么?”兄贵没有笑,或许是银的特殊让他接着问了起来,

  “因为,除了这个村子到那座山之间的路都平整无比之外,我在来之前,各位的杀气内敛,仿佛都在压抑着一股子力气等待瞬间爆发一般,那座山上又有着一股煞气,想必应该是和各位作对的吧?”银歪着头笑着说道,

  众人愣住了,这一刻,仿佛夜一般的寂静。

  过了一会儿,人群喧闹了起来,

  “大哥,这小子有两小子啊,就算不经打,出些主意总是好的。”

  “对啊,大哥,我看可以留下来。”

  ……

  人群的喧闹没有打扰到兄贵的思绪,他抬起手阻止了众人的喧哗,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银道:“今天晚上由你带队,虽然你可以不用参加战斗,不过,如果要是这次战斗我的人要是死一个,你就得给我陪葬。”

  “大哥会在队里吗?”银没有退缩也没有害怕,反而直接问道,

  “当然,但是,我不会出力。”兄贵傲然的说道,

  “明白了,方便通告一下姓名吗?”银好奇的问道,

  “等你有资格留下再说!”兄贵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

  “原来如此,我也一样噢。”银仰起头露出了那狐狸一般的微笑,

  银之后便暂时留在了这里,之后他没有一点认生的和兄贵的手下们交流了起来,他需要掌握这些人的资料和擅长的事情,否则,带着连自己都不熟悉的兵,能打胜仗才怪了。

  同时,银也向他们了解了一下对手是个什么样的,又有什么性格。

  在这些流氓七嘴八舌的诉说下,银总算有了一个大概的概念。

  而这些流氓因为知道今天晚上是兄贵给他的一个测验,自己的生死都掌握在这个小鬼身上,要是不把情报说得准确一点,死得可是他们啊,所以一个一个都很配合。

  到了晚上银把这些人全部聚集在了一起,包括兄贵也坐在最前面听着银的调令。

  “今晚,由大哥带领十个人从正面进攻,不求战果,只求能够分散兵力。紧接着,由这个胖兄弟带领十个人埋伏在山上的村外,在大哥引开兵力之后,你们再冲进去,和大哥的要求一样,不求战果,只要有人注意到你们,那就是你们的成功。最后,分我五个人,从后山饶上去,在敌人疲于应付大哥和胖兄弟的时候,跟我一起烧杀抢掠吧?”

  说着,银露出了嗜血般的微笑,

  众人听了他的计划之后面面相觑,开始议论了起来。兄贵是直接领悟了银的计划,前面两组都是虚晃,他所率领的五个人才真正的杀招。

  兄贵看待银的眼神有点不一样了,他出声道:“都照他说的做。”

  众人一听连大哥都发话了,连忙就不再议论了,然后根据众人自愿的原则,胖子和兄贵身后跟着的都是体格强壮的,而自己分到的,却是一些瘦弱的家伙,一看就知道战斗力不足的样子。

  银对此也不在意,而且,正面作战,当然要越强壮,看起来才越逼真嘛。

第3章 无法被触碰的内心

静谧的夜晚,那被乌云遮挡的月光,透不下一丝明亮,昏暗的夜里,不是你看不清我,只是你无法触碰到我的心。

  深夜了,在这个地方连虫鸣都没有,寂静都有些吓人。

  在听从了银的安排之后,那胖子率领着十人先行悄悄摸索了上山,然后安静的埋伏了起来。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兄贵便带领着自己的十人队向山上杀去。

  与此同时,银带着五个瘦猴来到了后山。

  由于后山是陡峭的山崖,所以那山上的人必定不会防备后山,这也是银选择走后山的原因。

  银拿出准备好的钩索,使劲一甩,便甩到了十米处的一个石缝,用力的拉拽了几下,确定安全之后,银回头看向那五个迟迟没有动作的人。

  “阿拉,你们在害怕吗?”银笑着问道,他的笑容,与此刻的环境简直格格不入,但却有一丝诡异的和谐。

  “小鬼,放弃吧,不可能成功的。”其中一个长头发的人眼中透露着严重的不自信,

  “就是啊,你看我们几个是打架的料吗?”另一个在他们之中最矮的,但是也有165的人说道,

  “就算我们爬上去了,也杀不了人。”身影有点退缩的家伙说道,

  “也就是说,你们不敢爬山?”银玩了玩绳索,似乎并不是很着急的说道,

  “那么高的山谁敢爬啊。”长相有些清秀的人眼里透着一股害怕。

  “这可就难办了啊。”银一副伤脑筋的样子,“如果完不成任务的话,我可是会被你们的老大给干掉的啊。”

  “那关我们什么事。”最后一个脸上有道疤的家伙瘪瘪嘴道,

  “与其被干掉,不如先杀了你们之后再跑?”银不怀好意的看着那五个人,身上有着一股诡异的气息,在这黑夜之中格外渗人,这大概是伪杀气?

  “喂!你在说什么啊?就算我们几个不会打架,难道会被你这个小鬼给干掉吗?”最矮的那个家伙不爽的说道,

  “是吗?”银不可置否的应了一声,随后从怀里拿出了那个已经有点霉烂了的馒头断手,不过在没有月光的黑夜之中他们是看不到霉点的,只能看见银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类似手的东西,然后放在了自己的嘴中,那恐怖的咀嚼声,再加上银微微睁开的双眼。

  黑夜之中那一点明亮的猩红直击他们的内心,这一刻,本来就胆小的他们被震住了。

  “我……我们,不拦你了,你,自己走吧,不要杀了我们。”那个长头发的人全身都颤抖了起来,

  “那可是不行的啊,要知道,如果要逃跑的话,至少要准备许多干粮啊,你们五个,似乎,很可口的样子?”

  银不知道,此刻在那五人的眼中,自己仿佛是张着最盆大口的恶魔,一步一步的走向他们,击垮了他们的心理防线。

  最终,他们实在是受不了这股压抑,争先恐后的跑到陡峭的山崖前,然后甩出自己的钩索,他们妥协了。

  银保持着刚才的动作,把断手塞到怀里,嘴角勾起一丝微笑。仿佛是在说“骗你们的”

  银转过身,看着五个人笨手笨脚的样子,慢慢的走了上前。

  随着银的接近,那几个人的颤抖也越来越严重,当然,就更不可能成功。

  “呐,你们知道吗?人真是一个奇怪的生物啊,当他们认为自己不可能办到的事情,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就会做到平时根本就做不到的事情呢。”银笑得十分开心,看着那五个人渐渐停下来的动作,继续说道,

  “实际上呢,你们能办到的呢,如果刚才我直接砍掉你们的一只手,你们反而现在大概都已经到山腰了也说不定呢。”

  银的话让他们有些蒙住了,脸上有疤痕的人反应过来之后恼羞成怒的对银说道:“你这小鬼在玩我们?!”

  其他几个人也很生气的看着银,

  “不是的哟,只是想告诉你们,你们能办到的事情,还有很多呢。人啊,最终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啊。”银看着山崖之上,仿佛是在对着空气说一般,

  五个人愣住了,他们不敢相信的看着银,没想到银是为了启发他们。

  “骗你们的啦。”银就在他们还在愣神之际,忽然开口笑道,把之前的所有气氛破坏得一干二净。

  “想走的话,现在就走吧,我一个人也可以办到的啊。”银说完,便不顾他们五个人,率先拉着绳子就往上爬,途中根本没有回头看他们一眼。

  银艰难的爬到了十米处,双手已经有些火辣的疼痛了,他这双手基本上就没有锻炼过,更何况那麻绳又是用干燥的树皮给搓成的,十分粗糙割手。

  他相信,他要是能爬上山顶的话,双手肯定满是血泡。

  就在这时,银听到了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银回头一看,原来那五个人已经吃力的爬了起来,而且,已经在中间了。

  嘴角勾起一丝微笑,戏谑的说道:“怎么不跑了?”

  “已经跑了大半生了,不想再跑了!”疤痕脸埋头继续爬着道,

  “我们想看看我们究竟能够做到什么地步!”矮子坚定的说道,

  “小鬼,你说得对,人最终靠的只有自己!”没想到一开始就退缩的人也能说出这种话啊。

  “方便透露一下你的名字吗?”长相清秀的人对银说道,

  银笑了笑道:“等到任务结束吧。”

  说完,银便再次攀上了山头。

  待六个人一起登上了山头的时候,每个人的双手都被磨出了血泡,双手火辣辣的疼痛,只要一握东西就是钻心的疼。

  “东成浅。”这时,那个长头发的人忽然开口说道,

  刀疤脸愣了愣,随后接口道:“这里是西村勉。”

  “南原相之。”矮个子也接着说道,

  “北条大望。”长相清秀的也能取这个名字?

  “中冶哲也。”一开就有些退缩的人也开口道,

  “哦呀,东南西北中都聚齐了啊。”银笑着开了一个玩笑道,

  他知道这些人跟自己通报名字的寓意,也知道这些人现在可以放心使用了,不过,银还是没有打算现在就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他们,还是等成功以后再说吧。

  在那五个人期待的眼神之中,银坏笑着直接说着计划,让他们想知道银的名字的心情一下子就跌落了下去。

  “一会儿的战斗不是正面战斗,是暗杀噢,毕竟你们那颤抖的双手,去抵挡的话,会阻止不了你们人生的截止的。”银看了一眼他们的血手,然后不着痕迹的把自己的双手背在背后,尼玛,你自己也这样了还说别人?!

  五个人没有去看银背起的手,而是看着自己的双手,那软弱的双手,颤抖着的双手,满手的血红刺激着他们的眼球,也刺激着他们心。

  这时,西村勉忽然握紧了双手,似乎不在意那疼痛一般,闭上眼睛说道:“不用担心!就算是这样,我们也能握紧刀柄!斩杀敌人!”

  其他四人仿佛被西村的话所激励了一般,通通的握紧了双手,只有北条一个人似乎咧了咧嘴角。

  银看得有些好笑,随后转身说道:“这不是担心噢,只是觉得,就我一个人杀出去之后,有点丢面子而已。”

  说完,银便冲入了村庄之中,在他们耳边只留下了四个字,“分头行动!”

  山上的村庄现在已经陷入了混乱之中,刚才兄贵已经引出去了大部分人了,现在留下的人又在和胖子率领的人相斗,根本无暇顾及忽然冒出来的五个人。

  银腰间的木刀已经被取了出来,那柄木刀不长,甚至可以说非常短,短到如同匕首一般。

  银知道自己以后是要用神枪的,所以提前适应一下这种短刀的战斗方式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敌人的前面有人架着,而敌人又没有注意到自己,后门全开,这样的人银要是杀不了,那还是别活了。

  只见银在这人群之中,如同灵活的狐狸一般上下翻飞,被他所接近的敌人都是忽然直接被一柄木刀给穿胸而死。

  其他五人虽然动作笨拙,速度比较慢,但是他们还是在努力的杀着,这种情况的战斗,用来锻炼他们的内心是再好不过了。

  不知不觉之间,银已经满脸血污,配上永远没有消失过的微笑,就如同这黑夜的杀神一般。有时候就连自己人也会被吓一大跳。

  比如,兄贵这边的大汗正在和一个敌人厮杀,忽然之间,敌人的胸部就被一柄木刀所贯穿。

  就在大汉诧异之际,敌人倒下,露出了满脸血污,又一脸危险的银,偏过头对他笑道:“美味啊。”说着,还舔了舔嘴角处被溅到的血迹。

  大汗直接就被吓愣了。

  银见此,不由得仰望着天空笑道:“骗你的哟。”

第4章 看似相近却又遥远的距离

凄厉的惨叫,充斥着血腥的厮杀,我在人群之中独立,你恐惧的望着我,我微笑着看着你。你恐惧着,所以你不敢靠近;我微笑着,只是遗憾无人可懂我的心。

  一场厮杀结束了,完全是一边倒的局势,满地的尸首,人行走在尸群之中脚下还能感受到那黏黏的,还温热的血水。

  东成浅、西村勉、南原相之、北条大望还有中冶哲也五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银的身后。

  他们身上有着大大小小的伤,终究是第一次握起心中的刀,难免还会有着犹豫和恐惧。

  但是,当第一刀刺进去的时候,他们的内心就因此而解放了,也是在这个时候,他们第一次发现,原来杀人,这么简单。

  “阿拉,伤到这么重就不要趁强了,坐下吧。”银回头对着他们笑道,那笑容仿佛释放了他们胸中的那团还缠绕着没有消失的血气,

  一瞬间,五人都齐齐的坐了下去,不管地上是否有尸首,是否有血水,这一刻,他们感觉全身都快散架了一般。

  不过,他们看向银的眼光,却越来越尊敬,这个小孩,虽然满是血污,可是,身上却一点伤都没有。

  这个时候,兄贵总算是带着他调虎离山的部队上山了,胖子兄弟这个时候仿佛才找到了精神支柱一般,不说连滚带爬那么狼狈,至少也是慌慌张张的跑到兄贵面前说道:“大,大哥,我们,搞定了。”

  兄贵听后,看了看这满体的战绩,银身后的五个人,还有一只傲立在五人之前,朝他微笑的银。

  这一刻,兄贵是从心底里接受了银,不说他的计谋,光看银那身战绩就足以说明他有资格跟自己等人站在一起。

  于是兄贵走向了银,东南西北中五人见大哥到了,如果是以前的话,或许他们还会紧张,害怕,可是经过了刚才的厮杀,他们似乎觉得兄贵已经没有那么可怕了。

  “你,叫什么?”兄贵走到银的面前,淡淡的问道,

  银听后笑了,似乎笑得很开心,

  “银,市丸银。”银缓缓的说着自己的名字,仿佛是要让所有人都记住一般,还重复了一遍。

  “银吗?欢迎你。”兄贵向银伸出了手,银笑了笑,伸出手和兄贵握了起来。

  这个时候,兄贵也露出了第一次笑容,至少在银看来是这样。

  “我叫,高桥寺。”

  这一天,是银正式融入这个组织的一天,也是在这里,他明白了为什么前段时间他们说获得的食物越来越少了。

  原来正是因为这段时间,有几个武力十分高的人集合了这个区的流氓们,分划了实力,也统一了食物划分,一般的食物都不带在小弟的身上了,而是储藏在各个势力的仓库里面,根据每个人的贡献分配。

  至于贡献怎么算?当然是在势力对拼的过程按人头计算了,如果你死了的话,是没有人为你准备丧事,在这个区域,每个人,都是为了自己活着。

  今天是银融入组织的第二天,由于暂时没有了威胁,所以每个人都过起了正常生活,该打水的打水,该做饭的做饭,俨然一副普通村子的气氛。

  银的融入出奇的顺利,因为几乎每个人都知道这个小鬼虽然年纪小,但是实力却是很强,所以没人敢说什么。

  只是他们不知道,其实,银还很弱小呢。

  银提着木桶来到井边,他得到了高桥寺分给他的一间房,他自己生活着,所以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要要打水,把自家的水缸给填满。

  当银提着水桶来到门前的时候,却发现,东南西北中五个人不知道身后来到了自家门前,还一副扭捏的样子。

  “勉,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呢?今天我可不打算请客噢。”银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屋,完全没有理会他们的打算。

  “阿诺,银桑。”东成浅考虑半响,开口对着屋里喊道,

  “嗯哼,什么?”银站在水缸前提着水桶准备倒水,开口问道,

  “银桑,我们五个想跟着您。”北条大望鼓起勇气说道,

  银没有说完,五人焦急的看着他,可是银完全没有任何反应,他只是默默地倒着水。

  “哗啦哗啦”的倒水声音,冲刷着五人的内心,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呢?给个准话啊。

  “嘿。”银倒完水之后,从垫脚的木凳上跳了下来,呃,他还是小孩子嘛。

  然后把五人当作了空气一般,直接无视掉他们五个,继续去打水,缸里的水,还没有满。

  “这,这是什么意思?”中冶哲也怪异的看着银的背影问着其他四个人,

  “不知道,银桑不同意?”南原相之有些失望的自语道,

  “应该不是吧,银桑没说不同意啊。”西村勉挠了挠头,说着连自己都不确定的话,

  “银桑也没说同意。”东成浅说完,五个人便齐齐的叹了一声。

  这时,银的第二桶水也打好了,可是照样无视了他们五个人,直接走到水缸处,踩上凳子,然后倒水。

  “哗啦哗啦。”

  这么来回了五次左右,银依旧没有理会他们,那哗啦哗啦的流水声真是让五人的心备受煎熬啊。

  最后西村勉实在是受不了了,直接问道:“银桑,行或者不行,你倒是给句话啊。”

  银听后,微微一笑,放下了手中的木桶,看着五人。

  五人一见银终于转过头来了,不由得心情一松,

  “你们走吧。”银歪着头微笑着说道,

  “诶!!”X5

  五个人不敢相信的看着银,明明是笑得那么和善,却说出了这么无情的话。

  “难道,还需要我准备你们的午餐吗?”此刻,银已经笑得很诡异了,熟悉他的五个人都知道,这是银的最后一句话了,如果再不走,银可能就会动手了。

  于是,五个人便失望的离开了。

  看着五人垂头丧气的样子,银仿佛恶作剧得趁了一般,轻声的笑道:“骗你们的啦。”

  随后又仿佛自语道:“还没到时候呢。”

  就这样,在银的加入之后,高桥寺的势力在慢慢扩大。银的出谋划策给了高桥寺很多的帮助,渐渐的,高桥寺也把银当作了心腹对待。

  而银也随着战斗越来越多,身法和功夫也越来越熟念,虽然说不好看,但是他练得可是杀人的技巧啊。

  一招击出,鲜血横流,让敌人断气才是目的,而不是告诉敌人自己这招是怎么修炼的。

  随着高桥寺的势力扩张速度越来越快,他所树立的敌人也越来越多,虽然战斗量变少了,可是战斗的质量却变高了,因为敌人,也越来越强了。

  “银,最近我们要跟西面的藤原一伙开战了,你有什么好主意没有?”这天,高桥寺坐在宽敞的大厅之中向银询问道,

  要说明一点的是,随着他们的势力扩张,组织人数也越来越多,自然要修一个装得下这么多人的地方。

  银在被问及这个之后,依旧如往常一样笑着,仿佛什么事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一样。

  “让他杀。”银淡笑着说出了让众人瞠目结舌的话,

  可是高桥寺却知道银不是一个这么胡闹的人,虽然说平时喜欢恶作剧,骗人什么的,但是一直以来,就是因为有了银,他才能得到这么多。

  “说清楚点,银。”高桥寺虽然表情很淡漠,可是眼神里却很信任银。

  “我听说,他似乎很喜欢扩充自己的组织,如果有人投降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收编,不知道是不是这样?”银看向高桥寺求证道,

  “没错,他的确是有这个习惯。”高桥寺点了点头道,

  “那不正好?我们这里起码有上千人,他们那里估计也差不多,不过他们的粮食大概只能供应几天吧?如果把我们这里的几千人分出大部分塞给他们呢?”银笑得很坏,而看着他的这个笑容,高桥寺就明白了银的打算,

  于是他立刻下了命令,让最忠心于他人去假装投降,消耗藤原一众的粮草,然后等到差不多的时候,就里应外合,杀他个片甲不留!

  已经是老部下了的东南西北中五人首先就出列请命,他们愿意完成这个任务,

  银瞥了一眼跪在底下的五个人,之前他们五个人虽然被自己拒绝了,可是他们依旧没有放弃过,隔三差五的就来找他,但是银都回绝了他们。

  现在五人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战斗,已经不复当初那怯懦的样子了,现在看上去,俨然一副身经百战的样子,是合格的战士了。

  不过,银可是知道,这五个家伙,还是指望着这次战斗能够入得了他的心,希望能够跟随在自己身边。

  银想到这里,无意之中看了一眼高桥寺,随后轻声念道:“还是不懂我的心呢。”

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亿万大亨独家爱:霸占纯情妻11章(第11章 收下他的金卡)

    原标题:亿万大亨独家爱:霸占纯情妻11章(第11章收下他的金卡)小说:亿万大亨独家爱:霸占纯情妻第11章收下他的金卡颜锦辰这半辈子,从没有觉得自己哪一次的抉择是错误的。而今晚,他大意失荆州,错的脸红了。凌安雅没有走。在他说不让她走后,她就留下来了。还不知道洛衍凡有没有辞退自己,今晚就在这儿享受一下总统套房的待遇吧。“颜锦辰,陈若琳今晚不来陪你睡觉吗?”凌安雅直接往卧室走去。颜锦辰跟着她走过去,对于她乖巧的样子,十分喜欢。“有的女朋友是用来亲热的,有的女朋友,只是拿来做做样子的……别忘了我的职业。

  • 亿万萌宝:帝少宠妻无上限11章(第11章 无耻一把给她看)

    原标题:亿万萌宝:帝少宠妻无上限11章(第11章无耻一把给她看)小说名称:亿万萌宝:帝少宠妻无上限第11章无耻一把给她看菜上齐了,服务员们自觉地退了出去,替他们拉上了门。乔以恩缩在他的身下,盯着他那张没有表情却美得过分的俊脸,在触上那双危险意味十足的眼睛时,令她不由得呼吸一窒。她忍不住将身子往椅靠上缩去,缩了一下之后才发现根本就没有位置可以再缩了,看着他,小声地问道:“你想做什么?”如果,早知道他这么危险,她一定不会那样骂他的……不,应该说早知道他这么危险,她一定不会答应跟他扯证的!白季寒看着那

  • 盛世惊凰:天才召唤师11章(第11章 了不起啊)

    原标题:盛世惊凰:天才召唤师11章(第11章了不起啊)小说:盛世惊凰:天才召唤师第11章了不起啊南宫清雪被那凛冽的气势震慑,惊恐万分的抬头看着沐千凰。那张脸虽然蒙着面纱看不清样子,可是她整个人的气质却是彻底的变了,简直就像是……就像是个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虽然南宫清雪不愿意承认,可是眼前的这个少女给人的感觉太过于耀眼,耀眼的让人嫉妒。“你是……沐千凰?”跟着进门的慕容裕同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这个少女昂头挺胸,傲然立于骄阳之下,如同天空之中最为璀璨的恒星一般熠熠生辉。这真的是沐千凰?那个胆小

  • 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11章(第11章 紧紧抱你的时候)

    原标题: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11章(第11章紧紧抱你的时候)小说名: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第11章紧紧抱你的时候“每个人的通灵兽都不同,你的虽然奇怪些,也许是你的玄气还不够,不足以让它变化。”宁泽宇拿着鼎来回摆弄着,虽然这么奇怪的通灵兽他也是第一次见,可眼下也只能这样糊弄一下这样满脸失望的小丫头了。“怎么样,我帮你打开了封印,不谢谢我?”又来了又来了!沈绯玉最怕这妖孽这样冲自己笑,尤其还是这么近的距离,急忙退后几步。“你不如说说你怎么知道封印的事?”小气的丫头,宁泽宇无奈。“那日我在林中发现你身体

  • 鬼帝的十岁王妃11章(第一卷 穿越异世:洗尽退婚耻辱第11章 狗眼看人低)

    原标题:鬼帝的十岁王妃11章(第一卷穿越异世:洗尽退婚耻辱第11章狗眼看人低)小说名字:鬼帝的十岁王妃第一卷穿越异世:洗尽退婚耻辱第11章狗眼看人低很好!看来,在这个冷府中狗眼看人低的东西,还真是不少。冷无心瞥了眼那侍卫一眼,嘴角勾了一道冷厉的笑弧。不过,那抹冷厉很快就被掩饰下了。抬头,冷无心那张稚嫩苍白的脸上,已经染上了一丝虚弱的柔弱;“既然家里有贵客在,我这个样子如果被贵客看到,也确实不太雅,不过,我被人袭击受伤了,实在没有力气了走到后门去,能不能请侍卫大哥,扶我过去?”那名侍卫闻言,眉头明

  • 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11章(第11章 铁链入肌送佛到西)

    原标题: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11章(第11章铁链入肌送佛到西)小说名称: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第11章铁链入肌送佛到西洛倾城是被米粒儿带着浓浓哭腔的声音叫醒的。“娘,娘你醒醒啊!米粒儿再也不说饿了,娘你醒醒啊!”有些疲惫的睁开双眼,一入眼看见的就是米粒儿满是眼泪的小脸。一看到洛倾城醒了,米粒儿当即破涕而笑,结果鼻涕混着眼泪,喷了洛倾城一脸。“米粒儿,你好脏啊!”洛倾城一骨碌爬起来,这才注意到自己刚刚竟然是躺在地上睡着了。“娘,你醒了就好,米粒儿这就给你打水去。”米粒儿说着,拔腿就往外面跑。而洛倾城

  • 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11章(第一卷 合作愉快第11章 恶劣的面具男)

    原标题: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11章(第一卷合作愉快第11章恶劣的面具男)小说名称: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第一卷合作愉快第11章恶劣的面具男这几天来安小夏一直试图联系以前在英国的前男友,现在能帮她的就只有他了。可是那个电话号码却成了空号!她再也找不到那个说爱她的男人了!不过毕竟当初先说分手的人是自己,他与自己断绝联系也是无可厚非的!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安小夏原本以为自己会一直被关在里面,直到宣判后被送进监狱里才能离开。但她完全没有料到的是,今日一早便有人来看守所里将她带了出来。现在她在一辆车里面,

  • 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11章(第一卷 异世枭凰第11章 我是烨儿的人)

    原标题: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11章(第一卷异世枭凰第11章我是烨儿的人)小说名: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第一卷异世枭凰第11章我是烨儿的人“争霸赛?”水擎苍一直都知道昊阳帝对他心有不满,但从来没放在心上。此时听到他的话,第一次开始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以往,他总想着自己是忠于东翔皇室的,是东翔的肱骨之臣,皇上再怎么样也不会为难他。即使明知道“君为天臣为地”,也从来没刻意收敛过自己的脾气。可是当事情涉及到水烨,他不禁有些担心,怕自己的行为连累到孙女。昊阳帝见水擎苍皱眉,唇角又往下拉了三分。“怎么,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