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14455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1:22:55 来源:网络 [ ]

书名:14455

Part 1 初见

 “阿尧,听说你妈让你去相亲?”蓝尔市名流聚集的酒吧瑞风内,VIP包厢内的顾名双挪揄地望着好友纪初尧,看着好友豪饮一杯接一杯,却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14455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哼。”纪初尧哼了一声,算是回答。“你说,这些名流千金不都一个样吗?一点兴趣都没有。”

 “那不。”顾名双摇了摇酒杯里的酒,“你这相亲对象可是从意大利回来的,在那边一直很低调,我都很是好奇。”

 “哦?”纪初尧挑了挑眉。“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过我的名号——蓝尔市有名的花花公子!”纪初尧笑道。说明163shenghuo.com

 顾名双也笑了,不知道这远而到来的千金经得起好友多久的折腾。

 好像有好戏看了,是新的乐子要来了。

 “你不怕那是个难缠的家伙?”顾名双调侃道,若真是个难缠的家伙,那就更加好看了。

 “玩得过我?”纪初尧勾了勾嘴角,老妈越来越心急了?“好了,不说了,我回家了,明天奉命去机场接这位小姐,先降低我老妈的防备心再说。”纪初尧站起身,拿过一旁的衣服穿上。

 “哈哈,竟然还是这样,你老妈才是最难缠的吧!”顾名双嘲笑道,“谁会知道这名流的花花公子竟然能还没有让女人上过床!”

 “就你知道的太多了!”纪初尧踢了顾名双一脚,迈开长腿走了出去,“你买单!”

 顾名双看着好友离去,摇了摇头。

 表面上的花花公子,实际上像个孩子吧。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纪初尧刚提出自己的迈巴赫,手边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低沉的声音,纪初尧接起。

 “你好。”那边传来的也是低沉带着压迫的声音。“我是方渐离,挽歌的哥哥。”

 “你好。”纪初尧挑了挑眉,方挽歌的哥哥?那个相亲对象的哥哥吗?

 “挽歌没有回过国,希望你能多多体贴她。推荐163shenghuo.com”那边传来的声音和语气却不像是请求或拜托,反而带着命令的口气。

 “你这是威胁吗?”纪初尧来了兴趣。方家的人都这么高傲吗?

 “不。”那边没有犹豫,“是警告。”

 “……”纪初尧抿了唇,却听见那边已经断了线,耳朵里只剩下忙音。

 Shit!

 纪初尧把手机狠狠摔在车座上,发动迈巴赫离去。

 这个女人,代表的是猖狂吗?人还未到,就已经骑到他头上来了。原文163shenghuo.com

 蓝尔市国际机场,纪初尧不耐烦地踱来踱去。

 被老妈早半个小时逼来已经很让他心烦了,没想到这女人的飞机还延误了。

 纪初尧穿着白色的衬衣,袖口卷起来,挺拔地站稳后,带着墨镜的眼睛开始打量身边的美女们。

 不得不说,这里的女人还有几个美女,特别是几个空姐,看见他一身不菲,气势不凡,纷纷朝他这里看。

 有人注目,纪初尧自然是得意万分,朝着望过来的人吹了声口哨。

 另一边,从飞机上下来的方挽歌看着这些还有印象的风景,不禁有点恍然。

 三年了,离开蓝尔市三年,现在她又回来了。14455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风景如故,人却变迁。

 在人群中扎眼的自然就是那个得意的男人。

 看了看手里的照片,方挽歌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丝讽刺的意味。

 是个傻瓜男人吗?

 艳阳天逼近傍晚,得意着的纪初尧看见朝自己走过来的女人,不禁稍微有点恍惚。

 方挽歌没有刻意打扮,意大利纯手工的白裙,没有复杂精美的装饰,只是在腰围处淡雅地画上了一朵向日葵;及腰的黑发随意披散,尖廋的下巴微微抬起,方挽歌眯着眼透过平光的金丝眼镜,打量着隔着一道栅栏,相隔数米的纪初尧。

 黑色的墨镜挡住了脸,方挽歌顿时没有了兴趣,收回眼光,嘴角却带着微微的笑意。

 名门之女,怎么也要有点礼貌。

 “方挽歌?”纪初尧勾起嘴角。那女人眼里是什么,嘲讽吗?装作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是要博得他的好感。

 但不得不承认,方挽歌没有那些小姐身上的俗气,果真是教育良好的上流。

 “纪初尧?”方挽歌也学着纪初尧的模样回问。

 有意思。

 纪初尧愣了愣之后恢复过来。

 “走吧,让纪家好等。”纪初尧一个动作翻越过栅栏,向对面特殊的女人走去。不知道她是真的与众不同还是故作特别来吸引他。

 总之,他奉陪到底。

 话听在方挽歌的耳朵里,心里作了一番思考。

 不是让他纪初尧好等,而是纪家。真是话中有话。

 方挽歌却没有多说,见着纪初尧帮自己提行李,跟着他走出去。

 还有点绅士风度。

 “喝,你这行李箱还真有点重!”提了她的行李之后才知道重量,纪初尧皱了皱眉,早知道就打发别人来接了,自己何必吃这个苦。

 方挽歌停下脚步,看着吃力提着行李的纪初尧,不禁有点好笑。

 “你不知道这种箱子是可以拖行的吗?”

 纪初尧这才醒悟自己出了糗,干咳一声,皱了眉头。

 “爷就喜欢这么提着!”

 说完就扭头卖力往外走,不就是个小箱子吗?这个臭女人到底在里面放了什么?!

 把行李放进迈巴赫的后备箱,纪初尧见着方挽歌自己很主动地上了车,自己也赶紧着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自己倒是主动。”纪初尧挖苦道。

 “难懂你会来帮我打开车门?”方挽歌也不恼,倒是笑意盈盈答道,像是熟人间的玩笑话。

 那倒是不会!纪初尧倒是开始欣赏这个女人的聪明了,不过,这个女人喜欢说问句吗?

 两人一路也是无语,纪初尧是故意不想搭理身边的女人,他看出来了,这个女人聪明劲不小,看来不是一般的对手。而方挽歌则是看着记忆力熟悉的风景逐渐清晰,默默地想着心事,脸上却是木然,没有一丝表情。

 当年那天也是沿着这条路兴冲冲地回去,尽管没有等到那个本该来接她的人。

 方挽歌不禁微微闭了眼,脑袋里重生前的那些记忆席卷而来,将她吞灭……

Part 2 背叛的回忆(1)

 两层别墅里,苏晚鸽绕过熟悉的走廊,在进门处丢弃了手里的行李,捧着一束雏菊,兴冲冲地爬上二楼,熟悉的房间门就在眼前。

 可能是工作太忙,忘了去机场接她;可能是压力太大,忘了今天是她十七岁的生日。

 不过没关系,苏晚鸽弯了弯嘴角。

 闵冬凡,七年了。从十岁生日那天那个人把她交给他照顾,他已经用心了整整七年,让她从一个懵懂的孩子长成少女。

 他的心意,或者她的心意。

 谁都是知道的。

 闵冬凡,再过一年,等她成年,可以接手那个人的权利,就不用再怕有什么意外。

 “阿凡达!”苏晚鸽兴冲冲推开房门,“太阳都晒屁股了……”

 未说完的话卡在喉咙里,未展开的笑容僵在脸上。

 糜烂弥漫的昏暗房间,半开的窗户被窗帘挡住,进来的光线照在床上赤裸的年轻身体上,被声音惊醒的女人从海藻似得卷发里抬起了头,让苏晚鸽彻底看清她的脸。

 竟然也是那么熟悉的脸……

 苏晚鸽手里的雏菊摔落在地,苏晚鸽关上门,背过身就往楼下跑。

 “晚鸽……”低沉的叫声断在空气里。

 难道叫住她让她伤得更深?

 女人低下头,晚鸽,姐姐对不起你,但是你不是真正适合他的人。

 苏晚鸽急急冲出门,以为离开这里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他是当红的明星,周围围着的人却从不让他停留。他说他的眼会一直停留在她身上,他说会等她长大,娶她做新娘。他醉后叫的都是她的名字,难道一切都是假的?

 苏晚鸽湿了眼,脚下却没有停下。

 就怕他等不及她长大,就怕他床上躺着的是别的女人……

 多少人说她不适合他,她会挡住他的前途,他紧紧揽着她,坚定地说晚鸽是独一无二的,除了晚鸽别人他都不在乎。

 似乎……

 都只是她自己的回忆了吧……

 苏晚鸽伸手抹了把眼泪。

 该到哪里去呢?只有他那里,才是她的家啊……

 从拐角急速过来的黑色轿车,像预谋一样撞上奔跑的女孩,压倒人之后丝毫没有减速就疾驰而去,消失在另一个拐角。

 苏晚鸽睁大眼睛倒在血泊里,身上撕碎般的疼痛终于占领了心里的回忆。

 是……到头了啊……

 一直陪伴她的闵冬凡,还有她一直叫姐姐的林媛……

 还来不及道别……苏晚鸽最后的意识停留在心里苦笑,缓缓闭上了眼……

 高耸的大厦顶层,闵冬凡推开厚重的门,走进去便跪在地上。

 黑暗阴影里的人走出来,带着浑身的戾气。

 “你还有脸来见我!”那人勾了嘴角冷笑,滚烫的眼泪却落下来。

 一脚踹在闵冬凡身上,闵冬凡倒在地,神情麻木,一言不发。

 “你答应我好好照顾她,现在她死了!”那人弯腰提起闵冬凡的衣领,“听见了吗?她死了!”

 死了!她死了……

 那人的话在闵冬凡脑袋里回荡。

 再也见不到她的笑容,见不到她撒娇,见不到她嘟嘴抱怨……

 闵冬凡微微颤抖,再也听不见任何话。

 她死了……

 “我这一生做的最错误的决定就是把她交到你手上,我以为你身边是她最安全的地方……”那人已经开始泣不成声。

 大门再次被打开,秘书小姐站在门口,却不敢进来。

 “出去!”那人吼道。

 秘书小姐欲言又止,却依然站立不动。

 那人突然意识到什么,绕开倒在地麻木的闵冬凡,走了出去。

 大门再次闭上,房间里一片漆黑,男人躺在地上像是没有了知觉。

 一开始是接受照顾她的任务,后来……她成了人生的重要成分,而现在……

 人生似乎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苏晚鸽的葬礼静悄悄地举行,那人没有允许闵冬凡出席。

 一切和苏晚鸽以往的人都被进行了封杀,林媛也被阻止在葬礼门外甚至没有得到葬礼的任何信息。

 太神秘,林媛不曾料到苏晚鸽身后还有这样的势力。

 但她来不及想,也不敢去想。

 是她害死了苏晚鸽,害死了自己真心喜欢的妹妹,她以为自己才是最适合闵冬凡的人,而一切似乎都出了差错……

 林媛倒在自己公寓的白色沙发上,一口饮下手里杯中的红酒。

 这是第几杯了,她已经记不清了。

 脑海里只记得苏晚鸽倒在血泊里的样子。

 前一秒活生生的人下一秒就再也不见……

 林媛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泪掉下来,她是杀人凶手!是她害死了苏晚鸽!

 “叮……”林媛拿起手机,看到熟悉的电话号码,眼里燃起了一团火焰。

 “喂……”林媛愤怒地接起电话,“你说过不会伤害晚鸽的!”

 “哼,你还真把她当妹妹了。”电话那边传来冷冷的嘲笑。“你别忘了,从你答应和我一伙开始,你就开始伤害她了,是你背叛了她,是你伤害了她,最后你逼死了她!哈哈……”

 那边传来得逞的大笑。

 是她逼死了晚鸽……

 林媛缓缓垂下手。

 窗外开始雷鸣大作,大风吹动落地窗的窗帘,不一会开始下起大雨来。

 而郊外的墓碑前,闵冬凡撑着一把黑伞站了一夜。

 苏晚鸽慢慢睁开眼,刺眼的眼光惊得又闭上了眼,缓了一会才又睁开眼。

 没……死吗?

 苏晚鸽试着动了动自己的身体,竟然身体灵活。除了有点虚弱,没有感受到应有的疼痛。

 奇怪!

 苏晚鸽打量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这个房间是自己没有见过的,很整洁也很温馨,床左边靠墙处竟然摆了一排大大小小的娃娃。

 苏晚鸽好奇地数了数,一共十七个。

 十七!

 苏晚鸽大惊。

 脑海里的记忆又席卷而来。

 难道自己没有死,那个人救活了她?!

 苏晚鸽挣扎地站起来,吃惊的脸一片煞白。

 苏晚鸽站定在镜子前,开始打量。镜子里明明就站着自己!

 及腰柔顺的黑发,白皙的皮肤,一尘不染的眼眸。

 没死!

 “小姐,你醒了!”背后传来惊喜的声音。

 苏晚鸽转过身去,看见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围着围裙,端着一碗东西走了过来。

 苏晚鸽皱了皱眉,“他呢?我要见他!”

 他就是那个人了,这个阿姨必然是他找来照顾她的了!

 “啊?”丽姨愣住了,缓了缓神看见自己小姐不同于以往的表情神色才发现不对劲。“挽歌!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听见女人叫她的名字,苏晚鸽更加确信自己还活着了。幸好还活着,这样她才能去逼问闵冬凡。

 “没有。”苏晚鸽叹了口气。

 “那你来喝了这碗粥吧,我去告诉老夫人你醒了,她一定会很高兴的!”丽姨走过去把粥放在桌子上。

 “老夫人?”苏晚鸽瞪大眼,老夫人是谁?

 “这孩子。”丽姨望向她的眼里充满了怜爱和可怜,“是不是连丽姨我也不记得了?”

 “丽姨?”苏晚鸽不禁往后退了一步,“我认得你?”

 “唉!”丽姨叹了一口气,朝苏晚鸽招了招手,示意她坐下喝粥,然后走了出去。

 看来是去通知那“老夫人”了。

14455》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14455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废材狂妃:别惹腹黑四小姐9章(第9章 震慑众人)

    原标题:废材狂妃:别惹腹黑四小姐9章(第9章震慑众人)小说名字:废材狂妃:别惹腹黑四小姐第9章震慑众人声音落下,人也身至。数百人的簇拥下,一名身着华丽蟒袍,满面威仪的老者信步踏来。这人,便是白家的家主,年岁已经七十多岁的白昊天。身形挺拔,精神抖擞,脸上虽布满皱纹,却是容光焕发,看似浑浊的双眼折射出烔烔精光。将大厅中发生的一切看在眼里,目光锐利地扫了一眼立身于太师椅前的墨水心。长身玉立,从容自若,这个一向被忽略的四房余孤,气势变得有些不同了。目光微垂,落在那张盘龙太师倚上,眉头骤然皱起。那个位置,

  • 化神9章(第一卷 须弥世界第9章 收获)

    原标题:化神9章(第一卷须弥世界第9章收获)小说名:化神第一卷须弥世界第9章收获二级妖物,实力相当于结旋期的武者。玄狼是二级妖物中,较为厉害的角色,差不多与轮回期末段的武者相近。玄狼周身爆发出的气流,并非任何妖术,而是将自身灵气聚集体内,然后短暂爆发出来的本能。这种攻击方式,更为简单直接,更为狂野,也更有效!何况此次攻击,还有狈煞的灵气注入,威力不弱,所以五人着实受伤不轻。尤其是李枫丹,他的小腿肚子,划开一道三寸深的口子,几乎见着白森森的骨头。“已经是极限了吗?”所有人的心中,都浮现出这样的想法

  • 锦绣嫡女腹黑帝9章(第一卷第9章 那我就姓云吧)

    原标题:锦绣嫡女腹黑帝9章(第一卷第9章那我就姓云吧)小说名:锦绣嫡女腹黑帝第一卷第9章那我就姓云吧一切,都是自作自受!淳于信斜倚在马车里,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掀帘向外边道,“你去传话,请小姐下车一叙!”阮云欢下车,见淳于信也不带随从,自己一个人走了过来,便笑道,“公子身子可好了些?”“多谢小姐关心!”淳于信随口应,瞧着她戴的紧紧的帷帽,越发好奇她究竟是什么人,含笑道,“小姐也是去京城吗?却不知是哪个府上的?”阮云欢淡道,“寒门小户,说出来公子也未必知道。倒是公子气度不凡,一定非富即贵!”寒门小户

  • 萌娃的腹黑爸比9章(第9章 王子萌,你给我振作一点)

    原标题:萌娃的腹黑爸比9章(第9章王子萌,你给我振作一点)小说:萌娃的腹黑爸比第9章王子萌,你给我振作一点若是见到他的话,自己难保不会直接将自己手里面剩余的打包菜直接倒在他的头上,再狠狠地甩他一巴掌。将他推到在地上,狠狠地用自己的鞋底踩上好几脚也不够自己解恨的。而娜娜很显然对于她的如此介怀感觉到很疑惑,看着当初她哭的那个叫做心碎欲裂,而现在就好像是在和一个普通的熟人说话一般自然。这到底是装的呢?亦或是她真的可以看得那么透,看得那么淡。“那好吧,下次有机会,我们一定邀请你。”而娜娜也是不戳破的样子

  • 无上魔皇9章(第9章 废掉)

    原标题:无上魔皇9章(第9章废掉)书名:无上魔皇第9章废掉“小子,给我趴下吧!”杨恨脸色狰狞,身子快速扑了过来,周身缭绕寒气,硕大的龙头趴在他的肩膀,龙爪则与他的手臂完全重合,一掌盖向杨东的身子。杨东的身子变幻,刹那间多出了无数残影,遍布整个院落,让人眼花缭乱,分不清具体真假,哪个才是杨东的真身?杨恨大吃一惊:“内府绝学,幻影迷踪!”“猜对了,有奖!”杨东的声音传来,无数残影全都在一瞬间扑向了杨恨。杨恨脸色慌张,手忙脚乱,他分不清那道身影才是杨东的真身,匆忙之中不断出掌轰击,轰轰之响不绝于耳。周

  • 发钗、发簪、步摇, 三者到底有什么区别?

    关于发簪,大家可能更多的是在古装片中看到古代女子用作发髻固定的发饰,古书有云:“步摇,上有垂珠,步则摇曳”。今天我们就来看一看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区别吧~在上古时期,发簪被称作笄。在男子盛行带冠之时,发笄还有固冠作用,以免滑坠。从周代开始,女孩成年时需要举行“笄礼”。簪是古代妇女发型中最基础的固定和装饰工具。擿,簪股,将头部做成可搔头的簪子,所以俗称为搔头。发簪式样十分丰富,主要变化多集中在簪头的图案与形状,簪头的雕刻有植物,动物,几何,器物等,其图案多具有吉祥寓意,发簪通常是一股。发钗与发簪相比

  • 分享文革电影:1974版平原游击队 希望大家喜欢

    平原游击队是一部经典的老电影。现在看到的大部分是1955年版本的。实际上还拍摄了一部1974年版本的,正好找到。分享出来。希望大家喜欢看。链接:https://pan.baidu.com/s/1htBjdEc密码:2ddv

  • 浅谈唐代的金银器

    在唐代金银器制作得到更大的发展。从近几年考古发现,唐代金银器数量众多,类别丰富、造型别致,纹饰精美,金光闪闪,银光熠熠。成了显示唐王朝富丽堂皇、灿烂夺目的标志之一。唐代金银器从器物种类可以分为食器、饮器、容器、药具、日用杂器、装饰品及宗教用器。唐代金银器纹样丰富多彩,这些纹饰与器形一样,具有强烈的时代特点和风格,透过它们,我们确实可以感到唐代现实生活的五彩缤纷,文化艺术的欣欣向荣。唐代金银器的工艺技术也极其复杂、精细。当时已广泛使用了锤击、浇铸、焊接、切削、抛光、铆、镀、錾刻、镂空等工艺。唐代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