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14455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1:22:55 来源:网络 [ ]

书名:14455

Part 1 初见

 “阿尧,听说你妈让你去相亲?”蓝尔市名流聚集的酒吧瑞风内,VIP包厢内的顾名双挪揄地望着好友纪初尧,看着好友豪饮一杯接一杯,却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哼。”纪初尧哼了一声,算是回答。“你说,这些名流千金不都一个样吗?一点兴趣都没有。”

 “那不。”顾名双摇了摇酒杯里的酒,“你这相亲对象可是从意大利回来的,在那边一直很低调,我都很是好奇。”

 “哦?”纪初尧挑了挑眉。“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过我的名号——蓝尔市有名的花花公子!”纪初尧笑道。版权163shenghuo.com

 顾名双也笑了,不知道这远而到来的千金经得起好友多久的折腾。

 好像有好戏看了,是新的乐子要来了。

 “你不怕那是个难缠的家伙?”顾名双调侃道,若真是个难缠的家伙,那就更加好看了。

 “玩得过我?”纪初尧勾了勾嘴角,老妈越来越心急了?“好了,不说了,我回家了,明天奉命去机场接这位小姐,先降低我老妈的防备心再说。”纪初尧站起身,拿过一旁的衣服穿上。

 “哈哈,竟然还是这样,你老妈才是最难缠的吧!”顾名双嘲笑道,“谁会知道这名流的花花公子竟然能还没有让女人上过床!”

 “就你知道的太多了!”纪初尧踢了顾名双一脚,迈开长腿走了出去,“你买单!”

 顾名双看着好友离去,摇了摇头。

 表面上的花花公子,实际上像个孩子吧。163生活网

 纪初尧刚提出自己的迈巴赫,手边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低沉的声音,纪初尧接起。

 “你好。”那边传来的也是低沉带着压迫的声音。“我是方渐离,挽歌的哥哥。”

 “你好。”纪初尧挑了挑眉,方挽歌的哥哥?那个相亲对象的哥哥吗?

 “挽歌没有回过国,希望你能多多体贴她。推荐163shenghuo.com”那边传来的声音和语气却不像是请求或拜托,反而带着命令的口气。

 “你这是威胁吗?”纪初尧来了兴趣。方家的人都这么高傲吗?

 “不。”那边没有犹豫,“是警告。”

 “……”纪初尧抿了唇,却听见那边已经断了线,耳朵里只剩下忙音。

 Shit!

 纪初尧把手机狠狠摔在车座上,发动迈巴赫离去。

 这个女人,代表的是猖狂吗?人还未到,就已经骑到他头上来了。163生活网

 蓝尔市国际机场,纪初尧不耐烦地踱来踱去。

 被老妈早半个小时逼来已经很让他心烦了,没想到这女人的飞机还延误了。

 纪初尧穿着白色的衬衣,袖口卷起来,挺拔地站稳后,带着墨镜的眼睛开始打量身边的美女们。

 不得不说,这里的女人还有几个美女,特别是几个空姐,看见他一身不菲,气势不凡,纷纷朝他这里看。

 有人注目,纪初尧自然是得意万分,朝着望过来的人吹了声口哨。

 另一边,从飞机上下来的方挽歌看着这些还有印象的风景,不禁有点恍然。

 三年了,离开蓝尔市三年,现在她又回来了。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风景如故,人却变迁。

 在人群中扎眼的自然就是那个得意的男人。

 看了看手里的照片,方挽歌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丝讽刺的意味。

 是个傻瓜男人吗?

 艳阳天逼近傍晚,得意着的纪初尧看见朝自己走过来的女人,不禁稍微有点恍惚。

 方挽歌没有刻意打扮,意大利纯手工的白裙,没有复杂精美的装饰,只是在腰围处淡雅地画上了一朵向日葵;及腰的黑发随意披散,尖廋的下巴微微抬起,方挽歌眯着眼透过平光的金丝眼镜,打量着隔着一道栅栏,相隔数米的纪初尧。

 黑色的墨镜挡住了脸,方挽歌顿时没有了兴趣,收回眼光,嘴角却带着微微的笑意。

 名门之女,怎么也要有点礼貌。

 “方挽歌?”纪初尧勾起嘴角。那女人眼里是什么,嘲讽吗?装作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是要博得他的好感。

 但不得不承认,方挽歌没有那些小姐身上的俗气,果真是教育良好的上流。

 “纪初尧?”方挽歌也学着纪初尧的模样回问。

 有意思。

 纪初尧愣了愣之后恢复过来。

 “走吧,让纪家好等。”纪初尧一个动作翻越过栅栏,向对面特殊的女人走去。不知道她是真的与众不同还是故作特别来吸引他。

 总之,他奉陪到底。

 话听在方挽歌的耳朵里,心里作了一番思考。

 不是让他纪初尧好等,而是纪家。真是话中有话。

 方挽歌却没有多说,见着纪初尧帮自己提行李,跟着他走出去。

 还有点绅士风度。

 “喝,你这行李箱还真有点重!”提了她的行李之后才知道重量,纪初尧皱了皱眉,早知道就打发别人来接了,自己何必吃这个苦。

 方挽歌停下脚步,看着吃力提着行李的纪初尧,不禁有点好笑。

 “你不知道这种箱子是可以拖行的吗?”

 纪初尧这才醒悟自己出了糗,干咳一声,皱了眉头。

 “爷就喜欢这么提着!”

 说完就扭头卖力往外走,不就是个小箱子吗?这个臭女人到底在里面放了什么?!

 把行李放进迈巴赫的后备箱,纪初尧见着方挽歌自己很主动地上了车,自己也赶紧着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自己倒是主动。”纪初尧挖苦道。

 “难懂你会来帮我打开车门?”方挽歌也不恼,倒是笑意盈盈答道,像是熟人间的玩笑话。

 那倒是不会!纪初尧倒是开始欣赏这个女人的聪明了,不过,这个女人喜欢说问句吗?

 两人一路也是无语,纪初尧是故意不想搭理身边的女人,他看出来了,这个女人聪明劲不小,看来不是一般的对手。而方挽歌则是看着记忆力熟悉的风景逐渐清晰,默默地想着心事,脸上却是木然,没有一丝表情。

 当年那天也是沿着这条路兴冲冲地回去,尽管没有等到那个本该来接她的人。

 方挽歌不禁微微闭了眼,脑袋里重生前的那些记忆席卷而来,将她吞灭……

Part 2 背叛的回忆(1)

 两层别墅里,苏晚鸽绕过熟悉的走廊,在进门处丢弃了手里的行李,捧着一束雏菊,兴冲冲地爬上二楼,熟悉的房间门就在眼前。

 可能是工作太忙,忘了去机场接她;可能是压力太大,忘了今天是她十七岁的生日。

 不过没关系,苏晚鸽弯了弯嘴角。

 闵冬凡,七年了。从十岁生日那天那个人把她交给他照顾,他已经用心了整整七年,让她从一个懵懂的孩子长成少女。

 他的心意,或者她的心意。

 谁都是知道的。

 闵冬凡,再过一年,等她成年,可以接手那个人的权利,就不用再怕有什么意外。

 “阿凡达!”苏晚鸽兴冲冲推开房门,“太阳都晒屁股了……”

 未说完的话卡在喉咙里,未展开的笑容僵在脸上。

 糜烂弥漫的昏暗房间,半开的窗户被窗帘挡住,进来的光线照在床上赤裸的年轻身体上,被声音惊醒的女人从海藻似得卷发里抬起了头,让苏晚鸽彻底看清她的脸。

 竟然也是那么熟悉的脸……

 苏晚鸽手里的雏菊摔落在地,苏晚鸽关上门,背过身就往楼下跑。

 “晚鸽……”低沉的叫声断在空气里。

 难道叫住她让她伤得更深?

 女人低下头,晚鸽,姐姐对不起你,但是你不是真正适合他的人。

 苏晚鸽急急冲出门,以为离开这里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他是当红的明星,周围围着的人却从不让他停留。他说他的眼会一直停留在她身上,他说会等她长大,娶她做新娘。他醉后叫的都是她的名字,难道一切都是假的?

 苏晚鸽湿了眼,脚下却没有停下。

 就怕他等不及她长大,就怕他床上躺着的是别的女人……

 多少人说她不适合他,她会挡住他的前途,他紧紧揽着她,坚定地说晚鸽是独一无二的,除了晚鸽别人他都不在乎。

 似乎……

 都只是她自己的回忆了吧……

 苏晚鸽伸手抹了把眼泪。

 该到哪里去呢?只有他那里,才是她的家啊……

 从拐角急速过来的黑色轿车,像预谋一样撞上奔跑的女孩,压倒人之后丝毫没有减速就疾驰而去,消失在另一个拐角。

 苏晚鸽睁大眼睛倒在血泊里,身上撕碎般的疼痛终于占领了心里的回忆。

 是……到头了啊……

 一直陪伴她的闵冬凡,还有她一直叫姐姐的林媛……

 还来不及道别……苏晚鸽最后的意识停留在心里苦笑,缓缓闭上了眼……

 高耸的大厦顶层,闵冬凡推开厚重的门,走进去便跪在地上。

 黑暗阴影里的人走出来,带着浑身的戾气。

 “你还有脸来见我!”那人勾了嘴角冷笑,滚烫的眼泪却落下来。

 一脚踹在闵冬凡身上,闵冬凡倒在地,神情麻木,一言不发。

 “你答应我好好照顾她,现在她死了!”那人弯腰提起闵冬凡的衣领,“听见了吗?她死了!”

 死了!她死了……

 那人的话在闵冬凡脑袋里回荡。

 再也见不到她的笑容,见不到她撒娇,见不到她嘟嘴抱怨……

 闵冬凡微微颤抖,再也听不见任何话。

 她死了……

 “我这一生做的最错误的决定就是把她交到你手上,我以为你身边是她最安全的地方……”那人已经开始泣不成声。

 大门再次被打开,秘书小姐站在门口,却不敢进来。

 “出去!”那人吼道。

 秘书小姐欲言又止,却依然站立不动。

 那人突然意识到什么,绕开倒在地麻木的闵冬凡,走了出去。

 大门再次闭上,房间里一片漆黑,男人躺在地上像是没有了知觉。

 一开始是接受照顾她的任务,后来……她成了人生的重要成分,而现在……

 人生似乎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苏晚鸽的葬礼静悄悄地举行,那人没有允许闵冬凡出席。

 一切和苏晚鸽以往的人都被进行了封杀,林媛也被阻止在葬礼门外甚至没有得到葬礼的任何信息。

 太神秘,林媛不曾料到苏晚鸽身后还有这样的势力。

 但她来不及想,也不敢去想。

 是她害死了苏晚鸽,害死了自己真心喜欢的妹妹,她以为自己才是最适合闵冬凡的人,而一切似乎都出了差错……

 林媛倒在自己公寓的白色沙发上,一口饮下手里杯中的红酒。

 这是第几杯了,她已经记不清了。

 脑海里只记得苏晚鸽倒在血泊里的样子。

 前一秒活生生的人下一秒就再也不见……

 林媛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泪掉下来,她是杀人凶手!是她害死了苏晚鸽!

 “叮……”林媛拿起手机,看到熟悉的电话号码,眼里燃起了一团火焰。

 “喂……”林媛愤怒地接起电话,“你说过不会伤害晚鸽的!”

 “哼,你还真把她当妹妹了。”电话那边传来冷冷的嘲笑。“你别忘了,从你答应和我一伙开始,你就开始伤害她了,是你背叛了她,是你伤害了她,最后你逼死了她!哈哈……”

 那边传来得逞的大笑。

 是她逼死了晚鸽……

 林媛缓缓垂下手。

 窗外开始雷鸣大作,大风吹动落地窗的窗帘,不一会开始下起大雨来。

 而郊外的墓碑前,闵冬凡撑着一把黑伞站了一夜。

 苏晚鸽慢慢睁开眼,刺眼的眼光惊得又闭上了眼,缓了一会才又睁开眼。

 没……死吗?

 苏晚鸽试着动了动自己的身体,竟然身体灵活。除了有点虚弱,没有感受到应有的疼痛。

 奇怪!

 苏晚鸽打量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这个房间是自己没有见过的,很整洁也很温馨,床左边靠墙处竟然摆了一排大大小小的娃娃。

 苏晚鸽好奇地数了数,一共十七个。

 十七!

 苏晚鸽大惊。

 脑海里的记忆又席卷而来。

 难道自己没有死,那个人救活了她?!

 苏晚鸽挣扎地站起来,吃惊的脸一片煞白。

 苏晚鸽站定在镜子前,开始打量。镜子里明明就站着自己!

 及腰柔顺的黑发,白皙的皮肤,一尘不染的眼眸。

 没死!

 “小姐,你醒了!”背后传来惊喜的声音。

 苏晚鸽转过身去,看见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围着围裙,端着一碗东西走了过来。

 苏晚鸽皱了皱眉,“他呢?我要见他!”

 他就是那个人了,这个阿姨必然是他找来照顾她的了!

 “啊?”丽姨愣住了,缓了缓神看见自己小姐不同于以往的表情神色才发现不对劲。“挽歌!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听见女人叫她的名字,苏晚鸽更加确信自己还活着了。幸好还活着,这样她才能去逼问闵冬凡。

 “没有。”苏晚鸽叹了口气。

 “那你来喝了这碗粥吧,我去告诉老夫人你醒了,她一定会很高兴的!”丽姨走过去把粥放在桌子上。

 “老夫人?”苏晚鸽瞪大眼,老夫人是谁?

 “这孩子。”丽姨望向她的眼里充满了怜爱和可怜,“是不是连丽姨我也不记得了?”

 “丽姨?”苏晚鸽不禁往后退了一步,“我认得你?”

 “唉!”丽姨叹了一口气,朝苏晚鸽招了招手,示意她坐下喝粥,然后走了出去。

 看来是去通知那“老夫人”了。

14455》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14455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简先生,我们订了娃娃亲8章

    原标题:简先生,我们订了娃娃亲8章小说书名:简先生,我们订了娃娃亲第8章帮我要个微信简老太太拉着苏安若的手悄声说:“快,躲起来。”“可是奶奶……”苏安若脱口而出。简老太太愣了一下,然后急切道:“你要是不帮我出去,我就把戒指扔了!”“不可以……”苏安若看了一眼越走越近的保镖,情急之下把简老太太腿上的毯子扯上来盖住她的脸,然后快速往旁边一推。“奶奶,您醒醒啊,您不能丢下我一个人啊……”苏安若一边哭一边瞟着那两个保镖,脚上步子也没停,终于一个拐弯把他们丢在了身后。苏安若松了口气,可是低头一看简老太太却

  • 爱上美女老板 8章

    原标题:爱上美女老板8章小说书名:爱上美女老板第008章虐待狂“瞅!有啥好瞅的?”叶子隆刚才又是偷看、又是偷听的,哪能不知道她们的小心思,抬手就是一记爆栗敲在杜娟额头,笑骂道:“一群小蹄子,整天在酒店上班,没挨过,还还没见过呀,再敢乱瞅乱瞄的,小心哥把你们一个个全都就地正法。”闻言,五棵小白菜都是脸红耳赤。杜娟捂着额头道:“隆哥,你真的没事?”“能有啥事?”叶子隆瞪她一眼,嘿嘿笑道:“要不,咱们这就找个房间,叫你亲自检查一下?”“隆哥,你真坏。”这五个服务员都是乡下来的打工妹,没啥文凭,但思想相

  • 总裁,撩你有毒 8章

    原标题:总裁,撩你有毒8章小说:总裁,撩你有毒第8章孩子没了“半年之后,我会送你去美国读书!”颜诺晃动着秋千,也停了下来,竖起了浑身的刺,用力反击道:“终于嫌我碍事了么?可是我就是要在这里,天天看着你们恩爱幸福,哪儿都不去。”“那间学校是雨若替你找的,我已经看过,质量非常好,你一定会满意的.”尹天寒毫不理会她的反抗,继续一字一句宣布着“他们”的决定。望着尹天寒离去的背影,她终于泪如雨下……晚上的时候,颜诺失眠了。翻来覆去都是尹天寒决绝又无情的脸,她越想越觉得胸闷,索性穿着睡衣,出去透一口气。从二

  • 灵长者 8章

    原标题:灵长者8章书名:灵长者第二章猫与狮子04「当然啰,兰默哥哥是最厉害的。」若若扑到少年的怀里蹭着他的胸口大声道。「说起来,若若,关于妳的拳法,我有一些小小的建议,妳想听吗?」兰默拍拍小猫女光滑白净的后背,轻声道:「妳看,妳的拳法是完全的快攻,以超群的速度弥补攻击能力的不足,但是,若妳在击中对手的剎那间用上烈球拳的崩手技巧……」兰默口说,手比向若若描绘着新的武技,小猫女女眨巴着漂亮的大眼睛,一愣一愣的听着少年的解说,已是痴了。真是奇怪哩,这个刚认识的哥哥,竟然要比最了解拳法的族长阿姨更厉害,

  • 一妃难求:邪魅王爷滚远点 8章

    原标题:一妃难求:邪魅王爷滚远点8章小说书名:一妃难求:邪魅王爷滚远点第8章:尙北大陆强悍的怪兽它很大,有二层楼的高度,一群人跟它斗在一起,却丝毫伤不了它,身体如此庞大,而动作却是如此敏捷,实在是可怕的存在,一群人围着它上串下跳。片刻,地上已经倒了大半侍卫,噗~一身闷响,却是救她那人的剑刺中了它受伤的伤口,噗~又是一下,是那个似乎要把她看穿的那人一剑击中了它的心脏,那怪物仰头一声长啸~颔下露出一颗晶莹泛着绿光的珠子,那是什么?罩门?怪物猛然低头,身形一动,越驰越澄便被倒甩出去,身形在空中一转,便

  • 采花贼 8章

    原标题:采花贼8章书名:采花贼第八章:疯狂的地摊第二天一早,高塔便起来在厨房里弄早餐,而雷卷也醒了过来,偷偷地用一个小塑料袋装起那些用掉的卫生纸,打开房门的时候,高塔端着早餐出来正好看到了,他立即放下早餐,一脸八卦地将雷卷拖到旁边,神情极猥琐地看着雷卷手上那袋卫生纸,先朝雷卷崇拜地竖起了大拇指,然后低声问道:‘嘿嘿,兄弟,昨天晚上爽爆了吧!我就惨了,打了一晚上的飞机,你看看我!”雷卷红着脸将卫生纸藏到身后,看了看高塔,果然,这厮一脸的浮肿,黑眼圈很浓,走路脚步都有些漂浮,这正是打飞机过度的下场!

  • 书名:妻子的假面8章

    原标题:书名:妻子的假面8章小说名字:书名:妻子的假面第八章红印陈当一门心思扑在事业与家庭上,却未曾注意,自己的身边竟有如此风景。既然那个贱人都出轨了,那自己又何须坚持?陈当眼神闪烁,心神有些晃动。陈当没再工作,便在办公室里舒服的睡了一天,等到下午,领着员工们去了皇朝豪华酒店,吃饱喝足后又去唱歌。期间,无数女人围着陈当,卖弄着自己的风情,尤其是那个艳丽的女人,她一边喝着酒一边唱着歌,经常装作一不留神,瘫倒在陈当的怀里。她媚眼半张,露出有如妓女一样的媚态,陈当紧紧搂住,感受着她丰满的肉体,感受着指

  • 书名:修真高手在校园8章

    原标题:书名:修真高手在校园8章小说名称:书名:修真高手在校园第8章“秦风,我们去那里买点东西吧,那边的衣服便宜,而且质量也不错!”“恩,好!”吃过饭以后,出于对秦风的感激以及同情还有那么一点点崇拜的矛盾心里,李小慧非常热情的去完成自己母亲交给自己的“任务”!而此时的秦风则显非常的兴奋,对一路走来的一切都感到非常的好奇,对着李小慧问这问那的,而此时秦风的这个的举动更是让李小慧相信秦风出生贫寒的偏远农村,是一个没有见过任何的世面的“乡巴佬”,所以不厌其烦的帮秦风介绍起来。“秦风,我们去吃点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