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邪气猛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4:14:56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邪气猛然
第一章 叶望
走在繁华的街道之上,拿着那可怜巴巴的公子,一个青年不由得沮丧了起来,这日子到底是要怎么过啊,每天那么凑和着生活,还真的要了他的命。版权163shenghuo.com
  想到此处的时候,男子的眉毛忍不住挑了下,并且暗暗起誓,一定要努力坚持,天天向上,泡个白富美,否则的话,自己还真的是一辈子那么穷了。不得不说泡上白富美是穷小子从虫变龙的一个大转折啊,但前提是人家白富美要看得上。
  男子扫了扫那凌乱的脏发,一种犀利的味道由身上散发而出,路人见之,惟恐躲之不及。但是男子脸上只是轻轻一笑,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显露在外面,看着天空,他不由得想起以前的事情了。
  男子名为叶春,身高约一米八五,长相还算英俊,一个寸板头。如果带上一副眼镜,那样怎么看都是生活在都市的白领。平凡的上班工作开始的时候或许还觉得好玩,但是如果久了也会厌倦,但比起自己以前的生活,上班族或许更让他觉得安心。163生活网毕竟,这是一份稳定的工作,没有生命的危险,不用担心自己明天一起床就看不到日出。
  叶春原是国家特别行动部队,龙族的成员之一。在那里,他创造了无数的神话,他是里面最强的人才,被誉为终极武器,只可惜,那一年的那一场战斗之中,龙组36名成员居然全都死了,而他,就成为了唯一剩下的一个,想到这里,叶春有些伤心,索性就直接退出龙族,享受平凡的生活。不得不说,平凡的生活也是好的,对于他来说就是如此。
  开始按动手中的电话,里面传来了一阵清脆又带了点凶的声音,“喂,你怎么还没来啊!”
  “快来了,快来了,你就在那老实等我吧。”说到这,叶春的声音变得有些淫荡了起来,男人那原本欲望开始由他的心中迸射而出。
  电话那头的女声依旧催促道:“快点,我早已经到了。网站163shenghuo.com
  “好啦,大小姐,先挂了,我也快到了。”
  按掉了手机,叶球回想起电话那头的女生的脸孔,电话里的那个女孩子名叫秦清儿,长的很是水嫩,一双大眼睛,细白的皮肤,笑起来特别的可爱,一头的柔顺长发,鼻子有些高挺,像美国人一样,看见她的人都说她是天使。
  叶春连忙加快脚步,终于在商场上那里碰见了秦清儿了,那家伙跺着脚,一脸的不耐烦,看到叶春的时候连忙走了过去,提起包包就欲打过去。叶春连忙大喊:‘大姐绕命啊,我都陪你买东西了,你不要这样嘛。“
  “哼……“
  看叶春都求饶了,如果自己还计较的话倒显得自己很小气,所以秦清儿最后还是收住了收“走吧,陪我去逛下内衣店。“
  “内,内衣店……“,听到这里的时候,叶春那原始欲望蠢蠢欲动,双眼都变成两颗爱心状。
  于是,两个人就走去了内衣店之中,秦清儿进入里面,自若无人的试起了衣服。163生活网
  望着拿着文胸向着换衣室走去的秦清儿,叶春已经在脑海之中幻想着那销魂的画面。
  呃,36E的文胸穿在身上能挤出什么样的壮观景象,说实话真的让人拭目以待。
  如果不是南来北往的人不少,叶春还真的很想到那换衣室的旁边偷偷的往里面瞄上两眼。说句实在的,不知道这女人是不是经常性的火大才使得某处的发育异常,毕竟火山嘛,靠的就是雄伟挺拔才能喷射火焰,换做华北平原,也没有岩浆让你喷射来着。
  不多时秦清儿已经从换衣室中走了出来,说道这文胸要了。
  带着她,叶春又去了别的地方。
  女性的服装可比男士的要难挑选了,比如什么新款韩版上市了,什么镂孔豹纹型,什么紧身肉丝袜……呃,不说别的,就这么看一看也是一种享受啊。邪气猛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秦清儿选了一件韩版的外套,一件黑色的丝袜,外配她那双红色的高跟鞋,头发盘扎着,说实话,倒是挺诱人的,那高挑的身材跟名模都有的一比了。
  在镜子前转了一圈,却见得秦清儿转过身来望向叶春问道:“我漂亮吗?”
  这话问的,还真的很让人难以回答。
  说漂亮吧,别到时候又说咱爷们是色狼了,说不漂亮,只怕这女人也得动怒。
  干脆,叶春直接选择了沉默。
  “喂,问你话呢,装什么哑巴啊?”就是这样还是惹怒了这位姑奶奶。
  叶春呃了一声,吧唧着嘴,最后干巴巴的说了一句比较中肯的话,就俩字,还行。
  嗖……
  高跟鞋直接向着叶春扔了过来,即便是这等最满意的答案还是刺激到了那位姑奶奶,叶春赶忙躲避。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望着那掉在地上的高跟鞋,一转身望着两眼怒火的秦清儿,忍不住问道:“您老是不是大姨妈来了?就算是发火,也不能在这地方啊!随手乱扔东西的习惯可不好,万一砸到小朋友可不好了,即便砸不到人,砸到那花花草草什么的,也是一种罪过啊!”
  “我罪你个头!”
  秦清儿大步向着叶春走去,与他擦肩而过,吓得叶春赶忙比划着双手做着阻挡的手势。
  捡起高跟鞋,穿上,秦清儿哼了一声,头也不回的:“付账!”
  啥子?
  叶春当时就懵了,想要开溜也成了问题,因为人家服务员已经笑着盯上他了。一千三百大洋,整整一千三啊,那可是相当于自己一个月的工资,呃,就这么打水漂了。
  据说城南那边的小红门来一炮才五十块钱,这要是换做是爽的话,一千三能相当于自己去二十六次,就算是高档点的海南之家,还能去个三五次来着。
  对于某个不锈钢铁公鸡来说花钱泡妞都心疼的要命,而整整一千三百大洋就这么打水漂了,那简直跟杀了他没有什么区别。
  某人的心在这一刻在滴血啊。
  不行,回头一定要让她报销,一定要这样。叶春心中在坚持着。
  在沃尔玛又转了一圈,当叶春买了两件自认为还算配得上他的内裤的时候直接被秦清儿评价为流氓。叶春再一次无语,只是选了两件超人长穿的Z字型内裤而已,据说这种内裤对于那地方有着特殊的寓意,一向如此的纯洁罢了。
  离开沃尔玛已经是十点多钟,秦清儿大包小包可没少买,不过可是苦了某人,掏钱不说,还要充当免费的苦力。叶春心中那叫一个郁闷,已经下定决心,如果这女人要是在敢欺压咱,咱就站起来闹革命。
  说句实在的,就是对吴曼箐,叶春还没有这么大方过。
  跟这女人讲道理吧,人家是油盐不进,一句威胁倒是挺严重的,说他叶春是流氓犯,趁人之危,要是不能让她满意,就把他抓紧警察局告他非礼。
  呃!
  叶春是真的郁闷到了极点,自己分明什么都没做,如果说看两眼的话也算是非礼,那么自己非礼的女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在这个和谐社会之中,咱得讲理不是?
  就在叶春跟秦清儿还在为这件事情而闹得不愉快的时候,就见得一辆帕萨特从身边经过。那个青字A开头的车牌号不是警局的公车吗,而且开车的人怎么这么眼熟?
  突然之间秦清儿好像发现了什么:“张大炮?”
  “喂喂,人家可是你的顶头上司。”叶春提醒着,“说话注意点啊,当心当你给……”
  “他敢!”秦清儿咬着牙,瞪着叶春,吓得这货赶忙后退一步,说道,“是他招惹了你,冲我火什么?对了,似乎在车的副驾驶的位置上坐着一个女人,两人好像有说有笑的,你说不会是你们张大局长的老婆吗?”
  说着,叶春的目光向着南边不远处的那家高档宾馆望去,轻咦了一声:“话说回来,貌似这年代领导不流行带着老婆去宾馆啊。”
  “有门道。”秦清儿望了叶春一眼,说道,“跟我来。”
  “干什么?”叶春此刻是赶鸭子上架,想开溜都不成了。
  东皇酒店是青州为数不多的四星级酒店之一,这里可是达官贵人的消费场所,被誉为是男人的天堂,当然了,这层意思另有所指耐人寻味。
  看得出来张大炮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轻车熟路的向着电梯走去,跟着那打扮妖艳穿着晶晶闪闪齐B小短裙的女郎勾肩搭背的向着电梯里走去。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
  这俩人也太不注意了吧。
  呃,貌似那个女人似乎有点眼熟,好像在某个电影之中客串一下女配角,应该是某个三线的小演员吧。看不出来这张大炮倒是挺有品位的,居然泡起明星来了。
  “你们张大炮张局长倒是挺有品位的啊!”叶春忍不住感慨一句。
  也不知道怎么得罪了这位姑奶奶,一回头冷着脸盯着叶春半响冒出来一句:“男人,果然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喂喂,这话不会是把我也包括在其中了吧。说话,请摸着你的良心。”
  啪……
  秦清儿直接将叶春那咸猪手打开,哼了一声,刚要动手,却听得叶春赶忙说道:“快看,张大炮去了五楼。”
  两人哪还怠慢赶紧上了电梯,来到五楼,好在及时,却见得张大炮跟那女人进了555号房间。
  “他们来这里做什么?”秦清儿一头雾水。
  叶春开玩笑的说了一句:“估摸着是你们张局长来这里开会吧!干嘛这么看着我?我只是实话实说?”
  “你脑袋长进裤腰带里了?”这女人还真能说的出口,粗鲁啊,“也不动脑子想想,开会能这么神神秘秘,更可况就算是开会也不用来这种地方吧!”
  “哎呀,这可保不准。”叶春嘿嘿笑着说,“你难道没听说过便是和尚都去酒店替失足妇女开光去了,貌似你们张局长估摸着是拯救失足妇女。”
  “就你有文化!”秦清儿哼了一声,也没有跟叶春继续废话,蹑手蹑脚的直接来到门牌号为555的房间门口。
  别看这女人有时候有点小精明,关键的时候还真是胸大无脑,呃,用生理现象来解释那就是某处发育特别发达而造成大脑经常性的短路,这属于科学解释。
  房门里传来张局长跟那个女人的交谈,朦朦胧胧,听不太清楚,隐约可以听到嗯嗯啊啊的和谐音律以及跟沉闷的喘气声。
  这节奏也太快了点吧!
  “张美玲小姐,看不出来你床上的夫还真是了不得啊!”
  “哪比得了您张局长啊,人家可是早就听说你大炮局长的威名了,果然是厉害。”
  嗯嗯啊啊的声音掩盖了两个人的交谈,之后隐约又听到那叫做张美玲的问了一句,什么上次张局长答应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之后好像就是没问题之类的话。
  偷窥是一种享受,偷听则是一种折磨啊!
  秦清儿小脸羞得通红,望了一眼旁边靠在墙角满脸享受的叶春,用拳头捶了他一下:“你这个流氓,别听。”
  “我什么都没听到啊!”叶春无奈的耸了耸肩膀,一咧嘴,嘿嘿笑着,“就是听到某种嗯嗯啊啊的声音,你说,他们在做什么?”
  这货不是明知故问吗?
  晓得是秦清儿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人也难以齿口,实在是这张大炮局长太不检点了。
  “你……”秦清儿小脸憋得那叫一个可人,愤怒在愤怒,压制在压制,显然马上就要发泄,却听得叶春小声提醒一句,“当心被发现了。”
  至此,秦清儿这才将这口气给咽了下去,继续偷听着。
  幸好走廊没有什么人,不然就这俩人估摸着都能被当成不法分子给处置了。
  说来,这个张大炮,张局长挺强悍的,男人的骄傲,进去那两个字的歌词都快唱了十五分钟了显然还没有到发射的程度。
  突然之间秦清儿好像想到了什么,直接掏出电话。
  “你干什么?”叶春问,“你不会是要打110吗?”
  “那就太便宜那个死猪头了。”秦清儿哼了一声,“我给王姐打电话,看到时候王姐怎么收拾他!”
  
第二章 门外
秦清儿口中的王姐名叫王晓梅,是张大炮的老婆。
  这个王晓梅可了不得,老爹是当时的青州市委的三把手,张大炮能有今天的地位完全靠的是他那位老丈人,别看在外面威风凛凛,倒是被他那个老婆制的服服帖帖的。
  没办法,谁让他是靠人家的底子起家的呢?
  平日,秦清儿跟王晓梅的关系很好,由于王晓梅长她接近十岁,所以一直充当大姐姐的角色,对于秦清儿的话,她可不曾有过什么怀疑。这不,还没等秦清儿把话说完,电话那头就传来王晓梅的惊讶声:“啥?那个该死的张大炮居然敢背着老娘搞女人,还是明星?他倒是挺会享受生活的,清儿,你在那里等着我,我马上就来。对了,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秦清儿将地址告诉了王晓梅,这才挂上电话。
  这个女人太可怕了,虽说胸大无脑,这招绝对可以秒杀张大炮啊。
  秦清儿在心中暗暗不平的哼道,好一个张大炮,敢停姑奶奶的职,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就不知道本姑娘的厉害,还在脑海之中YY我。
  想到这里,秦清儿就感到恶心。
  在她的定义之中,张大炮已经成为了那种十恶不赦的货色了。
  这边,叶春冲着秦清儿招了招手,小声说道:“快结束了!”
  “什么?”秦清儿暗道一声不好。
  如果要是让张大炮就这么走了,真是太便宜了,关键是等到王晓梅来到这里,自己也没办法交差。职业的敏感让她特别重视一样东西。
  证据!
  白纸黑字,签字画押,影像图片那才是最能说明问题的东西啊!
  “没办法了!”秦清儿一咬牙,这边叶春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刚问了一句,你要干什么。却听得砰地一声,不知道是这房门不结实啊,还是这女人确实太强悍。
  那扇房门当时就被踹开了。
  啪……
  啪……
  现在的手机的像素很高,而且都带闪光灯。
  秦清儿二话不说,抄起手机就是一连拍的拍照。
  正在紧要关头正在冲杀着的张大炮当时就傻眼了,不知道这样惊吓过度的结果能不能导致阳痿的发生,倒是他身下压着的那个女人也懵了。
  盯着秦清儿,傻愣愣的张大炮已经完全僵在那里,半响发出惊讶之声:“是你……你怎么……”
  “张局长,看不出来啊。”秦清儿话带讥讽的说道,“开会都开到床上去了,亏得晓梅姐还那么的相信你,果然是个人面兽心的禽兽。一会晓梅姐就来了,到时候你跟她解释吧!”
  听到这话,张大炮当时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都傻掉了。
  “不是,清儿啊,你听我跟你说。”张大炮也不顾及走光了,赶忙拦住秦清儿,眼见得她望着自己,这位大炮局长倒是还真的有几分矫情,这不,两手赶忙捂住自己的下档,皮笑肉不笑的差点没哭出声来,话带哭腔,“误会,真的是误会。我是被逼的啊!”
  说着,张大炮一指床上那女人:“是她,是她勾引的我。清儿,有话好好说,好商量嘛,这件事情你可千万不能告诉晓梅。你晓梅姐是什么性子,别人不了解,难道你还不了解吗?就算不帮我,你也得帮帮她啊!以她的个性能干出什么事情来,还真的不好说。”
  “哎呀,张局长话不能这么说。”叶春站出神来,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嘿嘿笑着,“保养的不错,手感还蛮好的。”
  “你……”
  “鄙人先自我介绍一下。”叶春吭吭两声,“其实我就是……”
  还没等叶春把话说完,一声河东狮吼传遍整个神州大地。
  “张大炮,你这个混账快点给我滚出来。”
  这是……
  莫非是张大炮的老婆来了吧!
  只听的外面一阵嘈杂,呃,紧接着就是服务生的劝阻声,然后就是沉重的脚步声,而且听声音,似乎那位局长夫人很快就来到这里了。
  张大炮四顾看了一眼,吓得脸都白了,哪还怠慢,摸起床上的内裤,也顾不得是谁了,穿反了不说,而且还是那种蕾丝花边的女式内裤。
  呃,不知道床上那位被被单遮住身子的明星同志会作何感想。
  显然,这位张局长深深的领悟到了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游击战术,敌进我退,敌来我跑。
  别看张大炮长着一副酒囊饭袋的样子,身手还真不带含糊的,往外看了一眼,吓得够呛,赶忙原路返回,推开窗户,直接向着外面而去。
  叶春悻悻的向着窗外瞥了一眼,那厮猪一般的体积倒是有猴子的身手,也顾不得什么危险了。
  有句话说的好,抓贼抓脏,捉奸捉双。
  只要王晓梅一把抓不住他张大炮的小尾巴,那厮完全可以矢口否认,一句话,任凭你是十八般武艺全部用上,就是一个不承认,你也没有办法。
  可是如果要是被当场抓个现行的话,那么就是另外一个结果了。
  沿着墙壁,张大炮一路而下,从这个空调的户外机跳到那个户外机上,真亏的那户外机强悍能够承受住他的体积。
  短短五六分钟居然跳到大路上了,呃,当时引起了小范围的轰动。
  没办法,裸奔这种事情对于喜欢热闹的人们来说绝对算得上是爆炸性新闻。
  这边,王晓梅也已经赶到了这里,嘴里还叫喝着:“张大炮你给我出来,张大炮。”
  “王姐!”秦清儿望着王晓梅。
  “晓曼,你姐夫呢?”王晓梅望着床上那个女人,“就是这个狐狸精勾引的张大炮?”
  说着,王晓梅气呼呼的向着大床走去,一卷衣袖:“好你个狐狸精,居然敢勾引我老公,你找死了是不?”
  这样的女人也太彪悍了点吧!
  望到这里,叶春吓了一跳,灰溜溜的直接向着外面而去,而房屋里传来那惊天动地的叫喊声。
  遥想这位母老虎的可怕,叶春还真是为那位大炮局长捏了一把汗,真不晓得晚上他会怎么度过。呃,有这样的老婆,难怪那张大炮会红杏出墙,实在是逼不得已。
  一场风波要是刮起,想要平息还真不是一件容易事。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酒店里报案,警察也赶到了这里,暂时将这件事情给压了下去。不过张局长的风流韵事却在局里传来了,至于秦清儿,照片在手,不怕那张大炮跟她作对,官复原职。
  本以为这样,这女人就不会纠缠自己了。
  叶春悲催了。
  因为有着警察身份的秦清儿对他更是变本加厉,有事没事就拿出来那工作证进行威胁。好在没有给她配枪,不然的话,还真不知道这女人会闯出什么篓子来。
  尤其是晚上睡觉,叶春也得要学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然小命可能就糊里糊涂不保了。
  平静如水的三天,好像忘了仿佛糖块一样,倒是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很快又到了周末,对于叶春来说,上班跟放假倒是差不多,因为这厮是一个不遵守公司守则的货色。
  至于那位张大炮,张局长,听秦清儿说好像进了医院挂了三天点滴这才出来,倒也是皮糙肉厚没有受到什么重伤,反正是安稳了许多。省里来人做了调查,也算是走个过场,名义上记了个处分,本来应该升官的张大炮还是老老实实的当他那二线的小局长。
  如果不是王晓梅看在十多年的夫妻份上,只怕还真能让这张大炮滚蛋。
  秦清儿上班对于叶春来说也是一件好事,至少那女人不会整天围着自己转了,谁说美女养眼是福,要看是什么类型的美女了,有时候也是一种受罪。
  警花!
  换做别人,那是可遇不可求的艳遇,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人妻选择啊。
  可是在叶春眼中,那就是一头可怕的侏罗纪时代的生物,一旦发起飙了,甚至你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在楼下的早点铺里吃了点早餐,这货优哉游哉的直接跑到隔壁的网吧里打了一会游戏,跟小美眉勾搭勾搭聊了会天。就这么过了半日,等到下午的时候,叶春直接骑上他那辆三环自行车向着蓝桥咖啡厅而去。
  当时可是跟叶轻眉约定好的三天以后在这里碰头。
  显然,人家比他记得清楚,人老早就到了。
  这边,叶春屁颠屁颠的跑到老位置,望着打扮妖艳,穿着时髦的叶轻眉,半开玩笑的说道:“叶美人今天怎么穿的这么漂亮,不会是要跟咱爷们相亲来着吧!”
  叶轻眉淡然一笑,也并没有将叶春的玩笑放在心上,直接切入话题,问道:“叶中尉,三天前你跟我说的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
  “又是这幅老样子。我说你就不能有点女人味,总是那般高高在上,以后谁敢娶你。就算你不愁,我也替你发愁啊!”叶春笑着说道,“当然,如果你要是说你是在等我的话,那么早说嘛?咱们还费什么话,直接上民政局领证上岗得了。依我看,什么宴会啥的就免了,亲戚朋友也不用通知了,你情我愿,这才是最重要的。”
  叶轻眉放下咖啡,一举一动之间释放着那独有的气质,红唇微动,晓然一笑:“叶春,你还是那么会说啊。只是让我奇怪的是,为什么到了现在你还单身?”
  “等你呗!”叶春眉头一挑,典型的地痞流氓样,简直是正儿八经的市井小民,“焦点访谈,实话实说。”
  叶轻眉笑了,每次跟这个男人在一起,她都能得到心灵上的解脱,前所未有的轻松。
  似乎什么事情在他的眼中都变得微不足道了。
  望着叶轻眉,叶春说道:“怎么,难道你不相信吗?”
  “不是!”叶轻眉笑着望着他,“对了,还是那个问题。”
  “哎呀呀,真是头疼!”叶春直截了当的问,“说吧,什么时候启程?”
  “这要看你了。”叶轻眉说道,“现在就可以,车已经准备好了,就在门外。”
  

邪气猛然》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邪气猛然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翰墨书香迎新春"少年儿童现场书法绘画比赛2月4日举办

    1月19日,记者获悉,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市文化活动中心将于2月4日在市图书馆举办2018年“翰墨书香迎新春”少年儿童现场书法、绘画比赛。比赛时间为2月4日(腊月十九)周日上午8:30-11:00,在市图书馆新馆二楼自修室举行,承办方提供书法绘画纸张,参赛者须自带绘画工具。

  • 爱的最高境界是——心疼

    当你心疼一个人的时候,爱,已经住进了你心里。爱是一种心疼,只有心疼才是发自最内心的感受。温柔可以伪装,浪漫可以制造,美丽可以修饰,只有心疼才是最原始的情感。原来我们一直寻找的爱情,其实就是一种被人心疼和心疼他人的感觉。如果你独在异地他乡,是否想过:此时是否有人为你牵挂,为你担心,心疼你的奔波、心疼你的无助、心疼你有没有按时吃饭.....也许有些人会觉得这思念未免有些不够浪漫和唯美,其实爱就是两人之间累积起来的所有的心疼。当你在雨夜中打着寒战,有个人一边嗔怪,一边把自己的衣衫披到你身上的时候;当冬

  • 方向对了就不怕路远

    chapter01生命的困惑通过朋友的介绍,曾经认识一位可谓功成名就老板,可是没聊几句,他就开始感叹:唉!这些年活得很无聊,再没什么让我提得起劲的事了,想来想去,我最开心的时候还是自己刚创业的时候,那时候虽然累,但活得有滋有味。听他这么说,我愕然!要知道,他现在可是很多人羡慕的对象,10年前,他的公司被一家海外上市公司收购。兜里装着近十亿现金,近十年只做些投资生意,游山玩水、交朋结友,很多人,包括他自己都曾经认为:功成名就、名利双收后只剩下一件事:享受生活。可现实是,他好像并不享受。无独有偶,一

  • 吴远曙被列入国际易联易道文化研究会智库名录

    根据中央两办“国学传承18条精神”《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国际易联易道文化研究会决定组建成立智库委员会,以培养具有国际视野的中华传统文化优秀传播人才为目的,福泽民生。国际易学联合易道文化研究会旨在促进文化交流,以敬畏之心承接之,以正本清源传承之,出台国际易学联合会易道文化研究会《人才智库规范》,并以此为准则践行。被列入国际易联人才智库成员均为参加国际易联易道文化研究会人才智库专业与素质考核合格,经本会智库委员会评审通过。秉承:敬畏易道、正本清源、慈俭济人、文化自信!其考核

  • 解析“姓名学”与你的关系!

    姓名学以人物为目标,依据文字的音、形、义、意、数的原理,按照名学、易学、五行学、社会学、民族文化等的象、数、理、形、文化为依据,综合姓氏文化结合文字阴阳五行,并以名主的八字、预测者的感应,找出最适合名字并对其目标论证其特定吉凶与变化趋势。姓名学是从口语交流、文字记载的出现与演变形成社会文化态势。姓名学文化拥有两方面的涵义:一个是传统姓名学,另一个是现代姓名学。姓名学,属于名学的分支,以现代名文化中姓名学而论,命名学是从《周易》象数理论中衍生出来的新派数理体系。姓名学的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它与

  • 人像用光技巧:解决光线不足问题!

    在环境光下拍摄人像照片,与在光照充足的自然光下拍摄人像照片相比有着不同之处,通常,环境光中的光照条件并不是很充足,导致我们在拍摄上与自然光相比就相对复杂一些。所以在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拍摄人像照片时,就要格外注意环境中光线的变化。下面,为大家介绍一些在环境光下,应该注意的人像用光技巧。拍摄人像时要对人物面部测光在人像摄影中,人物面部的表现力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在复杂的光线环境中,如果照片中人物脸部没有得到很好的表现,那么即使是人物其他身体部分得到很好的曝光,这张照片也不能成为好的人像作品。因此在拍

  • 盘点几个《楹联丛话》中堪称神品的集句联

    【一】联语轻盈飘逸,复当提阮芸台集句题百花洲冠鳌亭联:枫叶荻花秋瑟瑟;闲云潭影日悠悠。不论集句之工巧,但以联语佳成之洒脱,特堪称道。陆天泓:这个联集自两首名诗,白居易的《琵琶行》和王勃的《滕王阁诗》,对仗的句中自对和隔句对也都是浑然天成,又是经楹联大家阮元调制,当之无愧的神品。【二】联用字实虚乃立意、章法而后事,然有佳者,赏而如沐春风,成都武侯祠有联:自任以天下之重如此;是知其不可而为之欤?满联唯一“天”为实字,其余用皆虚字,故读之若癯木山翁,亦有奇气清发。陆天泓:这个联上联集自《论语.宪问》,

  • 丁酉联集之韶年一个炸《双十二集》

    韶年一个炸《双十二集》赠痴中味有梅开到十分瘦;呼月来匀一味痴。赠静听悲喜坐当仁者,有山不动;行也安然,如水常流。贺南山大叔寿胸含丘壑,笔幻云岑,待点检诗囊,卓尔风流一夫子;心寄溟鸿,志追老骥,更平生步履,青天明月两知音。乌镇随画舫石桥而下,双桨夷犹,云水生涯归月净;看白墙青瓦之中,一宵幽立,笙箫灯火误人多。玉门关鸣沙生凛冽,更驼铃向晚,羌笛吹哀,欲遣秋风横雁序;当道起崔嵬,忆铁马遐征,戎衣鏖战,曾教瀚海绝狼烟。苏堤春晓三竺钟声,六桥烟水,于意问如何,先鸟而听,次花而醉;东风旧侣,西子新妆,携游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