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书名:千娇百媚17章(第十七章,做个真正男子汉)

2017/12/23 4:43:0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书名:千娇百媚

第十七章,做个真正男子汉
这样被秀容婶握住自己的家伙,加上看着电视机那些令人血脉膨胀的画面,林一凡的全身来了个激灵,他赶紧将视线落在秀容的脸上,却发现她已经一片潮红,双红红的眼似乎要喷出欲火来。163生活网

   “把你手上的那个套给我,我帮你戴上去。”面对着林一凡的大家伙,秀容竟然连声音也变得有点急喘,她扫一眼电视机上面的画面,又瞄一眼他的那家伙,不知不觉,下面已经湿成烂泥了。

   而闻言的林一凡,也竟然也鬼使神差地将那个粉红色的套子递给她。

   接过套子,秀容比划一下才说道:“这么大的家伙,这小东西可能套不全。”说着,她就像电视机上面那个女人一样,动作极其妩媚。

   戴上套子的林一凡顿时感觉到一阵冰凉爽滑和一股紧箍力道,而有点遗憾的是,这个套子只能落到一半,而没有到底部。

   但足够秀容心跳加速,连呼吸也重了起来,好一会儿才说道:“一凡,你想不想像电视机里面那个男人一样干?”

   望着电视机,那画面是那个男的正好将那个女人放在沙发,扶起她的双腿,直接要了她,画面还时不时来个部位特写。书名:千娇百媚17章(第十七章,做个真正男子汉)这种视觉的冲击特写,让林一凡感觉到全身难受,脑袋更是更一阵阵发胀,雄气赳赳的家伙也叫嚣着颤抖几下。

   最后舔一下干涩的嘴唇,林一凡才壮着胆说道:“秀容婶,我…我可以吗?”

   “有啥不可以,等你有了这经验,就可以更加好地科普和推广计生了。”听到林一凡的话,秀容那里还忍得住,说着就开始解自己的裤头。

   看着秀容婶脱衣服,林一凡想也不想就开始解开自己的衣服,心里面还想着用力干死着骚婆娘,那里还想得到其他。

   很快秀容婶就光着身子躺在沙发上,丰硕的两坨东西并没有因为年纪过大而下垂,反而更加成熟地堆垒起来。壮实成熟的身子,白皙的肌肤,散发着无限的徐娘风韵。更重要的是,她对着林一凡张开双腿,下面的风光更是一览无余地展现出来。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望着秀容这躯壳,林一凡已经忍不住坐了过去,虽然秀容没有电视机里面那个女人那么好看,但是却有另一种韵味。他颤抖着伸手去摸一下那杂草带水的地方,再次舔一下干涩的嘴唇。

   被林一凡这样一摸,秀容的双眼瞬间变成如丝一般诱人,娇媚地伸吟一声,连身子也颤抖了几下,于是她更加用力地张开双腿说道:“一凡,你学着电视机里面那个男人一样,单膝跪在我下面。”

   听言,林一凡看一眼电视机,学着那个动作,不过他的身子有点颤抖,第一次的他有点不明所以地直接伏在秀容婶身上,挺着家伙,如兔子一般乱闯。

   顶了好几次,都找不到入口的林一凡,此刻有点焦急。

   而秀容则笑了笑说道:“真是个笨男孩。”说着,就伸手扶着林一凡那根家伙,寻到入口。阅读163shenghuo.com

   找到入口的林一凡,就如离网之鱼寻到水源,欢腾地钻了进去,自由穿梭。他虽然戴着套,但也尝试到与嘴巴不一样的温度与湿润,以及那种压迫感,十分好受和美妙。

   感受到林一凡的家伙入侵,秀容婶有点不适应地皱一下眉头,嘴上难以控制得哼了出声,幸好她那里已经泛滥如烂泥,减少了不少压力。

   随着林一凡的动作,秀容婶嘴上已经停止不了叫声,她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有撑破一般的充实,每一次带动都给她无尽的舒爽。这种感觉与其他男人给的完全不一样,她才发现先前那些,根本达不到做女人的欢乐。

   而林一凡听到秀容的叫声,不知为何,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用力地干死这个骚女人。突然间,秀容却推开了林一凡说道:“你快弄死婶婶了,不行了,不要戴这个东西,终究差点感觉。阅读163shenghuo.com

   说着,秀容一把抹下林一凡那根湿濡的家伙上面那个套子,才示意他再次进去。

   这次没有了那层隔膜,林一凡感觉到那种温湿以及压迫更加明显,令他更见敏感起来。而秀容也明显激烈起来,扭动的范围也更加厉害,那些泛滥的甘露更加多。

   原来戴与不戴,差别这么大,林一凡在心里嘀咕,不过第一次戴上,确实也挺刺激的。想着,他就加快了速度。

   “一凡,你慢点,婶婶要死了。”秀容受不住林一凡下面那家伙,翻着白眼说道,但是双腿依旧牢牢夹住他的屁股。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我慢不了,秀容婶,爽不?”林一凡抬头看到电视机的字母刚好出现一个爽不,就俯视秀容婶问道。

   已经达到巅峰的秀容,喘着气,根本说不出话来,被林一凡这样一问,她只有用力地夹住他的屁股来应答。

   而林一凡也明显感觉到下身那根家伙传来的酥麻,想也不想就加快速度,惹得秀容一阵阵怪叫。

   “一凡,你要干死婶婶了。婶婶要死了,受不了。”秀容颤抖着说道,双手更是用力地抓住林一凡的背部,显然的欲罢不能。

   看到秀容婶已经无法把持,林一凡似乎也要到高峰了,他只想用力地挺进,抽出,达到他想要的那种快乐。

   “啊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一凡……婶婶要死了……啊啊啊……啊啊……”说着,秀容已经达到了高峰,一股股甘露由体内喷发而出,直接染湿了林一凡下面那家伙以及沙发。

   喷发完的她全身痉挛,尤其是紧紧夹住林一凡的那双腿,像一只攀附在林一凡身上的八爪鱼一样。

   “啊…唔……”被秀容婶过激地收紧,林一凡也达到了巅峰,喘着粗气,闷哼几声,就将打量的精华直接落在秀容婶里面。也随着一声的闷哼,林一凡最终宣告变成男人了。

   而且此时林一凡还感受到身体上似乎发生了些许变化,尤其是丹田处火辣辣的,像采阴生阳一般。

   都说男人喷发那一刻是女人最享受的一瞬间,这不,秀容被林一凡那一瞬间变大的家伙喷发,刺激得再次到达高峰透不过气而晕厥过去。

   见秀容死蛇懒鳝一般摊在沙发上,林一凡也满意地将自己那根东西抽出来,顺手取出摆在办公桌上面纸巾,将那些湿哒哒擦干净,才走到电视机,将它关上。

   而秀容婶渐渐也缓过劲来,全身通透的她满脸潮红地扫一眼林一凡,才哼哼唧唧地说道:“想不到你这小子,还这么厉害,把婶婶都差点搞死了。”

   坐秀容婶身边,林一凡将桌面上的纸巾递过去贼笑着说道:“嘿嘿……我…我那里厉害了。”

   接过纸巾,往大腿间一抹,秀容没好气地白一眼林一凡说道:“你这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哈。”说完就悉悉索索地穿上自己的衣服。

   “我哪有呢,不过这次我知道避孕套的用法了,嘿嘿……”林一凡望着地上被秀容扔掉的避孕套说道。

   “嗯,那就好,没有浪费婶婶的一番心意。”望着林一凡笑了一下,秀容接着从裤袋里面掏出一个准备好的红包,递给林一凡接着说道,“给,这个是婶婶奖励你的。”

   有点迷糊地接过红包,林一凡疑问地说道:“婶婶,这是干啥子呢?奖励我啥事呢?”

   “你别问,总之你收下就是了。”整理好衣服的秀容站了起来,赶紧走到饮水机那里,倒了杯水直接喝了。刚刚那一阵喊叫,可是让她喉咙都干涩了。

   “你不说,我不能收。不是有句话,无功不受禄嘛。”林一凡说着就将红包往桌子一放。

   连续喝了两杯水才得到舒缓的秀容,咂咂嘴,来到林一凡身边说道:“你赶紧收好它,不然婶婶生气了。”

   “那你给我说说,为啥要给我这个。”林一凡才不受秀容这一套,坚决不拿。

   “好吧,婶婶给你说说。”秀容见林一凡似乎较劲起来了,就接着说道,“你也知道你三权叔的,自从半年前我们的娃儿在城里出了点状况,他就一直没有心思干活,险些就保不住在水泥厂那边的工作。最近还要被查出有肺癌,你说,婶婶是不是倒霉到家了。”

   说起秀容家那个儿子的事情,林一凡自然也听说过,她儿子为了娶一个城里的女人,硬逼着秀容两老出钱给他在城里买了套房子,宴请了几十桌酒席。

   “三权叔他没事吧?怎么会这样?”林一凡听到秀容这番话,关心地问候两句。

   “已经是晚期了,还有三个月,唉,我咋就这么命苦呢。”说着,秀容婶竟然流起眼泪。

   这下子林一凡可是焦急了,他可不会安慰女人啊。

   幸好秀容只是抹一下眼泪就接着说:“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那娃居然患上了什么少精死精症,要想要孩子,还得花很多钱去医治。”

   “啊?怎么会这样。”林一凡听到,望着秀容说道。不过此刻的他开始同情秀容婶,一个女人这样撑着,真的不容易。

   “我听说,只要找个处男破破,这些霉运就会走的。所以婶婶才会对你下手,你别怪婶婶哈。”秀容对着林一凡苦笑一下,接着说道:“而且我还要给你一个红包,不然就不灵了。”

   “额……婶婶这些事听谁说的。再说了,你现在这个处境,我更加要不得你那个红包呢。而且,这种事情,大家都舒服了,我哪有收你钱的理由。”林一凡终于明白这个红包的来历,还有秀容为什么会如此大胆勾引他。起初他还以为是秀容寂寞难耐,看见男人的大家伙就骚的那种女人。

   “嘻…那你能再给我一次不要钱的服务么?”听到林一凡的话,秀容神说着,立即靠了过去,还媚眼如丝地望着他,甚至动手动脚起来……

书名:千娇百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千娇百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贵州锦屏:摆古欢庆“六月六”

    7月18日,锦屏县彦洞乡瑶白村村民在吹芦笙迎接宾客。当日是农历六月初六,贵州省锦屏县彦洞乡瑶白村村民身着盛装,汇聚于寨中的戏楼前,摆起长桌盛宴,举办摆古活动,欢庆“六月六”。摆古是一种反映该地区侗族迁徙历史的口头文学,是融歌、舞、戏、演说等表演艺术于一体的民俗盛会。7月18日,锦屏县彦洞乡瑶白村村民身着盛装前往寨中戏楼摆古。7月18日,锦屏县彦洞乡瑶白村村民身着盛装前往寨中戏楼摆古。7月18日,锦屏县彦洞乡瑶白村村民向远道而来的客人献上拦门酒。7月18日,锦屏县彦洞乡瑶白村村民敲锣打鼓欢庆“六月

  • 《肇论疏(陈)——又肇法师答刘隐士书》疏引(六)

    原文第三重。請詰下。遣言表理。有三師。一反釋。亦是非相對也。智之生也極於相內者。智生於相。相生於封。有相智生其中也。法本無相聖智何知者。異於世知秤無知也。世秤無知者。異於木石秤為知也。二。且無知下。就智體遣知無知。無知生於知。知無故無知亦無也。無有知也謂之非有。無無知也謂之非無。此句所遣知無知。即非有非無也。所以虗不失照照不失虗。此句明忘懷也。泊爾永寂下。體非閡礙。故不能使生有無也。此中明義。上十釋九難義無異途。故安法師波若略云。夫波若之為經也。文句累疊。義理重複。或難同而答異。或殊問而報同。難

  • 少年版《红楼梦》电影、电视及舞台剧小演员海选拉开序幕

    据【美联社讯】由好莱坞电影学院及世界青少年文联主办的少年版《红楼梦》昨日召开海选新闻发布会。活动目的是为了培养青少年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在海外传承和传播中国传统文化,为青少年提供学习中国戏曲、舞蹈、歌唱、和舞台、电影表演艺术的机会,美国阳光教育学院、美国好莱坞电影学院和世界青少年文学艺术联合会将联合主办《少年红楼梦》舞台剧、电影的小演员海选培训活动。本次少年版《红楼梦》形体指导老师迪拉热上台讲话。她说到,我是阳光学院的舞蹈老师是本次的活动的形体指导与编舞,我希望通过本次少年红楼梦歌舞剧让我们在

  • 金庸笔下美丽接地气的西域少女 非香香公主却是她

    在中国古典诗词中,有很多诸如,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样的诗句,给后世的读者,带来很多关于边塞的风光,以及对于西域异族的遐想。大约如此,这些美丽的诗句,也影响了武侠小说作者,让他们不吝笔墨去描写西域。在侠骨柔情的世界里,不但有侠肝义胆,而且还有动人爱情,这就需要美丽的女主,哪怕是异族少女。金庸先生就是这方面的高手,在他的处女作中,就有过香香公主和霍青桐两位美女的描述,其中香香的美,让乾隆皇帝为之迷乱,美丽可想而知。事实上,在金庸的另一部作品白马啸西风中,还有一位美丽的哈萨克少女的描写,当然她没

  • 二十五史阅读笔记之汉书 |册封刘濞终导致七国之乱

    刘濞作为高帝刘邦哥哥刘仲的儿子,又能够带兵打仗,因此得到了高帝的赏识,后来被封为吴王。但是刘濞是不甘居人下之人,如高帝所言,有造反之气色,因此,高帝对刘濞的册封,就为日后的“七国之乱”埋下了祸根。刘濞造反,在客观条件上也具有优势。吴国有出产铜的矿山,铜是古代铸币之物,有了铜矿就有了铸造国家货币的原材料,而刘濞又是一个不安分之人,于是就招募天下亡命之徒偷偷铸钱,并在东边煮海水为盐。钱为国家货币,盐为国家专营,加之不向朝廷纳税,刘濞这些举动已经表明他的反叛之举拉开了序幕。刘濞造反的导火线是什么呢?太

  • 二十五史阅读笔记之汉书 |受到几代皇帝赏识的刘交

    刘交作为刘邦同父异母的小弟,追随刘邦打下了汉朝的江山,因此得到了刘邦的信任和赏识,到了“与卢绾时常侍奉皇上,出入卧室内,转达国家机要大事”的程度,可见刘邦对刘交是何等信任。刘交一向以阅读精通《诗经》而著称,如书中所言:元王喜欢《诗经》,诸子都读《诗经》。申公最初对《诗经》作注解,名为《鲁诗》。元王也跟着替《诗经》作注解,名为《元王诗》。作为一位诸侯王,能对一部书的阅读达到这种地步,实属不易。刘交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礼遇臣下,书中提到一件事儿:元王尊敬并礼遇申公等,穆生不爱好喝酒,元王每次摆酒设宴,常

  • 道家姓名---十二守护神兽之(鳯冠鷄)

    酉十二守护神兽之中的“鳯冠鷄”与十二地支中的“酉”金相融合,“酉”金為寺鍾,居于西方正位,“寺”乃西方佛界聖地,佛家最高统领之人释迦摩尼所居之所。“酉”是天干“庚、辛”的底蕴根基,五行屬金,故將“酉”金歸類於寺鐘。“酉”的位置接近近“戍、亥”之地,“戍、亥”立於西北天門,當寺鍾敲之際,則響徹天門。根据五术经典“山医命卜相”的记载,古人在總結命理經驗時,凡是出生在“酉”年的人,时辰在天门初开之前的“寅”时,或者大运流年有“寅”木出现,謂之“鍾鳴山谷”,應聲響亮,人生遭逢大的机遇,不但有贵人提携,而

  • 《局面》王志安纽约专访“神秘人”自曝行踪是无谓冒险

    在自媒体的版面上看到《局面》出镜记者王志安,专程赴美国深入采访周立波事件,在对当事人之一唐爽进行专访后,接到“神秘人”电话约访,应约前往指定地点,并在自媒体上实时报道个人行踪,诸如“自由女神像正面10米”、“911纪念碑下”等。如此这般,是出于对“单刀赴会”之安全的考虑,还是故意为之以吸引自媒体读者及“吃瓜群众”的关注?不得而知,也令人费解。唐爽在纽约接受《局面》专访笔者作为做过多年媒体工作,并在美国洛杉矶中文媒体当过记者、编辑算是资深媒体人,对“王局”这种自曝行踪的冒险做法不以为然。笔者当年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