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红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5:08:1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红尘

再无退路

我叫程姝,姝是美好、美丽的意思,可是对于我来说,这无疑是上天对我的捉弄。红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不只一次陷身于黑暗里不能自拔,在漩涡里的我常常会回想父母给我取这样名字时的寄托,心酸如潮水涌至,难以言表。

十岁那年,父母出去务工,就再也没有回来。

龙泉村也在那时彻底沦为留守儿童的孤岛。好在,村子里老人对我们关怀备至,让我懂得了人世间还有温暖亲情。

可惜好景不长,在我十八岁那年,开发商看中了龙泉村这块地,要开发旅游项目。

村里的人陆续被亲人接走,余下的老弱病残看起来份外的凄凉。

老村长为了保住龙泉村,多次阻挠却没有结果,最后病倒在床上。推荐163shenghuo.com临走时,他用颤抖的双手拉着我说,“程姝,龙泉村是你们的家,那眼龙泉也有一千两百年的历史,爷爷希望你能想办法保护龙泉村,保护好那些孩子。”

爷爷眼睛没有闭上,就离开了。

唯一能保护龙泉村的人也离开了,天仿佛在那一刻就塌了。

那一年的秋天,落叶纷纷,仿佛也在为我们这些家园即将被夺走的人哀悼。

龙泉呜咽,也像是在对自己的命运悲叹。

我知道老村长的心愿,发誓一定要保护好龙泉村这片净土,保护好我们的家园。

等老村长下葬后,我就约了开发商赵总见面。版权163shenghuo.com

十八岁的我第一次穿高跟鞋,站起来摇摇欲坠,这与我的心情相似,镜子里浓妆艳抹的我显得更加孤单无助。

我是一个内向的人,对外界并没有多少的接触。

看多许多的电视剧,内心隐隐也明白,十八岁的我直接去找一位见利忘义,毫无人性的开发商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我握紧双拳,迈步走进了开发商公司的转门,踏上猩红地毯的那一刻,我就知道命运如斯,已经无法更改。

“我找你们赵总。”我对一位穿着工作服的前台说完,前台就带我来到了一扇透明的玻璃门前。

一眼看到,那位身材肥硕白腻的赵总刚刚游完泳正准备上岸,一边妖媚的女子穿着比基尼,手臂上搭着浴巾,俯身扶起赵总的时候,胸前一片白花花的一览无余。红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正犹豫要不要进去,赵总先看到了我,冲着门打了一个响指,示意让我进去。

我推开门,迎面扑来一阵玫瑰香味,再看赵总和那个女子,两人已经像叠罗汉一样依偎着躺在躺椅上。

那个女子看起来三十多岁,但身材十分的火辣,举手投手之间都带着几分独特的韵味,我猜想那就是人们常说的女人味吧。

赵总的手放在女子高耸的胸上不停地摩挲,眼睛里闪动着色意。

“你就是龙泉村的程姝?”赵总的目光上上下下的移动,让我很不舒服。

那个女人也在打量我,只不过那种感觉有点不一样,那是一种挑剔和苛刻的目光。

我有点紧张,绞着手指点了点头。163生活网

这时,那个女人迈着修长如玉的白腿一步一步向我走来,嘴角微翘,那种弧度让人觉得像是几分心怀叵测的狞笑。

她在我身前身后转了一圈,就在我耳边说,“既然来了,你该知道怎么办吧!”

我困惑地抬头望了望赵总,看到他那种吃人一样的目光,又摇摇头,“我不知道。”

“叶子,她还年轻,别难为她。”赵总的话让我心里微微一松,觉得事情不会像我想的那么糟糕。

那个叫叶子的女人莞尔一笑,折身到柜子里取东西。

赵总则说,“给你两个选择,还我一百万赔偿我的损失……”

“第二个选择是什么?”我抬头看着赵总,听到他赞我够聪明,然后他起身走到我面前说,“第二个选择就是答应我的一个要求,龙泉村就可以保住。”

一百万对我来说是天文数字,或许一辈子都挣不到那么多的钱。163生活网

但这个要求,或许我能做到……

这时候叶子手里握着一件纤薄的比基尼走过来,伸手说,“穿上它,赵总想看你游泳……”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我不会游泳,第二反应是那比基尼穿着等于没穿,之后念头就是想知道,赵总的要求是什么?

“赵总……”

“小姑娘出来做事,要知道点规矩,你求我撤销开发计划,总得付出点代价。”赵总语气淡然,他高高在上,而我仿佛像是他视线里的一粒尘埃。

叶子把泳衣塞到我的手里,命令式的语气说,“换上,赵总不喜欢浪费时间等人。”

从进了那个转门起,我知道我已经别无选择。

我握着比基尼走到更衣间换好,又鼓足勇气出来。

我答应了老村长保住龙泉村,况且我的身后还有那么多爹娘都没有音信的孩子。

泳池里并不冷,可我还是瑟瑟发抖。

叶子看到我眼睛一亮,“果然是个好苗子!”

赵总的目光从叶子身上转到我身上,又转开说,“好苗子又如何?值得了一百万?我要的是真金白银……”

这时候叶子莞尔一笑,俯身到赵总耳边说了些什么,我看到赵总的脸色渐渐开朗,随后悦然点头。

正在我紧张猜测两人说了什么的时候,叶子让我下水,我摇头说我不会游泳,下水会淹死的。

叶子十分暧昧地回头示意,赵总起身说,“没什么可怕的,我手把手地教你……”

“不要,我不下水。”我对水有天生的恐惧,况且,我也不愿意让那个赵总接近我。

这时候叶子脸色一沉,对我说,“小丫头,一百万可不是小数目。如果你今天不能让赵总撤销计划,那龙泉村的那些孩子恐怕都会流浪街头,男的成为乞丐,女的成为小姐,你愿意看到这些事情发生吗?”

脑海里浮现这些画面,眼泪奔涌而出,我含泪摇头,“不,我不愿意。”

“那就拿出点诚意来让赵总瞧瞧,别呆站在这里,游泳是件快乐的事情,况且还有赵总在!”叶子的声音像是催眠,我的理智告诉我不可以这样做,可是感情却推着我,一步一步走进了游泳池。

走到池边,我停下了脚步,久久不愿再往前迈出一步。对于叶子所提的要求,我是抗拒的。

“我可以同时找几份工作挣钱,这一百万我一定会还的,一定。”我猛地抬起头,就像是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打工还?你拿什么还?我们是要等你十年还是一百年,我告诉你,我们没有这个耐心等你这么久,识相的就乖乖地给我下去,否则就等着龙泉村被夷为平地吧。”叶子嘲讽的看着我,眼角眉梢都是不屑。

我还在沉默中,就被人突然拉了一把跌入水中。

身子无意识的迅速下沉,叶子脸上的不屑十分直接的刺伤了我的自尊心。还不上吗?我的脑海里一片空白,有的只是龙泉村变成一片废墟后的苍凉。如果变成这样,大家大概会责怪我吧,我明明有机会可以拯救这个地方……

窒息的感觉越来越明显,我正害怕地要高呼,一双大手却牢牢地扣在我的胸部。

我一挣扎,整个人又沉下去,那双大手又一次放在了我的胸口,并且肆意地扣紧,乱摸,甚至整个手都塞进了单薄的胸衣里。

我又是羞愧,又是惊恐,“赵总,请您拿开您的手。”

赵总身子贴着我的后背,声音在耳边腻腻地说,“小可爱,我的手拿开,你就掉进泳池里了。你也别害怕,既然你没有这一百万,那就让叶子帮你挣这一百万……”

“怎么挣?”

“去坐台,不出三年,你总能挣够这一百万还我。现在,就让我替叶子检查一下,你这身材是不是合格?”说完,赵总带我往更深的水里游去,他的手上下摸索,几乎无处不在。

除了羞窘,剩下的心思就全在“坐台”那两个字上盘旋,那我岂不是要成为一个小姐?

一个人尽可夫的小姐。

等我上岸的时候,叶子已经穿戴整齐站在那里等我。

赵总也像是玩腻了,接过叶子手里的浴巾擦身体,浑身湿透的我用祈求的目光看着叶子,希望能激发她心里的善念,放我这一马。

结果,却并不如我所愿。

“程姝,跟我走吧!”叶子叼着一根烟,眼角的眼张画的份外夸张,眼睛像是吊起来一样。

我摇了摇头,连反抗的勇气也没有,只低声说,“我不想做小姐,你们让我做什么都行,我不想做小姐。”

叶子走过来,用夹着烟的手指拍拍我,“傻丫头,说胡话呢吧,你来这是为什么呀?如果你现在放弃保护龙泉村,自然也不用来当小姐,主动权在你的手里,叶子姐姐可不想勉强别人。”

身体上残留着刚才赵总的手温,一想到刚才在泳池里的事情,我就忍不住作呕,想逃离那个地方。

可是,我知道这样回去,根本没有办法面对龙泉村那些老人和孩子,无法与他们渴望的目光相对视。

一想到龙泉村那个美丽宁静的地方从此就会消失,我的心像是被利器划过,痛苦难忍。

“程姝,人生一世无非就是来和去,这中间的过程则是由你来把握。你当然可以认为小姐是十分肮脏的职业,但你换一个想法,你用自己的能力保护了龙泉村和那些人,也是值得赞扬的。”叶子语重心长,说的话似乎有些道理。

我也觉得,开弓没有回头箭,退路已经被我封死了。

“小姐不是让很多男人睡的吗?”我嗫嚅出口,依旧没有勇气承认这个身份会加在我的身上。

叶子看了一眼赵总,哈哈大笑一声,“还是小姑娘,小姐也分层次的,如果你能成为高级的小姐,一辈子只睡一个人,那钱也是哗哗往进流的。”

“真的?”我似信非信地看着叶子,见她红唇微弯,“当然是真的,叶子姐不会骗你的。”

见我还在犹豫,叶子上前拉着我的手说,“程姝,身为女人要利用自己的漂亮做些事情,如果不用,那就白白浪费了。以后只要你跟着我,别说是一百万,就是上千万也会有你的,到时候保护龙泉村就是小事一桩了。”

我终于信了叶子的话,十分坚定地对叶子说,“好,叶子姐,我跟你走。”

火焰

叶子示意我去换衣服,我看到她和赵总交换了一个神色,也不明白他们的意思,只是匆匆往更衣间走去。

脱下泳衣,心里还在想着刚才的事情,还一百万和做小姐让我选择,难道不是让我在地狱和火焰之间选择吗?

突然听到身后有呼吸声,猛得回头,看到叶子正在用一个手机录相。

我惊呼一声,慌乱的拿着衣服挡在身前,颤抖着问叶子,“叶子姐,你在做什么?”

“我怕你反悔啊,录了相以后你就得跟着我了。”叶子握着手机摇了摇,我的心里却是一阵酸楚。

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从此往后,恐怕就是那块砧板上的肉。

看到我的紧张,叶子莞尔一笑,把手机递过来笑语,“丫头,逗你的。这个手机是送给你的,做我叶子手下的人,可不能没有一个像样的手机。”

我的心里一松,接过手机后赶忙穿上了衣服。

脸上却是火辣辣的,叶子只是一个女子我就受不了这种观摩,如果刚才的是一个男人呢?

我不敢往下想,只是死死地握住那部手机,我知道,这一步路已经成为了我人生当中的转折。

走出更衣间,赵总上下又打量我一次,转身对叶子说,“人你留着,让她好好给我挣钱,挣不回来,龙泉村还是会被移为平地。”

“赵总说笑了,我叶子挑中的人没有哪次让赵总失望的吧,赵总还是坐等收钱吧!”叶子说完,向赵总抛了一个媚眼。

赵总俯身吻了一下叶子,推门离开了。

之后,叶子又给了我一沓钱,说是让我安顿一下在龙泉村的亲人。

回到龙泉村后,看到村里那些无家可归的老人和孩子,我才突然明白,我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小姝,是不是事情不顺利啊?如果不顺利就不要勉强,只是可怜了那些孩子。”一个老奶奶颤颤巍巍说完,就用袖子抹了一把眼泪。

她是村里的孤寡老人,年近九十,还要无家可归,这让人看了更加心酸至极。

我走过去握着李奶奶的手说,“一切都办妥了,那位赵总让我做他的秘书,他答应我不再开发龙泉村了。”

“秘书,不会是小三吧,姝姐姐漂亮,那个老总不会是……”年纪和我相仿的小泉插嘴,我及时制止了他。

即便将来是刀山火海,也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与他们没有关系。

我一次又一次告诉自己,我只是想保护龙泉村,保护这些人。

李奶奶需要一个家,小泉也需要继续读书,还有几个孩子需要人照顾,这些都是需要我去做的事情。

我用手里的钱买了许多的日常用品,剩下的全交给了李奶奶。

我环视了一下周围从小一起长大的孩子,心里觉得异常难过。

从此往后,我与他们已经是不同世界的人了。

“李奶奶,这些钱你留着,如果谁有急用,就让他们拿去用……”我的声音有些哽咽,一旁的小泉察觉不对,一把拉过我问,“是不是那个赵总欺负你了,我去找他!”

我眼睛一红,看到疯了一样的小泉骂道,“你给我回来,不要不识好歹。赵总他答应留下龙泉村已经是对我们的恩赐,你不能去!”

“姝姐姐,从小到大我都听你的话,但是这次我不会听你的!”小泉是个孤儿,是被村长养大的,他聪慧要强,学习优秀,是龙泉村的骄傲。

听到他这样说的时候,我心里更加痛,从小到大,他最听我的话。

“小泉,如果你敢去,从此以后我就没你这个弟弟。”我怒吼完,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小泉不敢置信地回头看着我,半天才流出了眼泪。

秋风吹动他的白衬衫,那个少年的泪,却直直地流到了我的心底。

心再一次如同被一双手握死,疼的忘记了跳动。

这时候电话突然响了,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叶子姐打来的。

我忙地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接通电话,电话那头,叶子姐的声音慵懒暧昧,而且还有隐隐地喘息声,我听着莫名地脸就红了。

“程姝,准备好了没有?”叶子说完,我才意识到把叶子的钱都给了奶奶,我还没有买几件像样的衣服。

正在我支吾的时候,叶子姐姐在电话那头爽朗一笑,“明天一早,叶子姐带你去买几件像样的衣服,然后带你去熟悉一下环境。”

放下电话,心里波澜起伏。

我知道叶子姐是好意,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心底深处,我却觉得是她把我一步一步地带进了火坑。

门突然被推开了,小泉红着眼睛站在门口质问我,“是谁的电话?”

“小泉,你好好读书,其他的事情你别管。”我正要出门,胳膊却被小泉死死抱住,“是那个赵总对不对?我现在就去找他,我跟他拼了。”

我死命地拉住小泉,要知道,这是赵总给龙泉村唯一的机会,我不能让小泉搞砸了。

就在推搡的时候,小泉突然死死地抱住了我,声音哽咽地说,“姝姐姐,我不想让你离开……”

从小到大,这是我和小泉第一次亲密接触。

我突然明白了小泉的感情,心里不由一阵慌乱。从此往后,我只是一个红尘中的小姐,而他会是一个登上象牙塔的优秀青年。

这样的差距足以分开任何一种感情,包括这种纯洁的不染半点尘埃的爱情。

我冷冷地推开小泉,压抑着自己的感情说,“小泉,我这么做并不全是为了你……还有,以后给你的每一分钱你最好记一笔帐,将来,每一分钱你都必须还我。”

我离开房间,却感觉到身后的冷意层层蔓延,我知道,小泉把我当成了一个嗜钱如命的人,可是我管不了那么多了。

晚上,小泉房间的灯亮了一夜。

清晨我离开的时候,李奶奶和几个孩子都来送别,只有小泉没有出来。

我打车到了叶子姐约我的地方,到了才知道,这里是市里最高档的商场。

叶子姐十分亲你地挽着我的胳膊走进去,迎面扑来的是高档香水的味道和眼花缭乱的高档服饰。

我的心里不由地升腾出一种莫名的感情,有一丝赞叹,也有一丝如尘埃般的卑微感。

叶子姐似乎看出了我的窘迫,就笑着说,“自己先挑几件,叶子姐看看你的眼光怎么样,过一会叶子姐再帮你看看。”

我点了点头,随意走到一处货架,拿起一件黑色蕾丝短裙翻看标签,看到那个价位后,手指像是被什么给烫了一下,我的脸刷地红了。

那个标签上的价格是五位数,我现在钱包里也不过几百元钱而已。

这时候一位售货小姐走过来问,“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吗?这件衣服是一万九千四百元。”

我有点窘迫,抬头却看到售货小姐那种鄙视的目光,她仿佛在嘲笑我的无知和卑微。

不过,这也不怪她,毕竟我身上穿着的是乡土气息十足的牛仔裤和格子衬衫。

“请问小姐您需要这件衣服吗?”服务生再次提高声音,惹得不多的几位顾客都往这边瞧来,而一旁的另一个服务生,则是幸灾乐祸的样子。

我一脸窘迫,进退维谷。

心里一次又次暗骂自己不识趣,怎么会随意翻看这样的衣服。

这时叶子姐走过来,含笑拉着我说,“刚才不是说过了,衣服要看精品,你怎么又往这破烂堆里扎啊。”

我张大嘴巴惊讶地看着叶子姐,却身不由已地被她拉到了精品服饰前。

那个服务生也跟着过来,一脸瞧好戏的样子。

我不安地看了看叶子姐,又看看那件衣服,那是一件胭脂红的斜肩礼服。虽然我不懂,但也明白,那件衣服不论是款式还是质地都是上乘衣服。

“试一试这件。”叶子姐没有多说,只是冷冷看了一眼服务生小姐。

那个服务生脸上有震惊,更多的是一丝怀疑。但她还是被叶子姐那种气场震慑,只好乖乖地拿下衣服交给我,并且大声嘱咐,“衣服很贵,试穿要小心。”

我接过衣服走进试衣间,标签上的价格让我倒吸冷气,“二十八万……”

那对我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啊,我都不敢往身上穿了,生怕把这样一样昂贵的衣服毁了。

等我走出试衣间的时候,叶子姐的眼神明显一亮。

她身姿袅娜地走到我身边,上下打量一眼,指着镜子里的那个影像说,“人靠衣装马靠鞍,果然如此啊!”

镜子里的人,一身胭脂红的斜肩礼服,把身材衬托的玲珑精致,腰身纤细柔媚,蝴蝶骨若隐若现,给人的感觉就是纤尘不染,高高在上。

叶子咯咯一笑,掐着我的腰说,“姝儿,以后我的会所全靠你了,你一定要给叶子姐姐争口气啊。”

我看着镜子里的人恍惚点头,如在梦中。

这时服务生上来冷冰冰地问,“请问您要买这件衣服吗?打了折是十九万两千,请问您是刷卡还是付现?”

叶子姐神色倏然一收,冷然问道,“你是新来的吧,不懂规矩呢,我和你们老总是旧相识了,向来是签单,年底一起付费!”

那服务生有点疑惑,这时迎面走来一个穿着华贵的女子,看到叶子姐的时候笑脸相迎,“叶子姐,你没事来消遣我的员工来了?签什么单,这件衣服送你了。”

“这还像话,肖大经理,以后也得好好调教调教你的员工,眼劲比了你可是差远了。”叶子收起不悦,也随着打了一个哈哈,从包包里取出一张名片来塞给来者,“懒得去签字,这名片你留着,我叶子可不会白拿人的东西。”

我偷偷瞄了一眼那个服务生,刚才还是盛气邻人,这会偃旗息鼓,连头也不敢抬了。

一种莫名的优越感占据了我的心,怪不得世间许多的女人都难以拒绝金钱的诱惑。

红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红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过期不候,前夫请自重8章

    原标题:过期不候,前夫请自重8章小说名字:过期不候,前夫请自重第八章带点感情说原来是刘韵发过邮件后没收到她的回应,所以特地打电话过来确认。骆荨表示已经收到,并且跟许风传说过原因后便提着包包外出了,目标自然是梧桐巷112号。悦安街梧桐巷属于滨城越城区,是历史比较久远的一个区了。近几年滨城发展迅猛,一些旧区改造就势在必行,但梧桐巷不但没有因为历史久远而被改造,反而因为以前的城市设计师规划的当得以保存了下来,成为了滨城的一大特色,连房价都翻了好几倍!一路匆匆赶到越城区,驻足在梧桐巷112号前,骆荨才清

  • 完美宠婚:国民影帝是女生8章

    原标题:完美宠婚:国民影帝是女生8章小说:完美宠婚:国民影帝是女生第八章沈爷怒怼萧爷,老子不爽就针对你沈爷暴怒,后果很严重。十分钟后。铂金帝宫整片区域电脑全部瘫痪,包括保安系统,所有的电脑屏幕只有一只猪在那里扭着屁股。一只猪……扭屁股……这种东西在平日里,萧爷怎么会放在眼里。今天!他似乎感觉到对方在提醒他今天被扒裤的事。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敲击着鼠标,那脸上阴晴不定,嘴角的笑容令人恐慌。整个房间空气瞬间暴跌20度,萧莫言站在门口都冷得不由的打了个哆嗦。“立刻安排人去调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独宠豪门契约妻8章

    原标题:独宠豪门契约妻8章小说:独宠豪门契约妻第8章你身上还有钱吗?病房中的墙特别白,是一种灰白,一种惨白,这种白就如同一种虚假的纯洁,一种虚假的安慰一般!米妈坐在病床旁边的小凳子上!米苏在一旁忙碌个不停!米诺终于忍不住了在一旁皱着鼻子道:“我先回学校了!”从爸爸进了病房,米诺就一直在病房中喊着什么病房中有味道,什么都没有给帮上一点忙不说,反倒一直在那里嫌这嫌那,看她的样子,着实像一个在宾馆中挑剔自己房间的房客!米苏看了一眼米诺没有说话,妈妈在一旁看着米诺心中虽然不悦但是最终还是对女儿的不舍占了

  • 太阳的后裔8章

    原标题:太阳的后裔8章书名:太阳的后裔第8章再好不过她的面容虽然苍白,身段却极为曼妙玲珑,晚上只是穿了一件有点低领的白色衬衣,屈身的时候,露出若有若无的光景。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姿态,从外人看起来有多么暧昧。她微微弯下腰,樱唇微动,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到某个座位“唰”的一下,就站起来一个高大的身影!席可然被吸引了注意,便直起身来,也就避免了刚刚弯腰的那一抹春光的泄露可能性。林子刚开始也是懵的,不明白某人好端端的怎么站起来了。很快,林子后知后觉地留意到席可然的衬衣领口,这才反应过来,暗暗唏嘘了口

  • 冷情老公,解约吧8章

    原标题:冷情老公,解约吧8章小说:冷情老公,解约吧第8章现在还误会我吗可是路勉却抢先一步,直接拽住了何扬晖的胳膊,然后稍微一用力就把何扬晖推倒在地了:“这里是宫先生的地方,由不得你胡闹!”“路勉,送客。”宫祁睿看到何扬晖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了,一副还打算为自己辩解什么的模样,于是就下了逐客令。路勉也不给何扬晖任何哀求宫祁睿的机会,拽着何扬晖的衣领,便将他拽出了宫祁睿的办公室。可何扬晖的辱骂声还是字字清晰地落入她的耳中。江玥璃失魂落魄地耷下脸去,甚至忘了,自己此刻还坐在宫祁睿的腿上。“现在还骂我吗?”

  • 婚意绵绵,男神太高冷8章

    原标题:婚意绵绵,男神太高冷8章小说名称:婚意绵绵,男神太高冷第8章被扫地出门“姜南希你不要太过分!南浩对我才是真爱,你本来就配不上他。”霍温迪有些恼怒,声音也不由自主的提高了,惊动了别墅中的霍父霍母。见是姜南希,两位长辈脸上都没有什么好脸色。不管怎么说,霍家在江宁市都是有头有脸的家族,原本好好的宴请宾客的婚礼,没想到竟闹出了那么大一出笑话,简直就是丢尽了霍家的脸。“姜南希,你还有脸回来?”程玫一开口,就是兴师问罪的架势。霍成伟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紧抿嘴唇的表情也写满了对姜南希的不悦。姜南希知道自

  • 流年已尽爱未凉8章

    原标题:流年已尽爱未凉8章小说名:流年已尽爱未凉第8章这是个秘密“好哒。”安小贝举起刀叉,哗啦一下,鹅肝一分为二。“妈咪,你不吃吗?”吃?她哪里还有心情去吃?安雅摇头,有些焦躁不安的看了一眼时间,目光不经意的扫过桌上的小纸条。眼前龙飞凤舞的签名她曾经见过许多次——在华娱集团总裁办公室的办公桌上。想起在那张宽大的办公桌上曾经和司慕寒上演的情节,安雅脸‘唰’的一红,不自在的转开了视线。可细想一下,她心中却又陡然间滋生出那么一丝的忐忑。瞟了一眼大快朵颐的安小贝,安雅佯装做不在意的模样,试探性的凑近了问

  • 我曾深深爱过你8章

    原标题:我曾深深爱过你8章小说名:我曾深深爱过你第8章洽谈,速战速决戚晚开门见山,思维逻辑清晰明确的很,甚至没有一句废话。薄成钧的神色平静,幽邃的目光微微抬起,别有一番意味的望向戚晚,语气微扬,“话虽这么说,可你有什么自信就认为我们一定会跟你合作呢。薄氏帮助凯莎,换句话说,便是引狼入室。”“中国还有句俗话,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戚晚说着,一双清澈自信的眸子望向薄成钧。谈恰之前,自己早就把一切问题都预料到了,而此刻薄钧说的,也尽在戚晚的预料之内,“剧我分析,薄氏厚积薄发,几年之内迅速站稳商业圈首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