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婚外错爱:大叔溺宠小娇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5:51:58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婚外错爱:大叔溺宠小娇妻

第一章

这不是苏凡第一次见到霍漱清,这个月,她已经和这位年轻的省委办公厅副秘书长见了两次。推荐163shenghuo.com

前两次,她被黄局长点名去陪领导吃饭,上班快一年了,像这种事情,局长一般会让全局第一美人姜姗姗去,可这两次,是她苏凡。既然是领导的命令,她也不敢拒绝,便跟着去了,而这仅有的两次,她都见到了霍漱清。

此时,走在去往霍漱清家的路上,寒风吹得她只打哆嗦。和他见面的记忆便在她的脑子里回放着。

她记得他说话很风趣,而且很有涵养,不像饭桌上其他的人。每次,她都是坐在他对面的位置,正好是服务员上菜的那个地方。距离太远,再加上他是局长的主客,苏凡也不敢盯着他看。阅读163shenghuo.com

今晚,局长打电话让她去霍漱清家里帮忙,她还没来得及问清楚,局长就挂了电话,只叮嘱她要听领导的吩咐。

也许,是霍秘书长家里招待什么客人需要人手吧!她记得有一次霍漱清还夸她照顾饭局比服务员还好。可能是因为这个缘故吧!

站在他家的门口,苏凡深深呼出一口气,抬手敲门。

门开了,她刚准备开口说话,就发现开门的人已经折回了屋里,她便赶紧走进了他的家。

他的背影,好像是走进了客厅。苏凡刚一进屋就看见玄关地上乱摆着的一双男式皮鞋,她便将鞋摆好,随便找了双拖鞋穿好,小心地走进客厅。

咦,怎么他家里好像没有聚会的样子?安静的什么声音都没有!

苏凡满心疑惑站在玄关和客厅相接处的那个绿植旁边,发现他坐在沙发上。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霍秘书长,黄局长让我过来给您帮忙,不知有什么需要我做的,请您吩咐。”她慢慢走到沙发边,礼貌地说。

说话间,她还是抑制不住内心深深的困惑,小心地向周围看,直到此时,她还是以为局长派她是来霍漱清家里做家务的。

霍漱清看着她,眼睛微眯着,心中诧异,怎么这个苏凡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难道她不知道她是来干嘛的?

她回了个礼节性的笑容,两只手交叉在背后,不安地握在一起。

半小时前,他刚从外面吃完饭回来,就接到云城市环保局黄局长的电话,说他们局的小苏很仰慕霍秘书长的风采,想来他家当面向他请教一些问题。至于言外之意,霍漱清已经很清楚了。当时他喝多了,听到黄局长说到苏凡的名字,眼前立刻浮现出那双看向他有点软软的不安却还是强装镇定的大眼睛,脑子好像脱线了一样竟然答应了黄局长。婚外错爱:大叔溺宠小娇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他向来是个洁身自好的人,从来都没有绯闻,即便是出去应酬,也从不沾女人,可今晚不知道怎么回事竟会做出这样荒唐的决定。也许是实在太寂寞了吧!

他知道这个黄局长为什么突然和他走动,不过是因为听到他要升任云城市市长了。黄局长的一个战友,和他一直有来往,正是那个人从中牵线认识的。云城市是省会所在地,他的份量可想而知。而黄局长派苏凡来的目的,也再清楚不过了。

“麻烦你给我倒杯水!”他看出了她的局促,便说。

见他的视线扫过茶几上放着的一个白色瓷杯,苏凡赶紧将自己的背包放在沙发边的地上,端起杯子,很快就看见了电视柜边上摆着的饮水机。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您喝水!温的。”她将杯子放在茶几上,恭敬地站在他的身侧。

距离近了,她便闻见了他身上的酒气。

“你坐!”他说着,便喝了几口水。

待苏凡坐在他身旁约五十公分的位置,他放下杯子,也不看她。

苏凡静静坐着,一言不发。

“你大晚上的,到我家里来帮什么忙,黄局长没跟你交代吗?”他突然放下杯子,问道。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苏凡愣住了,忙说:“他让我听您的安排”

话音刚落,她就听到他若有似无的笑声,越发的不解了。

“你多大了?”他问。

“二十四!”

“有男朋友?”

“还没有!”

她很诚实,他老早就知道了,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和她握了下手,她的脸就有点泛红了。他一眼就看穿了她,她是个很单纯的人。

或许,他不该和她这样的女孩子进行下面的玩笑,可是

“霍秘书长”当他的手覆上她的脸颊时,她突然惊叫了一声。

他却淡淡笑了,上半身慢慢欺近她。

到底怎么回事?他,他,他怎么了?

“霍,霍秘书长,您,您”她盯着他,只觉得脸颊上火辣辣的烫。

他却没有回答她,只是那么定定地盯着她。

今晚的酒局很重要,尽管他控制了,可还是有点喝多了。他的酒量是好的,可今晚怎么搞的?现在感觉有点晕乎乎的。

见他一动不动的,苏凡突然问了句“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霍漱清一下子愣住了,可是,他丝毫没有表现出来这种惊讶,多年在官场的浸淫,让他已经完全做到了喜怒不形于色。

自从四年前跟着省委书记覃春明来到H省工作,他就一直是一个人在这异乡生活,哪怕真的是哪里不舒服,也没人会过问。可是今晚,这个小丫头

霍漱清注视着她局促又担忧的那双大眼睛,越来越想捉弄她了。

他轻轻摇摇头,可苏凡觉得他就有点不对劲,不禁担心起来。

“您哪里不舒服?我送您去医院吧!”她忙说。

他轻轻握着她那颤抖的手,含笑问道:“你们黄局长让你来帮什么忙,你应该知道的吧?”

她的身体,突然哆嗦了一下,那只被他握着的手,似乎总有什么隐隐的力量传过来一样。

“他,他说让我听您的安排。”她看向两人的手,忙使劲将自己的手往回抽,却发现被他握的更紧。

或许是因为太过紧张,她的脸颊变得越来越红,全身冒出细密的小汗珠,条件反射之下,她微微张开了嘴巴。

当那张小嘴在他眼中微微张开的时候,霍漱清的大脑猛地轰了一下,一股热血似乎窜了进去。

距离太近,彼此呼吸出来的热气毫无遗漏地扑在对方的脸上,空气变得越发的暧昧起来。

就这么一次,霍漱清,一次没关系,你可以补偿她的。

他的脑子里一片混乱,甚至开始出现了幻觉,看见她在引诱他。那对红润饱满的嘴唇,如成熟的樱桃一般,正在等待着他去采摘,他突然好想尝一尝她的味道。

就在苏凡的惊愕之中,她的后脑勺突然多了一只手,而眼前的人,五官正在她的眼中逐渐放大。

他,他怎么了?难道要倒下去了?

就在他的鼻尖快要碰到她的时候,他突然停止了向她靠近的动作。

该死,霍漱清,你这是在干什么?你疯了吗?她那么一副无辜的样子,你要是现在强要了她,跟禽兽有什么区别?男欢女爱,虽是肉欲的发泄,可是也得两厢情愿才行啊!

他的动作,被脑子里的这个声音给制止了。就在他慢慢松开手的时候,似乎又听见了另一个声音。

霍漱清,这个年头,早就没有单纯的女孩子了,她大晚上的来到你家里,就真的不知道要和你做什么吗?你现在就算和她做了,也是她自己送上门的。

“你有什么想要的吗?说出来,我可以给你。”他忽然问。

是啊,只要她提出要求了,那么接下来的事就变成了一场交易,他就不用背负心理负担了。

“我?我,没什么想要的。”她不明白他怎么问这样的问题。

事实上,她想要的很多,可那些,不该是她跟他这样一个有权势的男人要的。而且,她不喜欢拿别人的东西。

那双大眼睛在他的眼前一闪,霍漱清蓦地松开了手。

“回去吧!我要休息了!”他松开她,转过身端起水杯子又喝了一口水,道。

苏凡不懂他怎么这样奇怪,难道真的是病的很重?可是,他又让她走

他是领导,他让她走,她就走吧!免得惹他生气。

“小丫头,以后,多长个心眼!”他的声音,从她的背后传来,苏凡猛地停住脚步。

在她回头的那刻,他竟然从沙发那里站起来,一步步走向她:“你走吧,我还要反锁门!”

她立刻转身走向大门。

然而,就在她回身拉门的时候,看见他踉跄了一下,扶着墙的手虚晃了滑下去。

苏凡怎么都想不通自己又返回来进了他的家门,霍漱清更加想不通,可是酒精刺激着他的大脑,已经没有多少脑细胞可以思考这个问题了,更加没有能力来控制自己的身体行动。

这到底是怎么了?

苏凡来不及多想,用尽力气扶起他。

她几乎是半背着他找到了他的卧室,把他扔在床上的,他个子那么高,力气又大,跌到床上的时候,把她也拽了下去,直接将气喘吁吁的她压在自己的身下。

糟了,他这样躺着不是回事啊!苏凡抬起手背擦去脸上的汗水,赶紧坐起来,给他盖上被子。

也不知道他家的体温计在哪里,苏凡看着他的睡脸,轻咬了下唇角,鼓起勇气伸手去摸他的额头,试试他到底有没有发烧。

可是,她的手一下子像是被烫到一样地收了缩了回来,这个人怎么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发烧成这样还喝酒?

没办法,也不知道他家的药在哪里,只好去洗手间泡了冰毛巾来给他擦脸和手脚来降温。

霍漱清的酒性是好的,醉了只是睡着,可酒性再怎么样好,胃里不舒服总是要吐的。

这一夜,对于苏凡来说是一场折磨,她从未做过这些事,不管是给他喂水,还是帮他降温,还是擦洗他吐过的污秽之物,她都数不清这一夜自己跑了多少趟洗手间。

直到半夜,他才算是真的安静了下来。

眼前的一切,如同梦境一样的虚幻,他即便是睁大眼睛,也无法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谁。朦胧中,他只看见一个人在给他擦额头,端着杯子喂他喝水。

是孙蔓吗?

第二章

苏凡坐在他的床边,静静地望着台灯下这张脸,心中深深叹了口气,关掉灯走出了他的家。

第二天一大早,霍漱清是猛然惊醒的,他每天都是六点起床,十几年了雷打不动,今天睁开眼的时候看表,发现自己竟然睡过头了。

冲了个澡,擦身上的水的时候,他不经意瞥过头看见浴室那面穿衣镜上的沼沼水汽,伸手一摸,水珠便凝结在一起流了下去。而他的记忆,也在水珠流过镜面的时候猛地闪了出来。

昨晚,那个苏凡来了他家,他还

霍漱清的手,按在了玻璃镜面上。

昨晚,他应该没做什么吧?一点印象都没了。如果他和她之间真的发生了那种事,她现在应该还在他的床上,而不是不见了。

该死,霍漱清,你昨晚真是犯下大错了!

擦干身体返回卧室坐在床边,再次回想昨晚的经历,在确定自己没有和她发生关系之后,他才安心地开始换衣服。

可是,当他路过客厅时,竟看见了挂在阳台上的衣服。

难道那个苏凡昨晚还给他洗衣服了?这个女孩子还真是

他突然想不起词了,愣愣地看了一眼阳台,然后穿上厚风衣匆匆走出家门。

第二天,苏凡和平时一样早早来到了办公室。昨晚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她却一点困意都没有,躺在床上睁着眼睛,脑子里全都是刚刚的事。盯着黑漆漆的房顶躺了半小时,她还是从被窝里爬出来,反正也没有多少时间可以睡觉,她就干脆起床洗衣服了。

自从上班以来,苏凡每天都是最早来到办公室的一个人,打扫完办公室的卫生,给办公室里的花浇完水,其他的同事也才霍续到来。

办公室里偶尔有几句聊天的声音,苏凡也不在意,她只是盯着那些枯燥的数据进行处理。这对于学文科出身的苏凡来说是非常头疼的一件事,可是没办法,考试是一码事,考进来到了单位,被分配干什么就得干什么。还好,经过这近一年的磨砺,她也算是熟练掌握了自己的工作技能。

今天,她盯着电脑上的数字,脑子里总是会想起霍漱清,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病好了没有。她虽然想问,可是又知道自己没有权利去问,也就只能这么想一想而已。

然而,十点多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竟是黄局长打过来的!

糟了,不会是霍秘书长跟黄局长说她昨晚去了之后什么都没干吧?他家里明明没有任何需要她帮忙的地方要是黄局长怪起她来,她就实话实说。不过,霍秘书长那么大的官,应该不会和她这么一个小人物计较才对!

手机铃声一直响着,可苏凡的脑袋里胡思乱想着,根本没有接听手机。

“小苏,小苏?”对面办公桌的李姐见苏凡一副神游太虚的模样,起身走到她身边轻轻推了推她。

“是?”苏凡突然盯着她,李姐指了指苏凡的手机就走出了办公室。

于是,苏凡赶紧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传来黄局长的声音“小苏,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看来还是昨晚的事情啊!苏凡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前去黄局长办公室。

因为在心底里总是觉得霍漱清不会在黄局长面前告她的状,苏凡也没有特别不安的地方,来到黄局长办公室门前抬手敲门。

黄局长见她来了,一改往日那副让人敬而远之的神态,笑眯眯地从椅子上起来,道:“小苏来了啊,快坐!”

苏凡礼貌地叫了声“黄局长”就坐在他手指的位置,黄局长走过来坐在另一张沙发上。

可是,黄局长只是看着她微笑,并不说话。

“局长,您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啊?”她问。

“小苏啊,你昨晚有没有按照我说的做?”局长微笑着问。

苏凡点头。

“你是个聪明人,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以后啊,要多和霍市长沟通”黄局长道。

“霍市长?”苏凡惊问。

“霍秘书长马上要做咱们云城的市长了。”黄局长这么回答了她,可是心里泛起了一丝疑惑,难道昨晚霍漱清没和她说?对哦,霍漱清有什么必要和她说呢?她只是陪他睡一晚而已,霍漱清怎么会和她说那么多事?

苏凡猛然间明白了局长巴结霍漱清的原因了,霍漱清做了云城的市长,就是黄局长的直接领导了,怪不得

“小苏啊,你在工作和生活方面有什么问题,不要霍虑,跟我说,我会想办法给你解决的,啊?”黄局长此时完全就像是慈父一般。

苏凡也知道领导说这话只不过是官腔而已,自己又不能给他任何好处,他怎么会对她这么好?尽管心里不相信局长的话,她还是点头了。

黄局长似乎是放心了一样,整个身体也放松了下来。

然而,就在此时,黄局长的电话响了,苏凡赶紧起身准备离开,局长没说话算是应允了。

黄局长走到办公桌边接起电话,那头传来霍漱清的声音。

“黄局长,你好,我是霍漱清。”

“是霍秘书长啊!”黄局长忙向门口望去,发现门刚刚闭上,不禁有点懊恼,怎么没把苏凡这丫头给留下来呢?

“是我,有件事想麻烦你一下。”霍漱清直接说。

“您只管吩咐!”黄局长一听霍漱清这话头,不禁暗喜,看来,把苏凡送给霍漱清这一步棋是走对了!

“吩咐倒没有!”霍漱清道,“我想问一下小苏的电话,你应该有吧?”

黄局长脸上已经乐开了花,忙说:“有有,您等等。”于是,黄局长很快就把苏凡的手机号报给了霍漱清。

霍漱清拿笔很快就记下来那一串数字,笑着对黄局长表达了谢意,然后就挂了电话。而黄局长这头,已经是高兴的连那几根白头发都快翘起来了。

苏凡还没回到办公室,就接到了霍漱清的电话。

霍漱清是用自己的手机给她打的电话,完全陌生的一串数字。

“喂,您好!”她礼貌地说。

“你好,我是霍漱清!”他的声音,和昨晚听起来有些不同。

“哦哦,霍秘书长!”正在楼梯间的苏凡赶紧走到窗户边,“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霍漱清笑了下,道:“昨晚辛苦你了,我想请你吃顿饭,你今天晚上有空吗?”

他请客?苏凡只要一想到和他面对面,就有点不知所措。和他这样的人一起吃饭,再怎么好吃的菜都吃不出味道,还不如自己煮方便面呢!

“不必了不必了,您别客气”她拒绝道。

“下午六点半,北京西路万盛大厦的马克西姆餐厅,你自己过去,我就不来接你了!”他根本不管她的拒绝,直接这样说。

他这种带着命令的口气,却透着让她陌生的温柔,也说不出再拒绝的话了。

“那就先这样,我还有事要忙!晚上见!”他说完再见,就挂了电话。

此时的霍漱清,在苏凡那颗小小的心里,顿时高大了好多好多。

给领导跑腿不是稀奇事,可是,从没有人像他这样。哪怕只是一顿饭,苏凡已经有了一种被人尊重的感觉。

霍秘书长真是一个好人啊!苏凡心想。

这一整天,苏凡的心情都因为霍漱清晚上这顿饭而高涨。她平时本来就喜欢对人笑,在办公室里人缘极好,今天她更是难掩欣喜之情,让同事们不禁怀疑她是不是有了男朋友。

北京西路距离环保局所在的民主路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北京西路是云城市的繁华地带,而民主路相对偏僻一些。下午下班的时候正好是交通的高峰期,很难打车,苏凡便提早下班离开办公室,毕竟这是她第一次被一位高官邀请吃饭,可不能迟到。

好不容易打了一辆车,可是路上交通堵塞,到了万盛大厦时,已经快六点半了。

苏凡赶紧上了电梯,来到位于十三楼的这家高档的西餐厅,却不知道霍漱清有没有订位子。就在她站在餐厅门口时,手机响了。

婚外错爱:大叔溺宠小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婚外错爱 或 大叔溺宠小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我的绝品校花4章

    原标题:我的绝品校花4章小说名:我的绝品校花第4章狭路相逢晚上自习课前,聂飞早早就来到了高一、三班的教室,在最后面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看着教室里窗明几净,教室外鸟语花香的,不禁回想以前在乡下上学的情景,那时候的教室风扇都没有一个,更别说空调了。此时教室里空调的温度却调得刚刚好,不冷不热的,真他妈的享受。见教室里只有几个男同学坐在边上吹牛,刘强又在寝室洗他那几件旧得不行的破衣服,于是只好独自一人先来到了教室,最初的想法是多认识几个漂亮的MM,以后好作为重点对像,但一想到美女,聂飞就又想起下

  • 亿万圣修武神4章

    原标题:亿万圣修武神4章小说名字:亿万圣修武神第4章星技短时间内,要将星法提升上去,无疑是难如登天,不过要融汇一套星技,对叶无极来讲却颇为简单。赵聪那家伙迟早要来报复的,虽说,那等货色完全入不了叶无极的眼,但他身后的赵孽,却是一名地地道道的星修,不得不防!基于这个原因,融汇一两门星技护身,就变得尤为重要了。“指法、爪法深奥难懂,颇为难练,就算了。”叶无极心里隐隐有了目标,掌法不是他的喜好,因此也放弃掉,至于剑法以外的兵刃星技,一律无视。那么最后就剩下拳法、剑法和身法三样选择。拳法类,自然选择最为

  • 不朽传道奇人4章

    原标题:不朽传道奇人4章小说书名:不朽传道奇人第4章显露点真本事半夜!叶芷函又睡下了,并非她贪睡,而是之前的她一直很忙碌,难得今天能有机会多睡一下。到了明天集团又会有一堆事情,并且还要补上今天没完成的,很多人都羡慕总裁权力大又有钱,可其中的艰难谁又能体会得到?林辰回房了也并未睡觉,他盘腿坐在地上,双手犹如打太极一般缓慢的挥舞着!“圣武真经!”林辰默念了声!他身上一直带着个锦囊,是阿诗最后留给他的,里面装着一张巴掌大的白绸,上面正是记载着林辰炼的圣武真经,虽只有上半部分,但已经让他受益匪浅了。那组

  • 戎马半生为君颜4章

    原标题:戎马半生为君颜4章小说名字:戎马半生为君颜第四章儿戏“稹皇帝那叫一个难过啊,几乎没哭断肝肠!在灵堂上口里不断喊着,‘早知如此’‘早知如此’。”“稹皇帝要是早知柳娘娘会命断京都,怕是宁愿再忍十年相思之苦,也不会催着柳娘娘回京吧?”“一代奇女子,一代奇皇后……”说书人的故事在叹息里终止,赋雪在整个后半程故事里眼底都波澜不惊,她只是安静听故事,安静的听周围此起彼伏的感慨,安静的一口一口啜着冷茶默默无语。世人心中的故事……世人心中的自己……居然这么可悲可怜吗……究竟是谁,允许你们用这样充满同情的

  • 灿烂笑颜为君开4章

    原标题:灿烂笑颜为君开4章小说名:灿烂笑颜为君开第4章不正经明月花园是陆氏和鸿升共同开发的一个高档小区,正是黎曼负责的案子。没想到她突然提起这个,大家都愣了神,陆景杼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陈经理打着哈哈道,“case的事回公司再谈,饭桌上我们不提公事……”“那不行,”黎曼笑道,“刚才王总还说是谈生意呢,这谈生意就得有个谈生意的样子吧?”“况且鸿升这次是占大头,我们陆氏并不是做地产生意的,这次完全是看了王总的面子才投的资,一应的设计加宣传都是我们包了,再要两个百分点的利,并不多,您说是吧,王总?”

  • 横推仙道4章

    原标题:横推仙道4章小说名字:横推仙道第四章丹殿第四章丹殿“听说叶家的那位三少爷逃出来了?怪事,好好的少爷不做,难道想自立门户?”“老兄,这你就孤陋寡闻了,叶家的三少爷那是叶天醉酒后和一个奴婢生下来的种,在府里一直不受待见,这种时刻受到百般欺凌的日子,换我我也不乐意。”“啊?不可能啊,我记得叶家的老主人可是最喜欢这个老三的,小时候还抱着他逛街呢。”“这都什么年代了,叶老爷去世后叶天成为家主,他那种尖酸刻薄唯利是图的小人谁人不晓?”叶凡的出逃成为了不少路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这两人的身边本来无精打采眯

  • 怀念的那件白衬衫4章

    原标题:怀念的那件白衬衫4章小说:怀念的那件白衬衫第4章共同进餐白柯寒看着身旁专注地开车的殷子琛,目光有些复杂,他的侧脸仍旧完美到无可挑剔,绝对有着让女人为之沉迷的资本,也难怪姐姐当年会对他那么死心塌地。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殷子琛冷淡地目光有些探寻地向她看来,她却收回了目光,看着窗外的风景,不再看向他。一路上很是沉默,黑色的轿车无声地以完美的动作停在她家楼下,白柯寒解开身上的安全带,看也不看身旁的殷子琛一眼,低声说了句,“谢谢。”然后不等殷子琛开口,便迅速地打开车门离开了。看着白柯寒离开的身

  • 危险人物4章

    原标题:危险人物4章书名:危险人物第4章:电话叶千走了出去,来到外面看着眼前的这些繁华的都市,内心不禁一阵感叹。原本他是要去警察局报道执行那个上面派的任务的,但是现在老爹的事情出现了,只有把那个任务先放放了。不过,叶千也是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直接去找哪些政府官员或者房地产的老板张行理论的话,恐怕人家还不一定会鸟自己。如果直接来硬的,叶千当然不会在乎,一个堂堂兵王哪里会畏惧这样的小人物,但是,他不敢,他怕引起对方的报复,自己倒是不怕,怕就怕这些垃圾对黄伯他们这些老人下手。于是,想想下硬的不行,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