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雷罚神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7:34:48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雷罚神剑

先来首词——临江仙《仙梦》

至高神界战尤酣,

归去来兮神消散。来自163shenghuo.com

轩辕神剑化清烟,

寻梦无所见,

倚界望山川。

琅嬛仙梦我独闯,

何处佳人相伴。

逍遥苍穹暗涌翻,

御剑控此间,

仙神如梦幻。

数十万年前,宇宙至高界面神界。

万山矗立,神态各异。远远望去如连接在一起。近观才得知这些山脉全都各自飘浮于空间之中。雷罚神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一座座飘浮的山峦,玲珑俊秀。遥遥望去,有的像雕纹精美的香炉,有的像层层叠叠的彩缎,有的像含苞欲放的莲花,有的像倒立的金钟---可谓是千姿百态,奇瑰艳丽。

每座山峦的周围都有着绚丽的光影浮动,奇异的纹路与光影溶为一体,望去如一道道完美的防御护罩。

各色的云彩飘浮于空间之中,将座座山峦相互连接而起,使人如身处梦幻一般。不时的,空间中有只只全身光彩的异兽在云彩之中飘飞而过。

遥遥望去,隐隐见得座座古老而雄壮的光影建筑,飘浮于山峦之中。

安静、祥和、唯美便是这里的一切。163生活网而这里的美早已经超出了任何词语的范畴,唯有让人望其兴叹了!

在这片祥和之地除了那飘飞的光彩异兽外,便只剩下那座座飘浮的雄壮建筑,其内的众神早已不知去向。

在祥和之地数十万里外,有一巨大的广场。广场的巨大足足有相当于另一个神界般大。

各色的云彩飘浮,高高的头顶之上仍然是一片蔚蓝的天空。

砰,

蓦然一道剧烈的响声至那平台之上传出,直冲入蔚蓝的空中,随后裂空之声不断传来。

数以百万的天神级别高手瞬间出现,最后对峙着。

数以亿万的普通神人在这一时刻,呐喊着、混战着。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这本是我们东部神族轩辕氏的神器,怎容尔等动手抢夺,”轩辕神尊脸上闪过怒气,瞪着与之对峙的蓝天神尊道。

蓝天神尊冷哼了一声,传来的声音也是冰寒之极:“何来你的?上古神器亿万年来都是谁有能力就是谁的。”

轩辕神尊脸上的怒气已经消散,随之而来的是祥和。自己已经知道此劫已经不可能躲过。眼中闪过冰冷的寒意,与那祥和脸庞显得格格不入。微张地嘴唇中发出的声音冷冷的:“看来今日尔等是不愿意罢手了?”说话间那冰冷的眼神,扫过下方那正在疯狂倒下的神人们、天神们,心中一阵绞痛。嘴角也是泛起一阵抽搐。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此时蓝氏家族与轩辕氏的神人、天神大部份都已经消散,林氏、周氏、欧阳氏、皇甫家族、龙氏、姜氏、宇文氏七大家族中的神人、新神、金神等慢慢向着二人围拢过来。

蓝天神尊望着轩辕神尊手中的轩辕剑,眼中冒着炙热的光茫,贪婪之色毫无掩饰的出现。

蓝天神尊此时已经没有再开口说话,手中的神器慢慢地寄出,一道蓝色的光芒升起,光芒越来越大,越来越强。

轩辕神尊收回眼神,冷冷地道:“难道你也想看到你们蓝氏家族消失于宇宙界。”

此话一出,蓝天神尊停顿下了手中的法诀,用神识探查了一下那倒下的家族人员,随后盯着那慢慢围过来的其他家族神们,冷冷的开口道:“我们两家联手解决掉他们后在说如何?”

显然,这也正是轩辕神尊的意思。

听到此话轩辕神尊微点着头。

随即二神尊用神识通知自己家族之神,联手对付其他家族之神。163生活网

瞬间神界大战发生了变化,其他家族显然不是这两大家族的对手,转眼间其他家族的神们便是被击得不停的倒退。

“快撤退,”龙氏家族长老的声音冲起,响彻宇宙。

声音过处,只见龙氏、姜氏、宇文氏这三大家族的所有神人瞬间便是从大战界面消失。而林氏、周氏、欧阳氏、皇甫家族的神人一呆之后也随之消失于界面。

这突然的变化使得蓝氏家族与轩辕氏家族的人都怔在了原地。

“灭掉轩辕氏,夺取轩辕剑。”在两大家族之神出神之机,蓝天神尊大喊出声。

“啊,啊,”蓝天神尊话音刚落,阵阵的惨叫之声传来。只见轩辕氏家族的神们在毫无防备之下,被身边的蓝氏家族神们击杀。一个一个不甘的倒下,随即魂飞魄散。

轩辕神尊大怒,轩辕剑挥出,道道光芒射出,瞬间整个空间便已经在轩辕剑的剑芒之下。

蓝天神尊早有准备,那寄出的神器此时已经到了轩辕剑的剑身处,两大神器在二神尊的法诀之下不停地对抗着。

这两大上古神器传来的震动,使得整个宇宙界颤抖着。

整个神界界面出现恐怖的崩毁旋转裂缝,时空错位。

大战一直持续着,持续了数千年时间,使得神界神人的数量骤减,导致子本土古老势力在此次惨烈的战役中灰飞烟灭,真灵消散。

而就在持续的争斗之中蓝氏家族损失最惨重,族内的高手都被重创,没有几万年时间根本是无法恢复原有的境界修为。

东部神族轩辕氏也遭遇了同样的命运。

砰,砰,

随着两声巨响传来,战斗慢慢结束。

只见蓝天神尊的身体已经倒下,一道道蓝色的光柱从身体之上冲起,直逼向轩辕神尊。

此时的轩辕神尊也正慢慢的倒下,见射来的蓝色光芒,用最后一点神识运起轩辕剑击向蓝色光芒。

蓝色光芒到达轩辕剑时,瞬间便被剑身吸收了进去,越吸越快,越吸越多,直到将蓝天神尊吸得完全消失这才停了下来。

轩辕神尊笑着闭上了眼睛,就在此时轩辕剑却发出嗡嗡之声,转头向着自己飞掠而来。

望着那飞掠而来的轩辕剑,轩辕神尊已经没有能力再控制轩辕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剑身直插入自己的神体之内。

神体随着剑身的没入,慢慢的化为烟雾消失着。

就在神体眼见要完全消散之时,轩辕神尊用尽最后一丝神识将自己化为一道神光,射向宇宙界面之下。

轩辕剑也随着轩辕神尊的身体,渐渐的消失于宇宙之中。

第一章 异像

乱,

极度的颓废的凌乱,

宽广的地面,数以万计穿着各色奇异服饰的无名死尸,重叠的、凌乱的充满整个区域。

高空之中充满着刺目的红色,如鲜血般的红色。将那原本应该是蔚蓝的天空,早已经蔽得无影无踪。

各色的血液充斥着整个区域,有的血液早已经干涸,有的血液正还在从那无名的死尸中流躺而出。入目之处满是凄凉,与悲怆。

“又是这里,”萧逸望着四下的悲怆,浓烈的血腥之味充满整个区域。深深吸了一口这血腥的空气,行走于这些无名的死尸之间,其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恐惧与不安,一边行进间一边自言自语的道:“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从小到大怎么总是做这同一样的梦。”

一丝丝的牵动在心中出现,这丝牵动至小相随,从未曾消失过。只要萧逸一进入这般梦境之中,那丝牵动便会出现。而自己在这凌乱的区域、血腥的区域寻找了连自己都记不清楚的次数,可那丝牵动却是一直没能寻找出任何的线索来。

平台,突出于这处凌乱空间的平台。唯独这里还有一丝平静与整洁,每次进入梦境萧逸都会行走上这里,在这块平台,自己的心境也会更加的宁静。

负手立于平台之上,望着远处那漂浮着阵阵云雾的区域,自语的道:“那里是什么地方?这丝丝牵动似乎便是从那里传出。”

自语后便是行下平台,向着那漂浮着阵阵云雾的区域行去。人越走越远,云雾确也是越来越遥远。

萧逸追,云雾跑。

萧逸停,云雾止。

一追一跑,一停一止般的进行着,在那梦境里不知疲惫,不知辛劳的进行着。

血腥、死尸、如鲜血般的云雾,在萧逸的奔跑中一点点的向后消散。满目的悲怆早已经随着那奔跑的风而飘散与身后的远方。

铃,

一阵急促的铃声从那高高的,充满血腥的天空之中传来。铃声穿透血腥的云雾,破空而行,直入萧逸的耳中。

停下奔跑的脚步,抬起头,望向那充满鲜红的空中。萧逸咬咬牙,叹息着摇摇头,犹如知道这铃声来自何方一般。随即恨恨地道:“这梦境真够折磨人的。”说完之后身影便是一阵模糊,从原地消失不见,而这整个血腥的区域也是随着萧逸的消失,瞬间便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萧逸坐于床上,背靠着那橡木所制的床靠,阳光从薄如蚕翼般的窗户穿射而入,照在其那张俊俏中带着忧愁的脸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那阵阵刺耳的铃声还在呼着。

缓缓的伸出手掌,拿起放置于床头柜上的闹钟,抬眼望望着那跳动的时针。伸出手指轻轻的一压,那铃声便是停了下来。

放下闹钟,抬眼望向窗外。玻璃窗外的竹叶随风轻轻的摇动着,滴滴的雨点轻轻的掉下,这便是在那个梦境的夜晚里,雨滴流下的痕迹。这一副境像,一直以来都是萧逸最喜欢的美景。

萧逸喜欢打开窗户,望着窗台前那竹叶的翠绿,听着微风轻轻吹过竹叶所发出的沙沙声响。特别是在雨夜时分,屋内那柔柔的灯光透窗而出,射在那轻微飘动的竹叶之上。站于窗前,深深吸一口那清爽的空气,这份感觉便是其最美的享受。也只有在这一时刻,萧逸才能安静,才能静心,才能忘记自己那因梦境让其总是犯迷糊的毛病。

平静了一下心绪,收回目光。穿好衣服的萧逸,站立于窗台前,微眯起双眼,仍阳光照射在那样俊俏中带着忧愁的脸上,贪婪的呼吸着那微湿的空气。

“出门做事吧,今晚还有聚会呢,真不知道应不应该去参加,”享受着这份清爽之时,萧逸自语的道。缓缓的睁开双眼,不舍的望了一眼那片竹林,随后走出房门。

世纪公园湖畔,四周粗壮高大的杨柳树随着秋夜凉风微微摇摆,暗送清幽。那杨柳树旁边的湖面在月光的照耀下微波粼粼,如一条条翻动着身型的鱼儿。

一个青年男子,拖着修长的身影急步走到湖畔西边,站在一棵杨柳树下。

在月光的照映下,怒气浮现于那俊俏中带着忧愁的脸上,眼神之中闪着阵阵寒意,这正是那梦境之中的萧逸。

冷冷的月光让那原本清秀的脸冒出丝丝寒气。双拳紧握克制着心中的怒火,而眼中的怒火却越来越浓,越来越浓。

“叭,”萧逸一拳打在柳树的树干上,枝叶纹丝不动,而拳头皮肤则裂开流出一丝丝鲜红的血液。刚刚同学们那讥笑的表情让自己心好痛。

脸更寒,头却低着,忍着右手拳头传来的阵阵剧痛,萧逸趴着身子喘着粗气。心中的思绪不停的翻涌。

想起自己从小便不知是什么原因,身体总是异样。经常都会突然间头脑晕眩。而在这般晕眩之时便会人犯迷糊,胡言乱语。这毛病在多年的检查医治之中,完全没有一丝的好转。

自己在这般病态中,还经常做同一个梦,梦见那血腥的区域。这么多年来,那个场景就从来没有改变过,一直那样的重复着,自己也一直在那梦境中寻找着那丝牵连。追、跑;停、止,这便是成了自己在梦境中所做的一切事情,曾经试着在梦境中改变自己的行为,然而那丝丝牵连却让自己不能停下。

巨大的区域,血腥、遥不可及的云雾,这便是梦境中的一切。

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自己这个犯迷糊的毛病也越来越严重。萧逸曾经多次的思量过,这毛病或许便是与那梦境相关,这梦境自己从小就讲给很多人听过,可那些亲人、朋友、同学,时至今日也没有一人相信自己,更多的只是投来异样的目光。渐渐的自己便是将这奇异的梦境隐藏于心底。

而自己就在那个大学校园的岁月里,因为俊涛在自己犯迷糊之时的恶作剧。自己便冲到胡媚的面前,对胡媚糊言乱语的调戏了一番,并当众脱掉了自己的裤子,被众校友一直取笑。自己随后便放弃了梦想,离开了大学校园。回到自己喜爱的那间小小的天地里,那竹便也成为了自己的最爱。独自的在这个城市里一直过着自己的幸福快乐生活。而就在前日接到同学聚会消息时,自己也是毫不犹豫的冲进了枫林酒馆之中,可同学们的那丝异样眼光,那问候时的嘲讽味道,让其怒不可及。

想到这儿萧逸摇了摇头,愤怒的心情也平静了一些。自我安慰的想道,觉得自己没必要和他们一般见识,现在虽然和他们没法比,只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有朝一日摆脱梦境,将来肯定会超越他们,到时候他们自然会对自己另眼相看。

站直了身子处理了一下手上的伤口,浮现出满脸自信的微笑,大步地走回聚会的地方。

枫林酒馆三楼的雅间包房中,一张圆形的酒桌面前坐着一批年轻的男女,其中一个女子打扮得花枝招展,两个精致的耳钉发出一闪一闪的光华,用那描着淡红色眼影的双眼瞄了一眼坐在身旁的青年说道:“俊涛大哥,咱们应该有四年没见了吧,看你如今混得风生水起,莫不是也把小妹给忘记了吧,都那么久了连个电话都不通知我,好没良心呀”!

说着她翘臀挪移了一下位置,贴近在俊涛的身边吐气如兰。

俊涛不动声色的轻微皱了皱眉头,他心中非常清楚这个女人的秉性,自认为容貌出众,却不知道那么多年来和多少个男人勾搭过了,要不是看在多年同学的面子上,早就站起身拉下脸给其颜色瞧瞧。

这名女子见他连个动作都没有,鼻中轻哼了一声,自讨没趣的坐回椅子上。她那妖媚的动作看在众人的眼中,大家都会心的微微一笑,随手拿起餐桌上的酒杯小饮了一口。这时候旁边的另一个男人放下手中的酒杯,一脸戏谑的神色说道:“我说胡媚,都那么多年了你的性子一点都没变啊”!

说完他大笑了几声,哇哈哈。。。

叫胡媚的女子脸色一冷手中夹着菜的筷子狠狠砸在酒桌之上。腾的站起身来道:“孙铭,你什么意思,嘴巴放干净点!老娘不是那么好惹的。”高挺的酥胸起伏不定,看上去确实有那么几分诱人。

孙铭继续坐着,慢腾腾的道,“怎么,你们当初做过的事情还不想让我说是吧。其实呢,以前的那些破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也用不着我在这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吧。”

孙铭说道这里声音停顿了下,此时包房门外传来了阵阵地脚步声。扭头往包房门口一看,只见萧逸刚好推门进来,随即便闭嘴不再接着往下说。

萧逸推开包房的门,望着这一副副奇异的眼神,感受着那没有丝毫活力的气氛。强忍着心中的怒气,脸上却是笑呵呵的道:“大家这都怎么了?干嘛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边说边大方的朝里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大吃特吃起来,根本不管那射来的道道眼神。

众人被萧逸这般动作打乱了尴尬的局面,一愣一愣面面相觑,随即也都是坐下来动手吃着酒菜,包房内一时之间安静了不少,众人便都不在多话,风卷残云般将酒桌上的饭菜一扫而空。

吃饱之后萧逸当先站起身来,望了一眼胡媚,眼神之中闪过丝丝歉意。自己知道这么多年来,胡媚同样的不好受,那件丑事一直像一块巨石一般压在二人的心里。

胡媚似乎感受到萧逸的目光,抬起头望向萧逸。

萧逸忙望向其他人,随即收回心绪开口道:“同学们,我已经吃饱了,你们继续吃,

我先出去散散心。”

胡媚此时已经收回目光,低下头,手中拿着镜子,一下一下的补着妆。听到萧逸的话轻轻的应了一声。在心里也知道眼前的这个男子自己不知道是应该怪他,还是什么,这么多年来那件事一直的压着自己,自己的名声也因此变得狼籍。在心里叹息之后,望着那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

而此时,其他的同学如做了亏心事一般,都低着头没有回答,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萧逸离开房间,刚走到一楼大厅出口处,老同学俊涛从身后快步追了上来,拦在萧逸的面前道:“萧逸,你先听我解释好吗?其实当年的那件事情我确实做的不对,但是我也是被他们所蒙蔽,才那样对你,害得你失去了梦想。原谅我好吗”?

俊涛望着萧逸,眼神之中尽是请求之色,静静的在渴望着萧逸的回答。

萧逸直视俊涛的目光有些寒冷,渐渐地那股寒冷消失殆尽恢复正常。叹了口气轻轻的道:“叹,算了,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该发生的都发生了,我也不想再去追究什么,以后我们还是朋友”。说完就头也不回的往外面走去。

俊涛望着萧逸的背影渐渐远去,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和他的关系已经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了。

萧逸重新沿路回到公园的湖边,在一张石椅上坐了下来,抬头凝望着那格外明亮的星空,这片星空是那么的灿烂夺目,根本不像梦境中的天空那般血雾萦绕。这时候微波粼粼的湖面突然泛起一圈圈辐射波,传动开来。随即从湖底折射出一道亮如白昼的白光,噗嗤一声,冲天而起,照亮了整个湖面。

随后从湖面闪烁出三色光芒呈现五星光图,凸显在半空中,接着从里面传出如咆哮般的愤怒声音

“敢尔”!

萧逸被这突然出现的怒喝声惊得面如紫色,呆在了原地,竟然已经忘记了逃避。

头脑里一片思绪混乱,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从湖底出来?还有刚才的那个光芒是什么,诸多出现的这些已经颠覆了他这个无神论者的理论。

暴喝声音之后,整个湖水也随之冲天而起,一道道水幕激荡于空中,打破了宁静的深夜。

两道看不清的人影在湖面上空的水幕之中相互激斗着,发出强烈的爆炸声。

“轰隆”强烈的银白色能量四处辐射,瞬间将公园附近的所有建筑夷为平地,形成一座巨大的深坑冒起青烟。

萧逸惊恐的、拖着已经变得迟钝的身躯,跑开湖边躲在了距离百米左右的假山后面,紧张的观望着他们的打斗。

阵阵的震天巨响接连不断,连脚下的大地也发出咚咚的强烈震动。居住在附近楼层的居民恐慌的以为发生了地震,纷纷逃到空旷的位置,感受着那传来的阵阵威压,都是抬起头望向公园方向那冲天的光芒和水幕。

只见水幕之中一青衣老者双手紧紧握着一把长剑,将剑举向虚空,口中念着法术“天罡雷法,以剑引之”。

声音过后,万里星空渐渐的笼罩起来一层层黑压压的乌云,遮蔽了满天星光,聚拢出数十道紫色的霹雳,站立半空的老者脸色一阵苍白无力,随即剑身一动,将那紫色霹雳引向那个神秘的黑袍人。

此刻黑袍人被天地引动的气机锁定了身形,根本无从躲避。

嘭,轰轰,

剧烈的声响穿透空间,直入云层之中。

剧烈的声响直将地下的众人全都惊倒于地面。

“啊,”的凄厉之声震于四野,一道红光破开黑幕,逃出一个浑身是血的黑袍男子,整个面容扭曲,眼神之中显出阵阵狰狞。鲜血从断掉的那只胳膊处滴答而下。其样子极端的恐怖。

他颤抖着弯弓身躯,狰狞的眼中红光闪烁,突然转头双目射出红色金光,盯着假山。

这一眼直盯得萧逸颤抖不已,想要挪动脚步远离此处,而那双腿此时根本是不听自己的使唤。浑身更是没有丝毫的力气能够发出。

断臂的黑袍男子嘴角微微翘起,阴冷一笑。身形一闪,便已经出现在了萧逸的身前。

躲在假山后的萧逸还惊恐的在想着那红如鲜血的眼神时,突然这个眼神已经近距离的出现在面前。

红色的眼神,如鲜血般殷红。

红如生命,生命正是红色的。

也如死亡,如死亡般最后那一抹血迹。

萧逸根本来不及发出声音,便被断臂的黑袍男子扼住了喉咙,随即将萧逸提起,口中发出嘿嘿之声道:“天阳老匹夫,你不是自栩为是正道之首吗?如今他已经在本座手中,看你有没有能力救之,哈哈哈——”

一阵狂笑之声响彻整个区域。

这阵阵狂笑的声音,也是让萧逸惊醒过来。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黑袍人拽在手中,随即便是使出了吃奶的力量,双脚不停的乱蹬。断臂的黑袍男子将那充满红光的眼神盯向萧逸,口中道:“小子,你要是不想死就给本座乖乖地”!

萧逸一惊,被吓得噤若寒蝉,心智此时却是极度的明白,必须挣脱此人。想到此处刚欲挣扎,却只感觉黑袍人手上一道劲气传入体内,瞬间便是无法动弹分毫。

“萧逸,”地面上一声惊呼传来。

萧逸艰难望向那声音传来之处,只见自己的那一群同学此时正在下方望着自己。而那发出声响的人正是此时一脸惊恐,用那玉手捂住嘴的胡媚。自己想和他们说话,可却是根本说不出一个字来。只得无奈的摇摇头。心中念头急闪:“难道我萧逸今日要命丧于此处,罢了、罢了,死对我来说也许是一种解脱吧。”停下念头的萧逸便是闭起了眼睛。

断臂地神秘黑袍人根本没有理会下方的惊呼,直提着萧逸,凌空跃起往北边飞去。

此时那叫做天阳的青衣老者看着萧逸被黑袍人挟持带走,挣扎着想跃起,确喉中一甜再也忍不住“噗嗤”一声,一口鲜血喷洒而出。随即又瘫软下来,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断臂黑袍人消失于水幕之中。蓦然转头,双眼刺红的望着地面上那玉手捂嘴的胡媚,随即嘴角露出一丝奇异的笑容。

雷罚神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雷罚神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极品护花杀手17章(第17章 地球是圆滴)

    原标题:极品护花杀手17章(第17章地球是圆滴)小说名:极品护花杀手第17章地球是圆滴布置豪华大气的客厅里,除了林筑梁搓手还算有些表示之外,其他人像是没听到曹自高的话一般,这让他有种身在梦里的错觉,在锦城这片儿地上,他曹大少说话竟然还有不好使的时候?“咳咳!”段风不忍心让曹自高一个人唱独角戏,轻轻咳嗽两声说道:“林伯父,要不让曹大少先离开吧,看着挺碍眼的。”“哈?”曹自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小瘪三竟敢让他离开?这简直是今年他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不可否认,在锦城市,有人能指挥的动他曹大少,

  • 神魂至尊17章(第17章 震慑)

    原标题:神魂至尊17章(第17章震慑)书名:神魂至尊第17章震慑潜龙卫正统领是一位满脸络腮胡须的中年汉子,粗眉倒竖,虎目怒睁,一看上去就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这位中年汉子端坐在血玉马之上,目光之中微微有些挑衅的望着卓文一行人。刘涛一个箭步来到血玉马面前,面色不卑不亢的说道:“想必两位就是潜龙阁的两位统领大人了,现在卓文少爷奉家主之命前来接手潜龙阁,两位大人这是何意?”“你一个小小的奴才有什么资格和我们对话!”一道冷哼声顿时响起,随后凌厉的拳风顿时呼啸的朝着刘涛飞射而去,刘涛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

  • 仙医王者17章(第17章 悲催的癞皮狗)

    原标题:仙医王者17章(第17章悲催的癞皮狗)小说名字:仙医王者第17章悲催的癞皮狗而此刻,36号包厢里面,癞皮狗却是在享受着他的变态之旅,看着牧烟惊恐地样子,他感觉心里有着极大的满足。随即,已经体会过这种满足感的癞皮狗又是走近牧烟,就要去撕牧烟的上衣。然而,这个时候,包厢的房门却是“砰……”的一声被人踹开了,当癞皮狗回过身来查看究竟的时候,却是发现,一团血糊糊的东西往自己身上砸来。还没回过神来的他毫无悬念的就被这团血糊糊的东西砸中了。踹门的,自然是林丰。而看到包厢里的情景后,知道手里的这个保安

  • 花都全能高手17章(第一卷 乘风化龙第17章 当我姐夫吧)

    原标题:花都全能高手17章(第一卷乘风化龙第17章当我姐夫吧)小说名:花都全能高手第一卷乘风化龙第17章当我姐夫吧王浩东回到家里的时候,张淑芳已经醒了,正在看电视呢。“身体好了些吗?”王浩东询问着,看到她面前水杯是空的,便上前去给她倒了半杯水,递到了她的面前。“谢谢。”张淑芳喝了一口,说:“感觉好多了。”“头不疼了吧?”王浩东连着问了一番,见她的精神蛮不错,估摸着也是没什么大碍了。张淑芳看了看壁钟,陡然下了床,说:“哎呀,倩倩要放学了,我得去做饭。”王浩东上前去说道:“你的病才刚刚好些,你休息吧

  • 护花狂龙在都市17章(第17章 冷汗)

    原标题:护花狂龙在都市17章(第17章冷汗)小说名:护花狂龙在都市第17章冷汗吴天就这样掐着宋健豪一起上了出租车,上车之后的宋健豪就对吴天不断的嚷嚷。“吴天,你最好把我放了,哼哼……万一我要是有什么三场两短你们会很惨的!”尽管被吴天掐着,但是宋健豪此刻知道吴天不敢动手,于是威胁道。“呵呵……”吴天鄙夷的瞟了一眼宋健豪,呵呵一声就没有说话。见吴天一副无所谓的状态,宋健豪顿时怒了:“你到底有没有听,赶紧把我放了,不然我会让你后悔!”“你要下去是吧?恩,好的,这就让你下去!”说着,吴天推开正在行驶出租

  • 校园妖孽狂龙17章(第17章 只跟美女握手)

    原标题:校园妖孽狂龙17章(第17章只跟美女握手)小说名:校园妖孽狂龙第17章只跟美女握手方三一生气,后果又要严重了!他将怀里的赵璇送到了周冰艳的面前,说道:“警花老婆姐姐,你先保护一下校花老婆姐姐,我这就去把那个白痴党大飞干掉!哼,得罪了我校花老婆姐姐三次了,现在又要辱骂我的新警花老婆姐姐,我会让他生不如死的!”周冰艳正觉得方三这个少年言语夹杂不清的胡言乱语,便觉得眼前一花,方三已经消失不见了!愣了愣,忍不住揉起了自己的眼睛来了,以为自己是眼花看错了!而这时,王为民局长却是看着她面前的赵璇惊异

  • 美女的护花邪少17章(第17章 打脸的节奏)

    原标题:美女的护花邪少17章(第17章打脸的节奏)小说名字:美女的护花邪少第17章打脸的节奏叶飞云看到对方的腰杆挺的笔直,不由得内心称赞,这个女人内心强大,倒是有点意思。那刘部长沉下脸来,颇为不耐烦地说:“张队长,不管怎么说,今天这个人一定要开除。”“张队长,这人保护公司职员有功,不但不能开除,还应该给予奖励。或者,我私人奖励也行。”姜芷若针锋相对说道。面对这样胶着的情况,张海峰是一个头两个大。神仙打架,遭殃的都是凡人。一个说开除,一个说奖励,到底该听谁的?就在他为难之际,忽然一拍脑袋,想起了主

  • 剑气凌神17章(第17章 武道二重巅峰)

    原标题:剑气凌神17章(第17章武道二重巅峰)书名:剑气凌神第17章武道二重巅峰气愤之余,唐雨泽已经不知不觉的来到河边,也想尝试一番,看看猛鱼是不是真睡着了。刚跨出一步,一条巨大的鱼“轰”的一声,直接从水中跃起,扑向唐雨泽。唐雨泽被吓得魂不守舍,怪叫连连,张牙舞爪的逃跑了,距离这恐怖的清江越远越好。远远望着唐雨泽逃跑,肖天也不慌不忙的将脚上的木头解下来。他心里很清楚,这里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风清山内部。一河相隔,景色全然不同。森林中的参天古木,足有百丈之高,即便是枝干,也比外面那些树木的主干要粗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