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绝品狂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9:36:3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绝品狂医

第一章 古井遇奇

青山绿水间,一个瘦弱的青年人艰难地在山间小路上行走着。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他背上背着一个大竹篓子,里面装了不少的药材,沉沉甸甸。加上昨夜刚下过一场大雨,山路泥泞,行走得有些艰难。

青年的皮肤虽然黝黑,但相貌很是周正,清爽的短发下有一双明亮深邃的大眼睛,炯炯有神。

他叫周玉峰,家就在山下的宋家村,不过是宋家村的外姓人。家境贫困,平日里就靠上山采药为生。

约莫行了一段崎岖山路,周玉峰攀着山路边的树枝,缓缓从坡上下来。

下了这座小陡坡,离村子就不远了。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扭头看了看竹篓子里今天的收获,他的脸上笑容绽放尽是满足,因为这一筐药材能卖五十多块,够他一人生活一段时日了。

进了村子后,周玉峰背着竹篓子一路朝家的方向走去。

很快,途经村里的路上,一座雕梁画栋、碧瓦朱甍的仿古建筑出现在他的眼前。

他赶紧放下背篓,朝建筑诚心诚意地拜了几拜,这是宋家村新修的祖祠,他只要路过这里就会拜上一拜以示对宋家村的感激。

他属于扎根在宋家村的外姓人,按照族规非本家本姓是不允许进祖祠的。所以他只能在外头拜谢一番。

随后,他背起背篓继续前行,一阵嬉闹声从不远处传来,周玉峰细细一瞅,马上脸色就变了,是宋雨生和他的跟班!

“该死的,他怎么在这里?不行,我得赶紧离开!”

周玉峰脸上露出了惶恐之色,宋雨生这家伙仗着父亲是村长在村子里横行霸道,最喜欢欺负他这个无依无靠的孤儿。绝品狂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要是被宋雨生看见了,免不了又是一场好打。

他正准备转身绕道的时候,正在嬉闹的少年中有一人眼尖看到了他,这人正是宋雨生的堂弟宋建南,在村子里是出了名的刻薄恶毒。

看到周玉峰的身影,宋建南嘿嘿一笑,一把拉住还在和跟班吹牛逼的宋雨生,指了指周玉峰的背影道:“堂哥,那灾星来了!咱们去和他乐呵乐呵?”

宋雨生眼睛一亮,刚才偷瓜被人追了几里路,他正一肚子不爽呢。见着周玉峰这个倒霉灾星来了,正好拿他出出气。

他一声吆喝,带着几个跟村里的班冲了过去。

周玉峰听到几人的吆喝声,一路小跑准备避得远远的。

只是他身体瘦弱哪能跑得过这些身体壮实的家伙?不到两百米就被追上了。绝品狂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宋雨生狞笑一声,飞起一脚狠狠地踢在了他的背上,将他踢得狠狠地撞在地上,脸上被石块擦得鲜血直流。

宋雨生又是上前朝他身上猛踢几脚,怒骂道:“你这该死的东西,还敢跑?不是我们宋家村的百家饭养了你十二年,你他妈早就死了。老子踩死你!”

旁边的跟班嬉皮笑脸地围了过来,对着周玉峰就是一通猛踩猛踢,坚硬的皮鞋踢在身上,周玉峰只觉得钻心的疼。

“不行,不能再这样了,我要赶紧逃!”周玉峰猛然抱住一条腿,一口狠狠地咬在上面。

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声响起,是宋雨生的!

周玉峰心中一阵快意,还真咬中了!

他赶紧趁跟班去关心宋雨生的空隙,爬起身来,亡命地朝祖祠里跑去。

那儿有足够的空间躲藏,不让宋雨生这伙人找到自己。

宋雨生见他逃跑了,气急败坏地咆哮道:“给我抓住他,别让他跑了,老子今天要打掉他这一口牙!”

宋建南按照他的吩咐,带着跟班开始追逐周玉峰,眼看人越追越近。说明163shenghuo.com

周玉峰肉痛地看了一眼背上的竹篓,一咬牙将竹篓丢到了一边,加快速度奔逃。

很快他就逃进了祖祠,宋建南这下可急了,祖祠四通八达,要是让他逃进去了,要找他就麻烦了。

他扫视了一下四周,看到了地面上一块拳头大的石块,狞笑了一声抓起来,退后了几步而后猛然前冲,将手中石块奋力丢了出去。

正在亡命奔逃的周玉峰刚跑到祖祠里的一口老井边儿,就觉得后脑被猛烈撞击,眼前金星四溅,倒头就载进了旁边的古井中!

噗通!

周玉峰坠入井中。

宋建南原本看到自己的石块正中靶心,脸上表情无比得意,可是接下来周玉峰堕入古井的一幕让他惊骇欲绝。

这口祠堂里的古井,村里人都不知道到底有多深,这掉下去还能活着?

他脑子马上就懵了,杀人是要坐牢的!

宋建南焦急地在水井旁边转悠,探头向内看除了黑洞洞的井口什么都看不见。

很快,宋雨生一瘸一拐地被人扶了过来,每走一步都疼得呲牙咧嘴,狰狞地叫道:“建南抓到哪杂种了吗?”

“雨生哥,我杀了人了!我杀了人了!”宋建南看到他过来,满脸惊惶地对他说道。说明163shenghuo.com

“你打死那小杂种了?”宋雨生也是一惊,焦急地问道:“我靠,你下手不能轻一点?人呢?”

宋建南浑身颤抖地指了指井口,道:“我用石头砸得他坠井了!”

宋雨生赶紧招呼跟班扶着自己走到井口一看,井内漆黑无比,还有一股寒气渗出,让他浑身起鸡皮疙瘩,赶紧离开井口。

“雨生哥,怎么办?你一定要救救我啊!我不想坐牢,我不想枪毙!”

到底是个高中学生,勉强镇定一会,宋建南终于忍不住,惊吓得哭出声来。

说起来宋雨生比他没好多少,可是为了保持自己在跟班面前的形象,他勉强镇定下来,脑子不断转动,突然想到了曾经看过的一个电视剧。

他一把抓住宋建南的衣领提了起来,恶狠狠地骂道:“哭,哭顶你妈用?去和他们搬点大石头过来,把井口给我堵死了!村子里,他没有一个亲人,难道还会有人找他吗?死了就死了!”

此时的宋雨生就是所有村里小痞子的主心骨,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所有人都赶紧按照他的吩咐搬来大石将井口封住。

而后,他们迅速离开,祖祠这里再次恢复宁静,就仿佛罪恶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此时,古井中。

周玉峰身体在水中不断下沉,他的伤口在水中不断溢出鲜血,慢慢被井水吞噬着。

正当他快要接近井底的时候,在水中散开的血丝突然仿佛被什么吸引一般,开始迅速朝井底一块青色石板汇聚。

吸收的血液的青石板开始爆发出刺目的蓝光,笼罩在周玉峰身体之上,蓝光转瞬即逝,周玉峰的身体也不见了踪影。

“哎哟!”

周玉峰幽幽地醒来,感觉到后脑处疼痛无比,可是一摸却没有任何异状。环顾四周,此时他身处一片开阔的圆顶空间中,不远处有一座金碧辉煌的古朴宫殿。

“这房子真漂亮,比祖祠都漂亮。”看到这座宏伟的宫殿,周玉峰也不禁啧啧称奇。

“我井龙王敖进的龙宫岂能不漂亮?”一个声音陡然在他耳边响起,周玉峰一惊,赶紧朝声音传来处望去。

只见一条身躯修长的美丽蓝龙盘成蛇阵漂浮在半空中,一双冰冷的竖眼正死死地看着自己。

“龙……龙啊!”

眼前的画面让周玉峰一愣,而后发出凄厉的尖叫,如同无头苍蝇一般四处乱跑。

蓝龙很快就不耐了,冷冷地看了周玉峰一眼,一股庞大的威压瞬间压在他的身上。周玉峰被这股压力压趴在地动弹不得,甚至连眼珠都无法转动。

“既然你能进入我的龙宫,那便是有缘之人。我将我之医术传承与你,你要谨记,我乃井龙王敖进,不修兴云布雨之法,精修医术大道。可惜地球祖地灵气将散,我等龙族只能前往地仙界,我不忍医术失去传承,乃留下此分身等待有缘。”说完,蓝龙眼中射出一道幽蓝的光芒,刺入了周玉峰眼中。

蓝光入目,周玉峰只觉得巨量的信息暴涌而入,让他头疼欲裂,抱着头颅在地上疯狂打滚。没多久痛到了极限,身体的自我保护机制让周玉峰眼一翻白昏厥了过去。

蓝龙不为所动,冷眼看着在地上周玉峰,静静地漂浮在空中等待。

昏厥之后,一篇名为‘神龙百草经’的书籍一页页在他眼前翻开。周玉峰只是看上一眼,其中的内容却如同烙印在脑海中,再也无法忘记。书中记载了十二万九千六百种药材,夹杂着上古留下来的药方。还有问、闻、望、切、针灸、推拿等手段。可谓是一应俱全,绝对是医学宝籍。

头疼因为书籍翻阅完毕也慢慢散去,等到周玉峰浑浑噩噩的醒来,蓝龙这才接着说道:“我这龙宫有三处密室,其一曰聚灵宫,乃是吸纳灵气转换龙气的绝佳场所。其二曰丹殿,乃是种植奇花异草和炼制丹药之处。其三曰藏经阁,里面收纳了各种龙属法术。这些也全部交给你了……!”

说到这里,似乎因为力量不够了,蓝龙身体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声音也时粗时细,最后蓝龙暴成蓝色光点彻底消失在空中。

空间也因为蓝龙消失,光芒暗淡了不少,唯有龙宫还在闪烁着金光照亮空间。

“龙王?你还在吗?”

周玉峰呼喊了许多遍,确定了龙王已经消散,他马上就破口大骂起来:“你这个该死的老龙!你至少告诉我怎么出去啊!”

骂了半天,周玉峰精疲力尽,颓然地坐在地上,还好多年的艰苦生活让他的意志极为坚定,他很快摆脱了沮丧。起身寻找出路,可是出路没找到,却在龙宫前敖进所说的‘藏经殿’‘丹殿’和‘聚灵宫’大门,可是哪怕他费尽全身力气,也无法撼动宫殿大门!

此路不通!

该怎么出去?

周玉峰急的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在空间中四处乱冲乱撞,寻找出路。

此处没有食物和水源?难道要饿死在这里?

周玉峰恨恨地一拳锤在身旁的石板上,坚实的石壁擦破了他的拳头,一滴滴血从拳头上滴落。

此时异变陡生,一枚拳头大的蓝色珠子从天而降,将滴落的鲜血吸光还不够,又转变方向啊,冲周玉峰脸上狠狠撞去。

珠子速度奇快,周玉峰跟不来不及反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珠子撞进自己的嘴里,而后一股化作热流在他体内乱窜,热流的热量越来越强,几乎要将他整个人蒸干了。

昏迷之前他隐隐约约似乎看到胳膊上多出一片若隐若现的鱼鳞状物体,而后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

第二章 少年改命

周玉峰身上蓝光越来越刺眼,最后蓝光猛地炸开,他整个人便失去了踪影。

梦中,周玉峰感觉自己就仿佛是躺在火山中一般,浑身灼热无比,一声声虚无飘渺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龙珠入体得修龙术,龙分六等,日后你自会明了。”

之后神秘的声音念起了一片晦涩的经文,对古文了解不深的周玉峰此时却能清晰明白其中含义,就如同与生俱来的本领一般。

这是一篇名为‘吞天神龙经’的龙族修炼功法,能纳灵气锻炼龙体催生龙气,龙体有成即可修炼龙属法术。

“妈啊~~~~鬼、鬼啊!”

终于感觉到身体的存在,周玉峰猛地站起身来,就听到耳边传来惊恐的呼喊声。

他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已经不在龙宫,而是在村外的小河里,而身边四处逃散的可不正是今天早上围殴自己的小痞子吗?

周玉峰心中一个咯噔,不会这么倒霉吧,刚出虎穴又入狼窝!

不过古怪的是,这些小痞子竟然很害怕自己,而且嘴里惊恐地叫喊着“鬼”是什么意思?

小痞子们全速游到岸上,宋建南却因为慌不择路拌在一块石头上,摔了个七荤八素,其他的小痞子哪里还敢管他一溜烟地就逃得没影了。

只有宋建南一个人,周玉峰就不怎么害怕了,这个时候不报仇等什么时候去,一会他们不怕自己了,那挨打的又是他。

周玉峰飞快地跑过去,想趁机给宋建南来记狠的,可是宋建南却突然清醒过来,两人四目相对,周玉峰赶紧讪笑着收回了要踢出去的腿。

却发生了一件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

宋建南看到他,非但没有恶言相向,反而是脸色惨白,发出一声撕心裂肺地哀嚎:“鬼啊!”

叫喊的同时,地面上一团水迹迅速开始扩散,一股浓浓的尿骚味传来,他竟然已经失禁了!

周玉峰厌恶地皱了皱眉,正要开口,就见宋建南手脚并用地奋力后退,想要离他远一点。不住地哀求道:“周玉峰啊,我对不起你啊!我不是故意要害死你,烧你的房子的!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一准给你烧纸钱!”

“你烧了我的房子?”周玉峰闻言脸上的表情马上扭曲,房子是父母留给他唯一的东西,竟然被烧了!他胸中的怒火再也压抑不住了,用力朝宋建南胸口踩了下去。

巨大的力量让宋建南嘴角马上溢出了鲜血,他哀嚎着解释道:“不是我,是雨生哥让我们干的,他说烧了你的房子,就可以说是你决定离开宋家村,就再也没人会找你了!你要报仇去找他啊!”

远处的小痞子却看出了端倪,一个相貌憨厚的小痞子对旁边的同伴问道:“老刀,鬼不是都是没有形体的吗?怎么还能打人?”

旁边的老刀回道:“我也纳闷啊,这家伙还有影子,鬼不是都没有影子的吗?难道……”

忽然,两人异口同声地喊道:“他还没死?”

知道周玉峰不是鬼,两个小痞子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老刀从地上捡起一根粗大的树枝道:“他妈的,没死还敢装神弄鬼吓唬我们?上揍死他,让他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

憨厚的小痞子也是拿起一根木棍,两人挥舞着木棍,气势汹汹地就朝周玉峰冲了过去,嘴里喊道:“二哥别急,我们来帮你,这王八蛋有影子,他在装神弄鬼吓唬咱们!”

宋建南闻言,脸上惊恐尽去,变成了狰狞之色,用力抱住周玉峰的大腿,果然是实体!他羞愤欲绝地怒吼道:“上,打死他,我草他妈隔壁,打死他!”

周玉峰面对手持木棒的小痞子,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对付的了,只能松开宋建南戒备起来。

宋建南迅速爬起身,抓起地上一块石头,奋力朝周玉峰丢出来,咆哮道:“敢吓老子,老子砸死你!”

周玉峰发觉自己的感觉异常的灵敏,石块飞速飞来,他就已经发现,间不容发之际一偏头,石块擦着他的脑袋飞走。

周玉峰一愣,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这么神奇的本事了?心中一嘀咕:“难道是龙珠?”他脸上露出了狂喜,对眼前拿着木棍的小痞子也没有之前那么恐惧了。

“你他妈的,还敢笑?”老刀对他的态度异常不满,平常人看到他们都已经吓得不得了了,周玉峰竟然还敢嘲笑他们。

他用力挥舞木棍,带去“呜呜”闷响,朝周玉峰的脑袋砸去!

另一个痞子嘿嘿一笑,配合着老刀一起挥棒打来。两人不约而同都选择脆弱的头颅,下手狠毒可见一斑。

只是两人快捷的挥棒在周玉峰眼里却像是慢动作分解,他上前一步,手闪电般探出,抓住老刀的木棍,横架在另一个痞子打来的木棒上。

“嘣”的一声大响,持棒的痞子手被两人交击的巨大力量震得手臂发麻,颤抖的手再也握不住木棒,“咚”的掉落在地。

周玉峰嘿嘿一笑,如同抓小鸡一般抓起毫无反抗之力的老刀,用他的身体作为武器砸在了这名痞子身上,两人一起发出惨叫声,相拥在一起在地上打起滚来。

做完这一切,周玉峰惊喜地看着自己的双手,龙珠竟然有这么神奇的功效,他现在的力量比之前提高了至少十倍。

有了底气,他冷笑着朝宋建南走了过去,宋建南哪里想到周玉峰突然变得这么生猛,欺软怕硬的他被周玉峰逼得连连后退。

“你别,别过来!”

撞到了一棵树,宋建南退无可退,如同被调戏的小姑娘一般惊慌地喊叫起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给我老老实实说清楚,否则我揍死你他妈的!”周玉峰阴沉着脸,猛的凑近过去几乎都要贴近宋建南的脸,冷着声问道。

宋建南哪里敢和他对视,刚对上这冰冷的视线,他的目光马上就闪烁起来,赶紧偏开头去。

手在身后一阵乱摸,抓住了一根木棍,宋建南眼中闪过一丝凶狠,用力地朝林栋头上砸来,咆哮道:“在你妈那里!”

周玉峰眼神一凝,迅速朝后一甩头,躲开了木棒,而后一个狠狠地耳光将宋建南打得口血横飞栽倒在地,抱着脸痛的杀猪一般惨叫起来。

“还不准备说吗?是不是要再来一下?”周玉峰咬牙切齿地闷声吼道。

他这模样吓得三人一阵心惊胆战,纷纷将视线投向团伙的二哥宋建南。宋建南一阵纠结,看他这样子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这要是说出来,一顿好打那恐怕是难免的了。

可是当周玉峰突然将手举起来的时候,宋建南吓得眼睛紧闭,语速极快地将事情说了一遍。

周玉峰的脸色越发冰冷起来,这些狠毒的畜生,害的自己坠井非但没有施救还用大石封井,之后又为了伪造他离开村庄的假象,竟然将他的老宅一把火给烧光了!

周玉峰脸上表情冰冷无比,咬牙切齿地问道:“宋雨生在哪?”

反正已经开了头,为了不挨打宋建南竹筒倒豆子般交代道:“雨生哥,去村西头看苏寡妇洗澡了!”

苏寡妇名叫苏倩然,漂亮大方号称村中第一美女,是平常最照顾他的人之一。

这些该死的畜生,竟然做出这么龌龊的事情!周玉峰眼中闪烁着疯狂的杀意,恨不得马上就打死他们,可是华夏律法森严,而且科技这么发达,他动手了就逃不了,必须要找个万全的办法。

在记忆中搜索一番,还真让他找到了法子,《神龙百草经》中有一种手法名叫拍穴,用龙气拍入穴道,用之善则是救人,用之恶则是杀人。

而且这拍穴最大的优点是能将龙气斩断储存在穴道中,没人施救驱散龙气,七天之后必死无疑,这种方法杀死宋建南他们再合适不过了。

哪怕是要损失这部分龙气也在所不惜!

这些家伙在村子里作威作福,坏事做尽,而且还烧了父母留给自己最后的念想,此时周玉峰已经杀意盈胸了。

“带我去找他!”强行按捺住心中的杀意,周玉峰一字一顿地说道。

见识过厉害的小痞子们哪里还有皮调,老老实实地带起路来。

果然在苏寡妇家旁比较隐秘处的一处矮树上,看到了撅着屁股趴在墙上一动不动的宋雨生,他一心一意地趴在墙上,就连周玉峰等人到来也没有半点察觉。

周玉峰冷冷一笑,一脚用力踹在旁边的矮树上。矮树被这强大的力量踹得剧烈摇动,上面的宋雨生立足不稳惊叫着从树上摔了下来。

好一会他才揉着屁股,一瘸一拐地爬起身来,恶狠狠地看向眼前一行人,他看到熟悉的脸孔脸容一僵,嘴巴张的几乎能吞下一枚鸡蛋了。

“啊!”

一声堪比女性声线的凄厉的惨叫响彻云霄,他扭头就跑,脸色白的吓人。

看到宋雨生也被吓到,宋建南等人脸上也是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周玉峰冷笑一声,也不追赶,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掂了掂重量满意地点了点头,轻轻一丢,石块在半空中发出尖锐的破空声,宋雨生惨叫一声应声倒地。

周玉峰漫步来到宋雨生的身前,蹲了下来,寒着脸问道:“你烧了我的房子?”

“不……不是我害死你的!你……你去找建南,是……是他!”宋雨生吓得语无伦次,疯狂地推卸责任。

周玉峰冷笑了一声,这两兄弟果然是一个德行,大难临头各自飞。

“雨生哥,周玉峰没死,他还活着!”

“什么?他没死?”听说周玉峰不是鬼,宋雨生舒了一口气,胸中的恐惧慢慢平静下来。这个受气包,没死居然还敢来吓老子。宋雨生怒从心中起,挥手就是一个耳光抽了过去,恶狠狠地吼道:“你他妈的敢吓我?老子抽死你,你这个短命鬼也敢吓我?”

周玉峰嘴角一挑,右手快速探出一把握住宋雨生的手腕,轻轻一用力。宋雨生就感觉手腕被铁钳夹住一般,一股钻心的剧痛传来,他忍不住再次惨叫起来。

“放……放手!我爸是村长,啊!我……爸是村……长!”宋雨生疼得声音颤抖,眼眶泛起了泪光,差点就要哭出声来:“你们快动手啊!啊……!”

小痞子们互相对视一眼,看了看背对着自己的周玉峰,眼中闪烁着凶光,一拥而上想挥拳朝他打来。

周玉峰又怎么会没注意到这些家伙?不够他此时仗着力量惊人,躲都不躲,一拳一个将小痞子们纷纷放倒在地。

“你们在干嘛?”

突兀,一道娇喝平地炸响。

绝品狂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绝品狂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薛传鹏原创李白的监狱风云

    李白的监狱风云原创薛传鹏什么?李白坐过监狱,他不是斗酒诗百篇吗?他不是天子呼来不上船吗?谪仙,诗仙,飘飘欲仙,这样一个仙人怎会进监狱?天宝十四年(公元755年)十一月初九。安禄山说,我有皇帝密诏,皇帝让我讨伐奸臣杨国忠。他率领平卢、范阳、河东三镇兵马二十五万,南下攻唐。十二月十三攻占洛阳。第二年正月,安禄山在洛阳自称大燕皇帝,建元圣武。五月,叛军攻破潼关。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年逾古稀的唐玄宗惊慌失措,六月十三,他带着杨贵妃等少数妃嫔、随臣逃出长安。六月十四,皇家逃难队伍途经马嵬驿(今

  • 2018:我们继续撸起袖子加油干!(很有深意)

    一、“撸起袖子”是一种态度。说的好不如干的好,喊破嗓子不如甩开膀子。撸起袖子是告诉自己要卖力干活,同时也告诉别人我要开工了,这是一种态度。因此,2018,不妨从新树立“撸起袖子”的态度开始!二、“撸起袖子”是一种敬重。干一行爱一行,干什么像什么。敬重自己的事业,热爱自己从事的工作,才能不断开拓前进,取得事业成功。所以,2018年,不妨从新敬重自己的职业开始!三、“撸起袖子”是一种精神。人无精神不立,国无精神不强,撸起袖子是一种实干精神。世界上的事情都是干出来的,所以,2018年,不妨从新树立一种

  • 【转载】检察吉祥物送您过年“旺旺”锦囊

    来源:梅列区人民检察院微信公众号春节意味着幸福团圆,聚会喝酒肯定少不了,放鞭炮、搓麻将、抢红包……也是常规的娱乐项目。但是,你可能不知道,这些过年习俗中可能都潜藏着法律风险呢,今天检察君就带着吉祥物小瓜来给大家送过年锦囊来了。(文案:李寒编辑:辛苑宿广田)

  • 建瓯民间绝活“伞技”

    建瓯是闻名全国的竹子之乡。以竹制品为道具的建瓯伞技在民间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倍受民众喜爱。今天,小编就与大家一起来分享这项令人惊叹的民间绝活——建瓯伞技。建瓯伞技是福建省的汉族传统民俗艺术,它集杂技、舞蹈于一体。它是将道具置于伞面上,让其在旋转的伞面上飞转。这些道具主要有竹篾球,藤球,无沿帽,铁圈,火圈等。建瓯伞技表演者在操作道具的同时,还要做出各种惊险而巧妙的动作。传统的有直走、横走、旋体、跳跃、倒旋体等,如今又加上了舞蹈和武术动作,身上还增添了呼啦圈、手圈、手帕等,表演难度不断增加。因为伞技

  • 每个姓氏里,都有一句情话,你的是什么?

    【温】我姓温却不能给你稳稳的幸福【时】我姓时却不能时刻和你在一起【何】我姓何却如何都走不进你的心【易】我姓易却发现爱你不易【梁】我姓梁却能温暖你所有不安【陈】我姓陈却沉不下爱你的心。【董】我姓董却永远不懂你的心【安】我姓安却不能护你一世安详【赵】我姓赵却只照耀出你的光芒【曹】我姓曹却不能面朝你说爱你【颜】我姓颜却猜不透你的心言【沈】我姓沈却审视不清我们的未来【徐】我姓徐所以许下爱你的诺言【杨】我姓杨却洋溢不出他最爱的微笑【郭】我姓郭却过不了你这一关【任】我姓任却任你在我心中狂奔。【陆】我姓陆却路

  • 原创微耽——宝贝,我才是这个家的老大

    百变狸猫先生街道的树被呼啸着的风紧紧扼住了喉咙,无望且无助地挣扎。瓢泼的大雨打在伞上,发出坚实密集的声响,陆阳踩着泥泞,看着这让人堵得慌的天气,心情也莫名烦躁了起来。陆阳加快了步伐,只想赶紧回家躺在沙发上,开罐啤酒看球赛,这才是惬意的人生。他快步走过了一个小巷,忽的后方传来了小狗哀切的“呜呜”声,像是迷路的幼崽发出的哀鸣。“刚才一定听错了。”陆阳可不想为自己惬意的生活节外生枝,只当做是幻听,抬腿便要加快脚步。本只是断断续续的低呜,却突然拉长了音调,尖锐而悠长,刺耳地令人无法忽视。“靠。”陆阳撸了

  • 周孝枫

    简介艺人网络歌手基本资料:中文名:周孝枫艺名:周孝枫国籍:中国出生地:重庆身高:174从艺经历2012年接触另类创作,2017年开始全网发布个人作品,受到大量粉丝青睐。以其独特的嗓音,备受公司看重!并被某音乐人称为中国最具潜力的另类麦手!荣誉记录2016年在某音乐平台另类大赛获得前五名2017年某网站另类大赛获得第一名2017年签约逸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是什么偷走了我们的年味?

    明天就是初五,按照说法,初五一过,这个年也就算是过完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年味似乎是一点一点的变淡。小的时候对年有一种莫名的期待,而现在似乎是对年有一种深深的恐惧。而年之所以变淡,其实也并不是没有理由的。新年也就是春节,春节作为一个传统的节日,也是一个最为隆重和规矩最多的节日。这样的节日重在两个字,传承。传承祖宗留下来的精神,传承祖宗留下的规矩。试想一下,如果春节和平时一样,不贴春联,那么春节还是春节吗?像是贴春联,放鞭炮这是大众的,各地又会有不同的风俗。像是我们这边,大年初一这一天一大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