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狂后驾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3 10:32:5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狂后驾临

第1章母亲

西明初年,民间征集秀女,墨玉笙,阮清婷,恬容月等秀女应诏被正选入宫中。狂后驾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凌馨本是不喜欢后宫争斗的,但是因为太过被皇上龙宇宠爱,龙恩深厚,所以招来了很多人的嫉妒,这其中,皇后余洁和墨玉笙对凌馨的陷害最为明显。

凌馨被封为如昭容,就在墨玉笙和余洁对凌馨的陷害还没有结束的时候,恬容月作为凌馨的好朋友也加入了墨玉笙和余洁的战线,一起加害凌馨。最后,却聪明反被聪明误害得自己最后失掉了性命。皇后也被打入冷宫,而阮清婷则低调的生活在宫中。

德妃司马灵秀也处处与凌馨作对,德妃孕有一名公主,叫做佳悦,德妃不甘心凌馨受宠,设计陷害凌馨,却令自己被禁足,自己孩子也被交给了凌馨抚养,不甘心的她找到了阮清婷来合谋。

清芙殿——

凌馨得了佳悦公主后,并不计较佳悦公主的生母是德妃,每日一有空,凌馨都会亲自前来照顾佳悦公主。

把佳悦公主抱在怀里,凌馨瞧着她那讨喜的小模样,做母亲的慈爱全都浮现在了脸上。阅读163shenghuo.com

翠芝和雅静服侍在旁,乐呵呵的议论着。

翠芝撞撞雅静的肩膀,道:“哟主子,您看看您,还真有些做了母亲的样子啊。”

“就是嘛,抱公主的手法不用人教,主子的动作还真标准。”

说完,雅静捂着嘴笑了起来。

“就你们两个话多,别说话了,免得吵到小公主睡觉!”

凌馨调皮的耸耸鼻子,微笑着瞪了翠芝和雅静一眼。

翠芝和雅静一缩脖,悄悄伸长脖子,看看佳悦公主,还真的是闭上眼睛睡着了。

翠芝捂住嘴说:“好好好,我们不在这里说话了,走雅静,我们出去守着吧,别打扰了主子当母亲的心情。说明163shenghuo.com

说着,翠芝就推着雅静的肩膀,和她一起出了房间,来到院子里晒太阳。

说来也巧,刚走到屋外,翠芝和雅静就看到惠嫔——阮清婷大老远的朝这里走来了。

翠芝偏偏头,对着雅静说:“哎?那个不是惠嫔娘娘么?是什么风把她吹来了,可真是稀奇啊。”

“对呀,好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她了!”雅静附和道。

说话间,阮清婷就一蹦一跳的走到了雅静和翠芝的身前。

“如昭容娘娘在么?”阮清婷甜甜的笑着问。

“在呢,娘娘。163生活网”翠芝屈膝行礼道。

“那快快带我进去吧。”

“只是我家主子刚刚哄了小公主睡着,只怕娘娘现在进去不大好吧。”

“哦,也是。”阮清婷转转眼睛,暗想,看来清芙殿确实多了一个小公主。

为了确保德妃说的实话,阮清婷说:“娘娘什么时候生的小公主啊,你看看我,我常年不出寝宫,与人不打交道,都不知道如昭容娘娘已经为人母了呢!”

雅静笑笑说:“这就是娘娘有所不知了,这个小公主不是我家主子自己生的,是德妃娘娘的……”

“雅静!”翠芝瞪了雅静一眼,厉声呵斥住她。

还不知道阮清婷所来是恶是善,翠芝不想让阮清婷知道的太多。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看看雅静和翠芝如此鬼鬼祟祟的样子,阮清婷心底也明白了大概,德妃娘娘确实没有对我撒谎,原来姐姐已经变的会抢别人的孩子这般歹毒!

凌馨的形象在阮清婷的心里一落千丈,都快要摔到万劫不复的地步。

吱吱——

一阵开门关门的声音想起,阮清婷抬眼朝着那边望去。

只见凌馨身着打扮雍容华贵,俨然不像几年前那个稚嫩纯净的小女孩了。

阮清婷晃神,险些没能认出来。

倒是凌馨看出了阮清婷,先是一惊,很快,凌馨就快步上前,拉住了阮清婷的手说:“妹妹怎么来了?都好久没见过了吧。”

说着,凌馨就把阮清婷拉进了正厅。

“臣妾冒昧来访,若是打扰到如昭容娘娘的清净,还请娘娘恕罪。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阮清婷蹲在地上说道。

话里行间却透着一股若有若无的疏离感。

“妹妹这是什么话,你我原先不都是用自家姐妹来称呼嘛,现在左一句如昭容娘娘,右一句如昭容娘娘,倒是要把我们的感情叫生分了呢!快快起来吧。”

挥挥手,凌馨并没有走下位置去搀扶阮清婷,其中的界限就算嘴里说没有,但是早就划得很清楚了。

阮清婷笑笑,心里明白的很。

站起身,阮清婷坐进身后的位置里,翠芝送来茶水。

凌馨端着茶杯,道:“妹妹许久都不来我这个清芙殿了,怎么今日突然拜访,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呵呵,像我这样一个连皇上都不愿意搭理的人,哪儿还有事情可以出啊,只是臣妾昨夜做了一个梦,梦到许久之前,娘娘、恬容月姐姐,还有臣妾,我们三个要好的时光,每日都过得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所以醒来后,臣妾就很想娘娘,想着想着臣妾就控制不住臣妾这双脚了,便来到这里看看娘娘是否过得好。”

阮清婷说着,凌馨也倒是全身心的听着。

凌馨不是在听阮清婷这个故事有多动容,而是在不动声色的观察着阮清婷的眼神和身体上每一个细小的动作。

这么就不见阮清婷了,而且阮清婷又偏偏在昨日发生过那件事之后露面,凌馨总觉得事有蹊跷,不敢完全相信阮清婷所谓的姐妹情深的故事。

凌馨淡然一笑,道:“那段时光确实是段很美好的时光啊,只是事情过去了,就再也回不去了,妹妹还不是一味的沉浸在过去,而放弃了自己的大好前程啊,皇上那边,妹妹真的打算不去做什么努力了么?”

皇上?

听见这两个字,阮清婷的心脏不免一疼,苦涩的扬起唇角,阮清婷说:“奈何我怎样努力,皇上的心也不会留在我这里的,臣妾既然不能分到皇上的半点柔情,也没有什么理由再去缠着皇上不放了,以免臣妾太过黏人,最后还惹得皇上太过厌烦臣妾。”

凌馨瞧着阮清婷,还是当年小孩子的模样,只是这心确实长大了不少,至少在这后宫里,阮清婷知道自己斗不过所有人,所以选择退避,这也不是一个聪明的办法。

理解似的点点头,凌馨说:“也是啊,这皇上的心太难揣摩了,本宫要是能像妹妹这样聪明就好了,避乱求清,就算是在硝烟四起的后宫之中,妹妹这样的心境也能找到一片属于自己的桃花源。”

阮清婷眯起眼睛,开心的一笑,打趣道:“呵呵,人人都说臣妾胆小怕事,只会逃避,娘娘这样说是在夸赞臣妾,还是拐弯抹角的奚落臣妾呢?”

“那你觉得呢?本宫瞧你这么高兴,应该不会是为了后者吧。”

凌馨也掩起嘴笑起来,像阮清婷这样无害的笑容,后宫之中恐怕是找不出第二个来了吧。

“哦,娘娘,刚才臣妾来,听说你现在有了一位小公主,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怎么娘娘诞下公主也不来告诉臣妾一声呢,搞得臣妾这次来的太过匆忙,什么都没有带,也不知道送什么给小公主才好。”

阮清婷一边说着,一边垂头看看自己的打扮,破衣烂衫的确实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拿出来相赠的。

凌馨含笑,“妹妹不带东西就对了,送东西来倒显得做作了,你看,你我二人这样不是挺好的么,姐妹之间不讲那些客套场面的。”

其实凌馨心里也犯嘀咕,这个阮清婷常年不出自己的寝宫,难道消息已经闭塞成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么?那她今日前来所为何事,难道不是和昨日发生的事情有关系么?

皱皱眉,凌馨很快又舒展眉心,好让自己看起来不像是有所隐瞒。

阮清婷发现凌馨在刻意回避公主的话题,便不再往下问,反正以后时日很多,一次不行,她可以来次次,早晚她会自己调查清楚的,单听德妃一人之词确实难以服众。

和凌馨闲聊了几句,阮清婷在晚膳之前就回了。

接下来的几天,惠嫔——阮清婷总是会时不时的来清芙殿拜访凌馨,闲聊很久才会离开。

渐渐的阮清婷也摸清了公主的来历,确实是德妃的孩子没错。

但是清芙殿的人嘴巴很紧,阮清婷并没有把真正的来龙去脉打听的很清楚,但是瞧着清芙殿里的人,只要被提到小公主,大家都闭口不谈,阮清婷便觉得里面有猫腻。

凭着自己所知的和猜测的,阮清婷确定凌馨已经变了,并且变得蛇蝎心肠,学会和别人抢孩子了!

于是阮清婷决定要帮助德妃抢回孩子。

但是阮清婷在接触凌馨的这一段时间里,也发现凌馨并不是像原先那样没有心机的,现在的凌馨对阮清婷总是时不时的戒备一下,为了让凌馨完全放下戒备心,阮清婷只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像原先一样,像个孩子一样黏在凌馨的身边,姐姐长姐姐短的叫着,好寻找一个凌馨戒备心最低的时候,借机下手。

这日,凌馨和奶娘抱着小公主——柔雅在御花园里面玩耍,阮清婷看到了她们,便一蹦一跳的跑来。

“姐姐,你们也来御花园里散步啊。”

阮清婷说笑着,装出一副正巧路过的模样,其实她早就打听好了凌馨今日的行程,特地前来找机会的。

第2章晒太阳

凌馨勾着红唇说:“是啊,今日天气好,本宫就带着小公主出来晒晒太阳,也对小公主的身体好。”

阮清婷凑上前去,只见小公主在襁褓里,白里透红的脸蛋上,一看到阮清婷,效益更加浓烈了。

小公主伸出手,想要抓一抓阮清婷戴在头上的流苏步摇,一点都不怕生似的。

阮清婷借机说:“小公主这是想让我抱抱么?姐姐,我可以报一下小公主么?”

欣喜的望着小公主,阮清婷也很是喜欢这个孩子。

迟疑了一会儿,凌馨见小公主确实在一个劲儿的对着阮清婷伸手,没办法,凌馨总不能佛了阮清的面子,便点头说:“奶娘,就把小公主给惠嫔抱一会儿吧。”

“谢谢姐姐!”

阮清婷开心的接过小公主,抱孩子的架势虽然生疏,但是却不至于让小公主呆的不舒服。

“小公主,你是不是很喜欢我啊?每次见到我你都会笑的这么开心!”

一边说着,阮清婷一边跳动手指在小公主粉嫩的脸蛋上轻轻摩擦,逗着小公主。

可是没多久,小公主原本笑意满满的小脸儿上,忽然就像是要变天了似的,一阵乌云刮过,鼻子眼眉的全都不高兴的皱在了一起。

不一会儿,小公主就嚎啕大哭起来,“哇——”

“啊?小公主,你怎么了,不哭不哭啊。”阮清婷慌了神,赶紧抱着小公主在自己的怀里晃悠着。

听见小公主哭,凌馨的心也被揪了起来,快步走到小公主的身边,凌馨说:“怎么了?只是怎么了?”

“臣妾也不知道啊,小公主刚才还好好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哭了起来,是不是饿了?”

阮清婷也皱紧眉毛,心乱如麻。

其实阮清婷比谁都清楚,她的手上这几日一直抹着大量的蒜汁,这是德妃让她做的,德妃说,只要阮清婷将抹着蒜汁的手,摸上小公主的脸,让小公主闻到,阮清婷的任务就完成了。

虽然阮清婷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做会帮到德妃,但是小公主哭了,阮清婷也不敢再多抱小公主一会儿,以免引起凌馨的怀疑。

“快快快,奶娘,你把孩子抱走,看看是不是饿了。”

凌馨指指身边的奶娘说道。

“是,娘娘。”

奶娘从阮清婷的怀里抱走小公主,就回了清芙殿去味小公主吃奶了。

阮清婷担心凌馨会不高兴,连连说道:“姐姐,你瞧瞧我真是笨,竟然把小公主给弄哭了,姐姐真是对不起啊……”

凌馨瞅瞅阮清婷,眼睛快速的打量了一下她的手掌,确实没有什么东西,于是凌馨说:“没关系的,你也是第一次抱小公主,难免会有一些让小公主觉得不舒服的地方,只是你以后还是不要抱小公主了,小公主还小,一哭起来就会咳嗽,本宫担心会对她的嗓子不好。”

说完,凌馨也不想在御花园里闲逛了,便和阮清婷告了别,回了清芙殿。

看着凌馨被随行的人搀扶远去,阮清婷也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唔,终于办好了。”

闻闻手上的味道,确实够难闻的,转身,阮清婷就朝着记得寝宫走回,打算把这一手的味道快快洗去。

清芙殿——

小公主自从被阮清婷抱过之后就一直大哭不止,直到傍晚依旧没有停止的意思。

凌馨向来好脾气,但是近日怀着身孕,心神也是很极不稳定,再加上小公主一直哭啼不止,凌馨的心里就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爬来爬去似的,奇痒难忍,又有说不出来的狂躁。

转身,凌馨快步走到小公主睡觉的屋子,向奶娘发火道:“怎么回事!小公主怎么一直在哭?是不是你不会照顾小公主?你要是不会照顾,你就赶紧的说,本宫这就找别人来!”

奶娘从御花园回来后,也没消停一分一秒,一直抱着小公主在哄,见娘娘这样生气,又这般责骂自己,奶娘也很是委屈。

“娘娘,奴婢也不知道小公主这是怎么了,小公主向来不是爱哭的孩子,只是这次真的……”

“来来来,把小公主给我!”

打断奶娘的解释,凌馨不耐烦的伸手把小公主奶娘的怀里夺了出来。

凌馨轻声安慰着小公主,一边念着儿歌,一边把小公主身上的被褥往下拉了拉,看到小公主满头汗水,凌馨说:“是不是裹的东西太多了,把小公主热到了?”

说着,凌馨就落下几层被褥,

忽然,小公主的手臂上有一片片的红色的东西,出现在凌馨的视线里。

“这是什么?”凌馨一惊,抱着孩子就给奶娘看。

奶娘拉过小公主白胖胖的小手臂,摸了摸,又仔细看了看,“娘娘,好像是疹子。”

“疹子?小公主好端端的怎么会长疹子!”

说完,凌馨忽然想到了什么,整个人也不由得淡定下来。

扬起唇角,凌馨对着奶娘说:“这件事你不要张扬,先退下去。”

“是,娘娘。”

待奶娘走后,凌馨又叫来翠芝,“你去把方太医请来,就说是本宫不舒服,不要和他提是小公主有问题。”

“是,主子。”

雅静也好奇的凑上身来,看了一眼小公主,发现小公主的手臂上竟然长了大片的红斑,雅静很是焦急的问:“主子,小公主这是怎么了,之前不是还好好的么?怎么会突然这样?”

心里澄明一片,凌馨也镇静起来,冷冷嘲讽道:“这德妃被皇上禁足了,也是不安分啊,本宫之前还是低估她了,没想到她为了把小公主抢回去,能如此狠心,这样残忍的法子她也想得到!”

“主子,雅静不明白。”

雅静皱皱眉,怎么和德妃有关?都有一阵子没有听过有关她的事情了。

“现在不明白不要紧,很快你就会知道的。”

转身,凌馨又柔和下神色,道:“来雅静,你帮本宫抱会儿小公主,我这胳膊有些酸了。”

说着,凌馨就把小公主放进了雅静怀里,凌馨捶打着酸疼的臂膀,带着雅静回了内室。

德妃寝宫——

阮清婷派人捎来话,告诉德妃事情已经办成,接下来的造化,就要看德妃娘娘自己了。

德妃知道后立马就不淡定了,赶紧叫来梅香,让她准备好满满一碗的莲子,放在厨房里。

在进宫之前,德妃可是跟着家里的厨师一起学过做菜,所以做饭的手艺也是极好的。

来到小厨房,德妃把自己的袖子高高的挽起,伸手就去煲起了汤。

”娘娘,还是让奴婢来了,小心烫手啊。“梅香站在一旁,看着主子在干活,自己有些难为情。

“不用,你在这里看着就行了!”

说着,德妃就抓了一把的莲子扔进了专门煲汤用的小锅里。

德妃仔仔细细,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每一步,在德妃的心里,面前这碗莲子羹可是能让她与皇上见面的关键,所以她不敢有半点的马虎。

乾坤宫——

龙宇今日格外劳累,巨大臣所报,西北边塞又发生起冲突,在那里的百姓连年生活在战乱之中苦不堪言,壮士都拿起耕地用的锄头耙子保卫家园,田地不仅也荒芜了,家中的妻儿更是生活苦困,快要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

左司马如今在朝中的势力大增,司徒将军更是因为自家女儿惨死宫中对龙宇心存怨恨,与左司马联合在一起,打算共同对付龙宇。

龙宇拿着毛笔,看着满目的不好的奏章,龙宇的太阳穴都疼得厉害。

“难道朕注定了要被这些人摆布不成么?!”

“皇上,您消消气啊,德妃派人给您送喝的东西来了。”高公公毕恭毕敬的说。

“德妃?朕不想见,让她走吧!”

挥挥手,只要和德妃有关系的人,龙宇全都没有兴趣。

“皇上,德妃就算是再有不对,她的爹爹也是朝中重要的大臣,您若是不见……”

高公公顿住,后面的话就算是他不说,他也知道龙宇是明白这其中的轻重的。

抿抿唇,龙宇冷眼看看高公公,他说的确实不错,无奈,龙宇招招手,“叫她进来吧,东西放下就可以走了!”

“是。”

高公公叫梅香把莲子羹放在桌子上后,就让她离开了。

待那一抹娇粉色的身影消失在大门深处,龙宇才缓缓抬头睨了一眼桌上的羹碗。

这个德妃现在又要搞什么把戏?

拿过羹碗,龙宇用勺子搅了搅里面的羹。

一颗颗清新珠白的莲子跃入龙宇的眼眸,这羹的味道更是好闻,闭上眼睛,细细品味,好像你能从这悠悠然然的味道中,看到雨后江南青葱欲滴的大朵荷叶,和摇着乌篷船,在荷叶深处采莲的妙龄少女。

喝了一口,龙宇道:“嗯,这宫里制作汤羹手艺最好的当属德妃了!”

转念一想,这德妃在后宫之中确实是个数一数二的人物,况且他的爹爹在前朝也拥有着龙宇不敢小觑的一股势力,如果朕真的冷落了德妃,那后宫之事,必会殃及前朝的!

放下羹碗,龙宇喊道:“高公公,朕要去趟德妃那里!”

德妃寝宫——

“怎么样?怎么样?皇上吃了本宫做的莲子羹了么?”见梅香回来,德妃快走到她的面前,又是高兴又是害怕的问。

狂后驾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狂后驾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这座石库门建筑被“架着”走了100米,它的价值在于……

    近日,有市民反映,位于济南路185弄景安里的“逸庐”石库门建筑竟被车“架”着“走”了100多米,让他们啧啧称奇。记者日前从现场了解到,原来,这是对“逸庐”量身定做的保护方案。目前,建筑已完成整体平移,后续的保护方案正在进一步商讨中。“逸庐”位于济南路185弄17号。作为建筑单体,它最醒目处是其大门,上下三段式造型。经由大门进得前天井,顺着梁、枋、窗台板上一层层精美而不失雅致的雕花举目仰望,可以看到二楼环绕天井排列开的二十九扇窗,蓝色、绿色、红色……镶嵌的窗玻璃透出的是精致与考究。客堂间廊下,中式

  • 这台见过阮玲玉倩影的宝贝亮相“上海之巅”!

    你知道这是什么宝贝吗?这是上海电影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之一“联华摄影机”。这架上世纪30年代的NEWALL牌35毫米电影摄影机产自英国,原属曾叱咤中国影坛的联华影业公司,其基本功能至今仍然保持完好。这架摄影机见证了《三个摩登女性》、《野草闲花》、《神女》等经典影片的诞生,也见证了当时国片复兴运动的勃兴。此次特别出馆登临上海中心“上海之巅”观光厅,更承载着促进电影文化的传播与互动的责任,而这也是上海电影博物馆创设“移动博物馆”概念的初衷。阮玲玉《三个摩登女性》剧照《三个摩登女性》是上海联华影业公司19

  • 【荐读】你为什么睡不着?

    每个人都有睡不着的时候,不是不想睡,有太多的放不下。不是不累,有太多的负累。黄刚摄不要在一件事上纠缠太久。纠缠久了,你会烦,会痛,会厌,会累,会神伤,会心碎。无论多别扭,你都要学会抽身而退。黄刚摄事,看透了伤神;人,看穿了伤心。有些话无需说明,就让它成为秘密;有些人无需点破,就让自己糊涂而过。图片来源:视觉中国你要记得:究人过,不如念人恩,至少留下美好;念人错,不如想人好,至少心生愉悦。图片来源:视觉中国你再聪明,也不能事事都看透;你再智慧,也不能人人都看懂;你再淡泊,也不可能没有人生欲望。图片

  • 民国四大美女最终归宿,谁最福星高照

    民国的美女如云,从银幕前的电影明星、帷幕后的戏剧名旦以及交际场上的胭脂女郎便可略知一二。民国还是一个女性开始活跃的时期,大众评选的电影皇后、金嗓子也是雨后春笋一般出现。若要评选出“四大美女”来,很多人首先会想到的是:陆小曼、林徽因、周璇和阮玲玉。陆小曼《图说陆小曼》中说她“从此素衣服丧,绝迹于公开场合,几乎不离开居所,对外界于她的所有指责不作任何辩解。胡适说:“陆小曼是一道不可不看的风景”。她拥有良好的家世背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在学校里,大家都称她为“皇后”。奉父母之命,19岁的她与王赓结为连

  • 一颗珍珠的幸福(深度好文)

    一位长者讲过这么一个故事:有一个人非常幸运地获得了一颗硕大而美丽的珍珠,然而他并不感到满足,因为在那颗珍珠上面有一个小小的斑点。他想若是能够将这个小小的斑点剔除,那么它肯定会成为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于是,他就下狠心削去了珍珠的表层,可是斑点还在;他又削去了一层又一层,直到最后,那个斑点没有了,而珍珠不复存在了。那个人心痛不已,并由此一病不起。在临终前,他无比懊悔地对家人说:“若当时我不去计较那一个斑点,现在我的手里还会摸着一颗美丽的珍珠呵。”每想起这个故事,我就会联想起另一件事儿。有一段时间,我

  • 张爱玲七篇经典散文结尾,美进骨髓

    作者:张爱玲《天才梦》生活的艺术,有一部分我不是不能领略。我懂得怎么看“七月巧云”,听苏格兰兵吹bagpipe,享受微风中的藤椅,吃盐水花生,欣赏雨夜的霓虹灯,从双层公共汽车上伸出手摘树巅的绿叶。在没有人与人交接的场合,我充满了生命的欢悦。可是我一天不能克服这种咬啮性的小烦恼,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虱子。《忘不了的画》一条小路,银溪样地流去;两棵小白树,生出许多黄枝子,各各抖着,仿佛天刚亮。稍远还有两棵树,一个蓝色,一个棕色,潦草像中国画,只是没有格式。看风景的人像是远道而来,喘息未定,蓝糊

  • 短短六个字,写尽一生!

    第一个字:生一切痛苦与欢乐,皆源于生。生,开启了人生的酸甜苦辣。是生命,给了我们追求的机会与纠葛。第二个字:苦苦,才是人生。生活从来没有一帆风顺。技能,需要你苦苦摸索才能获取;梦想,需要你苦苦追求才能实现;幸福,需要你苦心经营才能拥有。第三个字:累随着年龄的增长,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多,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人生之路变得越发艰难。努力却没有结果的心累,真心对待却换来虚伪的心累,这都是人生常态。第四个字:情亲情、友情、爱情,是必须珍惜的财富。活着,不求大富大贵,但求父母身体健康。不求朋友成群,但求有三两

  • 招募 | 北京新媒体实习生招募

    新媒体管家七幕人生,是一家专注于海外经典音乐剧版权引进、中文版制作及运营的文化公司。我们的工作,就是把高质量高水准的音乐剧带给国内观众,让越来越多的人能看到他人生中的「第一场音乐剧」,目前主要作品有《我,堂吉诃德》、《Q大道》、《一步登天》、《音乐之声》等。我们期望在这条路上,有幸遇更多志同道合者,一起为这个行业添砖加瓦。所以靠谱的你,快来加入七幕人生吧!招募职位新媒体实习生(北京)工作地点:北京公司坐标:雍和宫地铁站附近需求人数:1-2人岗位职责:◆辅助新媒体运营整理相关内容;◆收集国外戏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