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权谋天下之为后6章

2017/12/26 5:18:3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权谋天下之为后

初见府人

“刘妈妈好。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司徒瑾颜也相对地回了一礼,这番识相,立马讨来了刘妈妈的喜欢。

“四小姐,府邸的三姨娘诞下少爷,下月例行满月酒,老夫人特派老奴来接回小姐共同祝贺。”刘妈妈笑着说道,随即瞧了一眼司徒瑾颜的穿着,不免皱了皱眉,不悦地瞥向一旁的李秋容。

“容妈妈,四小姐怎穿得这番寒酸,我没记错的话,上回老夫人是派人送了几件质地鲜好的花笼裙来吧。”刘妈妈质问道。

李秋容一听,惊吓得连忙跪下,“刘妈妈留情,刘妈妈千万留情啊,让老夫人知道非饶不了我啊……”

“算了,刘妈妈,知道老夫人是为了我好,仅是几条衣裙而已,是我送给容妈妈的。”司徒瑾颜违心帮李秋容打了个圆场,虽然她连所谓的花笼裙都没见过,不用想也知道是给她们几个拿去当买了,但是她既应允了带李秋容回去,这般克扣主子衣物定是行不通的。163生活网

“刘妈妈,容妈妈这些年也算劳心劳力,还烦请您将她也一并带回宁城。”司徒瑾颜说道,这句劳心劳力,可把汀兰也听得一肚子气。

听闻,刘妈妈略带怀疑地瞟了李秋容一眼,“是吗……既然四小姐都发话了,老奴定当给老夫人申请。”

“多谢刘妈妈。”

“四小姐,这便随老奴赶路吧,尽量在天黑之前进城。”刘妈妈道。

司徒瑾颜应声好,随之便被她迎上了马车,一行人驾马护行,浩浩荡荡地离开了这座青瓦祠院。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马车里,汀兰自上来就没停止过兴奋,不停挠着司徒瑾颜:“小姐,这下我们苦尽甘来了,回到相府吃好的穿好的,再也不用担心天冷饿肚子了。”

司徒瑾颜听着她说,而这欢声笑语,却见帘外随行的丫鬟满脸轻蔑地笑了笑。

“你当真如此想回到宁城吗?”司徒瑾颜淡淡一问。

“当然想啊,宁城吃好玩好,府里姨娘们的打赏一辈子都花不完。”汀兰忙夸张地将话回绝,却惹来司徒瑾颜浅声一笑。

“若是我日后没有打赏给你呢。”她问。推荐163shenghuo.com

一听,汀兰先是愣了一下, 随后急忙否决,“怎么会呢,小姐人这么好,老爷和老夫人都会很喜欢的。”

司徒瑾颜笑得清冷,随之闭上了双眼。

见她这般,汀兰只觉不明所以,嘟着小嘴乖乖坐在一旁不再多说了。

马车在酉时停了下来,轿外的刘妈妈轻轻掀帘,对司徒瑾颜小声呼道:“四小姐,咱们到了。”

司徒瑾颜被牵着出了轿门,抬头一看,面前是一座雕阑府邸,大门檐下的金纹匾额大方地刻着“司徒府”几个烫金楷字。

“小姐,快进门吧,还得去给老夫人请安呢。”刘妈妈望了眼即将黑下的夜色,把司徒瑾颜扶下了马车。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劳烦刘妈妈带路。”司徒瑾颜举止还算得体,再怎么说,她曾经也是资产千万的董事千金,不会似一般丫头初进城的那般大惊小怪。

这点,倒着实让随行的丫鬟看走了眼,不禁叹这乡野长大的小姐仍有几分贵雅。

随后,在门仆的一众福身下,司徒瑾颜被迎进了红漆大门,这一踏,究竟是福还是祸,她亦不知,飘浮渺茫的前途,自此将一望无边际……

“四小姐到!”随着门奴一声喧赫,司徒瑾颜在兜转了许多亭廊后,来到了一处华丽的堂屋前。

踏进大门,一入眼帘的是满堂衣着鲜丽的老老少少,各坐其位,神色不一地看着她走进。

“快瞧她穿的什么,我房丫鬟都不穿这么俗的料子。”

“乡野丫头就是乡野丫头,如何也登不了大雅之堂……”

堂中立马附来丝丝窃语,几名年纪不大的女孩对着司徒瑾颜指指点点,一脸嫌弃地在偷笑。阅读163shenghuo.com

汀兰紧张地不停扯着衣角,这些刺耳的戏谑声更似针刀般扎进心里,羞得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不禁抬头看了眼司徒瑾颜,却见她身姿从容,仿若事不关己一般,面上不见一喜一怒。

大堂最上方,端坐着一男一女,不必说,也知是相爷司徒政耀与正夫人楚氏了。

而正座的左边,还坐有一位满头白发,年近六旬的老人,正一脸笑意地看着司徒瑾颜,那面容里的慈爱是掩饰不住的,司徒瑾颜当即便确定,那就是所有人口中经常提起的老夫人。

大礼辈行先,在情在理司徒瑾颜都该先给她请一安。

走前,轻声福语,“孙女见过奶奶。”

“四小姐,敬茶……”一旁的刘妈妈忍不住提醒道,随即便传来几声噗笑。

司徒瑾颜仍未在意,而是听话地端起旁边的茶盅,敬向老夫人,“奶奶请喝茶。”

“好,乖孩子,快来奶奶这。”赫珉禄月忙示意刘妈妈接下递来的茶盅,扬手将司徒瑾颜招到了面前,仔细打量一番后,浑浊的眸子里散出了怜惜。

“怎就这般削瘦,可是那几个奴才欺寡了你?”赫珉禄月关心地问道。

司徒瑾颜抚上赫珉禄月在脸上的手,朝她摇了摇头,“让奶奶担忧了,孙女在乡下一切都好。”

说罢,便听来正席上一个不太自然的咳嗽声。

司徒瑾颜侧了侧眼角,只能先告了赫珉禄月,再次端起茶盅敬向上席的司徒政曜与大夫人楚氏。

“父亲请喝茶。”

“嗯。”司徒政耀的脸上并没有过多表情,甚至于冷漠。

看来,七世煞星这一谣言,仍在他心中扎着刺,司徒瑾颜心想道。

没多做逗留,她又端起一杯茶敬去楚氏,“母亲请喝茶。”

许久,手中杯盏却未有动静。司徒瑾颜不禁疑惑地抬头望向她,却见楚氏似笑非笑地正打量着自己。

“瑾颜啊,这些年在梧桐县生活得怎样?”楚氏故作笑意,眼底的不屑与厌恶却是藏掖不住的。

知道她无意接茶,司徒瑾颜只好收回了手。

面对楚氏,司徒瑾颜没有一丝的好感,但也不愿再与她计较那些暗中使鬼的事,如今,她既进了这大宅深院,若想存活,唯有避却一切锋芒。

“回母亲的话,万事安好。”她只能将那些辛酸皆数咽下。

她与其他庶女不一样,她也是正室之女,但生身母亲却不是楚氏,而是在瑾颜一出生时就死去的姚氏,是以,她唤楚氏也为娘亲。

楚氏一笑,继续皮笑肉不笑地问道:“既然好,那可有打算何时回去?”

话一出口,还不待司徒瑾颜回答,侧座上便立马响起一个不悦的声音,“姐姐这是说的什么话,瑾颜为什么还要再回去?难道姐姐忘了玄明大师曾说过瑾颜煞行已满,已无妨碍了吗?既如此,自然得住在府里。”

开口的是一个身穿绿罗华裳的女人,司徒瑾颜循声望去,从这人的装扮与说话语气看来,应该是府邸姨娘。

楚氏正要反驳,一旁的老夫人也着急了起来,“涵玉啊,二娘说得对,你既身为当家主母,怎能去和一个未经世事的小姑娘计较呢。”

听闻赫珉禄月发话,楚氏到嘴的辩言都给吞了下去,继续堆着笑,“怎么会呢,母亲您放心好了,儿媳只是随口一问。”

赫珉是皇姓,禄月郡主嫁落司徒家时,司徒熠还只是个尚书,承蒙皇上抬爱,其子孙在官场步步高升,只有唯一不幸的是赫珉禄月孕无子女,唯有将庶出但生母早逝的司徒政曜过继在名下,这些年下来,两人也算攒下了母子感情,且因赫珉禄月的身份,,勿说是楚涵玉,就算如今已贵妃宰相的司徒政曜也得敬着三分。

司徒瑾颜听完这一番斗舌,内心一阵讥讽。

正此时,方才说话的姨娘已经走至了她面前,拉起她的手笑道:“颜儿,我是你萧二姨娘,看你急匆匆地回来,府里都还未给你腾出楼阁呢,不如就先到我那去住吧。”

司徒瑾颜听后心中微微一惊,原来这就是萧二娘,那个特意请人将她煞星罪名清洗的姨娘。

想到这里,司徒瑾颜对她的好感骤然提升,“那便要打扰二姨娘了。”

“怎么会呢,我会把你当做亲生女儿对待的。”萧二娘一双凤眼笑成了月牙弯,仔细一看,长得也是长眉连娟,微睇绵藐,算是一个美人坯子。

“妹妹莫不是忆子成结,见了谁都巴不得视如己出?”楚涵玉一声嗤笑,满脸轻蔑地看着面前这场母情戏。

其话中之刺让萧二娘听了,目光陡然冷了下来,司徒瑾颜明显感受到她的身子僵了僵,但眼角却仍奉着盈盈笑意。

“瞧姐姐把话说的,我只是见瑾颜这孩子乖巧懂事,十分讨喜,哪怕是乡下长大,但这姿色也不输任何一个锦衣玉食长大的小姐呢。”语罢,还有意无意地打量了楚氏身旁的司徒若瑜一眼,惹得两人心中好不舒畅。

看不顺瑾颜被她们的明说暗斗夹在中间,赫珉禄月只好在刘妈妈的搀扶下起了身,“好了好了,天色也不早了,下人们在偏厅备好了饭菜,大家一起前去用膳吧。”

说罢,一脸慈祥地拉起司徒瑾颜的手,先所有人一步出了大堂。

其他姨娘自是明白老夫人在给新来小姐打圆场,不禁笑了笑这两人的不识抬举,随后也纷纷跟了前去。

权谋天下之为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权谋天下之为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薛传鹏原创李白的监狱风云

    李白的监狱风云原创薛传鹏什么?李白坐过监狱,他不是斗酒诗百篇吗?他不是天子呼来不上船吗?谪仙,诗仙,飘飘欲仙,这样一个仙人怎会进监狱?天宝十四年(公元755年)十一月初九。安禄山说,我有皇帝密诏,皇帝让我讨伐奸臣杨国忠。他率领平卢、范阳、河东三镇兵马二十五万,南下攻唐。十二月十三攻占洛阳。第二年正月,安禄山在洛阳自称大燕皇帝,建元圣武。五月,叛军攻破潼关。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年逾古稀的唐玄宗惊慌失措,六月十三,他带着杨贵妃等少数妃嫔、随臣逃出长安。六月十四,皇家逃难队伍途经马嵬驿(今

  • 2018:我们继续撸起袖子加油干!(很有深意)

    一、“撸起袖子”是一种态度。说的好不如干的好,喊破嗓子不如甩开膀子。撸起袖子是告诉自己要卖力干活,同时也告诉别人我要开工了,这是一种态度。因此,2018,不妨从新树立“撸起袖子”的态度开始!二、“撸起袖子”是一种敬重。干一行爱一行,干什么像什么。敬重自己的事业,热爱自己从事的工作,才能不断开拓前进,取得事业成功。所以,2018年,不妨从新敬重自己的职业开始!三、“撸起袖子”是一种精神。人无精神不立,国无精神不强,撸起袖子是一种实干精神。世界上的事情都是干出来的,所以,2018年,不妨从新树立一种

  • 【转载】检察吉祥物送您过年“旺旺”锦囊

    来源:梅列区人民检察院微信公众号春节意味着幸福团圆,聚会喝酒肯定少不了,放鞭炮、搓麻将、抢红包……也是常规的娱乐项目。但是,你可能不知道,这些过年习俗中可能都潜藏着法律风险呢,今天检察君就带着吉祥物小瓜来给大家送过年锦囊来了。(文案:李寒编辑:辛苑宿广田)

  • 建瓯民间绝活“伞技”

    建瓯是闻名全国的竹子之乡。以竹制品为道具的建瓯伞技在民间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倍受民众喜爱。今天,小编就与大家一起来分享这项令人惊叹的民间绝活——建瓯伞技。建瓯伞技是福建省的汉族传统民俗艺术,它集杂技、舞蹈于一体。它是将道具置于伞面上,让其在旋转的伞面上飞转。这些道具主要有竹篾球,藤球,无沿帽,铁圈,火圈等。建瓯伞技表演者在操作道具的同时,还要做出各种惊险而巧妙的动作。传统的有直走、横走、旋体、跳跃、倒旋体等,如今又加上了舞蹈和武术动作,身上还增添了呼啦圈、手圈、手帕等,表演难度不断增加。因为伞技

  • 每个姓氏里,都有一句情话,你的是什么?

    【温】我姓温却不能给你稳稳的幸福【时】我姓时却不能时刻和你在一起【何】我姓何却如何都走不进你的心【易】我姓易却发现爱你不易【梁】我姓梁却能温暖你所有不安【陈】我姓陈却沉不下爱你的心。【董】我姓董却永远不懂你的心【安】我姓安却不能护你一世安详【赵】我姓赵却只照耀出你的光芒【曹】我姓曹却不能面朝你说爱你【颜】我姓颜却猜不透你的心言【沈】我姓沈却审视不清我们的未来【徐】我姓徐所以许下爱你的诺言【杨】我姓杨却洋溢不出他最爱的微笑【郭】我姓郭却过不了你这一关【任】我姓任却任你在我心中狂奔。【陆】我姓陆却路

  • 原创微耽——宝贝,我才是这个家的老大

    百变狸猫先生街道的树被呼啸着的风紧紧扼住了喉咙,无望且无助地挣扎。瓢泼的大雨打在伞上,发出坚实密集的声响,陆阳踩着泥泞,看着这让人堵得慌的天气,心情也莫名烦躁了起来。陆阳加快了步伐,只想赶紧回家躺在沙发上,开罐啤酒看球赛,这才是惬意的人生。他快步走过了一个小巷,忽的后方传来了小狗哀切的“呜呜”声,像是迷路的幼崽发出的哀鸣。“刚才一定听错了。”陆阳可不想为自己惬意的生活节外生枝,只当做是幻听,抬腿便要加快脚步。本只是断断续续的低呜,却突然拉长了音调,尖锐而悠长,刺耳地令人无法忽视。“靠。”陆阳撸了

  • 周孝枫

    简介艺人网络歌手基本资料:中文名:周孝枫艺名:周孝枫国籍:中国出生地:重庆身高:174从艺经历2012年接触另类创作,2017年开始全网发布个人作品,受到大量粉丝青睐。以其独特的嗓音,备受公司看重!并被某音乐人称为中国最具潜力的另类麦手!荣誉记录2016年在某音乐平台另类大赛获得前五名2017年某网站另类大赛获得第一名2017年签约逸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是什么偷走了我们的年味?

    明天就是初五,按照说法,初五一过,这个年也就算是过完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年味似乎是一点一点的变淡。小的时候对年有一种莫名的期待,而现在似乎是对年有一种深深的恐惧。而年之所以变淡,其实也并不是没有理由的。新年也就是春节,春节作为一个传统的节日,也是一个最为隆重和规矩最多的节日。这样的节日重在两个字,传承。传承祖宗留下来的精神,传承祖宗留下的规矩。试想一下,如果春节和平时一样,不贴春联,那么春节还是春节吗?像是贴春联,放鞭炮这是大众的,各地又会有不同的风俗。像是我们这边,大年初一这一天一大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