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狩猎者13章(第十三章:猎兽人?)

2017/12/26 10:42:10 来源:网络 [ ]

小说:狩猎者

第十三章:猎兽人?

瞄准镜里除了荆棘和树叶之外就是空荡荡的一片,虽然树后面是更多的杂草和植物但还是很冷。说明163shenghuo.com抖动了一下肌肉来抵抗寒冷,听着外面寒风大作心里不禁生有几分余悸。

“段峰,你那里有什么情况没有?”对讲机传来荆棘鸟的声音。

“没有情况。”我回答。

“让北极熊换你,你撤下来吧。”

我深吸一口气,心想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我已经连着在这里爬了快两天了,身子早就麻痹了。推荐163shenghuo.com

过了五分钟,身后传来一阵“哗啦啦”地响,我小心翼翼的抽出手枪,指向身后的荆棘。

荆棘里并没有人出来,只是传来枪栓打开的声音。我拿着小棍敲了敲荆棘,只见荆棘突然裂开,北极熊的脑袋钻了出来:“嗨,段峰,感觉怎么样?”

“真他妈的“好”极了!”我恶狠狠的说。

“你也不能怪荆棘鸟,要知道荆棘鸟可是咱们队里最好的狙击手。”北极熊笑笑,拿着手里的夜市望远镜,“你先走吧,我留下。”

我点点头,抱着枪慢慢钻进了荆棘。荆棘下面绑着一根绳索,我顺着绳索滑下去,小跑着进入丛林。163生活网又走了一段路之后,我就看到了刚来时的营地。

走进营房,一群大汉无所事事的在用十几国语言打屁,擦武器,玩牌,看得我眼花缭乱。也不管他们,直接把装备往架子上一扔,往我的野战床上一躺,就准备找周公去谈天说地。

队长给我们制定的计划是,建立三个据点,全方位的防守这个营地的四面八方。

上次那个来明目张胆偷袭我们的狙击手再也没能活着回去以后,又来了两个似乎是想看看到底怎么回事,结果荆棘鸟和他们两个打了三天的狙击战,最后一天晚上的时候我看到他背了两把狙击步枪回来。也因此,那个游击队最近也没有多大动静,估计是被吓到了。

每次荆棘鸟回来他们都乱吼乱叫,什么请客呀,发财了呀,总之是刚宰完我的还没行动就瞄上荆棘鸟了。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听队长说这种单出的狙杀任务好像是有提成的,荆棘鸟这次只开了两枪就稳赚了五万美金入账。可惜其他人都不怎么专业,都等着行动计划呢。

过了一会儿,荆棘鸟也回来了,看到我说:“赶紧休息一下,晚上我要带你出去。”

“干嘛去啊?”我问。

“训练。”荆棘鸟冷冷地说了一声把M95放在架子上,躺下就睡了起来。

我这次也没多说什么了,半个月来我充分的认识了战场的残酷性,从来都不认为我就是那个电影中的天降幸运儿子弹就打别人不打我。来自163shenghuo.com也因此我现在每天也都自觉的训练自己,20公里越野跑,500个俯卧撑三组,随后是引体向上200个,除了我警戒我都严格执行着我自己定的计划。现在荆棘鸟又找我训练,我当然不会放个机会,而且队长的话我一直牢记在心——战场就是佣兵的训练场

晚12点,丛林。

眼前仍然是绿油油的一片,潮湿的空气和不断从身边爬过的动物让我有了种万类霜天竞自由的感觉。刚想活动一下筋骨耳边就传来荆棘鸟冰冷的声音:“别动!如果对面有个敌人瞬间就能要了你的命!”

无奈的撅撅嘴没说什么,眼睛依然盯着前方。

一切都还是那么寂静,潜伏了4个小时一点收获都没有,心里难免有些沮丧。但荆棘鸟就给我做了个好榜样,依然是度假一样轻松的样子的在那里,再过三天都没问题。

良久,荆棘鸟发话了:“狙击手的准则第一条,敌不动我不动,敌动我更不动!”

“第二条,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放弃要做的事情。163生活网

“第三条,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轻易发出任何响动!”

听着荆棘鸟的话,我也慢慢沉住气,进入状态。

突然,一道身影进入了我的视线,一闪即逝的动作证明了他是个高手。

“12点钟方向!有人!”我小声说道。

“我看到他了!”荆棘鸟冷冷地说,他的M95用的是热成像瞄准镜,在这种情况下只要稍稍暴露一点就能被他捕捉到。

“他想跑!荆棘鸟,怎么办?”看着那小子越跑越远,作为副手我只能等待荆棘鸟的命令。

“你左腿我右腿!”荆棘鸟仿佛换了个人,“3,2,1,射击!”

“砰!”

“砰!”

两声枪响,那家伙的左腿爆出一阵血雾趴在了地上,但仍然顽强的向前爬着。我不好意思的看荆棘鸟,荆棘鸟问:“怎么了?”

“我没打中。”

“这很正常。”荆棘鸟淡淡地说,眼睛却没离开瞄准镜,“通知队长,这次活捉他。”

“砰!”M95巨大的声音又响了,通过瞄准镜我看到那家伙的手被打飞了,枪也飞出去了。

通过瞄准镜我看到那家伙惨叫一声开始骂了,捂住胳膊,疼痛让他无法前进。M95是大口径狙击步枪,这一枪下去他那胳膊肯定废了,转头看了看荆棘鸟,打开无线电:“队长,我们捕捉到了一个狙击手,请派人来协助我们抓住他,完毕。”

“汇报你的位置!”良久,队长的话传来过来。

“OK!”我说着,开始给队长汇报。

“确认没有威胁!段峰,你上去看看。”荆棘鸟转头对我说。

耸了耸肩,把SVD背在肩上,抽出手枪跳下树,小心翼翼的向那个狙击手的方向走去。

还算顺利,走近了听到那家伙正在用俄语骂人,他妈的来这个鬼地方的怎么这么多俄国人?确认他身上没有武器后我走了出来,举着枪对着他的脑袋:“别动!”

“FUCK!”那人回过头,咬着牙用拳头捶地。

慢慢靠近他,一脚把他踢翻过来,顺手拿了一块石头塞进了他的嘴里,也不管他乱叫我自顾自的打开对无线电说:“目标控制!”

“把他带回来!”荆棘鸟说。

猛地把他拉起来,他疼的叫的声音更大了,哈喇子都顺着石头流了出来。在后面压着他走到半路,队长他们来了,身后还带着瞄准镜,蝰蛇还有嗜血狂。看到队长他们,那小子突然一把挣脱开了,猛地掀开上衣。我还想把他抓住,当我看到他衣服底下的东西时我脸都白了,人体炸弹!

他妈的怪不得刚刚表现得那么老实,是在等我们小队的人过来好多拉几个人垫背啊!这么近的距离,这下肯定完了,想到这里我闭上了眼睛。

“去你妈的!”一道白光闪过,就在我以为我死定了的时候,蝰蛇突然骂了一句,一瞬间那小子刚要碰到炸弹开关的手就被砍了下来,掉在了地上。这下他把嗓子都叫破了,旁边瞄准镜一脚把他踢到在地,抽出了个胶带粘住他的嘴。看着在蝰蛇手里不断旋转带着鲜血的异形战壕刀,我感到毛骨悚然,这也太快了吧!

马上就要去见阎王爷又被拉了回来,心脏难免有些不适应。调整着自己的呼吸,看着被队长他们压在但眼神里还带着凶狠的狙击手,我还是心有余悸。

旁边瞄准镜拍了拍我:“走吧!这个时间最不安全,狙击手活跃的最多!”

我点点头,跟着他们走,我说:“都是我的错,害大家差点丧命。”

“没事。”前面的队长发话了,“其实走近的时候我们就看出来了,一直都没用无线电和你再次联络是怕那家伙冲动直接就和你同归于尽了。”

“原来是这样啊。”虽然知道队长他们早就看出来了,但是蝰蛇那出刀的速度依然让我震惊,两秒不到就收手了,目标也跟着被击中,这是何等的功夫啊!

“蝰蛇,你,刚刚是怎么弄的?”我问。

“能怎么着?按照荆棘鸟教给你的出刀动作呗。”说完还给我耍了一下。

“不是,我是说你怎么练到那可快的?”我纠缠不放。

“别问了,他以前在SEAL(海豹突击队)的刀法就是百里挑一的。”瞄准镜淡淡地说。

“啊?SEAL?那你为什么不继续在那里干啊,多好的前程啊!对了,瞄准镜你怎么知道的?”我接着问。

“我也是在SEAL的!只不过不在一个分队!”瞄准镜解释说,“至于为什么蝰蛇不干了你就得问他了,我也不是很清楚。”

想不到我们队伍里居然有海豹突击队里的退役军人,看来他们口中的“狩猎者”是相当的有能量啊,居然连这种等级的优秀士兵都能拿到手。这样更增加了我对自己所在队伍的好奇,以前只是以为我只加入了一个小佣兵队,看来要找队长问问了!

看着嗜血狂他们带着那个俘虏走进营地,肯定是要拷问他了。看了看旁边的队长,我问:“队长,咱们佣兵队到底有多大啊?”

“300多个人吧!”队长淡淡地回答。

“什么?300多?”我有些吃惊,这么说我们这10个人只是皮毛了!

“呵呵,其实咱们的雇佣军被人称作‘猎兽人’,咱们这支分队的代号才是‘狩猎者’。至于咱们的总面积到底有多大,等任务完成了你会知道的。”队长说着跟着嗜血狂他们一起去审讯了。

旁边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下意识转身,看到荆棘鸟在那里看着我,问:“怎么样?”

狗屁怎么样!我差点被炸死,你没看见吗?心里咒骂着,脸上没好气的说:“还好。”

“你的课程还没学完,出现这种情况很正常。”荆棘鸟依然是很平静。

尼玛的正常正常,天天都他妈的很正常!我忍不住说了一句:“那我死了是不是也很正常啊?”

“当然。”

“......”

狩猎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狩猎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阿富汗】被虐待,当性奴...揭秘“童戏”男孩们的悲惨生活

    被虐待、当性奴在大众眼中通常是发生在女人身上的不幸但是殊不知在阿富汗这个看似保守自我约束非常严格的国家却存在一些很违和、很辣眼睛的现象阿富汗是一个父权社会在这里家庭经济都依赖男性男孩可以赚钱养家,可以继承遗产人们视男孩为支柱,女孩为负担女人的社会地位十分低下女性被禁止在公众场所抛头露面禁止接受高等教育在这种男尊女卑的制度下滋生了两种社会形态有些家庭为了提升社会地位从小让女孩“女扮男装”成为儿子当男孩子一样教导,像男孩子一样长大还有一些男孩为了生计“男扮女装”成为“童戏”他们被打扮成女孩模样,身着

  • 汪曾祺:人得有点业余爱好

    人得有点业余爱好汪曾祺丨文一个人不能从早写到晚,那样就成了一架写作机器,总得岔乎岔乎,找点事情消遣消遣,通常说,得有点业余爱好。这些年来我的业余爱好,只有:写写字、画画画、做做菜。孙犁同志说写作是他的最好的休息。是这样。一个人在写作的时候是最充实的时候,也是最快乐的时候。凝眸既久(我在构思一篇作品时,我的孩子都说我在翻白眼),欣然命笔,人在一种甜美的兴奋和平时没有的敏锐之中,这样的时候,真是虽南面王不与易也。写成之后,觉得不错,提刀却立,四顾踌躇,对自己说:“你小子还真有两下子!”此乐非局外人所

  • 画荷花大家白燕君神来之笔画荷花

    白燕君,辽宁国画院院长,辽宁省政协委员,著名国画家,鉴赏家,收藏家。1949年出生于北京。世代书香门第,自幼受家庭熏陶,习熟文学,艺术,古玩字画鉴赏中文名白燕君国籍中国出生地北京职业国画家,辽宁国画院院长

  • 做一名有温度的基层党员干部——观影《邹碧华》有感

    4月13日下午,笔者有幸被组织安排观看电影《邹碧华》,繁忙的工作中有这样一次观影的机会原本心情是轻松的,可当观影的党员干部被带入时任上海市高院副院长的邹碧华充满温度的故事中时,笔者的心情慢慢变得沉重,所有人都被这个温暖的邹院长感动了。电影中有这样一个镜头:一个老伯的老母亲因居住的阁楼起火不幸身亡,老伯将物业公司告上法庭并最终败诉,不服判决的老伯走上了上访之路。邹碧华了解情况后,第一时间来到案发现场,向老伯表达了自己的同情,用口语和手语慢慢地告诉老伯案子判得没有错,老伯顿时失声痛哭。面对痛哭的老伯

  • 民间故事:算命先生初出茅庐得罪同行,师傅梦中警告,醒后大哭

    (本故事由蓝小墨原创)孟长林是个孤儿,饿得奄奄一息时,被路过的算命先生所救,收为了徒弟。先生是有真本事的人,孟长林跟着他学了不少本事,先生也赞他的确很有天赋,但是也警告他,算命是逆天行事,言语方面需要特别谨慎。孟长林年轻气盛,当时应下了,事后却是左耳进,右耳出,完全没当回事。后来先生年纪大病逝,孟长林葬了师傅,开始摆摊子给人算命。跟着师傅多年,他当起算命先生还是像模像样的,加上他算的十分灵验,生意自然越来越好。很多人听闻他的名气,不远千里过来卜算,孟长林表面严肃,心里却是有些得意。只是他生意好了

  • 民间有好酒,太白仙常下凡饮宴,竟无人能识

    章仇兼琼尚书镇守西川,经常派他的手下人察访道家术士。有一个卖酒的人,他的酒好,胜过他的同行。他又不着急用钱,所以赊欠他酒钱的人很多。经常有四个戴着纱帽拄着藜茎拐杖的人来饮酒。他们的酒量都多至几斗,积累的酒债达到十多石,就一起还给酒家。他们总是谈笑诙谐风趣,饮至尽兴而去。他们谈话喜欢谈论孙思邈,一再说这个小子会什么?有人把此事报告给章仇公。章仇公就派他的亲信役吏前去,等到他们四人喝到半醉,上前拜见说:“章仇尚书让传他的话:‘我苦心修行学习,知道仙官在这里,想在你们的身边侍候起居,不知肯屈尊应允否?

  • 陈国东:坚持雕塑,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事│BYART X 央美百年

    陈国东的微信名很有意思,叫“老狼”。我顺藤摸瓜,找到陈国东的微博,不出所料,依然带着“老狼”二字。所以见面之前,我脑海中很自然地浮现出了一个眼神凌厉的人。直到和陈国东聊完天,某个整理采访稿的深夜,我突然想起这茬,忙微信问他:“哎,您微信名为啥叫老狼呀?”他迅速回复,“在央美读书时同学给起的外号,大概是因为我长的和狼相似吧。”“毕业的时候真有同年级的其它专业同学问我‘老狼都要毕业了,你大名叫什么啊?’”也就因为这,他微信名也就索性改成“老狼”了。这大概是我见过最温和的“狼”了。从学生时代过来的都知

  • 20世纪画坛一位功力深厚的传统型画家——吴琴木

    吴琴木(1894-1953),本名,1894年2月16日生于江苏吴江县震泽镇慎德堂,1953年8月27日卒于上海。原名桐生,后改单名桐,字琴木。吴琴木从小酷爱绘画,后在家乡做教师。他走上职业画家、鉴赏家之路,乃与邻乡著名书画鉴赏收藏家庞元济的帮助、栽培密不可分的。吴琴木是20世纪画坛一位功力深厚的传统型画家,他以山水见长,兼能花鸟、人物,其艺术道路,由师古人而师造化,由临仿而创作,由“四王”、吴恽上溯吴门画派、元四家、赵孟頫、四僧、龚半千等,综合创造,自成一格。其作品,表现出对古代文人画艺术的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