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桥下话惜别14章

2017/12/26 11:16:46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桥下话惜别

第14章

“三姐,163生活网你怎么能这样说二姐啊,二姐都已经嫁给姐夫了,就算是你再喜欢姐夫,现在他也是二姐的丈夫了啊。”静言一脸的不平,有些埋怨的说道,可目光却不由自主的追逐着两人的身影,只恨那人怀中搂抱的,不是自己。

“你给我闭嘴!”

静仪一下子死死的咬住牙关,163生活网狠狠瞪了傅静言一眼,静言吓的一哆嗦,慌忙躲在了静心的怀里:“大姐……我们走吧。”

静心和静言走了,只余下静仪一个人站在原地,谁都看不起她,谁都嘲笑她,就是因为傅静知,她变成了一个可笑至极的失败者!

“嘘……我们是偷偷溜走,不要被发现。桥下话惜别14章”静知一手将裙摆高高挽起,一手拉了孟绍霆,弯腰穿过花园里的小径,就看到了后花园紧闭的园门。

孟绍霆并不拒绝,看着自己的太太喝醉酒露出这样好玩的一面,她轻车熟路的带着他穿过走廊,避过那些对上眼搂抱在一起的千金少爷们,过了这一条七扭八歪的小径,就来到了园门处。来自163shenghuo.com

“你好似对这一切驾轻就熟?”他屏息沉声询问,静知一边将裙摆绑起来,一边扭脸灿烂一笑:“我小时候日.日在静园,捉迷藏打仗翻墙爬树,最是拿手了!”

“你托我一下。”他伸手托住她的翘臀,却并没有邪念,她纤细的身躯借助他的一下推力,轻松的上了矮墙。

“上来呀。桥下话惜别14章”她伸出手去,在星子明亮的夜幕下微微的笑。

孟绍霆后来想,自己是发了疯才会做出翻墙逃走的事情,可是后来又想,若不是翻墙时他扭了脚,又怎么会享受到暖玉融香在怀的一夜?

“没事吧?”她有些懊恼的看着他因为疼痛而苍白的脸,“都是我不好,不该撺掇你爬墙。”

孟绍霆摆摆手:“你扶我去车子上,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距离有些远。”他看她一眼,觉得她身形太娇弱,个子才刚到他的胸口,恐怕难以撑住他。

“好,你左脚不要踩地,尽量靠在我身上。”静知头有点痛,却还是拼力的扶着他向前走。

他真的很重,他有一八五,而她只有一六三,不长不短的一段路,他们走了很久,待走到车子那里时,静知几乎已经说不出话来,她靠在车身上,大口的喘气,鼻尖上是细密的汗珠,孟绍霆望住她,不知是酒劲还是疲累,她的皮肤粉红而又通透,几缕略微有些湿的发丝贴在她的脸颊上,黑衬着那白,越发的显得她肌肤像是瓷器一般,他忍不住伸出手去。

桥下话惜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桥下话惜别 其中部分文字,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阿富汗】被虐待,当性奴...揭秘“童戏”男孩们的悲惨生活

    被虐待、当性奴在大众眼中通常是发生在女人身上的不幸但是殊不知在阿富汗这个看似保守自我约束非常严格的国家却存在一些很违和、很辣眼睛的现象阿富汗是一个父权社会在这里家庭经济都依赖男性男孩可以赚钱养家,可以继承遗产人们视男孩为支柱,女孩为负担女人的社会地位十分低下女性被禁止在公众场所抛头露面禁止接受高等教育在这种男尊女卑的制度下滋生了两种社会形态有些家庭为了提升社会地位从小让女孩“女扮男装”成为儿子当男孩子一样教导,像男孩子一样长大还有一些男孩为了生计“男扮女装”成为“童戏”他们被打扮成女孩模样,身着

  • 汪曾祺:人得有点业余爱好

    人得有点业余爱好汪曾祺丨文一个人不能从早写到晚,那样就成了一架写作机器,总得岔乎岔乎,找点事情消遣消遣,通常说,得有点业余爱好。这些年来我的业余爱好,只有:写写字、画画画、做做菜。孙犁同志说写作是他的最好的休息。是这样。一个人在写作的时候是最充实的时候,也是最快乐的时候。凝眸既久(我在构思一篇作品时,我的孩子都说我在翻白眼),欣然命笔,人在一种甜美的兴奋和平时没有的敏锐之中,这样的时候,真是虽南面王不与易也。写成之后,觉得不错,提刀却立,四顾踌躇,对自己说:“你小子还真有两下子!”此乐非局外人所

  • 画荷花大家白燕君神来之笔画荷花

    白燕君,辽宁国画院院长,辽宁省政协委员,著名国画家,鉴赏家,收藏家。1949年出生于北京。世代书香门第,自幼受家庭熏陶,习熟文学,艺术,古玩字画鉴赏中文名白燕君国籍中国出生地北京职业国画家,辽宁国画院院长

  • 做一名有温度的基层党员干部——观影《邹碧华》有感

    4月13日下午,笔者有幸被组织安排观看电影《邹碧华》,繁忙的工作中有这样一次观影的机会原本心情是轻松的,可当观影的党员干部被带入时任上海市高院副院长的邹碧华充满温度的故事中时,笔者的心情慢慢变得沉重,所有人都被这个温暖的邹院长感动了。电影中有这样一个镜头:一个老伯的老母亲因居住的阁楼起火不幸身亡,老伯将物业公司告上法庭并最终败诉,不服判决的老伯走上了上访之路。邹碧华了解情况后,第一时间来到案发现场,向老伯表达了自己的同情,用口语和手语慢慢地告诉老伯案子判得没有错,老伯顿时失声痛哭。面对痛哭的老伯

  • 民间故事:算命先生初出茅庐得罪同行,师傅梦中警告,醒后大哭

    (本故事由蓝小墨原创)孟长林是个孤儿,饿得奄奄一息时,被路过的算命先生所救,收为了徒弟。先生是有真本事的人,孟长林跟着他学了不少本事,先生也赞他的确很有天赋,但是也警告他,算命是逆天行事,言语方面需要特别谨慎。孟长林年轻气盛,当时应下了,事后却是左耳进,右耳出,完全没当回事。后来先生年纪大病逝,孟长林葬了师傅,开始摆摊子给人算命。跟着师傅多年,他当起算命先生还是像模像样的,加上他算的十分灵验,生意自然越来越好。很多人听闻他的名气,不远千里过来卜算,孟长林表面严肃,心里却是有些得意。只是他生意好了

  • 民间有好酒,太白仙常下凡饮宴,竟无人能识

    章仇兼琼尚书镇守西川,经常派他的手下人察访道家术士。有一个卖酒的人,他的酒好,胜过他的同行。他又不着急用钱,所以赊欠他酒钱的人很多。经常有四个戴着纱帽拄着藜茎拐杖的人来饮酒。他们的酒量都多至几斗,积累的酒债达到十多石,就一起还给酒家。他们总是谈笑诙谐风趣,饮至尽兴而去。他们谈话喜欢谈论孙思邈,一再说这个小子会什么?有人把此事报告给章仇公。章仇公就派他的亲信役吏前去,等到他们四人喝到半醉,上前拜见说:“章仇尚书让传他的话:‘我苦心修行学习,知道仙官在这里,想在你们的身边侍候起居,不知肯屈尊应允否?

  • 陈国东:坚持雕塑,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事│BYART X 央美百年

    陈国东的微信名很有意思,叫“老狼”。我顺藤摸瓜,找到陈国东的微博,不出所料,依然带着“老狼”二字。所以见面之前,我脑海中很自然地浮现出了一个眼神凌厉的人。直到和陈国东聊完天,某个整理采访稿的深夜,我突然想起这茬,忙微信问他:“哎,您微信名为啥叫老狼呀?”他迅速回复,“在央美读书时同学给起的外号,大概是因为我长的和狼相似吧。”“毕业的时候真有同年级的其它专业同学问我‘老狼都要毕业了,你大名叫什么啊?’”也就因为这,他微信名也就索性改成“老狼”了。这大概是我见过最温和的“狼”了。从学生时代过来的都知

  • 20世纪画坛一位功力深厚的传统型画家——吴琴木

    吴琴木(1894-1953),本名,1894年2月16日生于江苏吴江县震泽镇慎德堂,1953年8月27日卒于上海。原名桐生,后改单名桐,字琴木。吴琴木从小酷爱绘画,后在家乡做教师。他走上职业画家、鉴赏家之路,乃与邻乡著名书画鉴赏收藏家庞元济的帮助、栽培密不可分的。吴琴木是20世纪画坛一位功力深厚的传统型画家,他以山水见长,兼能花鸟、人物,其艺术道路,由师古人而师造化,由临仿而创作,由“四王”、吴恽上溯吴门画派、元四家、赵孟頫、四僧、龚半千等,综合创造,自成一格。其作品,表现出对古代文人画艺术的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