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天价拍卖妻:拒绝多金郎的诱惑18章

2017/12/26 13:48:55 来源:网络 [ ]

小说:天价拍卖妻:拒绝多金郎的诱惑

第18章 唯一的爱

 洗了一把冷水脸,冷静不了多少,干脆脱光衣服,把水的温度调到刚好,打开头上的淋浴喷头,任凭温水冲击着自己。说明163shenghuo.com

 洗清醒,洗清醒!把自己脑袋洗清醒!雨婷,背叛,深爱,眼泪,离开……这些抹不去的记忆,这些改变他的气息。全部冲、掉!!冲、掉!!!

 洗个温水澡,全身都感觉到好舒服。穿着浴袍,回到卧室。甩了甩头,倒在洁白的大床上,掏出手机,翻开相册。里面只有一张照片。

 一个白衣女子,头戴花环,手里抓着一束野花,天真的笑容,比她身后的太阳还要耀眼。

 “她好像她啊!”不禁,杨子龙看着相片,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把自己心中的迷全都解开了。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为什么自己对苏茹燕会比较关注,比较有兴趣?原来,她们竟然那么的相似。一样的白色,一样的笑容。只是,照片里的她,带了一丝灰色的气息,竟然让他伤的那么重。

 闭上眼睛,遐想过去。又那么丝苦涩,有那么点辛酸。累了,闭幕休息,算是一天的终结,等待迎来阳光的时刻。

 夜已转深,安静的医院里,依旧只剩下呼吸声。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病房里三个人,两男一女。一个男人躺在病床上,以三年比边的表情和姿势熟睡着。一个女人坐在身边,以三年不变的真情关怀着。另一个男人站在身后,以三年不变的歉疚和祝福守候着。

 病房内,只剩下轻微的呼吸声。苏茹燕穿着洁白的连衣裙静静的坐在那里。陆劲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吃惊的看着他的背影!两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天价拍卖妻:拒绝多金郎的诱惑18章

 “燕姐。”陆劲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他要继续确认一下:“你,你说……他,他很象皓哥?!那个‘五十万’很像皓哥?”

 当他听到苏茹燕说,‘他好像皓’的时候,心,‘突’的一下阵痛。那意味着什么?替代?!

 他苦苦的在她身边守候,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默默的陪着。

 但是,他从来不敢打她的主意!因为欠她的,所以,觉得自己不配。因为她的男人是全世界他最佩服的,所以,他真心祝福!

 可是,那个‘五十万’算什么东西?有钱了不起?那个花心的二世主,在他看来,根本不配!

 “是啊!”叹口气,苏茹燕自己也表现的很无奈。和杨总相处的这段时间里,其他感觉没有,只是源源不断的觉得,他和皓,真的好像。

 “燕姐,那你……”后半句‘不会真的喜欢他了吧’,话到嘴边,又吞了下去。说明163shenghuo.com

 “劲。”也没有让陆劲说完,苏茹燕打断了他的话,转过头看着他说:“在我的心里,只有皓。”

 陆劲没再说什么。因为她那句话,像是告诉他,她对‘五十万’没感觉,在她的心里,只有皓。又象是在告诉他,在她的心里,他也走不进去的。

 或许,是做贼心虚吧,才会觉得她的话另有用意。

 见陆劲低下头,不再说什么。163生活网苏茹燕又转过头,看着面前闭眼熟睡的男人,暗自在心里说:是的,我的心里只有你……

 天气格外的好,阳光明媚。天空是一种透明的蓝,白云有点散,却白的纯净。树上的鸟雏儿叽叽喳喳的叫唤着,等待为他们捕食的老鸟回来。

 当清晨的第一抹阳光洒进房间的时候,一个圆滚滚的家伙,跑到了床下,对着床上正熟睡的主人就是一阵乱吼。声音中不是凶狠,而是尖锐中带着撒娇。

 “嗯!”床上的被窝里,一只超大熊熊的下面,伸出一支手来。用力一翻,从下面钻出了一个人出来。散落的头发,被折腾的十分凌乱,洁白的睡裙也被弄的皱皱的。

 伸个懒腰,再揉揉眼睛,今天周末,公司不用上班。相比之下,在公司上班的,还是很不错的!至少做五天,休息两天。

 “嗨,王子,早上好!想妈咪了是吗?”苏茹燕探出半个身子,把还在床下乱抓乱叫的小家伙给抱上了窗。

 “你这个小坏蛋,调皮是不是?一大早的就来吵妈咪。妈咪会打PP的哦!”说着,她轻轻的点了点它的额头。然后把它放到地上说:“乖宝贝,妈咪先起床,等等再来陪你玩。乖哈!”于是起身,走到洗手间刷牙洗脸。

 五层楼的别墅,她一个人住。实在是没什么生气。于是,她很喜欢和小动物说话,即使是一个人在说话,她也乐此不彼。

 走到洗手间,拿起自己的粉红刷牙,却看见在自己洗刷用具旁边,放着另一套洗刷用具。

 其实,家里的很多东西都有两套。皓出事以后,这房子里的东西,她依旧保存着以前的样子,原封不动!她等待皓好起来的那天。

 洗刷一下,陪王子耍乐耍乐。把整栋别墅的每个角落都沾点人气。没过多久,门外的门铃响了起来。抿嘴一笑,象是在家等待老公下班的妻子,把王子放回他的小窝,高高兴兴的一路小跑去开门。

 “皓,欢迎回家!”一开门,苏茹燕就甜蜜的冲着轮椅上的人微笑。然后,跑到身后,接过轮椅,自己慢慢的把皓推进屋内。

 每回不用上班,一休息,她就会让陆劲把皓带回家。

 在她看来,这个家里的回忆是满满的,对他的大脑恢复意识是很有帮助的!之后,她就会带他去他们曾经留过脚印的地方,回忆那淳淳的爱。

 “燕姐,今天又要带皓哥去哪呢?”跟在后面进了房屋,陆劲很自然的问。

 每次,他都是默默的陪他们一起去回忆他们的过去,对于很多甜蜜的过往,他听的可以完全背下来。

 “今天,哪也不去。”推着轮椅,苏茹燕微笑的看着呆滞的坐在上面的人,好像是在对他说似的,接着说:“我们今天在家里!”

 “在家里?”陆劲有些不可思意的看了她一眼。三年来,还真没在家里过的记录。都是出去回忆他们的恋爱史,这次在家里?难道有什么他还没听过的‘童话’吗?

 “是啊!劲,你过来,把皓推到坐好,我去把大厅清空下。”说着,把轮椅接到了他的手上,转身就开始收拾大厅。把沙发啊,茶具啊,全都搬到一边。陆劲把皓安置好,也帮她一起收拾。

 大厅被清空了,除了墙上的液晶电视和电视下的一些音响设备以外,全都被搬到了墙角。空荡荡的空出一个地旁,大的象是一个演出的舞台。

 所有的窗帘都被拉上,屋内一片昏暗!陆劲推了轮椅,站在皓的身后,期待那空旷的地方,有着杰出的演出。

 ‘啪’的一声。大厅正中间的吊灯亮了,随后,立体音响内,响起了优美的音乐。一个洁白的身影,轻盈的飞舞在大厅的中央,娇柔的身姿,翩翩的起舞。看的陆劲都成了个‘植物人’。傻傻愣愣的站在那里。

 陆劲看着眼前的画面,霎那间脑中闪过一个画面:在‘想当年’,苏茹燕在舞池中热舞的画面。然而,现在她跳的是完全不同的舞步。少了性感的诱惑,却多了许多柔情。

 在他的眼前,那不是个大厅,那是个国际舞台。那在台上飞舞的女子,犹如天仙般美丽动人。闪着巨星都无法闪耀的光环。比那《神雕侠侣》中的‘龙姑娘’更加象是古墓中的女子,是凡人所无法靠近的纯洁。

 一曲罢,又一曲。不断的舞着一曲又一曲。苏茹燕忘我的舞着。在她的心里,平静的说着:“皓,我只为你舞!我只为你舞!只为你……”

 看着她优美的转着圈,柔软的踢起腿,那优雅的气质,那婀娜的身姿,陆劲不禁在心里感叹:“皓哥,怎么忍心看着燕姐难过?怎么可以让她伤心?看她为你付出的一切,快点好起来吧!”

 一碟终止,完美的一个谢幕,舞蝶的白衣女子总算是停歇了下来。陆劲伸出手,打心底想鼓掌,因为那实在是他见过的最完美的演出。不过,他忍住了!因为他知道,她,是为他而舞的。

 苏茹燕慢慢的走到那轮椅前,屈身蹲了下来。在她的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停的冒着。还有略微的喘息声。

 “皓。”稍微喘了口气,苏茹燕伸手摸着他的脸颊,深情,款款的流露出来,用轻轻的口吻问道:“我有没有退步?”

 “皓,以前都是你陪我一起练习跳舞的呢!现在,你没陪着我,我也就没有着练习了。退步了话,你不可以怪我的哦!”握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感觉自己是被他宠着。甜蜜的一笑。

 “啊,你等等!”突然,象想起了什么。她放开他的手,起身拉起裙角往楼上跑去。没过多久,又‘噔噔噔’的跑了下来。怀里抱着一团毛茸茸、圆乎乎的东西,回到了轮椅前。

 再次蹲下身子,把那团球一样的东西,放到轮椅男子的腿上,然后,拉过他的手,放在‘球体’的身上,轻轻的教他抚摸,边说:“皓,它就是王子哦!是不是和我们的宝贝一样可爱?”

 然后,又对着那圆乎乎的东西说:“王子,抬头看看。”说再,用挑起了那小家伙的头,说:“这是你爹地哦!以后见到他要认识哦!爹地可疼你的呢!”说着,爱抚的摸着它的头。

 王子很乖的伸出短短的舌头,一下一下的舔着李皓的手,好像真的听懂了苏茹燕的话,正在和自己的爸爸沟通似的。

 陆劲站在身后,一句话也没说。习惯了她的义无反顾,却依旧能被她感动。都说黑社会的人是绝情的,是杀人不眨眼的。没错,他们从前也是那样的。但是,他们却都能被一个女子感动。那就是--苏茹燕……

 清晨,天气很好。隐隐从拉上的窗帘里,透出一丝阳光。

 一个柔软的身体,趴在胸口,一点点的游动。隐约觉得一张柔软的唇,在一点一点的挑逗着自己的唇。杨子龙勾起一丝笑,马上就消失在不易觉察的表情里。

 看来,起床前,又有一翻‘翻云覆雨’了。

天价拍卖妻:拒绝多金郎的诱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天价拍卖妻 或 拒绝多金郎的诱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热门小说《青春阵痛》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青春阵痛》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青春阵痛第七章这妞是谁?“好。”指甲掐破了皮肤,手中未愈合的伤口缓慢而又清晰地疼痛着。我听见我自己的声音响起。带着破釜沉舟的勇气,还有……最后一丝尊严。曾文霖诧异地看着我,显然没有想到我答应得这么快,随后他嗤笑一声,伸手就轻佻地在我脸上捏了一把。“果然是干这个的,行了行了,从今以后,老子走到哪里你都给我跟着。”也不知道曾文霖做了什么,后来校领导果然没有再找我谈话了,一场风波看似就这么过去了。为此,我心里不由得有些感激曾文霖,虽然对于他来说,这

  • 热门小说《轨情》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轨情》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轨情第7章我自己来吧陈兵正自己给自己倒水呢,听到门的动静,惊得一哆嗦,水撒在自己身上了。一见这天赐良机,小护士立马跑过来,明明水撒在了胸口位置,小护士却跪在在陈兵面前,解开他的裤带,“叔,你别动,我给你擦干净……我的老天!”小护士脱下陈兵的裤子后,看着那个把内裤几乎顶破的恐怖巨物,忍不住惊呼一声。门外赵兴听到动静,还以为发生什么问题了,忙打开办公室的门,小心翼翼的探头进来偷看,正见到小护士颤抖着把陈兵内裤扒下。陈兵没注意到门口有人偷看,有些尴尬

  • 热门小说《爱如晨曦泪如歌》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爱如晨曦泪如歌》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爱如晨曦泪如歌第7章毁了我的脸手中的水果刀应声而落,何少白目光沉沉的望着面前的女人,她瑟缩如一只受惊的小鹿,灵动的大眼睛里盈满了水汽。“你说什么?”何少白喝问了一声。她居然要跟自己离婚?果然,她是跟郑洛宇有什么。“我说我们离婚!求求你放我走吧!”眼里的泪珠滚落下来,杜辰溪忘不了刚才挥之不去的恐惧,仿佛下一秒,何少白手中的刀就会在自己脸上添上划痕一般……这样的男人,这样的生活,她为什么还要继续下去?倒不如趁早一刀两断,谁也痛快……“你做梦!

  • 热门小说《是爱说了谎》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是爱说了谎》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是爱说了谎第七章:一辈子困住她宁岚冷笑:“你的孩子需要爸爸,我的孩子就不需要爸爸了?”这是什么逻辑?一个小三,居然跑到正室面前说她的孩子需要爸爸?!简直是滑稽可笑!卫霆听到“爸爸”两字眉头有些松动,聂晴晴注意到这一点,马上跪在宁岚面前:“岚岚,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是我对阿霆是真心的,况且你不是跟乔昊然关系好吗?就算没有阿霆,你也可以过的很幸福的!”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看起来极为可怜。卫霆连忙去扶起她:“你肚子里的是我的孩子,何必去求她?安心养

  • 热门小说《时光知我情深》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时光知我情深》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时光知我情深第七章:不离婚就引产唐瑞醒来的时候,外边天已经黑透了,她懵了一瞬间,随后迅速看向自己的肚子。肚子还是之前的样子,没有瘪下去,那就证明孩子还在。后怕让她不由得掉了眼泪,大哭之后又抑制不住的高兴,她的孩子还在,易凡远没有他表现的那么决绝,他还是在乎她的,还是在乎孩子的。门嘎吱一声被推开,易凡走了进来,身后跟着的是林小婉。唐瑞本来还笑着的脸,看见林小婉的时候变得惨白。易凡连正眼也不想给她,将离婚协议递给唐瑞:“把字签了,我让你在这里

  • 热门小说《霸爱:求饶吧,宝贝儿》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霸爱:求饶吧,宝贝儿》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霸爱:求饶吧,宝贝儿第七章幸福似晚风清早,楚父拿过早报,头条竟是黑虎帮被灭门的消息,黑虎帮在A市立足已有二十余年,势力也是不容小觎的,这样的黑虎帮却在一夜之间被灭门,楚父暗思,如今的A市可真是鱼龙混杂,到底是谁有那么大能耐。楚父看完报,随手就将报纸扔给楚睿一,语重心长的说道,“看吧,混黑道的终究没有好下场,以后你也别与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了,省得给家里招麻烦。”黑虎帮被灭?楚睿一瞥了一眼报纸头条,昨晚黑虎老大还给他发邮件来着,今

  • 热门小说《娇妻撩人:老公引入怀》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娇妻撩人:老公引入怀》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娇妻撩人:老公引入怀第7章放荡的女人“嘟嘟……”安放心一听,长长的出了一口长气,这样,他应该是以为打错了的吧。不会再打来了吧。安放心刚进公司,还没有找到位置坐下,就听到办公司的同事们发出一阵阵的低呼声。“哇,是宫氏企业的总裁,宫圣!”“他怎么来我们公司了?”“谁知道,这么大一尊大神来我们公司,是不是说我们公司要发达了?”“那是不是说,老板要给我们加薪了。”“怎么办,他好帅,好性感!”“帅也不是我们能肖想的,人家可是宫圣,宫圣,快

  • 热门小说《婚婚欲睡:求求总裁纯一点》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婚婚欲睡:求求总裁纯一点》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婚婚欲睡:求求总裁纯一点007妥协了二年黑色的兰博基尼停在别墅大门外的一处绿荫之下。俞潇潇深吸了口气,确定自己的情绪已经被控制住后,她带着淡淡的笑意走了过去。江荀绅士地替她打开车门,俞潇潇坐了进去,在她正欲绑上安全带的时候,一个轻如蝶翼的吻已然印上了她的眉心。“宝贝……”他唤了句亲昵的昵称,并欲将首埋入她的颈项汲取更多。他碰触她的感觉原本是会令她害羞难当的,但是此时此刻,当她的脑海中窜过她只是他已故女友的一个替身后,她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