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楼兰诅咒:暴君,只准宠我18章

2017/12/26 14:05:41 来源:网络 [ ]

小说:楼兰诅咒:暴君,只准宠我

第18章 :不容许说“不”

赫连峙低头在她的香肩上舔吻了几下,吐着热气在她耳边缓慢的问道:“难道……你连帝陵里的事也忘得一干二净了吗?难道……你就不怕再进去一次?”

变相的在威胁着她对自己臣服,岑雪浑身一绷,他的话意思在明显不过了,就是在警告她说过的话,要是她不从,他一定会把她在扔进那个阴森的帝陵里去。

“我……我没忘,经过您这么一提醒,我什么都记起来了,我会乖乖听话的啦!”岑雪勉强自己对他强颜欢笑,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因为她知道这个恶魔说得出就一定会做得到,她死都不要在回到那个可怕的帝陵里去。

“那么快就记起来了呀?孤还以为你会忘得一干二净了呢?”脸颊贴着脸颊相互的摩擦,赫连峙很喜欢她身上的清香,手臂紧紧的拥住她,陶醉的沉浸在这其中。

岑雪尴尬得无言以对,被他抱在怀里无法动弹,他的触碰好似一股强劲的电流,让她的全身不听使唤的颤粟起来,想要摆脱他的束缚,可她越是挣扎,阅读163shenghuo.com他那铁臂一般强壮的手臂,便会更紧的将她束缚在他的怀里。

“嗯……”赫连峙湿热的唇舌亲舔着她的娇躯,指尖拨弄着她身前的粉嫩,身下的某处也不禁的晃动起来,急得岑雪忙抓住他使坏的大手道:“不是要洗澡吗?我帮你用柚叶洗洗身子吧?听说这可以辟邪去晦气的,你和那些死尸接触过,一定要用这个来洗洗才行。”

赫连峙侧脸看着她泛红的脸颊,心情大好的松开了对她的钳制,惬意的靠在桶边,看着她慢吞吞拿起放在桶边的柚叶,说明163shenghuo.com上前为他轻轻的擦拭着身体。

她的动作很轻柔舒适,赫连峙似乎很满意她的举动,倒是岑雪,刚才在触碰到他胸膛的那一刻,心里很排挤的想要远离他,她早已经感觉到她那灼热的目光,此时一定在紧盯着她看,让她一直低着头,不敢对上他的眼。

“把头抬起来看着孤!”赫连峙那浑厚的声音传来,让岑雪心里坐立不安起来,小手也有些颤抖。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见她久久还是低着头,赫连峙伸手将她的手掌包覆在手心里,然后在用力一拉,将她整个人都拉到自己眼前,身子也紧紧的相贴在一起,那凹凸有致的娇躯,顿时让他咽了咽喉,炙热的鼻息也喷洒在她嫣红的脸颊上。

如此赤裸相对,换了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受得了这样的诱惑,脸颊缓缓的靠近她,温柔的覆盖上她的唇瓣,手臂滑下搂住她的纤腰。

唇舌紧密相贴,温热的浴水也做了回刽子手,将室内的温度调到极致暧昧,让紧贴在一起的二人浑身燥热难耐,想要得到的更多!

“别……别这样……”推开了些许两人的距离,岑雪低喘着气息的看着他,脸颊因刚才的激吻,而显得更加的嫣红。

赫连峙听到她的拒绝,脸色立刻大变,阴沉着一张俊脸盯着她道:“小宠儿,别挑战孤的耐心,在孤的面前,任何女人都不容许说半个“不”字!

话音刚落,赫连峙已经将她的身子又拉进了怀里,这次的他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温柔,粗暴的在她身上留下了一个个吻痕,让岑雪吃痛的想要避开他。

“小宠儿,你是孤的所有物,除了在孤身边服侍之外,你哪都不能去,也根本去不了!”他不喜欢任何人违抗自己的命令,尤其是一个女人。

“我有名有姓,我更不是你的小宠儿,拜托你也尊重一下我,我林岑雪也算是有脸面的人,说话算话,绝对不会耍赖,但是我可没答应你在这浴桶里做那个!”只要一听到那三个字,她就浑身不舒服,什么小宠儿,听着真恶心。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从在地宫黑暗中的第一次见她开始,赫连峙就已经将她看透了,她绝非像他宫中的那三千嫔妃那般,唯唯诺诺,任人摆布,从她身上散发出的特质,他就知道她是特别的,正因她的特别,她才会有命活到今天。

邪魅的眼神似乎要将她燃烧殆尽,岑雪似乎已经感觉到了他的愤怒,低头避开他的眼神,想要逃过他的追捕。

“小宠儿,孤已经没有耐心再和你玩下去了!”赫连峙从水里伸出一只手,将她的下颚钳制住,强迫她对上他的眼神,话语间满是对她的不悦。

“好疼……求你放手……放开……”他的手劲越来越大,好似想要将她的下颚捏碎,岑雪伸手想要将他的手掌移开,可他的手劲真的好大,疼得她皱紧了细眉的乞求着他!

看到她那痛苦的表情,赫连峙心下一软,将钳制住她的手掌松开,得到自由是岑雪,立刻解脱的侧身趴在桶边,下颚已经被他捏的通红,不痛的话才是奇怪呢?

赤裸的眼神盯着她看,岑雪知道今天是躲不过他的纠缠了,刚才的警告已经在告诫她,如果她胆敢在拒绝他的宠幸,那结果只有一个,让她在回到那阴森肮脏的帝陵里去,与那群恶心恐怖的死尸怨灵相陪!

“疼……你轻点好不好?”赫连峙在她肩上重重的印上一吻,岑雪知道他是吃软不吃硬的男人,希望撒个娇能让他对自己温柔点。

楼兰诅咒:暴君,只准宠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楼兰诅咒 或 暴君 或 只准宠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愿我余生可回首1章(第1章)

    原标题:愿我余生可回首1章(第1章)小说书名:愿我余生可回首第1章“江行云,上我。”女人浑身赤裸,站在屋子里倔强的看着他。家里四无一人,佣人已经全部都被赶出去了。只剩下面前这个浑身裸露的女人不要脸的说着这句话。江行云一脸厌恶,讽刺的笑着:“呵~急匆匆的打电话给我,就是为了让我回来上你?安好景,你还真是贱到了骨子里。”他一下班就接到了这个女人的电话,让他今晚回家,可是没想到回来看见的却是这副模样,打从心里感到厌恶。转身就要走。可是开门的时候,门却从外面被锁上了,根本打不开!“安好景!”江行云转身看

  • 一吻成婚:二婚娇妻太惹火1章(第一章结婚纪念日的闹剧)

    原标题:一吻成婚:二婚娇妻太惹火1章(第一章结婚纪念日的闹剧)小说书名:一吻成婚:二婚娇妻太惹火第一章结婚纪念日的闹剧A市,岳家别墅。今晚这里正在举行岳氏总经理岳铭飞和妻子苏雅雅的结婚三周年的宴会,来人都是A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原本应该衣香鬓影,纸醉金迷,此时却全场寂静,鸦雀无声。不远处的喷水池里,本该恩爱答谢的夫妻两个,浑身湿透,愤怒的对峙着。身为这场宴会的女主角,苏雅雅怎么也不会想到,她和岳铭飞好好的结婚纪念日,会弄成这样。岳铭飞正脱下自己的外套裹住身边嘤嘤哭泣女子,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对她怒

  • 这苏爽的恋爱游戏1章(第001章心跳游戏)

    原标题:这苏爽的恋爱游戏1章(第001章心跳游戏)书名:这苏爽的恋爱游戏第001章心跳游戏嘈杂,喧嚣。叫卖声,嬉笑声,骂街声,絮语声,棋子落板声,轱辘声,杂耍地敲铜锣声……一声叠一声,由远及近,越来越密集。许鸢痛苦地捂着脑袋,一阵晕眩以后,颤了颤眼睫,迷迷糊糊看见一群人影。等完全适应了光影变化,她才彻底睁眼,打量这个浑然陌生的国度。身前是一家赌坊,赌坊前旗帜飘扬,时不时有人被人架着扔出来,又有人前赴后继地冲进去。身后是一家客店,二楼临窗坐着几个喝酒的男子,酒博士游走其间,来往的商客进进出出。而她

  • 我愿做你路过的一株红豆1章(第一章他不爱她)

    原标题:我愿做你路过的一株红豆1章(第一章他不爱她)书名:我愿做你路过的一株红豆第一章他不爱她他不爱她,她一直都知道。男人轻车熟路地掀开她的裙子,手探进她的衣内。也许是刚应酬过,他身上有浓重的烟味,双手明显带着从外面的冰凉,横冲直撞着,攥住她胸前的柔软。于书被冷得一个激灵,但是她没有拒绝。何初寻在她身上的发泄,从来都是爆发式的,带着侵犯,带着毁灭。他一下一下地进攻,没有一点情爱的意味。身上的男人越来越快,在灭顶的快感要到来之前,他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她永远看不到他在她身上达到高峰时的表情。她的睫

  • 花都透视兵王1章(第1章花都兵王)

    原标题:花都透视兵王1章(第1章花都兵王)小说名字:花都透视兵王第1章花都兵王“蒙蒙,给你买了两个大包子,快趁热吃吧。”清晨,南阳市高新区人民医院门口里,穿着保安制服的沈岸对着叶蒙蒙笑了笑,地上手上的一个塑料袋。叶蒙蒙身形苗条,即使是最普通的护士制服也掩盖不了那惊心动魄的曲线,胸前的衣服被撑得鼓鼓囊囊的,胸前挺拔。她的五官精致,粉色的双唇闪烁着晶莹剔透的色彩,双眸深情地望着高大的沈岸。“谢谢沈哥。”接过包子,叶蒙蒙柔嫩的小手却是覆盖在沈岸的大手上不肯放开,娇躯微微前倾,一眨不眨的看着沈岸,吐气如

  • 请妻入瓮:鬼夫大人别过来1章(第一章月黑风高遇鬼夜)

    原标题:请妻入瓮:鬼夫大人别过来1章(第一章月黑风高遇鬼夜)书名:请妻入瓮:鬼夫大人别过来第一章月黑风高遇鬼夜夜,月黑,风高。一道闪电划过,映出一张惨白的,惊惶的脸。薛四月瞪大了眼睛,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来到这条巷子口。她转头,看到右边一块破财的石碑斜插在土里,上书三个带血的大字――清平巷。她悚然一惊,回头,远方漆黑一片,不时吹来阴寒的冷风。呼,呼,呼……四月颤抖地朝后退一步,一阵刺痛钻进脚心,她忍不住尖叫着抽开脚。一双瘦成骷髅,指甲奇长,奇尖的手竟然从土里钻了出来,如探头一样左右窥探。她吓得合不拢

  • 我与公子度春风短篇版1章(001产子)

    原标题:我与公子度春风短篇版1章(001产子)小说名字:我与公子度春风短篇版001产子黄昏的金色的余晖中,李月如挺着即将临盆的大肚子在茅草屋的厨房里头做饭,公公张年在正房屋檐下不停的咳嗽,时不时的咳出一些血,他却毫不在意的擦擦嘴,继续咳。婆婆杨莲结束了田里的活一身疲惫的回来,苍黄的脸上那一双有些浑浊的眼很是凌厉,看着李月如依旧在厨房里,不耐烦的高声问:“这都什么时辰了,怎么饭还没做好?”李月如一听婆婆不高兴的声音,急忙道:“这就好了,婆婆您先歇着。”杨莲闻言这才擦擦手往正房去,进门时候看着老头子

  • 重生之惟我独尊1章(第1章拜入剑宗)

    原标题:重生之惟我独尊1章(第1章拜入剑宗)书名:重生之惟我独尊第1章拜入剑宗湖畔,飘在湖面的花四海被人救起。救醒花四海的方法很特别,那人直接狠狠的朝着他稚嫩的脸上来了一巴掌。疼痛感让花四海从昏迷中醒来,先是咳嗽了一声,然后剧烈的喘着粗气,待到稍稍平复,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满嘴黄牙的老头。老头很猥琐,且又让花四海感到莫名的熟悉。“是老子把你救起来的,所以你这条命应该归老子。”老头理所当然地说道。花四海开始皱眉,这话和声音也有些熟悉了,他开始打量四周环境,发现那环境也隐隐在哪儿见过。然而不容花四海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