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妖孽王爷的下堂妻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6 19:31:35 来源:网络 [ ]
小说:妖孽王爷的下堂妻
第1章 暗杀黑暗教父

 美国。妖孽王爷的下堂妻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纽约。

 一栋高耸入云的大厦赫然凌立着,在这栋象征着地位与权力的大顶楼66层里,只有楼道的灯光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云若悠侧身轻轻推开那扇办公室的门,虚掩的房门阻隔着两个世界,一边冷清的没有一丝人气,而另一边,却藏不住一室的春色——

 巨大的办公室摆设装饰都很讲究,想必它的主人是个很有品位的人,房间中央的真皮沙发上,半躺着一个身材火辣的女人!

 从她的唇齿间,不时的传出声音,她的身上正压着一个男人,脸上不带有丝毫的表情,他就是世界黑道赫赫有名的黑道教父——七夜!

 七夜的大手似乎具有魔性一般,轻轻的拂过女人的身体。

 不过如此!看罢,云若悠冷哼一声,今天,她是来解决目标的,有人出了二十亿的天价来买房间里这个男人的头颅,已经很久没有接过这么刺激任务的云若悠决定好好玩玩。

 弯下身子,一双娇柔白皙的手划过脚腕处,手上多了一把消烟枪。

 身为杀手,她的身上到处隐藏着致命的武器,那是她的资本,也是她的后盾。

 对于今晚的对手,骄傲如云若悠也不敢有丝毫轻敌之态,身为黑道教父的七夜,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163生活网

 房中,“小妖精。”七夜邪佞的一笑。

 身下的女人不满的轻哼着,七夜的目光若有似无的向门外扫了眼,眼角带起一丝弧度。

 好戏,马上就要开始了!

 ......

 “七夜,你的死期到了!”

 云若悠在心里暗语,没有丝毫犹豫和手软,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一扣,一枚银色的子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七夜的脑门飞去。

 就在她以为这一切都顺利的结束时,谁知七夜像是早有防备一般,快速一个翻身拉起身下丝毫不挂的女人,那枚致命的子弹便直直的穿过女人的后脑勺,从眉心中飞出射到了光滑的墙上。

 女人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直到死的那一刻都诧异的瞪大着双眼,不敢相信的看着七夜。

 “好狠!不愧是黑道教父!”

 第一次暗杀计划失败,云若悠从容淡定的推门而入,语气冰冷,眼神凌厉。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云若悠的到来并没有给七夜的脸上带起一丝波澜,抿了抿薄唇,他抬起头,英俊的脸庞带着玩味的笑意,说道,“云小姐还是那么的动人。”

 云若悠心中冷哼,把玩着手中的消烟枪,戏谑道,“希望到了阴曹地府你还能有这般闲情逸致。”说罢,嘴角不自觉的带上了嗜血的冷芒,而手中的消烟枪也亦如索命修罗。

 七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慵懒的动了动,缓缓站起身,白色衬衫上面的纽扣在刚才的暧昧中被尽数解开,露出里面精壮好看的古铜色肌肉,分外动人。

 “都说云小姐是杀手界的顶尖,号称夜色修罗,不过在我看来,云小姐却是如同夜色女神一般,在这样的黑夜里,也掩藏不住你这美丽的容颜,真是让人心动。”七夜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

 云若悠冷笑,不再废话,扬起手中的消烟枪再次对准七夜。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七夜却笑着摆了摆手,直接无视她的杀意,放浪不羁的神态在他身上展现的尽致淋漓,走到一旁,倚着办公桌为自己点上香烟,一时间烟雾缭绕,将那张邪魅的面庞映衬的朦胧神秘。

 看到他的反应,云若悠心下一紧,眼中闪过一丝阴霾,一股不安的情绪升起,难道……

第2章 第一次失手

 七夜盯着云若悠看了半响,轻笑出声,“云小姐,你可知,我为了这个时候,花费了多大心思?”

 他的话音刚落,一把手枪对准了云若悠的后脑勺。

 居然还有人在这栋大厦她却不知道!心底的不安被证实,云若悠知道,组织给的信息有误,她这次的行动被人出卖了!

 “放下你的枪。”一个散发着森然冷意的声音响起在耳侧,身后的男子缓步移向前方。

 云若悠侧目,看清了这个男子的容貌,他的脸上尽是冷意,一双漆黑的眸子好似能够吞噬一切,薄薄的双唇紧紧的抿着,是懿心!

 居然是她的好搭档懿心!

 云若悠咬紧牙关,盯着懿心,心中琢磨着应变之法,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消烟枪。

 “懿心,别吓着小美女,大家坐下来好好谈谈嘛!”

 七夜手中的烟抽完,将烟嘴丢掉,缓步走到云若悠跟前,低头看着云若悠道,“我们坐下谈谈如何?”说罢示意懿心放下手中的枪。

 懿心会意,点了点头,将枪收起,小心的退到一旁却紧盯着云若悠。阅读163shenghuo.com

 云若悠看得出来,七夜敢如此做,是因为对懿心有足够的信心。看来,一直以来,她的身边被安插了个定时炸弹却还不自知!

 云若悠警惕的看着两人,不知七夜到底欲意何为,就在这时,云若悠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躁动起来……感觉浑身发热,但后背和手心却冒着冷汗,一股热流不安在下体窜动,心里痒痒的,眼神也渐渐开始有些涣散迷蒙起来。

 该死,居然给我下媚药!对此物很熟悉的云若悠低咒一声,邹然抬起头,丝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杀意,“你对我下药?”

 七夜此时仿佛一个优雅的绅士,眼底的笑意明媚。刚才他抽的烟,可是经过特别加工的,吐出的烟雾中可是富有高浓度的媚药成分,为了得到她,他可是费了很大的功夫啊!

 “我的小宝贝,今晚就让我们好好的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

 七夜脸上带着成功的喜悦,一只手温柔的抚上云若悠迷人的脸颊,缓缓滑至她白嫩的玉颈。那种舒适美好的触感,让七夜有种忍耐不住的冲动,恨不得立马要了她。

 “混蛋!”云若悠怒不可揭,支撑着身子,用脚尖勾起地上的硝烟枪,快速接入手中,接着近距离抬手便对着七夜开了一枪。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懿心虽默不作声,但一直都很警惕,在云若悠开口怒骂的那刻起,他便已经准备好了。

 一颗颗子弹快速地从懿心的手枪中飞出,云若悠暗骂一声,拼命躲开懿心的子弹,但事实并不如她的意,懿心的开枪角度是经过紧密的计算的,仿佛算准了云若悠的躲闪角度,纵然她的速度再快,腿部依旧中了枪,强烈的疼痛感不断地冲击着她的神经。

 云若悠刚才的子弹打中了七夜,但由于她身中媚药眼神涣散,所以七夜不过只是肩部受伤,并没有被打中要害。

 “不准杀她!”

 见云若悠受伤,七夜顾不得自己的伤势,急促的下令。

 她是他七夜看上的女人,怎么会舍得让她轻易死去,即使得不到她的心,他也要让她成为自己的傀儡,终日陪伴在自己左右。

 或许是担心七夜的伤势,懿心有那么一瞬间的回头,但就趁着这个空档,云若悠忍着剧痛快速向着办公室角落里的一幅古画逃去,单手移动那副画,墙壁震动,密室开启——

 这是她在上周调查七夜集团时意外发现的。

 “不要进去……!”就在云若悠闪身进入密室的瞬间,七夜惊恐地大喊道。

 密室中漆黑一片,云若悠环顾四周,唯一能看到的是一块散发着柔和光芒的环形玉佩,如夜光体一般。

 那玉佩十分复古,云若悠一时也看不出是个什么来历,心想刚才进入密室时七夜那般紧张,这玉佩对他一定很重要。

 云若悠伸手,指尖刚触及到玉佩的光芒,那玉佩便渐渐变大,光芒闪烁,照耀她全身。紧接着一阵地转天旋,云若悠便完全失去知觉,陷入了一片昏迷之中。

第3章 晨间的刺痛

 不知昏迷了多久,云若悠被一阵燥热惊醒,警惕的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里。

 “该死!这媚药的药性居然如此猛烈!”

 云若悠低咒一句,顾不得多想,只觉得自己如烈火焚身般难受,口渴难耐,呼吸急促。

 翻身下床,见不远处的檀木桌上放有水壶,云若悠不顾一切的朝木桌扑去,拿起水壶便朝自己口中灌。

 但尽管如此,一壶凉水下肚,却丝毫没有减轻她的症状,身体反而越发不舒服。

 就在这时,门咯吱一声被人推开,云若悠还未抬头查看情况,一道讽刺的声音便随着夜风吹入她的耳中。

 “怎么?不是要逃跑么?”

 云若悠闻声抬眸,看见一长像绝美的古装男子出现自己的面前,以为是自己中了媚药而产生的幻觉,但却不由自主的对着那男子露出一个魅惑引诱的笑容来。

 那笑容绝对的蛊惑人心,让不知所以的尉迟琛微愣错愕了片刻。

 但又见她脸颊红润,双眼迷离,于是大步走到云若悠的身边悠然坐下,一手抓住云若悠的手腕,声音冰冷道:“你又想玩什么花样?”

 尉迟琛正诧异想要推开云若悠,哪知云若悠居然在他动手之前吻住了他的唇,并不断的挑逗他。

 云若悠的挑逗绝对是有魅惑的,尉迟琛从未见过胆小懦弱的云若悠这般大胆过,很配合的回应着云若悠所有的动作。

 美人主动入怀,一向风流的尉迟琛怎么可能不理不睬。而且,刚才那被吻的感觉,他不但没有想象中的厌恶,反而觉得异常的好。

 ……

 一夜承欢。

 当云若悠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而昨晚与她共享人间欢乐的男子却早已不见了踪影。

 下身传来的疼痛提醒着她昨晚发生的一切并不是梦,看着赤裸的自己以及身上大大小小红红肿肿的印记,让一向冷漠的云若悠脸颊有些绯红。

 “娘娘,你醒了?怎么不多休息一会儿,昨晚一定累……”

 就在云若悠郁闷于自己的回忆中时,一位身穿鹅黄罗裙的女子走了进来,手上还端了一碗黑乎乎的药汁。

 看到面前古装打扮的女子,云若悠这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处境有了很大的变化。

 这古香古色的房间,还有奇装异服的女子都不是她所熟悉的。她这是在哪里?

 “娘娘,你怎么了?”

 女子将手中的药碗放在桌上,刚说到‘累’字,转身便看向一脸疑惑的云若悠正诧异的打量着自己,不由紧张的询问。

 “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

 云若悠快速拉过一件衣物遮住自己赤裸的身体,并以最快的速度闪到那女子的身前,一只手毫不留情的掐住那女子的脖子,眼神冰冷的问道。

 作为杀手,这是她的职业习惯,在陌生的环境下,一定要先发制人才能掌控局面。

 “娘……娘娘……你怎么了?我是你的贴身丫鬟锦瑟啊。”

 见云若悠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锦瑟吓得泪水都出来,而脸颊更是因为被掐住脖子而憋得通红。

 娘娘?云若悠在心里疑惑,甚至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于是加重了手上的力度,威胁道:“老实告诉我,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不然休怪我不客气!”

 她不敢保证,眼前这个叫锦瑟的女子是不是七夜的属下,而这里的一切,又是否是七夜布置好来麻痹她的。

 “娘……娘饶命,这里是娘娘的寝殿啊,难道娘娘不记得了么?”

 锦瑟眼泪哗啦啦的直流,不得不说,云若悠此刻凶狠的眼神和惊人的力道真的吓坏她了。

 “现在是什么年代?”

 见锦瑟不像是在说谎,而她又一直称呼自己为娘娘,云若悠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咳……咳,回……回娘娘,现在是……是尉迟王朝己亥年。”

 尉迟王朝……历史上根本没有这个王朝的记录,难道她穿越了?而且还是穿越到了架空历史的朝代?

第4章 穿越了?

 云若悠在心里暗想,突然想到在她昏迷之前所见到的那个能发光的玉佩,而昨晚与她同欢的男子也是异服,说不一定正是那个玉佩将她带来了这里。

 “娘……娘,你松……松开锦儿好不好,锦儿真……真的快要断气了。”

 锦瑟感觉自己呼吸困难,更不能理解自己的主人怎么会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只好苦苦哀求,希望云若悠不要错手真的杀了她。

 了解到自己此刻的处境,云若悠这才松开锦瑟,只要锦瑟不是七夜的人,她自然不会杀她。

 “呜呜呜呜……娘娘,你哪来的这么大力,吓死锦儿了。”

 锦瑟一被松开,便瘫软到地上,梨花带雨的一阵哭泣,好看的小脸顿时哭成了一个花猫。

 “锦……锦儿,你没事吧?”

 “娘娘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像是什么也不记得了?”

 锦瑟是个聪明的人,她当然看得出云若悠的异常,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变化,简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云若悠不想多做解释,只是淡然的说道:“或许我真的太累了,一时间失去了记忆。”

 “啊……不是吧?五王爷昨晚也真是的,让娘娘劳累了一个晚上,这下可怎么办?”

 锦瑟焦急的从地上爬起来,担忧的在房内走来走去,昨晚她家娘娘与五王爷同房的事情,几乎不用人传,整个王府都知道了。因为她家娘娘昨晚……昨晚叫得也实在……实在太大声了。

 锦瑟想着想着便满脸潮红,脑子里面更是一片混乱,不知该如何是好。

 “锦儿,这是什么?”

 云若悠端起桌上那碗黑乎乎的药汁闻了闻,不由皱了皱眉头,那种中药的苦味是她最讨厌的。

 “这……这个……”

 锦瑟犹豫着不知该怎么开口,闪烁的眼中满是为难。她怎么敢说,那是五王爷赐给娘娘的避孕药。

 “哼……”

 见锦瑟一脸的难色,云若悠冷笑一声,毫不犹豫将那碗让她闻着都感觉恶心的药汁一口喝了下去。

 虽然锦瑟不说,但云若悠也猜到了个大概,昨晚那男子与她合欢之前冷漠的态度就说明,她并不是一个受宠的妃子。

 所以,一个不受宠的妃子又怎么能怀上他的骨肉,这碗必然是避孕药。

 昨晚的一切她也是身不由己,所以对于一个不存在感情的男人,她更不希望怀上他的孩子。

 “娘……娘……”

 云若悠能猜到是什么药,锦瑟并不感到意外,毕竟这是王府中常见的事情,只是云若悠不哭不闹的把药全给喝了下去,着实吓了她一大跳。

 若是以前,她家娘娘定会哭个天昏地暗,不对,应该是她家娘娘根本不敢与五王爷同房,所以从娘娘嫁到王妃以来,还一直是个干净身。

 “锦瑟,我想知道关于我以前的所有事情。还有,我失忆的事情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不想多生事端明白吗?”

 云若悠说话干净利落,不仅意思明确,看似柔弱的身体还散发着一股慑人的气息,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是!娘娘!”

 锦瑟一边小心翼翼的回答,一边为云若悠更衣梳妆打扮,原本手脚麻利的她,今天也变得格外紧张,双手都忍不住的颤抖。

 “锦儿,你不用紧张,既然你是我的贴身侍女,只要你不背叛我,我也不会再伤害你。”

 感觉到锦瑟的紧张,云若悠开口解释道,虽然锦瑟以前一直跟随着这个身体的主人,但她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杀手云若悠,不会轻易的相信任何一个人。

 “娘娘,锦儿自小与娘娘一起长大,对娘娘是忠心耿耿,誓死也不会背叛娘娘。”

 听到背叛二字,锦瑟吓得立马跪了下来,并手比发誓状保证。虽然她不知道她家娘娘究竟怎么了,但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会不离不弃的陪伴在娘娘的身边。

妖孽王爷的下堂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妖孽王爷的下堂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蓝田灯笼别样红!今年你舅给你送灯笼了吗?

    蓝田正月有种节日叫外甥打灯笼每年正月在蓝田的大街小巷或集市或者每个路口的边上都会看到灯笼的摊点当看到这些个景象时就说明年快要过完啦在蓝田甚至整个关中地区有句歇后语:“外甥打灯笼——照舅(着旧),过年了,舅舅要给外甥买一个新灯笼。无论是多穷的人家,年礼可以没有,但外甥的灯没有是不行的,这叫娘家人给闺女“抬点儿”,婆家也会怪这个理儿。灯笼的品种很多,有四角八角、圆形的,有鱼灯、荷花灯,有内壁上画着人物花草的彩灯。天一黑不用人打招呼,孩子们就自动组合成一队,越走人越多,打着灯围胡同转,一边转一边唱:“

  • 说不定你家就有!这种旧书现在一本就值11万元!甚至还有价值100万...

    连环画想必大家小时候都看过家中也难免都会有些旧书大家往往会在大扫除或者搬家时将堆放的旧书直接当做废品价格给卖掉了安徽省全国连环画交流会上,广西藏友林先生的两本《胸怀朝阳战烈火》连环画最终以11万元的高价被藏友收入囊中。而当时的原价,仅仅需要2毛——3毛钱。参加此次交流会的江西连环画爱好者联谊会会长万运浩告诉记者,一本连环画的价值取决于连环画的题材、印量、印制和装订等。“任何一本连环画上出现任何装订或包装上的瑕疵,都会影响它的价值。”据介绍,连环画(也称小人书)收藏通常以不同历史时期的版本进行分类

  • 颜王词序

    简介颜王词序2005年06月08日出生于山东烟台的一个13岁的另类麦手代表作品:纯挑,挑音的时代,挑音串烧中文名:不想说艺名:13岁的颜王词序国籍:中国汉族星座:金牛座身高:150cm体重:50kg出生地:日本东京出生日期:2005年06月08日全网搜索:颜王词序签约公司:逸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在晋南黄河岸畔领略古朴厚重的民俗风情“扎马角”,感受浓浓的年味

    2018年2月19日,农历正月初四。山西临猗孙吉镇师家村,一年一度的民间社火闹开了。其中,“扎马角”节目必不可少。每到元宵节前后,在山西晋南临猗县的黄河岸畔,若干个自然村(屈村、师家、南赵、北赵、安昌、蔡村、薛公等)至今仍保留着一种极为血腥和疯狂的社火表演节目:“扎马角”。“扎马角”简单的说,就是用近乎筷子粗的金属钢钎从嘴中向脸颊的某一侧刺出,从事这样活动的人称之为“马角”。当日,许多村民都喜欢和乐此不疲的“斗马角”。“斗马角”就是去摸马角的屁股,被激怒的马角表演者会用手里的鞭子抽打摸马角屁股的

  • 中国樵夫:认清形势 抓住机会 消灾免祸 有所收获

    人只有认清形势抓住相应的机会才能使自己消灾免祸有所收获一个人要把握好自己的命运,定要做到“审时度势”,审天下之时,度天下之势。所谓天下之时,就是天下大势的运动趋向;所谓天下之势,就是推动天下大势的各种力道。把握时势,就是弄潮。天下时势,扑朔迷离,神鬼莫测,瞬息万变。圣人知时识势,因而治世;奸贼逆时生势,因而乱世。---鬼谷子《审时度势》。所谓“时”,就是天下大势的运动趋向。如果把天下比做大海,风向是时,因风而动的潮流是“势”。如果世间没有可以利用的重大矛盾而形成“势”,那么就深深地隐藏以等待时机

  • 年初五不破不立!@所有贵州人,新的一年从今天开始啦~

    提示:↑即可关注今天是正月初五俗称“破五”所谓“不破不立”你是否做好告别过去、迎接明天的准备了呢~旧时,春节期间民间有很多禁忌如不得用生米做饭、妇女不能动针线、不能打扫卫生、不能打碎东西等在过了初五之后这些禁忌即告解除故而称此日为“破五”正月初五也有“送年”的意思过了这一天一切都要恢复到节前的状态了正月初五还是民间“迎财神”的日子为争利市,图吉利每到正月初五零时零分人们就打开大门和窗户燃香放爆竹、点烟花向财神表示欢迎接过财神大家还要吃路头酒往往吃到天亮大家祈愿财神爷把金银财宝带到家里在新的一年里

  • 正定常山战鼓——千年鼓点里的传承!

    常山战鼓历史悠久,早在战国时期已具雏型,至明代已盛行于民间,石家庄市正定县是历史上“常山郡”所在地,故称其为“常山战鼓”。每逢春节,常山战鼓必参加县、市举行的民间花会表演,省、市、县各项重大庆祝活动也常来大显身手。春节期间,带着家人、朋友来到正定,领略赵子龙的大将之风,在庙前感受常山战鼓的虎虎雄风,让自己和家人在新的一年里更加精神抖擞地迎接新生活。常山战鼓发源地河北省正定县原名真定,系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河北省民间艺术之乡。自晋至清末以来一直都是郡、州、路、府的治所,是古代冀中冀南一带的经济文化

  • 一组动图告诉你:姑娘为什么一定要减肥!

    身材,真的很重要吗?当然重要这人一胖啊无论做什么事都能感受到来自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玩个滑滑梯硬是被胯卡出去▼坐个摇摇鸭硬是给人家拔出来▼就连坐在路边的石墩上,竟也能给人家怼回地底下。▼稍微一用力,屁股就开花艾玛这画面太炸裂了!▼翻个跟头就跟地震了一样姑娘,你真的应该瘦一下了!▼当然,该控制自己体重的不应该只有姑娘你看这个男人跳个水就能制造一场冲击波▼跑步作弊也只能是倒数第一▼偶尔装装逼却反被装逼伤▼千万不要和胖子玩这个,绝对能把你弹飞咯!▼千万不要和胖子出去划船,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肚子一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