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一婚成瘾:枕上冰山总裁 大结局

2017/12/26 20:30:56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一婚成瘾:枕上冰山总裁

第1章

杨家二层独.立小院内,杜鹃花开满了整个小院,红得,就如一团团炙热的烈火。163生活网这些花便是去年初春时杨家乐在父亲的陪同下种的。

还记得那天下着毛毛细雨,屋里一遍扁地放着《吉祥三宝》的CD。那纯净的歌声拂窗而出,飘扬在小院子里。

沾满泥巴的两双手,一大一小,在泥水中快活地工作着,想象着明年的初春,定是百花齐放。

那是一个美好的回忆,只是一个回忆。

杨家算不上什么大富大贵,但也衣食无忧,过着小康的生活。

今年,杜鹃花果然开了,比想象中要美许多。推荐163shenghuo.com

花是开了,可昔日那三代同堂,一家五口的宁静生活却不在了。

二楼的客厅内,站着一个漂亮的女人,粉嫩的脸颊早已被泪水泡得红肿。她的呜咽得不到旁人的同情,她的话语得不到旁人的信任。

“建文,他真的是你的儿子……。”女人哭得肝肠雨断,将身边的小男孩推到杨建文的跟前。男孩大约十岁的样子,秀美的脸上浮现着满满的恐惧。幼小如他,当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有一点他很清楚,就是他的亲妈跪在地上哭了好久,好久。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芷微!别想把屎盘子往我头上扣,我不是傻子。”杨建文气急败坏道,紧紧地拉着妻子的手,他爱他的妻。

绝不能让一个过去式的女人坏了他的家庭,那是他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家呀!

“建文,你不可以这么绝情的,孩子是无辜的呀!”漂亮女人扯着他的裤管,曾经,她们是那么相爱,他如今却是如此冷漠?谁改变了他?

她抬起泪眼看了一眼杨家女主人,是她吗?她那么柔弱的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改变得了一个男人?

“芷微,不用说了,如今科技发达,我们只用上医院做个亲子鉴定就什么都清楚了。”杨建文甩掉她的用,冷硬道。

漂亮女人听到亲子鉴定,愣了,懵了,惊了。

小男孩似是被这屋里的气势吓到,往后退去,一直退,直到再无路可让他移.动脚步了。抵在他身后的是阳台的护栏。来自163shenghuo.com

阳台的右侧,站着一位大眼圆脸的女孩,怀里抱着跟她个头差不多高的洋娃娃。正是四岁的杨家乐,杨家捧在手心里的宝贝。

两个小小孩彼此凝视,杨家乐的凝视是盛气凌人的,而小男孩是无措的,卑微的。

“不许和我抢爸爸!”稚嫩的童音划破长空,杨家乐将洋娃娃甩在小男孩的身上,小小的身躯扑向他。

“啊——!”小男孩一个重心不稳,直直地往楼下摔去,砸在那一片艳红中。

“儿子!”漂亮女人听到儿子的惊呼,惊叫着冲了出来,楼下,小男孩额头处的伤口如开伐的水龙头,血水飞贱。

“我的儿子呀!”漂亮女人撕心裂肺地喊了声,顾不得身在何处,纵身往楼下跳去。版权163shenghuo.com

“芷微!”杨建文未来得及伸手勾住她的身子,她,已经离了阳台。

杨家慌乱了,从未有过的慌乱,抱着两条垂危的人命冲出院子。

只有杨家乐是平静的,血水染红了她的白皮鞋,她却窒若罔闻。

天空开始飘雨,淅淅沥沥的,呆愣了许久的杨家乐抬手摸去脸上的水珠。回到诺大的大厅中,在钢琴前坐下。

琴音由她胖嘟嘟的十指中流泄而出,优美而动听。

宽大的屋子好生空旷,空旷得甚至能听到琴声的回音。说明163shenghuo.com

第2章

十六年后

某高校的绘画俱乐部,杨家乐正在用铅笔勾勒着画纸,一副专心至至的样子。虽然就读了商学院,却对服装的设计有着浓厚的兴趣,也许是因为她父亲所经营的服装公司的关系。

“家乐,可以走了吗?”杨家乐回身,便见王天宇正向她走来。他是高她一级的学长,也是杨家乐比较欣赏的一个男孩。

“可以了。”杨家兴收拾好画笔,和他一起走出校门。

明天是杨老太太的生日,说好了由她去订生日蛋糕的。

蛋糕店里的柜台上摆了满满两排样板蛋糕,每一个看上去都是那么美丽。

王天宇指着一个带心型的水果蛋糕建议道:“这个看着不错,你奶奶定会喜欢。”

“我怎么觉得它比较适合小情侣。”杨家乐嘿嘿笑道。

王天宇环视了一周,指住另一个:“那么这个呢?”

“勉强吧。”

“这东西可不能勉强,再看看便是。”

“就它吧。”杨家乐对服务小姐道,订好蛋糕,两人一同去听了钢琴曲,王天宇并不热忠于钢琴,只要杨家乐喜欢,他总是愿意陪着。

杨家小院,还是杜鹃花开满的时节,还是一个雨天。

不同的是,杨家乐长大了,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今天是杨老太太的七十岁大寿,杨乐乐买了鲜.花,还取了蛋糕。

正哼着欢乐的小曲,踏着欢乐的步子往家赶去。

小花伞下,秀气的脸上洋溢着浓浓的幸福。

只是,家里为何如此空旷?如此安静?

“妈!爸!”她叫了声,无人应答。

“奶奶!”她再叫一声,依然无人应答。

杨家乐有些慌了,这感觉好诡异,又突觉似曾相识。不!十六年前的那一幕好可怕,她再也不要体会了,再也不要了!

鲜.花和蛋糕由她的手中垂落,她抬腿夺门而出。

杨家乐是在医院找到家人的,在一分钟之内她必须接受两个噩耗,一个是她父亲的小公司莫名其妙地破产了,一个是杨老夫人命在旦夕。

这突如其来的打击着实大了些,况且是对一个娇生惯养的女孩。

为什么?为什么?她跪在医院的天台上,哭喊着。雨水浇湿了她的发,她的衣服。她知道老天不会回答她,所以,她只是不停地问着:为什么。

只是问,并不指望老天回答她。

“让我来告诉你为什么,可好?”身后传来滋性的男声,原本就不大的声音被雨势掩去了一半。

杨家乐还是听见了,回头,对上一双深遂的黑眸。

眼前的男人,西装笔挺,身材高挑,帅气的脸蛋含着温暖人心的微笑,大黑伞罩在他的头顶,完美的,一如艺术家雕刻而成。

杨家乐摸了把脸上的水和泪,淡笑:“你一定会说,这是报应。”

“是的,这是报应。”男人脸上的笑容不变。

“谢谢你提醒我。”杨乐乐黯然道,起身,越过他往扶梯处走去。

男人扯住她的一只手,将捏于两指间把.玩的卡片塞进她的手里,温和道:“如果不想你的奶奶死,如果不想杨家小院被拍卖,明天,到这里来找我。”

“你?!”杨乐乐错愕地瞪着他。

男人轻笑一声,收了伞。由她身边擦过时,冷烈代替了嘴角的笑意,一会便消失在她的视线内。

杨家乐愣愣地盯着他离去的背影,他,是人?是鬼?还是魔?

低头沈视着手中的卡片,双眸却早已被泪水雨水蒙蔽,什么也看不清,原本就不大的字体重叠着,交错着。

如果不是卡片触感的真实,她会以为,刚刚的那一幕不过是一场短短的梦,没有什么男人出现,没有那句让她惊恐的话。

病房的门发出轻微的响动,杨太太回身,便看到杨家乐这身狼狈的模样。心中一惊,迎了上去:“家乐,你怎么湿成这样?”

“妈,公司怎么了?奶奶怎么了?这一切都会好的是么?”杨家乐低喃着,跪在病床前,吻着老太太干巴的脸蛋。

“家乐,是爸爸没用,经营不善。”杨建文扑通一声跪在女儿面前,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丢了公司,还差点丢了母亲的命,他,快崩溃了!

杨家乐还是第一次见到父亲这个样子,心中又痛又难过,强压住周身的不适。牵着他的手安慰着:“没关系的,富有富过,穷有穷过,公司没有就算了。”

她不知道这样的安慰能不能起到作用,她只想如她自己受了伤,受了气时,父亲安慰自己一样。

每次,父亲安慰过后,她都会很快想开,再痛再难的事,也都烟消云散了。

“奶奶只是伤心过度,心脏病犯了,别担心。”杨太太看了一眼床上的老太太,搂着杨家乐的肩安慰着。

“乖,妈妈陪你回去换套衣服,小心感冒了。”

她牵着杨家乐的手,走出病房。

第二天,杨家乐是在自己房里的床.上醒来的,艳丽的阳光刺痛了她的眼睛。昨日的一幕幕像录影带般一遍遍地闪过脑海,当然,也没有漏下楼顶那一幕。

她蓦地起身,狠狠地敲了两记脑袋,依然想不起来自己怎么会睡着?为什么没有留在医院?

一阵惭愧中,不小心打翻了桌上的玻璃杯,摔在地上砰然一声碎了。透明的碎片中尚留存着薄薄的一层白色,那是杨太太为她煮的牛奶。

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睡着了。

杨家乐赤足走在这个她生活了二十年的屋子,瓷砖的冰冷,由她的脚趾漫上心头,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这屋子,难道真的要换主人了吗?

这里的一砖一瓦,无不是出自父亲的心血,每一处漂亮温馨的装饰,无不是出自母亲的巧手。还有那红得似火的杜鹃花,从不曾在四月天里爽约。

没有了房子可以再找,没有了公司,奶奶那每个月几万块的药钱从何而来?

她终于体会到,昨晚在医院对父亲的安慰是多么的苍白无力。

重新捏起那张被雨水泡烂了的卡片,她低低地念着:“龙天赐”

龙天赐,好霸气的名字,好配他身份的名字!

站在龙氏集团的大厦前,杨家乐仰视着这座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金光闪闪的摩天大楼。突然发觉自己过于自我了,居然从未注意过上海居然有这么一个地儿。

是她一向来不爱关注身外事的缘故吧?

“我找这个人。”杨家乐将半旧的卡片递到前台小姐的面前,淡然道。

前台小姐用极至暧.昧的眼光打量着她,皮笑肉不笑道:“龙总从不会随意见客。”

好清高的嘴脸,好无礼的前台!杨家乐睨着她,扯起唇角笑了:“谢谢。”

前台突然间也跟着笑了,含羞带怯的笑。原来她还不是那么的万恶,杨家乐想着,转身,却对上一双似曾相识的眼眸。

是他?

身着深蓝色西装的龙天赐,帅气而不羁,平淡的脸上只有那一双紧逼杨家乐的双眸流露着情绪,邪魅得让人心慌。

他靠近她,修长的手臂搂上.她的腰身。

“请你放手!”杨家乐怒斥,想要避开他的怀抱。

龙天赐并不让她如愿,邪笑着在她的耳边道:“我知道你会来,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早。”

“龙氏的人,果然一个比一个可恶。”杨家乐冷笑道。

龙天赐轻笑一声,回头冲身后的人道:“小李,五分钟之内换一个不可恶的前台。”

“是!”被称为小李的男人低头。

龙天赐对前台小姐惊慌失措的叫喊充耳不闻,搂着杨家乐往私人电梯行去。原本随在他身后的那帮人,更是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走向另一部电梯。

电梯里,四面的镜子反衬着两人的身影,安静得能听见彼此的呼吸。杨家乐并没有开口说话,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她很想知道。

她的个性是沉稳的,冷静的。

“要喝什么?”龙天赐推开办公室的雕花玻璃门,脱下西装外套,随手搭在黑色的皮椅上,坐下。

杨家乐站在离他十米远的门边,盯着他,等着他开口。

龙天赐见她不语,提起桌上的电话按了一个数字,对那一头吩咐:“冲一杯咖啡进来,不加糖的。”

放下听筒,龙天赐修长的指在话筒上敲击了两下,脸上若有似无的笑容甚是迷人,打量着杨家乐,良久后开口道:“杨家乐,十六年不见,你依然是那么盛气凌人。”

闻言,杨家乐微愣,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打量了他。她能确定,自己真的不认识他。

“请你有话直说,我不喜欢玩心理战。”杨家乐毫不畏惧地盯着他,他的帅气早已被他的邪魅掩去,杨家乐看不到,也不屑于去看。

“你倒挺健忘。”龙天赐冷笑一声,起身行至她的面前。杨家乐后退一步,不明白他要做什么。

“别慌,我又不会把你从楼上扔下去。”龙天赐俯身上前,右手绕到她的脑后,将她的脸定在眼前。

一阵轻风拂窗而入,他隐在碎发下额角处,一条两公分长的伤疤若隐若现。

伤疤不仅丝毫不影响他的帅气,还更添一种妖邪的魅力。

这疤痕?!杨家乐后退一步,惊恐地望着他。

第3章

这疤痕杨家乐还是有印象的,那一年,摔在自家楼下的两人一死一伤。小男孩出院那天,护士小姐在给他额头上的伤口拆线,小小的她,被那恐怖的伤疤吓哭了。

杨家本来是要收养那个可怜的孩子的,可是因为不符合法律规定,最后只能交给福利院。

而眼前的男人,就是他?!那个自卑得连话都不会说的小男孩?

他怎么会出现?为什么出现?

这一连串的问题快要压得杨家乐窒息了,心中的不安越来越烈。

她想逃,至少要逃开他的视线,可是脑袋正被他死死地定住,连想移.动一下都不行。

耳边鬼魅般的声音幽幽响起,刺激着她的耳漠。“没错,你.爸的公司是被我吞的,那个开满杜鹃花的小院子也已经到了我的名下。好乐乐,杜鹃花一点都不好看,我喜欢月季,明天,我就要把它变成月季。乐乐,你能想象到那将有多美吗?能吗?”

“我……。”杨家乐半张着嘴,喉处像被棉花堵住般突不出半句话。胸口不断地起伏着,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他的出现是为了报复!

原来不是她的父亲没用,而是眼前的人太强。

十六年的时间,他可以从一条卑微的小虫化身为一条强大的腾龙,太可怕了!

“你……想怎样?”杨家乐颤声道。

此时,办公室进来一位美.艳的女子,偷偷打量着怪异的两人,用甜美的声音道:“龙总,这是您要的咖啡。”

龙天赐没有回应,目光依然停留在杨家乐姣好的面容上。秘书小姐识趣地放下咖啡退了出去。

良久,就在杨家乐感觉自己就要在他犀利的目光中窒息时,龙天赐终于动了,端起桌上的咖啡递到她面前:“你的人生,将从这杯苦咖啡开始。”

“你在胁迫我?”杨家乐稳了稳情绪,尽量用不以为意的声音道。

“没错,就是在胁迫你。”龙天赐冷声道,拇指抚上.她粉红的唇瓣:“我高傲的小公主,我要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低贱的奴役,我的奴役。”

“不就性命一条,有种你杀了我。”杨家乐嗤笑一声,别过头去。

“对死人,我可不感兴趣,死了,又怎么给我暖.床?怎么供我玩乐?”

杨家乐瞪着他,心中的恐惧瞬间被怒火代替,咬牙切齿道:“如果你认为我会因此而作贱自己,那么你错了,要找人暖.床,我想妓.女比我更在行。”

说完,她冷哼一声转身往门的方向走去,手刚扶上门把,身后便传来那把让她生恨的声音:“如果你觉得条件不够,或者你觉得自己吃亏了,那好,条件我再加,总之,到你觉得不委屈你为止。”

杨家乐回身,气得大叫:“你还想怎样?杨家似乎没什么东西可以让你掠夺了吧?!”

“会有的,只到你屈服为止,中间的时间也许很长,也许很短,决定权在于你。我再跟你说一遍,我要定了你!”

“我,杨家乐,拒绝!”杨家乐回身一字一句道,端过他手中的苦咖啡仰头一饮而尽,将瓷杯放回他的手中,冷笑一声:“告诉你,我从小就只喝不加糖的咖啡。”

毅然地拉开厚实的玻璃门,走了出去。

龙天赐透过明晃晃的玻璃门,注视着她挺直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处,脸上浮出一抹残忍的微笑,他会让她屈服的,不管是用什么方法。

那是她欠他的,欠了就要还。

杨家乐跪坐在病床前,注视着杨老太太一天比一天干巴的脸,心底一片揪紧。她知道,这回不止是心脏病复发那么简单了。

连带的脑血栓也同时出现,这病不仅难治,而且需要时间和金钱来休养。

“家乐,这里有我守着,你去学校吧。”杨太太关切道。

杨家乐已经好多天没有去学校了,这样下去可不行。

“妈,爸呢?”杨家乐回头,问道。

“去找房子了,屋主限我们明天之内搬走。”杨太太哀叹一声道。

杨家乐心头一窒,低喃:“这么快。”

“人家已经宽限一个多星期了。”杨太太又是一声噫叹,接着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原本谈好的好几家,最后都反悔了。”

杨太太不明白,杨家乐却是明白的,她想起那个男人的话。他会用尽一切的办法,让她屈服于他。

屈服于他?做他的二奶?杨家乐只要想到这个字眼,头脑便一阵混乱。这充满着耻辱的字眼,难道真要落在她头上?

屈服了,这辈子她也算是完了。

“杨太太,这是前三天的治疗费用,请您到收费窗口.交费。”护士小姐很有礼貌的声音响起。

杨家乐起身,先杨太太一步接过费用单,十万多?才三天就十万多?

“怎么这么多?”杨太太惊讶道。

护士小姐小心翼翼道:“因为我们上的都是最好的药品。”

“最好的药品,怎么还不见好转?”杨家乐气愤道。

“这病不是一两天就能好得了的,至少要几个月时间。”

几个月?那得多少钱呵!

杨太太忙拍着程乐乐的肩安慰道:“家乐,别急,让你爸想办法,他会有办法的。”

他会有办法才怪,谁不知道商场上的那些人,没有了利用价值,谁还会管你?难道真的没办法了吗?

“一会我们就去交。”杨太太对护士小姐道,护士小姐点头离去。

下午没有课,杨家乐随意地收拾了课本,往医院走去。

走出校门时,后面传来王天宇的叫唤。

阳光,帅气集于一身的他,此刻正着白色球衣,一看便知是刚打完球出来。

“散场了么?”杨家乐打量着他,努力地挤出一丝微笑。

“嗯,走吧,我送你回家。”王天宇含笑道。

杨家乐吃笑一声,道:“我记得你今天没开车来。”

“哈哈,我走路送你。”

“大少爷你有时间,我可没有。”杨家乐翻翻白眼。

王天宇敛了笑,认真地盯着她:“家乐,好几天不见你到学校来,出什么事了么?”

杨家乐苦笑一下,摇摇头。

“有什么事你只要说出来,我定会帮你。”王天宇执起她的手,含情脉脉地盯着她的俏脸。

杨家乐心头一热,回视着他,泪水便不争气地滚了下来。

“怎么了?”王天宇紧张地抬手,拭去她眼角的泪。

“我需要钱,很多很多!”

“不就是钱嘛,要多少?我给你。”王天宇不以为然,以为是什么大事呢。

“也许一百万,也许一千万,也许……。”

王天宇懵了,这的确是大事呀。他有把握从他父亲手中蹭到五十万,可是一千万,吓人呀!

杨家乐看着他惊得半张的嘴巴,吃的一声笑了起来:“跟你闹着玩呢。”笑的同时,将泪往肚子里咽,她不想让他担心,他也帮不了。龙天赐存心要毁她,谁也帮不了。

王天宇盯着她,心中甚感疑惑。她今天是怎么了?平时的她可不懂得把玩笑开得这么声情并茂。

难道她真的缺钱?

杨家乐将手从他的大掌中抽出,道了声再见往地铁站走去。

一婚成瘾:枕上冰山总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一婚成瘾 或 枕上冰山总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墨音雅韵】这个深冬依旧苍凉 主播:慈善大使 作者:梦在深巷

    这个深冬依旧苍凉梦在深巷/文雁行划过了一串省略号,延绵的一场素雪漫天飞扬,一切进入安然而庄严。冬晨的风,似乎没醒,熟睡在夜的衣袖,一丝光影吸引着雀鸟,大地黛褐的眼神,揉醒了所有的宁静。枝头的温度开始抖落,厚实的瓦砾舔舐着寒露。季节似乎开始休眠,万物寂静,静默里呼吸着缓缓蔓延的几丝凌乱野草。飘零的枫叶,支撑不住最后的婉约。被雨淋漓的几分憔悴,漠然褪去一片片殷红。总有一些别致婉约在缤纷,素袖里洒落的万朵千枝的琼绒,紧捂着裸色里的凡尘。江南的青石板多了沉寂,无法凝结的心思,依然抖落了一季忧郁。夜的鬓角

  • 什么样的壶,可以称得上是上等好壶?

    我们总结了十二大要诀:1、看堂号和名款画押通过壶身或盖子背面铸的堂号或者名款画押,可以识别该壶出自何堂、何人、何时、何地(如图07)。有著名堂号的铁壶,就像当下的名牌一样,价格会很高。也有一些很老的铁壶,在江户时期铁壶初期没有任何落款,但工艺、造型、材质也属上乘,一样是收藏佳品。2、特殊型款是精品老铁壶的独特造型,充分显示了釜师们对当代一些事物的理解、态度和心态的寄托。釜师们把壶制成房屋、井台、山水、动物、蔬果等器形,用以壶言情的表达方式,更加高深的注给壶以情感,独具灵性和美义。这类特殊器形的老

  • 那一缕醇厚的甜香:腊八节美文欣赏!

    老舍笔下的腊八在腊八那天,人家里,寺观里,都熬腊八粥。这种特制的粥是祭祖祭神的,可是细一想,它倒是农业社会的一种自傲的表现。这种粥是用各种的米,各种的豆,与各种的干果——杏仁、核桃仁、瓜子、荔枝肉、莲子、花生米、葡萄干、菱角米等熬成的。这不是粥,而是小型的农业展览会。腊八这天还要泡腊八蒜。把蒜瓣在这天放到醋里,封起来,为过年吃饺子用的。到年底,蒜泡得色如翡翠,而醋也有了些辣味,色味双美,使人要多吃几个饺子。沈从文笔下的腊八把小米,饭豆,枣,栗,白糖,花生仁儿合并拢来糊糊涂涂煮成一锅,让它在锅中叹

  • 鉴定专家王鹏飞会见释永信大师

    本报讯(记者刘军),知名瓷器杂项鉴定专家王鹏飞在郑州天下收藏会见了少林寺方丈、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河南省佛教协会会长释永信法师,并进行了亲切交谈。王鹏飞在会见时首先对释永信法师表示欢迎,祝贺少林寺武僧团事业成功,并对释永信法师发扬爱国爱教光荣传统,为传播中国传统文化做出的贡献,以及少林寺慈善福利基金会多年来积极开展资助贫困学生就学、为缺水村庄打深井、为贫困乡村卫生院捐赠药品等扶贫助困救灾活动给予高度赞扬。王鹏飞介绍了当前古玩鉴赏发展情况。释永信法师出生于佛教家庭。1981年,至嵩山礼少林寺方丈行

  • 在这个寝室生活,真是太不容易了

    智障儿童欢乐多而那段时光都和室友在一起女生宿舍:-1-我们寝室五个人,恰好都是平胸,于是别的寝室给我们寝室起名叫“AAAAA级风景区。”-2-大一时,我洗澡忘记忘带毛巾了,就喊我室友帮忙拿一下毛巾……不一会儿,她拿着一面镜子给我,我很纳闷说:“我要毛巾,你给我镜子干嘛?”室友也懵逼了,说:“我把毛巾听成了魔镜,我还纳闷你洗个澡要镜子干嘛,还是魔镜……”-3-我们宿舍经常用热得快烧水,一天晚上,舍友烧水,刚把热得快插上,听见“砰”的一声,跳闸了屋里黑了,这时舍友传来一声颤抖的声音:“我是被炸瞎了吗

  • 红酒搭配菜品的小常识

    葡萄酒在国内渐渐的流行,人们也对葡萄酒有了新的认识,也开始慢慢注意到葡萄酒和菜品之间搭配。顾名思义,一个“搭”一个“配”,也就是指的一个组合,搭配讲究的是在一起要和谐,“搭”容易,但是“配”就需要一定的经验了,酒和食物一定要和谐,不能有一方太突出。味觉我们的味觉在一方面是可以感受到很多食物的味道,其中有比较基本的就是酸、甜、苦、辣、咸五种味道,这几种感觉是相互影响的。比如说咸加强苦,酸可以暂时的掩盖苦味,加强甜味,甜味可以降低咸酸苦。色泽在葡萄酒和食物的搭配中有一个很基本的准则就是红酒要搭配红肉

  • 【生活文摘报-深度好文】成功人懂的熬,失败人懂的逃

    成功都是熬出来的为什么一个老板再难,也不会轻言放弃?而一个员工做得不顺就想逃走?为什么一对夫妻再大矛盾,也不会轻易离婚?而一对情侣常为一些很小的事就分开了?说到底,你在一件事,一段关系上投入多少,就决定你能承受多大的压力,能取得多大的成功,能坚守多长时间。成功都是熬出来的。为什么用熬?因为普通人承受不了的委屈你得承受,普通人需要别人理解安慰鼓励,但你没有,普通人用对抗消极指责来发泄情绪,但你必须看到爱和光,在任何事情上学会转化消化,普通人需要一个肩膀在脆弱的时候靠一靠,而你就是别人依靠的肩膀。孝

  • 《和我在靖江的街头走一走》,靖江警花深情演绎警察版《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