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帝天九霄 大结局

2017/12/26 20:37:33 来源:网络 [ ]

小说:帝天九霄

第1章 误入

天山之上,他手持业力,望着前来挑战之人。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你,你是如何看出来的。”那人影再次惊讶了。

上官岳竟然能够操控业力,还看穿了他的把戏,他实在想不出,为什么会这样?

不错,这个人影,正是当年拼死炼化了天虚宗宗门驻地为空间法宝的那个金仙老祖,当年天崩地裂,这金仙炼化这里的时候,将一道分身藏在了原石中,而他的本体,早已经在那场劫难中陨落。

原本那金仙打的好主意,只要有人炼化这原石,他的分身就可以夺舍重生。

谁知道当年他炼化这片空间的时候,为了保护这片空间,用金仙道则将整片空间护住,而维持那金仙道则的,正是这块原石。

如此,使得天虚宗没有人能够破开这片空间,更没人能够炼化这块原石,结果,天虚宗被封印了一般,为了自保和等待未来的机缘,天虚宗上下化身僵尸。

结果无数年过去了,金仙道则被磨灭的差不多,天虚宗却再也没用一个常人,连灵智都泯灭,这原石也一直没有人动过,这道分身,当年本体陨落的时候遭受重创,一直沉睡在这里。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时至今日,上官岳看破了这上面的印法有问题,用业力刺激,这才将这道分身残魂给激活了起来。

“只能说,你那个时代的人,太过耿直了,要是我,哪里会将这印法弄的那么简单,让人一看就看出问题来。”上官岳冷笑道。

这当然是笑话,若非上官岳自身就懂得类似的印法,岂能看穿这金仙老祖特意留下的后手。

“小子,你很聪明,既然你知道我以前是金仙,你若是肯拜我为师,我可以将我的一身所学倾囊相授,到时候你成仙做祖指日可待,你觉得如何?”残魂口气一转,夸奖了上官岳一番,诱惑道。

有一个金仙愿意做师傅,无论是谁,恐怕都会抵挡不住诱惑。

这点,残魂看的很清楚,不说其他,光是金仙的修行经验,就足以让人打破头皮的了。帝天九霄 大结局

然而,上官岳却摇头了,“让我做你徒弟,然后被你算计,夺舍我的肉身,你倒是好算计,可惜,我不需要。”

残魂顿时急了,“我对天发誓,绝对不会对你不利,否则,让我入不得轮回。”

“哈哈,入不得轮回,你以为,现在还有轮回吗?发誓跟放屁一般,信不得你,还是我自己做主好点。”上官岳冷笑,手指一指点像那残影。

“定魂指。”

残影见上官岳压根不买账,动手了,顿时气极,“小辈,不要以为我奈何不得你,既然你要找死,那就怨不得我了,定身。”

残影说着,也是一指点出,对上上官岳的手指。163生活网

在他看来,上官岳就是一个小修者,最多就是有点怪异而已,哪里会是他堂堂金仙残魂的对手。

然而,当两者手指相对,点在一起的时候,残魂陡然哆嗦了一下。

他意想中将上官岳定住的事情没有发生,反而,他的身体,整个动弹不得。

“你,你这是什么妖法?”残魂惊恐了起来,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残魂,竟然,有种被克制的感觉。

“都说了,是定魂指,专门定住各类魂魄,管你是凡夫俗子,还是金仙菩萨,只要没有肉身,都归我管。”上官岳随口胡扯。

“定魂指?地府秘法绝技,你,你,你是地府传承者?”金仙整个身体都颤抖了起来,打着牙颤。帝天九霄 大结局

“有点见识,既然如此,那就慑服吧,本座没有那么多时间跟你耗费。”上官岳冷笑一声,拿出轮回印,镇压而下。

轮回印一出,金仙残影可不止恐惧了,想要遁入原石不出来,却被定住了。

“轮回本源,怎么可能,六道都蹦碎了,怎么可能还存在轮回本源所化成的灵宝,不可能的啊。”残魂惨叫。

上官岳可不管他吼什么,轮回印镇压而下,印在残魂的身上。

“抽取,镇压。原文163shenghuo.com

残魂惨叫一声,被从原石中剥夺出来。

哪怕他本体是金仙,可是本体陨落无数年,残魂也虚弱不堪了,如何抵挡的住上官岳这般蛮不讲理的招数。

收了残魂,上官岳立刻打出几手印决,打入轮回印中,禁止残魂逃跑。

轮回印的空间中,残魂刚一出现,身边陡然出现三个身影,天佛,修罗和饿鬼。

饿鬼舔舔嘴唇,“金仙的魂魄,好怀念啊,啧啧,好多年没吃过了。”

金仙残魂陡然寒毛竖起,只是看了饿鬼一眼,就腿肚子打颤。

不是他堂堂金仙不堪,而是看到饿鬼的本能反应,这家伙,是魂灵祭坛所化,当年祭奠的,可都是金仙以上的恶鬼厉魄,身上有种让任何鬼魂都惧怕的气息。

“啧啧,好东西,好东西,只要吃了这家伙,我和地狱都可以直接晋级了,饿鬼,这东西还不够你打牙撩的,你就不要抢了,省的浪费。”修罗啧啧称奇,伸手想要摸上一把。

残魂被吓的连忙要跑。

“阿尼陀佛,善哉善哉,施主你与我佛有缘,可愿皈依我佛。”天佛挡住了去路,一脸慈悲。

谁知金仙残魂被他这一句与我佛有缘吓的更呛。

当年有个无量圣人,一句有缘,度了多少人啊。

“天啊,我这到底是遇到什么人了这是?”金仙残魂欲哭无泪,真想一头撞死。

“无趣,原来是个胆小的。”饿鬼撇撇嘴。

“胆小鬼,吃着酸。”

残魂连连点头,“是啊,酸,酸的要命。”

“我不怕酸。”修罗来了句,残魂顿时呆住了,这下死定了。

“不过,最近吃的有些饱,下顿再来找你吧。”修罗说完,也走了。

下顿?残魂无语,难道自己堂堂金仙,成了人家饭桌上的菜了?

“阿尼陀佛。”天佛打了个佛号。

“那个,大师,我这人最懒了,不懂参佛,你就放过我吧。”残魂希冀着,那两个强人都走了,剩下这个,是最慈眉善脸的,应该好打发。

“无妨,我佛渡一切有缘人。”天佛笑着道,那是一脸和善。

“不,不,不,我不是有缘人。”残魂连忙后退。

娘啊,果真是一脉相承的风格啊。

“我说你有缘,你就是有缘人。”天佛坚持着,摊开手掌。

“强盗,强盗啊,佛门都是强盗。”残魂欲哭无泪,在佛光中,钻入天佛的掌中佛国。

“天佛,将这家伙脑子里的所有东西都挖出来,啧啧,金仙啊,弄点仙家法决,以后还不横着走。”修罗瞬间出现,笑的一朵花似地。

“切,金仙而已,想当年当在阴山,那是零食,天佛,榨干了这家伙,记得给我当零食。”饿鬼也出现了,眼珠子都绿了,饿鬼这是饿的。

收了残魂,原石上的那些上古文字,消失不见,上官岳运转巫身,逼出一滴心头血,也不用做什么手印法印,直接点在原石上,以业力相助炼化。

原石沾染了他的心血,慢慢冒着红光,渐渐的,上官岳有一种和这原石心意相连的感觉。

随即,上官岳在原石上,看到了这天虚洞府中的所有一切,每一个角落,都清晰异常。

“三十六条枯竭的灵脉,败家子啊败家子,这让我去哪里寻找这么多的灵脉来恢复这里的灵气。”上官岳没管其他,第一个探查的,就是这洞府的灵脉。

原石中,三十六条很浅的线条,在地下区域显现出来,这三十六条灵脉贯穿整个洞府,线条连贯下,类似一个大型的聚灵阵。

如今所有的灵脉在漫长的岁月中,都已经消耗殆尽,否则的话,这片洞府空间,可不就是这般模样了。

三十六条灵脉,上官岳心中有数了,却更是头疼,那可是灵脉,不是小溪。

探查完灵脉,上官岳开始探查其他地方。

天虚宗偌大门派,不可能真的出了这座大殿之外,什么都没有留下,有了这洞府原石,上官岳就像开了探测仪一般,对洞府中的任何一个角落,进行探查。

结果,还真被他找到一些好东西。

天虚宗九峰十八脉,每一脉都有自己的传承,上官岳在九座主峰中,找到了好几个密室,里面似乎有些东西。

此外,上官岳发发现了十具深埋在地下的僵尸,像是蛀虫一般,沉睡在地底深处。

“这些僵尸,竟然沉睡了,奇了怪了。”上官岳意外的很。

整个天虚宗的僵尸,都在外面活蹦乱跳的,若非上官岳炼化原石,还真难以发现这十具僵尸。

不过很快,上官岳就发现了端倪。

这十具僵尸所在的地方,下面不远处,就是三十六条灵脉走向的交叉点。

“莫非,这些僵尸,在利用灵脉修养?”上官岳忽然冒出一个想法。

正常的僵尸,是在特定的地方尸体不烂,养出来的。

天虚宗的门人当年迫不得已,以秘法将自己变成了僵尸,秘法却有漏洞,使得神智泯灭,沦为怪物。

现在这十具僵尸,很像是通过正常养尸的方式,进行滋养的摸样。

“若是这十具僵尸具有清醒的灵智,知道我占据了他们宗门的驻地,那岂不是要糟糕?”上官岳想到了可怕之处。

“看来得找个机会,将这十具僵尸取出才行。”上官岳下了决定。

而这时,天虚宗在地狱的陪同下,兴高采烈的走了过来。

上官岳立刻抹去原石中的影像,淡定异常。

“哈哈,上官岳,仙剑我收了,其他这里的东西,你随便处置吧,我们天虚宗的正宗传承,我已经从仙剑中得到了。”天虚子高兴的说道。

仙剑在手,传承完整,天虚子跟做梦一般,天才道爷,真的要崛起了。

“好,先离开这里再说。”上官岳点头,这本就是他们约定的交易。

第2章 京师震动

终于可以离开了,三人皆大欢喜,上官岳更是有些迫不及待,他不知道自己消失已经多久了,大雍王朝在知道他消失后,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

现在,有了这个洞府空间,上官岳的想法多了起来,大雍,绝对不能有事。

炼化了洞府原石,上官岳已经得到了操控的法决。

一道道法决在业力的灌注下打出,印在原石上,整个洞府空间,陡然晃动了起来,上官岳微微紧张,他怕将地下的那十具僵尸给弄醒了,那样的话,恐怕在天虚子面前,天佛他们就得暴露了。

好在,片刻之后,洞府空间的抖动平息了下来。

上官岳只觉得身形一晃,出现在一个石洞中,在他的手中,多了一颗拳头大小的珠子,这珠子里面,正是天虚洞府空间。

“好东西。”上官岳大喜,随手一挥,地狱和天虚子出现在身前。

两者看着上官岳手中的珠子,惊奇不已。

“果然不愧是金仙的手段,千里方圆,化作一珠,这才是神仙手段,我们修仙者,始终只是修仙者而已。”天虚子感叹道。

所谓搬山填海,在这般手段下,都显得太过幼稚了。

“哈哈,天虚子,可后悔了,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上官岳打趣了一声,手指一指点出,拳头大小的珠子缩小成鸽蛋大小,随手收起。

再出现,已经被他收入轮回印中。

天虚子有些不舍的看着珠子消失的地方,猛的摇头。

“大丈夫有所得,有所舍,一味贪图,只能被拖累,我有此仙剑足矣。”

这话透着酸溜溜的味道,上官岳也不说破,转而观察这石洞来。

这石洞很大,四周都被挤压成了圆形,显然是之前天虚洞府放置在这里所形成的。

“天虚子,你手中有仙剑,这挖地道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上官岳拍拍天虚子的肩膀,委托重任一般。

“不错,天虚子,是你发挥热量的时候了,我看好你。”地狱跟着说道。

天虚子指着两个无良的家伙。

“你,你,你,你们竟然让我用仙剑来挖地道,你们这是侮辱,你们这是亵渎,你们··。”天虚子愤怒异常。

“嗯?”地狱瞪了眼。

天虚子头一缩,连忙止住一番怒吼,“挖就挖嘛,凶什么凶。”

上官岳哈哈大笑,这叫无赖自有恶人磨。

五天后,一道弯弯曲曲向上蔓延的地道,天虚子悲愤的挥洒汗水,不时看着后面蹲着的两个无量的家伙。

“看什么看,我没带兵刃,要不你的仙剑借我用用”上官岳嬉笑道。

天虚子没好气的盯着上官岳的双手,“拜托,大哥你这手,挖坑不比我的剑慢。”

“哈哈,不用看我,我的毒莲要是往上一插,你丫的要是敢上去,我就试试。”地狱更无赖,这已经威胁了。

“你们狠。”天虚子辛酸的很,怒吼一声。

“天虚剑斩。”

那柄看似古朴,摸样平凡的仙剑,陡然发出一声剑吟,似乎在哭诉自己悲惨的命运,狠狠的斩出一道凝练的剑芒,轰在上面的地道口。

“轰。”地道一阵尘土飞扬,一道光直射而下。

“咳咳,臭道士,你想再活埋一次啊。”上官岳咧咧骂道。

天虚子却是欢呼一声。“哇哈哈,终于挖通了,累死你道爷了。”

上面,已经是地面,天虚子打了鸡血般扩开地洞,一骨碌的钻了出去,整个人平地跳跃了起来。

上官岳两人连忙跟上,只是刚爬出来,就呆住了,天虚子脖子上,被人挂着一柄剑。

“你们是谁,为何会在我的房间出现?”

这是一声很清脆的声音,人也是一个美人儿,只是让上官岳傻眼的是,这美人儿,身上衣服不多,旁多了一个热气腾腾的大木桶。

“哇,闪。”上官岳二话不说,破门而出。

他们竟然挖到了一个女子的房间去了,还在人家洗澡的时候,这孽缘,还是留给天虚子消受吧。

“上官岳,你不够义气。”背后传来天虚子的惨叫。

上官岳哈哈大笑,一溜烟走了,留下天虚子欲哭无泪,想要解释,可是刚才刚出来一眼白花花的,如何解释啊。

“三清道尊啊,贫道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臭道士,你敢坏本姑娘清誉,本姑娘杀了你。”那姑娘娇羞无比,就要动手。

“姑娘,你听我解释。”天虚子连忙出声,满脑子都是汗啊。

上官岳除了那庄园,这才发现,自己还在郊区。

找了个隐蔽的地方,上官岳将修罗招呼了出来。

“修罗,我需要你和地狱去帮我做一件事。”上官岳牙痒痒的说道。

“行,这事没问题,不就是一个马丹成吗。”修罗点点头。

他们之间,无需要说的太明白。

至于如何做,他们自然有自己的做法。

打发了修罗和地狱,上官岳朝着供奉团而去。

也不知道,这段时间,大雍是否出了什么事。

上官岳登上高峰,远远看到一个供奉躺在一座石山上,百无聊赖,这供奉块头很大,正是刘涛。

“刘供奉。”上官岳老远叫了一声。

刘涛身子动了动,疑惑的抬起头没有看到什么人。

“莫非幻听了?怎么像是听到四长老的声音了,难道想多了?”刘涛疑惑的摇摇头,又躺了下去。

“刘涛。”上官岳乐了,这家伙,难道没有人管吗?

这一声喊的有些突然,刘涛一骨碌从石山上翻下来。

“哎哟,我的屁股,咦,四长老。”刘涛捂着屁股,突然看到上官岳站在不远处,立刻蹦跶起来,直窜过来,那脚步,将地面都震动的作响。

“真的是你,四长老,你没死啊?”刘涛惊奇无比,大嗓门喊的整座山都响了。

“靠,刘涛,你很想我死是吧?”上官岳手指头敲了过去。

刘涛这才反应过来,说错话了,“啊哈,哪能啊,四长老,你想死我了。”刘涛说完,熊抱过来。

上官岳一阵恶寒,一脚踢了过去,“滚。”

刘涛哈哈大笑,一拳打了过来,和上官岳对了两招,眼睛贼亮。

“真的是你,四长老,太好了。”刘涛惊喜异常,感情,这家伙刚才还不信,要打过了才确定。

“四长老在哪?”供奉团部里面一阵鸡飞狗跳,二长老飞了出来,后面跟着十多个供奉团的供奉。

“二长老,别来无恙。”上官岳抱拳道。

二长老云中子激动一样,“好,好,好,回来就好,四长老,这一个多月,你去哪里了,我们找遍了京师附近,可都没有能够找到你的消息。”

“是啊,四长老,你倒是好,玩消失了,可是苦了兄弟们,被二长老和三长老撵的跟兔子一般。”一个供奉嘟囔道,不过眼神中,却没有埋怨,而是惊喜。

上官岳心里暖暖的,“让各位担心了,出了点差错。”

“走,进去说,”二长老拉住上官岳,进了供奉团部。

上官岳落座,二长老立刻询问当日的情况,“四长老,当日你遇到马丹成,如何逃脱的?”

上官岳早想好了答案,当即道:“二长老,当日我下山后,遇到一个以前相熟的修仙者朋友,本想邀请他去王府暂住,谁知遇到了马丹成,和他交了下手,我那修仙者朋友带着我用挪移符逃走,结果,发生了时空错乱,被甩到了一个地下洞穴中,好不容易才出来的。”

上官岳这话半真半假,天虚洞府那是绝对不能透露的,而那地下石洞,成了上官岳的挡箭牌。

至于天虚子,以后总是会和二长老等见面的。

“原来如此,四长老,你当真幸运,那马丹成这一个多月来,曾经出现过几次,我们有三个供奉栽在了他的手中,此獠不除,我们大雍供奉团,寝食难安啊。”二长老感慨。

马丹成实力高墙,又阴狠损辣,加上小心谨慎,整就是一个修仙者中的无赖,一个人就牵制了他们一大帮人,让大雍这段时间,吃了不少亏。

上官岳仔细询问了一番,才知道,那马丹成狡猾异常,在这边牵制了大量供奉团的供奉,而他招揽来的那些修仙者,则是在大雍王朝四处做破坏,仍然不伤人,让大雍王朝损失惨重。

“二长老,马丹成就交个我吧,其他的,你看着办。”上官岳冷声道。

马丹成不除,大雍永无宁日。

二长老看着上官岳,见他不是开玩笑的样子,顿时点头。

“行,这事就交给你,你若是需要调动人手,随时派人来这里。”

上官岳点头,寒暄一番,离开供奉团部,二长老这次让杨立山和刘涛等五个供奉陪同,以防万一。

上官岳下山后,直奔京城,失踪一个多月,也要回去给个交代。

上官岳他们没有发现,在他们刚下山不久,背后就有人盯上了,很快,马丹成就得到了消息。

“上官岳,你可算回来了,这次,可不能让你轻易的跑了。”马丹成恶狠狠的道。

金马堂的覆灭,供奉堂的覆灭,马家的覆灭,都是上官岳一手造成的。

如果不是上官岳让金马堂以为他就是马少良假扮的,金马堂不会输的这么惨,更不会输的这么滑稽。

马丹成纵横天下五百多年,从来就没有在一个人的身上,吃过这样的大亏,亏他还眼巴巴的将莺歌派过去协助上官岳,简直就是送上门啊。

马丹成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想杀一个人了,所以,上官岳必须要死。

上官岳刚回到王府,他平安回来的消息,就传递到各方关注的人的耳目中。

顿时,整个京师上层轰动了,皇帝立刻派人来请,上官岳屁股都没有坐热,就被请入宫中了。

安抚了一番皇帝,上官岳刚回到府中,就看到赤白跪倒在大厅门口,在他的旁边,正是许久不见的曹文尚。

“主人,赤白不该离开主人身边的,请主人责罚。”赤白眼红红的,见到上官岳,立刻泣声道。

赤白觉得,如果自己当时不是留在供奉团部,而是在上官岳身边的话,上官岳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失踪,为此,赤白这些天一直都在自责,直到曹文尚回来,赤白才在曹文尚的请求下,担任曹文尚的护卫。

第3章 金马堂的叛乱

看到赤白如此,上官岳心中欣慰,走过去扶起赤白。

“赤白,你无须如此,是我让你在供奉团部修炼的,此事你无须挂怀,一个马丹成,还要不了我的命。”

赤白眼睛红红的,点了点头,站在一边,桀骜的眼神中更多了一份坚定。

“王爷,我回来了。”曹文尚看到上官岳没事,脸上挂满了笑容。

“回来就好,曹先生,正好我有事要你去办。”上官岳点头,招呼曹文尚进去。

曹文尚回来已经有半个多月,不过上官岳突然失踪,曹文尚倒是已经将大元帅府的班底建立了起来,可以说,所有人中,曹文尚对上官岳是最有信心的。

“王爷有什么安排?”曹文尚坐下后,立刻问道,眼神中更多了一丝期待。

上官岳只给他透露了一次计划,结果就有了金马堂的覆灭,曹文尚很好奇,上官岳这次,又想做什么?

一般的事情,上官岳无须交代他去做,这点,两人都有共识。

“是这样的,曹先生,首先我要你帮我暗中,搜集全国各地的孤儿中,比较聪慧的一批人,数量以十万为准,只要是无人抚养的,都可以,这些人你暗中安顿下来,我有用处。”上官岳吩咐道。

曹文尚疑惑了,孤儿?上官岳为何要搜集这些孤儿。

经历了金马堂的叛乱,如今大雍王朝的孤儿不少,已经是大雍王朝的一大难题,上官岳的这个要求,倒是并不难,只是要暗中进行,却有些费人思量了。

“王爷放心,这事我会加紧的,不会有什么差错。”曹文尚当即应道。

这事,其实并不难,以曹文尚的智慧,加上如今上官岳的权势,只要安排妥当,谁也查不出这些孤儿的去向。

“行,这事交给你,我放心,第二件事,我要你在全国军中,暗中调集十万二十岁以下的没有牵挂的将士,要具有血性,敢拼的真正军人,我要练一批强军,至于其他事情,你看着办,我这个元帅府,就交给你运作了,是打是和,都由你做主,只有一点,我要你为我大雍,争取至少十年的时间,十年后,我要我大雍,真正开始问鼎天下。”

上官岳此话一出,曹文尚眼冒精光,像是看到绝世美女在身前宽衣解带一般。

十年后,我要我大雍,真正开始问鼎天下,这句话,可不是谁都敢说的。

大雍王朝疆域不小,但是相对于整个天下来说,不过是一偶而已,这点,曹文尚从来就知道。

和大雍类似的王朝,在这个世界不说多如牛毛,至少也有数十,当年大雍王朝的开国皇帝打下偌大疆土,就不得寸进,五百年来,大雍王朝困顿于四周边疆,没有开拓那怕一寸土地,这里面可是有原因的。

一个是大雍的国力问题,另外一个,则是修仙者的制约。

大雍有供奉团,其他王朝同样也有供奉团,而各王朝的供奉团,不过是修仙界中,混的不如意的散修组成,这个世界真正站在最高金字塔顶的,始终,都是各大修仙门派。

比如大雍王朝,每年,都需要给天意宗供奉资源,以换取天意宗的支持,一个没有修仙门派支持的王朝,想要长久,是不可能的。

而现在,上官岳竟然说要在十年,真正问鼎天下,这可不是谁都敢说的。

王朝,从来都是修仙门派的附庸,上官岳这是要干什么?

曹文尚不会认为上官岳是疯了,他肯定有自己的计划,而现在,自己已经看到了一个波澜壮阔的蓝图,在自己眼前展开。

“王爷,文尚当竭尽全力,死而后已。”曹文尚当即深深的弯下腰。

他曹文尚追随的人,当有如此气魄。

“好,曹先生,此事你知道就好,暗中准备吧。”上官岳拍拍曹文尚的肩膀,勉励道。

通州天意宗的肆意妄为,让上官岳对修仙宗门没有任何的好感,回到京城后,大雍的现状,皇族老祖的谨慎,马丹成的威胁,让上官岳深感无力,最重要的是,上官岳的心中,始终有种危机感,这种危机感,来自于轮回印,这次得到天虚洞府,更让他对这种危机感,有了清晰的认识。

天道,大道,洪荒,轮回,拥有金仙的天虚宗,当年的危机,是否会影响到现在,作为轮回印的传承者,上官岳始终有种感觉,似乎冥冥中自有定数。

连天虚宗这样的一流宗门,拥有数万上古修仙者的的势力,都要躲避锋芒,困死洞府,而更多上古时代的势力,如今还剩下多少。

上官岳原本没有这么多想法,但是见到天虚洞府后,心中就有了打算。

大雍王朝,靠几个皇族老祖,靠一个供奉团,这点力量,根本就不算什么。

未知的恐惧,让上官岳不断发生改变,如今大雍初定,上官岳却不得不为以后谋划。

交代了曹文尚,上官岳来到书房,八皇子已经将皇族书库中所有有关上古的书籍记录,都送了过来,这,正是上官岳需要了解的。

赤白站在书房外,一步也不离开。

王府外,太子殿下前来拜访,却被王府总管给挡住了。

“太子殿下,王爷交代,暂时不见任何人。”总管指了指王府门上的免客牌,小心陪着脸道

太子皱了皱眉头,“想来皇叔是累了,演告辞。”

总管嘘了一口气,还没有来得及进去,就看到三皇子的轿子,顿时苦笑。

夜黑,修罗一身暗红血衣,坐在京师三十里之外的杨家桥最好的一座酒肆楼顶,一手提着酒壶,依靠在楼顶上,对月共饮。

“月夜美酒,霜雪佳人,举杯共饮,胜自逍遥。”

自从上官岳血影分身以来,修罗还是第一次如此痛快,一人独坐,胜却美景,心情大好。

“兄台好雅兴,独自对月邀杯,胜却自在逍遥,不知小弟可否有幸,陪兄台共饮一杯。”一个声音从远而近。

修罗扭过头,楼顶一侧,站着一位飘飘公子,手拿羽扇,潇洒绝伦。

“你要饮酒,自己买去,我一个穷鬼,能请你喝什么好酒。”修罗放荡不羁,扭转头,酒壶对准嘴巴,猛灌一口。

“倒是小弟唐突了,恰好小弟也是好酒之人,身上带有美酒,不知兄台是否赏脸。”那公子倒是不认生,踏步走来,悄然无声,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喝了你的仙酒,我可没灵石给你。”修罗皱眉,喉咙咕嘟咽了一下。

“哈哈,兄台说笑了,兄台肯赏脸,那是小弟的荣幸,我独孤白的酒,不是灵石可以卖到的。”

这人,原来叫独孤白。

“原来是千里追香,独孤白独孤公子。”修罗微微一愣,随即不在意的说道。

独孤白有些意外,“兄台听说过我?”

“千里追香独孤白,万里索魂独孤天月,这大雍地面上散修中的两大极品,我修罗虽然来大雍不过些许时日,但是耳不聋,怎么会没有听说过。”

千里追香,万里索魂,行事风格一正一反,却都是狠辣的人,在大雍地面上,算是散修中的有名人物,供奉团岂会不留意,上官岳听说二长老介绍过大雍地面上的修仙者,修罗自然也就清楚了。

只是修罗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遇到这个千里追香,倒是有些意思了。

“原来是修罗先生,修罗先生不是大雍人?”孤独白有些奇怪的问道。

修罗,这个名字倒是奇特。

“难道我就要是大雍人?”修罗反问。

孤独白笑了,“修罗先生见笑,独孤白没有其他意思。”

“我说你个千里追香,你是来请我喝酒的,还是来查我底细的?”修罗嘟囔一句,正要再喝酒,却发现,酒壶中的酒,已经喝完了。

“自然是请先生喝酒的,我路过此地,发现修罗先生在此,好奇之下,过来看看,没想到会遇到修罗先生。”独孤白随手拿出一个酒葫芦,抛了过来。

显然,这独孤白身上,带着储存东西的法宝。

“不要先生不先生的,听着耳背,嗯,真香,果然不愧是千里追香。”修罗打开酒葫芦,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

独孤白哭笑不得,他这千里追香,可不是追的这酒香。

在修罗身边坐定,独孤白也拿出一个酒葫芦,吹着江风,对月喝酒,倒是别有一番情趣。

“修罗,我看出你是一个修仙者,却看不出你修为几何,修炼的是什么类型的功法,不知道可否指教一番。”一葫芦酒喝完,独孤白站起来,认真的道。

修罗看着好像很是有趣。

“你每次跟人家挑战,都要先请人家喝酒?”

独孤白笑了,“那倒未必,能够让我请喝酒,还得看我的心情。”

修罗没有起身,仍然躺在楼顶上。

“这大好夜晚,打打杀杀的,多不好,独孤白,你有雅号,怎么能做这么不雅的事情呢,嗯,酒不错,人品就差了些。”

独孤白当真乐了,“就凭你这句人品不好,我似乎就可以出手了,修罗,让我看看你修的是什么。”

独孤白当真是出手了,酒葫芦一拍,飞向上官岳,里面的酒水化作利箭,带着杀气。

“我叫修罗,修的,自然是罗。”修罗一掌化解了酒水利箭,身形一闪,立于江上。

“大好月色,打坏了人家东西可就不好了,独孤白,不要以为你请我喝酒我就不敢揍你,你是找揍。”

独孤白神色微微凝重了起来,修罗刚才那一手,控制的极为精妙。

“如此,独孤白领教了。”

帝天九霄》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帝天九霄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不听话的王妃活不过三年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不听话的王妃活不过三年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不听话的王妃活不过三年目录预览:第三章初见失初吻第四章用嘴渡气后被电第五章温和的威胁第三章初见失初吻叶婉放在唇边的茶杯一抖。她的心悬在半空。这人发现什么端倪了?镇定地把茶杯放在石桌上,叶婉把手放在自己的腿上,双手相叠,长袖挡住微微发抖的手。她抬眼朝叶一看过去:“何事?”“不要一个人呆在偏僻的地方,不安全。”叶一冷冰冰的一张脸看着无情的很,说出来的话耐人寻味。“小小一个叶府,你们这么多护卫巡逻都不安全,要你们何用。”叶婉挑眉,不满地讽刺。叶一被

  • 妖孽狂兵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妖孽狂兵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妖孽狂兵目录预览:第3章试一下就知道了第4章不死鸟的传说第5章实习工作第3章试一下就知道了“血……”再一次被撂倒在地的姜淳一看到一滩地上的血,好像闻到了什么诱人可口的香味。也就是在这一刹那,他的身体颤抖起来,他感觉他逐渐透支的力量正在快速恢复,脑袋受击后,模糊的意识也在开始清醒。身上的疼痛开始消失。他的耳边,响起了一只野兽的怒吼。“要联系学校么?”其中一个教官看着应该已经爬不起来的姜淳一,气出后,他们开始担心起这后续的处理方法。“联系什么学校?不管是报出我

  • 妖邪公主:招个侯爷来成亲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妖邪公主:招个侯爷来成亲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书名:妖邪公主:招个侯爷来成亲目录预览:3.外公还在4.别瞎问4.初潮3.外公还在百善孝为先,皇帝也逃不过这个。何承此时赶快从御桌后起身,走到董怀身前双手扶起董怀,说:“那就随了宛如的心愿吧。那些宫人,宫女发送到福临庵,太监发送到祈宁寺,让他们为宛如日夜诵经。”定王听后又要下跪:“臣谢皇上!”何承赶快扶住董怀,说:“嫡公主和致儿这几日一直沉浸在丧母之痛中,难以自拔,定王一会儿去安抚安抚吧!”虽然德顺帝称董怀为定王,可董宛如突然暴毙,朝中的大臣

  • 复仇王妃,皇兄轻点宠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复仇王妃,皇兄轻点宠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复仇王妃,皇兄轻点宠目录预览:003城门偷窥004遇袭,险坠楼005车厢遇刺003城门偷窥“樱桃,你怎么在院子里站着,你们家郡主呢?”孟亦心正苦恼着,忽听院子里传来一个脆亮的女声。“傅二小姐,可总算把您盼来了,这些日子您都去哪了,我们小郡主正在房间里歇着呢,您赶紧进去吧。”随后是樱桃欣喜的声音传来。傅二小姐,这又是何方神圣?自己认识她吗?人会不会很麻烦,接下来要如何应对才好呢……孟亦心心里正纠结着,只见眼前红影一闪,然后一个明眸皓齿、十四五岁一

  • 妖色生香:倾城夫君太磨人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妖色生香:倾城夫君太磨人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妖色生香:倾城夫君太磨人目录预览:第002章狐祸开端第003章妖狐之祸(一)第004章妖狐之祸(二)第002章狐祸开端阴气浓郁的山林,突然冒出个男人,莫不是妖怪?苏念矜定睛一看,好像是个人,再仔细一看,还真的是个人!似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又眨巴了一下,努力睁大眼,上上下下将对方打量了个遍,不管怎么看,都没有一丝妖气,可真是怪了!“小子,好好走你的夜路,不该管的事,别管!”也不知哪来的傻子,一般人看到这种情况,就该躲得远远的,以免惹祸上身,

  • 死人笔记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死人笔记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死人笔记目录预览:第二章梁子坡出事了第三章草人第四章惊雷第二章梁子坡出事了出来阻止的是一个老人,村里人都尊称他为牛伯。牛伯年轻的时候是一个牛贩子,走过很多地方,见多识广,懂的习俗很多,村里的红白喜事都会问他。“大山,今天决不能下葬。”牛伯还以为我父亲不懂得习俗规矩,出声提醒。“大山,你要选择一个吉日再将你父亲葬下去。今天的黄历是忌安葬、行丧,千万不能下葬的。”又有一个人看了黄历提醒道。我父亲面露难色,这些下葬的东西他虽然不懂,但他也见过别人家死人下葬,

  • 久爱识人心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久爱识人心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久爱识人心目录预览:第3章我们没联系第4章为什么还会觉得不甘心?第5章你往后看第3章我们没联系“那我能怎么办?”景诗也生气了,把筷子重重的放下来:“我爸妈都是高官,是有头有脸的人,难道你让我带着女儿回来让其他人看笑话吗?”“薇薇,我们两个可是最好的闺蜜。”景诗拉着单渝薇的手,像大学那样撒娇求她帮忙:“这件事不准让我爸妈知道,也别让阿承知道,行吗?”“我知道当初要不是阿承提分手,我也不会气得跑到国外去,闹出这么多事。可我是真心喜欢他的,要不然也不会为了他离

  • 影后归来:叶少的全民女神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影后归来:叶少的全民女神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影后归来:叶少的全民女神目录预览:第3章开个价第4章那些女明星怎么甘心?第5章最理想的妻子人选第3章开个价李向生背靠着沙发,一只手随意的敲打着桌面,漫不经心的问,“沈小姐,网络上说你与人出入酒店,不知道是真是假?”他想,如果那件事情是真的,就凭着她的长相,花点钱也是能够拿下的。这样想着眼神更加轻佻,毫不掩饰得盯着她的胸口,嘴角露出邪肆的笑容。沈宴青似乎被他的眼神吓到,听到问话憋红了一张脸,支支吾吾半天就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李向生了然,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