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凌天兽皇 最新章节

2017/12/26 21:30:4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凌天兽皇

第一章 序引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每次在深夜当中仰望闪耀的星空之时,都会在心中问自己,如此多的繁星当中,可会有与自己一样的存在,亦或是比自己还要“智能”很多的存在,我们是否会在某一天的偶然间相遇,彼此相对而坐,探讨一下各自的认知,各自的世界。原文163shenghuo.com

在宇宙深处的某个空间当中,存在着一个美丽的世界...

俯瞰之下,满眼的青翠之色,郁郁葱葱的树木,碧波荡漾的湖泊,高耸入云的山峰,繁多稀奇的鸟兽,如此美景,当真是大自然的慷慨赐予。

然在如此平静的世界某一角,碰撞与战斗却是一触而发!

大陆之上的一个海陆交界处,一如既往的平静如常,仅有不时涨退的浪潮一遍遍的冲刷着岸边的岩石。

但就是在此处,却在无由之间瞬间刮起了飓风,飓风瞬间搅起高达万丈的巨浪,盖天灭世般的轰向了陆地。

在万丈巨浪的背后,一个急速的光亮身影眨眼间消失不见。

几乎同时的,又有三个暗影缥缈的晃动一下,立刻就朝着先前那人离去的方向追去。

“夫人您一定要挺住,我已经向宗主发过空间玉符了,只需要再坚持片刻就行了!”

“阴空神,你个老匹夫,竟敢对夫人和少爷下手,还敢自称一代宗主,我都替你害臊...”

光亮的身影一边急速的在奔波中转换着身形方向,一边在嘴中喋喋不休的咒骂着。

看了看怀中的幼小婴儿,光亮的身影再次咬了咬牙,飞速的移动着。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但从远处观望,后方的三个身影却是离他越来越近。

“阴宗三王,你们三个老杂毛,身为一代绝顶高手,竟然对一个女人和小孩子出手,你们当真不知道什么是臊的慌。”

“啧啧啧,阳元圣,你也不用激我们,是非成败是由胜利者来写的,为了宗主的大业,一切手段都是必要的。”

“阳元圣,看在你御天境八级的份上,若是归顺我阴宗,我三人可以替宗主保你无恙,如何?”另一个暗影传音道。

“一帮只能在暗处苟延残喘的家伙,老夫才不屑与你们为伍,阴宗三王,来日我必将你们三人泯灭在这世界。”

话语之间,后方的三个暗影离前方的身影就仅有百米余远。

三人暗自相互点了点,其中一个身影直接突兀的消失在原处,瞬间出现在了光亮身影的正前方。阅读163shenghuo.com

光亮身影急忙转头改向,但是另一道身影也是瞬间,阻挡了光亮身影的去处。

此时的三人程犄角之势,把阳元圣围在了正中央。

“哼,阴空神当真舍得,竟然让你们三个老杂毛带了“移空符”!阳元圣紧了紧怀中的婴儿,目光凝定的说道。

“阳元圣,既然你拒绝了我三人的邀请,那么今日便留在此处吧,老二老三,夜长梦多,一起出手。”

话音还未落,三道身影便各自急速俯冲而来。

“阴极杀!”

“玉空弹!”

“黑龙吟!”

阴三王一上手便是各自的成名绝技,四人修为相当,心中当然清楚,到了他们这种程度的强者,若是一心想走,恐怕就是再多来两人围攻也不一定敢保证把他留下,而且稍不注意恐怕都会阴沟里翻船。

“阳系法术,八阳盾!”

怀中抱着婴儿,阳元圣本就有所受阻,而且还要精确的防备着不能有一丝的攻击打到孩子身上,以四人的修为,恐怕就是一丝泄露的元气,也足以让怀中的婴儿灰飞烟灭!

四道绝顶的法术相遇,一股冲天的气浪瞬间爆发而出,方圆千米内所有的花草树木,山脉河流,都在一瞬间蒸发,只留下空荡荡的一片天地,和下方深达百米的巨型圆坑。凌天兽皇 最新章节

气浪许久之后才消散,中间的四人也是不知道已经交手了多少次。

等到视线开阔之时,四人身上都是挂着轻重不一的伤,其中阳元圣最为凄惨,此刻的他单手抱着怀中的婴儿,另一只手臂却是只剩下了肩膀处,左腿部分的膝盖以下,也是被凭空削了去,鲜血如泉流。

阴三王再次相对一眼,也顾不得各自身上的重伤,对阳元圣发着不间断的近身攻击。

阳元圣一边阻挡着,一边心里也是越来越沉重,难道今日定要陨落此地不成,自己不是没办法逃跑,临行前,夫人也把自己的“瞬空符”给了自己,瞬空符可以瞬间移动到万里之外的,比移空符不知珍贵了多少倍。

但无论是移空符或者高级的瞬空符,他们的限制却都是只能瞬移一人,自己与少主两人,该怎么逃,就算把少主瞬移出去,恐怕一时片刻还会被阴三王找到。

心中思索之下,当即一咬牙,就算是陨落此地,也要拉阴三王三人陪葬才行!只有如此,少主才有一丝逃生的希望。

心中笃定之下,在抵挡着三人的攻击同时,阳元圣也在暗地里把瞬空符准备好,放在了婴儿的怀中。163生活网

接着阳元圣突然仰天大笑:“阴三王,今日就算我陨落此地,也要拉上你们三人陪葬!”

声音落罢,阳元圣喷出一口心血,心血直接停留在阳元圣的面前,瞬间变幻成一个繁杂的纹路。

“毁灭万极,九阳共爆!”

“他要自爆,老二老三,赶紧远离他!”

就在阳元圣自爆的一瞬间。两个突兀的身影直接出现,两人都是不约而同的对着阳元圣怀中的孩子出手,一个想救,一个想杀。

两人蓬勃的法术能量出手,一黑一白的两道光波瞬间弥漫了整个空间,

许久之后,方圆百里内的空间才再次清明起来,但在刚刚四人战斗的高空区域,却是突兀的存在着“五人”!

“阴空神,竟然敢对我的孩子出手,今日我一定不再容你!”

“阳天道,阴阳双宗早就该统一了,既然你不出手,便由我来做这个开创先河之人。”

阴空神的话语还未落下,阳天道便呲目欲裂的攻了上来,刚刚两人能量的如此碰撞,相信就算御天境五级的人也是没有可能在这空间内存活下来,更何况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

阳天道怒气攻心,哪还容得了阴空神的半句话语,出手就是雷霆狂暴般的战斗。

但两人实力相当,又怎会讨得了半点便宜。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两人刚刚碰撞了几次,两边便有了大波的援手赶来,双方僵持不下,到最后都是撤回了宗门。

但这也宣示了阴阳双宗的彻底决裂,虽然大战没有直接开启,但有心思的宗门早已在审时度势,看看自己站在哪方更加合适。

......

第二章 阴阳出世

白雪飞飘悠然,犹如一块块悠柔的白絮,缓缓的从有些阴暗的天空中飘落,悠转回荡之间,向下方早已被压弯腰的荒山枝杈上落去。

入眼望去,远处的隐约暗影,皆是高耸不见顶的山峰,这里竟是一个与世隔绝的“荒山野岭”!

大雪覆盖的丛林之中,偶尔也会出现几个敏捷的身影,在天然的白色地毯之上点缀一排排如花般的痕迹,不注意间,还会蹭下几堆枝叶上的白絮,发出“噗噗”的落地之声。

天地之间,一片祥和,仅有一种白色的点衬,却美的让人有些沉醉......

然突然之间,北风瞬间凛冽,连早已冻结成块的白絮都被再次吹起,树木在如此骤然的变换之下也是毫无防备,忍不住的阵阵摇摆。

风越吹越大,被残忍搅碎的白絮,化成漫天白沙,乱舞在天地之间,入眼之处,一片苍茫。

但让人不解的是,如此广阔的空间之中,仅有山腹中央地带的方圆三里之处狂风骤起,其他地方则是一如既往地平静美丽!

随着时间的推移,本就阴沉的天空渐渐的昏暗了下来,那中央之处的“怪风”依旧狠狠的吹着,直至此时,多日沉积的白絮早已被完全卷起,显露出了仅有几簇暗黄杂草的山脊!

天际之上明暗交替,悠然的白雪足足下了九日未停,本就荒芜的山林之中,盖上了足有三尺余后的积雪,连树木之上小臂粗细的枝杈都被压断了不知多少,入眼尽是断折的痕迹!

九日之间,中央地带的三里范围内,“怪风”丝毫未停,中间之处更是依旧的山脊之色,没有半点雪花的痕迹!

第九日的深夜,天空在满地纯白的映衬之下,倒显得有些不那么黑暗!

飞舞的白絮在深夜当中的不知那一刻,竟然变得有些稀疏起来,慢慢的竟全然消失,直到此时,天际之间终于真真正正的平寂了下来。

放眼望去,就连中央地带的“怪风”,也在飘雪停止的那一刻骤然消失,犹如它骤然出现一般的怪异!

在不知哪一刻,被大地映照的有些灰白的夜幕之上,竟调皮的出现了几颗闪耀的星辰,在接连九日的昏暗天空之上,相当耀眼夺目!

清晨,随着一丝光线突破远处的山峰阻挡,调皮的溜了进来,终于打破了这个沉寂近十日的“荒山野岭”!

藏躲数日的林间鸟儿最是勤快,扑棱着翅膀欢快的朝着那一缕温暖的光线飞去,仿佛在迎接神圣的光明一般。

只在片刻时间,天空之中竟然出现了数不清的飞鸟,个个飞起枝巅,朝着高空处飞去,成群结队的在高空处的阳光地带飞舞盘旋,叽叽喳喳,耍玩不停!

许久之后,朝阳渐渐升起,大片的阳光毫不吝啬的洒向山谷,飞鸟仿佛也是玩累了,或者不在因为那一缕光线产生争夺,都各自散了去,找寻着一个歇息落脚之处。

但多日的大雪封山,仿佛落脚在什么地方,都是厚厚的白雪!

直至飞到中央之处,下方的一个巨大圆形区域,竟是一丝白点都未保留,裸露着山脊的本来之色,飞鸟们前赴后继的朝着圆形区域赶去,或许是希望霸占更多的区域,亦或是争抢着谁能先达到。

但异变突起,当为首的第一只鸟儿飞到圆形区域的边缘地带,一股心悸的感觉瞬间让它折回了身形,毫无例外,每个到达圆形边缘的鸟儿都是如此。

这也造成了满天的飞鸟绕着一个奇怪的圆圈飞舞的“奇怪”景象!

太阳渐渐的升起,飞鸟们来来往往,既不愿舍弃那山谷之中唯一的山脊之地,又没有哪一个敢上前去。

更让人不解的是,中央区域原本居住的许许多多生灵野兽,为何在这一刻也齐齐消失,长达九日的大雪封山,它们早应出来觅食才对??

如此奇异的情况,直至持续到正午十分。

当太阳正居当中的那一刻,整个空白的圆形区域竟突然光芒万丈,刺眼的光芒瞬间惊吓住了圆形区域旁边的所有鸟兽,个个逃命般的远离,踏起满天的白沙!

激起的白沙在碰到圆形区域所散发的光芒之时,都是瞬间消融,亦或是“真真正正的消散”!

更加奇异的是,这刺眼的光芒竟然分为两色,一半光亮刺眼,另一半却是漆黑的深邃耀眼!

光亮仅仅持续了几秒时间,便渐渐的变弱,消失殆尽。于此同时,中央区域的景象便又再次显现了出来!

先前的鸟兽此刻都是远远的飘在空中,亦或是立在远方,直至光芒消失了许久之后,才有胆大的鸟兽小心翼翼的再来查看。

飞鸟慢慢的靠近圆形区域,不大一会儿便从空中远远的望见了下方的景象。

此刻的圆形区域内,光秃秃的一片,先前山峰之上的树木枝叶,杂草乱石竟都是消失殆尽,消散于无形。

巨大的圆形区域之内,有一个明显的弯曲界限,一半纯白,一半黝黑。

圆形的正中央处,一个黑白参半的襁褓突兀的存在着,里面躺着一个粉嫩可爱的娃娃。

小娃娃此刻睁着有些迷糊的一双大眼睛,看了看有些湛蓝的天空,之后又稍稍眯了眯眼,接着就闭上了,仿佛还没睡醒一般。

圆形区域外面的鸟兽在徘徊许久之后,才小心翼翼的再次靠近,好在这次再未有什么特殊的感应,便进入了圆形区域。

当第一只飞鸟进入圆形区域的上空之时,地下的阴阳图案便在一瞬间消失殆尽,仿佛本就不存在,亦或是先前只是错觉。

唯一留下的只有光秃秃的巨大圆形山脊,以及一个黑白襁褓当中的娃娃。

不大一会儿,飞鸟便来到了襁褓的上方,盘旋了几下,落在了襁褓旁边,一只,两只......

还有许许多多兽类也来到了襁褓不远处,远远的望着,把襁褓围在了其中。

这里属于“荒山野岭”,鸟兽的智慧也并不高,但这奇异的景象却是出于本能。

仅片刻时间,来到此处的鸟兽就呈现出了密密麻麻之景!

直至一声巨吼响起,众鸟兽才从那种朝圣般的感觉中惊醒过来,瞬间奔散!

第三章 八年

随着一声巨吼,鸟兽们都四下尽散,仅在片刻之间,圆形的中央处便仅剩下了一个孤零零的黑白襁褓。

襁褓之中,粉嫩可爱的婴儿紧闭双眼,长长的睫毛偶尔还会微动两下,看来睡的相当香甜。

圆形区域内,随着鸟兽尽散,又恢复到了满眼灰暗的山石之色,除了突兀出现的黑白襁褓之外,此刻还有另一种不同的颜色,在缓缓的朝襁褓移动。

仔细观瞧,竟是一个全身浑白的雪豹。

雪豹是这片山峰之上真正的“兽王”,并不是因为它是最猛烈的食肉动物,而是因为它是这座山峰之上唯一一个开启些许灵智的兽类。

由于开启些许灵智,雪豹就可以简单的本能运用自己所亲和的天地元素。

仅仅如此,便奠定了它的“兽王”之位!

雪豹本来是居住在这片区域之内的,它也是唯一一个圆形区域内幸存下来的兽类。

早在九日之前,中央地带突起异风之时,雪豹便察觉到了异样,但由于灵智有限,它也只是本能的感觉到中央地带有危险,便不顾外面的风雪走出了中央地带。仅是如此,它便存活了下来。

直至刚刚不久,雪豹那种本能的感应才消失了去,看到圆形区域内大量的鸟兽存在,而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的时候,雪豹才缓缓的走了进来。

片刻时间,雪豹便远远的看见了那个突兀的襁褓。

在越渐靠近的过程当中,雪豹自身的感觉越来越是清晰,有一种对自己说不清的吸引力,存在于那中央之处的黑白襁褓之上。

雪豹来到襁褓之处,先是围着襁褓转了几圈,靠近嗅了几下,除了闻出了一股襁褓中“不知名生物”的自身味道之外,其他并未发现什么。

不过,那种莫名的吸引力却是依旧清晰,雪豹虽然想不明白,但却知道这个“不知名的生物”对自己有不少的好处。

确定到此之时,雪豹便张嘴轻轻的咬着婴儿的襁褓,把他拖进了自己的洞穴。

日升月落,时光交替,一晃之间,八年眨眼即逝......

八年的岁月,多少花开花落,生死消亡,更不用说那片山谷之内突变的痕迹了。

此刻的季节正值入秋之时,满山金黄,地面上是层层的落叶,随着微风轻吹,山间的枝叶摇曳摆动,并不时的伴着几片枯叶的飘落,缓缓顺风飘飞。

本来茂密参天的山岭之上,在中央地带的草木却是不知为何的明显比周围小上许多,另外让人惊奇的是,此处的方圆地带,竟然没有一个生灵野兽,甚至连停留的鸟儿都没有!

突然之间,中央地带有些寂静的丛林之中,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细听之下,竟是有几分像是“兽王”雪豹的声音。

循声望去,中央地带处,一个先前丛林当中并未出现过的生物,正在和兽王雪豹嬉戏打闹,并不时的发出“小兽王”的声音。

这位“小兽王”正是先前那个襁褓中的婴儿。

八年之前,雪豹并未吃他,而是把他留在自己身边抚养,因为雪豹发现,当“小兽王”在自己身边之时,它竟然对本能元素的感应更加清晰,运用也更加灵活。

由此,雪豹便把他喂养了下来。

好在“小兽王”非常容易养活,仅一年左右就能本能的简单运用与雪豹同样的元素,成了一位仅次于雪豹的“兽王”!

“兽王”雪豹的本能元素是风,风系元素稍加运用便会形成远距离的攻击,所以自从“小兽王”学会运用风系元素之时,这片中央地带的所有鸟兽便都遭了殃。

几年下来,这片中央地带早就属于了两位“兽王”的专属领域,连飞鸟都不敢稍作停留。

这也是中央地带冷清的原因所在。

“小兽王”与雪豹打闹了许久之后,仿佛是有些累了,便顺势一躺,靠在了有些柔软的雪豹肚皮之上,微眯双眼,看着有些西斜的阳光,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夕阳渐斜,落日的金黄余晖缓缓的洒近山林,穿透参差的树枝在地面上留下斑驳,微风吹动,斑驳轻轻摆动!

夕阳渐渐的隐于山后,夜幕渐渐的笼罩上来,随着微风的再次吹过,“小兽王”轻轻卷了卷身躯,仿佛是感受到了夜幕的丝丝凉意。

兽王雪豹也在不知那一刻走了出去,或是去觅食,或是去巡视自己的领地。

此刻的“小兽王”蜷缩着身躯,躺在这天地之间,夜幕之下,仿佛有几分萧瑟,或者称为孤独......

夜幕越来越暗,几颗俏皮的星辰早已点缀在了星空,随着一轮明月悄然升起,如水般的月光便笼罩了大地。

又是一阵冰凉的夜风吹过,树叶枝间“飒飒”作响,小兽王再次蜷缩了下本就很幼小的身躯。

这次仿佛是夜风太凉,又或是小兽王睡够了,在蜷缩身体之后,小兽王竟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之后更是缓缓的反转身体,慢慢的坐了起来。

映着月光四下看了看周围,并未发现雪豹的影子,小兽王也不见怪,仿佛是早已习惯了这般!

举起双手伸了伸懒腰,小兽王再次平躺在了厚厚的树叶之上,看着夜幕之上众多星辰相伴的皎洁月光,不知道小小的脑袋中在想些什么?

黑夜漫长无边,但也总会有黎明到来的那一刻,翌日清晨,又是一个天朗气清的湛蓝天地!

小兽王一如既往地开始了早上的觅食举动,手脚并用,如猿猴般在林间攀越,由于对风系元素的本能运用,看那小小身影的轻灵程度,甚至比真正的猿猴还要快上几分。

小兽王此次要到远方山下的一片果林里去,那里有自己最爱吃的果实,现在正值果实熟透的季节。

小兽王在林间的穿越,激起了阵阵鸟兽飞奔,毕竟在整个山谷之内,恐怕唯一没有受过捉弄的兽类也只有雪豹兽王了。

从空中俯瞰,飞起的鸟儿刚好组成一条路线,这也正是小兽王的前进路途。

片刻之后,小兽王便来到了果林之处,在一声“巨吼”吓走了果林内的所有鸟兽之后,小兽王一个跳跃来到树上,抓起了一个自认为最大的果实便啃了起来。

第四章 吉祥村

“吉祥村”是一个偏远的小村庄,在辽阔无边的千元世界中,是属于与世隔绝的少数地方之一,这里的村民过着完全自给自足的生活。

之所以如此,并不是因为村里的人们比较孤僻,而是吉祥村所在的方圆万里地方,四面都是崇山峻岭,就算是村里最健硕的村民,也是从未走出过这里。

吉祥村存在以来,能知道大山以外情况的唯一机会,便是每年年初开春之时,会有一个从外界飞来的“破空门”的招生门人前来招生。

但由于村中本就没有什么大能人物,村中的孩子甚至连自己的本能元素都不知道,故此,迄今为止,村里连一位孩子都没有能够被“破空门”招走。

村里的村民也只能一次次满怀期待,一次次又无奈失望......

吉祥村并不大,由于与外界隔绝,村中人口并不多,仅有几十户人家,一两百人。

李金锤一家三口是村里的一户普通人家,一家人平常待人和理和善。

金锤与村里的其他男人一样,春秋之际靠开荒耕种,冬季靠打猎维持生计,一家三口虽说日子有些艰辛,但也算其乐融融。

金锤依稀记得,八年前的那个冬季十分反常,大雪连下十几日不停,家里早已断了开锅的米粮,就连家里打猎存下的半只兔肉,也早已吃完殆尽。

眼看一家三口撑不下去之时,还是邻居好心,分出了同样不多的食物,才算扶持着等到了风雪停止。

直到如今,金锤想起此事还是有些后怕,那年,他的女儿才刚刚一岁......

所以从那年之后,金锤每到秋季都会想方设法的多多存储食物。

这天清晨,金锤笑眯眯的抱了抱自己的小女儿,与自己的老婆摆了摆手,便来到了村头处的集合地。

村庄本就不大,每次年轻力壮的男人前去打猎,大家都是组成至少十人的队伍,一来是为了安全相互照应,二来山路崎岖不平,人少的话,若是打着大的猎物恐怕自己一个人也拖不回来。

映着刚刚露出山尖的一丝朝霞,村民们便朝着原先商量好的地点出发了。

金锤用手紧了紧肩膀上斜挎的弓,又分别摸了摸腰间的短刀,背后的箭筒,这才放下心来。

抬头看了看远方山顶的一丝红色朝霞,金锤微微笑了笑。

金锤的小女儿的名字当中就有一个“霞”字,这还是村里最德高望重的老村长给起的名字,金锤非常喜欢,因为他也希望自己的女儿长大之后如天边的朝霞一样美丽。

随着时间的推移,朝霞尽散,一丝耀眼的光线穿越了大山的遮挡,直直的射了进来,直到此时,村民们也来到了预期的地点。

在到达地点之后,村民们便相对分散在了不同的区域,因为人太多一起行动的话,容易发出动静,吓跑猎物!

金锤选了一个刚刚看到朝霞的方向向前走去,因为金锤觉得她的女儿能够带给他幸运。

果不其然,金锤刚刚走出不远,便看到了不远处有一只野鹿在觅食。

金锤瞬间止住了身形,等待了一会儿,见野鹿依旧悠然自得的慢嚼着野草,丝毫未察觉的样子,金锤才再次动了动身形,朝着另一个方向迂回过去。

在迂回的途中,金锤拿出了腰间系带当中的一个小包,拆开里面的粉末往自己身上洒了一些,这些粉末是由一些特殊的植物研磨而成,粉末的配料是村里好几代人实验总结出来的,可以掩盖人身上的气味。

做完准备工作,金锤小心翼翼的前进着,慢慢靠近,找寻着最佳的捕猎位置,以及若是一击不成野鹿或许会逃跑的方向。

渐渐的,金锤迂回到了太阳射来的方向,这里由于强光可以隐匿自己的身形,而且又是处于下风的方向,自己的气味不会传到野鹿的那个方向。

不远处的野鹿依旧不紧不慢埋头吃着野草,看来根本没有发现金锤的靠近。

借着树下灌木枝叶的掩护,金锤取下了弓箭,拉弓瞄准。

就在此刻,箭头的锋锐反射的些许光线终于惊醒了野鹿,野鹿一个抬头,就准备跃身而起。

但此时早已箭离弓弦,一声闷响,直中野鹿的心脏处。

看着“咣当”躺在地上的野鹿,金锤手握短刀一个飞窜跃起,三步并做两步的快速来到野鹿身旁。

在确认野鹿没有行动能力之后,金锤才缓缓的收回短刀,会心的笑了笑。

野鹿肉可以切成肉干,晒干储存起来,有了它,在寒冷的冬季至少可以够金锤一家三口吃半月之久。

没想到今天刚刚开弓,就收获颇丰,看来朝霞的方向果然是幸运的。

过了不一会儿,野鹿便不再动弹了,金锤在确认野鹿已经断气之后,便想要把野鹿身上的箭拔下来,毕竟带着箭拖行野鹿的尸体也不太方便。

就在金锤弯腰手握箭柄之时,金锤心里一个激灵,多年的打猎经验告诉自己,自己已经被那个凶猛的野兽盯上了。

金锤缓缓的收回了抓住箭柄的手,右手紧握腰间的短刀,慢慢的转过身来。

果不其然,刚刚自己躲藏的位置处有着一个巨大的黑影,由于阳光的直射,金锤看不清楚那黑影到底是何种野兽。

金锤用眼角的余光扫了扫脚旁的野鹿尸体,虽然心有不甘,但此时的自己也只有退走,食物没了可以再打,可若是性命没了,那自己的老婆以及那可爱的女儿......

金锤在原地矗立了一会儿,确定那黑影并无直接冲过来的意图之后,便缓缓的轻移脚步,慢慢的退走。

看到金锤退走,那黑影也微动身形,不紧不慢的朝野鹿的尸体走来。

金锤定睛一瞧,幸亏自己走开,那黑影竟是一个长约三米的巨大黑熊,确定到此,金锤后退的脚步便又加快了几分。

巨熊径直的来到野鹿尸体旁,看了看退走的金锤,也没在追逐,直接开始大吃起来。

金锤倒退着走出了好远,看到巨熊并无追击的意图,才一个转身,快速的奔跑而去。

第五章 相遇

金锤飞奔出了很远, 在确认自己足够远离巨熊的时候,才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

弯腰喘息了许久,金锤才直起身观察起了四周的环境。

四下观望,看着周围的环境,好在没有跑出集合地太远。

抬头仰望了一下天际,此刻的太阳才刚刚升过山顶,离约定集合的时间还有不少。

为了不空手而归,金锤再次原地歇息了一会儿,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便选了一个另外的方向前行。

由于之前的惊险,金锤此次更加的小心翼翼。

不过仿佛是由于之前的太过胆战心惊,亦或是先前的运气被一下给用完了,此次金锤走出了很远,除了几只不大的鸟类栖息在参差的树枝上,甚至连只野兔都未碰到!

金锤很不甘心,像这种走如此远的路程,集体打猎的行为村中并不是很多,若是这次自己毫无所获,那下次又不知要等到何时?

而且自己空手而回的话,若是再如那年冬天......

金锤想想都有些后怕!

摇了摇头,把杂念全都甩出,金锤再次凝神四望,找寻着猎物的蛛丝马迹。

果不其然,在再次走出不远的距离后,金锤凝定的目光定格在了不远处一片茂密的灌木丛里。

那里有阵阵的蠕动,以及不时传出的“莎莎”响声。

金锤再次凝神,放缓脚步靠近,在离得足够近之时,透过纵横交错的灌木枝叶,终于看清了里面野兽的真面目。

竟是一个足有一米高的巨大野山猪,看其膘肥体壮的模样,至少有三四百斤重。

看清到此,金锤一阵兴奋,若是能够把它打回家,做成腊肉干,再加上秋季储存的粮食,今年的整个冬天都不必再担心食物不够了。

兴奋之余,金锤也是瞬间集中所有精力,缓缓靠近的同时,准备着一切捕猎的手段。

如此巨大的野猪,虽然膘肥体胖会不如先前的野鹿灵活,但厚重的皮毛却是可以更好的保护自己的要害。

金锤从手上的武器判断出,能够一击必杀的概率不大,自己必须做出长久纠缠的打算。

在找寻到一个绝佳的捕猎位置之后,金锤狠狠的开弓拉箭,使出了自己的最大力气,瞄准野猪的心脏位置射了过去。

“嗖”的一声,一击必中!

但正如金锤先前所猜,野猪嚎叫一声,瞬间吒起,弓箭只是射入了野猪的皮肉当中,但却没有伤到真正的要害。

金锤在松开弓箭的那一刻,马上从背后取出了另一支箭矢,仅在野猪跃起的那一瞬,另一支箭矢也是瞬间离手,再次击中了野猪的心脏位置处。

这次野猪发出了比先前更大的嚎叫声,躯体也在巨大的疼痛中明显的颤抖了一下,不过却还是有些颤巍巍的跑出了灌木丛。

由于林间灌木杂生,金锤想再次拉弓射箭,却被灌木的枝叶挡住了视线,当下便快收弓箭,手握腰间短刀,朝着野猪的方向追去!

两箭都中在野猪的心脏不远处,金锤相信,即使箭矢没有穿透到野猪的心脏,那也必定会使野猪不停的流血,再加上野猪持续的奔跑,流血量会更加的大,如此这般,那头野猪便不可能存活很久。

接下来的事情,只需自己沿着血迹紧紧跟随着它,便就可以有巨大的收获了。

此时的金锤只是在心中祈祷,如此大的流血量,不要再次引来别的如巨熊般的猛兽才好。

金锤一边祈祷,一边快速的沿着血迹追随,一路追来,血迹越来越稀疏,由此判断,野猪也已经快要奔跑不动了。

看着地面上的痕迹,金锤心中也是有着些许兴奋,虽然先前的那只野鹿白送给了巨熊,但这次的野猪若是能够成功捕猎的话,总得来说,自己今天也算得上有惊无险,收获颇丰!

......

另一边,“小兽王”舒服的平躺在一个巨大的树杈之上,美美的吃着树上摘下的新鲜果实,直至吃的肚子滚圆。

在打了一个饱嗝之后,小兽王随手扔了手中仅咬一口的果实,动了动树杈上的身形,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透过树叶的缝隙,看着湛蓝的天空。

清晨柔和的微风轻轻吹过,树叶随风轻轻摆动,初露山尖的阳光明亮而不刺眼,透过枝叶的缝隙静静的洒在小兽王有些黝黑的脸庞之上。

小兽王只看了一会儿天空,便又觉得一股倦意袭来,便闭上了双眼,仅片刻时间,就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直直睡到了中午时分,小兽王伸了伸懒腰,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刚刚准备巨吼一声来表达自己舒适的心情之时,竟察觉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传来。

目光扫视不远处的果树下方,一头“从未见过”的野猪躺在了不远处。

要说对这里野兽的熟悉程度,恐怕就连兽王雪豹都不如小兽王清晰。这里的野兽没有受到小兽王捉弄的,恐怕也只有未出生的野兽幼仔了。

故此,小兽王仅看一眼,就知道这头野猪,自己从未见过。

小兽王正准备跃身而下,查看原因之时,另一个领地内“从未出现过的生物”,让小兽王瞬间止住了身形!

金锤紧追了野猪一路,没想到野猪的生命力这么顽强,从半晌一直追到了正中午,好在有血迹指引,自己也从未跟丢。

另外让金锤兴奋的是,在追逐的过程当中,竟然在路途上发现了大片的果林,这对于缺少食物的山村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金锤想着,在找到野猪的尸体之后,马上返回,凭着自己一路之上做的标记,明天多多召集村中村民前来,多储备一些过冬的食物。

在果林中穿梭了一会儿,金锤终于远远的望见了躺在果树下的野猪尸体,直至此时,金锤才重重的松了口气,用手轻轻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放慢了自己的身形,缓缓朝野猪尸体走去!

就在金锤缓缓走到离野猪尸体仅有十米处时,一个突兀的身影直接出现在了金锤的面前。

金锤紧握短刀,瞬间防备,但当看清眼前的身影之时,金锤竟有些呆愣了下来。

竟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

凌天兽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凌天兽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言墨学堂|2018寒假少儿艺术班报名启动!!!

    关于我们言墨学堂是依托言墨堂成立的一家专业美育机构,紧临福州历史之源,文化之根的国家五A级风景区三坊七巷。学堂依托福建省花鸟画学会,汇聚省内一流书画家为顾问团队以及师资团队。近年来在艺术教育界、学员和家长当中积累了良好的口碑。学堂提倡启发式教学,依托言墨堂独具特色的名家书画精品课件优势,一切以学员为中心,最大限度地激发学员的想象力和创造力。通过系统地艺术训练,不仅培养学员的艺术欣赏能力,书画临摹与创作能力,还能培养学员们的创新意识,增加学员的自信心,进而达到“变化气质,陶冶性灵”的美育目的。课程

  • 1米8粗犷男生,手执绣花连杨幂。但没人知道,他曾一直遭受众人质疑和嘲笑。

    传承东方文化,感受有魅力的东方美学来自于中国台湾的Rexy宋亚樵,是一个身长一米八的粗犷男生,如果单看他的外表,你可能怎么也猜不到他的职业。他有着一门非常卓绝的手工技艺,曾俘获过杨幂的芳心,使其身着一袭精致的黑色小礼服,优雅地出现在《芭莎珠宝》的杂志封面。他有着与做精细手工极不协调的外表,却藏了一颗无比细腻的心。用他自己的话说,“其实我真的是一位绣郎。”2017年11月份,这位终日手执绣花针的“绣郎”,代表其团队工作室在伦敦斩获刺绣届的“奥斯卡”奖——Hand&Lock奖金奖,引来众人一片羡慕的

  • 田沁鑫生命中的三部戏丨新京报年度艺术家

    采写:新京报田超新媒体编辑:田偲妮新京报2017最艺术演出榜投票在本周已经陆续结束,各大年度人气作品和新锐名单都已出炉,我们将在明天公布票选结果。今天我们将放出新京报2017最艺术演出榜——年度艺术家的专访,今年当选年度艺术家的是:田沁鑫2017年,对田沁鑫来说,是值得记住的一年。这一年距她导演生涯处女作《断腕》首演,刚好20年;这一年她在上海突发胰腺炎,与死神擦肩而过;这一年她担任了乌镇戏剧节年度艺术总监,复排了青春版《狂飙》。2月8日这版《狂飙》将来到国家大剧院,开启“当代著名导演作品邀请展

  • 余秀华怒怼诗人食指:我的过错在于,在底层却偏偏高昂着头

    澎湃新闻记者徐萧余秀华1月13日,“朦胧诗鼻祖”、老诗人食指在《在北师大课堂讲诗》新书发布会上的发言视频被曝光。在这段视频里,食指批评余秀华说:“看过余秀华的一个视频,她理想的下午就是喝喝咖啡、看看书、聊聊天、打打炮,一个诗人,对人类的命运、对祖国的未来考虑都不考虑,想都不想;从农村出来的诗人,把农民生活的痛苦,以及对小康生活的向往,提都不提,统统忘得一干二净,这不可怕吗?评论界把她捧红是什么意思?评论界的严肃呢?我很担心。今天严肃地谈这个问题,是强调对历史负责。不对历史负责,就会被历史嘲弄,成

  • 【醒言】读懂淡定,才算读懂人生

    每天早晨一醒来,刘忠先生就会写下一句早安寄语,告诉亲朋好友,有意义的一天又开始了,真可谓日日是好日。片言只语中,充满着人生感悟;短短数句里,寄托着励志方向。这一写,就是四年,渐渐地在朋友圈中传颂着这些话语。现在,《禅艺会》把它们整理在一起,分享给读者,每周发布一次,敬请期待。读懂了淡定,才算读懂了人生。生活的主题,就是面对复杂保持欢喜,少了弯路,也就错过了风景。努力的意义:不要当父母需要你时,除了泪水,一无所有。不要当孩子需要你时,除了惭愧一无所有。不要当自己回首过去,除了蹉跎,一无所有。做人,

  • 【禅溪】灵山深处 拈花遗风

    灵山一会自鸡足山回来日久,竟不能提笔写下任何关于它的文字。任何语言都不足以触及我所感受到的鸡足山的深远静寂,我如一个失语的人,独自沉入内心的空寂虚落。我和林自大理冒雨乘车入鸡足山,近百里的路程,我俩一路沉默。同车的人亦如此,大家一致向窗外,望着连绵不绝的群山,山势低缓圆润。山村的房子排在坝子间的平地上,如釜底简易的料理,单调,平静。云气在山峰簇拥着,缠绵无尽,如一袭苍灰的袈裟,笼罩着无边的翠微。山路愈来愈陡,山路两边也不再空阔,满目青山遮望眼,这是进入鸡足山了。鸡足山位于云贵高原滇西北宾川县境内

  • 【庭院】枯山水里的禅宗美学

    日本·和歌山县金刚峰寺枯山水日本是一个庭园模式繁多,且数量惊人的国度。在那里,有宏阔壮伟的皇家、贵族园林,也有气势恢宏的市立、国立公园,还有在有限的空间中构画、在模山范水中寻求情趣的私家庭园,以及追求人与天地交融、浑然合一的哲学境界,并借助自然山水来延展庭园的寺庙庭园。我国小说家、散文家郁达夫(1896-1945年)1913年赴日,1922年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经济学部,在留日后就曾对日本庭园赞不绝口。他在《日本的文化生活》一文中写道:“日本人的庭园建筑,佛舍浮屠,又是一种精微简洁,能在单纯里装点

  • 四深交三远离

    1.志同道合之友人到中年,要懂得友不在多、志同为要,交不在频、相知为深的道理,身边有三两挚友即可。高山流水,伯牙子期;不离不弃,管鲍之交。中年需要沉淀,沉淀自己,也沉淀友谊。2.雪中送炭之友人过中年,失意、低谷想必经历不少,雪中送炭之情更要懂得珍惜。不要忘记那个当初愿意伸手将你拔出泥潭、拉出低谷、陪你东山再起的人。记住:锦上添花世常有,雪中送炭情莫忘。3.敢于直言之友人人都喜欢被赞扬,但很难从他人口中知晓自己的不足和问题。人到中年,可能越来越听不进意见、听不得批评,却仍然无法避免犯错。所以,诤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