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晚安,小夜妻 最新章节

2017/12/26 21:35:37 来源:网络 [ ]

书名:晚安,小夜妻

第1章稀里糊涂的一夜

你像只独眼兽胡乱闯进我的世界,你若无其事,而我却惊慌失措。原文163shenghuo.com

高档的总统房间里,迎面而来的是令人耳红心跳的靡靡之音。

宽阔的大床上,容颜清俊的男人,乖巧迷人的女孩,两人皆像是上帝精雕细琢出来的美玉,放到一起时,更显得赏心悦目。

情迷之际,男人分出一丝心神想到,这个女孩的滋味似乎很不错。

昏暗的灯光下,女孩子心口处的纹身带着淡淡的朦胧美,细小的,不易辨清的,美得不可方物。

“头一次?”

女孩微微睁开眼,那双如水一般的眸子让男人眼底的火苗更加旺盛。她的脸颊粉红,身体因为酒精而变得异常敏感。她含糊不清地发音:“什……什么……一次……”

柔软甜腻的声音让人毫无抵抗力,细碎的吻落到了女孩的眉眼上。163生活网

“沈……沈习哥哥……”女孩的殷桃小口里不期然溢出了这么一个名字。

男人的动作顿了一下,沈习?是谁?她的男朋友??

到最后,女孩连声求饶,连声音都是软绵绵的:“沈习哥哥……沈习哥哥……轻些……”

直到早上,他们才疲惫地睡过去。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淡色的窗帘透进来,照在天鹅绒的床单上时,凌桃夭缓缓睁开了眼睛。身体的酸痛感还没有褪去,她支起身,后知后觉地发现身边还睡着一个男人。

脑子在一瞬间的空白之后,零碎的片段拼接成完整的画面回放在她的脑海里。她呆怔片刻之后,将视线转移到自己的身上。

这是……

心中的小人以高分贝尖叫,凌桃夭看着自己白皙的皮肤上布满的粉色印记,恨不得将眼前这个男人千刀万剐。163生活网他他他他……居然在自己身上留了那么多痕印!!!这个杀千刀的!!!脑子还在一刻不停地恢复昨天的记忆,然后刚想拿枕头教训教训这男人的手缓缓地又放下来了。

呃,这样的记忆是怎么回事?

昨天晚上,她拉着唐暖薇进了C城最贵最有名的酒吧,想要完成她二十四年来最伟大又最痛苦的心愿。当然,她的闺蜜唐暖薇对此一无所知,还以为她只是心血来潮了。

酒吧的格调异常高雅,不像她们平时听说的那么放浪不堪。在这里,除了优雅的爵士乐意外,人们都显得很有风度,只是在酒桌上喝酒聊天而已。其实说是个咖啡馆都差不多。

唐暖薇穿着红色紧身小短裙,踩着一双十厘米的高跟鞋,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像个妖精一样地穿梭在人群中,一进去就得到了很多男士的注意。原文163shenghuo.com凌桃夭心中有着一点小小的失落。暖薇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当凌桃夭还穿着卡通T恤的时候,她就已经学会穿雪纺公主裙了。而当凌桃夭一直纠结自己的A罩杯时,唐暖薇就已经是傲人的C罩杯了。所以当凌桃夭忐忑地收第一封情书的时候,唐暖薇就已经交过好几个男朋友了。

因此在这样的场合,唐暖薇能够抢到所有的风头,凌桃夭倒是一点都不惊讶。

凌桃夭其实长得还不错,只不过一直和唐暖薇待在一起,自然就容易被众人忽略。她有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像一头纯洁的小鹿,无辜无辜的。阅读163shenghuo.com圆圆的小脸有点婴儿肥,看上去似乎不过17岁,但是她的的确确已经二十四了。在她的身上,所有的一切都小小的,小巧的嘴巴,小巧的鼻子,就连耳朵都可以用小巧来形容。

她穿得比唐暖薇保守一点,裙子及膝,踩的高跟鞋也不过五厘米,但还是让她有点重心不稳。裙子是可爱的抹胸裙,衬得她更加的娇小。那澄澈的大眼睛当注意到吧台边一个独自饮酒的男人时,她咽了咽口口水,心中暗暗下了一个决定,就是他了。

第2章只值一千块?

“帅哥,能请我喝杯酒么?”凌桃夭用唐暖薇教她的搭讪方法,强装镇定地开口。天知道她现在多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晚安,小夜妻 最新章节

男人转过头的时候,凌桃夭听见自己猛地吸了一口气。这是一个多么精致的人啊,眼睛狭长,但是并不是那种媚人的狐狸眼,鼻梁是亚洲人少有的高挺,薄唇性感地无以复加,那一双剑眉气势如虹,还有幽深地犹如大海的眼眸,好似暗藏汹涌。这个男人的轮廓精致得她那贫瘠的词汇库已经无法形容了。

作为外貌协会的凌桃夭小小地在心中哈了长长的口水。真是好看,真是养眼啊!

“Tony,给她上一杯长岛冰茶。”单修哲没有在凌桃夭身上多做停留,这样的女人他每一次来酒吧都会碰到很多。不过他对女人向来是来者不拒。

凌桃夭小姐这时候为了显示自己的镇定,端起刚刚调好的长岛冰茶就喝了一大口。旁边的调酒师吓得下巴差点掉下来。

这可是烈性酒,40°以上啊,这女孩要不就是个泡夜店高手,要不就是只小白兔,啥都不懂。

一口下去,原本连啤酒都没有喝过的凌桃夭自然开始晕晕乎乎了,她一头扎进了单修哲的怀抱中,迷迷糊糊地问:“你可以陪我上床么?”

单修哲被她这么直白的问题给吓了一跳,借着酒吧昏暗的灯光略有意味地打量了她一下,嗯,好久都没有碰这种纯情小女生了,今天就换换口味吧。

这样的记忆……貌似这就是她醉倒之前的所能记得的了。那么也就是说,她主动要求他和自己上床??呃,虽然说自己来酒吧就是为了这目的,但是真真做了以后,凌桃夭心中还是有点空落落的。

凌桃夭蹑手蹑脚地穿上衣服,还是免不了腹诽,留下的痕迹也太明显了!她不免懊恼又无奈。

穿戴整齐,凌桃夭把自己身上所有的一千块钱放在了床头。她心疼地看着几张红色毛主席,恋恋不舍地收回了手。一个晚上一千块,她也算对得起他这张脸了吧。

单修哲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他伸了个懒腰,正想起床,余光瞟到床头的几张人民币,顿住了。

他明明记得昨天晚上是有个女孩子来着,怎么变成钱了?他拿起钱旁边的纸条,上面的字迹工工整整,与其说清秀,更不如说是幼稚园小孩子的程度。

昨天晚上谢谢你了。

单修哲看看字条又看看钱,一秒钟之后反应过来。

天杀的,他是被当做牛郎了么?!!他长得那么像牛郎么!!有这么帅的牛郎么!况且要是他当牛郎能只值一千块么??一千块钱连这里的一夜都买不起!

单修哲拼命想要回想起昨天女孩的样子,可是却发现他连她的样子都不记得。除了胸口上好像纹了一个字,像只翩然的蝴蝶。她居然,用了一千块钱买了他一夜!这个女孩简直是太侮辱他的人格了!!!

嘶!背后忽然火辣辣地疼痛,单修哲扳过自己的肩膀,发现昨天晚上的战况真是惨不忍睹。那个女人在他身上留下了那么多的痕迹,还把他当做了卖的!

是可忍孰不可忍!

单修哲掀开被子下床,满腔怒气在看见床单上的落红之后忽然就消失不见了。昨天晚上……她是在不断地喊疼吧……竟然是第一次……难怪那么用力抓他的背……

她是来破处的?

可是有哪个女孩子愿意把第一次交给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世界末日?哈,玛雅人不是不靠谱么?干嘛和自己过不去。

单修哲烦躁地将被子盖住,起身去洗手间。梳洗完毕之后,手机是时候的响起。

“喂?”

“老板,银发公司派人来谈合作,现在正等在会议室。”

“行,我知道了。”

挂上电话,单修哲穿上衣服。嘛,反正是送上门的东西,还挺可口,就当做是个新鲜的体验好了。他不吃亏。

凌桃夭有些失魂落魄地回到和唐暖薇毕业之后一起租的房子里,进门就看见了满脸怒气的妖精在沙发上正襟危坐。凌桃夭低着头,梦游似的换上拖鞋,直接无视唐暖薇,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凌!桃!夭!”唐暖薇见她居然无视自己,气得直接站了起来,双手叉腰,活脱脱一副泼妇模样,“你昨天晚上去哪儿了?”

她昨天就和一个帅哥搭讪了几句,就不见了凌桃夭,她怕凌桃夭出事,几乎把那家酒吧都给翻过来了,连自己形象都不管不顾,差点就报警了。结果这个小妮子在彻夜未归之后,居然一点交代都没有!

凌桃夭被唐暖薇的河东狮吼一吓,丢了的魂算是回来了不少,回想起昨天的事情,她直接都扑到了唐暖薇的身上,嚎啕大哭:“微微……微微……”

唐暖薇愣住了,满肚子指责的话全都不见了,只剩下惊恐:“妖桃,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我的第一次……啊……”凌桃夭哭得异常惨烈,鼻涕眼泪全都往唐暖薇新买的衣服上蹭,“怎么办啊……”

凌桃夭的表达不清让唐暖薇犹如小说家一般的想象力自动脑补了昨天的画面,于是她也跟着凌桃夭哭了起来:“妖桃不哭,不哭……没事的……会过去的……那畜生绝对会不得好死!”

“啊……”凌桃夭都快哭得喘不过气来了,“破处了……破处了……”

“人渣!连像你这样的小女生都不放过!一定要告他!放心,我一定告得他身败名裂为止!”唐暖薇咬牙切齿,温柔地拍着凌桃夭的背,小心翼翼地问,“报警了没?”

凌桃夭抽抽嗒嗒地,松开唐暖薇,奇怪地问:“报警?为什么要报警?”

“咦,你不是被强奸了么?”

第3章没有下文的一夜情

“什么??我什么时候说我被强奸了!”

唐暖薇的脸黑了下来:“那你哭个什么劲?”

凌桃夭委屈地低下头,声音细小害羞:“我昨天晚上的确是破处了。”

唐暖薇又像只抓狂的猫一样跳起来:“都被破处了那还不叫强奸??”

“可是,是我主动勾引他的……”

“什么?!”

唐暖薇发誓,她这辈子做过最后悔的事不是和校草分手的时候没有抢占先机所以变成了她被甩,也不是穿着忘记拉链的A字裙站在法庭上唇枪舌剑了几个小时,更不是穿着哆啦a梦的睡衣直接冲到了事务所,而是认识了现在正在她面前犹如一只小狗一般温顺的白痴,路痴加脑子有点二的凌桃夭,更恐怖的是还和她变成了闺蜜!简直就是侮辱她身为法律系第一大才女的称号!!!

特别是当了解了事情经过之后,唐暖薇更加想要撬开凌桃夭的脑子看看,是不是阿姨在生她的时候忘记把脑浆塞里面了。

当听完凌桃夭讲完整件事的经过之后,唐暖薇随手打开电视机,从桌上拿了个苹果咬了一口,含糊不清地问道:“妖桃,你干嘛要随便找个男人把自己给了?不是说,你要等你的沈习哥哥回来的么?”

凌桃夭低下头,刘海挡住自己清澈的眼睛,那一瞬间,唐暖薇在傻得有些可爱的凌桃夭身上看见了悲伤的影子,她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眨眼之间,凌桃夭又笑得没心没肺了:“沈习都已经失踪好几年了,怎么还会回来呢?人总要往前看的嘛。”

唐暖薇像看个怪物似的看着凌桃夭:“这话不像是从天天叫着沈习哥哥,沈习哥哥的你嘴里说出来的,说,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一夜情……”凌桃夭忽然狠狠地揪住了唐暖薇的大腿,愣愣地溢出三个字。

“废话,我也知道你昨天发生了一夜情!”唐暖薇被她抓得很疼,只能拍掉她的手,毫不犹豫地打断她,“我是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会让你的思想有这么大的转变,或者说,什么事情让你开窍了?”天知道桃夭为了等那个所谓的沈习哥哥,拒绝了大学里多少优秀的男生。

“不是,我是说,我一夜情的对象居然在电视上,”凌桃夭激动地指着屏幕,连手指都在颤抖,眼睛晶亮晶亮的,“就是他!昨天的男人就是他!!”

那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就算是化成了灰,她凌桃夭也记得清清楚楚。何况还是要了她的男人!

唐暖薇转过头,在看见电视机屏幕里的那个人之后,嘴巴里的苹果忽地掉到了地上,她不可思议地回头看着凌桃夭:“你是说,你昨天和C城最值钱的单身汉上床了??发生了一夜情?”

凌桃夭一脸迷茫的样子:“最值钱的单身汉?他不是牛郎么?”

唐暖薇就差一口老血喷在凌桃夭脸上了,她真心觉得自己这个闺蜜属于典型的天然萌自然呆类型。“你居然把一个比高富帅还高富帅的家伙当做了牛郎??凌桃夭,你妈生你的时候是不是把你扔了,把胎盘养大了?!”

对于唐暖薇赤裸裸的人身攻击,凌桃夭似乎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她纠结地搅着自己的手指,一个嘀咕道:“早知道他那么有钱,就不给他一千块了……”

唐暖薇这下是真的彻彻底底被气得吐血身亡了,躺在沙发上半天没喘过气来。

电视上,单修哲被一群记者围得水泄不通,精致的脸上明明带着浅浅的微笑,只是那双狭长的眼却没有半点温度,面对记者,他几乎都是有问必答,好脾气地可以。

“请问这次单氏和银发公司工作是不是跟前几天盛传的单郁助先生要退出商界有关?”

“单总,您这么年轻就接受单氏,会不会有什么压力?”

“听说银发公司开出了很好的条件,能否透露下合作资金有几位数呢?”

“单总,前几天您和周家的大小姐共进晚餐,是不是好事将近?”

……

一个个话筒伸在他面前,单修哲犹如海一般深邃的眼打量了那些记者一圈,说话有条不紊:“银发和单氏合作只是因为生意上的往来,和我父亲没有任何关系,合作资金是保密的,抱歉不能透露。我父亲接手单氏的时间比我还要早,所以我并没有任何压力。我和很多商业界朋友的关系都比较好,吃饭只是朋友之间相互的礼节而已。”

“请问令尊令堂身体如何?”

单修哲微微弯起了嘴角,笑容举世无双:“他们的身体很好,谢谢关心。”

……

“啪嗒!”唐暖薇愤怒地关上了电视,将遥控器狠狠地砸在沙发上,“衣冠禽兽!”

凌桃夭一头雾水:“咦,看上去很有绅士风度啊,而且笑起来也很好看呢。”

唐暖薇毫不客气地拧了凌桃夭一下,翻白眼:“你是说他在床上的表现很有绅士风度么?”

凌桃夭被唐暖薇一下子戳中死穴,立刻就噤声了。

“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唐暖薇见她一脸委屈的样,也没有好意思继续打击她。

“啊?”凌桃夭愣愣地,小巧的嘴巴张成了O型,“什么怎么办?”

唐暖薇真真是要被这个小妮子活生生气死,她恨铁不成钢地解释道:“我是说,你和单修哲的事怎么办?”

凌桃夭睁着她那大大的眼睛,无辜地看着凌桃夭:“不是说一夜情么?应该是没有下文了吧。”

“我去准备下午的官司。”唐暖薇彻底放弃和凌桃夭这个白痴说话。简直是浪费脑细胞!一般人要是和单修哲上床,就算没有钱好歹也有名表,首饰什么的可以收,她倒好,反贴了一千块钱,还把人家大少爷当牛郎。

用脚趾头想想就知道,长得那么好看的人不是有钱人家子弟就是明星了,还用当牛郎赚钱么?一千块,恐怕连那个酒店的饭钱都不够付吧。

第4章灰姑娘的水晶鞋

唐暖薇趿拉着走进自己的房间,留下凌桃夭一个人在客厅。她将小小的身躯蜷缩在沙发上,紧紧地抱住了抱枕。终于在明天晚上之前把自己交出去了,虽然那个人不是沈习哥哥,自己也不认识,但是至少好过那个暴发户吧。

明天,多希望能够不要来……

单修哲好不容易摆脱了一众记者,回到自己的楼层中。他住的并不是别墅,只是一个大厦,为了防止闲言碎语,倒是把那一层都包了下来。电梯门打开的瞬间,他看见自己的房间门洞开,忙不迭叫苦连天。

“妈,你来的时候能不能先通知我一声?”单修哲踏上玄关处,忍不住埋怨道。

里面的人应声而出:“怎么,来自己儿子的家还要批准?”

苏半夏围着围裙,手拿铲子从厨房里走出来。她的脸上有着岁月的痕迹,充满看沧桑感,但是却不显老,而是更有风韵。那一双咖啡色的眼眸如同泉水一般,淙淙而流。

“你不是和爸爸过二人世界去了么?”见势不妙,单修哲连忙转移话题。

闻言,在沙发上看报纸的单郁助不情愿地出声:“你卡卡干妈一个夺命连环call就把我们叫回来了。”

“为什么?”

单郁助犯了个白眼,咬牙切齿:“她说要和我们一起,来个甜蜜四人旅。”

单修哲不禁笑出声,这倒的确是干妈的风格。

“卡卡的想法很不错啊,四个人一起出去旅行肯定很热闹。”苏半夏反驳单郁助。

“我想现在纪初浩和我是一样的心情。”单郁助嘀咕道,他恨不得自己独占洛卡卡,怎么会想让半夏插一脚呢?

“那只能说明你和初浩的感情没有我和卡卡好。”苏半夏挥舞着铲子,理所当然地接过话头。

面对苏半夏那完全没有逻辑性的思维方式,单郁助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这么多年的夫妻生活,让他明白一件事:千万不要和一个女人去争论什么,你永远都不会是她的对手。因为她的想法毫无逻辑可言,强词夺理是她们的强项,要是把她们惹毛了,眼泪是绝杀。

单修哲脱掉西装,很明智地选择不参加这两个人幼稚的讨论。

“和银发的投资合作怎么样?”单郁助继续漫不经心地看着报纸。

“唔,进展很顺利,”单修哲从冰箱里拿出水,喝了一口,含糊地回答,“明天晚上要去参加聚会。”

“商业性的舞会啊,”单郁助语气颇为感叹,“我还真不喜欢。”

“所以你早早就把公司扔给了我,自己一个人逍遥自在去了。”单修哲忍不住吐槽道。要不是苏半夏拦着,单郁助恐怕在自己十八岁的时候就想把公司交出去一了百了了,好和自己的老婆去过二人世界了呢。

“最好的办法是,”单郁助从报纸里探出头,狡黠地一笑,“快点生个儿子,这样你也可以把公司扔给他了。”

单修哲的嘴角抽了一抽,感觉头顶有一群乌鸦飞过,甚是无语。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当公司刚到他手上的时候他的确是这样想的。

“修哲,舞会你有女伴么?”苏半夏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

“目前空缺中,其实不带也没有什么关系的吧。”

“那你可错了,有时候女人也是一种很厉害的社交手段呢。”苏半夏手上不停,嘴里也不闲着。

单修哲迷茫地看着单郁助,对方的视线转过来,很认真地点点头,认可了苏半夏的话。

“好吧,我会想办法的。”为了避免苏半夏一再啰嗦,单修哲只能敷衍着答应下来。对于他来说,女人的作用无非就是解决生理需要而已。

“好了,开饭。”苏半夏将饭餐端上桌,满脸期待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和丈夫。

单修哲看着那些外形不明的食物,艰难地咽了口口水:“老妈,你或许可以让菜的颜色不那么黑不溜秋的,或许我会有食欲尝一尝。”

单郁助无奈地看着自家老婆委屈的脸,只好挽起袖子,道:“还是让我来吧。”

结婚之后,单郁助宠苏半夏宠得没了天理,最终将自己训练成了一个家庭煮夫,手艺堪比厨师。而苏半夏自从被单郁助的厨艺征服之后,于是心安理得地不再进厨房,等着单郁助养她。这一点,和卡卡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因为纪初浩的手艺也被训练地数一数二。

在外人看来不可思议的是,这两个大男人还开心地像皮球似的,天天乐呵着给自己的老婆下厨。果然,宠老婆是一件很开心的事。

唐暖薇因为最近接了几单大案子,忙得天昏地暗,也无暇顾及凌桃夭,因此晚上拖着疲惫的身躯回来之后,她也没有注意到凌桃夭的房间里安静地不平常。她一头扎进自己的床便死死地睡过去了。

而此时的凌桃夭穿着性感的紫色低胸晚礼服,忐忑不安地坐在高档轿车里,旁边一个油头肥耳的中年男人笑眯眯地握着她的手,脸上的肉都可以堆成一座山了。

要是以前,面对男人的动手动脚,凌桃夭虽不至于像唐暖薇一样一巴掌扇过去,却也会反抗一下,可是现在……身不由己说的就是现在的她吧,凌桃夭无奈地叹息。

轿车在一所金碧辉煌的会所前停下,凌桃夭站在门口,死命克制自己的嘴巴不张得像“O”型。虽然她家并不是那种很富裕的那一种,但是也不差钱。算得上小康水平了,但是也没有见过犹如宫殿一样的别墅。

凌桃夭的心扑通扑通的,这要是在里面不小心摔了一跤,恐怕她好不容易找到的金主会装作不认识她吧。

所以,凌桃夭,你一定要小心再小心,绝不能出糗啊!迷糊大王这样对自己说。不过一般她对自己这样说的时候,总是不好的开始。

第5章一夜情之后的见面

肥头男人稍稍抬起手臂,凌桃夭便心领神会地挽上,虽然心底极不乐意。他们到的时候,里面的已经很热闹了。每个人都穿的高档优雅,人手一杯红酒,相互礼貌地攀谈着。

按说,这样的场合,肥油男人一般都要找个熟人先聊一下,但是他却急切地左顾右盼,像是在找什么人。凌桃夭哪管得了身边男人的想法,她低着头,只想做一个透明人。

察觉到身边的男人身体抖动了一下,凌桃夭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他半拖半拉地往前走去。

“单总。”肥头男人很兴奋地打招呼。

“孙总,您来了。”那个被叫做单总的男人,声音低沉而有磁性,凌桃夭对声音好听的男人有种莫名的好感,因为沈习哥哥的声音就很好听,温柔低沉。

孙雄笑得很讨好,满脸的肥肉一抖一抖的:“单总,您这次和银发公司的合作可谓是震惊整个C城啊,这合作计划一开始,您就坐等收钱了,恭喜恭喜啊。”

“孙总这话说得,好像孙总不是坐等收钱一样。您公司股票上账的势头我可是望尘莫及啊。”

凌桃夭在心里很鄙夷地呸了一句:都是一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话说得比谁都漂亮。

“单总,这是我的干女儿,凌桃夭。”孙雄说着,将凌桃夭往前推了一把。

凌桃夭不情不愿的抬头,刚开口说了句:“你好……”后面的单总便生生地被咽了回去。

怎么是他??这算是冤家路窄么?还是上帝安排的……孽缘!

“是你?!”凌桃夭脱口而出,然后惊觉自己失言,连忙捂住了嘴巴。

孙雄和单修哲同时愣了一下,单修哲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孩。长发松松垮垮地盘起,露出光洁的额头,眼睛就像小鹿一般清澈澄亮,皮肤在灯光的照耀下,犹如水晶一般透明。鼻子小巧玲珑,抹了水密色的嘴唇粉嘟嘟的,让人忍不住地想要吃一口。身材并不算太好,至少比起他身边的女人来说逊色了不少,只是看上去很匀称,紫色的晚礼服前面露出一片风光,让男人血脉喷张,胸前挂着一窜珍珠,偏巧落在高耸的柔软上,都不知道是让人看她的胸还是看那窜珍珠。

这样的女人……单修哲嘴角一抹明了的微笑。说是哪个老板的干女儿,最好还不是照顾到床上去了?这人意善解地不知道多好。

“请问,我们见过面么?”单修哲知道这些女人是多么想要爬上他的床,所以趁这种机会向他搭讪无可厚非,出于礼貌,他还是会应酬一下的。

凌桃夭连忙摇摇头,像一只受惊的小狗:“没有,没有,我认错人了。”

原来他已经不记得自己了呀。凌桃夭心中不免有些失落,并不是因为被遗忘的不开心,而是一种……把最好的东西给了别人,结果那个人傻乎乎地扔掉了的感觉。

男人不应该最在乎女孩子的初夜么?凌桃夭郁闷地想。难道是因为这个男人经历地女孩子太多,第一次对他来说已经像喝酒一样习以为常了?

嗯,一定是这样!长得这般地好看,而且又是大公司的总经理,身边一定不会缺女人的,她不过是他众多女伴中的一个而已。而且恐怕也是身材和长相最不好的一个吧。

单修哲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的女孩从失望到生气然后最后定格在沮丧的感情基调上,他奇怪一个人怎么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变化这么多的面部表情。周星驰的喜剧之王演员挑选么?

单修哲对这个女孩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孙雄眼看着单修哲的目光落在凌桃夭身上,虽然极不乐意,但是他不会笨到为了一个女人而失去讨好单修哲的机会,于是马上很狗腿地笑道:“我们家桃夭一直都很喜欢单总您呢,要不桃夭你去和单总喝一杯?”

凌桃夭下意识地立刻拒绝:“不,我不要。”

单修哲吃了一惊,没有女人拒绝过靠近他的机会,这个叫做凌桃夭的女人倒是很特别呢,而且他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似的,可是一下子又想不起来。既然被拒绝了,单修哲也绝不是厚脸皮的人,绅士一笑:“既然凌小姐不想,我便不强人所难了。”

他从经过的侍者身边拿了一杯酒,朝孙雄举了举,道:“孙总,您请便,玩得开心一点。”

“好,好。”孙雄目送着单修哲离开,然后瞪了身边的凌桃夭一眼,“真不识相!”

凌桃夭真是有苦说不出,她实在是不想跟这种情场浪子有半点的牵扯。何况,要是沈习哥哥回来之后看见自己身边出现了这么一个男人,恐怕也会失望的吧。

迷糊的凌桃夭似乎忘记自己的处境了,比起孙雄来,其实沈习更愿意看见单修哲在她身边,至少单修哲长得好看一些。要明白这种事情没有花凌桃夭太多的时间,她猛地想清楚的时候,单修哲已经没了人影。

凌桃夭懊恼地捶了捶胸口,怎么说,单修哲也是单氏的总经理,论权利和金钱,不知道要比孙雄多出多少倍。既然反正都要把自己卖了,何不选择一个长得让她能够接受,而且自己还把第一次给他的人呢?

她果然是大笨蛋,大笨蛋!!!

陪着孙雄把整座大厅里的人都认识了一边,凌桃夭很清楚那些人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是什么,那种带着鄙夷、嘲笑、猥琐的笑,统统像啐了度的匕首狠狠地插进自己的心脏。凌桃夭强忍住想要哭的冲动,告诉自己,要坚强,因为没有选择。只有这样,她才能让自己的家不支离破碎。

踏着高跟鞋,她也不会是那个灰姑娘。

晚安,小夜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晚安 或 小夜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10022》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10022》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10022019人模狗样019人模狗样俗话说的好,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秦川觉得自己白出力,被王玥给玩了一把!自己这个能当上董事长的美女未婚妻……可不简单啊……尤其他在车下看到的王玥的那个有点鄙视的眼神,会不会也是她有意为之?秦川藏不住事,实在是好奇,一边开车就一边把这个事给问出来了。“哦,我是真的鄙视你来着。”没想到王玥一句话让秦川悲痛欲绝,尼玛,还不如不问了。他只好默默地开车,因为没人再捣乱,很快就来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10026》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10026》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100261-19儿子的女朋友社区小诊所,简陋的病床上,刘子光的父亲正半躺着,旁边的保温瓶里放着老伴送来的稀饭,一旁的塑料袋里是馒头和咸菜,儿子进了牢房,当爹的也吃不下饭,一直长吁短叹。又到了打针的时间,护士拿了吊瓶进来,帮老爷子打针,可是由于老人手上的血管不是很好找,这位卫校刚出来的女孩搞得满头大汗,连扎了好几针都没成功。忽然诊所的门被推开,一个穿着运动鞋牛仔裤白衬衫的女孩子走了进来,后脑勺上的马尾巴一甩一甩的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都市兵王》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都市兵王》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都市兵王第十九章柳溪女神这个女生走进来,很轻易的便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包括苏狂,此时都没有心思去管黄征对他的嘲讽了,眼睛定定的看着女生。她自然就是柳溪,与七年前相比,她变得更漂亮了,也多了一份成熟,还是那般孤傲,如同湖中昂着优美脖颈的天鹅。丑小鸭可以变成白天鹅,但永远变不成凤凰。而柳溪,就是凤凰。她酒红色的长发微卷着披泻下来,显得有些慵倦和叛逆,脸上的表情冷若冰霜,细长的柳眉被她画上了淡紫色,多了一份神秘,暗色的眼影下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只欢不爱:军官老公太冰冷》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只欢不爱:军官老公太冰冷》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只欢不爱:军官老公太冰冷第19章我饿了要吃饭日子不紧不慢的过着,大半个月过去,季凉看着珠宝设计大赛的交稿日期快到了,就抓紧时间、不吃不喝把那一款男士项链设计好了。项链由三股黑线扭合成马鞭状链环,吊坠是是相对应的黑曜石方牌吊坠,方牌上要刻上一只栩栩如生的龙,项链的名字——龙腾四海。季凉满意的看着画板上自己的作品,看着那个自己修修改改好多遍终于才满意的龙首,终于放下心来。滨海军区医院,季凉走进程爷爷的病房,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恨两痛》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恨两痛》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爱恨两痛第十九章传的沸沸扬扬翌日简童刚到东皇,她觉得有些奇怪,四周的人,三两成群,都在对她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简童没大在意,也许是因为她一个清洁工,突然的调到了公关部,让人有些非议。但在进了公关部的部门休息室后,她知道,她太天真了。“哈哈哈,母狗来了哦。”突然一声讥嘲响起,简童脸色一白,此刻正指着她的鼻子骂她“母狗”的人,她认识,就是606包厢的包房公主露娜。“露娜姐,你别这么大声啦,人家又不是瞎子看不见一只母狗闯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我与空姐的那些事》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我与空姐的那些事》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我与空姐的那些事第十九章鬼火楚云浩随着王涛还有陆子峰走了过去。王涛生怕身边带着的这些女生有危险性,是以,让剩下的几个男生去保护他们。自己则和楚云浩对着吴月芬过去看看那所谓的墓穴。虽然王涛陆子峰等人作为男生而且还是驴友。是不会怕这什么墓穴的。但现在这个环境就有些不同了,这可是在深山的当中。在深山当中,这墓穴看起来就有些的阴森可怖了。吴月芬很是害怕的靠在了楚云浩、王涛的身边。越靠近那墓穴,楚云浩能感到一股很是阴冷的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老婆大人有点冷》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老婆大人有点冷第19章最高境界一路被夏雨晨粘着出了妖娆盛世,穆季云真的是要暴走了,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喜欢追根问底了。“哟!这不是穆总裁吗?什么时候给自己转型了,改喜欢千年小受了。”一声娇笑的声音忽然打破了两人之间的纠缠,穆公子不用看也知道这声音的主人是谁,敢这么挑衅他的也就只有上官楚楚那个该死的女人了。罗昊这次嘴角抽得更厉害了,看吧!我就知道会让人误会的,这不,主儿不就出现了吗?“上官总裁还真的是好兴致啊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老公太急要复婚》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老公太急要复婚》第1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老公太急要复婚妖孽啊,妖孽米白来到餐厅的时候,正看到荣老太跟荣骁宇都笑眯眯的看着自己,一时间,竟然感觉到很害羞。荣骁宇看着米白,这件鹅黄色吊带短裙很适合她,一头长发随意的披在肩上,那张俏脸,无时无刻不透着青春的美好。“米白啊,昨晚睡的好吗?”荣老太笑眯眯的问着,她可是想曾孙想了很久了。恨不得现在米白就给她生一个又白又胖的大曾孙。米白想起昨晚的事,不由得耳根通红,“嗯,很好。奶奶。”荣老太一看米白这害羞的模样,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