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捡来的杀手相公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6 21:57:33 来源:网络 [ ]

小说:捡来的杀手相公

第1章 负债累累

 在穿越成了流行的二十一世纪,穿越两个字,已然不是什么奇怪的字眼,甚至于你睡了一觉醒来发现你生活在另一个时空,一般来说也可以安好的过上一辈子,因为已经听得多了,所以不觉得害怕。捡来的杀手相公 全文免费阅读尤其是对于那些生无可恋的人,重新来一次的人生,诱惑力着实是太大。 但是!这只是大部分人。

历落落无语的看着自己的房间,古香古色的房间中,陈设接近确切点儿说根本就是古代的风格,这里的摆设都是按照古代明朝的摆设来的,大致相同,或许该说,比明朝的要更加精致一些。经常在明古董收藏上做文章的自己,对这些事情了如指掌。

这些家具,如果放现代的话,一定能够大赚一笔。对于一个商家来说,没有什么是比这个更幸运的了,但是!问题是,有了这些东西,她要怎么回家?

在谈判桌上,不过是喝了一口咖啡,结果却被对面抽风的谈判合作人一拍桌吓得咖啡全数呛在了嗓子里,导致一命呜呼,这种事情着实是不常见,或许该说,绝无仅有?

历落落默默捂脸,甚至可以看得到,明日清晨的报纸上,电视上,各大头条:XX女商人因在谈判桌上喝咖啡这一点不礼貌,被谈判方训斥,吓得咖啡呛住嗓子,抢救无效死亡。特提醒广大市民,喝咖啡的时候,请务必要小心谨慎……大概会出现这类新闻吧?历落落无语望天。阅读163shenghuo.com

“小姐小姐,不好了,张家又来催款了。”门外,小丫鬟的声音响起,清脆中带着一丝焦急,这声音,让本来就有些不淡定的历落落,更加不淡定了。

差点儿忘了说,这具身体的主人,名字和自己一样,也叫历落落。但是!做事的手段和风格却和自己完全不同。这个女人她生性懦弱,在这个朝代,历落落的家族是个大家族,因为家中老人不在了,而导致家族逐渐的走向没落,现在家中只剩下了几个人。

家中的大哥,一向好吃懒做,从来不会管理事。家中的大嫂,一心觉得这个家族没救了,所以想要分得这座大宅子而不断的给历落落使绊子,试图赶走她。捡来的杀手相公 全文免费阅读家中的三哥,早出晚归绝对不和这个家里人说一句话的神秘美人,据说,皇城中有很多人都想要这个男人一笑,可惜他却吝啬至极,说的夸张一点,如果这男人多笑一下,说不住就能解决历家的燃眉之急呢。

当然了,这些话只能想一想而已,说一个男人很美让他去卖笑,这是一件非常失礼的事情。收敛了心思,历落落走向门口,将门打开,只见到门口儿,一个穿着青色丫鬟服梳着包子头的小丫鬟,正满头是汗的站在门口儿,等待着她的出现。

“是阿红啊,带我去前厅吧。”

历落落的态度很淡定,有着前任的记忆,再加上自己之前自身就是商人,所以对于要债这种事,她还是游刃有余的。

小丫鬟阿红似乎是没想到历落落会如此冷静的要她带着她去前厅,先是一愣,但是马上就恢复正常,恭敬的在前面带路了。

整个历家,只剩下了五个丫鬟,这五个丫鬟还只是因为卖身契的关系而不能离开,换句话说,这座大院子早就已经没落到没有回转余地了,这些年来,懦弱无能的小姐一直在苦苦哀求别人,希望那群人通融,早已经将这个家族的脸面丢尽了,今日的张家,怕是不能让小姐轻易过关了吧?这个家族,怕是也就到此为止了。网站163shenghuo.com

这般想着,阿红叹了口气。其实跟着小姐这么久,还是有些可怜她的,老爷和夫人在世的时候,都不喜欢小姐,说小姐是个贱人生的,说现在家族的一切都是因为她的错,可是小姐却还是不计前嫌的为这个家族做事儿,这个家族的少爷们都不再抱有希望了,偏生的小姐扛起了担子,如今,风雨飘摇的家族,小姐一个人,怕是撑不起来了。

两个人来到了历家的大堂,大堂中,书卷气十足,历家本就是个书香世家,所以说对生意上的事情,基本是一窍不通,祖上因为有人在做官才会发家的,如今没落了,也是理所应当。

走入了大堂,大堂内,张家的人已经来了此处,今日来收账的张家人有两个,一个是穿着蓝色袍子的年轻人,另一个是穿着亚麻色衣服的老者,老者侍奉在年轻人的身边,脸上尽是谄媚表情,想来是这年轻人的仆人,而那年轻的男子,华服在身,说不出的贵气。

 眉宇间一片风流之色,俨然是只有张家那种大家族才能养出来的气质,在看到历落落和小丫鬟来此的时候,男子的眼中划过一丝笑意,没有开口。

 一旁身穿着亚麻色衣服的老者手中拿着封条,大肆走到了历落落的面前道:“历小姐,上次约定过的,如果你不能按照约定准时还款的话,便将历家大宅抵押给我们,现在,请你们搬出去!”

 老者的态度凌人,不屑的看着历落落。

 历落落闻言,笑了。163生活网历家大宅那可是百年风雨的老宅子,别说是欠款,纵然是他们倾尽了所有,历家人也不可能卖掉,这张家,分明是趁火打劫!想到这儿,历落落看着老者开口道:“我有说过那样的话吗?”

 “你想抵赖?这可由不得你了,我们家少爷已经请来了衙门里的大人,今天你要么还银子,要么,就交宅子!”老者的态度那叫一个冲。

  历落落一听这话,眸光一凛,看着他道:“银子?没有。宅子?不可能!”

 历落落的话说的很干脆,这话一出口,老者也愣了。看着此刻的历落落,脑子里闪过俩字儿:无赖!要啥啥没有,宅子也不给,不是无赖是什么?这是断定他们不敢动手?

 老者想到这儿怒了:“既然姑娘如此,那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说着,老者拍了拍手,只见外面冲进来了几个大汉。大汉看着历落落,将她围住。

 “历家现在一共没几个人,想要将你们赶出去,还是痛快的。捡来的杀手相公 全文免费阅读”老者看着历落落,淡淡的说道。

  历落落闻言,目光一凛,唇边绽开一抹冷笑:“哦?这是要以多欺少了?”

 “你可以这么想。”老者见历落落是不准备好说好商量,索性也暴露了本性。

 见他这么说,历落落笑得开怀。

  “你笑什么?”老者不满。

 “没,没什么。只不过。”历落落的话音一顿,扫过了这几个大汉,身形一闪,消失在了老者的面前。

  而后,只听几声闷声响起,那本该站着的大汉,竟然都倒了下来。女子站在这几个倒下的大汉面前,继续道:“我讨厌有人威胁我。”

  女子的语气冰凉,看着老者,那一幕,让老者彻底呆滞。

  而就在此时,一旁一直未开口的男子笑了:“哈哈,张叔,没想到你竟然也有吃瘪的时候。”

  “少爷。”老者低头。

 “张公子。”历落落看着男子,淡淡的开了口。

 “恩。”男子浅笑。

 “刚刚的话你听到了,我没银子,但是,也不准备交宅子。”

 男子闻言,又是一笑:“没关系,反正我的账本也没带,账的问题,改日再说吧,反正张家的债务不差这一时。”张家公子语气淡定,话落,对着历落落礼貌的笑了笑。

  历落落闻言,打量着这主仆二人,眼底划过一丝狡猾之色,张家公子性格古怪,对自己有兴趣的事情会给予极为充分的时间,让对方准备出更值得他去看的东西。

就好似蜘蛛喜欢喂养自己的猎物,然后将它们吃掉一样。看起来,张家公子是对她的改变起了兴趣。

不过也幸好他的性格是如此,他这边不催债的话,那么她这里也就有了缓和的机会,做点小生意,慢慢将历家翻本,也不是不可能。

历家虽然说是已经没落,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只要有翻盘的那一日,那么便很容易好起来。

所以,现在的历家,倒也没有前任想的那么可怕,什么走投无路之类的,不过是她自己的空想罢了。想到这儿,历落落的心情好了许多。看着张家公子道:“既然没有账目的话,那真是太遗憾了,张家公子,希望下次我们再见。”

那张家公子闻言,也不在意历落落的空手说大话,只是笑了笑,极为优雅道:“自然会再见的,那么,落落姑娘,请保重,今日麻烦你了。”说完,男子便走出了历家大院。

紧接着,那仆从也跟随出去了,在出去的瞬间,仆从看着自家主子,问出了心中疑惑:“公子,您不是已经把账簿都带来了吗?为何要说假话?没把账收回去还好,这历家宅子没能拿到,这下又要被夫人和老爷责罚了啊。”

仆从的话,让张家公子一笑,从怀中拿出了账簿,又拿出了火折子,毫不犹豫的点燃,笑道:“回家之后就说我们遇到了山贼,账簿被烧了。知道吗?”

“啊?”仆从难以置信,看着这光天化日的,嘴角猛抽,所以,这种情况下,怎么能遇到山贼啊!不找个好的理由,回去交差的可是他好吧!

第2章 负伤的杀手

 “张,张家公子回去了……”阿红呆呆的看着这一幕,无法置信,一向最为难缠的张家人,竟然自己主动的回去了。要债不带账本这种事,说出去是没有人会信的,这自身就是个荒谬的借口,虽然不知道小姐她做了什么,但是这一次,小姐没下跪,也没有哭,只是很淡定的说了几句话,然后,张家公子就主动的回去了,这可真的是太了不起了,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厉害的小姐呢。

“阿红,张家公子走了,你可以回去报告大嫂了。”历落落看着阿红如是说道。

 阿红闻言,急忙跪在了地上:“大小姐饶命,奴婢知错。”

“不必,你是大嫂的陪嫁丫鬟,为大嫂做事儿也是应当的,若是你不为大嫂所用的话,才是真的让他人看不起,回去吧,顺便帮我传话,就说让她不用惦记这个大院儿了,历家不会分家的。”

历落落的态度郑重,说出的话,让小丫鬟为之一振,恭敬的点了点头,退下了。的确,如果是这样的小姐的话,也许,历家真的不会分家吧?

 当阿红退下之后,历落落几乎是瘫坐在椅子上,看着棚顶,心道:太累心了,自己一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搞定这些债务问题,而且,纵然是搞定了债务问题也还要担心古代女子到了年纪就要嫁人的问题,若是不能将一切妥善处理好的话,只怕她将家族管理好了之后,她那个大嫂也会淡定的出现将她嫁出去,然后独占了这个家族。到那时候,怕是一切都完了。

一定要想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才成,否则的话,自己便是为别人做嫁衣。

 这般想着,历落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历家大院简直就是一个死气沉沉的地方,只有五个丫鬟,大哥整月整月的留宿花柳之地,三哥早出晚归,二姐已经嫁了出去。

 夜幕降临,历落落站在院子中,看着天空中的明月,说起来,她并不知道什么叫做亲情,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她是孤儿,为了活着才会做生意,将生意做大只是为了更好的活着。

 所以,在来到这个鬼地方的一瞬间,更多的是期待,对于家人的期待。但是显然的,自己是多想了,历家这个家族是一个死气沉沉的家族,唯一等待着她的,依旧还是过去的利益。

大概,这是上天给她的定位也说不准,要她一直活在算计和生意场上,至死方休。

“唔……”

外面,男子的闷哼声响起,历落落闻言,目光一沉,冷冷的朝着发声地问:“是谁?”

然而,回答她的,只有风声。

没有人吗?历落落有些自嘲,大概是自己寂寞到连风声都会当做人的地步了吧?

“咳咳……”

“谁!”这次绝对不会是幻觉!没有什么地方的风声胡这么奇怪,历落落目光生冷的打量着周围,在自己的院落西边,有一处杂草丛,这里阴暗的很,甚至有什么东西藏在那儿都无法被发现,声音大致是从这个方向传出来的。

悄悄地走了过来,只听到有人微弱的呼吸声响起,呼吸声很重,断断续续的,似乎快不行了。历落落将自己屋前的灯笼拿过来,照亮了这一片,只见到一个穿着黑色夜行衣的男子,正倒在地上,血染红了杂草,血腥味,散在了她的鼻息之间,这是一个人?一个即将要死的人。

 看着男子,历落落目光微闪,然而下一秒,只见红光一闪,男子的长剑,已然落在了她的脖子处。他看着历落落,眼底一片杀意。

 “你要做什么?”男子的语气颤颤的,几乎快要崩溃,身上流血不止,看着他,历落落眼底划过一丝幽暗。

“想活着吗?”历落落看着他,问道。

男子闻言,一愣,随后开口道:“救我。”话落,男子便再也没有开口。好似安心的将他自己交给历落落一般。历落落看着男子,心中有些犹豫,救他?救了他的话,大概会是个麻烦,但是不救他?身为一个正正经经的现代人,虽然爱财,虽然说商人本性奸诈,可也见不得人死在自己的面前。

 看着男子,最终历落落咬牙,将人搬了回去。庆幸这大院中并没有别人,否则的话,可真就麻烦了。历落落将人拖拽到屋子中后,将人搬起放在了床上,男子一身黑色的夜行衣,想来不是什么普通人,看他救人是随意找了一个普通人家院子而非是医馆,就说明他并不想让医馆的人知道吧?

 这般推测着,历落落将这人的衣服打开,嘴里碎碎念道:“真的是我猜测你不想去医馆,真的不是我不舍得给你花钱,真的!”

 将男子的衣服打开之后,历落落呆滞了,这个人,过着的是怎样的人生啊,旧伤未愈便添新伤,所有的伤口都不曾处理好,而这次,大概伤得太重,肉都已经开始烂掉了,这种情况下还能活着的人,不能称之为人,请叫他超人先生!庆幸她曾经在现代的时候有学习过包扎,因为要赚钱,所以各式各样的工作,她都会去尝试,给人打下手,来赚取费用。历落落在房中找来了一支蜡烛,一把匕首,以及一把剪刀,还有一堆纱布和几瓶创伤药,看着这些东西,再看看床上蒙着面的人,叹道:“呐,虽然说你我萍水相逢,但是既然你求我救你,我也就只好尽我所能了,我有的东西是有限的,所以,若是你死了,请一定要怪你自己,没有找对人家。”

 历落落说完,将蜡烛用火折子点燃,然后将刀子在上面烤着以用来消毒,在烤热之后,照着男子胸膛处有烂肉的地方,狠狠的割了下去,因为刀子并非是特别快的关系,每一下都在滋滋作响,让历落落的额头上直冒冷汗,这样下去的话,不死就怪了吧?

 不过,如果能忍过来的话这样不用任何麻药,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看他身材比例相当好,又有腹肌,想来是常年习武的人,一个习武的人,若是身上用过麻药,对以后的练武生涯会有影响,所以,才不是不舍得去买麻药!

 将男子身上的烂肉全数割掉之后,历落落又将一旁的上药给他敷上,然后用纱布缠好他的身体,转身离开了屋子,走向了自己的小厨房。

 在历家,每一个人的院子中都带着小厨房,小厨房中是为了让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做些零食用,却不想现在成了历家人各过各的最大用途。看着厨房里的一切,历落落将厨房中的东西全数收拾干净,找来了米捣碎,为男子煮了一碗粥,不能在大半夜的出去买药材,会惊动历家人,所以只能用米粥来代替了,希望这个男人命大。

 如果活不过去的话,她还要费心的埋上。

 将粥煮好,在历落落回到房间的时候,那男人竟然已经睁开了眼。

 “竟然醒了?”历落落难以置信,看着男子,只觉得这货是超人,在那么折腾下,一碗粥的功夫他就醒了,其实,他真的是超人?

  男子醒了后,抱起了长剑,看着历落落给他治疗用的东西,眉头紧紧皱着。

“喝吧。”历落落将粥递给了他。

 男子看着却没有动。

 “安心吧,如果想杀你的话,我何必投毒?不救你就好了。”历落落说着,自己喝了一口。

 “多谢姑娘。”男子很礼貌,双手因为肩膀处也被纱布缠着的关系,无法动弹,整个人只有脸部能够动弹,想要去接粥,却发现无力。

 看着这样的他,历落落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将粥一勺一勺的喂给了男子,粥滑落在了男子的嘴边,历落落看着,用手指抹去,然后舔进了自己的肚子。

 “公子,问一句不该问的,为何会伤成这样?”历落落给男子喂食结束后,轻声询问。

 男子闻言,沉吟了一下,大概是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

 历落落见此,又笑了笑:“那么,换个问题,你这么着急的找死为了什么?你的身体旧伤未愈就添新的伤口,其实你活着就是为了找死吧?”

 历落落的话,好似一根根尖细的针,狠狠的刺着男子的心头,男子眸子微垂,抿着苍白的薄唇,声音沙哑而缓慢道:“这是我的工作,是宿命。”

 “狗屁的宿命!宿命那东西,是给软弱的人的借口!”历落落的语气那么的坚决,否定了眼前男人所说的全部,工作?工作那是为了让人活着更幸福而已,他这样,只是在折磨他自己,浪费一条生命。

 “软弱的人……”男子似乎在沉思,许久后,方才道:“也许,我也是那些软弱的人中的一个。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活的很轻松,有的人,从出生那一日,就被打上了奴隶的刻印,不管如何努力,不管如何改变,终究也还是逃不开那漩涡。这是宿命。”

 男子的话说的似乎很轻,也很痛苦,历落落听着他的话,蹲下身子,脸贴着男子的脸,眼望着男子的眼,唇微启道:“呐,你就那么相信坑害你的宿命吗?如果相信的话,那此刻,你遇到了我,我救了你,这样对你,是否也是宿命的一环?”

 历落落话音一落,唇印上了男子苍白的唇,她的唇冰凉却很软,男子的唇稍稍有些硬却很是温暖,或许,两个人本来就是两种极端。

 在历落落吻上他的一瞬间,他呆滞了。这这这,这是吻?怎么能如此大胆?怎么可以不问问他是什么人就做出如此轻佻的动作?

 “喂,你真的相信命运吗?”历落落看着他,再次询问。

 男子闻言,看着女子,她脸上的笑容,那么张扬,因为刚刚的吻,脸色微红的样子,也很是迷人,看着这样的她,男子不由得也想要将其归类为命运:“相信,遇见你,也是命运所致。”

 “那么,命运的下一步,或许是让你爱我。”历落落笑着,捻起男子的发,轻佻说道。

 她,真的是女子?他有些不敢置信,可是耳边响彻着的,却是她的话,命运接下来会让我爱她吗?若是会的话,请让这份命运,来的再快一些。

捡来的杀手相公》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捡来的杀手相公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情到深处:盛宠前妻 9章(第九章 羞辱)

    原标题:情到深处:盛宠前妻9章(第九章羞辱)书名:情到深处:盛宠前妻第九章羞辱司徒漠冽直接无视掉司徒天的话,他只是淡淡的撇了一眼脸色苍白的韩雪鸳,勾唇一笑。“技术当然是好,你想要品尝吗?”司徒漠冽深邃的眸子直直盯着司徒剑南,韩雪鸳这个女人是绝对不会让他动的,韩雪鸳是自己要践踏的工具,除了自己任何人都没有这个权利。韩雪鸳终于忍无可忍了,她的小脸一阵青一阵白的,挥起小手,猛然的甩到了司徒漠冽的脸上,这个男人太过份了,在房间里侮辱她还不够,竟然还要在样的场面羞辱她?他当她是什么?全场的眼神都看向了韩雪

  • 娇妻宠上瘾 9章(第九章 我能为他死)

    原标题:娇妻宠上瘾9章(第九章我能为他死)小说名称:娇妻宠上瘾第九章我能为他死“欧婷姐姐的素质太低了,还骂人,这位漂亮姐姐显然是不愿意与低素质的人说话。”盛子浩说的平静,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欧婷有想要爆打他的冲动。说她低素质也就算了,还叫她欧婷姐姐,却叫这个女人漂亮姐姐,她哪点比自己漂亮了,不过确实是比她漂亮。焦娅晴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没想到一个孩子都能猜测出她的意思,好聪明!她不由的低头看向了说话的小男孩,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好精致的一个孩子,可是……为何会与她的焦炎阳那么的像?“子浩,大人说话

  • 爱上极品女上司 9章(第九章 和女上司的温柔缠绵)

    原标题:爱上极品女上司9章(第九章和女上司的温柔缠绵)小说名字:爱上极品女上司第九章和女上司的温柔缠绵“哼,我祖宗十八代可没那福分,我来替他们受吧。”张金明邪恶的笑着。申岚咬着牙,双手捂着下面,愤怒的叫道“张金明,你这个无耻的混蛋,你他妈的可想清楚了?”“我早就想清楚了。”张金明气狠狠的咬着牙,心说,你他妈从我进公司就处处针对我,恨不得置我于死地。就是从那一刻起,老子什么事情都想清楚了。这么想着,张金明心里一横,以后就是砍头,老子现在也要好好享受一下。随即,他用力挺进了身躯……嘿嘿,这么紧致,好

  • 黑玫瑰 9章(第九章 涅槃重生)

    原标题:黑玫瑰9章(第九章涅槃重生)小说名称:黑玫瑰第九章涅槃重生那天是高云飞出院的日子,他已经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终于可以回家了。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他,不知道他是胖了,还是瘦了?我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即使被黎湘儿她们冷嘲热讽也不能改变我开心的心情。自从,我和高云飞离家出走,又舔着脸求着高老师让我回来的事儿,被黎湘儿她们知道了之后,她们那伙人对我的欺负就更是肆无忌惮。一来,是高云飞住院没法来上课。二来,也不知她是从谁那里得知的消息,说我和高云飞已经决裂,都已经很久没有去医院看过他了。我记得,回学

  • 借情 9章(第九章女朋友)

    原标题:借情9章(第九章女朋友)小说:借情第九章女朋友“呵呵,行,看你心情不好,那我就少说。”邹丽笑了,拿起了信封打开看了一下,里面一共是七千五百块钱,邹丽跟我走了一共是十五天。“得!谢谢老板哈!”邹丽开心的一笑,将信封放进了自己的小包里,这一趟下来,工资包括我给她的奖金,她一共挣了一万块钱,也正好就是我卖的那个小户型挣的钱了。“你每一次这么说,我都感觉怪怪的。”我如实的说,邹丽听后笑了,眼睛斜着看向我告诉我别瞎想,我知道她听明白了,我就是想逗逗她,半个月相处下来,我跟邹丽也差不多就算是朋友了,

  • 升迁笔记 9章(第9章 漫长的夜晚)

    原标题:升迁笔记9章(第9章漫长的夜晚)书名:升迁笔记第9章漫长的夜晚王建才抬手看了看手边,拿起了桌上的电话。“喂,钟站长啊,你好你好!我,王建才。你好你好!吃过早饭了吧,嗯,对对,他来了。不好意思麻烦你了,到了你的手下,可要给我好好锻炼锻炼他啊,今后他听不听话就看你的了!哈哈哈,好,一会儿我让小吴送他过去。唉,这边忙,上午八点半有个会,不然我就自己送他过去了!好,再见!”王建才挂了电话,看着朱青云说:“你个臭小子,到了辅导站可得跟着钟站长好好干啊,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你就等着被开除吧!一会儿

  • 挖墓挖出鬼 9章(第九章)

    原标题:挖墓挖出鬼9章(第九章)书名:挖墓挖出鬼第九章[正文]第九章------------山中根本就感觉不到太阳的西去的轨迹,当我们感觉天已经黑下来的时候才四点左右!“呼……终于到了!”胖子狠狠地喘着气,我和老三还有他的两个伙计也已经是有些脱力了。“今天晚上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明天开始干活吧!”胖子喘着粗气说道。我们随意啃了些食物,也顾不得什么就坐在了地上,用背部靠着大树。“妈的,真是难熬!”老三低声嘀咕着。“少发点牢骚,到了下面根本就没有休息的时间!”我对着老三低声说道。闲扯了一会儿,大柱和

  • 上位 9章(第9章 妒火)

    原标题:上位9章(第9章妒火)小说名字:上位第9章妒火隋金忠赶紧放下架子,笑着说:“哎呀,我是开玩笑的呢,我又不是千金大小姐,那里就那么娇气了呢?张县长能坐,我当然就能做咯!呵呵呵!”罗天明和张长胜也都就坡下驴,迎合着他笑了起来,但彼此都知道,这才刚刚开始,真正的较量还在后头呢······县里的领导班子定下来没多久,科级干部的选拔与任免就开始了。唐玉君满打满算自己进县委还没有一年,所以在大家都如火如荼的拉票、钻营的时候,是很泰然的,因为她根本就没有什么关于提拔的奢望。县里有什么风吹草动,最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