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捡来的杀手相公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6 21:57:33 来源:网络 [ ]

小说:捡来的杀手相公

第1章 负债累累

 在穿越成了流行的二十一世纪,穿越两个字,已然不是什么奇怪的字眼,甚至于你睡了一觉醒来发现你生活在另一个时空,一般来说也可以安好的过上一辈子,因为已经听得多了,所以不觉得害怕。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尤其是对于那些生无可恋的人,重新来一次的人生,诱惑力着实是太大。 但是!这只是大部分人。

历落落无语的看着自己的房间,古香古色的房间中,陈设接近确切点儿说根本就是古代的风格,这里的摆设都是按照古代明朝的摆设来的,大致相同,或许该说,比明朝的要更加精致一些。经常在明古董收藏上做文章的自己,对这些事情了如指掌。

这些家具,如果放现代的话,一定能够大赚一笔。对于一个商家来说,没有什么是比这个更幸运的了,但是!问题是,有了这些东西,她要怎么回家?

在谈判桌上,不过是喝了一口咖啡,结果却被对面抽风的谈判合作人一拍桌吓得咖啡全数呛在了嗓子里,导致一命呜呼,这种事情着实是不常见,或许该说,绝无仅有?

历落落默默捂脸,甚至可以看得到,明日清晨的报纸上,电视上,各大头条:XX女商人因在谈判桌上喝咖啡这一点不礼貌,被谈判方训斥,吓得咖啡呛住嗓子,抢救无效死亡。特提醒广大市民,喝咖啡的时候,请务必要小心谨慎……大概会出现这类新闻吧?历落落无语望天。原文163shenghuo.com

“小姐小姐,不好了,张家又来催款了。”门外,小丫鬟的声音响起,清脆中带着一丝焦急,这声音,让本来就有些不淡定的历落落,更加不淡定了。

差点儿忘了说,这具身体的主人,名字和自己一样,也叫历落落。但是!做事的手段和风格却和自己完全不同。这个女人她生性懦弱,在这个朝代,历落落的家族是个大家族,因为家中老人不在了,而导致家族逐渐的走向没落,现在家中只剩下了几个人。

家中的大哥,一向好吃懒做,从来不会管理事。家中的大嫂,一心觉得这个家族没救了,所以想要分得这座大宅子而不断的给历落落使绊子,试图赶走她。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家中的三哥,早出晚归绝对不和这个家里人说一句话的神秘美人,据说,皇城中有很多人都想要这个男人一笑,可惜他却吝啬至极,说的夸张一点,如果这男人多笑一下,说不住就能解决历家的燃眉之急呢。

当然了,这些话只能想一想而已,说一个男人很美让他去卖笑,这是一件非常失礼的事情。收敛了心思,历落落走向门口,将门打开,只见到门口儿,一个穿着青色丫鬟服梳着包子头的小丫鬟,正满头是汗的站在门口儿,等待着她的出现。

“是阿红啊,带我去前厅吧。”

历落落的态度很淡定,有着前任的记忆,再加上自己之前自身就是商人,所以对于要债这种事,她还是游刃有余的。

小丫鬟阿红似乎是没想到历落落会如此冷静的要她带着她去前厅,先是一愣,但是马上就恢复正常,恭敬的在前面带路了。

整个历家,只剩下了五个丫鬟,这五个丫鬟还只是因为卖身契的关系而不能离开,换句话说,这座大院子早就已经没落到没有回转余地了,这些年来,懦弱无能的小姐一直在苦苦哀求别人,希望那群人通融,早已经将这个家族的脸面丢尽了,今日的张家,怕是不能让小姐轻易过关了吧?这个家族,怕是也就到此为止了。阅读163shenghuo.com

这般想着,阿红叹了口气。其实跟着小姐这么久,还是有些可怜她的,老爷和夫人在世的时候,都不喜欢小姐,说小姐是个贱人生的,说现在家族的一切都是因为她的错,可是小姐却还是不计前嫌的为这个家族做事儿,这个家族的少爷们都不再抱有希望了,偏生的小姐扛起了担子,如今,风雨飘摇的家族,小姐一个人,怕是撑不起来了。

两个人来到了历家的大堂,大堂中,书卷气十足,历家本就是个书香世家,所以说对生意上的事情,基本是一窍不通,祖上因为有人在做官才会发家的,如今没落了,也是理所应当。

走入了大堂,大堂内,张家的人已经来了此处,今日来收账的张家人有两个,一个是穿着蓝色袍子的年轻人,另一个是穿着亚麻色衣服的老者,老者侍奉在年轻人的身边,脸上尽是谄媚表情,想来是这年轻人的仆人,而那年轻的男子,华服在身,说不出的贵气。

 眉宇间一片风流之色,俨然是只有张家那种大家族才能养出来的气质,在看到历落落和小丫鬟来此的时候,男子的眼中划过一丝笑意,没有开口。

 一旁身穿着亚麻色衣服的老者手中拿着封条,大肆走到了历落落的面前道:“历小姐,上次约定过的,如果你不能按照约定准时还款的话,便将历家大宅抵押给我们,现在,请你们搬出去!”

 老者的态度凌人,不屑的看着历落落。

 历落落闻言,笑了。163生活网历家大宅那可是百年风雨的老宅子,别说是欠款,纵然是他们倾尽了所有,历家人也不可能卖掉,这张家,分明是趁火打劫!想到这儿,历落落看着老者开口道:“我有说过那样的话吗?”

 “你想抵赖?这可由不得你了,我们家少爷已经请来了衙门里的大人,今天你要么还银子,要么,就交宅子!”老者的态度那叫一个冲。

  历落落一听这话,眸光一凛,看着他道:“银子?没有。宅子?不可能!”

 历落落的话说的很干脆,这话一出口,老者也愣了。看着此刻的历落落,脑子里闪过俩字儿:无赖!要啥啥没有,宅子也不给,不是无赖是什么?这是断定他们不敢动手?

 老者想到这儿怒了:“既然姑娘如此,那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说着,老者拍了拍手,只见外面冲进来了几个大汉。大汉看着历落落,将她围住。

 “历家现在一共没几个人,想要将你们赶出去,还是痛快的。网站163shenghuo.com”老者看着历落落,淡淡的说道。

  历落落闻言,目光一凛,唇边绽开一抹冷笑:“哦?这是要以多欺少了?”

 “你可以这么想。”老者见历落落是不准备好说好商量,索性也暴露了本性。

 见他这么说,历落落笑得开怀。

  “你笑什么?”老者不满。

 “没,没什么。只不过。”历落落的话音一顿,扫过了这几个大汉,身形一闪,消失在了老者的面前。

  而后,只听几声闷声响起,那本该站着的大汉,竟然都倒了下来。女子站在这几个倒下的大汉面前,继续道:“我讨厌有人威胁我。”

  女子的语气冰凉,看着老者,那一幕,让老者彻底呆滞。

  而就在此时,一旁一直未开口的男子笑了:“哈哈,张叔,没想到你竟然也有吃瘪的时候。”

  “少爷。”老者低头。

 “张公子。”历落落看着男子,淡淡的开了口。

 “恩。”男子浅笑。

 “刚刚的话你听到了,我没银子,但是,也不准备交宅子。”

 男子闻言,又是一笑:“没关系,反正我的账本也没带,账的问题,改日再说吧,反正张家的债务不差这一时。”张家公子语气淡定,话落,对着历落落礼貌的笑了笑。

  历落落闻言,打量着这主仆二人,眼底划过一丝狡猾之色,张家公子性格古怪,对自己有兴趣的事情会给予极为充分的时间,让对方准备出更值得他去看的东西。

就好似蜘蛛喜欢喂养自己的猎物,然后将它们吃掉一样。看起来,张家公子是对她的改变起了兴趣。

不过也幸好他的性格是如此,他这边不催债的话,那么她这里也就有了缓和的机会,做点小生意,慢慢将历家翻本,也不是不可能。

历家虽然说是已经没落,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只要有翻盘的那一日,那么便很容易好起来。

所以,现在的历家,倒也没有前任想的那么可怕,什么走投无路之类的,不过是她自己的空想罢了。想到这儿,历落落的心情好了许多。看着张家公子道:“既然没有账目的话,那真是太遗憾了,张家公子,希望下次我们再见。”

那张家公子闻言,也不在意历落落的空手说大话,只是笑了笑,极为优雅道:“自然会再见的,那么,落落姑娘,请保重,今日麻烦你了。”说完,男子便走出了历家大院。

紧接着,那仆从也跟随出去了,在出去的瞬间,仆从看着自家主子,问出了心中疑惑:“公子,您不是已经把账簿都带来了吗?为何要说假话?没把账收回去还好,这历家宅子没能拿到,这下又要被夫人和老爷责罚了啊。”

仆从的话,让张家公子一笑,从怀中拿出了账簿,又拿出了火折子,毫不犹豫的点燃,笑道:“回家之后就说我们遇到了山贼,账簿被烧了。知道吗?”

“啊?”仆从难以置信,看着这光天化日的,嘴角猛抽,所以,这种情况下,怎么能遇到山贼啊!不找个好的理由,回去交差的可是他好吧!

第2章 负伤的杀手

 “张,张家公子回去了……”阿红呆呆的看着这一幕,无法置信,一向最为难缠的张家人,竟然自己主动的回去了。要债不带账本这种事,说出去是没有人会信的,这自身就是个荒谬的借口,虽然不知道小姐她做了什么,但是这一次,小姐没下跪,也没有哭,只是很淡定的说了几句话,然后,张家公子就主动的回去了,这可真的是太了不起了,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厉害的小姐呢。

“阿红,张家公子走了,你可以回去报告大嫂了。”历落落看着阿红如是说道。

 阿红闻言,急忙跪在了地上:“大小姐饶命,奴婢知错。”

“不必,你是大嫂的陪嫁丫鬟,为大嫂做事儿也是应当的,若是你不为大嫂所用的话,才是真的让他人看不起,回去吧,顺便帮我传话,就说让她不用惦记这个大院儿了,历家不会分家的。”

历落落的态度郑重,说出的话,让小丫鬟为之一振,恭敬的点了点头,退下了。的确,如果是这样的小姐的话,也许,历家真的不会分家吧?

 当阿红退下之后,历落落几乎是瘫坐在椅子上,看着棚顶,心道:太累心了,自己一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搞定这些债务问题,而且,纵然是搞定了债务问题也还要担心古代女子到了年纪就要嫁人的问题,若是不能将一切妥善处理好的话,只怕她将家族管理好了之后,她那个大嫂也会淡定的出现将她嫁出去,然后独占了这个家族。到那时候,怕是一切都完了。

一定要想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才成,否则的话,自己便是为别人做嫁衣。

 这般想着,历落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历家大院简直就是一个死气沉沉的地方,只有五个丫鬟,大哥整月整月的留宿花柳之地,三哥早出晚归,二姐已经嫁了出去。

 夜幕降临,历落落站在院子中,看着天空中的明月,说起来,她并不知道什么叫做亲情,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她是孤儿,为了活着才会做生意,将生意做大只是为了更好的活着。

 所以,在来到这个鬼地方的一瞬间,更多的是期待,对于家人的期待。但是显然的,自己是多想了,历家这个家族是一个死气沉沉的家族,唯一等待着她的,依旧还是过去的利益。

大概,这是上天给她的定位也说不准,要她一直活在算计和生意场上,至死方休。

“唔……”

外面,男子的闷哼声响起,历落落闻言,目光一沉,冷冷的朝着发声地问:“是谁?”

然而,回答她的,只有风声。

没有人吗?历落落有些自嘲,大概是自己寂寞到连风声都会当做人的地步了吧?

“咳咳……”

“谁!”这次绝对不会是幻觉!没有什么地方的风声胡这么奇怪,历落落目光生冷的打量着周围,在自己的院落西边,有一处杂草丛,这里阴暗的很,甚至有什么东西藏在那儿都无法被发现,声音大致是从这个方向传出来的。

悄悄地走了过来,只听到有人微弱的呼吸声响起,呼吸声很重,断断续续的,似乎快不行了。历落落将自己屋前的灯笼拿过来,照亮了这一片,只见到一个穿着黑色夜行衣的男子,正倒在地上,血染红了杂草,血腥味,散在了她的鼻息之间,这是一个人?一个即将要死的人。

 看着男子,历落落目光微闪,然而下一秒,只见红光一闪,男子的长剑,已然落在了她的脖子处。他看着历落落,眼底一片杀意。

 “你要做什么?”男子的语气颤颤的,几乎快要崩溃,身上流血不止,看着他,历落落眼底划过一丝幽暗。

“想活着吗?”历落落看着他,问道。

男子闻言,一愣,随后开口道:“救我。”话落,男子便再也没有开口。好似安心的将他自己交给历落落一般。历落落看着男子,心中有些犹豫,救他?救了他的话,大概会是个麻烦,但是不救他?身为一个正正经经的现代人,虽然爱财,虽然说商人本性奸诈,可也见不得人死在自己的面前。

 看着男子,最终历落落咬牙,将人搬了回去。庆幸这大院中并没有别人,否则的话,可真就麻烦了。历落落将人拖拽到屋子中后,将人搬起放在了床上,男子一身黑色的夜行衣,想来不是什么普通人,看他救人是随意找了一个普通人家院子而非是医馆,就说明他并不想让医馆的人知道吧?

 这般推测着,历落落将这人的衣服打开,嘴里碎碎念道:“真的是我猜测你不想去医馆,真的不是我不舍得给你花钱,真的!”

 将男子的衣服打开之后,历落落呆滞了,这个人,过着的是怎样的人生啊,旧伤未愈便添新伤,所有的伤口都不曾处理好,而这次,大概伤得太重,肉都已经开始烂掉了,这种情况下还能活着的人,不能称之为人,请叫他超人先生!庆幸她曾经在现代的时候有学习过包扎,因为要赚钱,所以各式各样的工作,她都会去尝试,给人打下手,来赚取费用。历落落在房中找来了一支蜡烛,一把匕首,以及一把剪刀,还有一堆纱布和几瓶创伤药,看着这些东西,再看看床上蒙着面的人,叹道:“呐,虽然说你我萍水相逢,但是既然你求我救你,我也就只好尽我所能了,我有的东西是有限的,所以,若是你死了,请一定要怪你自己,没有找对人家。”

 历落落说完,将蜡烛用火折子点燃,然后将刀子在上面烤着以用来消毒,在烤热之后,照着男子胸膛处有烂肉的地方,狠狠的割了下去,因为刀子并非是特别快的关系,每一下都在滋滋作响,让历落落的额头上直冒冷汗,这样下去的话,不死就怪了吧?

 不过,如果能忍过来的话这样不用任何麻药,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看他身材比例相当好,又有腹肌,想来是常年习武的人,一个习武的人,若是身上用过麻药,对以后的练武生涯会有影响,所以,才不是不舍得去买麻药!

 将男子身上的烂肉全数割掉之后,历落落又将一旁的上药给他敷上,然后用纱布缠好他的身体,转身离开了屋子,走向了自己的小厨房。

 在历家,每一个人的院子中都带着小厨房,小厨房中是为了让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做些零食用,却不想现在成了历家人各过各的最大用途。看着厨房里的一切,历落落将厨房中的东西全数收拾干净,找来了米捣碎,为男子煮了一碗粥,不能在大半夜的出去买药材,会惊动历家人,所以只能用米粥来代替了,希望这个男人命大。

 如果活不过去的话,她还要费心的埋上。

 将粥煮好,在历落落回到房间的时候,那男人竟然已经睁开了眼。

 “竟然醒了?”历落落难以置信,看着男子,只觉得这货是超人,在那么折腾下,一碗粥的功夫他就醒了,其实,他真的是超人?

  男子醒了后,抱起了长剑,看着历落落给他治疗用的东西,眉头紧紧皱着。

“喝吧。”历落落将粥递给了他。

 男子看着却没有动。

 “安心吧,如果想杀你的话,我何必投毒?不救你就好了。”历落落说着,自己喝了一口。

 “多谢姑娘。”男子很礼貌,双手因为肩膀处也被纱布缠着的关系,无法动弹,整个人只有脸部能够动弹,想要去接粥,却发现无力。

 看着这样的他,历落落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将粥一勺一勺的喂给了男子,粥滑落在了男子的嘴边,历落落看着,用手指抹去,然后舔进了自己的肚子。

 “公子,问一句不该问的,为何会伤成这样?”历落落给男子喂食结束后,轻声询问。

 男子闻言,沉吟了一下,大概是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

 历落落见此,又笑了笑:“那么,换个问题,你这么着急的找死为了什么?你的身体旧伤未愈就添新的伤口,其实你活着就是为了找死吧?”

 历落落的话,好似一根根尖细的针,狠狠的刺着男子的心头,男子眸子微垂,抿着苍白的薄唇,声音沙哑而缓慢道:“这是我的工作,是宿命。”

 “狗屁的宿命!宿命那东西,是给软弱的人的借口!”历落落的语气那么的坚决,否定了眼前男人所说的全部,工作?工作那是为了让人活着更幸福而已,他这样,只是在折磨他自己,浪费一条生命。

 “软弱的人……”男子似乎在沉思,许久后,方才道:“也许,我也是那些软弱的人中的一个。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活的很轻松,有的人,从出生那一日,就被打上了奴隶的刻印,不管如何努力,不管如何改变,终究也还是逃不开那漩涡。这是宿命。”

 男子的话说的似乎很轻,也很痛苦,历落落听着他的话,蹲下身子,脸贴着男子的脸,眼望着男子的眼,唇微启道:“呐,你就那么相信坑害你的宿命吗?如果相信的话,那此刻,你遇到了我,我救了你,这样对你,是否也是宿命的一环?”

 历落落话音一落,唇印上了男子苍白的唇,她的唇冰凉却很软,男子的唇稍稍有些硬却很是温暖,或许,两个人本来就是两种极端。

 在历落落吻上他的一瞬间,他呆滞了。这这这,这是吻?怎么能如此大胆?怎么可以不问问他是什么人就做出如此轻佻的动作?

 “喂,你真的相信命运吗?”历落落看着他,再次询问。

 男子闻言,看着女子,她脸上的笑容,那么张扬,因为刚刚的吻,脸色微红的样子,也很是迷人,看着这样的她,男子不由得也想要将其归类为命运:“相信,遇见你,也是命运所致。”

 “那么,命运的下一步,或许是让你爱我。”历落落笑着,捻起男子的发,轻佻说道。

 她,真的是女子?他有些不敢置信,可是耳边响彻着的,却是她的话,命运接下来会让我爱她吗?若是会的话,请让这份命运,来的再快一些。

捡来的杀手相公》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捡来的杀手相公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萝莉大人会御风 最新章节

    原标题:萝莉大人会御风最新章节书名:萝莉大人会御风目录预览:第一章风与海第二章宿舍与伙伴第三章帅哥与萝莉第四章与...与啥?打架啊!第五章异能的控制第一章风与海碧空如洗的蓝天下,一座孤岛坐落在平静的海面上,岛屿四周海浪惊涛,空中偶有海鸟飞过,为这寂静的空间,献上几声啼鸣。此岛名为“栗风”,是一座私人岛屿,是岛主用自己的名字命名的!岛屿的中心有一个高高的塔尖,那是因为栗风在这里修筑了一栋巨大的城堡,而此时堡内巨大的席梦思大床上,一个穿着浅色睡衣的少女顺着床滚来滚去,手里拿着手机不停的刷着,直到手机

  • 萌神人鱼学院 最新章节

    原标题:萌神人鱼学院最新章节小说名字:萌神人鱼学院目录预览:第一章:穿越成小鱼干?第二章:海底世界第三章:亚特兰蒂斯?!第四章:亚特兰蒂斯之中的家第五章:鱼…鱼汤?第一章:穿越成小鱼干?随着人类的科技和文明的巨大进步,人类开始不甘心于龟缩在现在的世界当中,他们不断地研究能够让身体进化的药品,并用无数活人的身体来做实验,承受不住试验药物痛苦的人类纷纷咬舌自尽或者是活生生的疼死。张萌睁着眼睛躺在实验室的手术台上,她看着一管绿色的液体随着输液管注入了自己的血管之中。疼痛从身体里蔓延开来,她的意识越来越

  • 快穿:完美人生演绎 最新章节

    原标题:快穿:完美人生演绎最新章节小说名称:快穿:完美人生演绎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一任务。第二章:第一任务:你们都是好人。第三章:第一任务:播音机。第四章:第一任务:门等于窗户。第五章:第一任务:不,是智商!第一章:第一任务。前言:“羡慕,因为是我希望的模样。”-林初梦。街道的旁边的巷子里传来了响动声,那声音吸引了路上摇摇晃晃行走的人,它们徘徊了一会然后消失在马路上。林初雪抬起头爬上了箱子最后跳了出去,她落在地上身体微微摇晃而后稳住身体,抬手撩了下颇长的头发迈着优雅的步伐缓慢的走了出去。林初梦认

  • 永不为奴 最新章节

    原标题:永不为奴最新章节小说名字:永不为奴目录预览:第一章永生时代第二章公爵的宠物第三章两大王爵第四章英雄的女儿第五章自救与牺牲第一章永生时代公元28年,最后一个由人类建立的国家举旗投降。如奏起哀歌般天上缓缓飘落着鹅毛大雪,覆盖了尸体和血腥,裸露的石块上停着一只乌鸦,沙哑渗人的叫着,天寒地冻,守在王宫门口的士兵却面无表情如雕塑。王宫会议厅的长桌前,一双手颤抖着在《和平公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苏里。最后一笔落下,他的笔被抽走,军装肩头纹着橄榄枝的男人将条约递给了身后的亲卫,并顺手拿过一把乌黑小巧的

  • 大明纪事 最新章节

    原标题:大明纪事最新章节小说名:大明纪事目录预览:第001章茶楼命案第002章擅长剥皮第003章刁难竞价第004章义父之死第005章死路一条第001章茶楼命案明朝永乐年间,权臣纪纲掌管锦衣卫,为替明成祖朱棣铲除异己,大肆制造冤案,其以铁面御史周新冤屈惨死最甚,一时间,怨声载道,朝堂内忧外患,人人自危,却被强行压制下来。两年后,名臣解缙再次被纪纲构陷至死,再次在朝堂内外掀起轩然大波。永乐十三年,正月,京城。陆氏茶楼。“喂,你们听说了没有?听说解首辅……死了。”茶楼一角,几个男子交头接耳,声音压得极

  • 我的男票神经病 最新章节

    原标题:我的男票神经病最新章节小说书名:我的男票神经病目录预览:第一章前男友的结婚请柬第二章美人跌入怀第三章相亲第四章梦幻成为现实第五章你说谁不要脸?第一章前男友的结婚请柬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的?就算分手了,但如果你过得不好,我也就……放心了!“要不要脸啊!”吕胜男咬牙切齿的把前男友寄来的请柬摔在桌子上,“结婚就结婚,竟然还发请柬给我!”叶可人见好友几欲抓狂的模样,赶忙安慰:“那种渣男,谁嫁给他,谁就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收到前男友寄来的结婚请柬,吕胜男是没有心情写稿子了,‘啪’的一声合上笔记本电脑

  • 枕上豪门:冷酷首席契约妻 最新章节

    原标题:枕上豪门:冷酷首席契约妻最新章节小说书名:枕上豪门:冷酷首席契约妻目录预览:第一章囚笼里的绝色美女第二章出卖肉身第三章走向她的男人第四章你的脸蛋让我恶心!第五章好戏正等你上演第一章囚笼里的绝色美女漆黑的夜里,一束灯光打在空旷的物体上。那是一个铁锈斑迹的铁笼,铁笼内伫立着一位长发及膝,有着绝美的美貌的女人,她有双如昼夜般漆黑的眼眸,却充漆黑的夜里,一束灯光打在空旷的物体上。那是一个铁锈斑迹的铁笼,铁笼内伫立着一位长发及膝,有着绝美的美貌的女人,她有双如昼夜般漆黑的眼眸,却充满了哀伤。她微微

  • 家有恶妇:公子快点跑 最新章节

    原标题:家有恶妇:公子快点跑最新章节小说书名:家有恶妇:公子快点跑目录预览:第001章老太太心偏第002章母亲的偏颇!第003章恶毒的心思!第004章恶奴欺主!第005章魂穿异世,脚踹恶奴!第001章老太太心偏“你们这该死的奴才,让开……”春晖园外,一身绿衣少女面露怒色,一双眼眸满是盛怒,对着阻拦自己的婆子丫鬟怒斥。“大小姐,息怒。老夫人昨晚睡眠不足,今早起来一直喊着头疼,万不能听到有人吵闹,还请大小姐稍等,容奴婢进去通禀一声可好?”拦着绿衣少女的是穿着桃红裙衫在苏庄老夫人伺候的大丫鬟芍药,这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