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捡来的杀手相公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6 21:57:33 来源:网络 [ ]

小说:捡来的杀手相公

第1章 负债累累

 在穿越成了流行的二十一世纪,穿越两个字,已然不是什么奇怪的字眼,甚至于你睡了一觉醒来发现你生活在另一个时空,一般来说也可以安好的过上一辈子,因为已经听得多了,所以不觉得害怕。原文163shenghuo.com尤其是对于那些生无可恋的人,重新来一次的人生,诱惑力着实是太大。 但是!这只是大部分人。

历落落无语的看着自己的房间,古香古色的房间中,陈设接近确切点儿说根本就是古代的风格,这里的摆设都是按照古代明朝的摆设来的,大致相同,或许该说,比明朝的要更加精致一些。经常在明古董收藏上做文章的自己,对这些事情了如指掌。

这些家具,如果放现代的话,一定能够大赚一笔。对于一个商家来说,没有什么是比这个更幸运的了,但是!问题是,有了这些东西,她要怎么回家?

在谈判桌上,不过是喝了一口咖啡,结果却被对面抽风的谈判合作人一拍桌吓得咖啡全数呛在了嗓子里,导致一命呜呼,这种事情着实是不常见,或许该说,绝无仅有?

历落落默默捂脸,甚至可以看得到,明日清晨的报纸上,电视上,各大头条:XX女商人因在谈判桌上喝咖啡这一点不礼貌,被谈判方训斥,吓得咖啡呛住嗓子,抢救无效死亡。特提醒广大市民,喝咖啡的时候,请务必要小心谨慎……大概会出现这类新闻吧?历落落无语望天。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小姐小姐,不好了,张家又来催款了。”门外,小丫鬟的声音响起,清脆中带着一丝焦急,这声音,让本来就有些不淡定的历落落,更加不淡定了。

差点儿忘了说,这具身体的主人,名字和自己一样,也叫历落落。但是!做事的手段和风格却和自己完全不同。这个女人她生性懦弱,在这个朝代,历落落的家族是个大家族,因为家中老人不在了,而导致家族逐渐的走向没落,现在家中只剩下了几个人。

家中的大哥,一向好吃懒做,从来不会管理事。家中的大嫂,一心觉得这个家族没救了,所以想要分得这座大宅子而不断的给历落落使绊子,试图赶走她。捡来的杀手相公 全文免费阅读家中的三哥,早出晚归绝对不和这个家里人说一句话的神秘美人,据说,皇城中有很多人都想要这个男人一笑,可惜他却吝啬至极,说的夸张一点,如果这男人多笑一下,说不住就能解决历家的燃眉之急呢。

当然了,这些话只能想一想而已,说一个男人很美让他去卖笑,这是一件非常失礼的事情。收敛了心思,历落落走向门口,将门打开,只见到门口儿,一个穿着青色丫鬟服梳着包子头的小丫鬟,正满头是汗的站在门口儿,等待着她的出现。

“是阿红啊,带我去前厅吧。”

历落落的态度很淡定,有着前任的记忆,再加上自己之前自身就是商人,所以对于要债这种事,她还是游刃有余的。

小丫鬟阿红似乎是没想到历落落会如此冷静的要她带着她去前厅,先是一愣,但是马上就恢复正常,恭敬的在前面带路了。

整个历家,只剩下了五个丫鬟,这五个丫鬟还只是因为卖身契的关系而不能离开,换句话说,这座大院子早就已经没落到没有回转余地了,这些年来,懦弱无能的小姐一直在苦苦哀求别人,希望那群人通融,早已经将这个家族的脸面丢尽了,今日的张家,怕是不能让小姐轻易过关了吧?这个家族,怕是也就到此为止了。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这般想着,阿红叹了口气。其实跟着小姐这么久,还是有些可怜她的,老爷和夫人在世的时候,都不喜欢小姐,说小姐是个贱人生的,说现在家族的一切都是因为她的错,可是小姐却还是不计前嫌的为这个家族做事儿,这个家族的少爷们都不再抱有希望了,偏生的小姐扛起了担子,如今,风雨飘摇的家族,小姐一个人,怕是撑不起来了。

两个人来到了历家的大堂,大堂中,书卷气十足,历家本就是个书香世家,所以说对生意上的事情,基本是一窍不通,祖上因为有人在做官才会发家的,如今没落了,也是理所应当。

走入了大堂,大堂内,张家的人已经来了此处,今日来收账的张家人有两个,一个是穿着蓝色袍子的年轻人,另一个是穿着亚麻色衣服的老者,老者侍奉在年轻人的身边,脸上尽是谄媚表情,想来是这年轻人的仆人,而那年轻的男子,华服在身,说不出的贵气。

 眉宇间一片风流之色,俨然是只有张家那种大家族才能养出来的气质,在看到历落落和小丫鬟来此的时候,男子的眼中划过一丝笑意,没有开口。

 一旁身穿着亚麻色衣服的老者手中拿着封条,大肆走到了历落落的面前道:“历小姐,上次约定过的,如果你不能按照约定准时还款的话,便将历家大宅抵押给我们,现在,请你们搬出去!”

 老者的态度凌人,不屑的看着历落落。

 历落落闻言,笑了。捡来的杀手相公 全文免费阅读历家大宅那可是百年风雨的老宅子,别说是欠款,纵然是他们倾尽了所有,历家人也不可能卖掉,这张家,分明是趁火打劫!想到这儿,历落落看着老者开口道:“我有说过那样的话吗?”

 “你想抵赖?这可由不得你了,我们家少爷已经请来了衙门里的大人,今天你要么还银子,要么,就交宅子!”老者的态度那叫一个冲。

  历落落一听这话,眸光一凛,看着他道:“银子?没有。宅子?不可能!”

 历落落的话说的很干脆,这话一出口,老者也愣了。看着此刻的历落落,脑子里闪过俩字儿:无赖!要啥啥没有,宅子也不给,不是无赖是什么?这是断定他们不敢动手?

 老者想到这儿怒了:“既然姑娘如此,那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说着,老者拍了拍手,只见外面冲进来了几个大汉。大汉看着历落落,将她围住。

 “历家现在一共没几个人,想要将你们赶出去,还是痛快的。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老者看着历落落,淡淡的说道。

  历落落闻言,目光一凛,唇边绽开一抹冷笑:“哦?这是要以多欺少了?”

 “你可以这么想。”老者见历落落是不准备好说好商量,索性也暴露了本性。

 见他这么说,历落落笑得开怀。

  “你笑什么?”老者不满。

 “没,没什么。只不过。”历落落的话音一顿,扫过了这几个大汉,身形一闪,消失在了老者的面前。

  而后,只听几声闷声响起,那本该站着的大汉,竟然都倒了下来。女子站在这几个倒下的大汉面前,继续道:“我讨厌有人威胁我。”

  女子的语气冰凉,看着老者,那一幕,让老者彻底呆滞。

  而就在此时,一旁一直未开口的男子笑了:“哈哈,张叔,没想到你竟然也有吃瘪的时候。”

  “少爷。”老者低头。

 “张公子。”历落落看着男子,淡淡的开了口。

 “恩。”男子浅笑。

 “刚刚的话你听到了,我没银子,但是,也不准备交宅子。”

 男子闻言,又是一笑:“没关系,反正我的账本也没带,账的问题,改日再说吧,反正张家的债务不差这一时。”张家公子语气淡定,话落,对着历落落礼貌的笑了笑。

  历落落闻言,打量着这主仆二人,眼底划过一丝狡猾之色,张家公子性格古怪,对自己有兴趣的事情会给予极为充分的时间,让对方准备出更值得他去看的东西。

就好似蜘蛛喜欢喂养自己的猎物,然后将它们吃掉一样。看起来,张家公子是对她的改变起了兴趣。

不过也幸好他的性格是如此,他这边不催债的话,那么她这里也就有了缓和的机会,做点小生意,慢慢将历家翻本,也不是不可能。

历家虽然说是已经没落,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只要有翻盘的那一日,那么便很容易好起来。

所以,现在的历家,倒也没有前任想的那么可怕,什么走投无路之类的,不过是她自己的空想罢了。想到这儿,历落落的心情好了许多。看着张家公子道:“既然没有账目的话,那真是太遗憾了,张家公子,希望下次我们再见。”

那张家公子闻言,也不在意历落落的空手说大话,只是笑了笑,极为优雅道:“自然会再见的,那么,落落姑娘,请保重,今日麻烦你了。”说完,男子便走出了历家大院。

紧接着,那仆从也跟随出去了,在出去的瞬间,仆从看着自家主子,问出了心中疑惑:“公子,您不是已经把账簿都带来了吗?为何要说假话?没把账收回去还好,这历家宅子没能拿到,这下又要被夫人和老爷责罚了啊。”

仆从的话,让张家公子一笑,从怀中拿出了账簿,又拿出了火折子,毫不犹豫的点燃,笑道:“回家之后就说我们遇到了山贼,账簿被烧了。知道吗?”

“啊?”仆从难以置信,看着这光天化日的,嘴角猛抽,所以,这种情况下,怎么能遇到山贼啊!不找个好的理由,回去交差的可是他好吧!

第2章 负伤的杀手

 “张,张家公子回去了……”阿红呆呆的看着这一幕,无法置信,一向最为难缠的张家人,竟然自己主动的回去了。要债不带账本这种事,说出去是没有人会信的,这自身就是个荒谬的借口,虽然不知道小姐她做了什么,但是这一次,小姐没下跪,也没有哭,只是很淡定的说了几句话,然后,张家公子就主动的回去了,这可真的是太了不起了,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厉害的小姐呢。

“阿红,张家公子走了,你可以回去报告大嫂了。”历落落看着阿红如是说道。

 阿红闻言,急忙跪在了地上:“大小姐饶命,奴婢知错。”

“不必,你是大嫂的陪嫁丫鬟,为大嫂做事儿也是应当的,若是你不为大嫂所用的话,才是真的让他人看不起,回去吧,顺便帮我传话,就说让她不用惦记这个大院儿了,历家不会分家的。”

历落落的态度郑重,说出的话,让小丫鬟为之一振,恭敬的点了点头,退下了。的确,如果是这样的小姐的话,也许,历家真的不会分家吧?

 当阿红退下之后,历落落几乎是瘫坐在椅子上,看着棚顶,心道:太累心了,自己一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搞定这些债务问题,而且,纵然是搞定了债务问题也还要担心古代女子到了年纪就要嫁人的问题,若是不能将一切妥善处理好的话,只怕她将家族管理好了之后,她那个大嫂也会淡定的出现将她嫁出去,然后独占了这个家族。到那时候,怕是一切都完了。

一定要想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才成,否则的话,自己便是为别人做嫁衣。

 这般想着,历落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历家大院简直就是一个死气沉沉的地方,只有五个丫鬟,大哥整月整月的留宿花柳之地,三哥早出晚归,二姐已经嫁了出去。

 夜幕降临,历落落站在院子中,看着天空中的明月,说起来,她并不知道什么叫做亲情,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她是孤儿,为了活着才会做生意,将生意做大只是为了更好的活着。

 所以,在来到这个鬼地方的一瞬间,更多的是期待,对于家人的期待。但是显然的,自己是多想了,历家这个家族是一个死气沉沉的家族,唯一等待着她的,依旧还是过去的利益。

大概,这是上天给她的定位也说不准,要她一直活在算计和生意场上,至死方休。

“唔……”

外面,男子的闷哼声响起,历落落闻言,目光一沉,冷冷的朝着发声地问:“是谁?”

然而,回答她的,只有风声。

没有人吗?历落落有些自嘲,大概是自己寂寞到连风声都会当做人的地步了吧?

“咳咳……”

“谁!”这次绝对不会是幻觉!没有什么地方的风声胡这么奇怪,历落落目光生冷的打量着周围,在自己的院落西边,有一处杂草丛,这里阴暗的很,甚至有什么东西藏在那儿都无法被发现,声音大致是从这个方向传出来的。

悄悄地走了过来,只听到有人微弱的呼吸声响起,呼吸声很重,断断续续的,似乎快不行了。历落落将自己屋前的灯笼拿过来,照亮了这一片,只见到一个穿着黑色夜行衣的男子,正倒在地上,血染红了杂草,血腥味,散在了她的鼻息之间,这是一个人?一个即将要死的人。

 看着男子,历落落目光微闪,然而下一秒,只见红光一闪,男子的长剑,已然落在了她的脖子处。他看着历落落,眼底一片杀意。

 “你要做什么?”男子的语气颤颤的,几乎快要崩溃,身上流血不止,看着他,历落落眼底划过一丝幽暗。

“想活着吗?”历落落看着他,问道。

男子闻言,一愣,随后开口道:“救我。”话落,男子便再也没有开口。好似安心的将他自己交给历落落一般。历落落看着男子,心中有些犹豫,救他?救了他的话,大概会是个麻烦,但是不救他?身为一个正正经经的现代人,虽然爱财,虽然说商人本性奸诈,可也见不得人死在自己的面前。

 看着男子,最终历落落咬牙,将人搬了回去。庆幸这大院中并没有别人,否则的话,可真就麻烦了。历落落将人拖拽到屋子中后,将人搬起放在了床上,男子一身黑色的夜行衣,想来不是什么普通人,看他救人是随意找了一个普通人家院子而非是医馆,就说明他并不想让医馆的人知道吧?

 这般推测着,历落落将这人的衣服打开,嘴里碎碎念道:“真的是我猜测你不想去医馆,真的不是我不舍得给你花钱,真的!”

 将男子的衣服打开之后,历落落呆滞了,这个人,过着的是怎样的人生啊,旧伤未愈便添新伤,所有的伤口都不曾处理好,而这次,大概伤得太重,肉都已经开始烂掉了,这种情况下还能活着的人,不能称之为人,请叫他超人先生!庆幸她曾经在现代的时候有学习过包扎,因为要赚钱,所以各式各样的工作,她都会去尝试,给人打下手,来赚取费用。历落落在房中找来了一支蜡烛,一把匕首,以及一把剪刀,还有一堆纱布和几瓶创伤药,看着这些东西,再看看床上蒙着面的人,叹道:“呐,虽然说你我萍水相逢,但是既然你求我救你,我也就只好尽我所能了,我有的东西是有限的,所以,若是你死了,请一定要怪你自己,没有找对人家。”

 历落落说完,将蜡烛用火折子点燃,然后将刀子在上面烤着以用来消毒,在烤热之后,照着男子胸膛处有烂肉的地方,狠狠的割了下去,因为刀子并非是特别快的关系,每一下都在滋滋作响,让历落落的额头上直冒冷汗,这样下去的话,不死就怪了吧?

 不过,如果能忍过来的话这样不用任何麻药,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看他身材比例相当好,又有腹肌,想来是常年习武的人,一个习武的人,若是身上用过麻药,对以后的练武生涯会有影响,所以,才不是不舍得去买麻药!

 将男子身上的烂肉全数割掉之后,历落落又将一旁的上药给他敷上,然后用纱布缠好他的身体,转身离开了屋子,走向了自己的小厨房。

 在历家,每一个人的院子中都带着小厨房,小厨房中是为了让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做些零食用,却不想现在成了历家人各过各的最大用途。看着厨房里的一切,历落落将厨房中的东西全数收拾干净,找来了米捣碎,为男子煮了一碗粥,不能在大半夜的出去买药材,会惊动历家人,所以只能用米粥来代替了,希望这个男人命大。

 如果活不过去的话,她还要费心的埋上。

 将粥煮好,在历落落回到房间的时候,那男人竟然已经睁开了眼。

 “竟然醒了?”历落落难以置信,看着男子,只觉得这货是超人,在那么折腾下,一碗粥的功夫他就醒了,其实,他真的是超人?

  男子醒了后,抱起了长剑,看着历落落给他治疗用的东西,眉头紧紧皱着。

“喝吧。”历落落将粥递给了他。

 男子看着却没有动。

 “安心吧,如果想杀你的话,我何必投毒?不救你就好了。”历落落说着,自己喝了一口。

 “多谢姑娘。”男子很礼貌,双手因为肩膀处也被纱布缠着的关系,无法动弹,整个人只有脸部能够动弹,想要去接粥,却发现无力。

 看着这样的他,历落落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将粥一勺一勺的喂给了男子,粥滑落在了男子的嘴边,历落落看着,用手指抹去,然后舔进了自己的肚子。

 “公子,问一句不该问的,为何会伤成这样?”历落落给男子喂食结束后,轻声询问。

 男子闻言,沉吟了一下,大概是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

 历落落见此,又笑了笑:“那么,换个问题,你这么着急的找死为了什么?你的身体旧伤未愈就添新的伤口,其实你活着就是为了找死吧?”

 历落落的话,好似一根根尖细的针,狠狠的刺着男子的心头,男子眸子微垂,抿着苍白的薄唇,声音沙哑而缓慢道:“这是我的工作,是宿命。”

 “狗屁的宿命!宿命那东西,是给软弱的人的借口!”历落落的语气那么的坚决,否定了眼前男人所说的全部,工作?工作那是为了让人活着更幸福而已,他这样,只是在折磨他自己,浪费一条生命。

 “软弱的人……”男子似乎在沉思,许久后,方才道:“也许,我也是那些软弱的人中的一个。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活的很轻松,有的人,从出生那一日,就被打上了奴隶的刻印,不管如何努力,不管如何改变,终究也还是逃不开那漩涡。这是宿命。”

 男子的话说的似乎很轻,也很痛苦,历落落听着他的话,蹲下身子,脸贴着男子的脸,眼望着男子的眼,唇微启道:“呐,你就那么相信坑害你的宿命吗?如果相信的话,那此刻,你遇到了我,我救了你,这样对你,是否也是宿命的一环?”

 历落落话音一落,唇印上了男子苍白的唇,她的唇冰凉却很软,男子的唇稍稍有些硬却很是温暖,或许,两个人本来就是两种极端。

 在历落落吻上他的一瞬间,他呆滞了。这这这,这是吻?怎么能如此大胆?怎么可以不问问他是什么人就做出如此轻佻的动作?

 “喂,你真的相信命运吗?”历落落看着他,再次询问。

 男子闻言,看着女子,她脸上的笑容,那么张扬,因为刚刚的吻,脸色微红的样子,也很是迷人,看着这样的她,男子不由得也想要将其归类为命运:“相信,遇见你,也是命运所致。”

 “那么,命运的下一步,或许是让你爱我。”历落落笑着,捻起男子的发,轻佻说道。

 她,真的是女子?他有些不敢置信,可是耳边响彻着的,却是她的话,命运接下来会让我爱她吗?若是会的话,请让这份命运,来的再快一些。

捡来的杀手相公》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捡来的杀手相公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运筹之王8章

    原标题:运筹之王8章小说名:运筹之王第八章【唯财不破】关少河起身为韩漠斟满酒,亦为自己斟上,才微笑道:“五少爷,你可知少河经营的贸易行,经营的是何种货物?”“你告诉我,我就知道了。”关少河笑道:“少河开的贸易行,在东海城应是最大的,经营的货物不是鱼物海鲜,而是珍珠珊瑚玳瑁甲等贵重海宝。”韩漠“哦”了一声,道:“原来关掌柜还是一位巨商。这些东西,若不是家资富贵,那可是经营不起的。你们庆国商人在东海城多得是渔行,这海宝行可没几家。”“三家!”关少河伸出三根手指头:“东海城共有庆商贸易行四十六家,经营

  • 我的极品娇妻8章

    原标题:我的极品娇妻8章小说:我的极品娇妻第八章娇妻醉酒徐丽说的很有道理,我也赞同,这些人跟他们讲理是没用的还是小心一点好,于是道,“那好,你那边处理好随时通知我,我会尽快把钱给你。”徐丽满怀感激的说,“老板,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总之今后一定帮你打理好店铺,让你一百个放心。”这两天我第一次感觉心情舒缓不少,助人为乐原来真的很有效果,让我感觉很有成就感,心中集聚的阴霾微微消散。就在我和徐丽交谈完毕不多时,打包的三名工人陆续前来上班,接着就是紧锣密鼓的分单打包,店铺内立刻忙碌起来。下班之前我交代了

  • 夜空下的星8章

    原标题:夜空下的星8章小说名字:夜空下的星8.谁敢打我一下,我加倍奉还!第8章谁敢打我一下,我加倍奉还那男人听了我的话,先是一愣,随后眼神上下打量了我一番,露出坏笑,问:“你一晚上多少钱?”“根据资料显示计算,一晚上,五万。”我如实地告诉了他,周围的那些女人都笑了,眼里满满的不屑和嘲讽。我真的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那样看着我?难道是因为我要的太少了吗?那个男的左拥右抱,不屑地轻笑一声,突然想出了个坏点子。他掏出五万块现金放在桌子上,说:“只要你在这里当众把衣服全脱光,这只是定金,我可以再给你转十万。”

  • 美人余香8章

    原标题:美人余香8章小说:美人余香第008章初面诱惑梁健道,“那是因为朱局长已经是局长了,我们这种小干部,还是要奋斗的吧。”朱怀遇道,“梁老弟,我这种是芝麻绿豆的小官,什么副局长,只不过是个副科级,你想想,在区里干,最高能干到区委书记,那也就是个正处级。我们再挣扎,再努力,再折腾能拿捞到一个正科级已经是老天有眼了。不过,我觉得梁老弟,你将来肯定比我有出息。黄书记很看得起你哎,只可惜黄书记这就要调我们体育局工作来了。否则你肯定是大有前途。不过即使黄书记调走了,你还是有机会的,毕竟黄书记在全区的口碑

  • 炊烟袅袅情如歌8章

    原标题:炊烟袅袅情如歌8章书名:炊烟袅袅情如歌第8章送上门的妓女“我……手机没电了。”莫夕解释着,不知道是不是得了病的缘故,现在的她哪怕是不小心碰到一个地方,都会带动着四肢百骸的阵痛,遑论是这么大的痛度。“没电?”盛淮安俊脸上泛着冷笑,“是真的没电,还是忙着和野男人上床,所以才没空接我的电话。”“我没有!”莫夕不可置信的看着盛淮安,“我在路上晕倒了,萧远才把我带到了他家。”仅此而已。她甚至不敢多待,火急火燎的就赶来给他送文件。“你晕倒了?”盛淮安冷冷皱眉,看着她惨白的脸色,心头涌起一抹异样的感觉

  • 幽若天眷顾8章

    原标题:幽若天眷顾8章书名:幽若天眷顾第8章成全你“你……滚,给我滚……”叶清抬手指着唐辰飞扬跋扈的脸,半响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说出自己都觉得没有威慑力的话语。随后,被唐辰的眸子盯着有些心虚,她弯腰捡起石子就往唐辰的方向扔过去,她已经无所畏惧了。预想中的痛苦的呻吟没有传来,唐辰轻而易举的就躲开了她的石子,一把抓住她纤细的手腕。“叶清,谁给你的胆子,连我都敢打?”唐辰觉得这个女人大概是疯了吧,没有犹豫的就拿起石子想他扔过来,精准度还该死的好,她怎么不去国家队呢?“你是谁?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要是冒犯

  • 念念如梦8章

    原标题:念念如梦8章小说:念念如梦第8章不满单凉不敢置信地望着两人的背影,胸口像压了一块巨大的石头,突然有点不想入场。身为安逸尘的妻子,却没有被他当做女伴带着参加爷爷的寿宴,单凉有想过。但她没有想到安逸尘已经干公然带着名义上的小姨子来这里。门外的人群已经变得稀稀落落,单凉不得不朝里面走去,脚下每一步都异常沉重。安家主宅的大厅内,装修很是雍容华贵,安老爷子生性念旧,所以整个宅子都装修成中式的风格,哑光红漆的柱子,还有琉璃镶嵌窗户和吊灯,十足古代宫殿的样子。熙熙攘攘前来贺寿的人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谈笑

  • 挚爱成伤8章

    原标题:挚爱成伤8章小说名称:挚爱成伤第8章赌气这无疑对苏禾来说是一个坏消息,她最不希望的就是姜洲回这里。如果他看她不顺心,随时都会对她动手动脚,会危害到孩子。此刻她心急如焚站在客厅里,大脑飞速运转却依旧没有想出什么应对方法。门口传来响声,是姜洲回来了。她被关门声“砰”的一下惊到,猝不及防与姜洲对视上。她看着姜洲越走越近,内心一直让自己稳住心神不要慌,但眼神里的惊慌出卖了她。“怕我?”姜洲似非似笑的语气像是告诉苏禾,他今天心情很好,不会动手动脚。这让苏禾稍稍镇定下来,但马上心又提起来。姜洲伸手揽